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旧五代史 >

卷一(梁书)太祖纪一

卷一(梁书)太祖纪一

  太祖神武元圣孝皇帝,姓朱氏,讳晃,本名温,宋州砀山人。其先,舜司徒虎之后。高祖黯,曾祖茂琳,祖信,父诚。帝即诚之第三子,母曰文惠王皇后。(《五代会要》:梁肃祖宣元皇帝讳黯,舜司徒虎四十二代孙;开平元年七月,追尊宣元皇帝,庙号肃祖,葬兴极陵。敬祖光献皇帝讳茂琳,宣元皇帝长子,母曰宣僖皇后范氏;开平元年七月,追尊光献皇帝,庙号敬祖,葬永安陵。宪祖昭武皇帝讳信,光献皇帝长子,母曰光孝皇后杨氏;开平元年七月,追尊昭武皇帝,庙号宪祖,葬光天陵。烈祖文穆皇帝讳诚,昭武皇帝长子,母曰昭懿皇后刘氏;开平元年七月,追尊文穆皇帝,庙号烈祖,葬咸宁陵。)以唐大中六年岁在壬申,十月二十一日夜,生于砀山县午沟里。是夕,所居庐舍之上有赤气上腾。里人望之,皆惊奔而来,曰:“朱家火发矣!”及至,则庐舍俨然。既入,邻人以诞孩告,众咸异之。昆仲三人,俱未冠而孤,母携养寄于萧县人刘崇之家。帝既壮,不事生业,以雄勇自负,里人多厌之。崇以其慵惰,每加谴杖。唯崇母自幼怜之,亲为栉发,尝诫家人曰:“朱三非常人也,汝辈当善待之。”家人问其故,答曰:“我尝见其熟寐之次,化为一赤蛇。”然众亦未之信也。

  唐僖宗乾符中,关东荐饥,群贼啸聚。黄巢因之,起于曹、濮,饥民愿附者凡数万。帝乃辞崇家,与仲兄存俱入巢军,以力战屡捷,得补为队长。唐广明元年十二月甲申,黄巢陷长安,遣帝领兵屯于东渭桥。是时,夏州节度使诸葛爽率所部屯于栎阳,巢命帝招谕爽,爽遂降于巢。中和元年二月,巢以帝为东南面行营先锋使,令攻南阳,下之。六月,帝归长安,巢亲劳于灞上。七月,巢遣帝西拒邠、岐、鄜、夏之师于兴平,所至皆立功。

  二年二月,巢以帝为同州防御使,使自攻取。帝乃自丹州南行,以击左冯翊,拔之,遂据其郡。时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屯兵数万,纠合诸侯,以图兴复。帝时与之邻封,屡为重荣所败,遂请济师于巢。表章十上,为伪左军使孟楷所蔽,不达。又闻巢军势蹙,诸校离心,帝知其必败。九月,帝遂与左右定计,斩伪监军使严实,举郡降于重荣。重荣即日飞章上奏。时僖宗在蜀,览表而喜曰:“是天赐予也!”乃诏授帝左金吾卫大将军,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仍赐名全忠。自是率所部与河中兵士偕行,所向无不克捷。三年三月,僖宗制授帝宣武军节度使,依前充河中行营副招讨使,仍令候收复京阙,即得赴镇。四月,巢军自蓝关南走,帝与诸侯之师俱收长安,乃率部下一旅之众,仗节东下。七月丁卯,入于梁苑。是时,帝年三十有二。时蔡州刺史秦宗权与黄巢余孽合从肆虐,共围陈州。久之,僖宗乃命帝为东北面都招讨使。时汴、宋连年阻饥,公私俱困,帑廪皆虚,外为大敌所攻,内则骄军难制,交锋接战,日甚一日;人皆危之,惟帝锐气益振。是岁十二月,帝领兵于鹿邑,与巢众相遇,纵兵击之,斩首二千余级,乃引兵入亳州,因是兼有谯郡之地。

  四年春,帝与许州田从异诸军同收瓦子寨,杀贼数万众。是时,陈州四面,贼寨相望,驱掳编氓,杀以充食,号为“舂磨寨”。帝分兵翦扑,大小凡四十战。四月丁巳,收西华寨,贼将黄邺单骑奔陈。帝乘胜追之,鼓噪而进。会黄巢遁去,遂入陈州,刺史赵犨迎于马前。俄闻巢党尚在陈北故阳垒,帝遂径归大梁。是时,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奉僖宗诏,统骑军数千同谋破贼,与帝合势于中牟北邀击之,贼众大败于王满渡,多束手来降。时贼将霍存、葛从周、张归厚、张归霸皆匍匐于马前,悉宥而纳之,遂逐残寇,东至于冤句。

  五月甲戌,帝与晋军振旅归汴,馆克用于上源驿。既而备犒宴之礼,克用乘醉任气,帝不平之。是夜,命甲士围而攻之。会大雨雷电,克用因得于电光中逾垣遁去,惟杀其部下数百人而已。六月,陈人感解围之惠,为帝建生祠堂于其郡。是岁,黄巢虽殁,而蔡州秦宗权继为巨孽,有众数万,攻陷邻郡,杀掠吏民,屠害之酷,更甚巢贼,帝患之。七月,遂与陈人共攻蔡贼于溵水,杀数千人。九月己未,僖宗就加帝检校司徒、同平章事,封沛郡侯,食邑千户。

  光启元年春,蔡贼掠亳、颍二郡。帝帅师以救之,遂东至于焦夷,败贼众数千,生擒贼将殷铁林,枭首以徇军而还。二月,僖宗自蜀还长安,改元光启。四月戊辰,就加帝检校太保,增食邑千五百户。十二月,河中、太原之师逼长安,观军容使田令孜奉僖宗出幸凤翔。

  二年春,蔡贼益炽。时唐室微弱,诸道州兵不为王室所用,故宗权得以纵毒,连陷汝、洛、怀、孟、唐、邓、许、郑,圜幅数千里,殆绝人烟,惟宋、亳、滑、颍仅能闭垒而已。帝累出兵与之交战,然或胜或负,人甚危之。

  三月庚辰,僖宗降制就封帝为沛郡王。是月,僖宗移幸兴元。五月,嗣襄王煴僣即帝位于长安,改元为建贞。遣使赍伪诏至汴,帝命焚之于庭。未几,襄王果败。七月,蔡人逼许州,节度使鹿宴宏使来求救,帝遣葛从周等率师赴援。师未至而城陷,宴宏为蔡贼所害。十一月,滑州节度使安师儒以怠于军政,为部下所杀。帝闻之,乃遣朱珍、李唐宾袭而取之,由是遂有滑台之地。十二月,僖宗降制就加帝检校太傅,改封吴兴郡王,食邑三千户。

  是岁,郑州为蔡贼所陷,刺史李璠单骑来奔,帝宥而纳之,以为行军司马。宗权既得郑,益骄,帝遣裨将逻于金隄驿,与贼相遇,因击之,贼众大败,追至武阳桥,斩首千余级。帝每与蔡人战于四郊,既以少击众,常出奇以制之,但患师少,未快其旨。宗权又以己众十倍于帝,耻于频败,乃誓众坚决以攻夷门。既而获蔡之谍者,备知其事,遂谋济师焉。

  三年春二月乙巳,承制以朱珍为淄州刺史,俾募兵于东道,且虑蔡人暴其麦苗,期以夏首回归。珍既至淄、棣,旬日之内,应募者万余人。又潜袭青州,获马千匹,铠甲称是,乃鼓行而归。四月辛亥,达于夷门。帝喜曰:“吾事济矣。”是时,贼将张晊屯于北郊,秦贤屯于版桥,各有众数万,树栅相连二十余里,其势甚盛。帝谓诸将曰:“此贼方今息师蓄锐以俟时,必来攻我。况宗权度我兵少,又未知珍来,谓吾畏惧,止于坚守而已。今出不意,不如先击之。”乃亲引兵攻秦贤寨,将士踊跃争先,贼果不备,连拔四寨,斩首万余级,时贼众以为神助。庚午,贼将卢瑭领万余人于圃田北万胜戍,夹汴水为营,跨河为梁,以扼运路。帝择精锐以袭之。是日昏雾四合,兵及贼垒方觉,遂突入掩杀,赴水死者甚众,卢瑭自投于河。河南诸贼连败,不敢复驻,皆并在张晊寨。自是蔡寇皆怀震詟,往往军中自相惊乱。帝旋师休息,大行犒赏,由是军士各怀愤激,每遇敌,无不奋勇。五月丙子,出酸枣门,自卯至未,短兵相接,贼众大败,追斩二十余里,僵仆就枕。宗权耻败,益纵其虐,乃自郑州亲领突将数人,径入张晊寨。其日晚,大星陨于贼垒,有声如雷。辛巳,兖、郓、滑军士皆来赴援,乃陈兵于汴水之上,旌旗器甲甚盛。蔡人望之,不敢出寨。翌日,分布诸军,齐攻贼寨,自寅至申,斩首二万余级。会夜收军,获牛马、辎重、生口、器甲不可胜计。是夜,宗权、晊遁去,迟明追之,至阳武桥而还。宗权至郑州,乃尽焚其庐舍,屠其郡人而去。始蔡人分兵寇陕、洛、孟、怀、许、汝,皆先据之,因是败也,贼众恐惧,咸弃之而遁。帝乃慎选将佐,俾完葺壁垒,为战守之备,于是远近流亡复归者众矣。是时,扬州节度使高骈为裨将毕师铎所害,复有孙儒、杨行密互相攻伐,朝廷不能制,乃就加帝检校太尉,兼领淮南节度使。

  九月,亳州裨将谢殷逐刺史宋衮,自据其郡;帝亲领军屯于太清宫,遣霍存讨平之。帝之御蔡寇也,郓州朱瑄、兖州朱瑾皆领兵来援。及宗权既败,帝以瑄、瑾宗人也,又有力于己,皆厚礼以归之。瑄、瑾以帝军士勇悍,私心爱之,乃密于曹、濮界上悬金帛以诱之,帝军利其货而赴者甚众,帝乃移檄以让之。朱瑄来词不逊,乃命朱珍侵曹伐濮,以惩其奸。未几,珍伐曹州,执刺史丘礼以献,遂移兵围濮。兖、郓之衅,自兹而始矣。(《通鉴考异》引高若拙《后史补》云:“梁太祖皇帝到梁园,深有大志。然兵力不足,常欲外掠;又虞四境之难,每有郁然之状。时有荐敬秀才于门下,乃白梁祖曰:‘明公方欲图大事,辎重必为四境所侵。但令麾下将士诈为叛者而逃,即明公奏于主上,及告四邻,以自袭叛徒为名。’梁祖曰:‘天降奇人,以佐于吾。’初从其议,一出而致众十倍。”)

  十月,僖宗命水部郎中王赞撰纪功碑以赐帝。是月,帝亲帅骑数千巡师于濮上,因破朱瑄援师于范县。丁未,攻陷濮州,刺史朱裕单骑奔郓。寻为郓人所败,逾月乃还。十二月,僖宗遣使赐帝铁券,又命翰林承旨刘崇望撰德政碑以赐帝。闰月甲寅。帝请行营司马李璠权知淮南留后,乃遣大将郭言领兵援送以赴扬州。

  文德元年正月,帝率师东赴淮海,行次宋州,闻杨行密已拔扬州,遂还。是时,李璠、郭言行至淮上,为徐戎所扼,不克进而还。帝怒,遂谋伐徐。二月丙戌,僖宗制以帝为蔡州四面行营都统,由是诸镇之师,皆受帝之节制。

  三月庚子,昭宗即位。是月,蔡人石璠领万众以剽陈、亳,帝遣朱珍率精骑数千擒璠以献。四月戊辰,魏博乐彦祯失律,其子从训出奔相州,使来乞师。帝遣朱珍领大军济河,连收黎阳、临河二邑。既而魏军推小校罗宏信为帅。宏信既立,遣使送款于汴,帝优而纳之,遂命班师。是月,河南尹张全义袭李罕之于河阳,克之。罕之单骑出奔,因乞师于太原,李克用为发万骑以援之。罕之遂收其众,偕晋军合势,急攻河阳。全义危急,遣使求救于汴,帝遣丁会、牛存节、葛从周领兵赴之,大战于温县,晋人与罕之俱败。于是河桥解围,全义归于河阳,因以丁会为河阳留后。

  五月己亥,昭宗制以帝检校侍中,增食邑三千户。戊辰,昭改帝乡衣锦,里曰沛王里。是月,帝以兼有洛、孟之地,无西顾之患,将大整师徒,毕力诛蔡。会蔡人赵德諲举汉南之地以归于朝廷,且遣使送款于帝,仍誓戮力同讨宗权。帝表其事,朝廷因以德諲为蔡州四面副都统。又以河阳、保义、义昌三节度为帝行军司马,兼粮料应接。至是,帝领诸侯之师会德諲以伐蔡贼于汝水之上,遂薄其城。五日之内,树二十八寨以环之,盖象列宿之数也。时帝亲临矢石,一日,飞矢中其左腋,血渍单衣,顾谓左右曰:“勿泄。”九月,以粮运不继,遂班师。是时,帝知宗权残孽不足为患,遂移兵以伐徐。十月,先遣朱珍领兵与时溥战于吴康镇,徐人大败,连收丰、萧二邑;溥携散骑驰入彭门。帝命分兵以攻宿州,刺史张友携符印以降。既而徐人闭壁坚守,遂命庞师古屯兵守之而还。是月,蔡贼孙儒攻陷扬州,自称淮南节度使。

  龙纪元年正月,庞师古攻下宿迁县,进军于吕梁。时溥领军二万,晨压师古之军而阵,师古促战败之,斩首二千余级,溥复入于彭门。二月,蔡将申丛遣使来告,缚秦宗权于帐下,折其足而囚之矣。帝即日承制以丛为淮西留后。未几,丛复为都将郭璠所杀。是月,璠执宗权来献,帝遣行军司马李璠、牙校朱克让槛送于长安。既至,昭宗御延喜楼受俘,即斩宗权于独柳树下。蔡州平。昭宗诏加帝食实封一百户,赐庄宅各一区。三月,又加帝检校太尉、兼中书令,进封东平王,赏平蔡之功也。

  大顺元年四月丙辰,宿州小将张筠逐刺史张绍光,拥众以附时溥。帝率亲军讨之,杀千余人,筠遂坚守。乙卯,时溥出兵暴砀山县,帝遣朱友裕以兵袭之,败徐军三千余众,获沙陀援军石君和等三十人,斩于宿州城下。六月辛酉,淮南孙儒遣使修好于帝,帝表其事,请以淮南节度授于儒焉。辛未,昭宗命帝为宣义军节度使,充河东东面行营招讨使,时朝廷宰臣张浚将兵讨太原故也。八月甲寅,昭义都将冯霸杀沙陀所署节度使李克恭来降,帝请河阳节度使朱崇节为潞州留后。戊辰,李克用自率蕃汉步骑数万以围潞州,帝遣葛从周率骁勇之士,夜中衔枚犯围而入于潞。九月壬寅,帝至河阳,遣部将李谠引军趋泽、潞,行至马牢川,为晋人所败。帝又遣朱友裕、张全义率精兵至郓州北以为应援。既而崇节、从周弃潞来归。戊申,帝廷责诸将败军之罪,斩李谠、李重允以徇,遂班师焉。十月乙酉,帝自河阳赴滑台。时奉诏将讨太原,先遣使假道于魏,魏人不从。先是,帝遣行人雷邺告籴于魏,既而为牙军所杀。罗宏信惧,故不敢从命,遂通好于太原。十二月辛丑,帝遣丁会、葛从周率众渡河取黎阳、临河,又令庞师古、霍存下淇门、卫县,帝徐以大军继其后。

  二年春正月,魏军屯于内黄。丙辰,帝与之接战,自内黄至永定桥,魏军五败,斩首万余级。罗宏信惧,遣使持厚币请和。帝命止其焚掠而归其俘,宏信由是感悦而听命焉。乃收军屯于河上。八月己丑,帝遣丁会急攻宿州,刺史张筠坚守其壁,会乃率众于州东筑堰,壅汴水以浸其城。十月壬午,筠遂降,宿州平。十一月丁未,曹州裨将郭绍宾杀刺史郭饶,举郡来降。是月,徐将刘知俊率众二千来降,自是徐军不振。十二月,兖州朱瑾领军三万寇单父,帝遣丁会领大军袭败之败于金乡界,杀二万余众,瑾单马遁去。

  景福元年正月,遣丁会于兖州界徙其民数千户于许州。二月戊寅,帝亲征郓,先遣朱友裕屯军于斗门。甲申,次卫南,有飞鸟止于峻堞之上,鸣噪甚厉。副使李璠曰:“将有不如意之事。”是夜,郓州朱瑄率步骑万人袭朱友裕于斗门,友裕拔军南去。乙酉,帝晨救斗门,不知友裕之退,前至斗门者皆为郓人所杀。帝追袭郓人至瓠河,不及,遂顿兵于村落间。时朱瑄尚在濮州。丁亥,遇朱瑄率兵将归于郓,遂来冲击。帝策马南驰,为贼所追甚急,前有浚沟,跃马而过,张归厚援槊力战于其后,乃免。时李璠与部将数人皆为郓军所杀。五月丙午,遣朱克让率众暴兖、郓之麦。十一月,遣朱友裕率兵攻濮州,下之,擒刺史郡儒以献,濮州平。遂命移军伐徐州。

  二年四月丁丑,庞师古下彭门,枭时溥首以献。八月,帝遣庞师古移兵攻兖,驻于曲阜,与朱瑾屡战,皆败之。十二月,师古遣先锋葛从周引军以攻齐州,刺史朱威告急于兖、郓。既而朱瑄以援兵至,遂固其垒。

  乾宁元年二月,帝亲领大军由郓州东路北次于鱼山。朱瑄觇知,即以兵径至,且图速战。帝整军出寨,时瑄、瑾已阵于前,须臾,东南风大起,我军旌旗失次,甚有惧色,即令骑士扬鞭呼啸。俄而西北风骤发,时两军皆在草莽中,帝因令纵火。既而烟焰亘天,乘势以攻贼阵,瑄、瑾大败。杀万余人,余众拥入清河,因筑京观于鱼山之下,驻军数日而还。

  二年正月癸亥,遣朱友恭帅师复伐兖,遂堑而围之。未几,朱瑄自郓率步骑援粮欲入于兖,友恭设伏以败之,尽夺其饷于高吴,因擒蕃将安福顺、安福庆。二月己酉,帝领亲军屯于单父,以为友恭之援。四月,濠、寿二州复为杨行密所陷。是时,太原遣将史俨儿、李承嗣以万骑驰入于郓。朱友恭遂归于汴。八月,帝领亲军伐郓,至大仇,遣前军挑战,设伏于梁山以待之。既而获蕃将史完府,夺马数百匹。朱瑄脱身遁去,复入于郓。十月,帝驻军于郓,齐州刺史朱琼遣使请降,琼即瑾之从父兄也。帝因移军至兖,琼果来降。未几,琼为朱瑾所绐,掠而杀之,帝即以其弟玭为齐州防御使。十一月,朱瑄复遣将贺瑰、柳存及蕃将何怀宝等万余人以袭曹州,庶解兖州之围也。帝知之,自兖领军策马先路至钜野南,追而败之,杀戮将尽,生擒贺瑰、柳存、何怀宝及贼党三千余人。是日申时,狂风暴起,沙尘沸涌,帝曰:“此乃杀人未足耳。”遂下令尽杀所获囚俘,风亦止焉。翼日,絷贺瑰等以示于兖。帝素知瑰名,乃释之,惟斩何怀宝于兖城之下,乃班师。十二月,葛从周领兵复伐兖。既至,与朱瑾战于垒下,杀千余众,擒其将孙汉筠已下二十人,遂旋师。

  三年正月,河东李克用既破邠州,欲谋争霸,乃遣蕃将张污落以万骑寨于河北之莘县,声言欲救兖、郓。魏博节度使罗宏信患之,使来求援。二月,帝领亲军屯于单父,会寒食,帝乃亲拜文穆皇帝陵于砀日县午沟里。四月辛酉,河东泛涨,将坏滑城。帝令决堤岸以分其势为二河,夹滑城而东,为害滋甚。是月,帝遣许州刺史朱友恭领兵万人渡淮,以便宜从事。时黄、鄂二州累遣使求援,故有是行。五月,命葛从周统军屯于洹水,以备蕃军。六月,李克用帅蕃汉诸军营于斥丘,遣其男落落将铁林小儿三千骑薄于洹水,从周与战,大败之,生擒落落以献。克用悲骇,请修旧好以赎其子,帝不许,遂执落落送于罗宏信,斩之。越七日,我军还屯阳留以伐郓。八月,复壁于洹水。是时,昭宗幸华州,遣使就加帝检校太师,守中书令。

  四年正月,帝以洹水之师大举伐郓。辛卯,营于济水之次,庞师古令诸将撤木为桥。乙未夜,师古以中军先济,声振于郓,朱瑄闻之,弃壁夜走。葛从周逐之至中都北,擒瑄并其妻男以献。寻斩汴桥下。郓州平,乙亥,帝入于郓,以朱友裕为郓州兵马留后。时帝闻朱瑾与史俨儿在丰沛间搜索粮馈,惟留康怀英以守兖州,帝因乘胜遣葛从周以大军袭兖。怀英闻郓失守,俄又我军大至,乃出降;朱瑾、史俨儿遂奔淮南。兖、海、沂、密等州平。乃以葛从周为兖州留后。五月丁丑,朱友恭遣使上言,大破淮寇于武昌,收复黄、鄂二州。八月,陕州节度使王珙遣使来乞师。是时,珙弟珂实为蒲帅,迭相愤怒,日寻干戈,而珙兵寡,故来求援。帝遣张存敬、杨师厚等领兵赴陕,既而与蒲人战于猗氏,大败之。九月,帝以兖、郓既平,将士雄勇,遂大举南征。命庞师古以徐、宿、宋、滑之师直趋清口,葛从周以兖、郓、曹、濮之众径赴安丰。淮人遣朱瑾领兵以拒师古,因决水以浸军,遂为淮人所败,师古没焉。葛从周行及濠梁,闻师古之败,亦命班师。

《旧五代史》 相关内容:

后一:卷二(梁书)太祖纪二

查看目录 >> 《旧五代史》


国学迷 盘点:小说《水浒传》中唯一的真好汉的六大义举 董小宛究竟是怎么死的?董小宛死亡之谜大揭秘 历史上的李存孝:五代后唐名将李存孝打虎的传说 隋朝灭亡真的是关陇集团在背后操纵的吗? 揭秘“燕子李三”死因:因吸食鸦片得病而亡 唐朝女皇武则天真的暗恋神探狄仁杰吗 亡国征兆:预示秦国将灭亡的神秘预言 清代官员瞿鸿禨:因长相与同治帝相像而登上相位 徐志摩与凌叔华之恋为何终无结果?凌叔华与徐志摩 三国史上最神秘战将:竟是“隆中对”发明者! 薛仁贵生平简介 薛仁贵怎么死的? 盘点:中国古代清官是如何拒收贿赂的? 历史解密:二战后苏联究竟从东北运走了多少财富 为爱私奔的唐朝贵妃:揭秘唐德宗李适贵妃王珠 民国妓院为何供奉柳永:让妓女由卖肉升为卖艺? 揭秘一代大儒朱熹纳尼为妾的真相 被太多人遗忘的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和她的人生 揭秘曹溶和曹雪芹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改土归流的过程:雍正时期改土归流是如何进行的 历史上真实的精武英雄陈真:其实只是一个传说 最奢华的奇迹!琥珀屋为何下落成谜? 五代十国货币种类及其价值介绍 看看那时的货币 从长安到长安:揭开唐玄宗李隆基的逃难日志 周瑜的妻子是谁? 周瑜一生共有几个老婆? 珍珠港战役背景 二战日本为何要偷袭珍珠港 揭秘千古迷团:12个远古文明为何突然销声匿迹 采石之战的过程简介:采石之战的结果是什么 宋朝也有一帮汉东陈岩石 得罪官员反得百姓拥护 张幼仪与徐志摩的“怨偶”往事:揭张幼仪的一生 历史人物之孙权的妹妹为何要为刘备殉情? 潘金莲是贞洁烈女 武大郎身高竟有一米八? 张居正为何对海瑞弃而不用:官场光凭道德远不够 纪晓岚“铁齿铜牙”咬了谁:终身没得罪过和珅 未解之谜:龙游发掘规格最高的三国墓葬 揭秘:中国历史上恐怖的冥婚是如何举行的 李宗仁:黄百韬是被蒋介石“排除异己”害死的 周瑜为何会在演义当中被丑化?周瑜道理有多厉害 顺治为讨好靖南王 将6岁的她嫁给靖南王孙子 古代皇帝驾崩后 皇宫三千嫔妃都如何处置? 解密:明太祖朱元璋为何全国追杀罗贯中满门 ? 对于天理教徒的攻袭嘉庆帝又是怎样严酷镇压的 四川地主刘文彩的庄园与遗产:仅地产就12063亩 郑和七下西洋为了什么?揭秘惊人真相 三国演义中有哪些有名的宝马都有哪些 著名将领张须陀的成就有哪些? 为何南朝打击贪腐压制世家是他最终灭亡的原因? 抗战英烈韩增丰:二十七岁就留下了三个光荣别称 错版人民币到底价值百万 还是不值钱? 美国圣塔柯斯小镇之谜:神秘现象如何解释 左权指挥长乐之战:口袋阵斩断日军 歼敌2千人 晋安帝司马德宗简介 死因不明的东晋第十位皇帝 沮渠蒙逊有多少个老婆 沮渠蒙逊的老婆都是谁 唐朝开元通宝背月文的由来? 冯润:用春药魅惑君王的妃子 揭秘:神秘蓝色人种是否为新人种 古希腊政治家伊巴密浓达的生平事迹 秦始皇陵女兵马俑意外怀孕 胎儿已成木乃伊 揭秘赵括纸上谈兵真相:失败只因为遇上了战神? 清河公主是谁简介 清河公主最后的结局是怎样的 清朝秘史:风流乾隆为何如此宠幸贪官和珅? 忽必烈两次东征日本折戟而归竟然都是因为它! 大清官被白富美逼婚 为行善尽然散尽家财 揭秘:宋太祖赵匡胤并非猝死 现存唯一养马古堡占地近2万平米 明代夯土建筑 唐初宰相高士廉的故事 历史如何评价高士廉 水浒传里潘金莲的委屈无人知晓 你清楚多少 史上最幸福的男人!大小老婆超过四万个 和珅到底有多少钱 和珅被查抄出来的家产表 宋太祖赵匡胤是怎么死的?与烛影斧声有何关系 李渊能够逐鹿中原登上帝位竟是因一青楼女子! 刘备有几个儿子? 贺铸简介 北宋词人宋太祖贺皇后族孙贺铸生平 王士珍为何被称为“北洋之龙”? 慈禧身边的大红人安德海被谁杀了?安德海之死 中国历史上知名的暴君都有哪些? 盘点最残忍暴君 顺治帝的称号还是刘伯温起的?一个名字定江山 揭秘:一生拥有无数情人的20世纪最风流美女间谍 权倾朝野的多尔衮惨死马下 是为红颜还是别的 雍正死亡谜团:200斤黑铅运进圆明园 12天便猝死? 揭秘:贾宝玉和秦可卿到底有没有两性关系? 揭秘:赵国名将辈出装备精良 为何却打不过秦国? 老愤青陆游无力改变现实:皇帝接见只讲山水 不提山河 朱厚熜的子女 坊间谣言只有一儿一女 张飞为何不用开山斧之类猛男兵器 非用丈八蛇矛 到底是名将还是屠夫?白起活埋40万敌人 盘点史上奇葩皇帝:只怪错生帝皇家 高加米拉战役:得益于亚力山大战术指挥高明 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旁观者”普通百姓:只看热闹 破除李世民出生的神话 竟然要用这么多年? 秦始皇千方百计寻找的长生药 我们居然都吃过! 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嫁给农民的明朝公主 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 凤育九雏”它们各是谁? 揭秘西游记中女妖为何都想和唐僧结婚? 东平汉墓壁画疑现孔子相貌:容貌较丑 全球最恐怖的八大死亡地带:九死一生有去无回 戊戌变法后慈禧斩七人缘何只有“六君子”? 古人姓氏中的“马屎”为什么会消失不见? 秃发傉檀的故事 秃发傉檀的趣闻轶事有哪些 南朝的乐昌公主下嫁的真是平民百姓吗? 溥仪解放后的生活:植物园工作遇人跪拜很生气 昌黎先生詩集註十一卷 佩文詩韻釋要五卷 白國因由不分卷 積學齋叢書 閑閑老人詩集十卷目錄二卷 禮經會元四卷 [道光]思南府續志十二卷 局方發揮一卷 歐陽文忠公全集一百五十九卷 六家文選六十卷 西湖柳枝詞五卷 墾務奏議 城隍廟碑 文林綺繡十種 十三經集字摹本不分卷 夢痕詞一卷 監本易經全文四卷 東牟守城紀略一卷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二百卷首一卷 [嘉慶]眉州屬志十九卷 尚書讀本二卷 童子吟六卷 廣事類賦四十卷 [光緒]益都縣圖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康熙]東鄉縣志五卷首一卷 [王東厓先生]年譜紀略一卷 畿輔河道水利叢書八種十四卷 說鈴十六種 自娛軒未是草一卷續草一卷自娛軒詩稿序一卷 經史辨論四卷 兵法類案十三卷 何文秀寶卷 保嬰易知錄二卷 [釣渭間雜膾]五種 榕村藏稿 聊齋志異遺稿四卷附錄一卷 大清律例匯輯便覽四十卷例目一卷附三種 儀禮釋宮釋誤三卷 唐丞相曲江張文獻公集十二卷首一卷附錄一卷千秋金鑑錄五卷 河南正考官勘合印文 爆藥記要六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箋注十二卷年譜一卷補註一卷 閱微草堂筆記二十四卷 楊國楨海梁氏自敍年譜一卷 公法便覽四卷續卷一卷 明朝宮史五卷 隋書八十五卷 管子二十四卷 字音正謬一首一卷 逆臣傳四卷 孫高陽詩文集二十卷 旴江先生全集三十七卷外集三卷 皇清開國方略三十二卷首一卷 袁忠節公遺詩 文房遊戲圖 漱芳閣集十卷 寶綸堂集十卷 池陽吟草二卷續一卷 [乾隆]解州夏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春秋左傳補注六卷 吴文肃摘稿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释义 明集礼 古籀拾遗 易纂言外翼 习苦斋诗集 周易经疑 唐才子传 李诗选注 勿轩集 忆漫庵剩稿 新镌古今大雅北宫词纪 北郭集 太乙镜式经 蛟峰文集 外證医案汇编 三洲日记 枫山集 御定佩文斋咏物诗选 金史纪事本末 与古斋琴谱 知足斋文集 四诊脉鉴大全 管子 筱园诗话 孟子字义疏證 雍州金石记 嘉靖辽东志 三礼陈数求义 御制诗三集 易图通变 荆川集 清史纪事本末 眉山诗集 槐郯录 转漕日记 春秋集注 清惠集 四书待问 茗柯文编 洞天奥旨 南齐文纪 圭斋文集 见素集奏议 友会谈丛 济生方 春秋取义测 集义轩咏史诗钞 尚书隶古定释文 请缨日记 毛诗多识 丰川易说 家语 御纂朱子全书 东里诗集 诗声分例 蕉轩续录 尚书疑义 春秋权衡 雪楼集 岱史 历代名臣奏疏 王荆公诗注 文靖公诗钞 汉滨集 左传附注 推拿广意 周易择言 黄氏日抄 八旬万寿盛典 李义山诗集注 湖北诗徵传略 巢林笔谈续编 倪文贞奏疏 花间集 千顷堂书目 宝纶堂文钞 王文安公诗文集 王端毅奏议 浙江通志 书林外集 吊脚痧方论 古今说海 三国志补注 九章详注比类算法大全 四书讲义困勉录 定川遗书 建康集 西浙泉厓邵先生文集 节孝集 陆氏家制资世通训浦江郑氏家范 樊榭山房集 宋元诗会 实事求是斋经义 花庵词选 行在阳秋 世本 耐庵文存 类编笺释国朝诗余 浣川集 历代地理志韵编今释 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两朝平攘录 春秋左氏传贾服注辑述 诗益 产宝杂录 湖楼笔谈 古文雅正 太玄经 尚书详解 释草小记 少室山房笔丛 兰亭志 春秋集传 周易象通 金镜内台方议 漕运通志 晋政辑要 宛邻集 礼书纲目 珠树 珠树三株 珠桂 珠槃玉敦 珠沈金谷 珠流璧合 珠浦 珠照乘 珠玉 珠玉照乘 珠玑 珠生骊龙颔 珠盘玉敦 珠离合浦 珠米桂薪 珠联玉映 珠联璧合 珠薏 珠辞合浦还 珠辞掌上 珠还 珠还剑合 珠还合浦 珠还浦 珠还璧全 珠连璧合 珠钤 珠零锦粲 珪璋 珪璋特达 班女怨 班女扇 班女辞辇 班妾辞 班妾辞辇 班姬咏扇 班姬团扇 班姬扇 班姬捐扇 班姬泣 班姬秋扇 班姬箧 班姬素纨 班姬纨扇 班家扇 班扇 班氏庐 班生投笔 班竹 班笔 班荆 班荆坐地 班荆椒举 班荆藉草 班荆道旧 班荆馆 班草 班衣 班衣戏彩 班衣拜舞 班诗 班超万里 班超之志 班超投笔 班超望返 班超束书 班超笔 班超绝域 球状元 琅邪人 琐尾 琬琰俱焚 琳檄 琳琅 琳琅满目 琳琅触目 琴上无弦 琴下爨 琴丧人亡 琴亡 琴亡剑化 琴哀土风 琴堂 琴堂贤宰 琴好 琴尾焦 琴弦挑 琴得焦桐 琴心 琴心求凰 琴怨 琴意 琴挑文君 琴无弦 琴桐爨 琴残子敬床 琴瑟 琴瑟不调 琴等焦尾 琴署 琴高 琴高之鲤 琴高乘鲤 琴高借双鲤 琴高坐赤鲤 琴高控鲤 琴高游会稽 琴高赤鲤 琴高跨赤鱼 琴高骑鲤 琴高鲤 琴鲤 琵琶别弄 琵琶旧语 琵琶胡语 琼佩遗交甫 琼尺 琼报 琼斧修 琼枝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