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七十八回  三教会破诛仙阵

第七十八回  三教会破诛仙阵

  诗曰:

  诛仙恶阵四门排,黄雾狂风雷火偕。

  遇劫黄冠遭劫运,堕尘羽士尽尘理。

  剑光徒有吞神骨,符印空劳吐黑霾。

  纵有通天无上法,时逢圣主应多乖。

  话说老子一气化的三清,不过是元气而已,虽然有形有色,裹住了通天教主,也不能伤他。此是老子气化分身之妙,迷惑通天教主,竟不能识。老子见一气将消,在青牛上作诗一首,诗曰:

  "先天而老后天生,借李成形得姓名。

  曾拜鸿钧修道德,方知一气化三清。"

  话说老子作罢诗,一声钟响,就不见了三位道人。通天教主心下愈加疑惑,不觉出神,被老子打了二三扁拐。多宝道人见师父受了亏,在八卦台作歌而来。歌曰:

  "碧游宫内谈玄妙,岂忍吾师扁拐伤;

  只今舒展胸中术,且与师伯做一场!"

  歌罢,大呼:"师伯!我来了!"好多宝道人!仗剑飞来直取。老子笑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把扁拐架剑,随取风火蒲团祭起空中,命黄巾力士:"将此道人拿去,放在桃园,俟吾发落!"黄巾力士将风火蒲团把多宝道人卷将去了。正是:

  从今弃邪归正道,他与西方却有缘。

  且说老子用风火蒲团把多宝道人拿往玄都去了,老子竟不恋战,出了陷仙门,来至芦篷。众门人与元始迎接坐下。元始问曰:"今日入阵,道兄见里面光景如何?"老子笑曰:"他虽摆此恶阵,急切也难破他的;被吾打了二三扁拐。多宝道人被吾用风火蒲团拿往玄都去了。"元始曰:"此阵有四门,得四位有力量的方能破得。"老子曰:"我与你只顾得两处,还有两处,非众门人所敢破之阵。此剑你我不怕,别人怎么经得起?"正议论间,忽见广成子来禀曰:"二位老师,外面有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来至。"老子、元始二人忙下篷迎接,请上蓬来,叙礼毕,坐下。老子笑曰:"道兄此来,无非为破诛仙阵来,收西方有缘;只是贫道玉欲借重,不意道兄先来,正合天数,妙不可言!"准提道人曰:"不瞒道兄说,我那西方:花开见人人见我。因此贫道来东南两士,未遇有缘;又几番见东南二处有数百道红气冲空,知是有缘,贫道借此而来,渡得有缘,以兴西法,故不辞跋涉,会一会截教门下诸友也。"老子曰:"今日道兄此来,正应上天垂象之兆。"准提道人问曰:"这阵内有四口宝剑,俱是先天妙物,不知当初如何落在截教门下?"老子曰:"当时有一分宝岩,吾师分宝镇压各方;后来此四口剑就是我通天贤弟得去,已知他今日用此作难。虽然众仙有厄,原是数当如此。如今道兄来的恰好;只是再得一位,方可破此阵耳。"准提道人曰:"既然如此,总来为渡有缘,待我去请我教主来。正应三教会诛仙,分辨玉石。"老子大喜。准提道人辞了老子,往西方来请西方教主接引道人,共遇有缘。正是:

  佛光出在周王世,兴在明章释教开。

  且说准提来至西方,见了接引道人,打稽首坐下。接引道人曰:"道友往东土去,为何回来太速?"准提道人曰:"吾见红光数百道俱出阐、截二教之门。今通天教主摆一诛仙阵,阵有四门,非四人不能破。如今有了三位,还少一位。贫道特来请道兄去走一遭,以完善果。"西方教主曰:"但我自未曾离清净之乡,恐不谙红尘之事,有误所委,反为不美。"准提曰:"道兄,我与你俱是自在无为,岂有不能破那有象之阵!道兄不必推辞,须当同往。"接引道人如准提道人之言,同往东土而来。只见足踏祥云,霎时而至芦篷。广成子来禀老子与元始曰:"西方二位尊师至矣。"老子与元始率领众门人下篷来迎接。见一道人,身高丈六。但见:

  大仙赤脚枣梨香,足踏详云更异常。

  十二莲台演法宝,八德池边现白光。

  寿同天地言非廖,福经洪波语岂狂。

  修成舍利名胎息。请闲极乐是西方。

  话说老子与元始迎接接引、准提上了芦蓬,打稽首,坐下。老子曰:"今日敢烦,就是三教会盟,共完劫运,非吾等故作此孽障耳。"接引道人曰:"贫道来此,会有缘之客,也是欲了冥数。"元始曰:"今日四友俱全,当早破此阵,何故在此红尘中扰攘也!"老子曰:"你且分付众弟子,明日破阵。"元始命玉鼎真人、道行天尊、广成子、赤精子:"你四人伸手过来。"元始各书了一道符印在手心里,"明日你等见阵内雷响,有火光冲起,齐把他四口剑摘去,我自有妙用。"四人领命,站过去了。又命燃灯:"你站在空中;若通天教主往上走,你可把定海珠往下打,他自然着伤。一来也知我阐教道法无边。"元始分付毕,各自安息。不言。只等次日黎明,众门人排班,击动金钟、玉磬。四位教主齐至诛仙阵前,传令命左右:"报与通天教主,我等来破阵也。"左右飞报进阵。只见通天教主领众门人齐出戮仙门来,迎着四位教主。通天教主对接引、准提道人曰:"你二位乃是西方教下清净之乡,至此地意欲何为?"准提道人曰:"俺弟兄二人虽是西方教主,特往此处来遇有缘。道友,你听我道来:

  身出莲花清净台,二乘妙典法门开。

  玲珑舍利超凡俗,璎珞明珠绝世矣。

  八德池中生紫焰,七珍妙树长金苔。

  只因东土多英俊,来遇前缘结圣胎。"

  话说接引道人说罢,通天教主曰:"你有你西方,我有我东土,如水火不同居,你为何也来惹此烦恼。你说你莲花化身,清净无为,其如五行变化,立竿见影。你听我道来:

  混元正体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传大法,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金非汞,物外长生尽属乾。

  变化无穷还变化,西方佛事属逃禅。"

  话说准提道人曰:"通天道友,不必夸能斗舌。道如渊海,岂在口言。只今我四位至此,劝化你好好收了此阵,何如?"通天教主曰:"既是四位至此,毕竟也见个高下。"通天教主说罢,竟进阵去了。元始对西方教主曰:"道兄,如今我四人各进一方,以便一齐攻战。"接引道人曰:"吾进离宫。"老子曰:"吾进兑宫。"准提曰:"吾进坎地。"元始曰:"吾进震方。"四位教主各分方位而进。且说元始先进震方,坐四不相径进诛仙门。八卦台上通天教主手发雷声,震动诛仙宝剑。那剑晃动。元如顶上庆去迎住,有千朵金花,璎珞垂珠,络绎不绝,那剑如何不得来。元始进了诛仙门,立于诛仙阙。只见西方教主进离宫,乃是戮仙门。通天教主也发雷声震那宝剑。接引道人顶上现出三颗舍利子,射住了戮仙剑。那剑如钉钉一般,如何下来得。西方教主进了戮仙门,至戮仙阙立住。老子进西方陷仙门。通天教主又发雷震那陷仙剑。只见老子顶上现出玲珑宝塔,万道光华,射住陷仙剑。老子进了陷仙门,也在陷仙阙立住。准提道人进绝仙门,只见通天教主发一声雷,震动绝仙剑。准提道人手执七宝妙树,上边放出千朵青莲,射住了绝仙剑,也进了绝仙门来,到了绝仙阙。四位教主,齐进阙前。老子曰:"通天教主,吾等齐进了你诛仙阵,你意欲何为?"老子随手发雷,震动四野,诛仙阵内一股黄雾腾起,迷住了诛仙阵。怎见得:

  腾腾黄雾,艳艳金光。腾腾黄雾,诛仙阵内似喷云;艳艳金光,八卦台前如气罩。剑戟戈矛,浑如铁桶;东西南北,恰似铜墙。北正是截教神仙施法力,通天教主显神通。晃眼迷天遮日月,摇风喷火撼江山。四位圣人齐会此,劫数相遭岂易逢。

  且说四位教主齐进四阙之中,通天教主仗剑来取接引道人。接引道人手无寸铁,只有一拂尘架来。拂尘上有五色莲花,朵朵托剑。老子举扁拐纷纷的打来。元始将三宝玉如意架剑乱打。只见准提道人把身子摇动,大呼曰:"道友快来!"半空中又来了孔雀明王。准提现出法身,有二十四首,十八只手,执定了璎珞、伞盖、花贯、鱼肠、金弓、银戟、加持神杵、宝锉、金瓶,把通天教主裹在当中。老子扁拐夹后心就一扁拐,打的通天教主三昧真火冒出。元始祭三宝玉如意来打通天教主。通天教主方才招架玉如意,不防被准提一加持杵打中,通天教主翻鞍滚下奎牛,教主就借上遁而起。不知燃灯在空中等候,才待上时,被燃灯一定海珠又打下来。阵内雷声且急,外面四仙家各有符印在身,奔入阵中,广成子摘去诛仙剑,赤精子摘去戮仙剑,玉鼎真人摘去陷仙剑,道行天尊摘去绝仙剑。四剑既摘去,其阵已破。通天道人独自逃归;众门人各散去了。且说四位教主破了诛仙阵,元始作诗以笑之,诗曰:

  "堪笑通天教不明,千年掌教陷群生,

  仗伊党恶污仙教,番聚邪宗枉横行。

  宝剑空悬成底事,元神虚耗竟无名。

  不知顺逆先遭辱,犹欲鸿钧说反盈。"

  话说四位教主上了芦蓬坐下。元始称谢西方教主曰:"为我等门人犯戒,运劳道兄扶持,得完此劫数,尚容称谢!"老子曰:"通天教主逆天行事,自然有败而无胜。你我顺天行事,天道福善祸淫,毫无差错,如灯取影耳。今此阵破了,你等劫数将完,各有好处。姜尚,你去取关;吾等且回山去。"众门人俱别过姜子牙,随四位教主各回山去了。

  子牙送别师尊,自回汜水关来会武王;众将官来见。元帅至帅府,参见武王。王曰:"相父远破恶阵,谅有众仙,孤不敢差人来问候。"子牙谢恩毕,对曰:"荷蒙圣恩,仰仗天威,三数圣人亲至,共破了诛仙阵,前至界牌关了,请大王明日前行。"武王传旨治酒贺功。不表。

  又说通天教主被老子打了一扁拐,又被准提道人打了一加持宝杵,吃了一场大亏,又失了四口宝剑,有何面目见诸大弟子!自思:"不若往紫芝崖立一坛,拜一恶幡,名曰'六魂幡'。"此幡有六尾,尾上书接引道人、准提道人、老子、元始、武王、姜尚六人姓名,早晚用符印,俟拜完之日,将此幡摇动,要坏六位的性命。正是:

  左道凶心今不息,枉劳空拜六魂幡。

  不表通天道人拜幅,后在万仙阵中用。且说界牌关徐盖升了银安殿,与众将商议曰:"方今周兵取了汜水关,驻兵不发。前日来的那多宝道人摆甚诛仙阵,也不知胜败。如今且修本,差官往朝歌去取救兵来,共守此关。"只见差官领了本章往朝歌来,一路无词,渡了黄河,进了朝歌城,至午门下马,到文书房。那日是箕子看本,见徐盖的本大惊:"姜尚兵进汜水关,取左右青龙关、佳梦关。兵至界牌关,事有燃眉之急!"箕子忙抱本来见纣王,往鹿台来。当驾官奏知:"箕子候旨。"纣王曰:"宣来。"箕子上台,拜罢,将徐盖本进上。纣王览本,惊问箕子曰:"不道姜尚作反,侵夺孤之关隘,必须点将协守,方可阻其大恶。"箕子奏曰:"如今四方不宁,姜尚自立武王,其志不小;今率兵六十万来寇五关,此心腹大患,不得草草而已,愿皇上且停饮乐,以国事为本,社稷为重,愿皇上察焉!"纣王曰:"皇伯之言是也。朕与众卿共议,点官协守。"箕子下台。纣王闷闷不悦,无心欢暢。忽妲己、胡喜妹出殿见驾,行礼坐下。妲己曰:"今日圣上双锁眉头,郁郁不乐,却是为何?"王曰:"御妻不知,今日姜尚兴师,侵犯关隘,已占夺三关,实是心腹之大患;况四方刀兵蜂起,使孤心下不安,为宗庙社稷之虑,故此忧心。"妲己笑而奏曰:"陛下不知下情,此俱是边庭武将,钻刺网利;架言周兵六十万来犯关庭,用金贿赂大臣,诬奏陛下,陛下必发钱粮支应;故此守关将官冒破支消,空费朝廷钱粮,实为有私,何常有兵侵关。正为里外欺君,情实可恨!"纣王闻奏,深信其言有理,因问妲己曰:"倘守关官复有本章,何以批发?"妲己曰:"不必批发,只将赍本官斩了一员,以警将来,"纣王大喜,遂传旨:"将赍本官枭首,号令于朝歌。"正是:

  妖言数句江山失,一统华夷尽属周。

  话说纣王信妲己之言,忙传旨意:"将界牌关走本官即时斩首号令!"箕子知之,忙至内庭,来见纣王:"皇上为何而杀使命?"王曰:"皇伯不知,边庭钻刺,诈言周兵六十万,无非为冒支府库钱粮之计;此乃是内外欺君,理当斩首,以戒将来。"箕子曰:"姜尚兴兵六十万,自三月十五日金台拜将,天下尽知,非是今日之奏。皇上杀界牌关走使,不致紧要;失边庭将士之心。"王曰:"料姜尚不过一术士耳,有何大志?况且还有四关之险,黄河之隔,孟津之阻,岂一旦而被小事所惑也。皇伯放心,不必忧虑。"箕子长吁一声而出;看着朝歌宫殿,不觉潸然泪下,嗟叹社稷丘墟。箕子在九间殿作诗以叹之,诗曰:

  "忆昔成汤放桀时,诸侯八百尽归斯。

  谁知六百余年后,更甚南巢几倍奇!"

  话言箕子作罢诗回府。不表。

  且说姜元帅在汜水关点人马进征,来辞武王。子牙见武王曰:"老臣先去取关,差官请驾。"武王曰:"但愿相父早会诸侯,孤之幸矣。"子牙别了武王,一声砲响,人马往界牌关进发。只离八十里,来之甚快。正行间,只见探马报入中军:"已至界牌关下。"子牙传令:"安营。"点砲呐喊。话说徐盖已知关外周兵安营,随同众将上城来看,周兵一派尽是红旗,鹿角森严,兵威甚肃。徐盖曰:"子牙乃昆仑羽士,用兵自有调度,只营寨大小相同。"旁有先行官王豹、彭遵答曰:"主将休亏他人本领,看末将等成功,定拿姜尚,解上朝歌,以正国法。"言罢,各自下城,准备厮杀。只见次日,子牙问帐下:"那员将官关下见头功?"帐下应声而出,乃魏贲曰:"末将愿往。"姜子牙许之。魏贲上马,提枪出营,至关下搦战。有报马报入关上曰:"启主帅:关下有周兵讨战。"徐盖曰:"众将官在此,我等先议后行。纣王听信谗言,杀了差官,是自取灭亡,非为臣不忠之罪。今天下已归周武,眼见此关难守,众将不可不知。"彭遵曰:"主将之言差矣!况吾等俱是纣臣,理当尽忠报国,岂可一旦忘君徇私?古云:'食君禄而献其他,是不忠也。'末将宁死不为!愿效犬马,以报君恩。"言罢,随上马出关;见魏贲连人带马,浑如一塊乌云。怎见得:

  幞头纯墨染,抹额衬缨红。皁袍如黑漆,铁甲似苍松。钢鞭悬塔影,宝剑插冰峰。人如下山虎,马似出海龙。子牙门下客,骁将魏贲雄。

  话说彭遵见魏贲,大呼曰:"周将通名来!"魏贲曰:"吾乃扫荡成汤天保大元帅姜麾下左哨先锋魏贲是也。你乃何人?若是知机,早献关隘,共扶周室;如不倒戈,破城之日,玉石俱焚,悔之晚矣!"彭遵大怒,骂曰:"魏贲,你不过马前一匹夫,敢出大言!"摇枪催马直取。魏贲手中枪赴面相迎。两马相交,双枪并举,一场大战。好魏贲!枪力勇猛,战有三十回合,彭遵战不过魏贲,掩一枪往南败走。魏贲见彭遵败走,纵马趕来。彭遵回顾,见魏贲趕下阵来,忙挂下枪,囊中取出一物,往地下撒来。此物名曰菡萏阵,按三才八卦方位,布成一阵。鼓遵先进去了。魏贲不知,将马趕进阵来。彭遵在马上发手一个雷声,把菡萏阵震动,只见一阵黑烟迸出,一声响,魏贲连人带马震得粉碎,彭遵掌得胜鼓进关。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魏贲连人带马震为齑粉。"子牙听罢,叹曰:"魏贲忠勇之士,可怜死于非命,情实可悯!"子牙着实伤悼。彭遵进关,来见徐盖,将坏了魏贲得胜事说了一遍。徐盖权为上了功绩。次日,徐盖对众将曰:"关中粮草不足,朝廷又不点将协守,昨日虽则胜了他一阵,恐此关终难守耳。"正议之间,报:"有周将搦战。"王豹曰:"末将愿往。"上马,提戟,开关,见一员周将,连人带马纯是一片青色。王豹曰:"周将何名?"苏?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顏魯公文集十四卷 詞學叢書六種 鄭學錄四卷 懷山園增訂綱鑑武科策題會纂六卷 葆璞堂文集四卷詩集四卷 澹香齋咏史詩一卷 李文忠公外部函稿二十八卷 說郛續四十六卷 使蜀日記五卷 雅雨堂叢書 繪圖真正新西廂記二卷 影梅庵傳奇二卷 楓窻小牘二卷 詩比興箋四卷 玉洤詞一卷 虛受堂刊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大清法規大全一百五十九卷 徐文定公集 通志堂經解 醫要 五洲教案紀略五卷 存硯樓二集二十五卷 欽定吏部則例四十七卷 清尊集十六卷 寫本元宰登科 增訂解人頤廣集八卷 百丈叢林清規證義記九卷首一卷 全謝山先生經史問答十卷 蘭蕙同心錄一卷 經史雜記八卷 滂喜齋藏書記三卷宋元本書目一卷 花箋錄二十卷 御製詩初集四十八卷目錄六卷 河朔訪古記三卷 姓氏解紛十卷 四書湖南講九卷 邵武徐氏叢書二集八種 誠一堂琴譜六卷附誠一堂琴談二卷 昌黎先生詩增註證訛十一卷 楹書隅錄五卷續編四卷 [光緒]良鄉縣志八卷 漢鐃歌釋文箋正 小石山房叢書三十八種六十四卷 校正圖註八十一難經四卷 礦政調查局詳定收取礦務經費章程一卷 古今楹聯彙刻小傳十二卷首集一卷跋一卷 小傅我詩集十卷 梅氏叢書輯要六十二卷 歲寒小草一卷 賀文忠公遺集五卷末一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 [同治]營山縣志三十卷 籠鵝館集二卷 [康熙]建寧府志四十八卷 新鐫工師雕斫正式魯班木經匠家鏡三卷 碧血錄二卷 [光緒十三年秋]大清搢紳全書 兩厓集十一卷首一卷 内務來電 粟香隨筆 唐诗归 景迂生集 静怡斋约言录 秋声集 张子抄释 韩诗内传徾 张氏医通 类说 风希堂文集 诗经说约 音韵正讹 说文引经證例 新方言 东塘集 律吕新义 针方六集 四译馆增定馆则 文子 皇朝藩部世系表 留青日札 臞轩集 敕修两浙海塘通志 山中集 茗香堂史论 农候杂占 富山遗稿 绛云楼书目 至元嘉禾志 古本董解元西厢记 西堂文集 忠肃集 景岳新方歌 毛诗重言 思适斋集 石溪读周官 防海纪略 推步法解 说文经斠 古今源流至论前集 石隐园藏稿 宋丞相李忠定公奏议 诗地理考略 翰苑新书后集上 酒概 雁门集 坚瓠集 周易易简说 拜经楼诗话 广金石韵府 天演论 历代名贤确论 吴船录 论语说义 姚少监诗集 尔雅新义 萤窗异草 毛诗古音考 海东逸史 世宗宪皇帝上谕内阁 改亭诗集 王右丞诗集 五研斋文钞 钦定诗经乐谱全书 申斋集 经学历史 自警编 东瓯金石志 记纂渊海 日本访书志补 棕亭骈体文钞 授堂金石文字续跋 周易经传集解 欧阳修撰集 内阁奏题稿 竹溪鬳斋十一藁续集 读书记录 刘氏类山 登科记考 钦定吏部铨选则例 香石诗话 重刊五色潮泉插科增入诗词北曲勾栏荔镜记 御制数理精蕴 礼记通解 黄子年谱 详注周义成词片玉集 尚谕篇 三鱼堂剩言 曹子建集 射书 悔翁诗钞 天池山人小稿五种 重刊续武经总要 古灵集 两朝从信录 文苑英华 东溪日谈录 乾初先生遗集 谯子五行志 稼轩长短句 三国志通俗演义 墙东类稿 说苑 孙氏唐韵考 尚书考 浪迹三谈 儒行集传 兼济堂文集 张文襄公电奏 游艺塾续文规 甫里集 两浙海防类考续编 毛诗礼徵 医史 帝祖万年金鉴录 刘文清公遗集 桃溪客语 元史地名考 皇朝文献通考 周易参同契发挥 医贯 偃兵 偃戈 宴豆 宴鸿门 晏尔 晏婴 雁翎 雁行断 雁行疏 雁足无书 鷃抢鹊起 鷃疑鹏万里 燕巢 燕巢幕 燕骏 燕婉 殃鱼 羊碑泪 羊公岘首 羊公岘首碑 羊何 羊胛光阴 羊酪不嫌膻 羊皮赎 羊裘之徒 羊昙 羊昙哭 羊亡 羊续悬枯 扬雄 扬雄一廛 扬扬拥盖 扬执戟 扬州鹤背 扬子凄凉 阳城客 阳春寡 阳春寡和 阳春妙句 阳侯波 阳台不归 阳台暮雨 阳台事 阳羡隐 杨白花 杨公叹 杨花白蘋 杨花梦 杨柳户 杨仆 杨仆船橦 杨乔之直 杨生肘 杨氏果 杨叶穿 杨意 杨州鹤 杨朱 杨朱哀 杨朱歧路 旸谷 旸乌 仰俛 养虎 养晦 养鸡 养狙谁非四 养由弓箭 天桃 妖狐九尾 妖蟆 妖星 腰折 腰肢斗沈郎 爻象 尧城 尧城之变 尧母族 尧女瑟 尧人祝 尧寿 尧台 尧天舜曰 尧行舜趋 摇虿毒 摇落 摇落变衰 瑶池青鸟 瑶华木桃 瑶台青鸟 杳人琴 乐水 药娥 药房辛夷室 药裹 耀颖 椰瓢高挂 冶长 冶长罪 冶子田疆 野服荷制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野马 野鸥忘机 野人 野人先进 野人语 野无遗 曳长裾 曳裾 曳裾黄阁 曳裾客 夜奔 夜持山去 夜度鸣鸡 夜光杯 夜怀拥髻 夜火鸣狐 夜郎 夜鹊三绕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