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三十二(唐书) 庄宗纪六

卷三十二(唐书) 庄宗纪六

  同光二年夏五月己亥,帝御文明殿,册齐王张全义为太尉。礼毕,全义赴尚书省领事,左谏议大夫窦专不降阶,为御史所劾,专援引旧典,宰相不能诘,寝而不行。庚子,太常卿李燕卒。壬寅,以教坊使陈俊为景州刺史,内园使储德源为宪州刺史,皆梁之伶人也。初,帝平梁,俊与德源皆为宠伶周匝所荐,帝因许除郡,郭崇韬以为不可,伶官言之者众,帝密召崇韬谓之曰:“予已许除郡,经年未行,我惭见二人,卿当屈意行之。”故有是命。(《清异录》:同光既即位,犹袭故态,身预俳优,尚方进御巾裹,名品日新。今伶人所预,尚有传其遗制者。)

  甲辰,以兖州节度使李绍钦依前检校太保、兖州节度使,进封开国侯;以邠州节度使韩恭依前检校太保、邠州节度使,进封开国伯。丙午,以福建节度使、闽王王审知依前检校太师、守中书令、福建节度使。戊申,幸郭崇韬第。己酉,诏天下收拆防城之具,不得修浚池隍。以西都留守、京兆尹张筠依前检校太保,充西都留守。甲寅,以沧州节度使李绍斌充东北面招讨使,以兖州节度李绍钦为副招讨使,以宣徽使李绍宏为招讨都监,率大军渡河而北,时幽州上言契丹将寇河朔故也。

  乙卯,潞州叛将杨立遣使健步奉表乞行赦宥,帝令枢密副使宋唐玉赍敕书招抚。幽州上言,契丹营于州东南。丙辰,渤海国王大撰遣使贡方物。以澶州刺史李审益为幽州行军司马、蕃汉内外都知兵马使。辛酉,故泽潞节度使丁会赠太师。诏割复州为荆南属郡。壬戌,以权知凤翔军府事、泾州节度使李〈日严〉为起复云麾将军、右金吾大将军同正,依前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充凤翔节度使。乙丑,以权知归义军留后曹义金为归义军节度使、沙州刺史、检校司空。丙寅,李嗣源奏收复潞州。幽州上言,新授宣武军节度使李存审卒。

  六月甲戌,中书侍郎兼吏部尚书、平章事、宏文馆大学士豆卢革加右仆射,余如故;侍中、监修国史、兼枢密使、镇州节度使郭崇韬进爵邑,加功臣号;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赵光允加兼户部尚书;礼部侍郎、平章事韦说加中书侍郎。宋州奏,节度使李绍安卒。丙子,李嗣源遣使部送潞州叛将杨立等到阙,并磔于市。潞州城峻而隍深,至是帝命刬平之,因诏诸方镇撤防城之备焉。丁丑,有司上言:“洛阳已建宗庙,其北京太庙请停。”从之。

  甲申,以卫国夫人韩氏为淑妃,燕国夫人伊氏为德妃,仍令所司择日册命。故河东节度副使、守左谏议大夫李袭吉赠礼部尚书;故河东节度副使、礼部尚书苏循赠左仆射;故河东观察判官、检校右仆射司马揆赠司空;故河东留守判官、工部尚书李敬义赠右仆射。丙戌,以顺义军节度使李令锡为许州节度使,以前保义军留后李绍真为徐州节度使,以徐州节度使李绍荣为宋州节度使。戊子,汝州防御使张继孙赐死于本郡。继孙即齐王张全义之假子也,本姓郝氏,为兄继业等讼其阴事,故诛之。(《册府元龟》载:张继业为河阳两使留后。庄宗同光二年六月,继业上疏称:“弟继孙,本姓郝,有母尚在,父全义养为假子,令管衙内兵士。自皇帝到京,继孙私藏兵甲,招置部曲,欲图不轨,兼私家淫纵,无别无义。臣若不自陈,恐累家族。”敕曰:“有善必赏,所以劝忠孝之方;有恶必诛,所以绝奸邪之迹。其或罪状腾于众口,丑行布于近亲,须举朝章,冀明国法。汝州防御使张继孙,本非张氏子孙,自小丐养,以至成立,备极显荣,而不能酬抚育之恩,履谦恭之道,擅行威福,常恣奸凶,侵夺父权,惑乱家事,纵鸟兽之行,畜枭獍之心,有识者所不忍言,无赖者实为其党。而又横征暴敛,虐法峻刑,藏兵器于私家,杀平人于广陌。罔思悛改,难议矜容,宜窜逐于遐方,仍归还于姓氏,俾我勋贤之族,永除污秽之风。凡百臣僚,宜体朕命。可贬房州司户参军同正,兼勒复本姓。”寻赐自尽,仍籍没资产。)

  己丑,以回鹘可汗仁美为英义可汗。诏改辉州为单州。庚寅,故左仆射裴枢,右仆射裴贽、崔远并赠司徒;故静海军节度使独孤损赠司空;故吏部尚书陆扆赠右仆射;故工部尚书王溥赠右仆射。裴枢等六人皆前朝宰辅,为梁祖所害于白马驿,至是追赠焉。壬辰,以天平军节度使、蕃汉总管副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中书令李嗣源为宣武军节度使、蕃汉马步总管,余如故。甲午,以枢密使、特进、左领军卫上将军、知内侍省事张居翰为骠骑大将军、守左骁卫上将军,进封开国伯,赐功臣号。

  秋七月戊戌朔,故宣武军节度使李存审男彦超进其父牙兵八千七百人。己亥,中书门下奏:“每年南郊坛四祠祭,太微宫五荐献,并宰臣摄太尉行事,惟太庙遣庶僚行事,此后太庙祠祭,亦望差宰臣行事。”从之。乙巳,汴州雍丘县大风,拔木伤稼。曹州大雨,平地水三尺。丙午,以襄州节度使孔勍为潞州节度使,李存霸为郓州节度使。乙酉,幸龙门之雷山,祭天神,从北俗之旧事也。辛亥,以郓州副使李绍珙为襄州留后,以前泽州刺史董璋为邠州留后。戊午,西川王衍遣伪署户部侍郎欧阳彬来朝贡,称“大蜀皇帝上书大唐皇帝”。庚申,以应州为云州属郡,升新州为威塞军节度使,以妫、儒、武等州为属郡。壬戌,皇子继岌妻王氏封魏国夫人。幽州奏,契丹安巴坚东攻渤海。

  八月己巳,诏洛京应有隙地,任人请射修造,有主者限半年,令本主自修盖,如过限不见屋宇,许他人占射。(《五代会要》载此诏云:藩方侯伯,内外臣僚,于京邑之中,无安居之所,亦可请射,各自修营。)辛未,北京副留守、太原尹孟知祥加检校太傅,增邑,赐功臣号。帝畋于西苑。癸酉,以租庸副使、守卫尉卿孔谦为租庸使,以右威卫上将军孔循为租庸副使。甲戌,以权知汴州军州事、翰林学士承旨、户部尚书卢质为兵部尚书,依前翰林学士承旨,仍赐论思匡佐功臣。丙子,以云州刺史、雁门以北都知兵马使安元信为大同军节度留后,以隰州刺史张廷裕为新州威塞军节度留后。丁丑,枢密使郭崇韬上表请退,不允。戊寅,租庸使、守礼部尚书王正言罢使,守本官。辛巳,诏诸道节度、观察、防御、团练使、刺史,并于洛阳修宅一区。中书门下上言:“请今后诸道除节度副使、两使判官外,其余职员并诸州军事判官,各任本处奏辟。”从之。(《五代会要》:同光二年八月八日,中书门下奏:“诸道除节度副使及两使判官除授外,其余职员并军事判官,伏以翘车著咏,笺帛垂文,式重弓旌,以光尊俎。由是副已知之荐,成接士之荣,必当备悉行藏,习知才行,允奉幕中之画,以称席上之珍。爰自伪梁,颇乖斯义,皆从除授,以佐藩宣。因缘多事之秋,虑爽得人之选,将期推择,式示更张。今后诸道,除节度副使、判官两使除授外,其余职员并诸州军事判官等,并任本道本州,各当辟举,其军事判官,仍不在奏官之限。”)汴州奏,大水损稼。癸未,租庸使孔谦进封会稽县男,仍赐丰财赡国功臣。淮南杨溥遣使贡方物。宋州大水,郓、曹等州大风雨,损稼。丁亥,中书门下侍郎奏:“请差左丞崔沂、吏部侍郎崔贻孙、给事中郑韬光、李光序、吏部员外郎卢损等,同详定选司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从之。(《五代会要》:同光二年八月,中书门下奏:“吏部三铨、下省、南曹、废置、甲库、格式、流外铨等司公事,并系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等,前件格文,本朝创立,检制奸滥,伦叙官资颇谓精详,久同遵守。自乱离之后,巧伪滋多,兼同光元年八月,车驾在东京,权判工部员外郎卢重《本司起请》一卷,并以兴复之始,务切怀来,凡有条流,多失根本,以至冬集赴选人,并南郊行事官,及陪位宗子共一千三百余人,铨曹检勘之时,互有援引,去留之际,不绝争论,若又依违,必长讹滥。望差权判尚书省铨左丞崔沂、吏部侍郎崔贻孙、给事中郑韬光、李光序、吏部员外郎卢损等,同详定旧长定格、循资格、十道图,务令简要,可久施行。”从之。)癸巳,放朝参三日,以霖雨故也。陕州奏,河水溢岸。乙未,中书门下上言:“诸陵台令丞请停,以本县令知陵台事。”从之。

  九月癸卯,畋于西北郊。幽州上言,契丹安巴坚自渤海国回军。内园新殿成,名曰长春殿。戊申,以中书舍人、权知贡举裴皞为礼部侍郎,以前郑州防御副使姜宏道为太仆卿。侍中郭崇韬奏:“应三铨注授官员等,内有自无出身入仕,买觅鬼名告敕;今将骨肉文书,揩改姓名;或历任不足,妄称失坠;或假人荫绪,托形势论属,安排参选,所司随例注官。如有人陈告,特议超奖;其所犯人,检格处分;若同保人内有伪滥者,并当驳放。应有人身死之处,今后并须申报本州,于告身上批书身死月日分明付子孙。今后铨司公事,至春末并须了毕。”从之。铨综之司,伪滥日久,及崇韬条奏之后,澄汰甚严,放弃者十有七八,众情亦怨之。己酉,司天台请禁私历日,从之。

  庚戌,有司自契丹至者,言女真、回鹘、黄头室韦合势侵契丹。壬子,有司上言:“八月二十二日夜,荧惑犯星二度,星周分也,请依法禳之。于京城四门悬东流水一罂,兼令都市严备盗火,止绝夜行。”从之。甲寅,幸郭崇韬第,置酒作乐。乙卯,以前振武节度使、安北都护马存可依前检校太尉、兼侍中,充宁远军节度、容管观察使。存,湖南马殷之弟也。丙辰,黑水国遣使朝贡。契丹寇幽州。戊午,宣宰臣于中书,磨勘吏部选人,谬滥者焚毁告敕。

  冬十月戊辰,帝畋于西北郊。己巳,故安义节度使、赠太尉、陇西郡王李嗣昭赠太师。庚午,正衙命使册淑妃韩氏、德妃伊氏,以宰臣豆卢革、韦说充册使。辛未,诏:“今后支郡公事,须申本道腾状奏闻。租庸使各有征催祇牒,观察使贵全理体。”契丹寇易、定北鄙。壬申,故大同军防御使李存璋赠太尉。郓州奏,清河泛溢,坏庐舍。癸未,畋于石桥。甲戌,河南尹张全义上言:“万寿节日,请于嵩山开琉璃戒坛,度僧百人。”从之。乙亥,故守太师、尚书令、秦王李茂贞追封秦王,赐谥曰忠敬。丁丑,皇后差使赐兖州节度使李绍钦汤药。时皇太后行诰命,皇后刘氏行教命,互遣使人宣达藩后,紊乱之弊,人不敢言。己卯,汴、郓二州奏,大水。庚辰,以前太仆卿杨遘为大理卿。党项进白驴,奚王李绍威进驼马。幽州奏,契丹入寇,至近郊。辛巳,故天雄军节度副使王缄赠司空。壬午,以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守尚书令、吴越国王钱镠可依前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守尚书令,封吴越国王。癸未,幸小马坊阅马。甲申,以两浙兵马留后、清海军节度、岭南东道观察等使、守太尉、兼侍中、广州刺史钱元璙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充两浙节度观察留后,余如故;以镇东军节度副大使、江南管内都招讨使、建武军节度、岭南西道观察等使、检校太傅、守侍中、知苏州中吴军军州事、行邕州刺史钱元璙为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余如故。辛卯,天平军监军使柴重厚可特进、右领卫将军同正,充凤翔监军使。甲午,以宣武军节度押牙李从温、李从璋、李从荣、李从厚、李从璨并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宣武军节度押牙李从臻可检校国子祭酒兼御史中丞。自从温而下,皆李嗣源诸子也。

  十一月丙申,灵武奏,甘州回鹘可汗仁美卒,其弟狄银权主国事。吐浑白都督族帐移于代州东南。己亥,幸六宅宴诸弟。壬寅,尚书左丞、判吏部尚书铨事崔沂贬麟州司马,吏部侍郎崔贻孙贬朔州司马,给事中郑韬光贬宁州司马,吏部员外卢损贬府州司户。时有选人吴延皓取亡叔告身故旧名求仕,事发,延皓付河南府处死,崔沂已下贬官。宰相豆卢革、赵光允、韦说诣阁门待罪,诏释之。

  癸卯,帝畋于伊阙,侍卫金枪马万余骑从,帝一发中大鹿。是日,命从官拜梁祖之陵,物议非之。其夕,宿于张全义之别墅。甲辰,宿伊阙县。乙巳,宿椹涧。时骑士围山,会夜,颠坠崖谷,死伤甚众。丙午,复命卫兵分猎,杀获万计。是夜,方归京城,六街火炬如昼。丁未,赐群臣鹿肉有差。

  庚戌,制改节将一十一人功臣号。辛亥,以兵部侍郎李德休为吏部侍郎。壬子,日南至,百官拜表称贺。以昭仪侯氏为汧国夫人,昭容夏氏为虢国夫人,昭媛白氏为沛国夫人,出使美宣邓氏为魏国夫人,御正楚真张氏为凉国夫人,司簿德美周氏为宋国夫人,侍真吴氏为渤海郡夫人,其余并封郡夫人。丁巳,河中节度使、守太师、兼尚书令、西平王李继麟可依前守太师、兼尚书令、河中护国军节度使、西平王,仍赐铁券。戊午,幸李嗣源、李绍荣之第,纵酒作乐。是日,镇州地震;契丹寇蔚州。

  十二月戊辰,幸西苑校猎。己巳,诏汴州节度使李嗣源归镇。(《通鉴》云:己巳,命宣武节度使李嗣源将宿卫兵三万七千人赴汴州,遂如幽州御契丹。)庚午,帝与皇后刘氏幸张全义第,酒酣,帝命皇后拜全义为养父,全义惶恐致谢,复出珍货贡献。翼日,皇后传制,命学士草谢全义书,学士赵凤密疏,陈国后无拜人臣为父之礼,帝虽嘉之,竟不能已其事。壬申,以教坊使王承颜为兴州刺史。丙子,诏取来年正月七日幸魏州。庚辰,畋于近郊,至夕还宫。壬午,契丹寇岚州。党项遣使贡方物。乙酉,幸龙门佛寺祈雪。丙戌,以徐州节度使李绍真为北面行营副招讨使。戊子,李嗣源奏,部署大军自宣武军北征。淮南杨溥遣使贡献。己丑,幸龙门。庚寅,诏河南尹张全义为洛京留守,判在京诸军事。是日,日傍有背气,凡十二。

  同光三年春正月甲午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式。丙申,诏以昭宗、少帝山陵未备,宜令有司别选园陵改葬,寻以年饥财匮而止。契丹寇幽州。戊戌,诏:“起今后特恩授官及侍卫诸军将校、内诸司等官,其告身官给,旧例朱胶钱、台省礼钱并停,其余合征台省礼钱,比旧数五分中许征一分,特恩者不征。兵、吏部两司逐月各支钱四十贯文,充吏人食直。少府监铸钱造印文,今后不得征纳铜炭价直,其料物官给。”庚子,车驾发京师幸邺。以前许州节度使李绍冲为太子少保;以前邠州节度使韩恭为右金吾大将军,充两街使;以前安州节度使朱汉宾为左龙武统军。庚戌,车驾至邺。命青州节度使符习修酸枣河堤。先是,梁末帝决河隄,引水东注至郓、濮,以限我军,至是方修之。丙辰,幽州上言,节度使李存贤卒。

  二月甲子朔,诏:“兴唐府管内有百姓随丝盐钱,每两与减五十文。逐年所亻表蚕盐,每斗与减五十文。小菉豆税,每亩与减放三升。都城内所征税丝,永与除放。”丙寅,定州节度使王都来朝。丁卯,畋于近郊。己巳,召从臣击球于鞠场。辛未,许州上言:“襄城、叶县准敕割隶汝州,其扶沟等县请却隶当州。”从之。甲戌,以沧州节度使李绍斌为幽州节度使,依前检校太保;以大同军留后安元信为沧州节度使。乙亥,幸王莽河射雁。丙子,李嗣源奏,涿州东南杀败契丹,生擒首领三十人。符习奏,修堤役夫遇雪寒逃散。枢密使郭崇韬上表辞兼镇。时帝命李绍斌镇幽州,以其时望未重,欲以李嗣源为镇帅,且为绍斌声援,移郭崇韬兼领汴州。召崇韬议之,崇韬奏以为当,因恳辞兼领。庚辰,以宣武军节度使李嗣源为镇州节度使。辛巳,以皇子继潼、继嵩、继蟾、继峣并检校司徒,皆冲幼,未出阁。突厥、渤海国皆遣使贡方物。帝幸近郊射雁。甲申,以枢密使郭崇韬为依前守侍中、监修国史、兼枢密使,加食邑实封。广南刘岩遣使奉书于帝,称“大汉国王致书上大唐皇帝”。乙酉,帝射鸭于郭泊。丙戌,定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兼侍中王都进封开国公,加食邑实封。戊子,幸近郊射雁。工部尚书崔柅卒,赠右仆射。

  三月癸巳朔,赐扈从诸军将士优给,自二十千至一千。甲午,振武军节度使、洛京内外蕃汉马步使朱守殷奏,昨修月陂堤,至德宫南获玉玺一纽,献之。诏示百官,验其文,曰“皇帝行宝”四字,方圆八寸,厚二寸,背纽交龙,光莹精妙。守殷又于役所得古文钱四百六十六,内二十六文曰“得一元宝”,四百四十曰“顺天元宝”,上之。(庞元英《文昌杂录》云:同光三年,洛京积善坊得古文钱,曰“得一元宝”,“顺天元宝”,史不载何代铸钱。近见钱氏《钱谱》云:史思明再陷洛阳,铸“得一钱”,贼党以为“得一”非佳号,乃改“顺天”。盖史思明所铸钱也。)丙子,寒食节,帝与皇后出近郊,遥飨代州亲庙。庚子,诏取三月十七日车驾归洛京。壬寅,符习奏,修河堤毕功。

  戊申,帝召郭崇韬谓曰:“朕思在德胜寨时,霍彦威、段凝皆予之勍敌。终日格斗,战声相闻,安知二年之间,在吾庑下。吾无少康、光武之才,一旦重兴基构者,良由二三勋德同心辅翼故也。朕有时梦寝,如在戚城,思念曩时挑战鏖兵,劳则劳矣,然而扬旌伐鼓,差慰人心,残垒荒沟,依然在目。予欲按德胜故寨,与卿再陈旧事。”崇韬曰:“此去澶州不远,陛下再观战地,益知王业之艰难,岂不韪哉!”己酉,车驾发邺宫。辛亥,至德胜城。登城四望,指战阵之处以谕宰臣。渡河南观废栅旧址,至杨村寨,沿河至戚城,置酒作乐而罢。壬子,淮南杨溥遣使朝贡。东京副留守张宪奏,诸营家口一千二百人逃亡,以艰食故也。时宫苑使王允平、伶人景进为帝广采宫人,不择良家委巷,殆千余人,车驾不给,载以牛车,累累于路焉。庚辰,车驾至自邺。辛酉,诏本朝以雍州为西京,洛州为东都,并州为北都。近以魏州为东京,宜依旧以洛京为东都,魏州改为邺都,与北都并为次府。

  夏四月癸亥朔,日有食之。以租庸副使孔循权知汴州军州事。丙寅,淮南杨溥遣使贡方物。壬申,幸甘泉亭。癸酉,诏翰林学士承旨卢质覆试新及第进士。(《五代会要》:时以新及第进士符蒙正等尚干浮议,故命卢质覆试。)租庸使奏:“时雨久愆,请下诸道州府,依法祈祷。”从之。乙亥,帝与皇后幸郭崇韬第,又幸左龙武统军朱汉宾之第。戊寅,以耀州为团练州,其顺义军额宜停。庚辰,帝侍皇太后幸会节园,遂幸李绍荣之第。辛巳,以旱甚,诏河南府徙市,造五方龙,集巫祷祭。癸未,以兖州节度使李绍钦为邓州节度使。丁亥,以镇州节度使李嗣源兼北面水陆转运使,以徐州节度使李绍真为副。礼部贡院新及第进士四人,其王澈改为第一,桑维翰第二,符蒙正第三,成僚第四。礼部侍郎裴皞既无黜落,特议宽容。今后新及第人,候过堂日委中书门下精加详覆。陕州奏,木连理。庚寅,中书侍郎兼工部尚书、平章事赵光允卒,废朝三日。

  五月壬辰朔,淮南杨溥贡端午节物。丁酉,皇太妃刘氏薨于晋阳,废朝五日,帝于兴安殿行服。时皇太后欲奔丧于晋阳,百官上表请留,乃止。戊戌,以镇州行军司马、知军府事任圜为工部尚书。戊申,幸龙门广化寺祈雨。己酉,黑水、女真皆遣使朝贡。戊午,以凤州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李继昶为泾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己未,诏天下见禁罪人,如无大过,速令疏放。幸太清宫祷雨。

  六月癸亥,云州上言,去年契丹从碛北归帐,达靼因相掩击,其首领裕悦族帐自碛北以部族羊马三万来降,已到南界,今差使人来赴阙奏事。甲子,太白昼见。丁卯,以沧州节度使安元信充北面行营马步军都排阵使。辛未,以宗正卿李纾充昭宗、少帝改卜园陵使。壬申,京师雨足。自是大雨,至于九月,昼夜阴晦,未尝澄霁,江河漂溢,堤防坏决,天下皆诉水灾。丁丑,诏吴越王钱镠将行册礼,准礼文合用竹册,宜令所司修制玉册。时郭崇韬秉政,以为不可,枢密承旨段徊赞其事,故有是命。癸丑,以天德军节度使、管内蕃汉都知兵马使刘承训为天德军节度观察留后。丙戌,诏曰:“关内诸陵,顷因丧乱,例遭穿穴,多未掩修。其下宫殿宇法物等,各令奉陵州府据所管陵园修制,仍四时各依旧例荐飨。每陵仰差近陵百姓二十户充陵户,以备洒扫。其寿陵等一十陵,亦一例修掩,量置陵户。”戊子,以刑部尚书李琪充昭宗、少帝改卜园陵礼仪使。己丑,以工部郎中李途为京兆少尹,充修奉诸陵使。辛卯,诏括天下私马,(《五代会要》:诏下河南、河北诸州,和市战马,官吏除一匹外,匿者坐罪。)将收蜀故也。(《三楚新录》:庄宗谓高季兴曰:“今天下负固不服者,惟吴、蜀耳。朕欲先有事于蜀,而蜀地险阻尤难,江南才隔荆南一水,朕欲先之,卿以为何如?”季兴对曰:“臣闻蜀地富民饶,获之可建大利;江南国贫,地狭民少,得之恐无益。臣愿陛下释吴先蜀。”时庄宗意亦欲伐蜀,及闻季兴之言,果大悦。)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周氏冥通記四卷 也是園藏書目十卷 王源春穀錄一卷 辟疆園杜詩注解十七卷 平定兩金川方略一百三十六卷首一卷 刑案一隅十五卷 揚州夢二卷 改正世界地理學六卷首一卷 穆堂别稿五十卷 天啓元年山西鄉試錄一卷 龍威秘書 西陲要略四卷 皇朝通典一百卷 滄江虹月詞三卷 宋宗忠簡公集七卷 英俄印度交涉書一卷續編一卷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書序一卷 [康熙]寶慶府志三十八卷首一卷 [道光]承德府志六十卷首二十六卷 古文苑二十一卷 忠正德文集十卷附録一卷 述古堂文集十二卷 普粵戰史 水心文集二十九卷 新編古今品彚故事啟牘二十卷 崔文敏公洹詞十二卷首一卷 上諭八旗不分卷 電學十卷首一卷 淑老軒經驗方不分卷 溫飛卿詩集九卷 [嘉慶]善化縣志三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改良新笑話雜俎六卷 [山東濰縣]濰邑陳氏族譜十二卷 永嘉叢書 皇甫持正文集六卷補遺一卷 官說合聲字母不分卷 桐城吳先生文集四卷附集一卷 斯文精萃不分卷 全邊略記十二卷 清徭章程四十條一卷 律賦青雲集一卷 北溪先生全集五十卷附字義二卷外集一卷 吳氏醫學述第三種六卷 先少保公石林遺書十三種 長沙方歌括六卷 徐紹楨稿一卷 本草綱目五十二卷 淳于氏家譜不分卷 一百二十本梅花書屋圖題詠 小重山房全集三十二卷 徐州二遺民集十卷 芝庭詩稿十卷 金石索十二卷首一卷 坐隱先生集十二卷 廣生編一卷 新造忠義節七卷 曹集銓評十卷附遺文一卷年譜一卷 詩詞雜俎 全謝山先生經史問答十卷 蘇州戶部造幣分廠續添盈餘連交代總册 經言枝指十二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三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四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五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六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七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八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十九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一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二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三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四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五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六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七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八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二十九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一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二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三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四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五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六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七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八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三十九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一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二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三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四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五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六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七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八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四十九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一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二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三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四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五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六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七_陳禹謨撰.djvu 經言枝指五十八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一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二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三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四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五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六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七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八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九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一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二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三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四_陳禹謨撰.djvu 四書名物考十五_陳禹謨撰.djvu 孟子說解一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二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三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四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五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六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七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八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九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十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十一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十二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十三_郝敬撰.djvu 孟子說解十四_郝敬撰.djvu 論語義府一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二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三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四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五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六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七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八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九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一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二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三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四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五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六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七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八_王肯堂撰.djvu 論語義府十九_王肯堂撰.djvu 玄晏齋困思抄一_孫慎行撰.djvu 玄晏齋困思抄二_孫慎行撰.djvu 玄晏齋困思抄三_孫慎行撰.djvu 玄晏齋詩一_孫慎行撰.djvu 玄晏齋詩二_孫慎行撰.djvu 四書湖南講一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二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三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四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五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六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七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八_葛寅亮撰.djvu 四書湖南講九_葛寅亮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一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二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三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四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五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六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七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八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九_章一陽撰.djvu 金華四先生四書正學淵源十_章一陽撰.djvu 四書說叢一_沈守正撰.djvu 襦袴欢声 襦袴歌 襦袴温 襦袴讴 襦袴谣 襦袴音 西华葛被 西去青牛 西台朱鸟 西向笑 西子 西子五湖 西子扁舟 西子捧心 西子颦 西家宋 西宾 西山 西山为水水为尘 西山士 西山夫 西山拄笏 西山拄颐 西山朝来爽 西山朝爽 西山气爽 西山爽气 西山笏 西山蕨薇 西山薇蕨 西山衔木石 西山饥 西山饿 西州 西州泪 西州路 西州门路 西巴放麑 西席 西抹东涂 西施 西施倾吴 西施颦眉 西曹免护茵 西母蟠桃 西江救涸辙 西江润 西江润涸辙 西河仙人 西河哭子 西河竹马 西湖处士 西湖鹤 西爽 西狩涕孔丘 西狩获麟 西王 西王母 西眉南脸 西真攘桃 西笑望长安 西笑长安 西第 西缶 西行回辙 西赆南琛 西门官柳 西门急 西门投巫 西门洒泪 西颦东效 西风便面 西风吹尘 西风吹帽 西风扇 西风污人 西风落帽 西风障扇尘 西鹣东鲽 要离 要襋 覃訏 覆公折足 覆地水 覆妪 覆局 覆巢破卵 覆折 覆杅 覆水不收 覆水不返瓶 覆水何救 覆水再收 覆水难重荐 覆瓮 覆盂 覆盆之冤 覆盆冤 覆盆难照 覆盎 覆蕉争鹿 覆蕉寻鹿 覆蕉得鹿 覆车继轨 覆辙 覆酒瓮 覆酱 覆醴 覆雨翻云 覆鹿 覆鹿寻蕉 覆鹿蕉 覆鹿遗蕉 覆鼎 覆? 见义勇为 见义必为 见义敢为 见仁见智 见兔顾犬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