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

第九十七回  摘星楼纣王自焚

  诗曰:

  纣王暴虐害黔黎,国事纷纷日夜迷。

  浪饮不知民血尽,荒淫那顾鬼神凄。

  虿盆宫女真残贼,焚炙忠良类虎鲵。

  报应昭昭须不爽,旗悬太白古今题。

  话说杨戩正趕雉鸡精,见前面黄幡隐隐,宝盖飘杨,有数对女童分于左右,当中一位娘娘,跨青鸾而来,乃是女娲娘娘驾至。怎见得,有诗为证:

  一天瑞彩紫霞浮,香霭氤氲拥凤軥。

  展翅鸾凰绵雅驯,飘飖童女自优游。

  幡幢缭绕迎华盖,璎珞飞扬罩冕旒。

  止为昌期逢泰运,故教仙圣至中州。

  话说女娲娘娘跨青鸾而来,阻住三个妖怪之路。三妖不敢前进,按落妖光,俯伏在地,口称:"娘娘圣驾降临,小畜有失回避,望娘娘恕罪。小畜今被杨戩等追趕甚迫,求娘娘救命。"女娲娘娘听罢,分付碧云童兒:"将缚妖索把这三个业障锁了,交与杨戩,解往周营,与子牙发落。"童兒领命,将三妖缚定。三妖泣而告曰:"启娘娘得知:昔日是娘娘用招妖幡招小妖去朝歌,潜入宫禁,迷惑纣王,使他不行正道,断送他的天下。小畜奉命,百事逢迎,去其左右,令彼将天下断送。今已垂亡,正欲覆娘娘钧旨,不期被杨戩等追袭,路遇娘娘圣驾,尚望娘娘救护,娘娘反将小畜缚去,见姜子牙发落,不是娘娘'出乎反乎'了?望娘娘上裁!"女娲娘娘曰:"吾使你断送殷受天下,原是合上天气数;岂意你无端造业,残贼生灵,屠毒忠烈,惨恶异常,大拂上天好生之仁。今日你罪恶贯盈,理宜正法。"三妖俯伏,不敢声言。只见杨戩同雷震子、韦护正望前追趕三妖,杨戩望见祥光,忙对雷震子、韦护曰:"此位是女娲娘娘大驾降临,快上前参谒。"雷震子听罢,三人向前,倒身下拜。杨戩等曰:"弟子不知圣驾降临,有失迎迓,望娘娘恕罪。"女娲娘娘曰:"杨戩,我与你将此三妖拿在此间,你可带往行营,与姜子牙正法施行。今日周室重兴,又是太平天下也。你三人去罢。"杨戩等感谢娘娘,叩首而退,将妖解往周营。后人有诗叹之:

  三妖造恶万民殃,断送殷商至丧亡。

  今日难逃天鉴报,轩辕巢穴枉思量。

  话说杨戩等将三妖摔下云端,三人随收土遁,来至辕门。那众军士见半空中吊下三个女人,后随着杨戩等三人,军士忙报入中军:"启元帅:杨戩等令。"子牙传令:"令来。"杨戩上帐见子牙,子牙曰:"你拿的妖怪如何?"杨戩曰:"奉元帅将令,趕三妖于中途,幸逢女娲娘娘大发仁慈,赐缚妖绳,将三妖捉至辕门,请令施行。"子牙传令:"解进来。"帐下左右诸侯俱来观看怎样个妖精。少时,杨戩解九头雉鸡精,雷震子解九尾狐狸精,韦护解玉石琵琶精同至帐下。三妖跪于帐前。子牙曰:"你这三个业障,无端造恶,残害生灵,食人无厌,将成汤天下送得乾乾净净;虽然是天数,你岂可纵欲杀人,唆纣王造砲烙,惨杀忠谏,治虿盆荼毒宫人,造鹿台聚天下之财,为酒池、肉林,内官丧命,甚至敲骨看髓,剖腹验胎;此等惨恶,罪不容诛,天地人神共怒,虽食肉寝皮,不足以尽厥辜!"妲己俯伏哀泣告曰:"妾身系冀州侯苏护之女,幼长深闺,鲜知世务,谬蒙天子宣诏,选择为妃。不意国母薨逝,天子强立为后。凡一应主持,皆操之于天子,政事俱掌握于大臣。妾不过一女流,惟知洒扫应对,敕整宫闱,侍奉巾栉而已;其他妾安能以自专也。纣王失政,虽文武百官不啻千百,皆不能厘正,又何况区区一女子能动其听也?今元帅德播天下,仁溢四方,纣王不日授首,纵杀妾一女流,亦无补于元帅。况古语云:'罪人不孥。'恳祈元帅大开慈隐,怜妾身之无辜,赦归教训国,得全残年,真元帅天地之仁,再生之德也,望元帅裁之!"众诸侯听妲己一派言语,大是有理,皆有怜惜之心。子牙笑曰:"你说你是苏侯之女,将此一番巧言,迷惑众听,众诸侯岂知你是九尾狐狸在恩州驿迷死苏妲己,借窍成形,惑乱天子?其无端毒恶,皆是你造业。今已被擒,死且不足以尽其罪,尚假此巧语花言,希图漏网!"命左右:"推出辕门,斩首号令!"妲己等三妖低头无语。左右旗牌官簇拥出来,后有雷震子、杨戩、韦护监斩。只见三妖推至法场,雉鸡精垂头丧气,琵琶精默默地无言,惟有这狐狸精仍是妲己,他就有许多娇痴,又连累了几个军士。话说那妲己绑缚在辕门外,跪在尘埃,恍然似一塊美玉无瑕,娇花欲语,脸衬朝霞,脣含碎玉,绿蓬松云鬓,娇滴滴硃颜,转秋波无限钟情,顿歌喉百般妩媚,乃对那持刀军士曰:"妾身系无辜受屈,望将军少缓须臾,胜造浮屠七级!"那军士见妲己美貌,已自有十分怜惜,再加他娇滴滴的叫了几声将军长,将军短,便把这几个军士叫得骨软筋酥,口呆目瞪,软痴痴瘫作一堆,麻酥酥痒成一塊,莫能动覆。只见行刑令下:"杨戩监斩九头雉鸡精;韦护监斩玉石琵琶精;雷震子监斩狐狸精。"三人见行刑令下,喝令:"军士动手!"杨戩镇压住雉鸡精;韦护镇压住琵琶精,一声呐喊,军士动手,将两个妖精斩了首级。有一首诗单道琵琶精终不免一刀之厄,诗曰:

  忆昔当年遇子牙,砚台击顶炼琵琶。

  谁知三九重逢日,万死无生空自嗟。

  话说三军动手,已将雉鸡精、琵琶精斩了首级,杨戩与韦护上帐报功。只有雷震子监斩狐狸精,众军士被妲己迷惑,皆目瞪口呆,手软不能举刃。雷震子发怒,喝令军士,只见个个如此,雷震子急得没奈何,只得来中军帐报知,请定夺。子牙见杨戩、韦护报功,令:"拿出辕门号令。"惟有雷震子赤手来见。子牙问曰:"你监斩妲己,如何空身来见我?莫非这狐狸走了?"雷震曰:"弟子奉令监斩妲己,孰意众军士被这妖狐迷惑,皆目瞪口呆,莫能动履。"子牙怒曰:"监斩无能,要你何用!"一声喝退。雷震子羞惭满面,站立一傍。子牙命:"将行刑军士拿下,斩首示众。"复命杨戩、韦护监斩。二人领命,另换了军士,再至辕门。只见那妖妇依旧如前,一样软款,又把这些军士弄得东倒西歪,如痴如醉。杨戩与韦护看见这等光景,二人商议曰:"这毕竟是个多年狐狸,极善迷惑人,所以纣王被他缠缚得迷而忘返,又何况这些愚人哉!我与你快去禀明元帅,无令这些无辜军士死于非命也。"杨戩道罢,二人齐至中军帐来,对子牙"……如此如彼"说了一遍。众诸侯俱各惊异。子牙对众人曰:"此怪乃千年老狐,受日精月华,偷采天地灵气,故此善能迷惑人,待吾自出营去,斩此恶怪。"子牙道罢先行,众计诸侯随后,子牙同众计诸侯门弟子出得辕门,见妲己绑缚在法场,果然千娇百媚,似玉如花,众军士如木雕泥塑。子牙喝退众士卒,命左右排香案,焚香炉内,取出陆压所赐葫芦,放于案上,揭去顶盖,只见一道白光上升,瓦现出一物,有眉,有眼,有翅,有足,在白光上旋转。子牙打一躬:"请宝贝转身!"那宝贝连转两三转,只见妲已头落在尘埃,血溅满地。诸侯中尚有怜惜之者。有诗为证,诗曰:

  妲己妖娆起众怜,临刑军士也情牵。

  桃花难写温柔态,芍药堪方窈窕妍。

  忆昔恩州能借窍,应知内阙善周旋。

  从来娇媚归何处,化作南柯带血眠。

  话说子牙斩了妲己将首级号令辕门。众诸侯等无不叹赏。

  且说纣王在显庆殿恹恹独坐,有宫人左右纷纷如蚁,慌慌乱窜,纣王问曰:"尔等为何这样急遽?想是皇城破了么?"傍一内臣跪下,泣而奏曰:"三位娘娘,夜来二更时分不知何往,因此六宫无主,故此着忙。"纣王听罢,忙叫内臣快快查,"往那里去了!速速来报!"有常侍打听,少时来报:"启陛下:三位娘娘首级已号令于周营辕门。"纣王大惊,忙随左右宦官,急上五凤楼观看,果是三后之首。纣王看罢,不觉心酸,泪如雨下,乃作诗一首以吊之,诗曰:

  "玉碎香消实可怜,娇容云鬓尽高悬。

  奇歌妙舞今何在,覆雨翻云竟枉然。

  凤枕已无藏玉日,鸳衾难再拂花眠。

  悠悠此恨情无极,日落沧桑又万年。"

  话说纣王吟罢诗,自嗟自叹,不胜伤感。只见周营中一声砲响,三军呐喊,齐欲攻城。纣王看见,不觉大惊,知大势已去,非人力可挽,点头数点,长吁一声,竟下五凤楼,过九间殿,至显庆殿,过分宫楼,将至摘星楼来,忽然一阵旋窝风,就地滚来,将纣罩住。怎见得怪风一阵,透胆生寒,有诗为证,诗曰:

  萧萧飒飒摄离魂,透骨浸肌气若吞。

  撮起沉冤悲往事,追随枉死泣新猿。

  催花须借吹嘘力,助雨敲残次第先。

  止为纣王惨毒甚,故教屈鬼诉辜恩。

  话说纣王方行至摘星楼,只见一阵怪风,就地裹将上来,那虿盆内咽咽哽哽,悲悲泣泣,无限蓬头披发、赤身裸体之鬼,血腥臭恶,秽不可闻,齐上前来,扯住纣王大呼曰:"还吾命来!"又见赵启、梅伯赤身大叫:"昏君!你一般也有今日败亡之时!"纣王包的把二目一睁,阴气冲出,将阴魂扑散。那些屈魂冤鬼隐然而退。纣王把袍袖一抖,上了头一层楼,又见姜娘娘一把扯住纣王,大骂曰:"无道昏君,诛妻杀子,绝灭彝伦,今日你将社稷断送,将何面止见先王于泉壤也!"姜娘娘正扯住纣王不放,又见黄娘娘一身血污,腥气逼人,也上前扯住,大呼曰:"昏君摔我下楼,跌吾粉骨碎身,此心何忍!真残忍刻薄之徒!今日罪盈恶满,天地必诛!"纣王被两个冤魂缠得如疾似醉一般,又见贾夫人也上前大骂曰:"昏君受辛!你君欺臣妻,吾为守贞立节,坠楼而死,沉冤莫白。今日方能泄我恨也!"照纣王一掌劈面打来。纣王忽然一点真灵惊醒,把二目一睁,冲出阳神,那阴魂如何敢近,隐隐散了。纣王上了摘星楼,行至行九曲栏边,默默无语,神思不宁,扶栏而问:"封宫官何在?"封宫官硃升闻纣王呼唤,慌忙上摘星楼来,俯伏栏边,口称:"陛下,奴婢听旨。"纣王曰:"朕悔不听群臣之言,误被谗奸所惑,今兵连祸结,莫可救解,噬脐何及。朕思身为天子之尊,万一城破,为群小所获,辱莫甚焉。欲寻自尽,此身尚遗人间,犹为他人作念;不若自焚,反为乾净,毋得令兒女子借口也。你可取柴薪堆积楼下,朕当与此楼同焚。你当如朕命。"硃升听罢,披泪满面,泣而奏曰:"奴婢待陛下多年,蒙豢养之恩,粉骨难报。不幸皇天不造我商,祸亡旦夕,奴婢恨不能以死报国,何敢举火焚君也!"言罢,呜咽不能成声。纣王曰:"此天亡我也,非干你罪。你不听朕命,反有忤逆之罪。昔日朕曾命费、尤向姬昌演数,言朕有自焚之厄;今日正是天定,人岂能逃,当听朕言!"后人有诗单叹纣王临焚念文王易数之验,有诗为证,诗曰:

  昔日文王羑里囚,纣王无道困西侯。

  费尤曾问先天数,烈焰飞烟锁玉楼。

  话说硃升再三哭奏,劝纣王:"且自宽慰,另寻别策,以解此围。"纣王怒曰:"事已急矣!朕筹之已审。若诸侯攻破午门,杀人内庭,朕一被擒,汝之罪不啻泰山之重也!"硃升大哭下楼,去寻柴薪,堆积楼下。不表。且说纣王见硃升下楼,自服衮冕,手执碧圭,珮满身珠玉,端坐楼中。硃升将柴堆满,挥泪下拜毕,方敢举火,放声大哭。后人有诗为证,诗曰:

  摘星楼下火初红,烟卷乌云四面风。

  今日成汤倾社稷,硃升原是尽孤忠。

  话说硃升举火,烧着楼下干柴,只见烟卷冲天,风狂火猛,六宫中宫人喊叫,霎时间乾坤昏暗,宇宙翻崩,鬼哭神号,帝王失位。硃升见摘星楼一派火着,甚凶恶。硃升撩衣,痛哭数声,大叫:"陛下!奴辈以死报陛下也!"言罢,将身撺入火中。可怜硃升忠烈,身为宦竖,犹知死节。话说纣王在三层楼上,看楼下火起,烈焰冲天,不觉抚膺长叹曰:"悔不听忠谏之言,今日自焚,死故不足惜,有何面目见先王于泉壤也!"只见火趁风威,风乘火势,须臾间,四面通红,烟雾障天。怎见得,有赋为证,赋曰:

  烟迷雾卷,金光灼灼掣天飞;焰吐云从,烈风呼呼如雨骤。排炕列炬,似煽如?甾。须臾万物尽成灰,说甚么栋连霄汉;顷刻千里化红尘,那管他雨聚云屯。五行之内最无情,二气之中为独盛。雕梁画栋,不知费几许工夫,遭着他尽成齑粉;珠栏玉砌,不知用多少金钱,逢着你皆为瓦解。摘星楼下势如焚,六宫三殿延烧得柱倒墙崩;天子命丧在须臾;八妃九嫔牵连得头焦额烂;无辜宫女尽遭殃;作恶内臣皆在劫。这纣天子呵!抛却尘寰,讲不起贡衣航海,锦衣玉食,金瓯社稷,锦绣乾坤,都化作滔滔洪水向东流;脱离欲海,休夸那粉黛蛾眉,温香暖玉,翠袖殷勤,清讴皓齿,尽赴于栩栩羽化随梦绕。这正是:从前余焰逞雄威,作过灾殃还自受。成汤事业化飞灰,周室江山方赤炽。

  话说子牙在中军方与众诸侯议攻皇城,忽左右报进中军:"启元帅:摘星楼火起。"子牙忙领众将,同武王、东伯侯、北伯侯共天下诸侯,齐上马出了辕门看火。武王在马上观看,见烟迷一人,身穿赭黄衮服,头戴冕旒,手拱碧玉圭,端坐于烟雾之中,朦胧不甚明白。武王问左右曰:"那烟雾中乃是纣天子么?"众诸侯答曰:"此正是无道昏君。今日如此,正所谓'自作自受'耳。"武王闻言,掩面不忍看视,兜马回营。子牙忙上前启曰:"大王为何掩面而回?"武王曰:"纣王虽则无道,得罪于天地鬼神,今日自焚,适为业报;但你我皆为臣下,曾北面事之,何忍目睹其死,而蒙逼君之罪哉?不若回营为便。"子牙曰:"纣王作恶,残贼生民,天怒民怨,纵太白悬旗,亦不为过;今日自焚,正当其罪。但大王不忍,是大王之仁明忠爱之到意也。然犹有一说:昔成汤以到仁放桀于南巢,救民于水火,天下示尝少之;今大王会天下诸侯,奉天征讨,吊民伐罪,实于汤有光,大王幸毋介意。"众诸侯同武王回营。子牙督领众将门人看火,以便取城。只见那火越盛,看看卷上楼顶,那楼下的柱脚烧倒,只听得一声响,摘星楼塌倒,如天崩地裂之状,将纣王埋在火中,一霎时化为灰烬。一灵已入封神台去了。后人有诗叹之,诗曰:

  放桀南巢忆昔时,深仁厚泽立根基。

  谁知殷受多残虐,烈焰焚身悔已迟。

  又有史官观史,有诗单道纣王失政云,诗曰:

  女娲宫里祈甘霖,忽动携云握雨心。

  岂为有情联好句,应知无道起商参。

  妇言是用残黄耇,忠谏难听纵浪淫。

  砲烙冤魂多屈死,古来惨恶独君深。

  又诗叹纣王才兼文武,诗曰:

  打虎雄威气更骁,千斤膂力冠群僚。

  托梁换柱超今古,赤手擒飞过鸷雕。

  拒谏空称才绝代,饰非枉道巧多饶。

  只因三怪迷真性,赢得楼前血肉焦。

  话说摘星楼焚了纣王,众诸侯俱在午门外住扎。少时,午门开处,众宫人同侍卫将军,御林士卒酌水献花,焚香拜迎武王车驾,并诸侯入九间殿。姜子牙忙传令:"且救息宫中火。"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王西樵詩選六卷詩話一卷 考功集選四卷 考功集選四卷 定峯樂府十卷 定峯樂府十卷 定峯樂府十卷 甲子年定峯山左雜詠一卷 定峰文選二卷 江泠閣詩集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文集四卷續編二卷 江泠閣文集四卷續編二卷詩集十二卷首一卷詩餘小令一卷 江泠閣文集四卷續編二卷補遺一卷詩集十二卷首一卷詩餘小令一卷續編一卷外集一卷補遺一卷 江泠閣緒風吟稿三卷遊虞山詩一卷遊支硎山詩一卷遊西泠詩一卷 緒風吟六卷 江泠閣文集校補一卷詩集校補一卷附詩集目一卷詩文集校勘表二卷 街南文集六卷 街南文集二十卷 街南續集四卷 街南續集七卷 五經堂文集五卷五經堂野歌一卷 歲寒堂初集五卷 歲寒堂存稿十二卷 歲寒堂存稿十二卷 林鹿庵先生文集二卷 蔗庵詩選四卷 蔗庵詩選四卷 孫蔗庵先生詩選五卷 懷舊集一卷 蔗庵詩集不分卷 曾青藜初集一卷曾止山文集一卷壬癸集一卷甲子詩一卷三度嶺南詩一卷 六松堂集十四卷 曾青藜文鈔一卷 曾青藜詩八卷 藝葵草堂詩稿一卷 窺園稿不分卷 窺園稿不分卷 窺園稿六卷 窺園稿六卷 雪園詩賦初集十五卷二集四卷 雪園詩賦遺集十九卷 雪園集詩集十五卷文集四卷 寒松大師拈來草不分卷 眉三子半農齋集八卷 觀物草廬焚餘稿不分卷 觀物草廬焚餘稿不分卷 觀物草廬剩稿六卷 觀物草廬剩稿六卷 說安堂集八卷 兀壺集一卷 菜根堂集二十八卷續集一卷 濤園別集不分卷 鏡華集二卷 拙政園詩集二卷詩餘三卷 百可堂詩集不分卷 榕堂詩鈔一卷 擬庵遺詩一卷 太僕山人集三卷 耕釣草堂十二卷 自適吟四卷 割雞集三卷 頤仲遺稿一卷 孔易七卷 周易彚統四卷圖一卷 周易本義闡旨八卷 蒙泉山館周易本義補說六卷 漢儒易義針度四卷附近科文式一卷諸法指明一卷 易卦私箋二卷 易經補義十二卷雜記一卷 周易闡象五卷 學易討原一卷 湘薌漫錄二卷附易經集說一卷 芸窗易草五卷 書經章句訓解十卷 尚書副墨六卷 毛詩鄭箋纂疏補協二十卷附詩譜一卷 詩經胡傳十二卷 毛詩訂詁八卷附錄二卷 周禮會通六卷 周禮就班二卷 書傳補義三卷 古文尚書正辭三十三卷 禹貢古今義案不分卷 古文尚書私議三卷 新刻胡氏詩識三卷 毛詩正本二十卷 毛詩明辨錄十卷 詩經逢原十卷 毛詩通說二十卷首一卷補遺一卷 三百篇原聲七篇 詩經比義述八卷首一卷 詩說活參二卷 讀詩日錄十三卷 讀詩傳譌三十卷 三禮通釋二百八十卷首一卷目錄四卷一 三禮通釋二百八十卷首一卷目錄四卷二 日鋤齋律呂新書初解二卷 律呂新書淺釋一卷 春秋左傳節文註略十五卷 左鑒十卷附錄一卷 公羊方言疏箋一卷 麟經指月十二卷 春秋集義五十八卷首一卷末二卷 孝經彚纂一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孝經存解四卷首一卷 孝經古微一卷 四書集註闡微直解二十七卷 四書訓義三十八卷 識字畧十卷 五經文字疑一卷九經字樣疑一卷 古文奇字十二卷 字學三正四卷 古字彚編一卷 福祿壽篆文圖三卷附篆文攷畧一卷 讀詩韻新訣二卷 韻譜彙編五卷 新編佩文詩韻四聲譜廣註二卷 禮書附錄十二卷 禮俗權衡二卷 劻儀糾謬集三卷 時俗喪祭便覽一卷 三禮從今三卷 夏小正集解四卷 夏小正傳箋四卷附大戴禮公符篇考一卷 周禮彚纂二卷 周禮經注節鈔七卷周禮註疏獻疑七卷 古律經傳附考五卷 左傳分國纂畧十六卷 麟指嚴四卷 公羊穀梁異同合評四卷 孔子文昌孝經合刻二卷附錄一卷 孝經易知一卷 論語雅言二十卷 四書經疑問對八卷 爾雅啟蒙十二卷 爾雅蒙求二卷 說文字原考略六卷 說文偏旁考二卷 唐石經考正一卷 禮耕堂五經撮要不分卷 浙士解經録四卷 羣經質二卷 七經讀法七卷 鶴巢經戔二十卷 十三經考文提要十三卷 周易述傳十卷 周易經義審七卷首一卷 周易介四卷 易解簡要六卷 周易廓二十四卷 周易遵述不分卷附周易賸義一卷 尚書今文二十八篇解不分卷 尚書因文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讀尚書日記不分卷 秋槎雜記一卷 然後知齋答問二十卷 經餕五卷 經學提要十五卷 經學質疑錄二十卷 九經今義二十八卷 十三經西學通義十四卷 周易用初六卷原缺卷五卷六 周易輯說五卷 經笥質疑易義原則六卷首一卷易義附篇四卷首一卷 尚書會解六卷 毛詩復古錄十二卷首一卷 春秋大成題意八卷 研經堂春秋事義合註十二卷 四書說約二十卷 周易指三十八卷周易圖五卷易斷辭一卷周易上下經一卷 讀易叢記二卷 大易觀玩錄四卷 尚書古注便讀四卷 尚書後案駁正二卷 詩義旁通十二卷 毛詩讀三十卷 左傳集要十二卷 春秋貫玉四卷世系一卷 孝經集註述疏一卷附讀書堂答問一卷 四書說五卷 駁呂留良四書講義七卷 字林經策萃華八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