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五十一(唐书) 列传三

卷五十一(唐书) 列传三

  ◎宗室

  永王存霸,武皇子,庄宗第二弟,同光三年封。庄宗败,为军卒所杀。(《欧阳史》云:存霸历昭义、天平、河中三军节度使,居京师食俸禄而已。赵在礼反,乃遣存霸于河中,庄宗再幸汜水,徙存霸北京留守。《通鉴》云:李绍荣欲奔河中就永王存霸,从兵稍散,存霸亦率众千人弃镇奔晋阳。又云:存霸至晋阳,从兵逃散俱尽,存霸削发僧服谒李彦超:“愿为山僧,幸垂庇护。”军士争欲杀之,彦超曰:“六相公来,当奏取进止。”军士不听,杀之于府门之碑下。)

  邕王存美,武皇子,庄宗第三弟,同光三年封。庄宗败,不知所终。(《通鉴》云:存美以病风偏枯得免,居于晋阳。)

  薛王存礼,武皇子,同光三年封。庄宗败,不知所终。

  申王存渥,庄宗第四弟,(《欧阳史》,存渥与存霸、存纪皆庄宗同母弟。)同光三年封。庄宗败,与刘皇后同奔太原,为部下所杀。(《通鉴》云:存渥至晋阳,李彦超不纳,走至风谷,为其下所杀。)

  睦王存乂,庄宗第五弟,同光三所封。(案,以下原阙。)历鄜州节度使,后以郭崇韬婿为庄宗所杀。(《北梦琐言》云:庄宗异母弟存乂,以郭崇韬女婿伏诛。先是,郭崇韬既诛之后,朝野骇惋,议论纷然。庄宗令阉人察访外事,言存乂于诸将坐上诉郭氏之无罪,其言怨望。又于妖术人杨千郎家饮酒聚会,攘臂而泣。杨千郎者,魏州贱民,自言得墨子术于妇翁,能役使阴物,帽下召食物果实之类。又蒱爪博必胜,人有拳握之物,以法必取。又说炼丹乾汞,易人形,破扃钥。贵要间神奇之,官至尚书郎,赐紫,其妻出入宫禁,承恩用事。皇弟存乂常朋淫于其家,至是与存乂并罹其祸。)

  通王存确,庄宗第六弟,雅王存纪,庄宗第七弟,同光三年封。庄宗败,并为霍彦威所杀。(《梁纪》,太祖有子廷鸾、落落;《卢文进传》,庄宗又有弟存矩。今《宗室传》皆不载。)

  魏王继岌,庄宗子也。庄宗即位于魏州,以继岌充北都留守;及以镇州为北都,又命为留守。(《五代会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封为魏王。)三年,伐蜀,以继岌为都统,郭崇韬为招讨使。十月戊寅,至凤州,武兴军节度使王承捷以凤、兴、文、扶四州降。甲申,至故镇,康延孝收兴州。时伪蜀主王衍率亲军五万在利州,令步骑亲军三万逆战于三泉,康延孝、李严以劲骑三千犯之,蜀军大败,斩首五千级,余皆奔溃。王衍闻其败也,弃利州奔归西川,断吉柏津,浮梁而去。己丑,继岌至兴州,伪蜀东川节度使宋光葆以梓、潼、剑、龙、普等州来降;武定军节度使王承肇以洋、蓬、壁三州符印降;兴元节度使王宗威以梁、开、通、渠、麟等五州符印送降;阶州王承岳纳符印;秦州节度使王承休弃城而遁。辛丑,继岌过利州。戊申,至剑州。己酉,至绵州,王衍遣使上笺乞降。丁巳,入成都。自兴师出洛至定蜀,计七十五日,走丸之势,前代所无。师回,至渭南,闻庄宗败。师徒溃散,自缢死。(《太平广记》引《王氏见闻录》云:魏王继岌伐蜀,回军在道,而有邺都之变。庄宗与刘后命内臣张汉宾赍急诏,所在催魏王归阙。张汉宾乘驿倍道急行,至兴元西县逢魏王,宣传诏旨。王以本军方讨汉州,康延孝相次继来,欲候之出山,以陈凯歌,汉宾督之。有军谋陈岷,比事梁,与汉宾熟,密问张曰:“天子改换,且是何人?”张色庄曰;“我当面奉宣诏魏王,况大军在行,谈何容易。”陈岷曰:“久忝知闻,故敢谘问,两日来有一信风,新人已即位矣,复何形迹。”张乃说:“来时闻李嗣源过河,未知近事。”岷曰:“魏王且请盘桓,以观其势,未可前迈。”张以庄宗命严,不敢迁延,督令进发,魏王至渭南遇害矣。)

  继潼、继嵩、继蟾、继峣并庄宗子,同光三年拜光禄大夫、检校司徒,未封。庄宗败,并不知所终。(《清异录》:唐福庆公主下降孟知祥。长兴四年,明宗晏驾,唐室乱。庄宗诸儿削发为苾刍,间道走蜀。时知祥新称帝,为分主厚待犹子,赐予千计。)

  从审,明宗长子,性忠勇沈厚,摧坚陷阵,人罕偕焉。从庄宗于河上,累有战功,庄宗器赏之,用为金枪指挥使。明宗在魏府为军士所逼,庄宗诏从审曰:“尔父于国有大功,忠孝之心,朕自明信,今为乱兵所劫,尔宜自去宣朕旨,无令有疑。”从审行至中途,为元行钦所制,复与归洛下。庄宗改其名为继璟,以为己子,命再往,从审固执不行,愿死于御前,以明丹赤。从庄宗赴汴州,明宗之亲旧多策马而去,左右或劝从审令自脱,终无行意,寻为元行钦所杀。天成初,赠太保。

  秦王从荣,明宗第二子也。明宗践阼,天成初,授邺都留守、天雄军节度使。三年,移北京留守,充河东节度使。四年,入为河南尹。一日,明宗谓安重诲曰:“近闻从荣左右有诈宣朕旨,令勿接儒生,儒生多懦,恐钝志相染。朕方知之,颇骇其事。余比以从荣方幼,出临大藩,故先儒雅,赖其裨佐。今闻此奸憸之言,岂朕之所望屯。”鞫其言者将戮之,重诲曰:“若遽行刑,又虑宾从难处,且望严诫。”遂止。

  从荣为诗,与从事高辇等更相唱和,自谓章句独步于一时,有诗千余首,号曰《紫府集》。

  长兴中,以本官充天下兵马大元帅。从荣乃请以严卫、捧圣步骑两指挥为秦府衙兵,每入朝,以数百骑从行,出则张弓挟矢,驰骋盈巷。既受元帅之命,即令其府属僚佐及四方游士,各试《檄淮南书》一道,陈己将廓清宇内之意。初,言事者请为亲王置师傅,明宗顾问近臣,执政以从荣名势既隆,不敢忤旨,即奏云:“王官宜委。”从荣乃奏刑部侍郎刘赞为王傅,又奏翰林学士崔棁为元帅府判官。明宗曰:“学士代予诏令,不可拟议。”衣荣不悦,退谓左右曰:“既付以元帅之任,而阻予请僚佐,又未谕制旨也。”复奏刑部侍郎任赞,从之。(《宋史·赵上交传》:秦王从荣开府兼判军卫,以上交为虞部员外郎,充六军诸卫推官。李澣、张沆、鱼崇远皆白衣在秦府,悉与上交友善。累迁司封郎中,充判官。从荣素豪迈,不遵礼法,好昵群小,上交从容言曰:“王位尊严,当修令德以慰民望。王忍为此,独不见恭世子、戾太子之事乎?”从荣怒,出之。历泾、秦二镇节度判官。从荣及祸,僚属皆坐斥。上交由是知名。)后举兵犯宫室,败死,废为庶人。(《通鉴·明宗纪》云:己丑,大渐,秦王从荣入问疾,帝俯首不能举。王淑妃曰:“从荣在此。”帝不应。从荣出,闻宫中皆哭。从荣意帝已殂,明旦,称疾不入。是夕,帝实小愈,而从荣不知。从荣自知不为时论所与,恐不得为嗣,与其党谋,欲以兵入侍,先制权臣。壬辰,从荣自河南府常服将步骑千人陈于天津桥。孟汉琼被甲乘马,召马军都指挥使朱洪实,使将五百骑讨从荣,从荣方据胡床,坐桥上,遣左右召康义诚。端门已闭,叩左掖门,从门隙窥之,见朱洪实引骑兵北来,走白从荣,从荣大惊,命取铁掩心擐之,坐调弓矢。俄而骑兵大至,从荣走归府,僚佐皆窜匿,牙兵掠嘉善坊溃去。从荣与妃刘氏匿床下,皇城使安从益就斩之,以其首献。丙申,追废从荣为庶人。《五代会要》云:清泰元年,葬以公礼。从之。《五代史补》:秦王从荣,明宗之爱子。好为诗,判河南府,辟高辇为推官。辇尤能为诗,宾主相遇甚欢。自是出入门下者,当时名士有若张杭、高文蔚、何仲举之徒,莫不分庭抗礼。更唱迭和。时干戈之后,武夫用事,睹从荣所为,皆不悦。于是康知训等窃议曰;“秦王好文,交游者多词客,此子若一旦南面,则我等转死沟壑,不如早图之。”高辇知其谋,因劝秦王托疾:“此辈须来问候,请大王伏壮士,出其不意皆斩之,庶几免祸矣。”从荣曰:“至尊在上,一旦如此,得无危乎?”辇曰:“子弄父兵,罪当笞尔;不然,则悔无及矣。”从荣犹豫不决,未几及祸,高辇弃市。初,从荣之败也,高辇窜于民家,且落发为僧。既擒获,知训以其毁形难认,复使巾帻著绯,验其真伪,然后用刑。辇神色自若,属声曰:“朱衣才脱,白刃难逃。”观者笑之。)

  从璨,明宗诸子。性刚直,好客疏财,意豁如也。天成中,为右卫大将军,时安重诲方秉事权,从璨亦不之屈,重诲尝以此忌之。明宗幸汴,留从璨为大内皇城使。一日,召宾友于会节园,酒酣之后,戏登于御榻。安重诲奏请诛之。诏曰:“皇城使从璨,朕巡幸汴州,使警大内。乃全乖委任,但恣遨游,于予行从之园,频恣歌欢之会,仍施峻法,显辱平人,致彼喧哗,达于闻听。方当立法,固不党亲,宜贬授房州司户参军,仍令尽命。”长兴中,重诲之得罪也。命复旧官,仍赠太保。

  许王从益,明宗之幼子也。宫嫔所生。明宗命王淑妃母之,尝谓左右曰:“惟此儿生于皇宫,故尤所钟爱。”长兴末,封许王。晋高祖即位,以皇后即其姊也,乃养从益于宫中。晋天福中,以从益为二王后,改封郇国公,食邑三千户。其后与母归洛阳。及开运末,契丹主至汴,以从益遥领曹州节度使,后封许王,与王妃寻归西京。会契丹主死,其汴州节度使萧翰谋归北地,虑中原无主,军民大乱,则己亦不得按辔徐归矣;乃诈称契丹主命,遣人迎从益于洛阳,令知南朝军国事。从益与王妃逃于徽陵以避之,使者至,不得已而赴焉。从益于崇元殿见群官。萧翰率蕃首列拜于殿上,群官趋于殿下,乃伪署王松为左相,赵上交为右丞相。李式、翟光邺为枢密使,王景崇为宣徽使,余官各有署置。又以北来燕将刘祚为权侍卫使,充在京巡检。翰北归,从益饯于北郊。及汉高祖将离太原,从益召高行周、武行德欲拒汉高祖,行周等不从,且奏其事。汉高祖怒,车驾将至阙,从益与王妃俱赐死于私第,时年十七;时人哀之。(《五代史阙文》:汉高祖自太原起军建号,至洛阳,会郭从义先入京师,受密旨杀王淑妃与许王从益。淑妃临刑号泣曰;“吾家子母何罪,吾既为契丹所立,非敢与人争国,何不且留吾儿,每年寒食,使持一盂饭洒明宗陵寝。”闻者无不泣下。)

  重吉,末帝长子,为控鹤都指挥使。闵帝嗣位,出为亳州团练使。末帝兵起,为闵帝所害。(《通鉴》云:诏遣殿直楚匡祚执亳州李重吉,幽于宋州。又云:遣楚匡祚杀李重吉于宋州。匡祚榜捶重吉,责其家财。)清泰元年,诏赠太尉,仍令宋州选隙地置庙。(《明宗纪》:闵帝有子重哲,授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欧阳史·家人传》不载。)

  雍王理美,末帝第二子,清泰三年封。晋兵入,与末帝俱自焚死。(《通鉴》云:洛阳自闻兵败,众心大震,居人四出,逃窜山谷。门者请禁之,雍王重美曰:“国家多难,未能为百姓主,徒增恶名耳。不若听其自便,事宁自还。”乃出令任从所适,众心差安。又云:皇后积薪欲烧宫室,重美谏曰;“新天子至,必不露居,他日重劳民力,死而遗怨,将安用之。”乃止。)

  史臣曰:继岌以童騃之岁,当统帅之任,虽功成于剑外,寻求死于渭滨,盖运尽天亡,非孺子之咎也。从审感厚遇之恩,无苟免之意,死于君侧,得不谓之忠乎!从荣以狂躁之谋,贾覆亡之祸,谓为大逆,则近厚诬。从璨为权臣所忌,从益为强敌所胁,俱不得其死,亦良可伤哉!重美听洛民之奔亡,止母后之燔爇,身虽烬于戏焰,言则耀乎青编。童年若斯,可谓贤矣!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史上建都南京的王朝多短命 到底有何玄机 趣闻解密:大臣们为何装病避陪慈禧太后听戏? 土家族春节习俗:打粑粑杀年猪有什么讲究 贾母为何不喝上贡皇室的好茶六安茶? 被六个皇帝轮番占有的中国第一魅力皇后 “红颜祸水”究竟是指历史上哪位绝色美人? 揭秘古代学校怎样开学的?古代学校怎么收学费? “浪子”燕青不好女色:因实为卢俊义家养娈童 唐太宗怎么让秦琼和尉迟恭当门神?门神的来历 三国十大好色之徒 原来他第一 古时火箭漫谈:明朝已用火箭载人升天 明朝对西藏的治理:没人可以篡改的历史 春秋晋国晋景公到底是怎么死的 真实的睡美人?揭秘历史上五具不腐之身 姜毅英:戴笠麾下女特务凭何荣升军统唯一女少将 抗美援朝时的一次特殊经历:男兵女兵相拥而眠 项南:不怕丢官的改革先锋 孙膑创造“围魏救赵” 为后人留下宝贵财富 蒋介石逃往台湾时 叶元帅为何不敢下令打其座机? 秦二世胡亥:喜怒无常竟然是极度的自卑和恐惧 千古之谜:杨贵妃真的逃往日本了吗? 室点密简介 南北朝西突厥汗国的创立者室点密生平 鱼玄机《卖残牡丹》赏析 大明水师天下无敌 起源却是这支军队 蜀国败亡全因诸葛亮选错了一个接班人 三国历史上诸葛亮的羽扇究竟是否暗藏玄机? 刘邦打彭城之战时手下大将韩信究竟在哪? 后宫之争:刘邦后宫女人们的争宠秘术 红楼梦唯一照过风月宝鉴的人 因进相思局而丢命 背宫和走宫:宫女揭秘光绪如何召幸珍妃的 慈禧太后私密生活:如厕手纸用什么制成? 广州湾租界条约是谁签订的 什么时候签订的 难以置信!人文始祖黄帝竟是外星人 致命魅惑的美女:一弱女子竟使北齐后主身死国灭 中国古代的男婚女嫁:“宅女”超龄不嫁要罚款 古代军队有哪些?盘点历史上的五大无敌精锐军 会昌灭佛的原因是什么?灭佛的是哪个君王 揭秘:马克思《资本论》中唯一提到的中国人是谁? 关于德川家康选择德川秀忠作为继承人的原因 自古以来为什么夸明君为尧舜?尧舜是明君代名词 索额图是谁?索额图为何成为康熙王朝第一罪人 亚历山大大帝名言:来自马其顿却震撼世界的吼声 解密:在中国古代女子选美更为看重些什么要素? 古代的皇帝什么时候会“大赦天下”施恩天下 中印之战:张国华为何称“根本不要考虑伤亡” 揭秘1941年日军绝密计划:左权参谋长壮烈殉国 宋太祖赵匡胤究竟有多抠门:不让公主穿华丽衣服 七百破五万一战灭敌国 哪支部队如此强悍? 鲁元公主的真实死因:竟是劳作过度而死? 历史给了李自成夺天下的机会 却被手下给断送 死亡罗布泊:古墓惊现4000年前木乃伊 史上南宫公主和王昭君是同个人吗? 太监能当官吗 揭秘古代宦官奇闻异事 武则天为何让她的头号男宠薛怀义削发为僧? 健康的家庭造就了完美的帝王:揭秘汉明帝刘庄 春节为什么要拜年?春节拜年的习俗和由来 张绣的嫂嫂 她就是张济的妻子邹夫人 盘点史上最经典的劝学诗:有学问就是可以任性! 唐初宰相萧瑀是怎样的人 历史如何评价萧瑀 中国古代历史上不为人知的一代雄主:汉宣帝 神话新解 娥皇女英政变助舜帝夺王位 锦毛鼠白玉堂的老婆是谁?白玉堂有没有老婆? 八国联军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八国联军有何底气 古人为何忌养端午日出生的孩子?端午节的传说 钮祜禄氏:满清最牛的家族出过三位皇后 中国历史七大超级富豪排行榜 谁是第一 李定国两蹶名王:差点逼得康熙隔江而治 南唐后主李煜为何要背着病妻勾引小姨子的 隋唐最知名猛将:"门神"尉迟敬德和"官二代"程咬金 他六岁登基 亲政后为何对死去的叔父痛下狠手 中国最后一位总管太监是谁?建国后成油炸果子小贩 北洋舰队访日时水兵在日本闹事引发了什么后果? 晚清名臣曾国藩给自己相面:一辈子当不了皇帝 为何说古代顾命大臣的命运大多很悲惨? 300年权力斗争:张居正的反对者被历史抹了黑 揭秘:赵公明如何从一个“瘟神”变成“财神”! 揭秘乌台诗案的受害人是谁 乌台诗案对苏轼的影响 刘备一生十次更换主公 为何还称大英雄? 唐朝风流公主定安公主死后为什么引起轩然大波 宋太宗长子赵元佐是被宋太宗逼疯的吗? 历史上真的有吕洞宾这个人吗?他的身世? 南明臣子假殉国 骗好友自尽后竟抬尸降清 韩世忠的墓地在哪里 韩世忠的祠庙墓地介绍 武则天入宫12年为何没搞定风流李世民 努尔哈赤皇后阿巴亥怎么死的?阿巴亥活了多少岁 天下第一奇男子王保保:朱元璋最想得到的武将 演义趣闻:清朝哪个皇帝最专情? 解密:魏明帝曹叡为何执意弄死皇后和侍从? 崇祯:不是亡国之君的亡国之君 解密:科举之前中国实行什么样的选拔制度? 哥舒翰简介 唐朝时期名将神策军统领哥舒翰生平 晏殊《破阵子·燕子欲归时节》赏析 巨鹿之战破釜沉舟的故事 巨鹿之战的成语 中国古代历史上女扮男装最早源自哪里? 孟浩然《上巳日涧南园期王山人陈七诸公不至》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秘长孙无忌为什么要杀李世民的亲儿子? 可怕的巧合!盘点中国封建王朝的十大惊人巧合! 古代青楼那些事:在古代参与选美的都是妓女 明代古董赝品曾泛滥成灾:王伯谷家藏许多假古董 宋朝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事:交子胀破了北宋王朝 唐會要一百卷 夢花軒存稿一卷 朱氏經學叢書初編 思補齋日錄一卷 誰與庵文鈔二卷附孫氏先德傳一卷 二十二史感應錄二卷 四書集注十九卷 痘疹定論 紀遊草二卷 隨息居重訂霍亂論四卷 儀禮釋官九卷首一卷 歷代名臣奏議選三十卷 四印齋彚刻宋元三十一家詞三十一卷 集詩四卷 [咸豐七年]大清搢紳全書 古韻發明不分卷切字肆考不分卷 救命書一卷 六書故三十三卷通釋一卷 古文約編六卷 全史一班 初學記三十卷 大清咸豐十年至十一年時憲書 廿一史約編八卷首一卷後編一卷 唐一庵雜著十二種十三卷 射法擇要 萬國通史前編十卷 蓉槎蠡說十二卷 [光緒]黔西州續志六卷 趙文敏公松雪齋全集十卷目錄一卷外集一卷續集一卷附錄一卷 崇川各家詩鈔彙存六十一卷列朝詩選二卷首八卷恩暉堂詩集六卷帖體詩三卷 李文忠公奏議二十卷 春秋左傳三十卷首一卷 煙霞外集 事物原會四十卷 陳檢討四六二十卷 微波榭叢書三十八種一百四十六卷 凝翠樓集四卷 世史正綱三十二卷 杜詩通四十卷 白鶴仙師龍穴秘書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 墨子十六卷 心矩齋叢書 奕時棋譜四卷 小學考五十卷 遊歷加納大圖經八卷 錫慶堂詩集八卷 申江勝景圖二卷 發蒙彝訓二卷首一卷 光緒井研志四十二卷首一卷 揚子法言學行十三卷 戒庵老人漫筆八卷 草堂外集十五卷 莊子解三十三卷 絳雪園古方選注二卷 三輔黃圖六卷補遺一卷 宋六十一家詞選十二卷 蘿石山房文鈔四卷 湘子賣雜貨 朱子原訂近思錄十四卷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張子全書.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顏氏家訓捲上.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顏氏家訓卷下.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溫公家範卷一至卷五.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溫公家範卷六至卷十.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一至卷二.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三至卷四.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五至卷六.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五至卷六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七至卷八.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儒傳卷七至卷八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一至卷二.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一至卷二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至卷四.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至卷四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五至卷六.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五至卷六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七至卷八.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七至卷八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九至卷十一.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九至卷十一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二至卷十三.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二至卷十三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四至卷十五.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四至卷十五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六至卷十七.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六至卷十七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八至卷十九.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十八至卷十九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至卷二十一.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至卷二十一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二至卷二十三.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二至卷二十三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四至卷二十五.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四至卷二十五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六至卷二十八.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六至卷二十八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九至卷三十.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二十九至卷三十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三.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三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十四至卷三十五.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卷三十四至卷三十五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續編卷一至卷三.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續編卷一至卷三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續編卷四至卷五.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名臣傳續編卷四至卷五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一至卷二.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一至卷二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三至卷四.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三至卷四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五至卷六.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五至卷六_朱軾朱衡.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七至卷八.djvu 朱文端公藏書十三種歷代循吏傳卷七至卷八_朱軾朱衡.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一.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一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至卷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至卷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七至卷十一.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七至卷十一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十二至卷十五.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十二至卷十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十六至卷二十.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十六至卷二十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五.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六至卷二十八.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六至卷二十八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九至卷三十.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二十九至卷三十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三十一至卷三十四.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三十一至卷三十四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三十五至卷十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廿二史劄記卷三十五至卷十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一至卷三.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一至卷三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四至卷七.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四至卷七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八至卷十二.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八至卷十二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十三至卷十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十三至卷十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十七至卷二十.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十七至卷二十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三.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三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四至卷二十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四至卷二十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七至卷三十.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二十七至卷三十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三.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三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四至卷三十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四至卷三十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七至卷三十九.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三十七至卷三十九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四十至卷四十三.djvu 甌北全集七種陔餘叢考卷四十至卷四十三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簷曝雜記卷一至卷三.djvu 甌北全集七種簷曝雜記卷一至卷三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簷曝雜記卷四至卷六.djvu 甌北全集七種簷曝雜記卷四至卷六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皇朝武功紀盛卷一至卷四.djvu 甌北全集七種皇朝武功紀盛卷一至卷四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_趙翼唐氏壽考堂滇南.djvu 甌北全集七種甌北詩鈔.djvu 忘忧草 忘身 忠心贯日 忠言逆耳 怀刺示孔融 怀清巴妇 怒激病瘳 怒蛙 怕热官 怜京兆 怪石之诳 恨之入骨 恨入心髓 恺悌君子 悉帅弊赋 情会招车胤 惊精香 惠远烟霞 愁眉啼妆 意不在马 意气洋洋 愚者千虑,亦有一得 愚者千虑,或有一得 愧惠连 慕赤松 懒残煨芋 戮力齐心 才全德不形 扑满之戒 执烛 执燧奔 扫地以尽 扬子寂寥 把臂交 投壶笑 投果 投签惊睡 投谷 投钱饮 折翼祥 折辕车 报秣陵书 报袁盎 披云 披云雾,覩青天 披裘公 抱冰握火 抱犬卧 拂楚王襟 拔剑割肉 拔白发 招凉珠 拥羊裘 择善而从 持铅砺锋 挂羊头,卖狗肉 指可掬 指腹成亲 指腹裁襟 挈瓶者 挥斤斫垩 捉月沉江 捣药轮 推文举 掷米成丹砂 提腹为婚 揜口胡卢 摇钱树 摩顶松 撄逆鳞 撒灰扃户 支公爱马 放萤 放雪翎 教民稼穑 敬恭桑梓 敷粉何郎 文举才 文君初寡 文王结袜 斑皮作冠 斗草 斩庄贾 斩晁错 斫桂 断发截耳 断蛇 方睡翁 於陵子仲灌园 无为为善 无事炊 无人之境 无如奈何 无妄之祸 无己拥被 无所措手 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无稽之谈 无立足之地 旦旦信誓 旧居代邸 旰食宵衣 时公犊 时清目明 昆阳 明月珠 明枪暗箭 明珠十斛 明皇放蝶 明皇游月 易水离魂 春婆之梦 春风夏雨 昭华琯 昭君怨 昴星 昼寝 景公钟 景星明 景毅不苟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