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五十二(唐书) 列传四

卷五十二(唐书) 列传四

  李嗣昭,字益光,武皇母弟代州刺史克柔之假子也。小字进通,不知族姓所出。(《欧阳史》云:本姓韩氏,汾州大谷县民家子。)少事克柔,颇谨愿,虽形貌眇小,而精悍有胆略,沉毅不群。初嗜酒好乐,武皇微伸儆戒,乃终身不饮。少从征伐,精练军机。乾宁初,王珂、王珙争帅河中,珙引陕州之军攻珂,珂求救于武皇,乃令嗣昭将兵援之,败珙军于猗氏,获贼将李璠等。四年,改衙内都将,复援河中,败汴军于胡壁堡,擒汴将滑礼,以功加检校仆射。及王珂请婚武皇,武皇以女妻之;珂赴礼于太原,以嗣昭权典河中留后事。

  李罕之袭我潞州也,嗣昭率师攻潞州,与汴将丁会战于含口,俘获三千,执其将蔡延恭;代李君庆为蕃汉马步行营都将,进攻潞州,遣李存质、李嗣本以兵扼天井关。汴将泽州刺史刘屺弃城而遁,乃以李存璋为刺史。梁祖闻嗣昭之师大至,召葛从周谓曰:“并人若在高平,当围而取之,先须野战,勿以潞州为敌。”及闻嗣昭军韩店,梁祖曰:“进通扼八议路,此贼决与我斗,公等临事制机,勿落奸便。”贺德伦闭壁不出,嗣昭日以铁骑环城,汴人不敢刍牧,援路断绝。八月,德伦、张归厚弃城遁去,我复取潞州。

  光化三年,汴人攻沧州,刘仁恭求救,遣嗣昭出师邢、己以应之。嗣昭遇汴军于沙河,击败之,获其将胡礼。进攻洺州,下之,获其郡将朱绍宗。九月,梁祖自率军三万至临洺,葛从周设伏于青山口。嗣昭闻梁祖至,敛军而退,从周伏兵发,为其所败,偏将王郃郎、杨师悦等被擒。十月,汴人大寇镇、定,王郜告急于武皇,乃遣嗣昭出师,下太行,击怀、孟。汴将侯信守河阳,不意嗣昭之师至,既无守备,驱市人登城;嗣昭攻其北门,破其外垣,俄而汴将阎宝救军至,乃退。

  天复元年,河中王珂为汴人所掳,河中晋、绛诸郡皆陷。四月,汾州刺史李瑭谋叛,纳款于汴;嗣昭讨之,三日而拔,斩瑭。是月,汴人初得蒲、绛,乃大举诸道之师来逼太原。汴将葛从周陷承天军,氏叔琮营洞涡驿。太原四面,汴军云合,武皇忧迫,计无从出。嗣昭朝夕选精骑分出诸门,排击汴营,左俘右斩,或燔或击,汴军疲于奔命;又属霖雨,军多足肿腹疾,粮运不继。五月,氏叔琮引退,嗣昭以精骑追之,汴军委弃辎重兵仗万计。六月,嗣昭出师阴地,攻慈、隰,降其刺史唐礼、张瑰。是时,天子在凤翔,汴人攻围,有密诏征兵。十一月,嗣昭出师晋、绛,屯吉上堡,遇汴将王友通于平阳,一战擒之。

  明年正月,嗣昭进兵蒲县。十八日,汴将朱友宁、氏叔琮将兵十万来拒。二十八日,梁祖自率大军至平阳,嗣昭之师大恐。三月十一日,有白虹贯周德威之营,候者云不利,宜班师。翼日,氏叔琮犯德威之营,汴军十余万列阵四合,德威、嗣昭血战解之,乃保军而退,汴军因乘之。时诸将溃散,无复部伍,德威引骑军循西山而遁,朱友宁乘胜陷慈、隰、汾等州。武皇闻其败也,遣李存信率牙兵至清源应接,复为汴军所击。汴军营于晋祠,嗣昭、德威收合余众,登城拒守;汴人治攻具于西北隅,四面营栅相望。时镇州、河中皆为梁有,孤城无援,师旅败亡。武皇昼夜登城,忧不遑食,召诸将欲出保云州,嗣昭曰:“王勿为此谋,儿等苟存,必能城守。”李存信曰:“事势危急,不如且入北蕃,别图进取。朱温兵师百万,天下无敌,关东、河北受他指挥,今独守危城,兵亡地蹙,傥彼筑室反耕,环堑深固,则亡无日矣!”武皇将从之,嗣昭亟争不可,犹豫未决,赖刘太妃极言于内,武后且止。数日,亡散之众复集。嗣昭昼夜分兵四出,斩将搴旗,汴军保守不暇。二十一日,朱友宁烧营退去,嗣昭追击,复收汾、慈、隰等州。五月,云州都将王敬晖据城叛,振武石善友亦为部将契苾让所逐,嗣昭皆讨平之。

  天祐三年,汴人攻沧、景,刘仁恭遣使求援。十一月,嗣昭合燕军三万进攻潞州,降丁会,武皇乃以嗣昭为昭义节度使。始嗣昭未到之前,上党有占者,见一人家舍上常有气如车盖,视之,但一贫媪而已。占者谓媪:“有子乎?”曰:“有,见为军士,出戍于外。”占者心异之,以为其子将来有土地之兆也。未几,丁会既降,嗣昭领兵入潞,以媪家四面空缺,乃驻于是舍。丁会既归太原,武皇遣使命嗣昭为帅,乃自媪舍而入理所,其气寻息,闻者异之。

  四年六月,汴将李思安将兵十万攻潞州,乃筑夹城,深沟高垒,内外重复,飞走路绝。嗣昭抚循士众,登城拒守,梁祖驰书说诱百端,嗣昭焚其伪诏,斩其使者,城中固守经年,军民乏绝,含盐炭自生,以济贫民。嗣昭尝享诸将,登城张乐,贼矢中足,嗣昭密拔之,坐客不之觉,酣饮如故,以安众心。五年五月,庄宗败汴军,破夹城。嗣昭知武皇弃世,哀恸几绝。时大兵攻围历年,城中士民饥死大半,廛里萧条。嗣昭缓法宽租,劝农务穑,一二年间,军城完集,三面邻于敌境,寇钞纵横,设法枝梧,边鄙不耸。

  胡柳之战,周德威战没,师无行列,至晚方集。汴人四五万登无石山,我军惧形于色。或请收军保营,诘旦复战。嗣昭曰:“贼无营垒,去临濮地远,日已晡晚,皆有归心,但以精骑逗挠,无令返旆,晡后追击,破之必矣。我若收军拔寨,贼人入临濮,俟彼整齐复来,即胜负水决。”庄宗曰:“非兄言,几败吾事!”军校王建及又陈方略,嗣昭与建及分兵于土山南北为掎角,汴军惧,下山,因纵军击之,俘斩三万级,由是庄宗之军复振。

  十六年,嗣昭代周德威权幽州军府事。九月,以李绍宏代,嗣昭出蓟门,百姓号泣请留,截鞍惜别,嗣昭夜遁而归。十七年六月,嗣昭自德胜归藩,庄宗帐饯于戚城。庄宗酒酣,泣而言曰:“河朔生灵,十年馈挽,引领鹤望,俟破汴军。今兵赋不充,寇孽犹在,坐食军赋,有愧蒸民。”嗣昭曰:“臣忝急难之地,每一念此,寝不安席。大王且持重谨守,惠养士民。臣归本藩,简料兵赋,岁末春首,即举众复来。”庄宗离席拜送,如家人礼。是月,汴将刘鄩攻同州,朱友谦告急,嗣昭与李存审援之。九月,破汴军于冯翊,乃班师。

  十九年,庄守亲征张文礼于镇州。冬,契丹三十万奄至,嗣昭从庄宗击之,敌骑围之数十重,良久不解。嗣昭号泣赴之,引三百骑横击重围,驰突出没者数十合,契丹退,翼庄宗而还。是时,阎宝为镇人所败,退保赵州,庄宗命嗣昭代宝攻真定。七月二十四日,王处球之兵出自九门,嗣昭设伏于故营,贼至,伏发,击之殆尽;余三人匿于墙墟间,嗣昭环马而射之,为贼矢中脑,嗣昭箙中矢尽,拔贼矢于脑射贼,一发而殪之。嗣昭日暮还营,所伤血流不止,是夜卒。

  嗣昭节制泽、潞,官自司徒、太保至侍中、中书令。庄宗即位,赠太师、陇西郡王。长兴中,诏配飨庄宗庙庭。

  嗣昭有子七人,长曰继俦,泽州刺史;次继韬、继忠、继能、继袭、继远,皆夫人杨氏所生。杨氏治家善积聚,设法贩鬻,致家财百万。

  继韬,小字留得,少骄狯无赖。嗣昭既卒,庄宗诏诸子扶丧归太原襄事,诸子违诏,以父牙兵数千拥丧归潞。庄宗令李存渥驰骑追谕,兄弟俱忿,欲害存渥,存渥遁而获免。继韬兄继俦,嗣昭长嫡也。当袭父爵,然柔而不武。方在苫庐,继韬诈令三军劫己为留后,囚继俦于别室,以事奏闻。庄宗不得已,命为安义军兵马留后。时军前粮饷不充,租庸计度请潞州转米五万贮于相州;继韬辞以经费不足,请转三万。有幕客魏琢、牙将申蒙者,因入奏公事,每摭阴事报继韬云:“朝廷无人,终为河南吞噬,止迟速间耳。”由是阴谋叛计。内官张居翰时为昭义监军,庄宗将即位,诏赴邺都。潞州节度判官任圜时在镇州,亦奉诏赴邺。魏琢、申蒙谓继韬曰:“国家急召此二人,情可知矣。”弟继远,年十五六,谓继韬曰:“兄有家财百万,仓储十年,宜自为谋,莫受人所制。”继韬曰:“定哥以为何如?”曰:“申蒙之言是也。河北不胜河南,不如与大梁通盟,国家方事之殷,焉能讨我?无如此算。”乃令继远将百余骑诈云于晋、绛擒生,遂至汴。梁主见之喜,因令董璋将兵应接,营于潞州之南,加继韬同平章事,改昭义军为匡义军。继韬令其爱子二人入质于汴。

  及庄宗平河南,继韬惶恐,计无所出,将脱身于契丹;会有诏赦之,乃赍银数十万两,随其母杨氏诣阙,冀以赂免。将行,其弟继远曰;“兄往与不往,利害一也。以反为名,何面更见天下!不如深沟峻壁,坐食积粟,尚可苟延岁月,往则亡无日矣。”或曰:“君先世有大功于国,主上季父也,宏农夫人无恙,保获万全。”及继韬至,厚赂宦官、伶人,言事者翕然称:“留后本无恶意,奸人惑之故也。嗣昭亲贤,不可无嗣。”杨夫人亦于宫中哀祈刘皇后,后每于庄宗前泣言先人之功,以动圣情,由是原之。在京月余,屡从畋游,宠待如故。李存渥深诃诋之,继韬心不自安,复赂伶阉,求归本镇,庄宗不听。继韬潜令纪纲书谕继远,欲军城更变,望天子遣己安抚。事泄,斩于天津桥南。二子龆年质于汴,庄宗收城得之,抚其背曰:“尔幼如是,犹如能佐父造反,长复何为!”至是亦诛。乃遣使往潞州斩继远,函首赴阙,命继俦权知军州事,继达充军城巡检。

  未几,诏继俦赴阙。时继俦以继韬所畜婢仆玩好之类悉为己有,每日料选算校,不时上路。继达怒谓人曰:“吾仲兄被罪,父子诛死,大兄不仁,略无动怀,而便烝淫妻妾,诘责货财,惭耻见人,生不如死!”继达服縗麻,引数百骑坐于戟门,呼曰:“为我反乎!”即令人斩继俦首,投于戟门之内。副使李继珂闻其乱也,募市人千余攻于城门。继达登城楼,知事不济,启子城东门,至其第,尽杀其孥,得百余骑,出潞城门,将奔契丹。行不十里,麾下奔溃,自刭于路隅。

  天成初,继能为相州刺史,母杨氏卒于太原,继能、继袭奔丧行服。继能笞掠母主藏婢,责金银数,因笞至死。家人告变,言聚甲为乱,继能、继袭皆伏诛。嗣昭诸子自相屠害,几于溘尽,惟继忠一人仅保其首领焉。

  裴约,潞州之旧将也。初事李嗣昭为亲信,及继韬之叛,约方戍泽州,因召民泣而谕之曰:“余事故使,已余二纪,每见分财享士,志在平雠,不幸薨殁。今郎君父丧未葬,即背君亲,余可倳刃自杀,不能送死与人。”众皆感泣。继而梁以董璋为泽州刺史,率众攻城,约拒久之,告急于庄宗。庄宗知其忠恳,谓诸将曰:“朕于继韬何薄,于裴约何厚?裴约能分逆顺,不附贼党,先兄一何不幸,生此鸱枭!”乃顾李绍斌曰:“尔识机便,为我取裴约来,朕不藉泽州弹丸之地。”即遣绍斌率五千骑以赴之。绍斌自辽州进军,未至,城已陷,约被害,时同光元年六月也。帝闻之,嗟痛不已。

  李嗣本,雁门人,本姓张。父准,铜冶镇将。嗣本少事武皇,为帐中纪纲,渐立战功,得补军校。乾宁中,从征李匡俦为前锋,与燕人战,得居庸关,以功为义儿军使,因赐姓名。从讨王行瑜,授检校刑部尚书,改威远、宁塞等军使。五年,讨罗宏信于魏州,嗣本为前锋,师还,改马军都将。从李嗣昭讨王晖于云州,论功加检校司空。汴将李思安之围潞州也,从周德威军于余吾,嗣本率骑军日与汴人转斗,前后献俘千计,迁代州刺史。六年,从攻晋、绛,为蕃汉副使都校。及武皇丧事有日,嗣本监护其事,改云中防御使、云蔚应朔等州都知兵马使,加特进、检校太保。九年,周德威讨刘守光,嗣本率代北诸军、生熟吐浑,收山后八军,得纳降军使卢文进、武州刺史高行珪以献。幽州平,论功授振武节度使,号“威信可汗”。十二年,庄宗定魏博,刘鄩据莘县,命嗣本入太原巡守都城,十三年,从破刘鄩于故元城,收洺、磁、卫三郡。六月,还镇振武。八月,契丹安巴坚倾塞犯边,其众三十万攻振武,嗣本婴城拒战者累日。契丹为火车地道,昼夜急攻,城中兵少,御备罄竭,城陷,嗣本举族入契丹。有子八人,四人陷于幕庭。嗣本性刚烈,有节义,善战多谋,然治郡民,颇伤苛急,人以此少之也。

  李嗣恩,本姓骆。(《欧阳史》:嗣恩本吐谷浑部人。)年十五,能骑射,侍武皇于振武;及镇太原,补铁林军小校。从征王行瑜,奉表献捷,加检校散骑常侍,渐转突阵指挥使,赐姓名。天祐四年,逐康怀英于河西,解汾州之围,加检校司空,充左厢马军都将。战王景仁有功,加检校司徒。救河中府,与梁人接战,应弦毙者甚众,而槊中其口;及退,庄宗亲视其伤,深加慰勉,转内衙马步都将、辽州刺史。十二年,从庄宗入魏,击刘鄩有功,转天雄军都指挥使。刘鄩之北趣乐平也,嗣恩袭之,倍程先入晋阳。时城中无备,得嗣恩兵至,人百其勇,鄩闻其先过,乃遁。莘之战,以功转代州刺史,充石岭关以北都知兵马使,稍迁振武节度使。十五年,追赴行在,卒于太原。天成初,明宗敦念旧勋,诏赠太尉。

  有子二人,长曰武八,骑射推于军中。尝有时辈臂饥鹰,矜其搏击,武八持鸣镝一只,赌其狩获,暮乃多之。战契丹于亲州,殁焉。幼曰从郎,累为行军司马。

  史臣曰:嗣昭以精悍勤劳,佐经纶之业,终没王事,得以为忠,然其后嗣皆不免于刑戮者,何也?盖货殖无穷,多财累愚故也。抑苟能以清白遗子孙,安有斯祸哉!裴约以偏裨而效忠烈,尤可贵也。嗣本、嗣恩皆以中涓之效,参再造之功,故可附于兹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周礼问 周礼节训 周官析疑 周官辨 周礼集传 周官翼疏 周礼会要 周礼质疑 周礼辑义 周礼拾义 周礼三注粹钞 周礼井田谱 周礼沿革传 释宫 仪礼节解 礼经集注 读仪礼略记 仪礼惜阴录 丧礼吾说篇 仪礼训义 仪礼释例 仪礼易读 五服集证 读礼问 服制图考 读礼纪略 批点檀弓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檀弓丛训 就正录礼记会要 礼记明音 礼记集说辨疑 礼记集注 礼记日录 礼记辑览 礼记要旨补 礼记中说 礼记新义 礼记疑问 檀弓辑注 檀弓述注 礼记通解 礼记新裁 檀弓原 礼记说义集订 礼记纂注 礼记手书 檀弓通 礼记意评 说礼约 礼记敬业 读礼记略记 檀弓评 礼记提纲集解 礼记疏略 礼记惜阴录 礼记偶笺 曾子问讲录 礼记详说 礼记章义 忠肅集卷五_.djvu 忠肅集卷六~卷七_.djvu 忠肅集卷八_.djvu 忠肅集卷九~卷十_.djvu 忠肅集卷十一_.djvu 忠肅集卷十二_.djvu 蘭庭集捲上_.djvu 蘭庭集卷下_.djvu 古穰集卷一~卷三_.djvu 古穰集卷四~卷六_.djvu 古穰集卷七~卷九_.djvu 古穰集卷十~卷十二_.djvu 古穰集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古穰集卷十六~卷十八_.djvu 古穰集卷十九~卷二十一_.djvu 古穰集卷二十二~卷二十四_.djvu 古穰集卷二十五~卷三十_.djvu 武功集卷一_.djvu 武功集卷二_.djvu 武功集卷三_.djvu 武功集卷四_.djvu 武功集卷五_.djvu 倪文僖集卷一~卷四_.djvu 倪文僖集卷五~卷八_.djvu 倪文僖集卷九~卷十二_.djvu 倪文僖集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倪文僖集卷十六~卷十八_.djvu 倪文僖集卷十九~卷二十一_.djvu 倪文僖集卷二十二~卷二十四_.djvu 倪文僖集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倪文僖集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倪文僖集卷二十九~卷三十二_.djvu 襄毅文集卷一~卷二_.djvu 襄毅文集卷三~卷五_.djvu 襄毅文集卷六~卷八_.djvu 襄毅文集卷九~卷十_.djvu 襄毅文集卷十一~卷十二_.djvu 襄毅文集卷十三~卷十五_.djvu 陳白沙集卷一_.djvu 陳白沙集卷二_.djvu 陳白沙集卷三_.djvu 陳白沙集卷四_.djvu 陳白沙集卷五_.djvu 陳白沙集卷六_.djvu 陳白沙集卷七_.djvu 陳白沙集卷八_.djvu 陳白沙集卷九_.djvu 類博稿卷一~卷三_.djvu 類博稿卷四~卷七_.djvu 類博稿卷八~卷十_.djvu 竹yan集捲上~卷下_.djvu 平橋稿卷一~卷四_.djvu 平橋稿卷五~卷八_.djvu 平橋稿卷九~卷十二_.djvu 平橋稿卷十三~卷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六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六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六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六十六~卷二百六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六十八~卷二百六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二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三~卷二百七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六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七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卷二百八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二~卷二百八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四~卷二百八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六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二百八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卷二百九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二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四~卷二百九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六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二百九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三百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一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卷三百五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六~卷三百七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八~卷三百九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二~卷三百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六~卷三百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二~卷三百二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六~卷三百二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二十八~卷三百二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卷三百三十一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二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三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五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六~卷三百三十七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三十九~卷三百四十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四十一~卷三百四十二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四十三~卷三百四十四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四十五~卷三百四十六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四十七~卷三百四十八_.djvu 普濟方卷三百四十九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五十_.djvu 普濟方卷三百五十一_.djvu 积德裕后 积忧成疾 积思广益 积日累久 积日累岁 积日累月 积时累日 积本求原 积水为海 积沙成滩 积简充栋 积箧盈藏 积素累旧 积羞成怒 积而能散 积草屯粮 积薪之叹 积讹成蠹 积谗磨骨 积谷防饥 积重难反 积重难返 积金累玉 积金至斗 积铢累寸 积露为波 积非习贯 积非成是 称兄道弟 称功颂德 称名道姓 称奇道绝 称孤道寡 称家有无 称帝称王 称心如意 称心快意 称心满意 称心满愿 称情立文 称斤掂两 称斤注两 称斤约两 称物平施 称王称霸 称臣纳贡 称薪而爨 称薪量水 称觞上寿 称贤使能 称贤荐能 称量而出 移东就西 移东换西 移东补西 移国动众 移孝为忠 移宫换羽 移山倒海 移山回海 移山填海 移山拔海 移山竭海 移山跨海 移山造海 移形换步 移情遣意 移日 卜夜 移易迁变 移星换斗 移有足无 移根换叶 移根接叶 移樽就教 移步换形 移气养体 移的就箭 移缓就急 移船就岸 移风崇教 移风平俗 移风振俗 移风改俗 移风易尚 移风革俗 秽德垢行 秽德彰闻 稀奇古怪 稍关打节 稍安毋躁 稍逊一筹 稔恶不悛 稔恶盈贯 稔恶藏奸 稗官小说 稗官野史 稗耳贩目 稠人广坐 稠迭连绵 稳如泰山 稳扎稳打 稳操胜券 稳操胜算 稻粮谋 稼穑艰难 稽古振今 稽古揆今 稽疑送难 穰穰满家 穴处知雨 穴居野处 穴见小儒 穷不失义 穷乡僻壤 穷侈极奢 穷侈极欲 穷儿乍富 穷儿暴富 穷兵极武 穷凶极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