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二(梁书)太祖纪二

卷二(梁书)太祖纪二

  光化元年正月,帝遣葛从周统诸将略地于山东,遂次于邢、洺。三月,昭宗以帝兼领天平军节度使,余如故。四月,沧州节度使卢廷彦为燕军所攻,弃城奔于魏,魏人送于汴。是月,帝以大军至钜鹿,屯于城下,败晋军万余众于青山口,俘马千余匹。丁卯,遣从周分兵攻洺州,斩刺史邢善益,擒将五十余人。五月己巳,邢州刺史马师素弃城遁去。辛未,磁州刺史袁奉滔自刭而死。五日之内,连下三州。因以葛从周兼邢州昭义军节度使留后,帝遂班师。是时,襄州节度使赵匡凝闻帝军有清口之败,密附于淮夷。七月,帝遣氏叔琮率师伐之。未几,泌州刺史赵璠越墉来降;随州刺史赵匡琳临阵就擒。

  二年正月,淮南杨行密举全吴之众,精甲五万,以伐徐州,帝领大军御之。行密闻帝亲征,乃收军而退。时幽州节度使刘仁恭大举蕃汉兵号十万以伐魏,遂攻陷贝州,州民万余户,无少长悉屠之。进攻魏州,魏人来乞师,帝遣朱友伦、张存敬、李思安等先屯于内黄,帝遂亲征。三月,与燕军战于内黄北,燕军大败,杀二万余众,夺马二千余匹,擒都将单无敌已下七十余人。(《通鉴》:单可及,幽州骁将,号单无敌。)是月,葛从周自山东领其部众,驰以救魏。翼日,乘胜,诸将张存敬以下连破八寨,遂逐燕军,北至于临清,壅其残寇于御河,溺死者甚众。仁恭奔于沧州。六月,帝表丁会为潞州节度使,以李罕之疾亟故也。又遣葛从周由固镇路入于潞州,以援丁会。七月壬辰朔,海州陈汉宾拥所部三千奔于淮南。戊戌,晋人陷泽州。帝遣召葛从周于潞,留贺德伦以守之。未几,德伦为晋人所逼,遂弃潞而归,由是潞州复为晋人所有。十一月,陕州都将朱简杀留后李璠,自称留后,送款于帝。

  三年四月,遣葛从周以兖、郓、滑、魏之师伐沧州。五月庚寅,攻德州,拔之,枭刺史傅公和于城上。己亥,进攻浮阳。六月,燕帅刘仁恭大举来援,从周与诸将逆战于乾宁军老鸦堤,大破之,杀万余众,俘其将佐马慎交已下百余人。既而以连雨,遂班师。八月,河东遣李进通袭陷洺州,执刺史朱绍宗。帝遣葛从周自邺县渡漳水,屯于黄龙镇,亲领中军涉洺而寨;晋人惧而宵遁,洺州复平。九月,帝以仁恭、进通之入寇也,皆由镇、定为其囊橐,即以葛从周为上将以伐镇州,遂攻下临城,渡滹沱以环其城。帝亲领军继至,镇帅王熔俱,纳质请盟,仍献文缯二十万以犒戎士,帝许之。十月,晋人以帝宿兵于赵,遂南下太行,急攻河阳,留后侯言与都将阎宝力战固守,仅而获全。十一月,以张存敬为上将,自甘陵发军,北侵幽、蓟,连拔瀛、莫二郡,遂移军以攻中山。定帅王郜以精甲二万战于怀德亭,尽殪之。郜惧,奔于太原。迟明,大军集于城下,郜季父处直持印钥乞降,亦以缯帛三十万为献,帝即以处直代郜领其镇焉。是月,燕人刘守光赴援中山,寨于易水之上,继为康怀英、张存敬等所败,斩获甚众。由是河朔知惧,皆弭伏焉。

  是岁,唐左军中尉刘季述幽昭宗于东宫内,立皇子德王裕为帝,仍遣其养子希度来言,愿以唐之神器输于帝。帝时方在河朔,闻之,遽还于汴,大计未决。会李振自长安使回,因言于帝曰:“夫竖刁、伊戾之乱,所以资霸者之事也。今阉竖幽辱天子,王不能讨,无以令诸侯。”帝悟,因请振复使于长安,与时宰潜谋反正。

  天复元年正月乙酉朔,唐宰相崔允潜使人以帝密旨告于侍卫军将孙德昭已下,令诛左右中尉刘季述、王仲先等,即时迎昭宗于东内,御楼反正。癸巳,降制进封帝为梁王,酬反正之功也。昭宗之废也,汴之邸吏程岩牵昭宗衣下殿。帝闻之,召岩至汴,折其足,送于长安,杖杀之。是时,河中节度使王珂结援于太原,帝怒,遣大将张存敬率将涉河,由含山路鼓行而进。戊申,攻下绛州。壬子,晋州刺史张汉瑜举郡来降,帝即以大将侯言权领晋州,何絪权领绛州,晋、绛平。己未,大军至河中,存敬命缭其垣而攻之。壬戌,蒲人飏素幡以请降。庚午,帝至河中,以张存敬权领河中军府事,河中平,帝乃东还。是月,李克用遣牙将张特来聘,请寻旧好,帝亦遣使报命。三月癸未朔,帝归自河中。是月,遣大将贺德伦、氏叔琮领大军以伐太原,叔琮等自太行路入,魏博都将张文恭自磁州新口入,葛从周以兖、郓之众自土门路入,洺州刺史张归厚以本军自马岭入,定州刺史王处直以本军自飞狐入,晋州侯言自阴地入。泽州刺史李存璋弃郡奔归太原。叔琮引军逼潞州,节度使孟迁乞降。河东屯将李审建、王周领步军一万、骑二千诣叔琮归命,乃进军趋太原。四月乙卯,大军出石会关,营于洞涡驿。都将白奉国自井陉入,收承天军。张归厚引兵至辽州,刺史张鄂迎降。氏叔琮即日与诸军至晋阳城下,城中虽时出精骑来战,然危蹙已甚,将谋遁矣。会叔琮以刍粮不给,遂班师。五月癸卯,昭宗以帝兼领护国军节度使、河中尹。六月庚申,帝发自大梁。丁卯,视事于河中,以素服出郊,拜故节度使王重荣墓。寻辟其子瓒为节度判官,请故相张浚为重荣撰碑。帝自中和初归唐,首依重荣,至是思其旧德,故恩礼若是。七月甲寅,帝东还梁邸。

  十月戊戌,奉密诏赴长安。是时,朝廷既诛刘季述,以韩全诲、张宏彦为两军中尉,袁易简、周敬容为枢密使。是时军国大政,专委宰相崔允,每事裁抑宦官,宦官侧目。允一日于便殿,奏欲尽去之,全诲等属垣闻之,尝于昭宗前祈哀自诉。自是昭宗敕允,每有密奏,令进囊封。全诲等乃访京城美妇人十数以进,使求宫中阴事,昭宗不悟,允谋渐泄。中官视允皆裂,以重赂甘言诱藩臣以为城社,时因燕聚,则相向流涕。时允掌三司货泉,全诲等教禁兵伺允出,聚而呼噪,诉以冬衣减损,又于昭宗前诉之;昭宗不得已,罢允知政事。允怒,急召帝请以兵入辅,故有是行。戊申,行次河中。同州留后司马邺,华之幕吏也,举郡来降。辛亥,驻军于渭滨,华帅韩建遣使奉笺纳款,又以银三万两助军。是日,行次零口。癸丑,闻长安乱,昭宗为阉官韩全诲等劫迁,西幸凤翔,盖避帝之兵锋也。翼日,遂命旋师,夕次于赤水。乙卯,大军集于华州城下,韩建惶骇失措,即以城降。丙辰,帝表建权知忠武军事,促令赴任。同、华二州平。是时,唐太子太师卢知猷等二百六十三人列状请帝速请迎奉。己未,遂帅诸军发自赤水。壬戌,次于咸阳。侦者云:“天子昨暮至岐山,旦日宋文通扈跸入其闉矣。”是时,岐人遣大将符道昭领兵万人屯于武功以拒帝,帝遣康怀英败之,掳甲士六千余众。乙丑,次于岐山,文通遣使奉书自陈其失,请帝入觐。丙辰,及岐闉,文通渝约,闭壁不获通,复次于岐山。是时,昭宗累遣使赍朱书御札赐帝,遣帝收军还本道。帝诊之曰:“此必文通、全诲之谋也。”皆不奉诏。癸酉,飞章奉辞,且移军北伐。乙亥,至邠州,节度使李继徽举城降。继徽因请去文通所赐李姓,复本宗杨氏,又请纳其帑以为质,帝皆从之,仍易其名曰崇本。邠州平。己丑,唐丞相崔允、京兆尹郑元规至华州,以速迎奉为请,许之。

  二年正月,帝复次于武功,岐人坚壁不下,乃回军于河中。二月,闻晋军大举南下,声言来援凤翔,帝遣朱友宁帅师会晋州刺史氏叔琮以御之,帝以大军继其后。三月,友宁、叔琮与晋军战于晋州之北,大败之,生擒克用男廷鸾。帝喜,谓左右曰:“此岐人之所恃也,今既如此,岐之变不久矣。”四月,岐人遣符道昭领大军屯于虢县,康怀英帅骁骑败之。丁酉,唐丞相崔允自华来谒帝,屡述艰运危急,事不可缓;又虑群阉拥昭宗幸蜀,且告帝,帝为动容。允将辞,启宴于府署,帝举酒,允情激于哀,因自持乐板,声曲以侑酒。帝甚悦,座中以良马珍玩之物赉,既行,命诸将缮戎具。

  五月丁巳,帝复西征。六月丁丑,次于虢县。癸未,与岐军大战,自辰至午,杀万余众,擒其将校数百人,乘胜遂逼其垒。七月丙午,岐军复出求战,帝军不利。是月,遣孔勍帅师取凤、陇、成三州,皆下之。是时,岐人相率结寨于诸山,以避帝军;帝分兵以讨,浃旬之内,并平之。九月甲戌,帝以岐军诸寨连结稍盛,因亲统千骑登高诊之。时秋空澄霁,烟霭四绝,忽有紫云如伞盖,凝于龙旌之上,久之方散,观者咸讶之。是时,帝以岐人坚壁不战,且虑师老,思欲旋旆以归河中,因密召上将数人语其事。时亲从指挥使高季昌独前出抗言曰:“天下雄杰,窥此举者一岁矣;今岐人已困,愿少俟之。”帝嘉其言,因曰:“兵法贵以正理,以奇胜者诈也,乘机集事,必由是乎!”乃命季昌密募人入岐以绐之,寻有骑士马景坚愿应命,且曰:“是行也,必无生理,愿录其孥。”帝凄然止其行,景固请,乃许之。明日军出,(《北梦琐言》云:时因朱友伦总骑军且至,将大出兵迓之。)诸寨屏匿如无人,景因跃马西走,直叩岐闉,诈以军怨东遁为告,且言列寨尚留万余人,俟夕将遁矣,宜速掩之。李茂贞信其言,(案:李茂贞即宋文通,此纪前后互异,盖仍当时军檄之文,未及改从画一。)遽启二扉,悉众来寇。时诸军以介马待之,中军一鼓,百营俱进,又分遣数骑以据其闉。岐人进不能驻其趾,退不能入其垒,杀戮蹂践,不知其数。茂贞由是丧胆,但闭壁而已。十一月癸卯,鄜帅李周彝(《新唐书》作“李茂勋”,茂勋即周彝也。)统兵万余人屯于岐之北原,与城中举烽以相应。翼日,帝以周彝既离本部,鄜畤必无守备,因命孔勍乘虚袭下之。甲寅,鄜州平。周彝闻之,收军而遁。茂贞既失鄜州之援,愕然有瓦解之惧,由是议还警跸,诛阉寺以自赎焉。

  三年正月甲寅,岐人启壁,唐昭宗降使宣问慰劳,兼传密旨。寻又命翰林学士韩渥、赵国夫人宠颜赍诏押赐帝紫金酒器、御衣玉带。丙辰,华州留后李存审遣飞骑来告,青州节度使王师范遣牙将张厚辇甲胄弓槊,诈言来献,欲盗据州城,事觉,已擒之矣。是日,师范又遣其将刘鄩盗据兖州。丁巳,昭宗遣中使押送军容使韩全诲已下三千余人首级以示帝。甲子,昭宗发离凤翔,幸左剑寨,权驻跸帝营。帝素服待罪,昭宗命学士传宣免之,帝即入见称罪,拜伏者数四。既而促召升殿,密迩御座,且曰:“宗庙社稷是卿再造,朕与戚属是卿再生。”因解所御玉带面以赐帝;帝亦以玉鞍勒马、金银器、纹锦、御馔酒果等躬自拜进焉。及翠华东行,帝匹马前导十余里,宣令止之。己巳,昭宗至长安,谒太庙,御长乐楼。礼毕,谓帝曰:“朕生入旧京,是卿之力也。自古救君之危,曾无有如是者。况今日再及清庙,得亲奉觞酒,奠于先皇帝室前,卿之德,朕知不能报矣!”即召帝执手,声泪俱发者久之。翼日,诛宦官第五可范等五百余人于内侍省。三月庚辰,制以帝为守太尉、兼中书令、宣武宣义天平护国等军节度使、诸道兵马副元师,加食邑三千户,实封四百户,仍赐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

  戊戌,帝建旆东还,昭宗御延喜楼送之,既醉,遣内臣赐帝御制《杨柳词》五首。三月戊午,至大梁。时以青州未平,命军士休浣以俟东征。四月丙子,巡师于临朐,亟命逼其城,与青州兵战于城下,大败之。是夕,淮将王景仁以所部援军宵遁,帝遣杨师厚追及辅唐,杀千人,乘胜攻下密州。八月戊辰,以伐叛之柄委于杨师厚,帝乃东还。九月癸卯,师厚率大军与王师范战于临朐,青军大败,杀万余人,并擒师范弟师克,即时徙寨以逼其城。辛亥,偏将刘重霸擒棣州刺史邵播来献。播,师范之谋主也,帝命毙之。戊午,师范举城请降。青州平。翼日,分命将校略地于登、莱、淄、棣等州,皆下之。由是东渐至海,皆为梁土也。帝复命师范权知青州军州事,师范乃请以钱二十万贯犒军,帝许之。十月辛巳,护驾都指挥使朱友伦因击鞠堕马,卒于长安。讣至,帝大怒,以为唐室大臣欲谋叛己,致友伦暴死。十一月丁酉,青将刘鄩举兖州来降。鄩,王师范之将也,师范令窃据兖州久之,及闻师范降,鄩乃归命。帝以鄩善事其主,待之甚优,寻署为元帅府都押牙,权知鄜州留后。

  天祐元年正月己酉,帝发自大梁,西赴河中,京师闻之,为之震惧。是时,将议迎驾东幸洛阳,虑唐室大臣异议,帝乃密令护驾都指挥使朱友谅矫昭宗命,收宰相崔允、京兆尹郑元规等杀之。(《欧阳史》云:遣朱谦杀胤于京师,其与友伦击鞠者皆杀之。)又,邠、岐兵士侵逼京畿,帝因是上表,坚请昭宗幸洛,昭宗不得已而从之。帝乃率诸道丁匠财力,同构洛阳官,不数月而成。二月乙亥,昭宗驻跸于陕,帝自河中来觐,谒见行营。因洒涕而言曰:“李茂贞等窃谋祸乱,将迫乘舆,老臣无状,请陛下东迁,为社稷大计也。”昭宗命延于寝室见何皇后,面赐酒器及衣物。何后谓帝曰:“此后大家夫妇委身于全忠矣。”因欷歔泣下。后数日,帝开宴于陕之私第,请驾临幸。翼日,帝辞归洛阳,昭宗开内宴,时有宫人与昭宗附耳而语。韩建蹑帝之足,帝遽出,以为图己,因连上章请车驾幸洛。(《十国春秋》、《吴世家》,三月丁巳,唐帝遣间使以绢诏告难于我及西川、河东等,令纠率藩镇,以图匡复。诏有云:“朕至洛阳,则为全忠所幽闭,诏敕皆出其手,朕意不得复通矣。”)

  三月丁未,昭宗制以帝兼判左右神策及六军诸卫事。是时,昭宗累遣中使及内夫人传宣,谓帝曰:“皇后方在草蓐,未任就路,欲以十月幸洛。”帝以陕州小藩,非万乘久留之地,期以四月内东幸。闰月丁酉,昭宗发自陕郡。壬寅,次于谷水。是时,昭宗左右惟小黄门及打球供奉、内园小儿二百余人,帝犹忌之。是日,密令医官许昭远告变,乃设馔于别幄,召而尽杀之,皆坑于幕下。先是,选二百余人,形貌大小一如内园人物之状,至是使一人擒二人,缢于坑所,即蒙其衣及戎具自饰。昭宗初不能辨,久而方察。自是,昭宗左右前后,皆梁人矣。甲辰,车驾至洛都,帝与宰相百官导驾入宫。乙卯,昭宗以帝为宣武、宣义、护国、忠武四镇节度使。时帝请以郓州授张全义,故有此命。五月丙寅,昭宗宴群臣,曰:“昨来御楼前一夜亡失赦书,赖梁王收得副本,不然误事,宰执不得无过矣。”是日宴次,昭宗入内,召帝于内殿曲宴,帝不测其事,不敢奉诏。又曰:“卿不欲来,即令敬翔人来。”帝密遣翔出,乃止。己巳,奉辞东归。乙亥,至大梁。六月,帝遣都将朱友裕率师讨邠州,节度使杨崇本叛故也。癸丑,帝西征,遂朝于洛阳。七月甲子,昭宗宴帝于文思鞠场。乙丑,帝发东都。壬申,至河中。八月壬寅,昭宗遇弑于大内,遗制以辉王柷为嗣。乙巳,帝自河中引军而西。癸丑,次于永寿,邠军不出。九月辛未,班师。十月癸巳,至洛阳,诣西内,临于梓宫前,祗见于嗣君。辛丑,制以(案此下有阙文。)帝至自西征。十一月辛酉,光州遣使来求援。时光州归款于帝,寻为淮人所攻,故来乞师。戊寅,帝南征渡淮,次于霍丘,大掠卢、寿之境,淮人乃弃光州而去。

  二年正月庚申,进攻寿州,寿人坚壁不出。丁亥,帝自霍丘班师。二月辛卯,帝至自南征。甲午,青州节度使王师范至大梁,帝待以宾礼,寻表授河阳节度使。七月辛酉,天子赐帝迎鸾纪功碑,树于洛阳。庚午,遣大将军杨师厚率前军讨赵匡凝于襄州。辛未,帝南征,表赵匡凝罪状,削夺官爵。八月,杨师厚进收唐、邓、复、郢、随、均、房等七州。帝驻军汉江北,自循江干,经度济师之所。九月甲子,师厚于阴谷江口造梁以济师,赵匡凝率兵二万振于江滨。师厚麾兵进击,襄人大败,杀万余众。乙丑,越匡凝焚其舟,率亲军载轻舸沿汉而遁。丙寅,帝济江,至中流,舟坏,将没者数四,比及岸,舟沉。是日,入襄城,帝因周视府署,其帑藏悉空。惟于西庑下有一亭,窗户俨然,扃锁甚密,遂令破锁启扉,中有一大匮,缄鐍甚至;又令破其匮,内有金银数百锭。帝因叹曰:“乱兵既入,公私财货固无孑遗矣。此帑当有阴物主之,不令常人所得,俟我以有之邪!”遂以百余锭赐杨师厚。袭荆州,留后赵匡明弃城上峡奔蜀。荆、襄二州平。帝以都将贺瑰权领荆州,杨师厚权领襄州,即表其事。

  十月丙戌朔,天子以帝为诸道兵马元帅。辛卯,帝自襄州引军由光州路趋淮南;将发,敬翔切谏,请班师以全军势,帝不听。壬辰,次于枣阳,遇大雨,颇阻师行之势。军至寿春,寿春人坚壁清野以待帝。帝乃还,舍于正阳。

  十一月丙辰,大军北济。(《十国春秋》:柴再用抄其后军,斩首三千级,获辎重万计。)帝至汝阴,深悔淮南之行,躁烦尤甚。(《师友杂志》:朱全忠尝与僚佐及游客坐于大柳之下,全忠独言曰:“此树宜为车毂。”众莫应。有游客数人起应曰:“宜为车毂。”全忠勃然厉声曰:“书生辈好顺口玩人,皆此类也。车须用夹毂,柳木岂可为之!”顾左右曰:“尚何待!”左右数十人捽言为车毂者,悉扑杀之。)丁卯,帝至自南征。辛巳,天子命帝为相国,总百揆。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天雄、武顺、佑国、河阳、义武、昭义、保义、武昭、武定、泰宁、平卢、匡国、武宁、忠义、荆南等二十一道为魏国。(案《旧唐书》,尚有忠武、镇国二道,此阙载。)进封帝为魏王,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兼备九锡之命。癸未,唐中书门下奏:“中书印已送相国,中书公事权用中书省印。”甲申,中书门下奏:“天下州县名与相国魏王家讳同者,请易之。”十二月乙酉朔,帝让相国、魏王、九锡之命。丙戌,京百司各差官赍本司须知孔目并印赴魏国送纳。甲午,天子以帝坚让九锡之命。乃命宰相柳灿来使,且述揖让之意焉。丁酉,帝又让九锡之命,诏略曰:“但以鸿名难掩,懿实须彰,宜且徇于奏陈,未便行于典册。”又改诸道兵马元帅为天下兵马元帅。是时,帝以唐朝百官服饰多阙,乃制造逐色衣服,请朝廷等第赐之。其所给俸钱,仍请自来年正月全支。

  三年正月,幽、沧称兵,将寇于魏。魏人来乞师,且以牙军骄悍,谋欲诛之,遣亲吏臧延范密告于帝,帝阴许之。乙丑,北征。先是,帝之爱女适罗氏,是月卒于邺城,因以兵仗数千事实于橐中,遣客将马嗣勋领长直军千人,杂以工匠、丁夫,肩其橐而入于魏,声言为帝女设祭,魏人信而不疑。庚午夜,嗣勋率其众与罗绍威亲军数百人同攻牙军,迟明尽杀之,死者七千余人,泊于婴孺,亦无留者。是日,帝次于内黄,闻之,驰骑至魏。时魏之大军方与帝军同伐沧州,闻牙军之死,即时奔还。帝之军追及历亭,杀贼几千,余众乃拥大将史仁遇保于高唐,帝遣兵围之。是月,天子诏河南尹张全义部署修制相国魏王法物。

  三月甲寅,天子命帝总判盐铁、度支、户部等三司事,帝再上章切让之,乃止。四月癸未,攻下高唐,军民无少长皆杀之,生擒逆首史仁遇以献,帝命支解之。未几,又攻下澶、博、贝、卫等州,皆为魏军残党所据故也。是时晋人围邢州,刺史牛存节坚壁固守,帝遣符道昭帅师救之,晋人乃遁去。五月,帝略地于洺州,既而复入于魏。七月己未,自魏班师。是日,收复相州,自是魏境悉平。壬申,帝归自魏。

  八月甲辰,以沧州未平,复命北征。九月丁卯,营于长芦。一夕,帝梦白龙附于两肩,左右瞻顾可畏,忄兄然惊寤。十月辛巳,邠州杨崇本以凤翔、邠、宁、泾、鄜、秦、陇之众合五六万来寇,屯于美原,列十五寨,其势甚盛。帝命同州节度使刘知俊、都将康怀英帅师御之。知俊等大破邠寇,杀二万余众,夺马三千余匹,擒其列校百余人,杨崇本、胡章仅以身免。十一月庚戌,怀英乘胜进军,遂收鄜州。十二月乙丑,帝以文武常参官每月一、五、九日赴朝,奏请备廊餐,诏从之。遂自长芦班师。(案:以上疑有阙文。据《旧唐书·哀帝纪》:戊辰,李克用与幽州之众同攻潞州,全忠守将丁会以泽、潞降太原,克用以其子嗣昭为留后。甲戌,全忠烧长芦营旋军,闻潞州陷故也。)以寨内糗粮山积,帝命焚之。沧帅刘守文以城中绝食,因致书于帝,乞留余粮以救饥民,帝为留十余囷以与之。(《容斋续笔》:沧州还师,悉焚诸营资粮,在舟中者凿而沉之。守文遗全忠书曰:“城中数万口,不食数月矣,与其焚之为烟,沉之为泥,愿乞其所余以救之。”全忠为之留数囷,沧人赖以济。)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中州金石记 中州金石记 中州金石记 中州金石记 中州金石考 中州金石考 中州金石考 蒿里遗文目录续编一卷 补遗一卷 蒿里遗文目录六卷 补遗一卷 蒿里遗珍拾补 蒿里遗珍一卷考释一卷 蒿里遗珍一卷考释一卷 岱山访古日记 岱山访古日记 泰山石刻记 泰山石刻记 泰山石刻记 泰山石刻记 福山金石志残稿 潍县宏福寺造像碑考 潍县金石志 潍县金石志 潍县金石志八卷遗文录一卷 诸城金石小识一卷 石刻存目一卷 诸城金石志 诸城金石志 益都金石略 益都金石略 益都金石记 益都金石记 益都金石记 滕县殷微子墓碑考 邹县四山摩厓目 邹县金石志 济州学碑释文 济州学碑释文 济州金石志 济宁金石志 曲阜碑碣考 至圣林庙碑目 至圣林庙碑目 东莱北魏石刻考略 淄川石刻记略 济南金石志 济南金石志 山东省保存古迹表 山东省保存古迹 事项统计表 山左汉魏六朝贞石目一卷续一卷 再续一卷补一卷 山左冢墓遗文一卷补遗一卷 山左访碑录 山左访碑录 山左南北朝石刻存目 山左碑目 山左碑目 山左金石志目 山东金石志稿 山东金石志 山左金石志 东巡金石录 庐山金石汇考 2000年敦煌學國際學術討論會文集紀念敦煌藏經洞發現暨敦煌學百年石窟考古卷_敦煌研究院甘肅民族.djvu 2000年敦煌學國際學術討論會文集石窟藝術卷_敦煌研究院甘肅民族0309一版一刷.djvu 2000年敦煌學國際學術討論會文集紀念敦煌藏經洞發現暨敦煌學百年石窟藝術卷_敦煌研究院甘肅民族.djvu 楊守敬集第01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8804一版一刷.djvu 楊守敬集第02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3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4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5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6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7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8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09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10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11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12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楊守敬集第13冊_謝承仁主編湖北人民湖北教育.djvu 通志堂經解01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2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3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4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5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6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7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8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09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0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1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2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3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4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5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通志堂經解16_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9603二版二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1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2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3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4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5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6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7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8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09卷第1-6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國立北平圖書館館刊第10卷第1-6號第11卷第1號_書目文獻9210一版一刷.djvu 汗簡注釋_黃錫全武漢大學9008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1_國圖編北圖0510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2_國圖編北圖0510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3_國圖編北圖0510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4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5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6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7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8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09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0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1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2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3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4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5_國圖編北圖051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6_國圖編北圖0601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7_國圖編北圖0601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8_國圖編北圖060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9_國圖編北圖060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0_國圖編北圖0602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1_國圖編北圖0603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2_國圖編北圖0603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3_國圖編北圖0603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4_國圖編北圖0603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5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6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7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8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9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0_國圖編北圖0604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1_國圖編北圖0608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2_國圖編北圖0608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3_國圖編北圖0608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4_國圖編北圖0609一版一刷.djvu 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5_國圖編北圖0609一版一刷.djvu 江西全省歷代人物謚號匯表_附各縣統計表_吳宗慈編_劉扶青江西省文獻委員會.djvu 成吉斯汗_.djvu 王陽明及其思想_馬宗榮文通書局.djvu 曾國藩語錄_李公誠.djvu 曾文正公日記_曾國藩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我的生活上冊_春秋書店.djvu 全謝山年譜_蔣天樞商務印書館.djvu 法勒第傳_何肇青獨立出版社.djvu 俄羅斯大戲劇家_奧斯特羅夫斯基研究_編輯_戈寶權編輯_林陵時代出版社.djvu 屠格涅夫的生活和著作_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歐洲教育家及其事業_邁耶爾AE中華書局上海.djvu 歷史與考古第一號_潘陽博物館編輯委員會中國文化服務社東北區社.djvu 瓷器與浙江_陳萬里中華書局.djvu 史前人類_陳兼善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字學_孫海波文求堂書店東京.djvu 慧琳一切經音義引用書索引一_國立北京大學研究文史部商務印書館.djvu 慧琳一切經音義引用書索引二_國立北京大學研究文史部商務印書館.djvu 慧琳一切經音義引用書索引三_國立北京大學研究文史部商務印書館.djvu 慧琳一切經音義引用書索引四_國立北京大學研究院文史部商務印書館.djvu 慧琳一切經音義引用書索引五_國立北京大學研究文史部商務印書館.djvu 辭通下冊_朱起鳳開明書店上海.djvu 美國史略_商務印書館.djvu 俄國史上冊_何漢文商務印書館.djvu 俄國史下冊_何漢文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韻文演變史_吳烈世界書局.djvu 三千字演音_[法文字義國語發音越南話對照]1936河內版.djvu 現代吳語的研究現代吳語的研究_清華學校研究院.djvu 杭州聲音杭州聲音.djvu 朹漢會要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藏書第十七冊卷五七至卷五九賍臣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山朹通志四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山朹通志三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山朹通志二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山朹通志一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山朹通志五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光緒朝朹華錄第三冊.djvu 光緒朝朹華錄第四冊.djvu 光緒朝朹華錄第五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光緒朝朹華錄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光緒朝朹華錄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資治通鑑第七冊卷百八十五至二百十三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資治通鑑第八冊卷二百十四至二百四十.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