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二十三(梁书)列传十三

卷二十三(梁书)列传十三

  刘鄩,密州安丘县人也。祖绶,密州户掾,累赠左散骑常侍。父融,安丘令,累赠工部尚书。鄩幼有大志,好兵略,涉猎史传。唐中和中,事青州节度使王敬武为小校。敬武卒,三军推其子师范为留后,朝廷命崔安潜镇青州,州人拒命。棣州刺史张蟾将袭师范,师范遣都指挥使卢宏攻棣州,宏反与蟾通,伪旋军以袭师范。师范知之,设伏兵以迎宏,既而享之,先诫鄩曰:“宏至即斩之。”鄩如约,斩宏于座上,同乱者皆诛之。师范以鄩为马步军副都指挥使,攻下棣州,杀张蟾,朝廷因授师范平卢军节度使。光化初,师范表鄩为登州刺史。岁余,移刺淄州,署行军司马。

  天复元年,昭宗幸凤翔,太祖率四镇之师奉迎于岐下。李茂贞与内官韩全诲矫诏征天下兵入援,师范览诏,慷慨泣下,遣心腹乘虚袭取太祖管内州郡。所在同日窃发,其事多泄,唯鄩以偏师陷兖州,遂据其郡。初,鄩遣细人诈为鬻油者,觇兖城内虚实及出入之所,视罗城下一水窦可以引众而入,遂志之。鄩乃告师范,请步兵五百,宵自水窦衔枚而入,一夕而定,军城晏然,市民无扰。(《金华子》云:鄩入据子城,甲兵精锐,城内人皆束手,莫敢旅拒。加以州将悍,人情不附,鄩因而抚治,民皆安堵。)太祖命大将葛从周攻之。时从周为节度使,领兵在外,州城为鄩所据,家属悉在城中。鄩善抚其家,移就外第,供给有礼,升堂拜从周之母。及从周攻城,鄩以板舆请母登城,母告从周曰:“刘将军待我甚至,不异于儿,新妇已下,并不失所。刘将军与尔各为其主,尔其察之。”从周歔欷而退。鄩料简城中老疾及妇人浮食百姓不足与守者,悉出之于外,与将士同甘苦,分衣食,以抗外军,戢兵禁暴,居人泰然。从周攻围既久,鄩无外援,人情稍有去就之意。一日,节度副使王彦温逾城而奔,守陴者从之而逸,鄩之守兵禁之不可,鄩即遣人从容告彦温曰:“请副使少将人出,非素遣者请勿带行。”又扬言于众曰:“素遣从副使行者即勿禁,其擅去者族之。”守民闻之皆感,奔逸者乃止。外军闻之,果疑彦温有奸,即戮之于城下,自是军城遂固。及王师范兵力渐窘,从周以祸福谕鄩,俾之革面,鄩报曰:“俟青州本使归降,即以城池还纳。”天复三年十一月,师范告降,且言先差行军司马刘鄩领兵入兖州,请释其罪,亦以告鄩,鄩即出城听命。太祖嘉其节概,以为有李英公之风。

  鄩既降,从周具行装服马,请鄩归大梁。鄩曰:“未受梁王舍释之旨,乘肥衣裘,非敢闻命。”即素服跨驴而发。及将谒见,太祖令赐冠带,鄩曰:“累囚负罪,请就絷而入。”太祖不许。及见,慰抚移时,且饮之酒,鄩以量小告太祖。太祖曰:“取兖州,量何大耶!”旋授元从都押牙。太祖牙下诸将,皆四镇旧人,鄩一旦以羁旅之臣,骤居众人之右,及与诸将相见,并用阶庭之礼,太祖尤奇重之。未几,表为鄜州留后。是时,邠、岐之众,屡寇其境,鄩御捍备至,太祖以其地远,虑失鄩,即令弃郡引军屯于同州。天祐二年二月,授右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三年正月,太祖授元帅之任,以鄩为元帅府都押牙,执金吾如故。开平元年,授右金吾上将军,充诸军马步都指挥使。其年秋,与诸将征潞州,迁检校司徒。三年二月,转右威卫上将军,依前诸军马步都虞候。五月,改左龙武统军,充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

  其年夏,同州刘知俊反,引岐人袭据长安,分兵扼河、潼。太祖幸陕,命鄩西讨,即奋取潼关,擒知俊弟知浣以献。遂引兵收复长安,知俊弃郡奔凤翔。太祖以鄩为佑国、同州军两使留后。寻改佑国军为永平军,以鄩为节度使、检校司徒,行大安尹、金州管内观察使。是时,西鄙未宁,密迩寇境,鄩练兵抚众,独当一面。四年,加检校太保、同平章事。庶人友珪篡位,加检校太傅。乾化三年正月,丁内艰,友珪命起复视事。未帝即位,尤深倚重。明年夏,诏鄩归阙,授开封尹,遥领镇南军节度使。旋属晋人寇河朔,鄩奉诏与魏节度使杨师厚御之而退。

  九月,徐州节度使蒋殷据城叛。时朝廷以福王友璋镇徐方,殷不受代,末帝遣鄩与郓帅牛存节率兵攻之。殷求援于淮夷,伪吴杨溥遣大将朱瑾领众赴援,鄩逆击破之。贞明元年春,城陷,殷举族自燔,于火中得其尸,枭首以献,诏加检校太尉。

  三月,魏杨师厚卒,朝廷分相、魏为两镇,遣鄩率大军屯南乐,以讨王镕为名。既而魏军果乱,囚节度使贺德伦,送款于太原。六月,晋王入魏州,鄩以精兵万人自洹水移军魏县,晋王来觇,鄩设伏于河曲丛木间,俟晋王至,大噪而进,围之数匝,杀获甚众,晋王仅以身免。是月,鄩潜师由黄泽西趋太原,将行,虑为晋军所追,乃结刍为人,缚旗于上,以驴负之,循堞而行,数日,晋人方觉。军至乐平,会霖雨积旬,师不克进,鄩即整众而旋。魏之临清,积粟之所,鄩引军将据之,遇晋将周阳五自幽州率兵至,鄩乃取贝州,与晋军遇于堂邑,鄩邀击却之,追北五十余里,遂军于莘县。增城垒,浚池隍,自莘及河,筑甬道以通饷路。

  八月,末帝赐鄩诏曰:“阃外之事,全付将军。河朔诸州,一旦沦没,劳师弊旅,患难日滋,退保河壖,久无斗志。昨东面诸侯,奏章来上,皆言仓储已竭,飞挽不充,于役之人,每遭擒掳,夙宵轸念,惕惧盈怀。将军与国同休,当思良画,如闻寇敌兵数不多,宜设机权,以时翦扑,则予之负荷,无累先人。”鄩奏曰:“臣受国深恩,忝兹阃政,敢不枕戈假寐,罄节输忠。昨者,比欲西取太原,断其归路,然后东收镇、冀,解彼连鸡,止于旬时,再清河朔。岂期天方稔乱,国难未平,才出师徒,积旬霖潦,资粮殚竭,军士札瘥,切虑苍黄,乖于统摄,乃询部伍,皆欲旋归。凡次舍经行,每张犄角,又欲绝其饷道,且据临清。才及宗城,周阳五奄至,骑军驰突,变化如神。臣遂领大军,保于莘县。深沟高垒,享士训兵,日夜戒严,伺其进取。侦视营垒,兵数极多。楼烦之人,皆能骑射,最为勍敌,未可轻谋。臣若苟得机宜,焉敢坐滋患难。臣心体国,天鉴具明。”末帝又遣使问鄩决胜之策,鄩曰:“臣无奇术,但人给粮十斛,尽则破敌。”末帝大怒,让鄩曰:“将军蓄米,将疗饥耶?将破贼耶?”乃遣中使督战。鄩集诸校而谋曰:“主上深居宫禁,未晓兵机,与白面儿共谋,终败人事。大将出征,君命有所不受,临机制变,安可预谋。今揣敌人,未可轻动,诸君更筹之。”时诸将皆欲战,鄩默然。他日,复召诸将列坐军门,人具河水一器,因命饮之,众未测其旨,或饮或辞。鄩曰:“一器而难若是,滔滔河流,可胜既乎!”众皆失色。居数日,鄩率万余人薄镇、定之营。时鄩军奄至,上下腾乱,杀获甚众。少顷,晋军继至,乃退。

  二年三月,鄩自莘引军袭魏州,与晋王战于故元城,王师败绩,鄩脱身南奔,自黎阳济河至滑州。寻授滑州节度使,诏屯黎阳。三年二月,晋王悉众来攻黎阳,鄩拒之而退。及归阙,再授开封尹,领镇南军节度使。其年,河朔失守,朝廷归咎于鄩,鄩亦不自安,上表避位。九月,落平章事,授亳州团练使。属淮人寇蔡、颍、亳三郡,鄩奉命渡淮,至霍丘,大歼贼党。五年,兖州节度使张万进反,北结晋人为援,末帝遣鄩攻之,鄩为兖州安抚制置使。是冬,万进危蹙,小将邢师遇潜应王师,遂拔其城,枭万进首以献。十一月,制授泰宁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

  六年六月,授河东道招讨使,与华州尹皓攻取同州。先是,河中朱友谦袭取同州,以其子令德为留后,表请旄钺,末帝怒,命鄩讨之。其年九月,晋将李嗣昭率师来援,战于城下,王师不利,败兵走河南;桥梁陷,溺死者甚众,鄩以余众退保华州罗文寨。先是,鄩与河中朱友谦为婚家,及王师西讨,行次陕州,鄩遣使赍檄与友谦,谕以祸福大计,诱令归国,友谦不从,如是停留月余。尹皓、段凝辈素忌鄩,遂构其罪,言鄩逗留养寇,俾俟援兵,末帝以为然。及兵败,诏归洛,河南尹张宗奭承朝廷密旨,逼令饮鸩而卒。时年六十四,诏赠中书令。

  子遂凝、遂雍别有传。

  贺瑰,字光远,濮阳人也。曾祖延,以瑰贵,赠左监门上将军。祖华,赠左散骑常侍。父仲元,赠刑部尚书。瑰少倜傥,负雄勇之志,遇世乱入军。朱瑄为濮州刺史兼郓州马步军都指挥使,拔为小将。唐光启初,郓州三军推瑄为留后,以瑰为马步军都指挥使,表授检校工部尚书。及瑄与太祖构隙,瑰受瑄命,数领军于境上。乾宁二年十月,太祖亲征兖、郓。十一月,瑄遣瑰与太原将何怀宝率兵万余人以援朱瑾,师次待宾馆,断我粮运。太祖侦知之,自中都引军夜驰百余里,迟明至钜野东,与瑰等接战,兖人大败。瑰窜于棘冢之上,大呼曰:“我是郓州都将贺瑰,愿就擒,幸勿伤也!”太祖闻之,驰骑至冢前,遂擒之。并获何怀宝及将吏数十人,徇于兖壁之下,悉命戮之,唯留瑰一人,释缚,置之麾下;寻署为教练使,奏授检校左仆射。瑰感太祖全宥之恩,私誓以身报国。

  天复中,预平青州王师范,以功授曹州刺史兼先锋都指挥使,加检校司空。天祐二年,与杨师厚从太祖平荆、襄,授荆南两使留后,未几,征还,为行营左厢步军都指挥使。开平二年十月,授左龙虎军马步都指挥使。十二月,改左卫上将军,充六军马步都虞候。三年五月,转右龙虎统军,未几,加检校司徒、邢州团练使。四年二月,改泽州刺史,充昭义军节度留后、检校太保,进封开国侯。乾化二年七月,授相州刺史,寻加检校太傅。有顷,转左龙虎统军。

  贞明二年,庆州叛,为李继陟所据,瑰以本官充西面行营马步军都指挥使兼诸军都虞候,与张筠破泾、凤之众三万,下宁、衍二州。三年秋,庆州平。十二月,瑰以功授滑州宣义军节度使,依前检校太傅,加同平章事,寻授北面行营招讨使。四年春,晋人取杨刘城据之。八月,瑰与许州节度使谢彦章领大军营于濮州之行台村,对垒数月。一日,晋王以轻骑挑战,瑰与彦章发伏兵奋击,晋王仅以身免。先是,瑰与彦章不协,是岁冬十二月,复为诸军都虞候朱珪所构,瑰乃伏甲士,杀彦章及濮州刺史孟审澄、别将侯温裕等于军,以谋叛闻。是月,瑰与晋人大战于胡柳陂,晋人败绩,临阵斩晋将周阳五。既晡,瑰军亦败。五年春正月,晋人城德胜,夹河为栅。四月,瑰率大军攻其南栅,以艨艟战舰扼其中流,晋人断我艨艟,济军以援南栅,瑰退军于行台,寻以疾卒,时年六十二。诏赠侍中。

  长子光图,仕后唐,为供奉官。

  康怀英,兖州人也。本名怀贞,避末帝御名,故改之。始以骁勇事朱瑾为列校。唐乾宁四年春,太祖既平郓,命葛从周乘胜急攻兖州。时朱瑾在丰沛间搜索粮饷,留怀英守其城。及从周军至,怀英闻郓失守,乃出降。太祖素闻其名,得之甚喜,寻署为军校。光化元年秋,从氏叔琮伐襄、汉,怀英以一军攻下邓州。三年,从征河朔,佐张存敬败燕军于易水之上。天复元年冬,太祖率师迎昭宗于凤翔。时李茂贞遣大将符道昭领兵万余屯武功以拒,太祖命诸军击之,以怀英为前锋,领众先登,一鼓而大破之,掳甲士六千余人,夺马二千匹。翼日,太祖方至,顾左右曰:“邑名武功,今首荡逆党,真武功也。”乃召怀英,大加奖激,仍以骏马、珍器赐之。

  二年四月,符道昭复领大军屯于虢县之汉谷。其建寨之所,前临巨涧,后倚峻阜,险不可升,太祖遣怀英提骑数千急击之。道昭以怀英兵寡,有俯视之意,乃率甲士万人,绝涧以挑战。怀英始以千骑夜斗,战酣,发伏以击之,岐军大败。秋八月,鄜帅李周彝屯军于三原,以援凤翔;太祖命怀英讨之,周彝拔军而遁,追至梨园,因攻下翟州,擒其守来献。俄而岐军屯奉天,太祖令怀英寨于岐军之东北,以备敌人。一夕,岐军大至,急攻其营。怀英以夜中不可惊动诸军,独以二千余人抗数万之众,自乙夜至四鼓,身被十余创,岐军不胜而退。昭宗还京,赐迎銮毅勇功臣。是岁,淮人闻青、兖之叛,遣兵数万以寇宿州。太祖命怀英驰骑以救之,淮人遁去,即以怀英为权知宿州刺史。天祐三年冬,佐刘知俊破邠、凤之众五万于美原,收五十余寨,乘胜引军攻下鄜州,以功授陕州节度使。太祖受禅,加检校太保。

  开平元年夏,命将大军以伐潞州。将行,太祖谓怀英曰:“卿位居上将,勇冠三军,向来破敌摧锋,动无遗悔,至于高爵重禄,我亦无负于卿。夫忠臣事君,有死无二,韩信所谓‘汉王载我以车,衣我以衣,食我以食,食人之禄,死人之忧’。我每思韩信此言,真忠烈丈夫耳!如丁会受我待遇之恩,不谓不至,怀黄拖紫,裂土分茅,设令木石偶人,须感恩义,一朝反噬,倒戈授人,苟有天道明神,安能容此!大凡孤恩负理,忠良不为。我今扫境内委卿,卿当勉思竭尽。况晋人新得上党,众心未叶和,以十万之师,一举可克。予当置酒高会,望卿歌舞凯旋。”怀英惶恐而退。六月,怀英领大军至潞,率众昼夜攻城,半月之间,机巧百变。怀英惧太祖之言,期于必取,乃筑垒环城,浚凿池堑,然而屡为晋将周德威骑军所挠,怀英不敢即战。太祖乃以李思安代之,降为行营都虞候。夏五月,晋王率蕃汉大军攻下夹城,怀英逃归,诣银台门待罪,太祖宥之,改授右卫上将军。三年夏,命为侍卫诸军都指挥使,寻出为陕州节度使兼西路行营副招讨使。

  及刘知俊奔凤翔,引岐军以图灵武。太祖遣怀英率兵救之,师次长城岭,为知俊邀击,怀英败归。(《欧阳史》云:还至升平,知俊掩击之,怀英大败。《通鉴》:怀贞等还,至三水,知俊遣兵据险邀之,左龙骧军使寿张王彦章力战,怀贞等乃得过。怀贞与裨将李德遇、许从实、王审权分道而行,皆与援兵不相值。至升平,刘知俊伏兵山口,怀贞大败,仅以身免,德遇等军皆没。盖怀英过长城岭之险已为邀击,后又败于升平也。)四年春,移华州节度使。乾化二年秋,命为河中行营都招讨使,与晋军战于白径岭,败归于陕。末帝嗣位,以岐军屡犯秦、雍,命怀英为永平军节度使、大安尹,累加官至中书令。贞明中,卒于镇。

  王景仁,(景仁本名茂章,避梁讳改焉。详见《通鉴注》。)庐州合淝人。材质魁伟,性暴率,无威仪,善用槊,颇推骁悍。在淮南累职为都指挥使,杨行密伪署宣州节度使。行密死,子渥自立,忌其勇悍,且有私憾,欲害之。景仁弃宛陵,以腹心百人归吴越王钱镠,(《新唐书·杨行密传》:渥求茂章亲兵不得,宣辇帷帟以行,茂章谩骂不与。逾年,遣兵五千袭之,茂章奔杭州。)镠辟为两府行军司马,具以状闻。太祖复命遥领宣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镠以淮寇终为巨患,欲速平之,命景仁奉表至阙,面陈水陆之计,请合禁旅。太祖异礼待之,颁赐殊厚,顾曰:“待我平代北寇,当尽以王师付汝南讨。”于是留京师,每预丞相行列。刘知俊之叛也,从驾至陕,始佐杨师厚西入关。兵未交,知俊弃冯翊走,进克雍、华,降王建、张君练,颇预战有功,太祖嘉之。时镇、定作逆,朋附沙陀,遂擢为上将,付步骑十万,为北面行营都招讨使。开平二年正月二日,与晋军战于柏乡,王师败绩。太祖怒甚,拘之私第。然以两浙元勋所荐,且欲收其后效,止落平章事、罢兵柄而已。(《欧阳史》:景仁及晋人战,大败于柏乡。景仁归诉于太祖,太祖曰:“吾亦知之,盖韩勍、李思安轻汝为客,而不从节度尔。”)数月,复其官爵。末帝即位,复用为南面北面行营招讨应接使,以兵万余人伐寿州,至霍丘接战,擒贼将袁丛、王彦威、王璠等送京师。俄而朱瑾以大军至,景仁力战不屈,常以数骑身先奋击,寇不敢逼,乃引兵还。及济淮,复为殿军,故不甚衄,瑾亦不敢北渡。(《九国志·朱景传》:王茂章来寇,度淮水可涉处立表识之,景易置于深潭水中,立表浮木之上。茂军败,望表而涉,溺死者大半,积其尸为京观。)及归,病疽而卒。诏赠太尉。

  史臣曰:刘鄩以机略自负,贺瑰以忠毅见称,怀英以骁勇佐时,景仁以贞纯许国,较其器业,皆名将也。然虽有善战之劳,亦有败军之咎,则知兵无常胜,岂虚言哉!然鄩之据兖州,尽诚于师范,比迹于英公,方之数侯,加一等矣。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izche 鸥迹集 遂初堂诗集 介轩存稿 天山文集 冶庵集 东溟集二卷雁唳编一卷补注一卷 龙性堂诗集 蓉庵诗钞 蓉庵诗钞一卷海棠巢吟稿一卷 叶蓉庵诗 纪游诗 爱琴馆集二卷补诗一卷 豫章陈子勤补堂愿学集 澂怀阁诗 张尔成稿 张尔成诗 亦有集 张玉立稿 梦泽堂文集四卷诗集三卷资江唱和集一卷 郭石公诗集 虹映堂集 虹映堂集 箬茧室诗集 米友堂诗集补遗 许瓯香遗诗 米友堂诗集七卷文集不分卷杂著四卷 许友介诗稿 米友堂诗集 米友堂诗集 龙潭诗集 西崖藏稿 东篱存草 南圃行业二卷北塘漫录二卷 谷水集 一鉴楼诗略 适可轩集 适可轩诗集四卷文集一卷李赘一卷疏稿一卷淮鹾本论二卷 受书堂稿 瀑音四卷碧涛笈逸存一卷 觉思毳 觉思毳 西岑诗文钞 赠药编 啸雪庵诗集一卷题咏一卷题咏二集一卷新集一卷 啸雪庵诗集一卷题咏一卷题咏二集一卷新集一卷 默耕诗选 语余漫录十九卷附集二卷 王玉叔诗选 厚庵存稿 南疑文集 南疑诗集 至乐堂诗钞 桐荫堂诗钞四卷补遗一卷 斯友堂集 斯友堂集 疑庵诗集 墨阳集 冠松巖文稿六卷诗稿八卷首一卷 庸书文录 庸书 豐風_豐風編輯室豐風編輯室.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政府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教育編輯委員會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教育編輯委員會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豐城教育_豐城縣教育編輯委員會豐城縣政府豐城.djvu 天印庵一號_史襄哉遺族學校.djvu 天下大變_野草社野草社.djvu 生活與時代_學海出版社.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學系中央大學地學系南京.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出版組.djvu 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地理學系.djvu 地理雜誌_中央大學地理學系中央大學地理學系.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圖書館圖書目錄.djvu 國立中央大學圖書館書目錄.djvu 中東路.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出版.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djvu 中東路_中宣部出版.djvu 中東路_中宣部.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djvu 中東路_中央宣傳部.djvu 國立中正大學校刊_國立中正大學國立中正大學.djvu 東方紅畫報_東方紅畫報社東方紅畫報社上海.djvu 東方紅畫報_東方紅畫報社東方紅畫報社上海.djvu 東方紅畫報_東方紅畫報社東方紅畫報社上海.djvu 中心週刊_中國國民黨湖南常德縣黨務指導委員會湖南.djvu 心遠雜誌_心遠中學同學會江西心遠中學校.djvu 中行雜誌_王彥存,莊智源五洲書報社上海.djvu 中行雜誌_王彥存,莊智源五洲書報社上海.djvu 中行雜誌_王彥存,莊智源五洲書報社上海.djvu 中行雜誌_王彥存,莊智源五洲書報社上海.djvu 中行雜誌_王彥存,莊智源五洲書報社上海.djvu 三民主義月刊_三民月刊社三民月刊社.djvu 丁丑雜誌_朱介傅信印書局北京.djvu 丁丑雜誌_朱介傅信印書局北京.djvu 乙巳月刊.djvu 乙巳月刊.djvu 十日_鄒改廬,周桐莊,鄭子褒十日定期旬刊社上海.djvu 十日_鄒改廬,周桐莊,鄭子褒十日定期旬刊社上海.djvu 十日_鄒改廬,周桐莊,鄭子褒十日定期旬刊社上海.djvu 文苑導遊錄_天虛我生時運書局上海.djvu 二中校刊_大埔縣立第二中學校編大埔縣立第二中學校.djvu 二光_成都明是日報社成都明是日報社.djvu 二光_成都明是日報社成都明是日報社.djvu 二六特刊.djvu 金融物價簡訊_東北銀行總行資料室.djvu 大道_大道月刊社大道月刊社.djvu 大道月刊.djvu 萬壽山.djvu 萬壽山.djvu 萬壽山.djvu 萬壽山.djvu 十日新_十日新社改良新小說社上海.djvu 十日新_十日新社十日新社.djvu 十日新_十日新社十日新社.djvu 十日新_十日新社十日新社.djvu 工程學報_陳克誡,張實齡,吳世鶴,汪季琦,夏行時,錢康衡樂山文化印書館四川.djvu 工程學報_陳克誡,張實齡,吳世鶴,汪季琦,夏行時,錢康衡樂山文化印書館四川.djvu 工程學報_陳克誡,張實齡,吳世鶴,汪季琦,夏行時,錢康衡樂山文化印書館四川.djvu 工程學報_南洋大學工程學會南洋大學工程學會上海.djvu 大千_陳爾東大千雜誌社桂林.djvu 大千_陳爾東大千雜誌社桂林.djvu 大埔縣教育會季刊_劉鐵夫大埔縣教育會.djvu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一百九十一_紀昀等奉敕撰.djvu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二一百九十三_紀昀等奉敕撰.djvu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四一百九十五_紀昀等奉敕撰.djvu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六一百九十七_紀昀等奉敕撰.djvu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八-二百_紀昀等奉敕撰.djvu 八史經籍志之補達金元藝文志補三史藝文志_盧文紹撰.djvu 敦煌吐魯番文獻研究論集_北大中國中古史研究中心中華8205一版一刷.djvu 敦煌吐魯番文獻研究論集第三輯_北大中國中古史研究中心北大8602一版一刷.djvu 咸陽市地方志叢書咸陽市計劃志_咸陽市計劃委員會.djvu 咸陽市地方志叢書咸陽市經濟體制改革志_咸陽市經濟體制改革志編輯委員會.djvu 寶雞市部門志叢書之二十七寶雞市房地產志_寶雞市房地產管理辦公室.djvu 咸陽市地方志叢書咸陽市房地產志_咸陽市房地產志編纂委員會三秦出版社.djvu 陝西地方志叢書扶風縣土地誌_陝西省扶風縣土地管理局陝西省岐山縣印刷廠.djvu 咸陽市地方志叢書咸陽市林業志_咸陽市地方志辦公室.djvu 寶雞市部門志之八十七寶雞市畜牧志_寶雞市農牧局畜牧志編纂委員會.djvu 寧夏農業志_寧夏農業志編纂委員會寧夏人民出版社.djvu 寶雞市部門志之八寶雞市農業志_寶雞市農牧局農業志編纂委員會.djvu 咸陽市重工業志_咸陽市重工業志編纂委員會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寶雞市部門志叢書之二十寶雞市紡織工業志_寶雞市紡織工業辦公室.djvu 陝西地方志叢書咸陽紡織機械廠志1958-1986_咸陽紡織機械廠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djvu 寶雞市專業志叢書寶雞市煙酒工業志_寶雞市輕工業局.djvu 陝西省煙草志叢書寶雞捲煙廠志_陝西省煙草志編纂委員會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陝西省煙草志叢書洛川縣煙草志_陝西省煙草志編纂委員會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陝西省煙草志叢書渭南市煙草志_陝西省煙草志編纂委員會陝西人民出版.djvu 陝西省煙草志叢書榆林地區煙草志_陝西省煙草志編纂委員會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寶雞機械工業志1937-1985_陝西省寶雞市機械工業局.djvu 咸陽市地方志叢書咸陽市交通志_咸陽市交通局.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一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二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三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四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五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卷六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附秦疆治略第一冊_王志沂賜書堂.djvu 陝西志輯要六卷秦疆治略第二冊_王志沂賜書堂.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