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三十四(唐书) 庄宗纪八

卷三十四(唐书) 庄宗纪八

  同光四年春正月戊午朔,帝不受朝贺,契丹寇渤海。壬戌,诏以去岁因被灾沴,物价腾踊,自今月三日后避正殿,减膳撤乐,以答天谴。应去年遭水灾州县,秋夏税赋并与放免。自壬午年已前所欠残税,及诸色课利,已有敕命放免者,尚闻所在却有征收,宜令租庸司切准前敕处分。应京畿内人户,有停贮斛斗者,并令减价出粜;如不遵行,当令检括。西川王衍父子及伪署将相官吏,除已行刑宪外,一切释放。天下禁囚,除十恶五逆、官典犯赃、屠牛毁钱、放火劫舍、持刀杀人,准律常赦不原外,应合抵极刑者,递降一等。其余罪犯悉与减降;逃背军健,并放逐便。

  癸亥,河中节度使李继麟来朝。诸州上言,准宣为去年十月地震,集僧道起消灾道场。甲子,魏王继岌杀枢密使郭崇韬于西川,夷其族。丙寅,百官上表,请复常膳,凡三上表,乃允之。西川行营都监李廷安进西川乐官二百九十八人。契丹寇女真、渤海。戊寅,契丹安巴坚遣使贡良马。庚辰,帝异母弟鄜州节度使存乂伏诛。存乂,郭崇韬之子婿也,故亦及于祸。是日,以河中节度使、守太师、兼尚书令、西平王李继麟为滑州节度使,寻令朱守殷以兵围其第,诛之,亦夷其族。辛巳,吐浑、奚各遣使贡马。镇州上言,部民冻死者七千二百六十人。又奏,准宣进花果树栽及抽乐人梅审译赴京。甲申,以郓州节度使、永王存霸为河中节度使,以滑州节度使、申王存渥为郓州节度使。乙酉,内人景姹上言:“昭宗遇难之时,皇属千余人同时遇害,为三穴瘗于宫城西古龙兴寺北,请改葬。”从之,仍诏河南府监护其事。丙戌,回鹘可汗阿都欲遣使贡良马。镇州上言,平棘等四县部民,饿死者二千五十人。丁亥,诏朱友谦同恶人史武等七人,已当国法,并籍没家产。武等友谦旧将,时皆为刺史,并以无罪族诛。(《欧阳史》,丁亥,杀李继麟之将史武、薛敬容、周唐殷、杨师太、王景、来仁、白奉国,灭其族。)

  二月己丑,以宣徽南院使、知内侍省兼内勾、特进、右领军卫上将军李绍宏为骠骑大将军、守左武卫上将军、知内侍省,充枢密使。甲午,以郑州刺史李绍奇为河阳节度使,以乐人景进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守御史大夫。进以俳优嬖幸,善采访闾巷鄙细事以启奏,复密求妓媵以进,恩宠特厚。魏州钱谷诸务,及招兵市马,悉委进监临。孔谦附之以希宠,常呼为“八哥”。诸军左右无不托附,至于士人,亦有因之而求仕进者。每入言事,左右纷然屏退,惟以陷害荧惑为意焉。是日,帝幸冷泉校猎。乙未,宰臣豆卢革上言,请支州县官实俸,以责课效。

  丙申,武德使史彦琼自邺驰报称:“今月六日,贝州屯驻兵士突入都城,剽劫坊市。”初,帝令魏博指挥使杨仁晸率兵戍瓦桥,至是代归,有诏令驻于贝州。上岁天下大水,十月邺地大震,自是居人或有亡去他郡者,每日族谈巷语云:“城将乱矣!”人人恐悚,皆不自安。

  十二月,以户部尚书王正言为兴唐尹、知留守事。正言年耄风病,事多忽忘,比无经治之才。武德使史彦琼者,以伶官得幸,帝待以腹心之任,都府之中,威福自我,正言以下,皆胁肩低首,曲事不暇。由是政无统摄,奸人得以窥图。洎郭崇韬伏诛,人未测其祸始,皆云:“崇韬已杀继岌,自王西川,故尽诛郭氏。”先是,有密诏令史彦琼杀朱友谦之子澶州刺史建徽。史彦琼夜半出城,不言所往。诘旦,阍报正言曰:“史武德夜半驰马而去,不知何往。”是日人情震骇,讹言云:“刘皇后以继岌死于蜀,已行弑逆,帝已晏驾,故急征彦琼。”其言播于邺市,贝州军士有私宁亲于都下者,掠此言传于贝州。军士皇甫晖等因夜聚蒱博不胜,遂作乱,劫都将杨仁晸曰:“我辈十有余年为国家效命,甲不离体,已至吞并天下,主上未垂恩泽,翻有猜嫌。防戍边远,经年离阻乡国,及得代归,去家咫尺,不令与家属相见。今闻皇后弑逆,京邑已乱,将士各欲归府宁亲,请公同行。”仁晸曰:“汝等何谋之过耶!今英主在上,天下一家,从驾精兵不下百万,西平巴、蜀,威振华夷,公等各有家族,何事如此!”军人乃抽戈露刃环仁晸曰:“三军怨怒,咸欲谋反,苟不听从,须至无礼。”仁晸曰:“吾非不知此,但丈夫举事,当计万全。”军人即斩仁晸。裨将赵在礼闻军乱,衣不及带,将逾垣而遁,乱兵追及,白刃环之曰:“公能为帅否?否则头随刃落!”在礼惧,即曰:“吾能为之。”众遂呼噪,中夜燔劫贝郡。诘旦,拥在礼趋临清,剽永济、馆陶。五日晚,有自贝州来者,言乱兵将犯都城,都巡检使孙铎等急趋史彦琼之第,告曰:“贼将至矣,请给铠仗,登陴拒守。”彦琼曰:“今日贼至临清,计程六日方至,为备未晚。”孙铎曰:“贼来寇我,必倍道兼行,一朝失机,悔将何及!请仆射率众登陴,铎以劲兵千人伏于王莽河逆击之;贼既挫势,须至离溃,然后可以剪除。如俟其凶徒薄于城下,必虑奸人内应,则事未可测也。”彦琼曰:“但训士守城,何须即战。”时彦琼疑孙铎等有他志,故拒之。是夜三更,贼果攻北门,彦琼时以部众在北门楼,闻贼呼噪,即时惊溃。彦琼单骑奔京师。迟明,乱军入城,孙铎与之巷战,不胜,携其母自水门而出,获免。晡晚,赵在礼引诸军据宫城,署皇甫晖、赵进等为都虞候、斩斫使,诸军大掠。兴唐尹王正言谒在礼,望尘再拜。是日,众推在礼为兵马留后,草奏以闻。帝怒,命宋州节度使元行钦率骑三千赴邺都招抚,诏征诸道之师进讨。

  丁酉,淮南杨溥遣使贺平蜀。己亥,魏王继岌奏,康延孝拥众反,回寇西川。遣副招讨使任圜率兵追讨之。庚子,福建节度副使王延翰奏,节度使王审知委权知军府事。邢州左右步直军四百人据城叛,推军校赵太为留后,诏东北面副招讨使李绍真率兵讨之。辛丑,元行钦至邺都,进攻南门,以诏书招谕城中,赵在礼献羊酒劳军,登城遥拜行钦曰:“将士经年离隔父母,不取敕旨归宁,上贻圣忧,追悔何及!傥公善为敷奏,俾从涣汗,某等亦不敢不改过自新。”行钦曰:“上以汝辈有社稷功,必行赦宥。”因以诏书谕之。皇甫晖聚众大诟,即坏诏。行钦以闻,帝怒曰:“收城之日,勿遗噍类!”壬寅,行钦自邺退军,保澶州。甲午,从马直宿卫军士王温等五人夜半谋乱,杀本军使,为卫兵所擒,磔于本军之门。丙午,以右散骑常侍韩彦惲为户部侍郎。丁未,邺都行营招抚使元行钦率诸道之师再攻邺都。戊申,以洋州留后李绍文为夔州节度使。诏河中节度使、永王存霸归藩。己酉,以枢密使宋唐玉为特进、左威卫上将军,充宣徽南院使。

  庚戌,诸军大集于邺都,进攻其城,不克。行钦又大治攻具。城中知其无赦,昼夜为备。朝廷闻之益恐,连发中使促继岌西征之师。继岌以康延孝据汉州,中军之士从任圜进讨,继岌端居利州,不获东归。是日,飞龙使颜思威部署西川宫人至。辛亥,淮南杨溥遣使贡方物。西京上言,客省使李严押蜀主王衍至本府。壬子,以守太尉、中书令、河南尹兼河阳节度使、齐王张全义为检校太师、兼尚书令,充许州节度使。东川董璋奏,准诏诛遂州节度使李令德于本州,夷其族。癸丑,湖南马殷奏,福建节度使王审知疾甚,副使王延翰已权知军府事,请降旄节。司天监上言:自二月上旬后,昼夜阴云,不见天象,自二十六日方晴,至月终,星辰无变。以右卫上将军朱汉宾知河南府事。

  甲辰,命蕃汉总管李嗣源统亲军赴邺都,以讨赵在礼。帝素倚爱元行钦,邺城军乱,即命为行营招讨使,久而无功。时赵太据邢州,王景戡据沧州,自为留后,河朔郡邑多杀长吏。帝欲亲征,枢密使与宰臣奏言:“京师者,天下根本,虽四方有变,陛下宜居中以制之,但命将出征,无烦躬御士伍。”帝曰:“绍荣讨乱未有成功,继岌之军尚留巴、汉,余无可将者,断在自行。”枢密使李绍宏等奏曰:“陛下以谋臣猛将取天下,今一州之乱而云无可将者,何也?总管李嗣源是陛下宗臣,创业已来,艰难百战,何城不下,何贼不平,威略之名,振于夷夏,以臣等筹之,若委以专征,邺城之寇,不足平也!”帝素宽大容纳,无疑于物,自诛郭崇韬、朱友谦之后,阉宦伶官交相谗谄,邦国大事皆听其谋,繇是渐多猜惑,不欲大臣典兵,既闻奏议,乃曰:“予恃嗣源侍卫,卿当择其次者。”又奏曰:“以臣等料之,非嗣源不可。”河南尹张全义亦奏云:“河朔多事,久则患生,宜令总管进兵。如倚李绍荣辈,未见其功。”帝乃命嗣源行营。是日,延州知州白彦琛奏,绥、银兵士剽州城谋叛。魏王继岌传送郭崇韬父子首函至阙下,诏张全义收瘗之。乙巳,以右武卫上将军李肃为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以吏部尚书李琪为国计使。

  三月丁未朔,李绍真奏,收复邢州,擒贼首赵太等二十一人,徇于邺都城下,皆磔于军门。庚戌,李绍真自邢州赴邺都城下。辛亥,以威武军节度副使、福建管内都指挥使、检校太傅、守江州刺史王延翰为福建节度使,依前检校太傅。壬子,李嗣源领军至邺都,营于西南隅。甲寅,进营于观音门外,下令诸军,诘旦攻城。是夜,城下军乱,迫嗣源为帝。迟明,乱军拥嗣源及霍彦威入于邺城,复为皇甫晖、赵进等所胁,嗣源以诡词得出,夜分至魏县。时嗣源遥领镇州,诘旦,议欲归藩,上章请罪,安重诲以为不可,语在《明宗纪》中。翼日,遂次于相州。元行钦部下兵退保卫州,以飞语上奏,嗣源一日之中遣使上章申理者数四。帝遣嗣源子从审与中使白从训赍诏以谕嗣源,行至卫州,从审为元行钦所械,不得达。是日,西面行营副招讨使任圜奏,收复汉州,擒逆贼康延孝。

  丙辰,荆南高季兴上言,请割峡内夔、忠、万等三州却归当道,依旧管系,又请云安监。初,将议伐蜀,诏高季兴令率本军上峡,自收元管属郡。军未进,夔、忠、万三州已降,季兴数请之,因赂刘皇后及宰臣枢密使,内外叶附,乃俞其请。戊午,诏河南府预借今年秋夏租税。时年饥民困,百姓不胜其酷,京畿之民,多号泣于路,议者以为刘盆子复生矣。庚申,诏潞州节度使孔勍赴阙,以右龙虎统军安崇阮权知潞州。是日,忠武军节度使、齐王张全义薨。壬戌,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表,以魏博军变,请出内府金帛优给将士。不报。时知星者上言:“客星犯天库,宜散府藏。”又云:“流星犯天棓,主御前有急兵。”帝召宰臣于便殿,皇后出宫中妆奁银盆各二,并皇子满哥三人,谓宰臣曰:“外人谓内府金宝无数,向者诸侯贡献旋供赐与,今宫中有者,妆奁、婴孺而已,可鬻之给军。”革等惶恐而退。癸亥,以伪置昭武军节度使林思谔为阆州刺史。是日,出钱帛给赐诸军,两枢密使及宋唐玉、景进等各贡助军钱币。是时,军士之家乏食,妇女掇蔬于野,及优给军人,皆负物而诟曰:“吾妻子已殍矣,用此奚为!”甲子,元行钦自卫州率部下兵士归,帝幸耀店以劳之。西川辇运金银四十万至阙,分给将士有差。元行钦请车驾幸汴州,帝将发京师,遣中官向延嗣驰诏所在诛蜀主王衍,仍夷其族。

  乙丑,车驾发京师。戊辰,遣元行钦将骑军沿河东向。壬申,帝至荥泽,以龙骧马军八百骑为前军,遣姚彦温董之。彦温行至中牟,率所部奔于汴州。时潘瑰守王村寨,有积粟数万,亦奔汴州。是时,李嗣源已入于汴。帝闻诸军离散,精神沮丧,至万胜镇即命旋师。登路旁荒冢,置酒视诸将流涕。俄有野人进雉,因问冢名,对曰:“里人相传为愁台。”帝弥不悦,罢酒而去。是夜,次汜水。初,帝东出关,从驾兵二万五千,及复至汜水,已失万余骑。乃留秦州都指挥使张塘以步骑三千守关。帝过罂子谷,道路险狭,每遇卫士执兵仗者,皆善言抚之曰:“适报魏王继岌又进纳西川金银五十万,到京当尽给尔等。”军士对曰:“陛下赐与大晚,人亦不感圣恩。”帝流涕而已。又索袍带赐从官,内库使张容哥对曰:“颁给已尽。”卫士叱容哥曰:“致吾君社稷不保,是此阉竖!”抽刀逐之,或救而获免。容哥谓同党曰:“皇后惜物不散,军人归罪于吾辈,事若不测,吾辈万段,愿不见此祸。”因投河而死。(《隆平集》:内臣李承进逮事唐庄宗,太祖尝问庄宗时事,对曰:“庄宗好畋猎,每次近郊,卫士必控马首曰:‘儿郎辈寒冷,望陛下与救接。’庄宗随所欲给之,如此者非一。晚年萧墙之祸,由赏赉无节,威令不行也。”太祖叹曰:“二十年夹河战争,不能以军法约束此辈,诚儿戏。”)

  甲戌,次石桥,帝置酒野次,悲啼不乐,谓元行钦等诸将曰:“邺下乱离,寇盗蜂起,总管迫于乱军,存亡未测,今讹言纷扰,朕实无聊。卿等事予已来,富贵急难,无不共之,今兹危蹙,赖尔筹谋,而竟默默无言,坐观成败。予在荥泽之日,欲单骑渡河,访求总管,面为方略,招抚乱军,卿等各吐胸襟,共陈利害,今日俾予至此,卿等如何!”元行钦等百余人垂泣而奏曰:“臣本小人,蒙陛下抚养,位极将相,危难之时,不能立功报主,虽死无以塞责,乞申后效,以报国恩。”于是,百余人皆援刀截发,置须于地,以断首自誓,上下无不悲号,识者以为不祥。是日,西京留守张筠部署西征兵士到京,见于上东门外,晡晚,帝还宫。初,帝在汜水,卫兵散走,京师恐骇不宁,及帝至,人情稍安。乙亥,百官进名起居。安义节度使孔勍奏,点校兵士防城,准诏运粮万石,进发次。时勍已杀监军使据城,诡奏也。丙子,枢密使李绍宏与宰相豆卢革、韦说会于中兴殿之廊下,商议军机,因奏:“魏王西征兵士将至,车驾且宜控汜水,以俟魏王。”从之。午时,帝出上东门亲阅骑军,诫以诘旦东幸,申时还宫。

  四月丁丑朔,以永王存霸为北都留守,申王存渥为河中节度使。是日,车驾将发京师,从驾马军陈于宽仁门外,步兵陈于五凤门外。帝内殿食次,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自本营率所部抽戈露刃,至兴教门大呼,与黄甲两军引弓射兴教门。帝闻其变,自宫中率诸王近卫御之,逐乱兵出门。既而焚兴教门,缘城而入,登宫墙欢噪,帝御亲军格斗,杀乱兵数百。俄而帝为流矢所中,亭午,崩于绛霄殿之庑下,时年四十三。(《琬琰集》载《宋实录·王全斌传》云:同光末,萧墙有变,乱兵逼宫城,近臣宿将,皆释甲潜遁,惟全斌与符彦卿等十数人居中拒战。庄宗中流矢,扶掖归绛霄殿,全斌恸哭而去。《东都事略·符彦卿传》云:郭从谦之乱,庄宗左右皆引去,惟彦卿力战,杀十余人。庄宗崩,彦卿恸哭而去。)是时,帝之左右例皆奔散,唯五坊人善友敛廓下乐器簇于帝尸之上,发火焚之。及明宗入洛,止得其烬骨而已。

  天成元年七月丁卯,有司上谥曰光圣神闵孝皇帝,庙号庄宗。是月丙子,葬于雍陵。(《五代史补》:庄宗之嗣位也,志在渡河,但恨河东地狭兵少,思欲百练其众,以取必胜于天下,乃下令曰:“凡出师,骑军不见贼不许骑马,或步骑前后已定,不得越军分以避险恶。其分路并进,期会有处,不得违晷刻。并在路敢言病者,皆斩之。”故三军惧法而戮力,皆一以当百,故朱梁举天下而不能御,卒为所灭,良有以也。初,庄宗为公子时,雅好音律,又能自撰曲子词。其后凡用军,前后队伍皆以所撰词授之,使揭声而唱,谓之“御制”。至于入阵,不论胜负,马头才转,则众歌齐作。故凡所斗战,人忘其死,斯亦用军之一奇也。庄宗好猎,每出,未有不蹂践苗稼。一旦至中牟,围合,忽有县令,忘其姓名,犯围谏曰:“大凡有国家者,当视民如赤子,性命所击。陛下以一时之娱,恣其蹂践,使比屋嚣然动沟壑之虑,为民父母,岂其若是耶!”庄宗大怒,以为遭县令所辱,遂叱退,将斩之。伶官镜新磨者,知其不可,乃与群伶齐进,挽住令,佯为诟责曰:“汝为县令,可以指麾百姓为儿,既天子好猎,即合多留闲地,安得纵百姓耕锄皆遍,妨天子鹰犬飞走耶!而又不能自责,更敢咄咄,吾知汝当死罪。”诸伶亦皆嘻笑继和,于是庄宗默然,其怒少霁,顷之,恕县令罪。《五代史阙文》:庄宗尝因博戏,睹骰子采有暗相轮者,心悦之,乃自置暗箭格,凡博戏并认采之在下者。及同光末,邺都兵乱,从谦以兵犯兴教门,庄宗御之,中流矢而崩。识者以为暗箭之应。)

  史臣曰:庄宗以雄图而起河、汾,以力战而平汴、洛,家仇既雪,国祚中兴,虽少康之嗣夏配天,光武之膺图受命,亦无以加也。然得之孔劳,失之何速?岂不以骄于骤胜,逸于居安,忘栉沐之艰难,徇色禽之荒乐。外则伶人乱政,内则牝鸡司晨。靳吝货财,激六师之愤怨;征搜舆赋,竭万姓之脂膏。大臣无罪以获诛,众口吞声而避祸。夫有一于此,未或不亡,矧咸有之,不亡何待!静而思之,足以为万代之炯诫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三国第一猛将吕布古尸复原图曝光 竟长这样? 帽子对古人来说有多重要? 古代那些几十万大军的传说:竟然都是吓唬人的 历史上真有嫦娥这个人吗?嫦娥本名叫“恆娥” 明朝的锦衣卫有何用处?朱元璋为何建立锦衣卫 南唐后主李煜简介 五代十国皇帝李煜的跌宕人生 大才子唐伯虎最出名的名作竟是“春宫图” 揭秘:传说中用竹竿捅下来的U2侦察机 布喜娅玛拉容貌复原图 布喜娅玛拉颅骨复原图 古代中国治国为何讲究“德主刑辅”? 史上会打仗读书人只有三个最后一位无人不服 罗伯斯庇尔对法国大革命产生了什么影响 揭秘史上不明生物遗骸:带翅膀的人骨 揭秘:古人常说学富五车 五车到底能装多少书? 明朝开国大将傅友德为何最终被诛灭九族 朱元璋为何不把皇位传给朱棣却传给朱允文? 岑参《虢州西山亭子送范端公》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宋太宗这一逼真谎言 最终居然逼疯长子! 清代江油官员曾举办春节团拜会 是敬贤尊老习俗 金銮殿最早出现在唐代:曾只是皇宫中一个偏殿 武则天的男宠:尼姑庵恰遇和尚偷腥 钟无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钟无艳生平事迹简介 诸葛亮的墓地千年来没人敢盗的原因是什么 明朝为何以“淫”治天下? 揭秘:第三套人民币一元纸币女拖拉机手背景 古代杰出女性代表妇好的传奇故事是怎样的 雍正迷恋丹药:死因的五种说法究竟哪种可信? 南宋抗金大将刘琦:一位数次击败金兵的南宋支柱 古代尚未婚配的女子为什么被称为黄花闺女 揭秘甲午海战清军“致远”舰并非被日舰鱼雷击沉 好谋无断才是吕布失败根源?揭秘吕布死亡真相 弹丸小国两次入侵大清 政府还向其求和 玛雅文明:至今未解的十二大谜团 陆游与唐婉:千古绝唱钗头凤背后凄美爱情故事 曾国藩“北漂”为租房闹心:吉宅难寻 解密:西门庆获取女人芳心的高超手段 江南四大才子之一:周文宾在史书上竟查无此人 孝庄皇后一心为大清江山 康熙求天缩己命延其寿 6位夫人为张作霖生下8个儿子 揭张学良7个弟弟结局 中日历史第一战 日本虽败却显露一种恐怖能力 杨贵妃究竟是怎么死的?杨贵妃死亡之谜大揭秘 景颇族婚俗是怎样的?景颇族婚俗简介 北宋皇帝典范宋仁宗:竟能宽恕煽动造反的老秀才 雷锋的真名是什么 雷锋是怎么死的? 三国里浓墨重彩的关羽 娶妻这回事却只字未提 解密:唐太宗为何为魏征墓碑撰文后又推倒墓碑? 历史上的段誉竟是大理国第一任自治国王? 晋悼公恢复中原霸业:鄢陵大战击败楚郑联军 过午不食的“午”到底是几点? 赤壁之战获胜孙权为什么还向曹操投降 民国时教师判卷灵活:大师钱穆仅答一题获75分 揭秘:战国最有名的两张嘴“天口骈”和“谈天衍”! 明君汉文帝的荒唐事:替基友出头致当朝丞相惨死 齐桓公伐楚事件:齐桓公借此确定了诸侯霸主地位 西魏文帝元宝炬简介 西魏的开国君主生平简介 汉族历史 汉族最初的国家夏朝 江东父老真的就那么令项羽无颜以对吗? 正室爱上小三?揭秘史上哪个公主如何凌乱 揭秘:舜能够成为首领 是由于尧禅让给舜的吗? 最“宽大”皇帝萧衍:宽恕弟弟与女儿通奸谋反 侯君集是谁 侯君集的战绩 侯君集是怎么死的? 细数中国历史上的三大奸臣:人品极差书法奇好 近代“背黑锅”冠军李鸿章:所受委屈比窦娥还冤 惊:史上竟然有吃美女的习俗 随枣会战时间及经过:第五战区瓦解了日军攻势 武则天为谋皇后之位亲手扼杀女儿之说并不属实 为了离婚 文绣公开了溥仪的一个惊人秘密! 雍正皇帝是遇刺而死吗?吕四娘遇刺过雍正吗 历史趣闻:古希腊奥运会起源于神话? 另有玄机!孝庄太后下嫁多尔衮的历史真相 揭秘太平天国的灭亡 自己作死谁也没招! 隋炀帝远征高句丽 是一个不得不消灭的崛起大国 清朝服饰之:清代皇帝朝服 真实赵云是文臣:不曾斩一名敌将 拔一处要塞 福布斯评选世界第一首富 竟不是盖茨而是中国人 只有打出来的尊严:围绕澳门展开的关闸事件 清朝时期总督和巡抚究竟有多大的兵权? 黄宗羲简介 明末清初经学家史学家黄宗羲生平 揭秘: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开国兼国王王后 古代地方官自寻年终奖:攒公文卖废品做生意 解析汉朝名将曹参的平生经历与丰功伟绩 明太祖朱元璋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 杨过断的是哪只手 杨过的手是谁砍断的 玉皇大帝跟王母娘娘是什么关系?他俩竟然不是夫妻 揭秘:葬送了北宋江山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何人? 韩愈充当南海神庙超级推手 明确南海神是祝融 水浒传十大恶人:梁山好汉中的十大恶人都是谁? 陈叔宝与杨坚谁先死 两人都是604年死的 美国为何在日本投放原子弹? 他是最有作为的千古一帝 竟还娶了四对姐妹花 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有多伟大?李时珍简介 揭秘清朝后宫选秀女争宠上位非常手段 中国史上绝无仅有:康熙景陵竟然葬了48个后妃? 惊天计划:新中国成立这一天蒋介石在做什么? 揭秘恐龙消失的秘密:或因性别失调所致 元代皇帝为什么都没有陵墓?元朝皇帝陵墓之谜 中国十个亡国之君的退位诏书:古代十大亡国之君 夏帝芒简介 中国延续数千年的沉祭由夏芒开启 古代早婚早育是怎么回事?早婚早育起源汉朝吗 最经典的以少胜多 七百破五万一战灭敌国 漢隸字源五卷碑目一卷 陳學士文集十八卷 續刻受祺堂文集四卷 新刊合併官板音義評註淵海子平五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金石續編二十一卷首一卷 少微通鑑節要五十卷外記四卷 東塾讀書記二十五卷 春秋例表不分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男科二卷 佛所行讃經五卷 [康熙]鹽山縣志十二卷 天下同文一卷 玉茗堂尺牘六卷 靜怡軒詩鈔五卷 明史紀事本末八十卷 [光緒]代州志十二卷首一卷 注維摩詰經七卷 二如亭群芳譜二十八卷首一卷 查畫王題合璧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澠水燕談錄十卷 劉中丞奏議二十卷 瘟疫條辨摘要 山靜居畫論二卷 摘星樓治痘全書十八卷 王左丞集一卷 汲古閣說文訂一卷 遊峨山記 皇清儀禮解四十七卷 仁王護國般若波羅密多經二卷 涵芬樓古今文鈔一百卷 孔子家語十卷 方靈皋全稿 歸田瑣記八卷 圖注脈訣辨真四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道門解釋科 綱鑑正史約三十六卷附記一卷 唐宋八家鈔八卷 史記志疑三十六卷 明德先生文集二十六卷 冬青館古宮詞三卷 春芥山房詩集二卷 芥子園畫傳初集五卷 陽明先生集要經濟編七卷 蒙學課本地球歌韻四卷 [光緒]重修武進陽湖縣志三十卷 學林管理法二卷 南山集十四卷補遺三卷傳一卷年譜一卷 清真釋疑補輯不分卷 金石苑六卷 九章算術十卷 温熱經緯五卷 篤素堂集鈔三卷 爾雅註疏十一卷 龍壁山房文集八卷 述古叢鈔四集二十九種 增補注釋故事白眉十卷 [禮記雜抄] 毛詩序傳三_王劼巴縣晚清樓.djvu 毛詩序傳四_王劼巴縣晚清樓.djvu 何氏公羊解詁三十論_廖平_x1_77.djvu 集韻一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二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三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四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五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六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七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八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九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集韻十_丁度奉敕川東官捨.djvu 孟子音義_孫奭撰.djvu 群經凡例上_尊經書局.djvu 群經凡例下_尊經書局.djvu 禹貢匯解一_洪兆雲.djvu 禹貢匯解二_洪兆雲.djvu 禹貢匯解三_洪兆雲.djvu 禹貢匯解四_洪兆雲.djvu 石笥山房集一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二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三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四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五_胡天遊_x16_4_11_21_33_36_40_42_48_51_54-55_68_74_76_96_98.djvu 石笥山房集六_胡天遊_x1_93.djvu 石笥山房集七_胡天遊_x2_12_18.djvu 石笥山房集八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九_胡天遊.djvu 石笥山房集十_胡天遊.djvu 經訓比義上_黃以周南菁講捨.djvu 經訓比義中_黃以周南菁講捨.djvu 經訓比義下_黃以周南菁講捨_x2_11_45.djvu 經傳攷證一_朱彬寶應朱宜錄堂.djvu 經傳攷證二_朱彬寶應朱宜錄堂.djvu 石龕詩卷一_劉楚英粵西鹺署.djvu 石龕詩卷二_劉楚英粵西鹺署_x26.djvu 石龕詩卷三_劉楚英粵西鹺署.djvu 石龕詩卷四_劉楚英粵西鹺署.djvu 經學不厭精一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二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三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四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五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六_花之安上海寶鴻齋.djvu 經學不厭精遺編_花之安德國傳福音總會.djvu 西亭文鈔一_王原.djvu 西亭文鈔二_王原.djvu 西亭文鈔三_王原.djvu 西亭文鈔四_王原.djvu 增訂金批西廂一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增訂金批西廂一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增訂金批西廂三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增訂金批西廂四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增訂金批西廂五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增訂金批西廂六_王實甫如是山房.djvu 禹貢班義述一_成蓉鏡夏六巴.djvu 禹貢班義述二_成蓉鏡夏六巴.djvu 禹貢指南一_毛晃.djvu 禹貢指南二_毛晃.djvu 聖廟儀注_.djvu 虞氏易變表_江承之.djvu 毛詩故訓傳一_毛亨五雲堂.djvu 毛詩故訓傳二_毛亨五雲堂.djvu 毛詩故訓傳三_毛亨五雲堂.djvu 毛詩故訓傳四_毛亨五雲堂.djvu 石臼集一_邢昉孟貞甫.djvu 石臼集二_邢昉孟貞甫.djvu 石臼集三_邢昉孟貞甫.djvu 石臼集四_邢昉孟貞甫.djvu 石臼集五_邢昉孟貞甫.djvu 石臼集六_邢昉孟貞甫.djvu 仁壽縣新志一_馬百齡.djvu 仁壽縣新志二_馬百齡.djvu 仁壽縣新志三_馬百齡.djvu 仁壽縣新志四_馬百齡.djvu 仁壽縣新志五_馬百齡.djvu 仁壽縣新志六_馬百齡.djvu 仁壽縣志一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二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三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四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五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六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七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八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九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十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十一_羅廷權.djvu 仁壽縣志十二_羅廷權.djvu 眉州屬志一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二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三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四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五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六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七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八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九_塗長髮.djvu 眉州屬志十_塗長髮.djvu 續眉州志_戴三錫.djvu 犍為縣志一_王夢庚.djvu 犍為縣志二_王夢庚.djvu 犍為縣志三_王夢庚.djvu 犍為縣志四_王夢庚.djvu 夾江縣志一_王佐.djvu 夾江縣志二_王佐.djvu 夾江縣志三_王佐.djvu 夾江縣志四_王佐.djvu 夾江縣志五_王佐.djvu 夾江縣志六_王佐.djvu 夾江縣志七_王佐.djvu 夾江縣志八_王佐.djvu 洪雅縣志一_王好音.djvu 洪雅縣志二_王好音.djvu 洪雅縣志三_王好音.djvu 洪雅縣志四_王好音.djvu 洪雅縣志五_王好音.djvu 洪雅縣志六_王好音.djvu 敘州府志一_王麟祥.djvu 志冲牛斗 志同心合 志同心和 志同气合 志同气和 志坚行苦 志大才短 志大量小 志志诚诚 志枭逆虏 志洁行芳 志满意得 志满气骄 志虑忠纯 志诚君子 志趣不凡 志趣不常 志高行洁 执一无失 执意不回 执经叩问 执迷不反 执锐披坚 执鞭坠蹬 执鞭随蹬 指不胜偻 指不胜数 指东划西 指东说西 指东骂西 指佞触邪 指南打北 指古摘今 指囷相助 指大于臂 指天誓心 指奏相反 指山说磨 指成之间 指手顿脚 指指点点 指挥可定 指掌可取 指日可下 指日可俟 指日而待 指桑说槐 指槐骂柳 指画口授 指破迷津 指顾从容 指顾倏忽 指顾间事 指鸡骂狗 擿埴冥行 支分族解 支叶扶疏 支吾其辞 支左屈右 支支梧梧 支离拥肿 支离繁碎 支离臃肿 智以利昏 智出乎争 智勇兼备 智名勇功 智尽力穷 智者千虑,或有一失 智者所见略同 智贵免祸 智足以饰非,辩足以行说 智过万人 枝叶扶苏 枝叶硕茂 枝木之冠 枝辞蔓语 枝附叶着 枝附叶连 栉发耨苗 桎辖之桎 植党自私 止循资序 止戈之武 止渴之梅 止知其一,未知其二 止谤莫若自修 止足之戒 止足之计 治一经,损一经 治丝益棼 治乱兴亡 治乱安危 治乱持危 治兵以信 治兵振旅 治气养生 治谱家传 治阿之宰 炙凤烹龙 炙手而热 炙鸡絮酒 瘈狗噬人 直入云霄 直写胸臆 直吐胸怀 直壮曲老 直待雨淋头 直扑无华 直眉楞眼 直眉睖眼 直而不肆 直言勿讳 直言尽意 知一不知十 知一而不知二 知不诈愚 知义多情 知之为知之 知之非难,行之不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