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四(梁书)太祖纪四

卷四(梁书)太祖纪四

  开平二年正月癸酉,帝御金祥殿,受宰臣文武百官及诸藩屏陪臣称贺,诸道贡举一百五十七人,见于崇元门。封从子友宁为安王,友伦为密王。幽州刘守文进海东鹰鹘、蕃马、毡罽、方物。

  自去冬少雪,春深农事方兴,久无时雨。兼虑有灾疾,帝深轸下民,二月,命庶官遍祀于群望,掩瘗暴露,令近镇案古法以禳祈,旬日乃雨。(是月弑济阴王。)帝以上党未收,因议抚巡,便往西都赴郊禋之礼。乃下令晓告中外,取三月一日离东京,以宰臣韩建权判建昌宫事,(《五代会要》:十月,以尚书兵部侍郎李皎为建昌宫副使。)兵部侍郎姚洎为卤簿使,开封尹、博王友文为东都留守。辛未,契丹主安巴坚遣使贡良马。

  三月壬申,帝亲统六军,巡幸泽、潞。是日寅时,车驾西幸,宰臣并要切司局皆扈从,晚次中牟。下诏,以去年六月后,昭义行营阵殁都将吏卒死于王事,追念忠赤,乃录其名氏,各下本军,令给养妻孥,三年内官给粮赐。丁丑,幸泽州。辛巳,以同州节度使刘知俊为潞州行营招讨使。壬午,宴扈驾群臣并劳知俊,赐以金带、战袍、宝剑、茶药。甲申,登东北隅逍遥楼搜阅骑乘,旌甲满野。丙申,招讨使刘知俊上章请车驾还东京,盖小郡湫隘,非久驻跸之所。达览,帝俞其请。以鸿胪卿李嵸唐室宗属,封莱国公,为二王后。有司奏:“莱国公李嵸合留三庙,于西都选地位建立庙宇,以备四仲祀祭,命度支供给,以遵彝典。”

  四月,以吏部侍郎于兢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以翰林奉旨学士张策为刑部侍郎、平章事。时帝在泽州,拜二相于行在。丙午,车驾离泽州。丁未,驻跸于怀州,宴宰臣文武百官。辛亥,至郑州。壬子,至东京。丙寅,车驾幸繁台观稼。鄢陵居人程震以两歧麦穗并画图来进。甲寅,淮寇侵轶潭、岳边境,欲援朗州,以战舰百余艘扬帆西上,泊鼎口。湖南马殷遣水军都将黄瑀率楼船遮击之,贼众沿流宵遁,追至鹿角镇。诏以户部尚书致仕裴迪复为右仆射。迪敏事慎言,达吏治,明筹算。帝初建节旄于夷门,迪一谒见如故知,乃辟为从事。自是之后,历三十年,委四镇租赋、兵籍、帑廪、官吏、狱讼、赏罚、经费、运漕,事无巨细,皆得专之。帝每出师,即知军州事,逮于二纪,不出梁之闉闳,甚有裨赞之道。禅代之岁,命为太常卿,属年已耆耄,视听昏塞,不任朝谒。遂请老,许之。期月复起,师长庶官焉。

  五月丁丑,王师围潞州将及二年,李进通危在旦夕,不俟攻击,当自降。太原李存勖以厚币诱结北蕃诸部,并其境内丁壮,悉驱南征决战,以救上党之急。部落帐族,驰马励兵,数路齐进,于铜鞮树寨,旗垒相望。王师败于潞州。己丑,令下诸州,去年有蝗虫下子处,盖前冬无雪,今春亢阳,致为灾沴,实伤垄亩。必虑今秋重困稼穑,自知多在荒陂榛芜之内,所在长吏各须分配地界,精加翦扑,以绝根本。壬辰夜,火星犯月。太史奏,灾合在荆楚。乃令设武备,宽刑罚,恤人禁暴以禳之。军前行营都将康怀英、孙海金以下主将四十三人,于右银台门进状待罪。帝以去年发军之日不利,有违兵法,并释放,兼各赐分物酒食劳问。制:义昌军节度使刘守文加中书令,封大彭王;卢龙军节度使刘守光封河间郡王;许州节度使冯行袭封长乐王。是月癸未,淮贼寇荆州石首县,襄阳举舟师沿瀺港袭败之。

  六月辛亥,以亢阳,虑时政之阙,乃诏曰:“迩者下民丧礼,法吏舞文,铨衡既失于选求,州镇又无其举刺,风俗未厚,狱讼实繁,职此之由,上遭天谴。”至是,决遣囚徒及戒励中外。丙寅,月犯角宿。帝以其分野在兖州,乃令长吏治戎事,设武备,省狱讼,恤疲病,祈福禳灾,以顺天戒。丙辰,邠、岐来寇,雍西编户困于逃避,且芟害禾稼,结营自固。逾月,同州刘知俊领所部兵击退,袭至幕谷,大破之,俘斩千计,收其器甲,宋文通仅以身免。诏曰:“敦尚俭素,抑有前闻,斥去浮华,期臻至理。如闻近日贡奉,竞务奢淫,或奇巧荡心,或雕镌溢目,徒殚资用,有费工庸。此后应诸道进献,不得以金宝装饰戈甲剑戟。至于鞍勒,不用涂金及雕刻龙凤。如有此色,所司不得引进。”邕州奏,镆鎁山僧法通、道璘有道行,冬赐紫衣。是月壬戌,岳州为淮贼所据。帝以此郡五岭、三湘水陆会合之地,委输商贾,靡不由斯,遂令荆湘湖南北举舟师同力致讨。王师既集,淮夷毁壁焚郭而遁。

  秋七月甲戌,大霖雨,陂泽泛溢,颇伤稼穑,帝幸右天武军河亭观水;幸高僧台阅禁卫六军。诏曰:“车服以庸,古之制也;贵贱无别,罪莫大焉。应内外将相,许以银饰鞍勒,其刺史都将内诸司使以降,只取用铜,冀定尊卑,永为条制。仍令执法官纠察之。”(《五代会要》载七月敕曰:祭祀之仪,有国大事,如闻官吏慢于恪恭,牲具礼容有异精审,宜令御史台疏其条件奏闻。)癸巳,以禅代已来,思求贤哲,乃下令搜访牢笼之,期以好爵,待以优荣,各随其材,咸使登用。宜令所在长吏,切加搜访,每得其人,则疏姓名以闻。如在下位不能自振者,有司荐导之;如任使后显立功劳,别加迁陟。敕禁屠宰两月。甲午,以高明门外繁台为讲武台。是台西汉梁孝王之时,尝按歌阅乐于此,当时因名曰吹台。其后有繁氏居于其侧,里人乃以姓呼之,时代绵寝,虽官吏亦从俗焉。帝每登眺,搜乘训戎,宰臣以是事奏而名之。

  八月辛亥,敕应有暴露骸骨,各委差人埋瘗。两浙钱镠奏,请重铸换诸州新印。诏禁戢诸军节级兵士及供奉官受旨殿直以下各修礼敬。甲寅,太史奏,寿星见于南方。两浙钱镠奏,改管内紫极宫为真圣观,改临安县广义乡为衣锦乡。(《十国春秋》、《吴越世家》:八月,梁敕封唐山县为吴昌县,唐兴县为天台县。又敕升杭、越等州为大都督府。复改新城县曰新登,长城县曰长兴,乐成曰乐清,避梁讳也。)甲子夜,东方有大流星,光明烛地,有声如裂帛。唐州上言,白龙见,图形以进。

  九月丙子,太原军出阴地关南牧,寇掠郡县,晋、绛有备。帝虑诸将玩寇,乃下诏亲议巡幸,命有司备行。丁丑,翠华西狩,宰臣、翰林学士、崇政院使、金吾仗及诸司要切官皆扈从,余文武百官并在东京。壬午,达洛阳。帝御文思殿受朝参,许、汝、孟、怀牧守来朝,泽州刺史刘重霸面陈破敌之策。癸未,西幸,宿新安。丙戌,至陕州驻跸,蒲、雍、同、华牧守皆进铠甲、骑马、戈戟、食味、方物。幽州都将康君绍等十人自蕃贼寨内来投,又幽州骑将高彦章八十人骑先在并州,乃于晋州军前来降。至是到行在,皆赐分物衣服,放归本道,以示怀服。丁亥,至陈州,赐宴扈从官。戊子,延州贼军寇上平关,又太原军攻平阳,烽火羽书,昼夜继至。乙丑,六军统军牛存节、黄文靖各领所部将士赴行在。甲午,太原步骑数万攻逼晋、绛,逾旬不克,知大军至,乃自焚其寨,至夕而遁。福州贡玳瑁琉璃犀象器,并珍玩、香药、奇品、海味,色类良多,价累千万。

  十月己亥,上在陕。两浙节度使奏,于常州东州镇杀淮贼万余人,获战船一百二只。以行营左厢步军指挥使贺瑰为左龙虎统军,以左天武军夹马指挥使尹皓为辉州刺史,以右天武都头韩瑭为神捷指挥使,左天武第三都头胡赏为右神捷指挥使,仍赐帛有差,以解晋州围之功也。以尹皓部下五百人为神捷军。乙巳,御内殿,宴宰臣扈从官共四十五人。丙午,御球场殿,宣夹马都指挥使尹皓、韩瑭以下将士五百人,赐酒食。庚戌,至西都,御文思殿。辛亥,宰臣百僚起居于殿前,遂宣赴内宴,赐方物有差。丁巳,至东都。己未,大明节,诸道节度刺史各进献鞍马、银器、绫帛以祝寿,宰臣百官设斋相国寺。壬戌,御宣和殿,宴宰臣文武百官。

  十一月辛未,御宣和殿,宴宰臣文武百官,以大驾还京故也。庚辰,御宣和殿,宴宰臣文武百官。出开明门,登高僧台阅兵。诸道节度使、刺史各进贺冬田器、鞍马、绫罗等。戊子,赐文武百官帛。乙未,又宴宰臣文武百官于宣和殿。(《通鉴》,癸巳,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张策以刑部尚书致仕,以左仆射杨涉同平章事。)

  十二月,立二王三恪。南郊礼仪使状:“伏以《诗》称有客,《书》载虞宾,实因禅代之初,必行兴继之命。俾之助祭,式表推恩,兼垂恪敬之文,别示优崇之典。征于历代,袭用旧章。谨按唐朝以后魏元氏子孙韩国公为三恪,以周宇文氏子孙为介国公,隋朝杨氏子孙为酅国公,为二王后。今伏以国家受禅,封唐朝子孙李嵸为莱国公。今参详合以介国公为三恪,酅国公、莱国公为二王后。”(《五代会要》:十二月,改左右天武为龙虎军,左右龙虎为天武军,左右天威为羽林军,左右羽林为天威军,左右英武为神武军,左右神武为英武军。前朝置龙虎六军谓之卫士,至是以天武、神武、英武等六军易其军号而任勋旧焉。)癸丑,猎畋于含耀门外。

  开平三年正月戊辰朔,帝御金祥殿,受宰臣、翰林学士称贺,文武百官拜表于东上阁门。己巳,奉迁太庙四室神主赴西京,太常仪仗鼓吹导引斋车,文武百官奉辞于开明门外。甲戌,发东都,百官扈从,次中牟县。乙亥,次郑州。丙子,次汜水县,河南尹张宗奭、河阳节度使张归霸并来朝。戊寅,次偃师县。己卯,备法驾、六军仪仗入西都。是日,御文明殿受朝贺。诏曰:“近年以来,风俗未泰,兵革且繁,正月燃灯,废停已久。今属创开鸿业,初建洛阳,方在上春,务达阳气,宜以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夜,开坊市门,一任公私燃灯祈福。”庚寅,亲享太庙。辛卯,祀昊天上帝于园丘。是日,降雪盈尺,帝升坛而雪霁。礼毕,御五凤楼,宣制大赦天下。赐南郊行事官礼仪使赵光逢以下分物。甲午,上御文思殿宴群臣,赐金帛有差。丙申,赐文武官帛有差。命宣徽使王殷押绢一万匹并茵褥帏帟二百六十件赐张宗奭。(《欧阳史》:丙申,群臣上尊号曰睿文圣武广孝皇帝。)改西京贞观殿为文明殿,含元殿为朝元殿。

  二月,改思政殿为金銮殿。敕东都曰:“自升州作府,建邑为都,未广邦畿,颇亏国体。其以滑州酸枣县长垣县、郑州中牟县阳武县、宋州襄邑县、曹州戴邑县、许州扶沟县鄢陵县、陈州太康县等九县,宜并割属开封府,仍升为畿县。”(《舆地广记》:朱梁时,杨氏据江、淮,于是吴越钱氏上言,以淮寇未平,耻闻逆姓,请改松阳县为长松。)丁酉,宴群臣于崇勋殿。甲辰,又宴群臣于崇勋殿,盖藩臣进贺,勉而从之。丙午,宗正寺请修兴极、永安、光天、咸宁诸陵,并令添修上下宫殿、栽植松柏。制可。癸亥,敕:“丰沛之基,寝园所在,凄怆动关于情理,充奉自系于国章。宜设陵台,兼升县望。其辉州砀山县宜为赤县,仍以本县令兼四陵台令。”同州节度使刘知俊奏,延州都指挥使高万兴部领节级家累三十八人来降。

  三月,以万兴检校司徒,为丹、延等州安抚、招讨等使。辛未,诏曰:“同州边隅,继有士众归化。暂思巡抚,兼要指挥,今幸蒲、陕,取九日进发。”甲戌,车驾发西都,百官奉辞于师子门外。丁丑,次陕州。己卯,次解县。河中节度使、冀王友谦来奉迎。庚辰,至河中府。幸右军旧杏园讲武。丙戌,以朔方节度使、兼中书令韩逊为颍川王。逊本灵州牙校,唐末据本镇,朝廷因而授以节钺。

  四月丙申朔,驻跸河中。壬寅辰时,驾巡于朝邑县界焦黎店,冀王友谦及崇政内诸司使扈从,至申时回。己亥,御前殿,宴宰臣及冀王友谦扈从官。甲寅,宴宰臣及扈从官于内殿。制:易定节度使王处直进封北平王,福建节度使王审知封闽王,广州节度使刘隐封南平王,同州节度使刘知俊封大彭郡王,山南东道节度使杨师厚封宏农郡王。

  五月乙丑朔,朝,遂命宰臣及文武百官宴于内殿。己卯,车驾至西京。癸未,御崇勋殿,宴宰臣及文武官四品以上。己丑,复御崇勋殿,宴宰臣文武官四品以上。升宋州为宣武军节镇,仍以亳、辉、颍为属郡。

  六月庚戌,同州节度使刘知俊据本郡反,制令削夺刘知俊在身官爵,仍征发诸军,速令进讨。如有军前将士,怀忠烈以知机,贼内朋徒,愤胁从而识变,便能枭夷逆竖,擒获凶渠,务立殊功,当行厚赏。活捉得刘知俊者,赏钱一万贯文,便授忠武军节度使,并赐庄宅各一所;如活捉得刘知浣者,赏钱一千贯文,便与除刺史,有官者超转三阶,无官者特授兵部尚书;如活捉得刘知俊骨肉及近上都将并枭送阙廷者,赏赐有差。辛亥,驾至蒲、陕,文武百官于新安县奉迎。刘知俊弟内直右保胜指挥使知浣自洛奔至潼关,右龙虎军十将张温以上二十二人于潼关擒获刘知浣,送至行在。敕:“刘知浣,逆党之中最为头角;龙虎军,亲兵之内实冠爪牙。昨者攻取潼关,率先用命;寻则擒获知浣,最上立功。颇壮军威,将除国难。所悬赏格,便可支分,许赐官阶,固须除授。但昨捉获刘知浣是张温等二十二人,一时向前,共立功效,其赏钱一千贯文数内,一百贯文与最先打倒刘知浣衙官李稠,四十三贯文与十将张温,二十人各与钱四十二贯八百五十文。立功敕命便授郡府,亦缘同时立功人数不少,所除刺史,难议偏颇。宜令逐月共支给正刺史料钱二百贯文数内,十将张温一人每月与十贯文,余二十一人每月每人各分九贯文,仍起七月一日以后支给。人与转官职,仍勘名衔,分析申奏,当与施行。”是月,知俊奔凤翔,同州平。

  七月乙丑,敕行宫将士阵殁者,咸令所在给槥椟,津置归乡里。战卒闻之悉感涕。丙寅,命宰臣杨涉赴西都,以孟秋享太庙。改章善门为左、右银台门,其左、右银台门却改为左、右兴善门。敕:“大内皇墙使诸门,素来未得严谨,将令整肃,须示条章。宜令控鹤指挥,应于诸门各添差控鹤官两人,守帖把门。其诸司使并诸司诸色人,并勒于左、右银台门外下马,不得将领行官一人辄入门里。其逐日诸道奉进,客省使于千秋门外排当抗,勒控鹤官舁抬至内门前,准例令黄门殿直以下舁进,辄不得令诸色一人到千秋门内。其兴善门仍令长官关锁,不用逐日开闭。”是日,又敕:“皇墙大内,本尚深严,宫禁诸门,岂宜轻易。未当条制,交下因循,苟出入之无常,且公私之不便。须加钤辖,用戒门闾。宜令宣徽院使等切准此处分。”进封幽州节度使河间郡王刘守光为燕王。(《通鉴》:七月癸酉,帝发陕州。乙亥,至洛阳,寝疾。)己丑夕,寝殿栋折。诘旦,召近臣诸王视栋折之迹,帝惨然曰:“几与卿等不相见。”君臣对泣久之。遂诏有司释放禁人,从八月朔日后减膳,进素食,禁屠宰,避正殿,修佛事,以禳其咎。商州刺史李稠弃郡西奔,本州将吏以都牙校李玫权知州事。

  八月甲午,以秋稼将登,霖雨特甚,命宰臣以下祷于社稷诸祠。诏曰:“封岳告功,前王重事;祭天肆觐,有国恒规。朕以眇身,恭临大宝,既功德未敷于天下,而灾祥互降于城中。虑于告谢之仪,有缺斋虔之礼,爰修昭报,用契幽通。宜令中书侍郎、平章事于兢往东岳祭拜祷祀讫闻奏。”又敕:“朕以干戈尚炽,华夏未宁,宜循卑菲之言,用致雍熙之化。起八月一日,常朝不御金銮、崇勋两殿,只于便殿听政。”辛亥,制诸郡如有阵殁将士,仰逐都安存家属,如有弟兄儿侄,便给与衣粮充役。赠故山东道节度使留后王珏太保,赠故同州观察判官卢匪躬工部尚书。珏,故河阳将,累以军功为郡守,主留事于襄阳,为小将王求所杀。匪躬尝为刘知俊判官,知俊反,不偕行,为乱兵所害。敕:“建国之初,用兵未罢,诸道章表,皆系军机,不欲滞留,用防缓急。其诸道所有军事申奏,宜令至右银台门委客省画时引进。诸道公事,即依前四方馆准例收接。”司天台奏:“今月二十七日平明前,东南丙上去山高三尺以来,老人星见,测在井宿十一度,其色光明阔大。”敕:“所在长吏放杂差役,两税外不得妄有科配。自今后州县府镇,凡使命经过,若不执敕文券,并不得妄差人驴及取索一物已上。又,今岁秋田,皆期大稔,仰所在切如条流本分纳税及加耗外,勿令更有科索。切戒所由人更不得于乡村乞托扰人。”

  闰八月,襄阳叛将李洪差小将进表,帝示以含宏,特赐敕书慰谕。又制:“左冯背叛,元恶遁逃,如闻相济之徒,多是胁从之辈,若能回心向国,转祸全身,当与加恩,必不问罪。仍令同、华、雍等州切加招谕,如能枭斩温韬,或以镇寨归化,必加厚赏,仍奖官班,兼委本界招复人户,切加安存。”己卯,幸西苑观稼。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續疑年錄四卷 陶淵明集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駐春園小史六卷二十四回 侯鯖新錄五卷 清暉堂同人尺牘彙存 中西匯通醫書五種 荒政叢書十卷附錄二卷 曾文正公家訓二卷 澤存堂五種五十卷 古文苑二十一卷 歷代循吏傳八卷 花名檔 詩韻釋要五卷 九通全書 虞初新志二十卷續志十二卷 昭德先生郡齋讀書志二十卷 通鑑答問五卷 海愚詩鈔十二卷 經籍訪古志六卷補遺一卷 拍案驚奇三十六卷 春秋臣傳三十卷 隋經籍志考證十三卷 鶴山文鈔三十二卷周禮折衷四卷師友雅言一卷 同岑詩鈔十四卷 算學襍識十卷 虛字會通法正編不分卷 說文段注訂補十四卷 [光緒]名山縣志十五卷 文選錦字錄二十一卷 十子全書 欽定續通典一百五十卷 大清搢紳全書四卷 新刊宋學士全集三十三卷 廣列女傳二十卷附錄一卷 國朝畫徵錄三卷續錄二卷 十萬卷樓叢書三編五十一種 秋蓮子詞稿三卷 吹影編四卷 鐘鼎字源五卷 [圖註]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唐黃御史集八卷附錄一卷 釋耒集四卷 東林點將錄一卷 新增全圖蜻蜓奇緣四卷四十回 新義錄一百卷首一卷 詩韻珠璣五卷 格致彙編第六年 太上感應篇一卷 [康熙]徐溝縣志四卷 儀禮喪服經傳並記一卷 鸝砭軒質言四卷 增廣四書題鏡味根錄三十七卷 鹿洲初集二十卷 西行日記二卷 見聞隨筆二十六卷 八銘堂塾鈔二集 新造黃雙孝瓊花記六卷 四禮翼序 文獻通考三百四十八卷 濂學前編三卷 翠渠摘稿 春秋左氏传补注 分门琐碎录 神道大编历宗算会 本草求真 诗诵 双溪集 六书正义 石屋禅师山居诗 艺林汇考栋宇篇 南轩集 习苦斋文集 左氏传说 史通削繁 协律钩玄 喉科指掌 愚谷文存续编 独醒子 太律 居业堂文集 大易辑说 保甲书 皇明续纪三朝法传全录 左传经世钞 世宗宪皇帝上谕八旗 夷牢溪庐文钞 勉行堂诗集 易学启蒙通释 罗浮偫鹤山人诗草 查东山先生年谱 新刊元本蔡伯喈琵琶记 中庸疏略 东川刘文简公集 陆子学谱 贼情汇纂 京畿金石考 经籍籑诂补遗 备忘集 思益堂集 潜虚述义 重修两淮盐法志 重校玉簪记 击壤集 菊坡丛话 左氏摘奇 经济文衡后集 大清太祖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实录 十驾斋养新录 音切谱 客座赘语 黄山志定本 采芹录 随园诗话 古文尚书郑氏注笺释 辛卯侍行记 武编后集 周易补疏 仪礼节解 新刊秘授外科百效全书 礼记训纂 赵宝峰先生文集 繫辞传论 尚书大传疏證 女科辑要 伤寒论条辨 毛诗补疏 全谢山先生经史问答 楙花盦诗 清正存稿 周礼质疑 明善堂文集 大学古义说 魏氏乐谱 左忠毅公集 汉隶分韵 白耷山人诗集 吕衡州集 难经经释 翰苑集 沧浪轩诗集 北河纪 唐会要 新增刑案汇览 镡津集 学礼管释 春秋左传事类始末 彝寿轩诗钞 仁斋伤寒类书 金文通公集 陈白沙集 师竹斋集 樊南文集补编 春秋左氏传补注 石笥山房集 绎志 周易程朱传义折衷 张文襄公诗集 广西通志 路史 归愚诗钞余集 东都事略 春秋孔义 竹书统笺 安雅堂文集 人海记 经问 橘山四六 制义丛话 大清律续纂条例 白华绛柎阁诗集 钦定礼记义疏 六朝文絜笺注 东里文集 古乐苑衍录 隶样 御选元诗 考槃集文录 凌忠介公集 元氏长庆集补遗 乐律纂要 潢池 潢池寇 潢池盗弄 潢池赤子 潢污之荐 潢污可荐 潭府 潭水深情 潮头弩 潮州表 澄光净练 澄清 澄清志 澄清揽辔 澄练 澹台毁璧 澹台璧 澹泊明志 激扬 激扬清浊 激水听锻 激清 濠上 濠上之风 濠上乐 濠上思 濠上想 濠上游 濠上观 濠上观鱼 濠梁 濠梁之乐 濠梁之性 濠梁之气 濠梁兴 濠濮间想 濡头之癖 濡尾 濡沫 濡沫枯鳞 濡沫涸辙 濡泃 濡煦 濡首 濡鹈 濩落无用 濩落浮江湖 濮上 濮上之音 濮上桑间 濮议 濯冠缨 濯发沧浪 濯尘缨 濯沧浪 濯溉 濯缨心 濯缨翁 濯足 濯龙 瀛壶 瀛洲 瀛馆 灌口 灌口二郎 灌园仲子 灌园卖药 灌园翁 灌园逃公卿 灌园避世 灌坛 灌夫 灌夫醉骂 灌夫骂坐 灌瓜 灞上军 灞上寻诗客 灞亭 灞桥 灞桥杨柳 灞桥诗句 灞桥诗在 灞桥诗境 灞桥诗思 灞桥雪 灞桥驴上吟 灞水桥 灞陵 灞陵亭尉 灞陵呵夜 灞陵尉 灞陵桥 灞陵老将 灞陵醉尉 火中莲 火传 火失参元 火尽薪传 火炎昆冈 火炎琬琰 火烧祆庙 火焚玉石 火焚祆庙 火牛 火牛兵 火生莲 火色 火色上腾 火色鸢肩 火辨良玉 火龙黼黻 灭刺 灭学 灭没 灭虢取虞 灯盏 灰冷昆明 灰劫 灰无焰 灰死韩安国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