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四十二 郑世家第十二

卷四十二 郑世家第十二

  郑桓公友者,周厉王少子而宣王庶弟也。【集解】:徐广曰:“年表云母弟。”宣王立二十二年,友初封于郑。【索隐】:郑,县名,属京兆。秦武公十一年“初县杜、郑”是也。又系本云“桓公居棫林,徙拾”。宋忠云“棫林与拾皆旧地名”,是封桓公乃名为郑耳。至秦之县郑,盖是郑武公东徙新郑之後,其旧郑乃是故都,故秦始县之。封三十三岁,百姓皆便爱之。幽王以为司徒。【集解】:韦昭曰:“幽王八年为司徒。”【索隐】:韦昭据国语以幽王八年为司徒也。和集周民,周民皆说,河雒之间,人便思之。为司徒一岁,幽王以襃后故,王室治多邪,诸侯或畔之。於是桓公问太史伯【集解】:虞翻曰:“周太史。”曰:“王室多故,予安逃死乎?”太史伯对曰:“独雒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公曰:“何以?”对曰:“地近虢、郐,【集解】:徐广曰:“虢在成皋,郐在密县。”骃案:虞翻曰“虢,姬姓,东虢也。郐,妘姓”。【正义】:括地志云:“洛州氾水县,古东虢叔之国,东虢君也。”又云:“故郐城在郑州新郑县东北三十二里。”虢、郐之君贪而好利,【索隐】:郑语云“虢叔恃势,郐仲恃险,皆有骄侈,又加之以贪冒”是也。虢叔,文王弟。郐,妘姓之国也。百姓不附。今公为司徒,民皆爱公,公诚请居之,虢、郐之君见公方用事,轻分公地。公诚居之,虢、郐之民皆公之民也。”公曰:“吾欲南之江上,何如?”对曰:“昔祝融为高辛氏火正,其功大矣,而其於周未有兴者,楚其後也。周衰,楚必兴。兴,非郑之利也。”公曰:“吾欲居西方,何如?”【索隐】:国语曰:“公曰‘谢西之九州何如’。”韦昭云“谢,申伯之国。谢西有九州。二千五百家为州”。其说盖异此。对曰:“其民贪而好利,难久居。”公曰:“周衰,何国兴者?”对曰:“齐、秦、晋、楚乎?夫齐,姜姓,伯夷之後也,伯夷佐尧典礼。秦,嬴姓,伯翳之後也,伯翳佐舜怀柔百物。及楚之先,皆尝有功於天下。而周武王克纣後,成王封叔虞于唐,【集解】:徐广曰:“晋世家曰唐叔虞,姓姬氏,字子于。”【索隐】:唐者,古国,尧之後,其君曰叔虞。何以知然者?据此系家下文云“唐人之季代曰唐叔虞。当武王邑姜方动大叔,梦天命而子曰虞,与之唐。及生有文在手曰‘虞’,遂以名之。及成王灭唐而国太叔,故因以称唐叔虞”。杜预亦曰“取唐君之名”是也。其地阻险,以此有德与周衰并,亦必兴矣。”桓公曰:“善。”於是卒言王,东徙其民雒东,而虢、郐果献十邑,【集解】:虞翻曰:“十邑谓虢、郐、鄢、蔽、补、丹、依、弢、历、莘也。”【索隐】:国语云:“太史伯曰‘若克二邑,鄢、蔽、补、丹、依、弢、历、莘君之土也’。”虞翻注皆依国语为说。竟国之。【集解】:韦昭曰:“後武公竟取十邑地而居之,今河南新郑也。”

  二岁,犬戎杀幽王於骊山下,并杀桓公。郑人共立其子掘突,【正义】:上求勿反,下户骨反。是为武公。【索隐】:谯周云“名突滑”,皆非也。盖古史失其名,太史公循旧失而妄记之耳。何以知其然者?按下文其孙昭公名忽,厉公名突,岂有孙与祖同名乎?当是旧史杂记昭厉忽突之名,遂误以掘突为武公之字耳。

  武公十年,娶申侯女【正义】:括地志云:“故申城在邓州南阳县北三十里。”左传云“郑武公取於申也。”为夫人,曰武姜。生太子寤生,生之难,及生,夫人弗爱。後生少子叔段,段生易,夫人爱之。【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十四年生寤生,十七年生太叔段。”二十七年,武公疾。夫人请公,欲立段为太子,公弗听。是岁,武公卒,寤生立,是为庄公。

  庄公元年,封弟段於京,【集解】:贾逵曰:“京,郑都邑。”杜预曰:“今荥阳京县。”号太叔。祭仲曰:“京大於国,非所以封庶也。”庄公曰:“武姜欲之,我弗敢夺也。”段至京,缮治甲兵,与其母武姜谋袭郑。二十二年,段果袭郑,武姜为内应。庄公发兵伐段,段走。伐京,京人畔段,段出走鄢。【正义】:邬音乌古反。今新郑县南邬头有村,多万家。旧作“鄢”,音偃。杜预云:“鄢,今鄢陵也。”鄢溃,段出奔共。【集解】:贾逵曰:“共,国名也。”杜预曰:“今汲郡共县也。”【正义】:按:今卫州共城县是也。於是庄公迁其母武姜於城颍,【集解】:贾逵曰:“郑地。”【正义】:疑许州临颍县是也。誓言曰:“不至黄泉,【集解】:服虔曰:“天玄地黄,泉在地中,故言黄泉。”毋相见也。”居岁馀,已悔思母。颍谷之考叔【集解】:贾逵曰:“颍谷,郑地。”【正义】:括地志云:“颍水源出洛州嵩高县东南三十里阳乾山,今俗名颍山泉。源出山之东谷。其侧有古人居处,俗名为颍墟,故老云是颍考叔故居,即郦元注水经所谓颍谷也。”有献於公,公赐食。考叔曰:“臣有母,请君食赐臣母。”庄公曰:“我甚思母,恶负盟,柰何?”考叔曰:“穿地至黄泉,则相见矣。”於是遂从之,见母。

  二十四年,宋缪公卒,公子冯奔郑。郑侵周地,取禾。【索隐】:隐二年左传“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及王崩,周人将畀虢公政。夏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是。二十五年,卫州吁弑其君桓公自立,与宋伐郑,以冯故也。二十七年,始朝周桓王。桓王怒其取禾,弗礼也。【索隐】:杜预曰:“桓王即位,周郑交恶,至是始朝,故言始也。”左传又曰:“周桓公言於王曰‘我周之东迁,晋郑焉依。善郑以劝来者,犹惧不蔇,况不礼焉,郑不来矣’。”二十九年,庄公怒周弗礼,与鲁易祊、许田。【索隐】:许田,近许之田,鲁朝宿之邑。祊者,郑所受助祭太山之汤沐邑。郑以天子不能巡守,故以祊易许田,各从其近。三十三年,宋杀孔父。三十七年,庄公不朝周,周桓王率陈、蔡、虢、卫伐郑。庄公与祭仲、【索隐】:左传祭仲足,盖祭是邑,其人名仲字仲足,故传云祭封人仲足是也。此繻葛之战在鲁桓公五年。高渠弥【索隐】:一作“弥”,一作“眯”,并名卑反。发兵自救,王师大败。祝聸【索隐】:左传作“祝摐”。射中王臂。祝聸请从之,郑伯止之,曰:“犯长且难之,况敢陵天子乎?”乃止。夜令祭仲问王疾。

  三十八年,北戎伐齐,齐使求救,郑遣太子忽将兵救齐。齐釐公欲妻之,忽谢曰:“我小国,非齐敌也。”时祭仲与俱,劝使取之,曰:“君多内宠,【集解】:服虔曰:“言庶子有宠者多。”太子无大援将不立,三公子皆君也。”所谓三公子者,太子忽,其弟突,次弟子亹也。【索隐】:此文则数太子忽及突、子亹为三,而杜预云不数太子,以子突、子亹、子仪为三,盖得之。

  四十三年,郑庄公卒。初,祭仲甚有宠於庄公,庄公使为卿;公使娶邓女,生太子忽,故祭仲立之,是为昭公。

  庄公又娶宋雍氏女,【集解】:贾逵曰:“雍氏,黄帝之孙,姞姓之後,为宋大夫。”生厉公突。雍氏有宠於宋。【集解】:服虔曰:“为宋正卿,故曰有宠。”宋庄公闻祭仲之立忽,乃使人诱召祭仲而执之,曰:“不立突,将死。”亦执突以求赂焉。祭仲许宋,与宋盟。以突归,立之。昭公忽闻祭仲以宋要立其弟突,九月丁亥,忽出奔卫。己亥,突至郑,立,是为厉公。

  厉公四年,祭仲专国政。厉公患之,阴使其婿雍纠欲杀祭仲。【集解】:贾逵曰:“雍纠,郑大夫。”纠妻,祭仲女也,知之,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母曰:“父一而已,人尽夫也。”【集解】:杜预曰:“妇人在室则天父,出则天夫。女以为疑,故母以所生为本解之。”女乃告祭仲,祭仲反杀雍纠,戮之於市。厉公无柰祭仲何,怒纠曰:“谋及妇人,死固宜哉!”夏,厉公出居边邑栎。【集解】:宋忠曰:“今颍川阳翟县。”【索隐】:按:栎音历,即郑初得十邑之历也。祭仲迎昭公忽,六月乙亥,复入郑,即位。

  秋,郑厉公突因栎人杀其大夫单伯,【集解】:杜预曰:“郑守栎大夫也。”【索隐】:依左传作“檀伯”。檀伯,郑守栎大夫,事在桓十五年。此文误为“单伯”者,盖亦有所因也。按鲁庄公十四年,厉公自栎侵郑,事与周单伯会齐师伐宋相连,故误耳。遂居之。诸侯闻厉公出奔,伐郑,弗克而去。宋颇予厉公兵,自守於栎,郑以故亦不伐栎。

  昭公二年,自昭公为太子时,父庄公欲以高渠弥为卿,太子忽恶之,庄公弗听,卒用渠弥为卿。及昭公即位,惧其杀己,冬十月辛卯,渠弥与昭公出猎,射杀昭公於野。祭仲与渠弥不敢入厉公,乃更立昭公弟子亹为君,是为子亹也,无谥号。

  子亹元年七月,齐襄公会诸侯於首止,【集解】:服虔曰:“首止,近郑之地。”杜预曰:“首止,卫地。陈留襄邑县东南有首乡。”郑子亹往会,高渠弥相,从,祭仲称疾不行。所以然者,子亹自齐襄公为公子之时,尝会斗,相仇,及会诸侯,祭仲请子亹无行。子亹曰:“齐彊,而厉公居栎,即不往,是率诸侯伐我,内厉公。我不如往,往何遽必辱,且又何至是!”卒行。於是祭仲恐齐并杀之,故称疾。子亹至,不谢齐侯,齐侯怒,遂伏甲而杀子亹。高渠弥亡归,【索隐】:左氏云轘高渠弥。归与祭仲谋,召子亹弟公子婴於陈而立之,是为郑子。【索隐】:左传以郑子名子仪,此云婴,盖别有所见。是岁,齐襄公使彭生醉拉杀鲁桓公。

  郑子八年,齐人管至父等作乱,弑其君襄公。十二年,宋人长万弑其君湣公。郑祭仲死。

  十四年,故郑亡厉公突在栎者使人诱劫郑大夫甫假,【索隐】:左传作“傅瑕”。此本多假借,亦依字读。要以求入。假曰:“舍我,我为君杀郑子而入君。”厉公与盟,乃舍之。六月甲子,假杀郑子及其二子而迎厉公突,突自栎复入即位。初,内蛇与外蛇斗於郑南门中,内蛇死。居六年,厉公果复入。入而让其伯父原【索隐】:左传谓之原繁。曰:“我亡国外居,伯父无意入我,亦甚矣。”原曰:“事君无二心,人臣之职也。原知罪矣。”遂自杀。厉公於是谓甫假曰:“子之事君有二心矣。”遂诛之。假曰:“重德不报,诚然哉!”

  厉公突後元年,齐桓公始霸。

  五年,燕、卫与周惠王弟穨伐王,【索隐】:惠王,庄王孙,僖王子。子穨,庄王之妾王姚所生。事在庄十九年。王出奔温,立弟穨为王。六年,惠王告急郑,厉公发兵击周王子穨,弗胜,於是与周惠王归,王居于栎。七年春,郑厉公与虢叔袭杀王子穨而入惠王于周。

  秋,厉公卒,子文公踕【索隐】:音在接反。系本云文公徙郑。宋忠云即新郑。立。厉公初立四岁,亡居栎,居栎十七岁,复入,立七岁,与亡凡二十八年。

  文公十七年,齐桓公以兵破蔡,遂伐楚,至召陵。

  二十四年,文公之贱妾曰燕姞,【集解】:贾逵曰:“姞,南燕姓。”梦天与之兰,【集解】:贾逵曰:“香草也。”曰:“余为伯鯈。余,尔祖也。【集解】:贾逵曰:“伯鯈,南燕祖。”以是为而子,【集解】:王肃曰:“以是兰也为汝子之名。”兰有国香。”以梦告文公,文公幸之,而予之草兰为符。遂生子,名曰兰。

  三十六年,晋公子重耳过,文公弗礼。文公弟叔詹曰:“重耳贤,且又同姓,穷而过君,不可无礼。”文公曰:“诸侯亡公子过者多矣,安能尽礼之!”詹曰:“君如弗礼,遂杀之;弗杀,使即反国,为郑忧矣。”文公弗听。

  三十七年春,晋公子重耳反国,立,是为文公。秋,郑入滑,滑听命,已而反与卫,於是郑伐滑。【索隐】:僖二十四年左传“郑公子士泄、堵俞弥帅师伐滑”。周襄王使伯馃【索隐】:音服。左传“王使伯服、游孙伯如郑请滑”。杜预云“二子周大夫”。知伯馃即伯服也。请滑。郑文公怨惠王之亡在栎,而文公父厉公入之,而惠王不赐厉公爵禄,【索隐】:此言爵禄,与左氏说异。左传云“郑伯享王,王以后之鞶鉴与之。虢公请器,王予之爵”。则爵酒器,是太史公与丘明说别也。又怨襄王之与卫滑,故不听襄王请而囚伯馃。王怒,与翟人伐郑,弗克。冬,翟攻伐襄王,襄王出奔郑,郑文公居王于氾。三十八年,晋文公入襄王成周。

  四十一年,助楚击晋。自晋文公之过无礼,故背晋助楚。四十三年,晋文公与秦穆公共围郑,讨其助楚攻晋者,及文公过时之无礼也。初,郑文公有三夫人,宠子五人,皆以罪蚤死。公怒,溉【集解】:徐广曰:“一作‘瑕’。”【索隐】:音蔇。左传作“瑕”。逐群公子。子兰奔晋,从晋文公围郑。时兰事晋文公甚谨,爱幸之,乃私於晋,以求入郑为太子。晋於是欲得叔詹为僇。郑文公恐,不敢谓叔詹言。詹闻,言於郑君曰:“臣谓君,君不听臣,晋卒为患。然晋所以围郑,以詹,詹死而赦郑国,詹之原也。”乃自杀。郑人以詹尸与晋。晋文公曰:“必欲一见郑君,辱之而去。”郑人患之,乃使人私於秦曰:“破郑益晋,非秦之利也。”秦兵罢。晋文公欲入兰为太子,以告郑。郑大夫石癸曰:“吾闻姞姓乃后稷之元妃,【集解】:杜预曰:“姞姓之女,为后稷妃。”其後当有兴者。子兰母,其後也。且夫人子尽已死,馀庶子无如兰贤。今围急,晋以为请,利孰大焉!”遂许晋,与盟,而卒立子兰为太子,晋兵乃罢去。

  四十五年,文公卒,子兰立,是为缪公。

  缪公元年春,秦缪公使三将将兵欲袭郑,至滑,逢郑贾人弦高诈以十二牛劳军,故秦兵不至而还,晋败之於崤。初,往年郑文公之卒也,郑司城缯贺以郑情卖之,秦兵故来。三年,郑发兵从晋伐秦,败秦兵於汪。

  往年【集解】:徐广曰:“缪公之二年。”楚太子商臣弑其父成王代立。二十一年,与宋华元伐郑。华元杀羊食士,不与其御羊斟,怒以驰郑,郑囚华元。宋赎华元,元亦亡去。晋使赵穿以兵伐郑。

  二十二年,郑缪公卒,子夷立,是为灵公。

  灵公元年春,楚献鼋於灵公。子家、子公将朝灵公,【集解】:贾逵曰:“二子郑卿也。”子公之食指动,【集解】:服虔曰:“第二指。”谓子家曰:“佗日指动,必食异物。”及入,见灵公进鼋羹,子公笑曰:“果然!”灵公问其笑故,具告灵公。灵公召之,独弗予羹。子公怒,染其指,【集解】:左传曰:“染指於鼎。”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夏,弑灵公。郑人欲立灵公弟去疾,去疾让曰:“必以贤,则去疾不肖;必以顺,则公子坚长。”坚者,灵公庶弟,【集解】:徐广曰:“年表云灵公庶兄。”去疾之兄也。於是乃立子坚,是为襄公。

  襄公立,将尽去缪氏。缪氏者,杀灵公、子公之族家也。去疾曰:“必去缪氏,我将去之。”乃止。皆以为大夫。

  襄公元年,楚怒郑受宋赂纵华元,伐郑。郑背楚,与晋亲。五年,楚复伐郑,晋来救之。六年,子家卒,国人复逐其族,以其弑灵公也。

  七年,郑与晋盟鄢陵。八年,楚庄王以郑与晋盟,来伐,围郑三月,郑以城降楚。楚王入自皇门,郑襄公肉袒掔羊以迎,曰:“孤不能事边邑,使君王怀怒以及弊邑,孤之罪也。敢不惟命是听。君王迁之江南,及以赐诸侯,亦惟命是听。若君王不忘厉、宣王,桓、武公,哀不忍绝其社稷,锡不毛之地,【集解】:何休曰:“墝埆不生五穀曰不毛。谦不敢求肥饶。”使复得改事君王,孤之原也,然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惟命是听。”庄王为卻三十里而後舍。楚群臣曰:“自郢至此,士大夫亦久劳矣。今得国舍之,何如?”庄王曰:“所为伐,伐不服也。今已服,尚何求乎?”卒去。晋闻楚之伐郑,发兵救郑。其来持两端,故迟,比至河,楚兵已去。晋将率或欲渡,或欲还,卒渡河。庄王闻,还击晋。郑反助楚,大破晋军於河上。十年,晋来伐郑,以其反晋而亲楚也。

  十一年,楚庄王伐宋,宋告急于晋。晋景公欲发兵救宋,伯宗谏晋君曰:“天方开楚,未可伐也。”乃求壮士得霍人解扬,字子虎,诓楚,令宋毋降。过郑,郑与楚亲,乃执解扬而献楚。楚王厚赐与约,使反其言,令宋趣降,三要乃许。於是楚登解扬楼车,【集解】:服虔曰:“楼车所以窥望敌军,兵法所谓‘云梯’也。”杜预曰:“楼车,车上望橹也。”令呼宋。遂负楚约而致其晋君命曰:“晋方悉国兵以救宋,宋虽急,慎毋降楚,晋兵今至矣!”楚庄王大怒,将杀之。解扬曰:“君能制命为义,臣能承命为信。受吾君命以出,有死无陨。”【集解】:服虔曰:“陨,坠也。”庄王曰:“若之许我,已而背之,其信安在?”解扬曰:“所以许王,欲以成吾君命也。”将死,顾谓楚军曰:“为人臣无忘尽忠得死者!”楚王诸弟皆谏王赦之,於是赦解扬使归。晋爵之为上卿。

  十八年,襄公卒,子悼公晞【索隐】:刘音祕。邹本一作“沸”,一作“弗”。左传作“费”,音扶味反。立。

  悼公元年,鄦公【集解】:徐广曰:“鄦音许。许公,灵公也。”恶郑於楚,悼公使弟睔【索隐】:公逊反。於楚自讼。讼不直,楚囚睔。於是郑悼公来与晋平,遂亲。睔私於楚子反,子反言归睔於郑。

  二年,楚伐郑,晋兵来救。是岁,悼公卒,立其弟睔,是为成公。

  成公三年,楚共王曰“郑成公孤有德焉”,使人来与盟。成公私与盟。秋,成公朝晋,晋曰“郑私平於楚”,执之。使栾书伐郑。四年春,郑患晋围,公子如乃立成公庶兄繻【索隐】:音须。邹氏云:“一作‘纁’,音训。”为君。其四月,晋闻郑立君,乃归成公。郑人闻成公归,亦杀君繻,迎成公。晋兵去。

  十年,背晋盟,盟於楚。晋厉公怒,发兵伐郑。楚共王救郑。晋楚战鄢陵,楚兵败,晋射伤楚共王目,俱罢而去。十三年,晋悼公伐郑,兵於洧上。【集解】:服虔曰:“洧,水名。”【正义】:括地志云:“洧水在郑州新郑县北三里,古新郑城南。韩诗外传云‘郑俗,二月桃花水出时,会於溱、洧水上,以自祓除’。”按:在古城城南,与溱水合。郑城守,晋亦去。

  十四年,成公卒,子恽【索隐】:纡纷反。左传作“髡顽”。立。是为釐公。

  釐公五年,郑相子驷朝釐公,釐公不礼。子驷怒,使厨人药杀釐公,【集解】:徐广曰:“年表云子驷使贼夜弑僖公。”赴诸侯曰“釐公暴病卒”。立釐公子嘉,嘉时年五岁,是为简公。

  简公元年,诸公子谋欲诛相子驷,子驷觉之,反尽诛诸公子。二年,晋伐郑,郑与盟,晋去。冬,又与楚盟。子驷畏诛,故两亲晋、楚。三年,相子驷欲自立为君,公子子孔使尉止杀相子驷而代之。子孔又欲自立。子产曰:“子驷为不可,诛之,今又效之,是乱无时息也。”於是子孔从之而相郑简公。

  四年,晋怒郑与楚盟,伐郑,郑与盟。楚共王救郑,败晋兵。简公欲与晋平,楚又囚郑使者。

  十二年,简公怒相子孔专国权,诛之,而以子产为卿。十九年,简公如晋请卫君还,而封子产以六邑。【集解】:服虔曰:“四井为邑。”子产让,受其三邑。二十二年,吴使延陵季子於郑,见子产如旧交,谓子产曰:“郑之执政者侈,难将至,政将及子。子为政,必以礼;不然,郑将败。”子产厚遇季子。二十三年,诸公子争宠相杀,又欲杀子产。公子或谏曰:“子产仁人,郑所以存者子产也,勿杀!”乃止。

  二十五年,郑使子产於晋,问平公疾。平公曰:“卜而曰实沈、台骀为祟,史官莫知,敢问?”对曰:“高辛氏有二子,长曰阏伯,季曰实沈,居旷林,【索隐】:贾逵曰:“旷,大也。”不相能也,日操干戈以相征伐。后帝弗臧,【集解】:贾逵曰:“后帝,尧也。臧,善也。”迁阏伯于商丘,主辰,【集解】:贾逵曰:“商丘在漳南。”杜预曰:“商丘,宋地。”服虔曰:“辰,大火,主祀也。”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集解】:服虔曰:“商人,契之先,汤之始祖相土封阏伯之故地,因其故国而代之。”迁实沈于大夏,主参,◇ 集解服虔曰:“大夏在汾澮之间,主祀参星。”杜预曰;“大夏,今晋阳县。”唐人是因,服事夏、商,【集解】:贾逵曰:“唐人谓陶唐氏之胤刘累事夏孔甲,封於大夏,因实沈之国,子孙服事夏、商也。”【正义】:括地志云:“故唐城在绛州翼城县西二十里。徐才宗国都城记云‘唐国,帝尧之裔子所封。春秋云“夏孔甲时有尧苗胄刘累者,以豢龙事孔甲,夏后嘉之,赐曰御龙氏,以更豕韦之後。龙一雌死,潜醢之以食夏后。既而使求之,惧而迁于鲁县”。夏后盖别封刘累之後于夏之墟,为唐侯。至周成王时,唐人作乱,成王灭之而封太叔,迁唐人子孙于杜,谓之杜伯,范氏所云在周为唐杜氏也’。地记云‘唐氏在大夏之墟,属河东安县。今在绛城西北一百里有唐城者,以为唐旧国’。”然则叔虞之封即此地也。其季世曰唐叔虞。【集解】:杜预曰:“唐人之季世,其君曰叔虞。”当武王邑姜方娠大叔,梦帝谓己:【集解】:贾逵曰:“帝,天也。己,武王也。”‘余命而子曰虞,【集解】:杜预曰:“取唐君之名。”乃与之唐,属之参而蕃育其子孙。’及生有文在其掌曰‘虞’,遂以命之。及成王灭唐而国大叔焉。故参为晋星。【集解】:贾逵曰:“晋主祀参,参为晋星。”由是观之,则实沈,参神也。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玄冥师,【集解】:服虔曰:“金天,少昚也。玄冥,水官也。师,长也。昧为水官之长。”生允格、台骀。【集解】:服虔曰:“允格、台骀,兄弟也。”台骀能业其官,【集解】:服虔曰:“脩昧之职。”宣汾、洮,【集解】:贾逵曰:“宣犹通也。汾、洮,二水名。”障大泽,【集解】:服虔曰:“陂障其水也。”以处太原。【集解】:服虔曰:“太原,汾水名。”杜预曰:“太原,晋阳也,台骀之所居者。”帝用嘉之,国之汾川。【集解】:服虔曰:“帝颛顼也。”沈、姒、蓐、黄实守其祀。【集解】:贾逵曰:“四国台骀之後也。”今晋主汾川而灭之。【集解】:贾逵曰:“灭四国。”由是观之,则台骀,汾、洮神也。然是二者不害君身。山川之神,则水旱之菑禜之;【集解】:服虔曰:“禜为营,攒用币也。若有水旱,则禜祭山川之神以祈福也。”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不时禜之;若君疾,饮食哀乐女色所生也。”平公及叔乡曰:“善,博物君子也!”厚为之礼於子产。

  二十七年夏,郑简公朝晋。冬,畏楚灵王之彊,又朝楚,子产从。二十八年,郑君病,使子产会诸侯,与楚灵王盟於申,诛齐庆封。

  三十六年,简公卒,子定公宁立。秋,定公朝晋昭公。

  定公元年,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而自立,为平王。欲行德诸侯。归灵王所侵郑地于郑。

  四年,晋昭公卒,其六卿彊,公室卑。子产谓韩宣子曰:“为政必以德,毋忘所以立。”

  六年,郑火,公欲禳之。子产曰:“不如修德。”

  八年,楚太子建来奔。十年,太子建与晋谋袭郑。郑杀建,建子胜奔吴。

  十一年,定公如晋。晋与郑谋,诛周乱臣,入敬王于周。【索隐】:王避弟子朝之乱出居狄泉,在昭二十三年;至二十六年,晋、郑入之。经曰“天王入于成周”是也。

  十三年,定公卒,子献公虿立。献公十三年卒,子声公胜立。当是时,晋六卿彊,侵夺郑,郑遂弱。

  声公五年,郑相子产卒,【正义】:括地志云:“子产墓在新郑县西南三十五里。郦元注水经云‘子产墓在潩水上,累石为方坟,坟东北向郑城,杜预云言不忘本’。”郑人皆哭泣,悲之如亡亲戚。子产者,郑成公少子也。为人仁爱人,事君忠厚。孔子尝过郑,与子产如兄弟云。及闻子产死,孔子为泣曰:“古之遗爱也!”【集解】:贾逵曰:“爱,惠也。”杜预曰:“子产见爱,有古人遗风也。”

  八年,晋范、中行氏反晋,告急於郑,郑救之。晋伐郑,败郑军於铁。【集解】:杜预曰:“戚城南铁丘。”【正义】:括地志云:“铁丘在滑州卫南县东南十五里。”

  十四年,宋景公灭曹。二十年,齐田常弑其君简公,而常相於齐。二十二年,楚惠王灭陈。孔子卒。

  三十六年,晋知伯伐郑,取九邑。

  三十七年,声公卒,子哀公易立。【集解】:年表云三十八年。哀公八年,郑人弑哀公而立声公弟丑,是为共公。共公三年,三晋灭知伯。三十一年,共公卒,子幽公已立。幽公元年,韩武子伐郑,杀幽公。郑人立幽公弟骀,是为繻公。【集解】:年表云郑立幽公子骀繻。或作“缭”。

  繻公十五年,韩景侯伐郑,取雍丘。郑城京。

  十六年,郑伐韩,败韩兵於负黍。【集解】:徐广曰:“在阳城。”【正义】:括地志云:“负黍亭在洛州阳城县西南三十五里,故周邑也。”二十年,韩、赵、魏列为诸侯。二十三年,郑围韩之阳翟。

  二十五年,郑君杀其相子阳。二十七,子阳之党共弑繻公骀而立幽公弟乙为君,是为郑君。【集解】:徐广曰:“一本云‘立幽公弟乙阳为君,是为康公’。六国年表云立幽公子骀,又以郑君阳为郑康公乙。班固云‘郑康公乙为韩所灭’。”

  郑君乙立二年,郑负黍反,复归韩。十一年,韩伐郑,取阳城。

  二十一年,韩哀侯灭郑,并其国。

  太史公曰:语有之,“以权利合者,权利尽而交疏”,甫瑕是也。甫瑕虽以劫杀郑子内厉公,厉公终背而杀之,此与晋之里克何异?守节如荀息,身死而不能存奚齐。变所从来,亦多故矣!

  【索隐述赞】厉王之子,得封於郑。代职司徒,缁衣在咏。虢、郐献邑,祭祝专命。庄既犯王,厉亦奔命。居栎克入,梦兰毓庆。伯服生囚,叔瞻尸聘。釐、简之後,公室不竞。负黍虽还,韩哀日盛。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難忘的記憶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兩代人的腳跡達動員體育工作者話今昔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朝氣勃勃的年青人我國優秀達動員介紹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大地翻轉換新天達動員體育工作者話今昔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群體新貌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嫩江車城易春秋_人民鐵道出版社北京.djvu 展翅高飛小說特寫散文集_北方文藝出版社哈爾濱.djvu 建設山區的火車頭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火紅的戰旗硬骨頭六連英模標兵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兩面紅旗礦工大躍進一日_煤炭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煤都礦工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烽火春秋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莫斯科抒情及其他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長江行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難忘的日子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鐵山烽火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隨衛敬愛的周付主席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應城膏礦史話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訪朝通訊_達寧人民出版社.djvu 瓊島烽煙革命回憶錄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跟隨周副主席十一年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西北高原帥旗飄_解放軍文藝社.djvu 杜洪亮_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珠江怒潮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轉戰千里_廣西僮族自治區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五顆紅心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萬里神州馴水記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曙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烈火丹心回憶劉亞生烈士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魯迅日記中的我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黃煙洞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朝鮮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大青山上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我們的連隊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戰海嘯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胸懷朝陽的人們報告文學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從閩西到浙西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王傑讚歌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海外萍蹤_新華出版社.djvu 阿波羅11號登月記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烈士故事吉鴻昌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吉鴻昌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三十年後歸人札記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赴朝慰問記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五月的鮮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南天驚雷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在訥謨爾河畔_北方文藝出版社哈爾濱.djvu 春到鳳凰嶺報告文學集_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大盤道的伏擊戰朹北抗日聯軍故事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從遵義到大渡河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雲南奇趣錄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美國走馬觀花記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重見光明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雙鴨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臨汾旅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群鷹展翅阿爾巴尼亞通訊集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在毛主席身邊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第一個風浪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高加索的烽火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浙朹的一個橋頭堡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千山萬山紅花開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韶山風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不屈的馬路工上海城建工人回憶對比材料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長夜驚雷上海輕工業工人解放前鬥爭史片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輪渡今昔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揚眉吐氣上海機電工業發展史片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槓棒的故事上海港碼頭工人回憶對比材料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李鳳蓮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石油滾滾見太陽大慶工人家史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美麗的呼倫貝爾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大別山上紅旗飄回憶鄂豫皖游擊戰爭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女英雄劉胡蘭_人民出版社.djvu 在毛主席教導下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懷人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在大革命的洪流中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回憶廣州起義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烽煙瀰漫金義浦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寫在泥土上的詩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六十年悲歡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裡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悲壯的歷程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黃繼光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的姐妹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新花紅似火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慶功宴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生命似火_作家出版社上海.djvu 難忘的三年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跟隨陳毅同志打游擊_解放軍文藝社.djvu 苗嶺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訪朝散記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雪山草地上的共青團員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英雄的心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人間魔窟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家奴恨新建縣大塘階級教育展覽館參觀記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開路先鋒_江西人民出版社.djvu 多好的人啊蘇聯生活回憶_少年兒童出版社上海.djvu 江南造船廠史1865-1949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時代的新人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李宗仁歸來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泰晤士河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黨的事業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紅色的礦山本溪煤礦史話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烽火台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柳州星火_廣西僮族自治區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硬骨頭六連之歌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鋼鐵戰歌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野老灘史話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紅河南北越南隨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故事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淮陰八十二烈士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長江大橋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瑤山的春天_廣西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南王莊_農業出版社.djvu 氣壯山河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小涼山漫步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凱歌飛向北京城報告文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旅途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織錩歌記織綢女工韓秀芬先進事跡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資本家剝削工人的形形色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昼锦游 昼锦荣 昼锦荣归 昼锦还 显盗 晋人聚萤 晋侯锡马 晋客入洞 晋家风鹤 晋岭瞻云 晋年 晋得楚材 晋惠闻蛙 晋接 晋明 晋梦 晋洞 晋用楚材 晋竖潜肓 晋莼鲈 晋贤林 晋贤醉 晋阳之甲 晋阳兵 晋鼎 晏婴宅 晏婴市宅 晏婴裘 晏婴近市 晏婴骖 晏子一裘 晏子居 晏子楹 晏子狐裘 晏相楹书 晏裘 晒犊 晒犊鼻 晒腹 晒腹中书 晒腹囊 晒裈 晒阮家裩 晓来西爽 晖光日新 晚节香 晞价咸阳市 晦明 晨昏 晨昏定省 晨昏温凊 晨省 晨钟暮鼓 晬盎 晬面盎背 普天率土 普率 景入桑榆 景公齐山 景升儿 景升豚犬 景阳井 景阳妃 景阳钟 景阳锦 景阳鸳石 智叟 智周万物 智圆行方 智水 暂忘设醴 暂纵遣 暇佚 暇逸 暌孤 暌载 暑雨祁寒 暖律 暖律吹 暖律潜吹 暖老 暗室屋漏 暗室岂欺 暗度金针 暗度陈仓 暗投 暗点头 暗珠还浦 暗送秋波 暝涬 暨罗女 暮为行雨 暮四朝三 暮夜先容 暮夜四知 暮夜无金 暮夜黄金 暮景桑榆 暮洒朝行 暮雨 暮雨朝云 暮鼓晨钟 暮鼓朝钟 暴公子 暴斧 暴胜持斧 暴虎 暴鳃 暴鳞 曙后孤星 曝暄 曝背 曝背食芹 曝腮 曝腹 曝芹 曝裈 曝鳃 曦车 曦轩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