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三十五(唐书) 明宗纪一

卷三十五(唐书) 明宗纪一

  明宗圣德和武钦孝皇帝,讳亶,初名嗣源,及即位,改今讳,代北人也。世事武皇,及其锡姓也,遂编于属籍。四代祖讳聿,皇赠麟州刺史。天成初,追尊为孝恭皇帝,庙号惠祖,陵曰遂陵;高祖妣卫国夫人崔氏,追谥为孝恭昭皇后。三代祖讳教,皇赠朔州刺史,追尊为孝质皇帝,庙号毅祖,陵曰衍陵;曾祖妣赵国夫人张氏,追谥为孝质顺皇后。皇祖讳琰,皇赠尉州刺史,追尊为孝靖皇帝,庙号烈祖,陵曰奕陵;皇祖妣秦国夫人何氏,追谥为孝靖穆皇后。皇考讳霓,皇赠汾州刺史,追尊为孝成皇帝,庙号德祖,陵曰庆陵;皇妣宋国夫人刘氏,追谥为孝成懿皇后。帝即孝成之元子也。以唐咸通丁亥岁九月九日,懿皇后生帝于应州之金城县。

  初,孝成事唐献祖为爱将,献祖之失振武,为吐浑所攻,部下离散,孝成独奋忠义,解蔚州之围。武皇之镇雁门也,孝成厌代,帝年甫十三,善骑射,献祖见而抚之曰:“英气如父,可侍吾左右。”每从围猎,仰射飞鸟,控弦必中,寻隶武皇帐下。武皇遇上源之难,将佐罹害者甚众,帝时年十七,翼武皇逾垣脱难,于乱兵流矢之内,独无所伤。武皇镇河东,以帝掌亲骑。时李存信为蕃汉大将,每总兵征讨,师多不利,武皇遂选帝副之,所向克捷。

  帝尝宿于雁门逆旅,媪方娠,不时具馔,媪闻腹中儿语云:“大家至矣,速宜进食。”媪异之,遽起,亲奉庖爨甚恭;帝诘之,媪告其故。(《北梦琐言》云:帝以媪前倨后恭,诘之,曰:“公贵不可言也。”问其故,具道娠子腹语事,帝曰:“老媪逊言,惧吾辱耳。”后果如其言。)帝既壮,雄武独断,谦和下士。每有战功,未尝自伐。居常惟治兵仗,持廉处静,晏如也。武皇常试之,召于泉府,命恣其所取,帝惟持束帛数缗而出。凡所赐与,分给部下。尝与诸将会,诸将矜衒武勇,帝徐曰:“公辈以口击贼,吾以手击贼。”众惭而止。景福初,黑山戍将王弁据振武叛,帝率其属攻之,擒弁以献。

  乾宁三年,梁人急攻兖、郓,郓帅朱瑄求救于武皇。武皇先遣骑将李承嗣、史俨援之,复遣李存信将兵三万屯于莘县。闻汴军益盛,攻兖甚急,存信遣帝率三百骑而往,败汴军于任城,遂解兖州之围。朱瑾见帝,执手涕谢。其年,魏帅罗宏信背盟,袭破李存信于莘县,帝奋命殿军而还,武皇嘉其功,即以所属五百骑号曰“横冲都”;侍于帐下,故两河间目帝为李横冲。

  明年,武皇遣大将军李嗣昭率师下马岭关,将复邢、洺,梁将葛从周以兵应援。嗣昭兵败,退入青山口,梁军扼其路,步兵不战自溃,嗣昭不能制。会帝本军至,谓嗣昭曰:“步兵虽散,若吾辈空回,大事去矣。为公试决一战,不捷而死,差胜被囚。”嗣昭曰:“吾为卿副。”帝率其属,解鞍砺镞,凭高列阵,左右指画,梁人莫之测,因呼曰:“吾王命我取葛司徒,他士可无并命。”即径犯其阵,奋击如神。嗣昭继进,梁军即时退去,帝与嗣昭收兵入关。帝四中流矢,血流被股,武皇解衣授药,手赐卮酒,抚其背曰:“吾儿神人也!微吾儿,几为从周所笑。”自青山之战,名闻天下。

  天复中,梁祖遣氏叔琮将兵五万,营于洞涡。是时,诸道之师毕萃于太原,郡县多陷于梁,晋阳城外,营垒相望。武皇登陴号令,不遑饮食。属大雨弥旬,城垒多坏,武皇令帝与李嗣昭分兵四出,突入诸营,梁军由是引退;帝率偏师追袭,复诸郡邑。昭宗之幸凤翔也,梁祖率众攻围岐下,武皇奉诏应援,遣李嗣昭、周德威出师晋、绛,营于蒲县。嗣昭等军,大为梁将朱友宁、氏叔琮所败,梁之追兵直抵晋阳,营于晋祠,日以步骑环城。武皇登城督众,忧形于色。攻城既急,武皇与大将谋,欲出奔云中。帝曰:“攻守之谋,据城百倍,但儿等在,必能固守。”乃止。居数日,溃军稍集,率敢死之士,日夜分出诸门掩袭梁军,擒其骁将游昆仑等。梁军失势,乃烧营而退。

  天祐五年五月,庄宗亲将兵以救潞州之围,帝时领突骑左右军与周德威分为二广。帝晨至夹城东北隅,命斧其鹿角,负刍填堑,下马乘城大噪。时德威登西北隅,亦噪以应之。帝先入夹城,大破梁军,是日解围,其功居最。柏乡之役,两军既成列,庄宗以梁军甚盛,虑师入之怯,欲激壮之,手持白金巨钟赐帝酒,谓之曰:“卿见南军白马、赤马都否?睹之令人胆破。”帝曰:“彼虚有其表耳,翼日当归吾厩中。”庄宗拊髀大笑曰:“卿已气吞之矣!”帝引钟尽酹,即属鞬挥弭,跃马挺身,与其部下百人直犯白马都,奋楇舞槊,生挟二骑校而回,飞矢丽帝甲如猬毛焉。由是三军增气,自辰及未,骑军百战,帝往来冲击,执讯获丑,不可胜计。是日,梁军大败,以功授代州刺史。庄宗遣周德威伐幽州,帝分兵略定山后八军,与刘守光爱将元行钦战于广边军,凡八战,帝控弦发矢七中。行钦酣战不解,矢亦中帝股,拔矢复战。行钦穷蹙,面缚乞降,帝酌酒饮之,拊其背曰:“吾子,壮士也!”因厚遇之。

  十三年二月,庄宗与梁将刘鄩大战于故元城北,帝以三千骑环之,鼓噪奋击,内外合势,鄩军殆尽。帝徇地慈、洺。四月,相州张筠遁走,乃以帝为相州刺史。九月,沧州节度使戴思远弃城归汴,小将毛璋据州纳款,庄宗命率兵慰抚。既入城,以军府乂安报庄宗,书吏误云:“已至沧州,礼上毕。”庄宗省状,怒曰:“嗣源反耶!”帝闻之惧,归罪于书吏,斩之。未几,承制授邢州节度使。

  十四年四月,契丹安巴坚率众三十万攻幽州,周德威间使告急,庄宗召诸将议进取之计,诸将咸言:“敌势不能持久,野无所掠,食尽自还,然后踵而击之可也。”帝奏曰:“德威尽忠于家国,孤城被攻,危亡在即,不宜更待敌衰。愿假臣突骑五千为前锋以援之。”庄宗曰:“公言是也。”即命帝与李存审、阎宝率军赴援,帝为前锋,会军于易州。帝谓诸将曰:“敌骑以马上为生,不须营垒,况彼众我寡,所宜衔枚箝马,潜行溪涧,袭其不备也。”

  八月,师发上谷,阴晦而雨,帝仰天祈祝,即时晴霁,师循大房岭,缘润而进。翼日,敌骑大至,每遇谷口,敌骑扼其前,帝与长子从珂奋命血战,敌即解去,我军方得前进。距幽州两舍,敌骑复当谷口而阵,我军失色。帝曰:“为将者受命忘家,临敌忘身,以身徇国,正在今日。诸君观吾父子与敌周旋!”因挺身入于敌阵,以北语谕之曰:“尔辈非吾敌,吾当与天皇较力耳。”舞槌奋击,万众披靡,俄挟其队帅而还。我军呼跃奋击,敌众大败,势如席卷,委弃铠仗羊马殆不胜纪。是日,解围,大军入幽州,周德威迎帝,执手歔欷。九月,班师于魏州,庄宗亲出郊劳,进位检校太保。

  十八年十月,从庄宗大破梁将戴思远于戚城,斩首二万级。庄宗以帝为蕃汉副总管,加同平章事。

  二十年,代李存审为沧州节度使。四月,庄宗即位于邺宫,帝进位检校太傅、兼侍中。寻命帝率步骑五千袭郓州,下之,授天平军节度使。五月,梁人陷德胜南城,围杨刘,以扼出师之路。帝孤守汶阳,四面拒寇,久之,庄宗方解杨刘之围。九月,梁将王彦章以步骑万人迫郓州,自中都渡汶。帝遣长子从珂率骑逆战于递坊镇,获梁将任钊等三百人,彦章退保中都。庄宗闻其捷,自杨刘引军至郓,以帝为前锋,大破梁军于中都,生擒王彦章等。是日,诸将称贺,庄宗以酒属帝曰:“昨朕在朝城,诸君多劝朕弃郓州,以河为界,赖副总管御侮于前,崇韬画谋于内,若信李绍宏辈,大事已扫地矣。”庄宗与诸将议兵所向,诸将多云:“青、齐、徐、兖皆空城耳,王师一临,不战自下。”惟帝劝庄宗径取汴州,语在《庄宗纪》中,庄宗嘉之。帝即时前进,庄宗继发中都。十月己卯,迟明,帝先至汴州,攻封丘门,汴将王瓒开门迎降。帝至建国门,闻梁主已殂,乃号令安抚,回军于封禅寺。辰时,庄宗至,帝迎谒路侧。庄宗大悦,手引帝衣,以首触帝曰:“吾有天下,由公之血战也,当与公共之。”寻进位兼中书令。

  二年正月,契丹犯塞,帝受命北征。二月,庄宗以郊天礼毕,赐帝铁券。四月,潞州小将杨立叛,帝受诏讨之。五月,擒杨立以献。六月,进位太尉,移镇汴州,代李存审为蕃汉总管。十二月,契丹入寇。

  三年正月,帝领兵破契丹于涿州,移授镇州节度使。先是,帝领兵过邺,邺库素有御甲,帝取五百联以行。是岁,庄宗幸邺,知之,怒甚。无何,帝奏请以长子从珂为北京内衙都指挥使,庄宗愈不悦,曰:“军政在吾,安得为子奏请!吾之细铠,不奉诏旨强取,其意何也?”令留守张宪自往取之,左右说谕,乃止。帝忧恐不自安,上表申理,方解。

  十二月,帝朝于洛阳。是时,庄宗失政,四方饥馑,军士匮乏,有卖儿贴妇者,道路怨咨。帝在京师,颇为谣言所属,洎朱友谦、郭崇韬无名被戮,中外大臣皆怀忧慑。诸军马步都虞候朱守殷奉密旨伺帝起居,守殷阴谓帝曰:“德业振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公可谓振主矣,宜自图之,无与祸会。”帝曰:“吾心不负天地,祸福之来,吾无所避,付之于天,卿勿多谈也。”

  四年二月六日,赵在礼据魏州反,庄宗遣元行钦将兵攻之;行钦不利,退保卫州。初,帝善遇枢密使李绍宏,及帝在洛阳,群小多以飞语谤毁,绍宏每为庇护。会行钦兵退,河南尹张全义密奏,请委帝北伐,绍宏赞成之,遂遣帝将兵渡河。

  三月六日,帝至邺都,赵在礼等登城谢罪,出牲饩以劳师,帝亦慰纳之,营于邺城之西南,下令以九日攻城。八日夜,军乱。从马直军士有张破败者,号令诸军,各杀都将,纵火焚营,欢噪雷动。至五鼓,乱兵逼帝营,亲军搏战,伤痍者殆半,乱兵益盛。帝叱之,责其狂逆之状,乱兵对曰:“昨贝州戍兵,主上不垂厚宥;又闻邺城平定之后,欲尽坑全军。某等初无叛志,直畏死耳。已共诸军商量,与城中合势,击退诸道之师,欲主上帝河南,请令公帝河北。”帝泣而拒之,乱兵呼曰:“令公欲何之?不帝河北,则为他人所有。苟不见几,事当不测!”抽戈露刃,环帝左右。安重诲、霍彦威蹑帝足,请诡随之,因为乱兵迫入邺城。悬桥已发,共扶帝越濠而入,赵在礼等欢泣奉迎。(《通鉴》:乱兵拥嗣源及李绍真等入城,城中不受外兵。皇甫晖逆击张破败,斩之,外兵皆溃。赵在礼等率诸校迎拜嗣源。)是日,飨将士于行宫,在礼等不纳外兵,军众流散,无所归向。帝登南楼,谓在礼曰:“欲建大计,非兵不能集事,吾自于城外招抚诸军。”帝乃得出。夜至魏县,部下不满百人。时霍彦威所将镇州兵五千人独不乱,闻帝既出,相率归帝。诘朝,帝登城掩泣曰:“国家患难,一至于此!来日归藩上章,徐图再举。”安重诲、霍彦威等曰:“此言非便也。国家付以阃外之事,不幸师徒逗挠,为贼惊奔。元行钦狂妄小人,彼在城南,未闻战声,无故弃甲;如朝天之日,信其奏陈,何所不至!若归藩听命,便是强据要君,正堕谗慝之口也。正当星行归阙,面叩玉阶,谗间沮谋,庶全功业,无便于此者也。”帝从之。十一日,发魏县,至相州,获官马二千匹,始得成军。

  元行钦退保卫州,果以飞语上奏,帝上章申理,庄宗遣帝子从审及内官白从训齐诏谕帝。从审至卫州,为行钦所械,帝奏章亦不达。帝乃趋白皋渡,驻军于河上,会山东上供纲载绢数船适至,乃取以赏军,军士以之增气。及将济,以渡船甚少,帝方忧之。忽有木伐数只,沿流而至,即用以济师,故无留滞焉。二十六日至汴州,庄宗领兵至荥泽,遣龙骧都校姚彦温为前锋。是日,彦温率部下八百骑归于帝,具言:“主上为行钦所惑,事势已离,难与共事。”帝曰:“卿自不忠,言何悖也!”乃夺其兵,仍下令曰:“主上未谅吾心,遂致军情至此,宜速赴京师。”既而房知温、杜晏球自北面相继而至。

  四月丁亥朔,至罂子谷,闻萧墙衅作,庄宗晏驾,帝恸哭不自胜。诘旦,朱守殷遣人驰报:“京城大乱,燔剽不息,请速至京师。”己丑,帝至洛阳,止于旧宅,分命诸将止其焚掠。百官弊衣旅见,帝谢之,敛衽泣涕。时魏王继岌征蜀未还,帝谓朱守殷曰:“公善巡抚,以待魏王。吾当奉大行梓宫山陵礼毕,即归藩矣。”是日,群臣诸将上笺劝进,帝面谕止之。枢密使李绍宏、张居翰、宰相豆卢革、韦说、六军马步都虞候朱守殷、青州节度使符习、徐州节度使霍彦威、宋州节度使杜晏球、兖州节度使房知温等顿首言曰:“帝王应运,盖有天命,三灵所属,当协冥符。福之所钟,不可以谦逊免;道之已丧,不可以智力求。前代因败为功,殷忧启圣,少康重兴于有夏,平王再复于宗周,其命维新,不失旧物。今日庙社无依,人神乏主,天命所属,人何能争!光武所谓‘使成帝再生,无以让天下’。愿殿下俯徇乐推,时哉无失,军国大事,望以教令施行。”帝优答不从。

  壬辰,文武百僚三拜笺,请行监国之仪,以安宗社,答旨从之。既而有司上监国仪注。甲午,幸大内兴圣宫,始受百僚班见之仪。所司议即位仪注,霍彦威、孔循等言:“唐之运数已衰,不如自创新号。”因请改国号,不从土德。帝问藩邸侍臣,左右奏曰:“先帝以锡姓宗属,为唐雪冤,以继唐祚。今梁朝旧人,不愿殿下称唐,请更名号。”帝曰:“予年十三事献祖,以予宗属,爱幸不异所生。事武皇三十年,排难解纷,栉风沐雨,冒刃血战,体无完肤,何艰险之不历!武皇功业即予功业,先帝天下即予天下也。兄亡弟绍,于义何嫌。且同宗异号,出何典礼?历之衰隆,吾自当之,众之莠言,吾无取也。”时群臣集议,依违不定,惟吏部尚书李琪议曰:“殿下宗室勋贤,立大功于三世,一朝雨泣赴难,安定宗社,抚事因心,不失旧物。若别新统制,则先朝便是路人,茕茕梓宫,何所归往!不惟殿下追感旧君之义,群臣何安!请以本朝言之,则睿宗、文宗、武宗皆以弟兄相继,即位柩前,如储后之仪可也。”于是群议始定。河中军校王舜贤奏,节度使李存霸以今月三日出奔,不知所在。乙未,敕曰:“寡人允副群情,方监国事,外安黎庶,内睦宗亲,庶谐敦惇之规,永保隆平之运。昨京师变起,祸难荐臻,至于戚属之间,不测惊奔之所,虑因藏窜,滥被伤痍,言念于兹,自然流涕。宜令河南府及诸道,应诸王眷属等,昨因惊扰出奔,所至之处,即时津送赴阙。如不幸物故者,量事收瘗以闻。”(《北梦琐言》:庄宗诸弟存纪、存确匿于南山民家,人有以报安重诲者,重诲曰:“主上以下诏寻访,帝之仁德,必不加害,不如密令杀之。”果并命于民家。后明宗闻之,切让重诲,伤惜久之。)以中门使安重诲为枢密使,以镇州别驾张延朗为枢密副使,以客将范延光为宣徽使,进奏官冯赟为内客省使。

  丙申,下敕:“今年夏苗,委人户自供,通顷亩五家为保,本州具帐送省,州县不得差人检括。如人户隐欺,许人陈告,其田倍征。”己亥,命石敬瑭权知陕州兵马留后,皇子从珂权知河南府兵马留后。庚子,淮南杨溥进新茶。以权知汴州军州事孔循为枢密副使,以陈州刺史刘仲殷为邓州留后,以郑州防御使王思同为同州留后。敕曰:“租庸使孔谦,滥承委寄,专掌重权,侵剥万端,奸欺百变。遂使生灵涂炭,军士饥寒,成天下之疮痍,极人间之疲弊。载详众状,侧听舆辞,难私降黜之文,合正诛夷之典。宜削夺在身官爵,按军令处分。虽犯众怒,特贷全家,所有田宅,并从籍没。”是日,谦伏诛。敕停租庸名额,依旧为盐铁、户部、度支三司,委宰臣豆卢革专判。

  中书门下上言:“请停废诸道盐运使、内勾司、租庸院大程官,出放猪羊柴炭户。括田竿尺,一依朱梁制度,仍委节度、刺史通申三司,不得差使量检。州使公廨钱物,先被租庸院管系,今据数却还州府,州府不得科率百姓。百姓合散蚕盐,每年只二月内一度亻表散,依夏税限纳钱。夏秋苗税子,除元征石斗及地头钱,余外不得纽配。先遇赦所放逋税,租庸违制征收,并与除放。今欲晓告河南府及诸道准此施行。”从之。是日,宋州节度使元行钦伏诛。壬寅,以枢密副使孔循为枢密使。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抱潤軒文集十卷 醉園齏臼詞一卷 [光緒]靈邱縣補志十卷 困知記二卷續二卷三續一卷四續一卷續補一卷外編一卷附錄一卷 [安徽霍山][汪氏族譜]二卷 易經本義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鍾評杜林春秋左傳合注三十卷 陶山詩前錄二卷詩錄二十八卷露蟬吟詞鈔一卷詞續鈔一卷 增評補像全圖金玉緣一百二十回 勾股通意三卷 亭集三十二卷後集十二卷 孟子七卷 佛說盂蘭盆經疏並序孝衡鈔卷上 趙撝叔印存 海南日抄三十卷 八家四六文注八卷首一卷補注一卷增訂一卷校勘記一卷 十年讀書之廬重刊韵史二卷 讀史兵略十二卷 說文解字校錄七卷 詩經喈鳳詳解八卷 [咸豐]閬中縣志八卷 覺生詩續鈔四卷 晦木軒稿 湖北官書處書目 金陵古今圖考 四書經註集證十九卷 趨庭瑣語八卷 古硯香齋遺詩四卷 活幼心法六卷 經畬堂詩集一卷 辟疆園杜詩註解十七卷 仙儒外紀十卷 孟東野集十卷附一卷 小學韻語一卷 萬壑松風樓詩十四卷 關帝明聖真經不分卷 經傳釋詞十卷 小學近思錄六卷近思續錄十四卷 [光緒]盱眙縣志稿十七卷續補遺四卷校勘記一卷 金匱懸解二十卷 論語補注三卷 俞俞齋文槀初集四卷詩槀初集二卷 日本圖書館調查叢記 歷代石經略二卷 石遺室文集十二卷續集一卷三集一卷四集一卷詩集十卷補遺一卷朱絲詞二卷詩續集二卷 繡像第一才子書五十一卷一百二十回 行軍測繪十卷首一卷 禮記訓纂四十九卷 講筵四世詩鈔十卷 溉亭述古錄 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四十六卷總案四十五卷首一卷目錄一卷附雜綴酌存一卷蘇海識餘四卷牋詩圖一卷 賦鈔箋略十五卷 佩文詩韻釋要五卷 九國志十二卷 八述奇二十卷 雞足山志十卷首一卷 宮閨文選二十六卷 陶瓷器裝飾法二編 弇州山人續稿二百七卷 石鐘山志十六卷 述書賦捲上~卷下_.djvu 法書要錄卷一~卷二_.djvu 法書要錄卷四~卷六_.djvu 法書要錄卷七~卷九_.djvu 法書要錄卷十_.djvu 歷代名畫記卷一~卷三_.djvu 歷代名畫記卷四~卷十_.djvu 唐朝名畫錄_.djvu 墨藪卷一~卷二_.djvu 畫山水賦_.djvu 益州名畫錄捲上~卷下_.djvu 林泉高致集_.djvu 墨池編卷一_.djvu 墨池編卷二_.djvu 墨池編卷三_.djvu 墨池編卷四_.djvu 墨池編卷五_.djvu 墨池編卷六_.djvu 德隅齋畫品_.djvu 畫史_.djvu 寶章待訪綠_.djvu 宣和畫譜卷一~卷六_.djvu 宣和畫譜卷七~卷十一_.djvu 宣和畫譜卷十二~卷十六_.djvu 宣和畫譜卷十七~卷二十_.djvu 宣和書譜卷一~卷六_.djvu 宣和書譜卷七~卷十四_.djvu 宣和書譜卷十五~卷二十_.djvu 山水純全集_.djvu 廣川書跋卷一~卷三_.djvu 廣川書跋卷四~卷六_.djvu 廣川書跋卷七~卷十_.djvu 廣川畫跋卷一~卷四_.djvu 廣川畫跋卷五~卷六_.djvu 畫繼卷一~卷十_.djvu 書史_.djvu 續書譜.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一~卷三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四~卷六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七~卷九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十~卷十二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十六~卷十八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十九~卷二十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二十一~卷二十三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二十四~卷二十六_.djvu 寶真齋法書贊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書苑菁華卷一~卷三_.djvu 書苑菁華卷四~卷七_.djvu 書苑菁華卷八~卷十一_.djvu 書苑菁華卷十二~卷十五_.djvu 書苑菁華卷十六~卷十八_.djvu 書苑菁華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書小史卷一~卷五_.djvu 書小史卷六~卷十_.djvu 書綠捲上~卷下_.djvu 竹譜卷一~卷四_.djvu 竹譜卷五~卷七_.djvu 竹譜卷八~卷十_.djvu 畫鑒_.djvu 法書考卷一~卷三_.djvu 法書考卷四~卷八_.djvu 寓意編_.djvu 書史會要卷一~卷五_.djvu 書史會要卷六_.djvu 書史會要卷七~卷九_.djvu 續書史會要.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一~卷二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卷五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六~卷七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八~卷九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十~卷十一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十二~卷十三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十四~卷十六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十七~卷十八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十九~卷二十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五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六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七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八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一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二~卷三十三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六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七~卷三十八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三十九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一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二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三~卷四十四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五~卷四十六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七~卷四十八_.djvu 名臣經濟錄卷四十九~卷五十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五十一_.djvu 名臣經濟錄卷五十二~卷五十三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一~卷四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五~卷八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九~卷十三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十四~卷十七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十八~卷二十二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上卷二十三~卷二十七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一~卷四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五~卷九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十~卷十四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十五~卷十九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二十~卷二十四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二十五~卷二十九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三十~卷三十三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三十四~卷三十八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三十九~卷四十三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四十四~卷四十八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四十九~卷五十二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中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下卷一~卷五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下卷六~卷十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下卷十一~卷十四_.djvu 名臣碑傳婉琰之集下卷十五~卷十九_.djvu 大鸟立墓门 大鹏尺鷃 大鹏激三千 大鹏飞 天一笑 天上两星 天上使星 天上召 天上玉楼 天上玉麒麟 天上瑞麟 天上石麟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天与人归 天丧斯文 天保九如 天华乱坠 天南翼 天厌 天口 天台仙子 天台女 天台桃径 天台逢仙 天台重到 天台重访 天各一方 天咫 天回电笑 天地一壶 天堑投鞭 天堕忧 天壤因缘 天女 天女投壶 天女支机 天子分桐叶 天子坐宣室 天子垂衣 天字一号 天字第一号 天孙 天孙河鼓 天宝 天尺五 天山三箭取 天山三箭定 天山箭 天岂丧斯文 天工人代 天帝乐 天平地成 天忧 天惊石破 天极八重 天柱 天柱折 天槎 天汉浮槎 天池九万 天池水击 天池翼 天池鹏 天河槎 天泽 天流笑电 天涯 天涯地角 天畏丧斯文 天破荒 天经地纬 天花坠 天花堕 天花女 天花拂袂 天车 天边赵盾 天远长安近 天醉 天铎 天门八翼 天门折翼 天门梦断 天雨曼陀 天颜笑 天飞 天香国色 天马南来 天骄子 天高地厚 天鸡 天麟 天麟协梦 太丘广 太丘道广 太丘遗绪 太乙分辉 太乙灯 太乙燃藜 太乙藜 太仓一粟 太仓溷厕 太仓稊米 太仓鼠 太傅金 太公 太公一钓 太公渔渭 太公钓 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太史南留 太史简 太子笙 太尉营 太尉足 太常斋 太常醉如泥 太息攀树 太白 太真玉镜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