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

  诗曰:

  斗柄看看又向东,窦荣枉自逞英雄;金吒设智开周业,彻地多谋弄女红;总为浮云遮晓日,故教杀气锁崆峒;须知王霸终归主,枉使生灵泣路穷。

  话说袁洪上了山河社稷图,如四象变化,有无穷之妙;思山即山,思水即水,想前即前,想後即後。袁洪不觉现了原形身,忽然一阵香风扑鼻,异样甜美;这猴儿抓上树去,一望,见一颗桃树,绿叶森森,下坠一枝红滴滴仙桃,颜色鲜润,娇嫩可爱。白猿不觉欣羡,遂攀枝穿叶,摘取仙桃下来,闲一闻扑鼻馨香,心中大喜,一口吞而食之 方才倚松靠石而坐。未及片时,忽然见杨戬仗剑而来,白猿正欲待起身,竟不能起;不知食了此桃,将腰坠下,早被杨戬一把抓住头皮,用缚妖的索捆住,收了山河社稷图,望正南谢了女娲娘娘,将白猿擒着,迳回周营而来。有诗单赞女娲娘娘授杨戬秘法,伏梅山七怪。有诗为证:

  “悟道投师在玉泉,秘投九转妙玄中;离龙坎虎分南北,地户大门列後先。变化无端还变化,乾坤颠倒合乾坤;女娲秘授真奇异,任你精灵骨已穿。”

  话说杨戬擒白猿至辕门,军政官报入中军:“启元帅!杨戬等令。”子牙命令来。杨戬来至中军,见子牙曰:“弟子追赶白猿至梅山,仰仗女娲娘娘秘授一术,即将白猿擒至辕门,请元帅发落。”子牙大喜:“命将白猿牵来见我。”少时杨戬将白猿拥至中军帐,子牙观之,见是一个白猿,乃曰:“是此恶怪害人无厌,情殊痛恨。”令:“推出斩之!”众将把白猿拥至辕门,杨戬将白猿一刀,只见猿头落下地来;他颈上无血,有一道青气,冲出颈子 ,长出一朵白莲花来。只见花一放一收,又是一个猴头;杨戬连砍数刀,一样如此,忙来报与子牙,子牙急出营来看,果然如此。子牙曰:“这猿猴既能采天地之灵气,便会炼日月之精华,故有此变化耳!这也无难。”忙令左右排香案於中,子牙取出一个红葫芦,放在香几之上,方揭开葫芦盖,只见其面升出一道白线光,高三丈有馀。子牙打一躬,请宝贝现身,须臾间有一物现於其上;长七寸五分,有眉有眼,眼中射出两道白光,将白猿钉住身形。子牙又打一躬,请法宝转身;那宝物在空中将身转有两三转,只见白猿头已落地,鲜血直流,众皆骇然。有诗赞之:

  “此宝昆仑陆压传,秘藏玄理合先天;诛妖杀怪无穷妙,一助周朝八百年。”

  话说子牙斩了白猿,收了法宝,众门人问曰:“如何此宝能治此巨怪也?”子牙对众人曰:“此宝乃在破万仙阵时,蒙陆压老师传授与我,言後有用他处,今日果然。大抵此宝,乃用 铁修炼,采日月精华,夺天地秀气,颠倒五行。至工夫图满,如黄芽白雪,结成此宝,名曰飞刀。此物有头有眼,眼 有两道白光,能钉人仙妖魅泥丸宫的元神,纵有变化,不能逃走;那白光顶上,如风轮转一般,只一二转,其头自然落地。前次斩余元,即此宝也。”众人无不惊叹,乃武王之洪福,故有此宝来克治之耳。不言子牙斩了白猿。且说殷破败、雷开败回朝歌,面见纣王,备言梅山七怪,化成人形,与周兵屡战,俱被陆续诛灭,复现原形,大失朝廷体面,全军覆没,臣等只得逃回。今天下诸侯,齐集孟津,旌旗蔽日,杀气笼罩数百里;望陛下早安社稷为重,不可令诸侯一至城下,那时救解迟矣。”纣王着忙,急急设朝,问两班文武曰:“今周兵猖獗,如何救解?”众官钳口不言,有中大夫飞廉出班奏曰:“今陛下颁行旨意,张挂朝歌四门,如能破得周兵,能斩将夺旗者,官封一品。又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鲁仁杰才兼文武,令彼调围营人马,训练精锐,以待敌军,严备守城之具,坚守勿战,以老其师。今诸侯远来,利在速战,一不与战,以待彼粮尽,彼不战自走,乘其乱以破之,天下诸侯虽众,未有不败者也,此为上策。”纣王曰:“卿言甚善。”随传旨忘,张挂各门,一面令鲁仁杰操渔士卒,修理攻守之具不表。且说金吒、木吒,别了子牙,兄弟二人在路商议。金吒曰:“我二人奉姜元帅将令,来救东伯侯姜文焕进关。若与窦荣大战,恐不利也;我和你假扮道者,诈进游魂关,反去协切窦荣,於中用事,使彼不疑;然後 应外合,一阵成功,何为不美?”木吒曰:“长兄言得甚善。”二人呀咐使命,领人马先去报知姜文焕:“我兄弟二人,随後就来。”使命领人马去讫。金、木二吒,随借土遁,落在关内,迳至帅府前。金吒曰:“门上的,传与你元帅得知,海外有炼气士求见。”门官不敢隐讳,急至殿前启曰:“府外有二道者,口称海外之士,要见老爷。”窦荣听说,传令请来。二人迳至檐前,打稽首曰:“老将军!贫道稽首了。”窦荣曰:“道者请了!道者此来,有何见谕?”金吒曰:“贫道二人,乃东海蓬莱岛炼气散人孙德、徐仁是也。方才我兄弟,偶尔闲游湖海,从此经过,因见姜文焕欲进此关,同孟津会合天下诸家,以伐当今天子。此是姜尚大逆不道,以 惑之言,挑衅二天下诸侯,致生民海宇腾沸;此天下之叛臣,人人得而诛之者也。我弟兄昨观乾象,汤气正旺,姜尚等徒苦生灵耳。我兄弟愿助一臂之力,助将军先拾姜文焕,解往朝歌,然後以得胜之兵,掩诸侯之後;出其不意,彼前後受敌,一战乃可擒耳。正所谓迅雷不及掩耳,成此不世之功也。但贫道出家之人,故不当以兵戈为事,因偶然不平,故向将军道之,幸毋以未同之言见诮可也;乞将军思之。”窦荣听罢,沈吟不语,傍有副将姚忠厉声大呼曰,“主将切不可信此术士之言,姜尚门下,方士甚多,是非何足以辨?前日闻报孟津有六百诸侯,助那姬发;今见主将阻住来兵,不能会合孟津。姜尚故将此二人,假作云游之士,诈投麾下,为 应外合之计;主将不可不察,毋得轻信,以堕其计。”金吒听罢,大笑不止,回首谓木吒曰:“道友!不出汝之所料。”金吒复向窦荣曰:“此位将军之言甚是。此时龙蛇混杂,是非莫辨,安知我辈不是姜尚之所使耳?在将军不得不疑。贫道此来,虽是云游,其中尚有缘因;吾师叔在万仙阵,死於姜尚之手,屡欲思报此恨,为独力难持,不能向前。今此来特假将军之兵,上为朝廷立功,下以报天伦私怨,中为将军效一臂之劳,岂有他心?既将军有猜疑之念,贫道又何必在此琐屑也?但剖明我等一点血诚,自当告退。”道罢抽身就走,抚掌大笑而出。窦荣听罢金吒之言,见如此光景,天下该多少道者,乃自沈思曰:“伐西岐,姜尚门下虽多,海外高人不少,岂得恰好这两个,就是姜尚门人?况我关内之兵将甚多,若只是这两个,也做不得甚麽事,如何反疑惑他。据吾看他意思,是个有道之士;况且来意至诚,不可错过。这军政官赶去,速请道者回来。”正是:

  武王洪福摧无道,致令金吒建大功。

  话说军政官赶上金、木二吒,大叫曰:“二位师父!我老爷有请。”金吒回头,看见有人来请,对使者正色言曰:“皇天后土,实鉴我心,我将天下诸侯之首,送与你家老爷;你老爷辞而不受,信偏将之疑,使我蒙不智之耻,如今我断不回去。”军政官苦苦一把不放,言曰:“师父若不回去,我也不敢去见老爷。”木吒曰:“道兄!窦将军既来请俺回去,看他怎样待我们?若重我等,我们就替他行事;如不重我等,我们再去不迟。”金吒方勉强应允,二人回至府前。军政官先进府通报,窦荣命快请来,二人进府,复见窦荣。窦荣忙降阶迎接,慰之曰:“不才与师父,素无一面,况兵戈相竟,关防难稽,在不才副将不得不疑;只不才见识浅薄,不能立决,多有得罪於长者,幸毋过责,不胜顶戴。今姜尚众兵孟津,人心摇撼,姜文焕在城下,日夜攻打,不识将何计可解天下之倒悬,擒其渠魁,殄其羽党?令万姓安堵,望老师明以教我,不才无不听命。”金吒曰:“据贫道愚见,今姜尚拒敌孟津:虽有诸候数百,不过乌合之众,人各一心,久自离敖。只姜文焕兵临城下,不必以力战,当以计擒之,其协从诸侯,不战而自走也。然後以得胜之师,掩孟津之後,姜尚虽能,安得预为之计哉?彼所侍者,天下诸侯,而众诸侯一闻姜文焕东路被擒,挫其锋锐,彼众人自然瓦解;乘其离而战之,此万全之功也。”窦荣闻言大喜,慌忙请坐,命左右:“排酒上来。”金、木二吒曰:“贫道持斋,并不用酒食。”随在殿前蒲团而坐,窦荣亦不敢强,一夕晚景已过。次日,窦荣升殿,与众将议事。忽报:“东伯侯遣将搦战。”窦荣对金、木二吒曰:“今东伯侯在城下搦战,不识二位师父,作何计以破之?”金吒曰:“贫道既来,今日先出去见一阵,看其何如,然後以计擒之。”道罢,忙起身提剑在手,对窦荣曰:“借老将军捆绑手随吾压阵,好去拿人。”窦荣听罢大喜,忙传令摆队伍,吾自去压阵。关内炮声响 ,三军呐喊,开放关门,一对旗摇,金吒提剑而来。怎见得?正是:

  窦荣错认三山客,咫尺游魂关属周。

  话说金吒出关,见东伯侯旗门脚下,一员大将,金甲红袍,走马军前大呼曰:“来此道者,先试吾利刃也上”金吒曰:“尔是何人,早通名来?”来者答曰:“吾乃东伯侯麾下总兵官马兆是也。道者何人?”金吒曰:“贫道是东海散人孙德,因见成汤旺气正盛,天下诸侯,无故造反。吾偶闲游东土,见姜文焕屡战,多年涂炭,吾心不忍,特发慈悲,擒拿渠魁,剿灭群虏,以救众生;汝等知命,可倒戈纳降,倘馆待汝等以不死。如若半字含糊,你立成齑粉。”言罢纵步绰剑,来取马兆。马兆手中刀急架来迎,怎见金吒与马兆一场大战?有诗为证。诗曰:

  “纷纷戈甲向金城,文焕专征正未平;不是金吒施妙策,游魂安得渡东兵?”

  话说金吒大战马兆,步马相交,有二三十合,金吒祭起遁龙桩,一声响将马兆遁住。窦荣挥动干戈,一齐冲杀,东兵力战不住,大败而走。金吒命左右将马兆拿下,与窦荣掌得胜鼓进关。窦荣升殿坐下,金吒坐在一傍,窦荣命左右:“将马兆推来。”众军士把马兆拥至殿前,马兆立而不跪。窦荣喝曰:“匹夫!既被吾擒,如何尚自抗礼?”马兆大怒骂曰:“吾被妖道邪术遭擒,岂有屈膝於你无名鼠辈?一死何足惜,当速正典刑,不必多说。”窦荣喝令推出斩之。金吒曰:“不可,待吾擒了姜文焕,一齐解往朝歌,以法归朝廷,足见老将军不世之功,非虚冒之绩,不成两美哉?又何必责此偏将耳。”窦荣见金吒如此手段,说话有理,便倚为腹心,随传令将马兆囚在府内不表。且说东伯侯姜文焕闻报金吒将马兆拿去,姜文焕大喜,进关只在咫尺耳。次日,姜文焕布开大队,排列三军,鼓声大振,杀气迷空,来关下搦战。哨马报入关中,窦荣忙问金、本二吒曰:“二位老师!姜文焕亲自临阵,将何计以擒之?则功劳不小。”金、木二吒慨然应曰:“贫道此来,单为将军早定东兵,不负俺兄弟下山一场。”随即提剑在手,出关来迎敌。只见东伯侯姜文焕一马当先,左右分大小众将,怎生打扮?有赞为证:

  顶上盔攒六瓣,黄金甲锁子绊;大红袍团龙贯,护心镜精光焕。白玉带玲花献,勒甲绦飘红焕;虎眼鞭龙尾伴,方楞锏 铁煅。胭脂马毛如彪,斩将刀如飞电;千战千蠃东伯侯,文焕姓姜千古赞。

  话说金、木二吒大呼曰:“反臣慢来!”姜文焕曰:“妖道通名!”金吒答曰:“吾乃东海散人孙德、徐仁是也。尔等不守臣节,妄生事端,欺主反叛,戕害生灵,是自取覆宗灭祀之祸;可速倒戈,免使後悔。”姜文焕大骂曰:“泼道无知,仗妖术擒吾大将;今又巧言惑众,这番拿你,定碎尸以泄马兆之恨。”催开马使手中刀,飞来直取金吒,手中剑劈面交还,步马相交,有七八回  合。姜文焕拨马便走,金、木二吒,随後赶来;约有一箭之地,金吒对东伯侯曰:“今夜二更,贤侯可引兵杀至关外,吾等乘机献关便了。”姜文焕谢毕,挂下钢刀,回马一箭射来;金、木二吒把手中剑,往上一挑,将箭拨落在地。金吒大骂曰:“奸贼敢暗放吾一箭也,吾且暂回,明日定拿你,以报一箭之恨。”金、木二吒回关,来见窦荣。窦荣问曰:“老师为何不用宝贝伏之?”金吒答曰:“贫道方欲祭此宝,不意那匹夫拨马就走。贫道赶去擒之,反被他射了一箭,待贫道明日以法除之。”三人正在後面议论,忽报:“後面夫人上殿。”金、木二吒,一见夫人上殿,忙向前稽首。夫人问窦荣曰:“此二位道者何来?”窦荣曰:“此二位道者,乃东海散人孙德、徐仁是也。今特来助吾,共破姜文焕:前日临阵,擒获马兆,待明日用法宝擒获姜文焕等,以得胜之师,掩袭姜尚之後,此长驱莫能御之策,成不世之功也。”夫人笑曰:“老将军事不可不虑,谋不可不周,不可以一朝之言,倾心相信,倘事生不测,急切难防,其事不小,望将军当慎重其事。古云:『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愿将军详察。”金、木二吒曰:“窦将军在上,夫人之疑,大似有理;我二人又何必在此,多生此一番枝节耶?即此告辞。”金、木二吒言毕,转身就走。窦荣扯住金、木二吒曰:“老师休怪,我夫人虽系女流,亦善於用兵,颇知兵法;他不知老师实心为纣,乃以方士目之,恐其中有误耳。老师幸无嗔怪,合不才陪罪,俟破敌之日,不才自有重报。”金吒正色言曰:“贫道一点为纣真心,惟天地可表;今夫人相疑,吾兄弟飘然而去,又难禁老将军一段热心相待。只等明日擒了姜文焕,方知吾等一段血诚,只恐夫人难与贫道相见耳。”夫人不觉惭谢而退。窦荣与金吒议曰:“不知老师将何法,明日擒此反臣,以释群疑,以畅众怀?”金、木二吒曰:“明日交兵,当祭吾宝,定擒姜文焕。文焕被擒,馀者自然瓦解;然後往孟津会兵,以擒姜子牙,可解诸侯之兵。”窦荣听说大喜,回内室安息。金、木二吒静坐殿上,将至二更,只听关外喊声大振,炮响连天,金鼓大作,杀至关下,架炮攻打;有中军官敲云板,急报窦荣。窦荣忙出殿,聚众将上关,有夫人撒地娘子,披挂提刀而出。金吒对窦荣曰:“今姜文焕恃勇,乘夜提兵攻城,出我等之不意;我等不若将计就计,齐出掩杀,待贫道用法宝擒之,可以一阵成功,早早奏捷。夫人可与吾道弟谨守城池,毋使他虞。”夫人听罢,满口应允:“道者之言甚是有理,我与此位守关,你与此位出敌;我自料理城上,乘此黑夜,可以成功也。”正是:

  文焕攻关归吕望,金吒设计灭成汤。

  话说窦荣听金吒之言,整顿众将士,方欲出关,有夫人言曰:“夤夜交兵,须要谨慎,毋得贪战,务要见机,不得落他圈套,将军谨记谨记!”看官,这是彻地夫人留心防之,恐此位道者有变,故此叮咛嘱附耳。金吒见夫人言语真切,乃以目送情与木吒,木吒已解其意,只在临机应变而已;亦以目两相关会,随同彻地夫人,在关上驻札防卫。只见窦荣开门,把人马冲出,窦荣在门 脚下,见姜文焕冲至军前:窦荣大喝曰:“反臣今日休矣!”姜文焕也不答话,仗手中刀,直取窦荣。窦荣以手中刀赴面交还,二马相交,双刀并举。怎见得?有诗为证:

  “杀气腾腾烛九天,将军血战苦相煎;扶王心血垂千古,为国丹心敕万年。文焕归周扶帝业,窦荣尽节丧黄泉;谁知运际风云会,八百昌期兆已先。”

  话说窦荣挥动众将,两军混战,只杀得天愁地暗,鬼哭神嚎,刀枪响 ,斧剑齐鸣;喊杀之声振地,灯笼火把,如同白昼,人马凶勇,似海翻江沸。且言金吒纵鞭,在军中混战,看见东伯侯,带领二百镇诸侯,围将上来;金吒急祭起遁龙桩,一声响,先将窦荣遁住。不知老将军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浙江山陰]山陰天樂三泉王氏宗譜八卷首一卷 歷代年號記略不分卷 家傳太素脈秘訣二卷 榑洲詞二卷 新鎸批評繡像烈女演義六卷 旌表孝子李茂才歸喪記 字畫指南八卷 求在我齋文存八卷附示子弟帖一卷 滇南文略四十七卷首一卷 淮南調劑志畧四卷 小蘭雪堂唫槀十一卷 水流雲在館詩鈔六卷 國朝滇南詩略十二卷續刻十卷 女科輯要八卷 唐文粹一百卷補遺二十六卷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書序一卷 洪北江先生雜著四種 藥師瑠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姑存稿 南軒文集四十四卷論語解十卷孟子說七卷 書集傳輯錄纂注六卷又一卷朱子說書綱領輯錄一卷 國朝文徵四十卷 [廣東梅州]葉氏宗譜 筆算便覽五卷 廣文選刪□□卷 克虜伯礮準心法一卷 公法會通十卷 貸園叢書初集十二種 冡綆四十八卷 廣陵詩事十卷 明積演段 金石續鈔二卷 高等小學西洋歷史教科書二卷 百城集三十卷 三節合編三種 續知不足齋叢書十七種 爾雅義疏二十卷 喉症全科紫珍集二卷 奏辦東路蒙旗墾務公司章程 附鮚軒詩八卷 中衢一勺三卷附録四卷 欽定蒙古源流八卷 楹聯叢話十二卷續話四卷 練兵實紀九卷 太玄注十卷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破空論一卷 看雲樓詩集一卷 李長吉詩註四卷外集一卷 儀禮十七卷附監本正誤一卷 熊襄愍公集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讀書作文譜十二卷父師善誘法二卷 [陳氏雜鈔]不分卷 秣陵集六卷 陶淵明集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泰西政治學者列傳一卷 詞綜三十八卷 左傳史論二卷 中外地輿圖說集成一百三十卷首三卷 古謠諺一百卷 道古堂集 宋文鑑卷十一~卷十三_.djvu 宋文鑑卷十四~卷十六_.djvu 宋文鑑卷十七~卷十九_.djvu 宋文鑑卷二十~卷二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二十四~卷二十七_.djvu 宋文鑑卷二十八~卷三十_.djvu 宋文鑑卷三十一~卷三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三十四~卷三十六_.djvu 宋文鑑卷三十七~卷四十_.djvu 宋文鑑卷四十一~卷四十三_.djvu 宋文鑑卷四十四~卷四十六_.djvu 宋文鑑卷四十七~卷四十九_.djvu 宋文鑑卷五十~卷五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五十四~卷五十六_.djvu 宋文鑑卷五十七~卷五十九_.djvu 宋文鑑卷六十~卷六十三_.djvu 宋文鑑卷六十四~卷六十六_.djvu 宋文鑑卷六十七~卷七十_.djvu 宋文鑑卷七十一~卷七十四_.djvu 宋文鑑卷七十五~卷七十八_.djvu 宋文鑑卷七十九~卷八十一_.djvu 宋文鑑卷八十二~卷八十四_.djvu 宋文鑑卷八十五~卷八十七_.djvu 宋文鑑卷八十八~卷九十一_.djvu 宋文鑑卷九十二~卷九十四_.djvu 宋文鑑卷九十五~卷九十八_.djvu 宋文鑑卷九十九~卷一百二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三~卷一百五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六~卷一百八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九~卷一百十一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十二~卷一百十四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十五~卷一百十七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十八~卷一百二十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二十一~卷一百二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二十四~卷一百二十六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二十七~卷一百三十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三十四~卷一百三十六_.djvu 宋文鑑卷一百三十七~卷一百三十九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四十~卷一百四十三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四十四~卷一百四十六_.djvu 宋文鑑卷一百四十七~卷一百五十_.djvu 古文關鍵捲上_x11_120-130.djvu 古文關鍵卷下_.djvu 回文類聚卷一~卷四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一~卷三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四~卷九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十~卷十三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十四~卷十八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十九~卷二十四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二十五~卷三十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三十一~卷三十六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三十七~卷四十二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四十三~卷四十七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四十八~卷五十二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五十六~卷五十九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六十~卷六十三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六十四~卷六十六_.djvu 蘇門六君子文粹卷六十七~卷七十_.djvu 三國誌文類卷一~卷九_.djvu 三國誌文類卷十~卷十七_.djvu 三國誌文類卷十八~卷二十五_.djvu 三國誌文類卷二十六~卷三十三_.djvu 三國誌文類卷三十四~卷四十一_.djvu 三國誌文類卷四十二~卷四十八_.djvu 三國誌文類卷四十九~卷五十五_.djvu 三國誌文類卷五十六~卷六十_.djvu 增注唐策卷一~卷二_.djvu 增注唐策卷三~卷五_.djvu 增注唐策卷六~卷八_.djvu 增注唐策卷九~卷十_.djvu 詩家鼎臠捲上~卷下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前集卷一~卷七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前集卷八~卷十一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前集卷十二~卷十五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後集卷一~卷四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後集卷五~卷九_.djvu 十先生奧論注後集卷十~卷十五_.djvu 十先生奧論注續集卷一~卷九_.djvu 十先生奧論注續集卷十~卷十二_.djvu 十先生奧論注續集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兩宋名賢小集卷一_.djvu 兩宋名賢小集卷二~卷三_.djvu 兩宋名賢小集卷四~卷十一_.djvu 儀禮逸經卷一~卷二_.djvu 儀禮集說卷一~卷二_.djvu 儀禮集說卷三~卷四_.djvu 儀禮集說卷五上~卷五下_.djvu 儀禮集說卷六_.djvu 儀禮集說卷七_.djvu 儀禮集說卷八上_.djvu 儀禮集說卷八下_.djvu 儀禮集說卷九~卷十_.djvu 儀禮集說卷十一_.djvu 儀禮集說卷十二_.djvu 儀禮集說卷十三_.djvu 儀禮集說卷十四_.djvu 儀禮集說卷十五~卷十六_.djvu 儀禮集說卷十七_.djvu 經禮補逸卷一~卷三_.djvu 經禮補逸卷四~卷七_.djvu 經禮補逸卷八~卷九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一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二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三~卷四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五~卷六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七~卷九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十~卷十一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十二~卷十三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十四~卷十五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十六~卷十七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十八~卷十九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二十~卷二十二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二十三~卷二十五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二十六~卷二十八_.djvu 春秋集傅詳說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讀春秋編卷一~卷三_.djvu 讀春秋編卷四~卷六_.djvu 讀春秋編卷七~卷九_.djvu 萧墙之祸 萧墙之衅 萧斧之诛 萧曹避席 萧然四壁 萧然尘外 萧行范篆 謏文浅说 謏言謏说 謏闻之陋 謏闻浅说 销声割迹 销声匿影 销毁骨立 销魂荡魄 霄鱼垂化 鸮啼鬼啸 鸮心鹂舌 鸮鸟生翼 鸮鸣鼠暴 偕生之疾 协力齐心 协心同力 屑榆为粥 挟冤记仇 挟冰求温,抱炭希凉 挟天子令诸侯 挟天子以征四方 挟天子而令诸侯 挟筴读书 挟贵倚势 挟长挟贵 携云挈雨 携儿带女 携手并肩 携老扶幼 携老挈幼 歇斯底里 泻水著地 胁从罔治 胁肩低首 蟹将虾兵 蟹慌蟹乱 蟹荒蟹乱 邂逅相逢 邪不伐正 邪不压正 邪书僻传 邪神野鬼 邪门歪道 鞋弓袜浅 信不由衷 信以为实 信以为本 信使往来 信受奉行 信口开呵 信口开喝 信口胡言 信口胡诌 信口胡说 信嘴胡说 信外轻毛 信手拈出 信手涂鸦 信步漫游 信言不美 寻短见 心上心下 心不二用 心不由己 心中芥蒂 心为形役 心为行役 心乱如丝 心事重重 心亿则乐 心仪已久 心余力绌 心力衰竭 心动神驰 心劳意穰 心劳政拙 心去难留 心同止水 心地善良 心地狭窄 心头刺,眼中疔 心头鹿撞 心奓体泰 心如刀刺 心如坚石 心如悬旌 心如火焚 心如芒刺 心存目替 心存目识 心存高官,志在巨富 心存魏阙 心安神定 心宽意爽 心宽意适 心寒胆碎 心小志大 心巧嘴乖 心平德和 心平气温 心平气舒 心开意适 心弛神往 心得意会 心志难夺 心怀忐忑 心悟神解 心惊肉战 心惊胆丧 心惊胆怕 心惊胆碎 心惊胆颤 心慈好善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