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三家注史记 >

卷四十一 越王句践世家第十一

卷四十一 越王句践世家第十一

  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正义】:吴越春秋云:“禹周行天下,还归大越,登茅山以朝四方群臣,封有功,爵有德,崩而葬焉。至少康,恐禹迹宗庙祭祀之绝,乃封其庶子於越,号曰无馀。”贺循会稽记云:“少康,其少子号曰於越,越国之称始此。”越绝记云:“无馀都,会稽山南故越城是也。”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於会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後二十馀世,至於允常。【正义】:舆地志云:“越侯传国三十馀叶,历殷至周敬王时,有越侯夫谭,子曰允常,拓土始大,称王,春秋贬为子,号为於越。”杜注云:“於,语发声也。”允常之时,与吴王阖庐战而相怨伐。允常卒,子句践立,是为越王。

  元年,吴王阖庐闻允常死,乃兴师伐越。越王句践使死士挑战,三行,至吴陈,呼而自刭。吴师观之,越因袭击吴师,吴师败於槜李,【集解】:杜预曰:“吴郡嘉兴县南有槜李城。”【索隐】:事在左传鲁定公十四年。射伤吴王阖庐。阖庐且死,告其子夫差曰:“必毋忘越。”

  三年,句践闻吴王夫差日夜勒兵,且以报越,越欲先吴未发往伐之。范蠡谏曰:“不可。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於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越王曰:“吾已决之矣。”遂兴师。吴王闻之,悉发精兵击越,败之夫椒。【集解】:杜预曰:“夫椒在吴郡吴县,太湖中椒山是也。”【索隐】:夫音符。椒音焦,本又作“湫”,音酒小反。贾逵云地名。国语云败之五湖,则杜预云在椒山为非。事具哀公元年。越王乃以馀兵五千人保栖於会稽。【集解】:杜预曰:“上会稽山也。”【索隐】:邹诞云:“保山曰栖,犹鸟栖於木以避害也,故六韬曰‘军处山之高者则曰栖’。”吴王追而围之。

  越王谓范蠡曰:【正义】:会稽典录云:“范蠡字少伯,越之上将军也。本是楚宛三户人,佯狂倜傥负俗。文种为宛令,遣吏谒奉。吏还曰:‘范蠡本国狂人,生有此病。’种笑曰:‘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知之毁,此固非二三子之所知也。’驾车而往,蠡避之。後知种之必来谒,谓兄嫂曰:‘今日有客,原假衣冠。’有顷种至,抵掌而谈,旁人观者耸听之矣。”“以不听子故至於此,为之柰何?”蠡对曰:“持满者与天,【集解】:韦昭曰:“与天,法天也。天道盈而不溢。”【索隐】:与天,天与也。言持满不溢,与天同道,故天与之。定倾者与人,【集解】:虞翻曰:“人道尚谦卑以自牧。”【索隐】:人主有定倾之功,故人与之也。节事者以地。【集解】:韦昭曰:“时不至,不可彊生;事不究,不可彊成。”【索隐】:国语“以”作“与”,此作“以”,亦与义也。言地能财成万物,人主宜节用以法地,故地与之。韦昭等解恐非。卑辞厚礼以遗之,不许,而身与之市。”【集解】:韦昭曰:“市,利也。谓委管籥属国家,以身随之。”【正义】:卑作言辞,厚遗珍宝。不许平,越王身往事之,如市贾货易以利,此是定倾危之计。句践曰:“诺。”乃令大夫种行成於吴,【索隐】:大夫,官;种,名也。一曰大夫姓,犹司马、司徒之比,盖非也。成者,平也,求和於吴也。【正义】:吴越春秋云:“大夫种姓文名种,字子禽。荆平王时为宛令,之三户之里,范蠡从犬窦蹲而吠之,从吏恐文种惭,令人引衣而鄣之。文种曰:‘无鄣也。吾闻犬之所吠者人,今吾到此,有圣人之气,行而求之,来至於此。且人身而犬吠者,谓我是人也。’乃下车拜,蠡不为礼。”膝行顿首曰:“君王亡臣句践使陪臣种敢告下执事:句践请为臣,妻为妾。”吴王将许之。子胥言於吴王曰:“天以越赐吴,勿许也。”种还,以报句践。句践欲杀妻子,燔宝器,触战以死。种止句践曰:“夫吴太宰嚭贪,可诱以利,请间行【索隐】:间音纪闲反。间行犹微行。言之。”於是句践以美女宝器令种间献吴太宰嚭。【索隐】:国语云:“越饰美女二人,使大夫种遗太宰嚭。”嚭受,乃见大夫种於吴王。种顿首言曰:“原大王赦句践之罪,尽入其宝器。不幸不赦,句践将尽杀其妻子,燔其宝器,悉五千人触战,必有当也。”【索隐】:言悉五千人触战,或有能当吴兵者,故国语作“耦”,耦亦相当对之名。又下云“无乃伤君王之所爱乎”,是有当则相伤也。嚭因说吴王曰:“越以服为臣,若将赦之,此国之利也。”吴王将许之。子胥进谏曰:“今不灭越,後必悔之。句践贤君,种、蠡良臣,若反国,将为乱。”吴王弗听,卒赦越,罢兵而归。

  句践之困会稽也,喟然叹曰:“吾终於此乎?”种曰:“汤系夏台,文王囚羑里,晋重耳饹翟,齐小白饹莒,其卒王霸。由是观之,何遽不为福乎?”

  吴既赦越,越王句践反国,乃苦身焦思,置胆於坐,坐卧即仰胆,饮食亦尝胆也。曰:“女忘会稽之耻邪?”身自耕作,夫人自织,食不加肉,衣不重采,折节下贤人,厚遇宾客,振贫吊死,【集解】:徐广曰:“吊,一作‘葬’。”与百姓同其劳。欲使范蠡治国政,蠡对曰:“兵甲之事,种不如蠡;填【索隐】:镇音。抚国家,亲附百姓,蠡不如种。”於是举国政属大夫种,而使范蠡与大夫柘稽【索隐】:越大夫也。国语作“诸稽郢”。行成,为质於吴。二岁而吴归蠡。

  句践自会稽归七年,拊循其士民,欲用以报吴。大夫逢同【索隐】:逢,姓;同,名。故楚有逢伯。谏曰:“国新流亡,今乃复殷给,缮饰备利,吴必惧,惧则难必至。且鸷鸟之击也,必匿其形。今夫吴兵加齐、晋,怨深於楚、越,名高天下,实害周室,德少而功多,必淫自矜。为越计,莫若结齐,亲楚,附晋,以厚吴。吴之志广,必轻战。是我连其权,三国伐之,越承其弊,可克也。”句践曰:“善。”

  居二年,吴王将伐齐。子胥谏曰:“未可。臣闻句践食不重味,与百姓同苦乐。此人不死,必为国患。吴有越,腹心之疾,齐与吴,疥甪【索隐】:疥甪音介尟。也。原王释齐先越。”吴王弗听,遂伐齐,败之艾陵,【索隐】:在鲁哀十一年。虏齐高、国【索隐】:国惠子、高昭子。以归。让子胥。子胥曰:“王毋喜!”王怒,子胥欲自杀,王闻而止之。越大夫种曰:“臣观吴王政骄矣,请试尝之贷粟,以卜其事。”请贷,吴王欲与,子胥谏勿与,王遂与之,越乃私喜。子胥言曰:“王不听谏,後三年吴其墟乎!”太宰嚭闻之,乃数与子胥争越议,因谗子胥曰:“伍员貌忠而实忍人,其父兄不顾,安能顾王?王前欲伐齐,员彊谏,已而有功,用是反怨王。王不备伍员,员必为乱。”与逢同共谋,谗之王。王始不从,乃使子胥於齐,闻其讬子於鲍氏,王乃大怒,曰:“伍员果欺寡人!”役反,使人赐子胥属镂剑以自杀。子胥大笑曰:“我令而父霸,【索隐】:而,汝也。父,阖庐也。我又立若,【索隐】:若亦汝也。若初欲分吴国半予我,我不受,已,今若反以谗诛我。嗟乎,嗟乎,一人固不能独立!”报使者曰:“必取吾眼置吴东门,以观越兵入也!”【索隐】:国语云吴王愠曰“孤不使大夫得见”,乃盛以鸱夷,投之于江也。於是吴任嚭政。

  居三年,句践召范蠡曰:“吴已杀子胥,导谀者众,可乎?”对曰:“未可。”

  至明年春,吴王北会诸侯於黄池,【索隐】:在哀十三年。吴国精兵从王,惟独老弱与太子留守。【索隐】:据左氏传,太子名友。句践复问范蠡,蠡曰“可矣”。乃发习流二千人,【索隐】:虞书云“流宥五刑”。按:流放之罪人,使之习战,任为卒伍,故有二千人。【正义】:谓先惯习流利战阵死者二千人也。教士四万人,【索隐】:谓常所教练之兵也。故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是也。君子六千人,【集解】:韦昭曰:“君子,王所亲近有志行者,犹吴所谓‘贤良’,齐所谓‘士’也。”虞翻曰:“言君养之如子。”索隐君子谓君所子养有恩惠者。又按:左氏“楚沈尹戌帅都君子以济师”,杜预曰“都君子谓都邑之士有复除者”。国语“王以私卒君子六千人”。诸御千人,【索隐】:诸御谓诸理事之官在军有职掌者。伐吴。吴师败,遂杀吴太子。吴告急於王,王方会诸侯於黄池,惧天下闻之,乃祕之。吴王已盟黄池,乃使人厚礼以请成越。越自度亦未能灭吴,乃与吴平。

  其後四年,越复伐吴。吴士民罢弊,轻锐尽死於齐、晋。而越大破吴,因而留围之三年,吴师败,越遂复栖吴王於姑苏之山。吴王使公孙雄【集解】:虞翻曰:“吴大夫。”肉袒膝行而前,请成越王曰:“孤臣夫差敢布腹心,异日尝得罪於会稽,夫差不敢逆命,得与君王成以归。今君王举玉趾而诛孤臣,孤臣惟命是听,意者亦欲如会稽之赦孤臣之罪乎?”句践不忍,欲许之。范蠡曰:“会稽之事,天以越赐吴,吴不取。今天以吴赐越,越其可逆天乎?且夫君王蚤朝晏罢,非为吴邪?谋之二十二年,一旦而弃之,可乎?且夫天与弗取,反受其咎。‘伐柯者其则不远’,君忘会稽之戹乎?”句践曰:“吾欲听子言,吾不忍其使者。”范蠡乃鼓进兵,曰:“王已属政於执事,【集解】:虞翻曰:“执事,蠡自谓也。”使者去,不者且得罪。”【集解】:虞翻曰:“我为子得罪。”【索隐】:虞翻注盖依国语之文,今望此文,谓使者宜速去,不且得罪於越,义亦通。吴使者泣而去。句践怜之,乃使人谓吴王曰:“吾置王甬东,君百家。”【集解】:杜预曰:“甬东,会稽句章县东海中洲也。”【索隐】:国语云“与之夫妇三百”是也。吴王谢曰:“吾老矣,不能事君王!”遂自杀。乃蔽其面,【正义】:今之面衣是其遗象也。越绝云:“吴王曰‘闻命矣!以三寸帛幎吾两目。使死者有知,吾惭见伍子胥、公孙圣;以为无知,吾耻生者’。越王则解绶以幎其目,遂伏剑而死。”幎音觅。顾野王云大巾覆也。曰:“吾无面以见子胥也!”越王乃葬吴王而诛太宰嚭。

  句践已平吴,乃以兵北渡淮,与齐、晋诸侯会於徐州,致贡於周。周元王使人赐句践胙,命为伯。句践已去,渡淮南,以淮上地与楚,【集解】:楚世家曰:“越灭吴而不能正江、淮北。楚东侵广地至泗上。”归吴所侵宋地於宋,与鲁泗东方百里。当是时,越兵横行於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索隐】:越在蛮夷,少康之後,地远国小,春秋之初未通上国,国史既微,略无世系,故纪年称为“於粤子”。据此文,句践平吴之後,周元王始命为伯,後遂僭而称王也。

  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集解】:徐广曰:“狡,一作‘郊’。”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正义】:越绝云:“九术:一曰尊天事鬼;二曰重财币以遗其君;三曰贵籴粟?以空其邦;四曰遗之好美以荧其志;五曰遗之巧匠,使起宫室高台,以尽其财,以疲其力;六曰贵其谀臣,使之易伐;七曰彊其谏臣,使之自杀;八曰邦家富而备器利;九曰坚甲利兵以承其弊。”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

  句践卒,【索隐】:纪年云:“晋出公十年十一月,於粤子句践卒,是为菼执。”子王鼫与立。【索隐】:鼫音石。与音馀。按:纪年云“於粤子句践卒,是菼执。次鹿郢立,六年卒”。乐资云“越语谓鹿郢为鼫与也”。王鼫与卒,子王不寿立。王不寿卒,【索隐】:纪年云:“不寿立十年见杀,是为盲姑。次硃句立。”子王翁立。王翁卒,【索隐】:纪年於粤子硃句三十四年灭滕,三十五年灭郯,三十七年硃句卒。子王翳立。王翳卒,子王之侯立。【索隐】:纪年云:“翳三十三年迁于吴,三十六年七月太子诸咎弑其君翳,十月粤杀诸咎。粤滑,吴人立子错枝为君。明年,大夫寺区定粤乱,立无余之。十二年,寺区弟忠弑其君莽安,次无颛立。无颛八年薨,是为菼蠋卯。”故庄子云“越人三弑其君,子搜患之,逃乎丹穴不肯出,越人薰之以艾,乘以王舆”。乐资云“号曰无颛”。盖无颛後乃次无彊也,则王之侯即无余之也。王之侯卒,子王无彊立。【索隐】:盖无颛之弟也。音其良反。

  王无彊时,越兴师北伐齐,西伐楚,与中国争彊。当楚威王之时,越北伐齐,齐威王使人说越王曰:“越不伐楚,大不王,小不伯。图越之所为不伐楚者,为不得晋也。韩、魏固不攻楚。韩之攻楚,覆其军,杀其将,则叶、阳翟危;【正义】:叶,式涉反,今许州叶县。阳翟,河南阳翟县也。二邑此时属韩,与楚犬牙交境,韩若伐楚,恐二邑为楚所危。魏亦覆其军,杀其将,则陈、上蔡不安。【正义】:陈,今陈州也。上蔡,今豫州上蔡县也。二邑此时属魏,与楚犬牙交境,魏若伐楚,恐二国为楚所危也。故二晋之事越也,【正义】:言韩、魏与楚邻,今令越合於二晋而伐楚。不至於覆军杀将,马汗之力不效。【集解】:徐广曰:“效犹见也。”所重於得晋者何也?”【正义】:从“不至”已下此是齐使者重难越王。越王曰:“所求於晋者,不至顿刃接兵,而况于攻城围邑乎?【正义】:顿刃,筑营垒也。接兵,战也。越王言韩魏之事越,犹不至顿刃接兵,而况更有攻城围邑,韩、魏始服乎?言畏秦、齐而故事越也。原魏以聚大梁之下,原齐之试兵南阳【索隐】:此南阳在齐之南界,莒之西。莒地,以聚常、郯之境,【索隐】:常,邑名,盖田文所封邑。郯,故郯国。二邑皆齐之南地。则方城之外不南,【正义】:方城山在许州叶县西南十八里。外谓许州、豫州等。言魏兵在大梁之下,楚方城之兵不得南伐越也。淮、泗之间不东,商、於、析、郦、索隐四邑并属南阳,楚之西南也。【正义】:郦音掷。括地志云:“商洛县则古商国城也。荆州图副云‘邓州内乡县东七里於村,即於中地也’。”括地志又云:“邓州内乡县楚邑也。故郦县在邓州新城县西北三十里。”按:商、於、析、郦在商、邓二州界,县邑也。宗胡之地,【集解】:徐广曰:“胡国,今之汝阴。”【索隐】:宗胡,邑名。胡姓之宗,因以名邑。杜预云“汝阴县北有故胡城”是。夏路以左,【集解】:徐广曰:“盖谓江夏之夏。”【索隐】:徐氏以为江夏,非也。刘氏云“楚適诸夏,路出方城,人向北行,以西为左,故云夏路以左”,其意为得也。【正义】:括地志云:“故长城在邓州内乡县东七十五里,南入穰县,北连翼望山,无土之处累石为固。楚襄王控霸南土,争强中国,多筑列城於北方,以適华夏,号为方城。”按:此说刘氏为得,云邑徒众少,不足备秦峣、武二关之道也。不足以备秦,江南、泗上不足以待越矣。【正义】:江南,洪、饶等州,春秋时为楚东境也。泗上,徐州,春秋时楚北境也。二境并与越邻,言不足当伐越。则齐、秦、韩、魏得志於楚也,是二晋不战分地,不耕而穫之。不此之为,而顿刃於河山之间以为齐秦用,所待者如此其失计,柰何其以此王也!”齐使者曰:“幸也越之不亡也!吾不贵其用智之如目,见豪毛而不见其睫也。今王知晋之失计,而不自知越之过,是目论也。【索隐】:言越王知晋之失,不自觉越之过,犹人眼能见豪毛而自不见其睫,故谓之“目论”也。王所待於晋者,非有马汗之力也,又非可与合军连和也,将待之以分楚众也。今楚众已分,何待於晋?”越王曰:“柰何?”曰:“楚三大夫张九军,北围曲沃、於中,【集解】:徐广曰:“一作‘北面曲沃’。”【正义】:括地志云:“曲沃故城在陕县西三十二里。於中在邓州内乡县东七里。”尔时曲沃属魏,於中属秦,二地相近,故楚围之。以至无假之关者【集解】:徐广曰:“无,一作‘西’。”三千七百里,【正义】:按:无假之关当在江南长沙之西北也。言从曲沃、於中西至汉中、巴、巫、黔中千馀里,皆备秦、晋也。景翠之军北聚鲁、齐、南阳,分有大此者乎?【正义】:鲁,兗州也。齐,密州莒县邑南至泗上也。南阳,邓州也,时属韩也。言楚又备此三国也,分散有大此者乎?且王之所求者,斗晋楚也;晋楚不斗,越兵不起,是知二五而不知十也。此时不攻楚,臣以是知越大不王,小不伯。复雠、庞、【集解】:徐广曰:“一作‘宠’。”长沙,【索隐】:刘氏云“复者发语之声”,非也。言发语声者,文势然也,则是脱“况”字耳。雠当作“焠”,焠,邑名,字讹耳。则焠、庞、长沙是三邑也。下云“竟泽陵”,当为“竟陵泽”。言竟陵之山泽出材木,故楚有七泽,盖其一也。合上文为四邑也。【正义】:复,扶富反。楚之粟也;竟泽陵,楚之材也。越窥兵通无假之关,【集解】:徐广曰:“无,一作‘西’。”此四邑者不上贡事於郢矣。【正义】:言今越北欲斗晋楚,南复雠敌楚之四邑,庞、长沙、竟陵泽也。庞、长沙出粟之地,竟陵泽出材木之地,此邑近长沙潭、衡之境,越若窥兵西通无假之关,则四邑不得北上贡於楚之郢都矣。战国时永、郴、衡、潭、岳、鄂、江、洪、饶并是东南境,属楚也。袁、吉、虔、抚、歙、宣并越西境,属越也。臣闻之,图王不王,其敝可以伯。然而不伯者,王道失也。故原大王之转攻楚也。”

  於是越遂释齐而伐楚。楚威王兴兵而伐之,大败越,杀王无彊,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於徐州。【集解】:徐广曰:“周显王之四十六年。”【索隐】:按:纪年粤子无颛薨後十年,楚伐徐州,无楚败越杀无彊之语,是无彊为无颛之後,纪年不得录也。而越以此散,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於江南海上,【正义】:今台州临海县是也。服朝於楚。

  後七世,至闽君摇,佐诸侯平秦。汉高帝复以摇为越王,以奉越後。东越,闽君,皆其後也。

  范蠡【集解】:太史公素王妙论曰:“蠡本南阳人。”列仙传云:“蠡,徐人。”【正义】:吴越春秋云:“蠡字少伯,乃楚宛三户人也。”越绝云:“在越为范蠡,在齐为鸱夷子皮,在陶为硃公。”又云:“居楚曰范伯。谓大夫种曰:‘三王则三皇之苗裔也,五伯乃五帝之末世也。天运历纪,千岁一至,黄帝之元,执辰破巳,霸王之气,见於地户。伍子胥以是挟弓矢干吴王。’於是要大夫种入吴。此时冯同相与共戒之:‘伍子胥在,自馀不能关其词。’蠡曰:‘吴越之邦同风共俗,地户之位非吴则越。彼为彼,我为我。’乃入越,越王常与言,尽日方去。”事越王句践,既苦身戮力,与句践深谋二十馀年,竟灭吴,报会稽之耻,北渡兵於淮以临齐、晋,号令中国,以尊周室,句践以霸,而范蠡称上将军。还反国,范蠡以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句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与处安,为书辞句践曰:“臣闻主忧臣劳,主辱臣死。昔者君王辱於会稽,所以不死,为此事也。今既以雪耻,臣请从会稽之诛。”句践曰:“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不然,将加诛于子。”范蠡曰:“君行令,臣行意。”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於是句践表会稽山以为范蠡奉邑。【索隐】:国语云“乃环会稽三百里以为范蠡之地”。奉音扶用反。

  范蠡浮海出齐,变姓名,自谓鸱夷子皮,【索隐】:范蠡自谓也。盖以吴王杀子胥而盛以鸱夷,今蠡自以有罪,故为号也。韦昭曰“鸱夷,革囊也”。或曰生牛皮也。耕于海畔,苦身戮力,父子治产。居无几何,致产数十万。齐人闻其贤,以为相。范蠡喟然叹曰:“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乃归相印,尽散其财,以分与知友乡党,而怀其重宝,间行以去,止于陶,【集解】:徐广曰:“今之济阴定陶。”【正义】:括地志云:“陶山在济州平阴县东三十五里。”止此山之阳也,今山南五里犹有硃公冢。以为此天下之中,交易有无之路通,为生可以致富矣。於是自谓陶硃公。复约要父子耕畜,废居,候时转物,逐什一之利。居无何,则致赀累巨万。【集解】:徐广曰:“万万也。”天下称陶硃公。

  硃公居陶,生少子。少子及壮,而硃公中男杀人,囚於楚。硃公曰:“杀人而死,职也。然吾闻千金之子不死於市。”告其少子往视之。乃装黄金千溢,置褐器中,载以一牛车。且遣其少子,硃公长男固请欲行,硃公不听。长男曰:“家有长子曰家督,今弟有罪,大人不遣,乃遗少弟,是吾不肖。”欲自杀。其母为言曰:“今遣少子,未必能生中子也,而先空亡长男,柰何?”硃公不得已而遣长子,为一封书遗故所善庄生。【索隐】:据其时代,非庄周也。然验其行事,非子休而谁能信任於楚王乎?【正义】:年表云周元王四年越灭吴范蠡遂去齐,归定陶,後遗庄生金。庄周与魏惠王、齐宣王同时,从周元王四年至齐宣王元年一百三十年,此庄生非庄子。曰:“至则进千金于庄生所,听其所为,慎无与争事。”长男既行,亦自私赍数百金。

  至楚,庄生家负郭,披藜藋到门,居甚贫。然长男发书进千金,如其父言。庄生曰:“可疾去矣,慎毋留!即弟出,勿问所以然。”长男既去,不过庄生而私留,以其私赍献遗楚国贵人用事者。

  庄生虽居穷阎,然以廉直闻於国,自楚王以下皆师尊之。及硃公进金,非有意受也,欲以成事後复归之以为信耳。故金至,谓其妇曰:“此硃公之金。有如病不宿诫,後复归,勿动。”而硃公长男不知其意,以为殊无短长也。

  庄生间时入见楚王,言“某星宿某,此则害於楚”。楚王素信庄生,曰:“今为柰何?”庄生曰:“独以德为可以除之。”楚王曰:“生休矣,寡人将行之。”王乃使使者封三钱之府。【集解】:国语曰:“周景王时将铸大钱。”贾逵说云:“虞、夏、商、周金币三等,或赤,或白,或黄。黄为上币,铜铁为下币。”韦昭曰:“钱者,金币之名,所以贸买物,通财用也。”单穆公云:“古者有母权子,子权母而行,然则三品之来,古而然矣。”骃谓楚之三钱,贾韦之说近之。楚贵人惊告硃公长男曰:“王且赦。”曰:“何以也?”曰:“每王且赦,常封三钱之府。昨暮王使使封之。”【集解】:或曰:“王且赦,常封三钱之府”者,钱币至重,虑人或逆知有赦,盗窃之,所以封钱府,备盗窃也。汉灵帝时,河内张成能候风角,知将有赦,教子杀人,捕得七日赦出,此其类也。硃公长男以为赦,弟固当出也,重千金虚弃庄生,无所为也,乃复见庄生。庄生惊曰:“若不去邪?”长男曰:“固未也。初为事弟,弟今议自赦,故辞生去。”庄生知其意欲复得其金,曰:“若自入室取金。”长男即自入室取金持去,独自欢幸。

  庄生羞为兒子所卖,乃入见楚王曰:“臣前言某星事,王言欲以修德报之。今臣出,道路皆言陶之富人硃公之子杀人囚楚,其家多持金钱赂王左右,故王非能恤楚国而赦,乃以硃公子故也。”楚王大怒曰:“寡人虽不德耳,柰何以硃公之子故而施惠乎!”令论杀硃公子,明日遂下赦令。硃公长男竟持其弟丧归。

  至,其母及邑人尽哀之,唯硃公独笑,曰:“吾固知必杀其弟也!彼非不爱其弟,顾有所不能忍者也。是少与我俱,见苦,为生难,故重弃财。至如少弟者,生而见我富,乘坚驱良逐狡兔,【集解】:徐广曰:“狡,一作‘郊’。”岂知财所从来,故轻弃之,非所惜吝。前日吾所为欲遣少子,固为其能弃财故也。而长者不能,故卒以杀其弟,事之理也,无足悲者。吾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也。”

  故范蠡三徙,成名於天下,非苟去而已,所止必成名。卒老死于陶,故世传曰陶硃公。【集解】:张华曰:“陶硃公冢在南郡华容县西,树碑云是越之范蠡也。”【正义】:盛弘之荆州记云:“荆州华容县西有陶硃公冢,树碑云是越范蠡。范蠡本宛三户人,与文种俱入越,吴亡後,自適齐而终。陶硃公登仙,未闻葬此所由。”括地志云陶硃公冢也。又云:“济州平阴县东三十里陶山南五里有陶公冢。并止於陶山之阳。”按:葬处有二,未详其处。

  太史公曰:禹之功大矣,渐九川,【集解】:徐广曰:“渐者亦引进通导之意也,字或宜然。”定九州,至于今诸夏艾安。及苗裔句践,苦身焦思,终灭彊吴,北观兵中国,以尊周室,号称霸王。【集解】:徐广曰:“一作‘主’。”句践可不谓贤哉!盖有禹之遗烈焉。范蠡三迁皆有荣名,名垂後世。臣主若此,欲毋显得乎!

  【索隐述赞】越祖少康,至于允常。其子始霸,与吴争彊。槜李之役,阖闾见伤。会稽之耻,句践欲当。种诱以利,蠡悉其良。折节下士,致胆思尝。卒复雠寇,遂殄大邦。後不量力,灭於无彊。

查看目录 >> 《三家注史记》


国学迷 曾国藩:人生的腾飞竟源于小偷的激励! 揭秘:古代唯一实行一夫一妻的竟是商朝? 揭秘清代医神叶天士:不仅治病,还治穷 晚清重臣李鸿章失势慈禧为何坚持启用他? 揭秘: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为何仍逍遥法外? 张邦昌因为当过皇帝而被赐死? 戊戌变法慈禧光绪决裂:不能让皇帝抓军权 皇宫里的女太监是怎样炼成的?惨不忍睹 揭秘明朝皇帝的特殊癖好:为何喜欢打文人的屁股 曹操临死前为什么不杀司马懿 却杀死杨修? 宋高宗赵构是谁的儿子?宋高宗的父亲是谁 武林是何时诞生的?揭秘宋代江湖武林的波澜兴起 揭秘:唐朝名将王玄策是如何灭了全印度? 竟有这种帝王:40年不近女色4次舍皇权出家为僧 最苦命的皇帝在冷宫出生六岁才见到父亲 贞观盛世 李世民下诏贪污450元就判死刑! 爱国诗人陆游能活到85岁高龄是因为常练气功? 三国名士庞统之墓 竟被盗墓贼盯上了! 两千多年前的木乃伊出土后仍是一头黑发? “刑不上大夫”或另有解释:不因大夫之尊免刑罚 中原一点红是为了谁从冷血杀手变成多情剑客 云冈石窟的主要建筑:云冈石窟里有哪些分窟? 秦穆公使贾人载盐故事 秦穆公谓伯乐思想解密 揭秘: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背后真相是什么 解密:北宋开国元勋石守信为啥成为黑心财迷? 中国神话中的火神是谁 火神真的是祝融吗 揭秘成吉思汗一生中最成功的一次军事突袭 大师梅兰芳与名坤伶刘喜奎之间的情感之谜 咸丰皇帝是怎样的皇帝?为何说咸丰特别好色 大唐安乐公主竟然比杨贵妃更美 却比武则天更毒辣 东林党是毁灭明朝的第一元凶:首鼠两端拥立福王 清朝的建立者是谁? 清朝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台湾解密档案证实:周佛海是汪伪政权中重要卧底 景颇族饮食 景颇族手抓饭有何独特之处 考古新发现:4000年前的大禹治水只是传说 第二套人民币中的贰角纸币真有升值空间? 拓跋弘有几个老婆 北魏献文帝拓跋弘的老婆都是谁 他单骑生擒王彦章 万军中竟然杀了一百多人 中国最厉害的荡妇:传闻得仙人传授采补术 平阳公主竟是史上唯一一位以军礼下葬的公主? 军营里有这样一首千古奇曲 竟然胜似鸦片 梁武帝为什么能活到80岁?禁欲念佛 庞涓如何虐孙膑?孙膑如何装疯卖傻保全自己 扑天雕李应的武器是什么?扑天雕李应厉害吗 历史上真实的刘备:他到底有多强 ? 当太监们干不动活时 他们去了哪里? 豫湘桂会战的定义: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抗战的走势 新加坡民航局启动失联客机搜救 空军海军待命 野史趣闻:汉桓帝当朝戏弄文物百官 蜀汉的文盲将军王平 掌控王牌之师击退10万曹军 别出心裁:唐玄宗为何破例设三位宰相? 明末第一美女陈圆圆曾被这个男人拒之门外 扬州白塔“身世之谜” 造白塔的是江春还是马德昌 盗墓奇闻:他把十三陵挖了却没有挖德陵 德国科学家语出惊人:唐朝衰落是因为干旱 美媒:中国将建3艘航母 下一代战机令美压力剧增 崇祯没钱太任性活该吊死!死前才懂得白活了 中国古代社会保障解析:北魏强迫富人援助穷人 刘子业是怎么死的?刘子业的结局是自找的吗 陈宫为何宁投靠反复小人吕布也要背叛曹操 谍影重重:曹雪芹祖父竟曾做康熙卧底 三十六计故事全集:第十六计欲擒故纵 颐和园的历史沿袭:颐和园是如何被破坏与重建? 惊呆!改朝换代不流血是如何做到的 中国人口从6000万降到2100万竟因这个最愚蠢皇帝 宋仁宗因谏官一句话 将进献的美女全部遣散出宫 萨尔浒之战的背景 萨尔浒之战是怎么爆发的? 日本为何抗美援朝后彻底不敢“支那”称呼中国! 小李广花荣死因是什么 历史揭秘:罗成PK宇文成都谁更强? 揭秘秦文公是如何让秦国成为一方诸侯的? 因为太冷要取暖?唐玄宗为何独爱胖女人杨贵妃 中国远古先祖竟是第一批外星人吗? 惊天骗局 胡仙真简介 史上著名的色狼皇后胡仙真生平 乾隆继位不但被康熙看中且唯一的对手被雍正下套 揭开唐宋八大家真面目:竟个个都是好色之徒! 揭秘:廖化在关羽落魄是来投为何还被拒绝? 揭秘太平天国:洪秀全史上最腐败的落第秀才! 生性猜忌的汉高祖刘邦为何对张良信任有加? 西藏古象雄文明之谜:如今身在何方 卫子夫传奇的一生 从出生歌姬到晋升皇后再到自杀! 黄继光历史上到底是怎样的?还原真实的黄继光 卫子夫如愿以偿做了皇后 为何还不放过这美人 揭秘皇后梁猛女:史上唯一真正精通采阴术的皇后 平原君的“数千门客”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睿智之君汉献帝的悲剧:没有曹操也就没有他 相传宋仁宗曾创"谒禁"制度:为抑制官场请托之风 徐庶离开刘备投靠曹操的真相是什么 秦三世子婴有何人生经历?秦三世子婴怎么死的 治理黄河栗毓美:被后人拜为“河神”的清代名臣 历史上唐玄宗私生活:睡极品老婆不停搞选美 未解之谜:罗布沙漠的神秘千棺坟 民国暗杀王王亚樵杀人无数 最后却死于“约炮” 揭秘中国历史上最早的通缉令出现在先秦时 李纯是唐朝最好的三个皇帝之一为何终生不立皇后 汉奸梁鸿志大谈中日友好 坐牢还带着小老婆 宋朝也有租房一族 帝王将相都曾亲自上阵做包租公 南宋大臣陆秀夫是怎样的人 历史如何评价陆秀夫 史上最抠门的皇帝:一碗面片汤舍不得吃 为什么齐景公离不开佞臣梁丘据?忠臣佞臣都用 古文雅正十四卷 龍莊遺書 冬暄草堂遺詩二卷 紀氏嘉言四卷 北山小集四十卷 通商約章類纂三十五卷 鄭氏瘄科保赤金丹四卷 策學淵萃四十六卷目錄二卷 地學淺釋三十八卷 詩經□□卷 皕忍堂模刻開成石壁十二經 周易舊注十二卷 夢月巖詩集二十卷 傳中錄 曲阜顔氏家藏尺牘不分卷 紅蕉詞一卷 大戴禮記十三卷 偉堂筆記一卷 山西鄉試朱卷 青要山房詩選十二卷 世說新語六卷 布匿第二次戰紀五卷 隋書八十五卷 河汾諸老詩集八卷 [嘉慶]介休縣志十四卷 漱石軒詩鈔 一朵山房詩集十八卷 [乾隆]雅州府志十六卷 秋審成案不分卷 瘗鶴銘考一卷 反挑眼 中晚唐詩主客圖二卷 立體形學課本四篇 明李文正公年譜七卷 說文染指二編 陸密庵文集二十卷詩集十二卷錄餘二卷 籜仙詞稿五卷 羣經識小八卷 忠雅堂評選四六法海八卷 陶齋吉金續錄二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道光]河曲縣志四卷 白虎通疏證十二卷 兵船汽機六卷附一卷 浙西水利備考不分卷 抱犢山房集六卷 金石萃編一百六十卷 欽定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 虛受堂書劄二卷 唐百家詩 黍薌詞 變法奏議叢鈔 新選時文備格 高石齊經世邇言二卷 續泉匯首集一卷元集三卷享集三卷利集三卷貞集五卷補遺二卷 南槎吟草 藻川堂詩集選六卷 甲辰考察日本商務日記一卷 清異錄二卷 俞氏續修家譜不分卷 龍虎經註_尹太鉉注.djvu 古學記問錄一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二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三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四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五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六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七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八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九_吳蔚文撰.djvu 古學記問錄十_吳蔚文撰.djvu 餘年閒話一_葉良儀撰.djvu 餘年閒話二_葉良儀撰.djvu 餘年閒話三_葉良儀撰.djvu 餘年閒話四_葉良儀撰.djvu 娜如山房說尤一_王灝撰.djvu 娜如山房說尤二_王灝撰.djvu 高奇往事一_何鏜輯.djvu 高奇往事二_何鏜輯.djvu 高奇往事三_何鏜輯.djvu 高奇往事四_何鏜輯.djvu 高奇往事五_何鏜輯.djvu 高奇往事六_何鏜輯.djvu 海涵書鈔一_李大誥輯.djvu 續同書一_福申輯.djvu 續同書二_福申輯.djvu 續同書三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四_福申輯.djvu 續同書五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六_福申輯.djvu 續同書七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八_福申輯.djvu 續同書九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十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十一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十二_福申輯.djvu 續同書十三_福申輯.djvu 五茸志逸隨筆一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二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三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四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五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六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七_吳履震撰.djvu 五茸志逸隨筆八_吳履震撰.djvu 說夢_吳履震撰.djvu 買愁集一_錢尚濠輯.djvu 買愁集二_錢尚濠輯.djvu 買愁集三_錢尚濠輯.djvu 買愁集四_錢尚濠輯.djvu 青煙錄一_王訢撰.djvu 青煙錄二_王訢撰.djvu 青煙錄三_王訢撰.djvu 青煙錄四_王訢撰.djvu 百十二家墨錄題詞一_邱學敏撰.djvu 百十二家墨錄題詞二_邱學敏撰.djvu 布經要覽_佚名撰.djvu 貓苑一_黃漢輯.djvu 貓苑二_黃漢輯.djvu 蠕範一_李元撰.djvu 蠕範二_李元撰.djvu 蠕範三_李元撰.djvu 蠕範四_李元撰.djvu 蠕範五_李元撰.djvu 促織經_小廠撰.djvu 騷筏_賀貽孫撰.djvu 楚辭新註求確一_胡濬源撰.djvu 楚辭新註求確二_胡濬源撰.djvu 楚辭新註求確三_胡濬源撰.djvu 楚辭新註求確四_胡濬源撰.djvu 屈子正音_方績撰.djvu 屈宋方言攷_李翹撰.djvu 楚辭葉韻攷一_徐天璋撰.djvu 楚辭葉韻攷二_徐天璋撰.djvu 最樂堂文集一_喬光烈撰.djvu 最樂堂文集二_喬光烈撰.djvu 最樂堂文集三_喬光烈撰.djvu 最樂堂文集四_喬光烈撰.djvu 最樂堂文集五_喬光烈撰.djvu 最樂堂文集六_喬光烈撰.djvu 樂賢堂詩鈔一_德保撰.djvu 樂賢堂詩鈔二_德保撰.djvu 樂賢堂詩鈔三_德保撰.djvu 邈雲草一_楊鸞撰.djvu 邈雲草二_楊鸞撰.djvu 邈雲草三_楊鸞撰.djvu 邈雲草四_楊鸞撰.djvu 悼亡詩選夢閣詞抄_楊鸞撰.djvu 邈雲樓文集一_楊鸞撰.djvu 邈雲樓文集二_楊鸞撰.djvu 邈雲樓文集三_楊鸞撰.djvu 邈雲樓文集四_楊鸞撰.djvu 舊雨草堂詩一_董元度撰.djvu 舊雨草堂詩二_董元度撰.djvu 舊雨草堂詩三_董元度撰.djvu 舊雨草堂詩四_董元度撰.djvu 吞松閣集一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二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三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四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五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六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七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八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九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一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二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三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四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五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六_鄭虎文撰.djvu 吞松閣集十七_鄭虎文撰.djvu 鳴春小草一_錢維城撰.djvu 鳴春小草二_錢維城撰.djvu 鳴春小草三_錢維城撰.djvu 茶山詩鈔一_錢維城撰.djvu 茶山詩鈔二_錢維城撰.djvu 茶山詩鈔三_錢維城撰.djvu 茶山詩鈔四_錢維城撰.djvu 哀痛诏 哀骀它 哀鸿 响屧廊 响遏行云 哭城 哭堇 哭寝门 哭征西 哭昭陵 哭真长 哭秦庭 哭穷途 哭穿市 哭香囊 唐举相 唐明皇游广寒 唐突西施 唐衢痛哭 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唱一杯 唱大风 唱百年歌 唾壶击缺 唾手燕云 唾盘成鲤 唾金 商人露宿 商化芝兰 商君阡陌 商女歌 商弦 商歌 商瞿有庆迟 商羊舞 商鞅徙木 啖名 啖蔗 啖螯讥尔雅 啖鱁鮧 啜菽饮水 啬神养和 啮臂盟 啮被 啸父忆鱼 啸阮 啼螀 啼血 善卷自得 善才 善饭与遗矢 喙长三尺 喷玉 喷饭 喻蜀 嗜痂 嗜酒遗事 嘉石耻 嘉禾 嘲宰予 嘲尚白 噀酒灭火 噬指弃薪 噬脐 嚼齿穿龈 囊沙 囊药未陈 囚首丧面 四代三公 四子讲习 四方之志 四时甲子雨 四殆之叹 四海之内皆兄弟 四目两口 四知 四豪 四郊多垒 四面吴歌 回日画眉看 回曲奇勋 回波词 回身县尉 回雪 回颿槌 回黄转绿 因树为屋 团扇草书 团扇郎 园客丝 困于无津 围棋赌墅 固穷 固陵献计 国多狗 国桢 国没成湖 国狗之瘈 国玺危皇后 国色天香 国钧 图南 图反之诮 圆凿方枘 土木形骸 土骨堆 土龙 圣人无常师 在所自处 圯下拾履 地下修文 地埋忧 地崩山摧 地用莫如马 坎井之蛙 坏裳为袴 坏陂复陂 坐上客恒满,樽中酒不空 坐中颜回 坐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