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三十四(唐书) 庄宗纪八

卷三十四(唐书) 庄宗纪八

  同光四年春正月戊午朔,帝不受朝贺,契丹寇渤海。壬戌,诏以去岁因被灾沴,物价腾踊,自今月三日后避正殿,减膳撤乐,以答天谴。应去年遭水灾州县,秋夏税赋并与放免。自壬午年已前所欠残税,及诸色课利,已有敕命放免者,尚闻所在却有征收,宜令租庸司切准前敕处分。应京畿内人户,有停贮斛斗者,并令减价出粜;如不遵行,当令检括。西川王衍父子及伪署将相官吏,除已行刑宪外,一切释放。天下禁囚,除十恶五逆、官典犯赃、屠牛毁钱、放火劫舍、持刀杀人,准律常赦不原外,应合抵极刑者,递降一等。其余罪犯悉与减降;逃背军健,并放逐便。

  癸亥,河中节度使李继麟来朝。诸州上言,准宣为去年十月地震,集僧道起消灾道场。甲子,魏王继岌杀枢密使郭崇韬于西川,夷其族。丙寅,百官上表,请复常膳,凡三上表,乃允之。西川行营都监李廷安进西川乐官二百九十八人。契丹寇女真、渤海。戊寅,契丹安巴坚遣使贡良马。庚辰,帝异母弟鄜州节度使存乂伏诛。存乂,郭崇韬之子婿也,故亦及于祸。是日,以河中节度使、守太师、兼尚书令、西平王李继麟为滑州节度使,寻令朱守殷以兵围其第,诛之,亦夷其族。辛巳,吐浑、奚各遣使贡马。镇州上言,部民冻死者七千二百六十人。又奏,准宣进花果树栽及抽乐人梅审译赴京。甲申,以郓州节度使、永王存霸为河中节度使,以滑州节度使、申王存渥为郓州节度使。乙酉,内人景姹上言:“昭宗遇难之时,皇属千余人同时遇害,为三穴瘗于宫城西古龙兴寺北,请改葬。”从之,仍诏河南府监护其事。丙戌,回鹘可汗阿都欲遣使贡良马。镇州上言,平棘等四县部民,饿死者二千五十人。丁亥,诏朱友谦同恶人史武等七人,已当国法,并籍没家产。武等友谦旧将,时皆为刺史,并以无罪族诛。(《欧阳史》,丁亥,杀李继麟之将史武、薛敬容、周唐殷、杨师太、王景、来仁、白奉国,灭其族。)

  二月己丑,以宣徽南院使、知内侍省兼内勾、特进、右领军卫上将军李绍宏为骠骑大将军、守左武卫上将军、知内侍省,充枢密使。甲午,以郑州刺史李绍奇为河阳节度使,以乐人景进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守御史大夫。进以俳优嬖幸,善采访闾巷鄙细事以启奏,复密求妓媵以进,恩宠特厚。魏州钱谷诸务,及招兵市马,悉委进监临。孔谦附之以希宠,常呼为“八哥”。诸军左右无不托附,至于士人,亦有因之而求仕进者。每入言事,左右纷然屏退,惟以陷害荧惑为意焉。是日,帝幸冷泉校猎。乙未,宰臣豆卢革上言,请支州县官实俸,以责课效。

  丙申,武德使史彦琼自邺驰报称:“今月六日,贝州屯驻兵士突入都城,剽劫坊市。”初,帝令魏博指挥使杨仁晸率兵戍瓦桥,至是代归,有诏令驻于贝州。上岁天下大水,十月邺地大震,自是居人或有亡去他郡者,每日族谈巷语云:“城将乱矣!”人人恐悚,皆不自安。

  十二月,以户部尚书王正言为兴唐尹、知留守事。正言年耄风病,事多忽忘,比无经治之才。武德使史彦琼者,以伶官得幸,帝待以腹心之任,都府之中,威福自我,正言以下,皆胁肩低首,曲事不暇。由是政无统摄,奸人得以窥图。洎郭崇韬伏诛,人未测其祸始,皆云:“崇韬已杀继岌,自王西川,故尽诛郭氏。”先是,有密诏令史彦琼杀朱友谦之子澶州刺史建徽。史彦琼夜半出城,不言所往。诘旦,阍报正言曰:“史武德夜半驰马而去,不知何往。”是日人情震骇,讹言云:“刘皇后以继岌死于蜀,已行弑逆,帝已晏驾,故急征彦琼。”其言播于邺市,贝州军士有私宁亲于都下者,掠此言传于贝州。军士皇甫晖等因夜聚蒱博不胜,遂作乱,劫都将杨仁晸曰:“我辈十有余年为国家效命,甲不离体,已至吞并天下,主上未垂恩泽,翻有猜嫌。防戍边远,经年离阻乡国,及得代归,去家咫尺,不令与家属相见。今闻皇后弑逆,京邑已乱,将士各欲归府宁亲,请公同行。”仁晸曰:“汝等何谋之过耶!今英主在上,天下一家,从驾精兵不下百万,西平巴、蜀,威振华夷,公等各有家族,何事如此!”军人乃抽戈露刃环仁晸曰:“三军怨怒,咸欲谋反,苟不听从,须至无礼。”仁晸曰:“吾非不知此,但丈夫举事,当计万全。”军人即斩仁晸。裨将赵在礼闻军乱,衣不及带,将逾垣而遁,乱兵追及,白刃环之曰:“公能为帅否?否则头随刃落!”在礼惧,即曰:“吾能为之。”众遂呼噪,中夜燔劫贝郡。诘旦,拥在礼趋临清,剽永济、馆陶。五日晚,有自贝州来者,言乱兵将犯都城,都巡检使孙铎等急趋史彦琼之第,告曰:“贼将至矣,请给铠仗,登陴拒守。”彦琼曰:“今日贼至临清,计程六日方至,为备未晚。”孙铎曰:“贼来寇我,必倍道兼行,一朝失机,悔将何及!请仆射率众登陴,铎以劲兵千人伏于王莽河逆击之;贼既挫势,须至离溃,然后可以剪除。如俟其凶徒薄于城下,必虑奸人内应,则事未可测也。”彦琼曰:“但训士守城,何须即战。”时彦琼疑孙铎等有他志,故拒之。是夜三更,贼果攻北门,彦琼时以部众在北门楼,闻贼呼噪,即时惊溃。彦琼单骑奔京师。迟明,乱军入城,孙铎与之巷战,不胜,携其母自水门而出,获免。晡晚,赵在礼引诸军据宫城,署皇甫晖、赵进等为都虞候、斩斫使,诸军大掠。兴唐尹王正言谒在礼,望尘再拜。是日,众推在礼为兵马留后,草奏以闻。帝怒,命宋州节度使元行钦率骑三千赴邺都招抚,诏征诸道之师进讨。

  丁酉,淮南杨溥遣使贺平蜀。己亥,魏王继岌奏,康延孝拥众反,回寇西川。遣副招讨使任圜率兵追讨之。庚子,福建节度副使王延翰奏,节度使王审知委权知军府事。邢州左右步直军四百人据城叛,推军校赵太为留后,诏东北面副招讨使李绍真率兵讨之。辛丑,元行钦至邺都,进攻南门,以诏书招谕城中,赵在礼献羊酒劳军,登城遥拜行钦曰:“将士经年离隔父母,不取敕旨归宁,上贻圣忧,追悔何及!傥公善为敷奏,俾从涣汗,某等亦不敢不改过自新。”行钦曰:“上以汝辈有社稷功,必行赦宥。”因以诏书谕之。皇甫晖聚众大诟,即坏诏。行钦以闻,帝怒曰:“收城之日,勿遗噍类!”壬寅,行钦自邺退军,保澶州。甲午,从马直宿卫军士王温等五人夜半谋乱,杀本军使,为卫兵所擒,磔于本军之门。丙午,以右散骑常侍韩彦惲为户部侍郎。丁未,邺都行营招抚使元行钦率诸道之师再攻邺都。戊申,以洋州留后李绍文为夔州节度使。诏河中节度使、永王存霸归藩。己酉,以枢密使宋唐玉为特进、左威卫上将军,充宣徽南院使。

  庚戌,诸军大集于邺都,进攻其城,不克。行钦又大治攻具。城中知其无赦,昼夜为备。朝廷闻之益恐,连发中使促继岌西征之师。继岌以康延孝据汉州,中军之士从任圜进讨,继岌端居利州,不获东归。是日,飞龙使颜思威部署西川宫人至。辛亥,淮南杨溥遣使贡方物。西京上言,客省使李严押蜀主王衍至本府。壬子,以守太尉、中书令、河南尹兼河阳节度使、齐王张全义为检校太师、兼尚书令,充许州节度使。东川董璋奏,准诏诛遂州节度使李令德于本州,夷其族。癸丑,湖南马殷奏,福建节度使王审知疾甚,副使王延翰已权知军府事,请降旄节。司天监上言:自二月上旬后,昼夜阴云,不见天象,自二十六日方晴,至月终,星辰无变。以右卫上将军朱汉宾知河南府事。

  甲辰,命蕃汉总管李嗣源统亲军赴邺都,以讨赵在礼。帝素倚爱元行钦,邺城军乱,即命为行营招讨使,久而无功。时赵太据邢州,王景戡据沧州,自为留后,河朔郡邑多杀长吏。帝欲亲征,枢密使与宰臣奏言:“京师者,天下根本,虽四方有变,陛下宜居中以制之,但命将出征,无烦躬御士伍。”帝曰:“绍荣讨乱未有成功,继岌之军尚留巴、汉,余无可将者,断在自行。”枢密使李绍宏等奏曰:“陛下以谋臣猛将取天下,今一州之乱而云无可将者,何也?总管李嗣源是陛下宗臣,创业已来,艰难百战,何城不下,何贼不平,威略之名,振于夷夏,以臣等筹之,若委以专征,邺城之寇,不足平也!”帝素宽大容纳,无疑于物,自诛郭崇韬、朱友谦之后,阉宦伶官交相谗谄,邦国大事皆听其谋,繇是渐多猜惑,不欲大臣典兵,既闻奏议,乃曰:“予恃嗣源侍卫,卿当择其次者。”又奏曰:“以臣等料之,非嗣源不可。”河南尹张全义亦奏云:“河朔多事,久则患生,宜令总管进兵。如倚李绍荣辈,未见其功。”帝乃命嗣源行营。是日,延州知州白彦琛奏,绥、银兵士剽州城谋叛。魏王继岌传送郭崇韬父子首函至阙下,诏张全义收瘗之。乙巳,以右武卫上将军李肃为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以吏部尚书李琪为国计使。

  三月丁未朔,李绍真奏,收复邢州,擒贼首赵太等二十一人,徇于邺都城下,皆磔于军门。庚戌,李绍真自邢州赴邺都城下。辛亥,以威武军节度副使、福建管内都指挥使、检校太傅、守江州刺史王延翰为福建节度使,依前检校太傅。壬子,李嗣源领军至邺都,营于西南隅。甲寅,进营于观音门外,下令诸军,诘旦攻城。是夜,城下军乱,迫嗣源为帝。迟明,乱军拥嗣源及霍彦威入于邺城,复为皇甫晖、赵进等所胁,嗣源以诡词得出,夜分至魏县。时嗣源遥领镇州,诘旦,议欲归藩,上章请罪,安重诲以为不可,语在《明宗纪》中。翼日,遂次于相州。元行钦部下兵退保卫州,以飞语上奏,嗣源一日之中遣使上章申理者数四。帝遣嗣源子从审与中使白从训赍诏以谕嗣源,行至卫州,从审为元行钦所械,不得达。是日,西面行营副招讨使任圜奏,收复汉州,擒逆贼康延孝。

  丙辰,荆南高季兴上言,请割峡内夔、忠、万等三州却归当道,依旧管系,又请云安监。初,将议伐蜀,诏高季兴令率本军上峡,自收元管属郡。军未进,夔、忠、万三州已降,季兴数请之,因赂刘皇后及宰臣枢密使,内外叶附,乃俞其请。戊午,诏河南府预借今年秋夏租税。时年饥民困,百姓不胜其酷,京畿之民,多号泣于路,议者以为刘盆子复生矣。庚申,诏潞州节度使孔勍赴阙,以右龙虎统军安崇阮权知潞州。是日,忠武军节度使、齐王张全义薨。壬戌,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表,以魏博军变,请出内府金帛优给将士。不报。时知星者上言:“客星犯天库,宜散府藏。”又云:“流星犯天棓,主御前有急兵。”帝召宰臣于便殿,皇后出宫中妆奁银盆各二,并皇子满哥三人,谓宰臣曰:“外人谓内府金宝无数,向者诸侯贡献旋供赐与,今宫中有者,妆奁、婴孺而已,可鬻之给军。”革等惶恐而退。癸亥,以伪置昭武军节度使林思谔为阆州刺史。是日,出钱帛给赐诸军,两枢密使及宋唐玉、景进等各贡助军钱币。是时,军士之家乏食,妇女掇蔬于野,及优给军人,皆负物而诟曰:“吾妻子已殍矣,用此奚为!”甲子,元行钦自卫州率部下兵士归,帝幸耀店以劳之。西川辇运金银四十万至阙,分给将士有差。元行钦请车驾幸汴州,帝将发京师,遣中官向延嗣驰诏所在诛蜀主王衍,仍夷其族。

  乙丑,车驾发京师。戊辰,遣元行钦将骑军沿河东向。壬申,帝至荥泽,以龙骧马军八百骑为前军,遣姚彦温董之。彦温行至中牟,率所部奔于汴州。时潘瑰守王村寨,有积粟数万,亦奔汴州。是时,李嗣源已入于汴。帝闻诸军离散,精神沮丧,至万胜镇即命旋师。登路旁荒冢,置酒视诸将流涕。俄有野人进雉,因问冢名,对曰:“里人相传为愁台。”帝弥不悦,罢酒而去。是夜,次汜水。初,帝东出关,从驾兵二万五千,及复至汜水,已失万余骑。乃留秦州都指挥使张塘以步骑三千守关。帝过罂子谷,道路险狭,每遇卫士执兵仗者,皆善言抚之曰:“适报魏王继岌又进纳西川金银五十万,到京当尽给尔等。”军士对曰:“陛下赐与大晚,人亦不感圣恩。”帝流涕而已。又索袍带赐从官,内库使张容哥对曰:“颁给已尽。”卫士叱容哥曰:“致吾君社稷不保,是此阉竖!”抽刀逐之,或救而获免。容哥谓同党曰:“皇后惜物不散,军人归罪于吾辈,事若不测,吾辈万段,愿不见此祸。”因投河而死。(《隆平集》:内臣李承进逮事唐庄宗,太祖尝问庄宗时事,对曰:“庄宗好畋猎,每次近郊,卫士必控马首曰:‘儿郎辈寒冷,望陛下与救接。’庄宗随所欲给之,如此者非一。晚年萧墙之祸,由赏赉无节,威令不行也。”太祖叹曰:“二十年夹河战争,不能以军法约束此辈,诚儿戏。”)

  甲戌,次石桥,帝置酒野次,悲啼不乐,谓元行钦等诸将曰:“邺下乱离,寇盗蜂起,总管迫于乱军,存亡未测,今讹言纷扰,朕实无聊。卿等事予已来,富贵急难,无不共之,今兹危蹙,赖尔筹谋,而竟默默无言,坐观成败。予在荥泽之日,欲单骑渡河,访求总管,面为方略,招抚乱军,卿等各吐胸襟,共陈利害,今日俾予至此,卿等如何!”元行钦等百余人垂泣而奏曰:“臣本小人,蒙陛下抚养,位极将相,危难之时,不能立功报主,虽死无以塞责,乞申后效,以报国恩。”于是,百余人皆援刀截发,置须于地,以断首自誓,上下无不悲号,识者以为不祥。是日,西京留守张筠部署西征兵士到京,见于上东门外,晡晚,帝还宫。初,帝在汜水,卫兵散走,京师恐骇不宁,及帝至,人情稍安。乙亥,百官进名起居。安义节度使孔勍奏,点校兵士防城,准诏运粮万石,进发次。时勍已杀监军使据城,诡奏也。丙子,枢密使李绍宏与宰相豆卢革、韦说会于中兴殿之廊下,商议军机,因奏:“魏王西征兵士将至,车驾且宜控汜水,以俟魏王。”从之。午时,帝出上东门亲阅骑军,诫以诘旦东幸,申时还宫。

  四月丁丑朔,以永王存霸为北都留守,申王存渥为河中节度使。是日,车驾将发京师,从驾马军陈于宽仁门外,步兵陈于五凤门外。帝内殿食次,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自本营率所部抽戈露刃,至兴教门大呼,与黄甲两军引弓射兴教门。帝闻其变,自宫中率诸王近卫御之,逐乱兵出门。既而焚兴教门,缘城而入,登宫墙欢噪,帝御亲军格斗,杀乱兵数百。俄而帝为流矢所中,亭午,崩于绛霄殿之庑下,时年四十三。(《琬琰集》载《宋实录·王全斌传》云:同光末,萧墙有变,乱兵逼宫城,近臣宿将,皆释甲潜遁,惟全斌与符彦卿等十数人居中拒战。庄宗中流矢,扶掖归绛霄殿,全斌恸哭而去。《东都事略·符彦卿传》云:郭从谦之乱,庄宗左右皆引去,惟彦卿力战,杀十余人。庄宗崩,彦卿恸哭而去。)是时,帝之左右例皆奔散,唯五坊人善友敛廓下乐器簇于帝尸之上,发火焚之。及明宗入洛,止得其烬骨而已。

  天成元年七月丁卯,有司上谥曰光圣神闵孝皇帝,庙号庄宗。是月丙子,葬于雍陵。(《五代史补》:庄宗之嗣位也,志在渡河,但恨河东地狭兵少,思欲百练其众,以取必胜于天下,乃下令曰:“凡出师,骑军不见贼不许骑马,或步骑前后已定,不得越军分以避险恶。其分路并进,期会有处,不得违晷刻。并在路敢言病者,皆斩之。”故三军惧法而戮力,皆一以当百,故朱梁举天下而不能御,卒为所灭,良有以也。初,庄宗为公子时,雅好音律,又能自撰曲子词。其后凡用军,前后队伍皆以所撰词授之,使揭声而唱,谓之“御制”。至于入阵,不论胜负,马头才转,则众歌齐作。故凡所斗战,人忘其死,斯亦用军之一奇也。庄宗好猎,每出,未有不蹂践苗稼。一旦至中牟,围合,忽有县令,忘其姓名,犯围谏曰:“大凡有国家者,当视民如赤子,性命所击。陛下以一时之娱,恣其蹂践,使比屋嚣然动沟壑之虑,为民父母,岂其若是耶!”庄宗大怒,以为遭县令所辱,遂叱退,将斩之。伶官镜新磨者,知其不可,乃与群伶齐进,挽住令,佯为诟责曰:“汝为县令,可以指麾百姓为儿,既天子好猎,即合多留闲地,安得纵百姓耕锄皆遍,妨天子鹰犬飞走耶!而又不能自责,更敢咄咄,吾知汝当死罪。”诸伶亦皆嘻笑继和,于是庄宗默然,其怒少霁,顷之,恕县令罪。《五代史阙文》:庄宗尝因博戏,睹骰子采有暗相轮者,心悦之,乃自置暗箭格,凡博戏并认采之在下者。及同光末,邺都兵乱,从谦以兵犯兴教门,庄宗御之,中流矢而崩。识者以为暗箭之应。)

  史臣曰:庄宗以雄图而起河、汾,以力战而平汴、洛,家仇既雪,国祚中兴,虽少康之嗣夏配天,光武之膺图受命,亦无以加也。然得之孔劳,失之何速?岂不以骄于骤胜,逸于居安,忘栉沐之艰难,徇色禽之荒乐。外则伶人乱政,内则牝鸡司晨。靳吝货财,激六师之愤怨;征搜舆赋,竭万姓之脂膏。大臣无罪以获诛,众口吞声而避祸。夫有一于此,未或不亡,矧咸有之,不亡何待!静而思之,足以为万代之炯诫也。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歷代世系紀年編一卷 五代史七十四卷目錄一卷 寄簃文存八卷 貫華堂選批唐才子詩甲集七言律八卷 粵東詞鈔 草行楷三種書法一卷書法摘要善本三卷 集韻考正十卷 永平廣錄十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初學記三十卷 四書章句集註二十六卷 佛本行集經六十卷 樾亭雜纂一卷 新鐫校正詳註分類百子金丹全書十卷 滇繫四十卷首四卷 辛丑銷夏記五卷 山海經十八卷 本經逢原四卷 春秋大事表五十卷輿圖一卷附錄一卷 壬辰科直省同年錄 淵鑑齋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連筠簃叢書十五種二百二十三卷 嶺表錄異三卷 佩文韻府一百〇六卷拾遺一百〇六卷 論語註疏解經十卷 陶文毅公奏議不分卷 潛廬詩集四卷 劍溪文略 金文雅十六卷作者考一卷 禮記十卷 則古昔齋算學十三種附刻一種 扶雅堂詩集十四卷 胡汝霖鄉試硃卷 譚文勤公奏稿二十卷首一卷 詩騷韻注卷六殘稾 御定歷代賦彙一百四十卷外集二十卷逸句二卷補遺二十二卷 澤雅堂文集八卷 狂狷裁中十卷春秋賞析二卷 東洲草堂詩鈔二十七卷詩餘一卷 徑中徑又徑四卷 萬國史記二十卷 陳邦彥雜錄不分卷 本草從新六卷 朱杜溪先生集七卷詩稿三卷又詩一卷遊歷記一卷 歷代陵寢備考五十卷宗廟考八卷 小方壺齋輿地叢抄十二帙一千二百〇七種一千二百〇七卷 後漢書一百三十卷 理學宗傳二十六卷 子書百家 年華錄四卷 元曲選一百卷首一卷論曲一卷元曲論一卷 蠹書二卷附錄一卷 金剛經聯語一卷 監本四書十九卷 隨軒金石文字九種不分卷 李靜叔遺文 文昌帝君孝經 湯文正公全集 日本雜事詩二卷 永新詩徵三十三卷附錄九卷 譚嗣同全集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譚嗣同全集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秋瑾集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繁絃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西昌月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訪蘇詩文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揮手之間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種子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歸來以後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櫻花贊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我們把春天吵醒了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散文選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不惑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抱箭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海濤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郭沫若選集第二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一卷上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三卷下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三卷上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郭沫若選集第一卷下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雄雞集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沸羹集_群益出版社上海.djvu 致青年公民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百花齊放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贛南風采一.djvu 葉笛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和花朵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山溪和海島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學習魯迅先生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石靈選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從延河到天山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王西彥近作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煙塵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王統照文集第三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王統照文集第二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王統照文集第一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王統照文集第四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王統照文集第五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王統照文集第六卷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獄中瑣記及其他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大路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蘆溝橋畔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農材速寫_通俗讀物出版社北京.djvu 遙遠的問侯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邊彊風貌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情滿青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月亮湖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保衛文化_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織錩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何其芳選集第一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何其芳選集第二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何其芳選集第三卷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蘆焚散文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赤樺信_長江文藝出版社武漢.djvu 秋色賦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續范亭詩文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爐匠老大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程硯秋文集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激流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幸福的花為勇士而開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黑紅點_新華書店.djvu 春天漫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山發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過封鎖線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煙塵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月夜到黎明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金沙江的懷念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寶地寶人寶事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船夫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時代的回聲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魯彥散文集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魯迅全集補遺_上海出版公司上海.djvu 魯迅全集補遺續編_上海出版公司上海.djvu 魯迅著譯書信索引.djvu 魯迅著譯書信索引補正.djvu 魯迅著作索引五種人名分冊上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魯迅著作索引五種人名分冊下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學習魯迅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魯訊阿Q正傳日譯本註釋手稿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魯迅野草註解_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魯迅作品中的紹興方言註釋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輯錄古籍序跋集譯注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患雜餘生記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部隊文藝新的里程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在文藝思想戰線上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鴨綠江凱歌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前進曲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拾穗小札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火紅的戰旗_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青春的光輝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碰璧而歸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第十個春天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風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革命生涯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金梁和玉柱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散文三十篇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嚴復詩文選注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戈壁旅伴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嚴覆文選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朹鄰散記魯迅在日本及其他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山湖草原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遠域新天_內蒙古人民出版社呼和浩特.djvu 浪花集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偉大的安慰者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北京晨曲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讚美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香雪海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遙夜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起飛的孔雀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靳以散文小說集_平明出版社上海.djvu 江山萬里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心的歌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熱情的讚歌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光榮人家_平明出版社上海.djvu 百花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百花集續編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遠行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小記十篇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回春樹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非洲夜會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颜谢 颜郎老 颜长山舌 颜闵 颜阖凿培 颜鬓 颠倒衣裳 颠夭 飂叔豢龙 风不鸣条,雨不破块 风乌雨蚁 风力相国 风后 风吹草低见牛羊 风在斯下 风声妇人 风尘表物 风月主人 风月债 风月所 风月无边 风木含悲 风树 风汉 风波之民 风流宰相 风流尽 风火生 风玉 风生苹叶 风病辞 风移畏垒 风缆 风胡 风花随堕 风行草偃 风雨 风雨如晦 风雨对床 风雩咏归 风马牛 飔段 飘瓦 飘若浮云,矫若惊龙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飙车羽轮 飞凫竞渡 飞头 飞奴投书 飞将军 飞渡江 飞熊入梦 飞白 飞蓬乘风 飞过海 飞霜冤 飞鸟倦未还 飞龙在天 食三斗葱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食于蜡礼 食人乳 食其乱宫庭 食椹 食毛践土 食浮 食肉寝皮 食肉糜 食雁 食马肝 食骏 餐流霞 饥曼倩 饥用饱扬 饭后钟 饭山嘲 饭成糜 饮䊚亦醉 饮三斗醋 饮冰 饮月氏头 饮水 饮河满腹 饮流霞 饮灰洗胃 饮犊 饮百觚 饮羊 饮羽石梁 饮马于河 饮马投钱 饱暖生淫欲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饲豕如人 饷车 饼师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馆陶园 馆陶恩 首丘之思 香居之谏 香草美人 香象渡河 騕褭 驩兜流放 马上琵琶 马中龙 马前泼水 马去奔郑 马周困新丰 马周遇合 马安四至 马安巧宦 马少游语 马归十二闲 马惜障泥 马援铜柱 马曹 马武弹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