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关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关

  诗曰:

  万刀车凶势莫当,风狂火骤助强梁;旗 着焰皆逢劫,将士遭殃尽带伤。白昼已难遮半壁,黄昏安可护三乡;谁知督运能催命,二子逢之刻下亡。

  话说韩荣坐在後厅,吩咐将士乱纷纷的,搬运物件,早惊动长子韩升,次子韩变。二人见父亲如此举动,忙问左右曰:“这是何说?”左右将韩荣前事,说了一遍;二人忙至後堂,来见韩荣曰:“父亲何故,欲搬运家私,弃此关隘,意欲何为?”韩荣曰:“你二人年幼,不知世务,快收拾离此关隘,以避兵燹,不得有误。”韩升听得此言,不觉失声笑曰:“父亲之言差矣!此言切不可闻於外人,空把父亲一世英名污了。父亲受国家高爵厚禄,衣紫腰金,封妻荫子,无一事不是皇恩。今主上以此关,托重於父亲,父亲不思报国酬恩,捐躯尽节,反效儿女子之计;贪生畏死,遗讥後世,此岂大丈夫举止,有负朝廷倚任大臣之意。古云:『在社稷者死社稷,在封疆者死封疆。”父亲岂可轻议弃去。孩儿兄弟二人,曾蒙家训,幼习弓马,遇异人颇习异术,未曾演熟,连日正是习演。今日方完,意欲进兵,不意父亲有弃关之举,孩儿愿效一死,尽忠於国。”韩荣听罢,点头叹曰:“忠义二字,我岂不知?但主上昏聩,荒淫无道,天命有归。若守此关,又恐累生民涂炭,不若弃职归山,救此一方民耳。况姜子牙门下,又多异士,余化、余元,俱罹不测,又何况其下者乎?此虽是你们兄弟二人,忠肝义胆,我岂不喜?只恐画虎不成,终无补於实用,恐徒死无益耳。”韩升曰:“说那 的话来,食人之禄,当分人之忧。若都是自为之计,则朝廷养士何用?不肖孩儿,愿捐躯报国,万死不辞。父亲请坐,俟我弟兄二人,取一物来与父亲过目。”韩荣听罢,心中也自暗喜:“吾门也出此忠义之後。”韩升到书房中,取出一物,乃是纸做的风车儿,当中有一转盘,一只手执定中间一竿,周围推听,如推转盘,上则四首 , 上有符有印,又有地、水、火、风,四字,名为万刃军。韩荣看罢,问曰:“此是孩儿玩耍之物,有何用处?”韩升曰:“父亲不知其中妙用,父亲如不信,且下教场中,把这纸车儿试验试验,与老爷看。”韩荣见儿子之言,甚是凿凿有理,随命下教场来,韩升弟兄二人上马,各披发仗别,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云雾陡生,阴风飒飒,火焰冲天,半空中有百万刀飞来,把韩荣吓得魂不附体。韩升收了此车,韩荣曰:“这是何人传你的?”韩升曰:“那年父亲朝觐之时,俺弟兄闲居无事,在府前玩耍,来了一个头陀,叫做法戒,在我府前化斋。俺弟兄就与了他一斋,他就叫我们拜他为师。我们那时见他体貌异常,就拜他为师,他说道:『异日姜尚必有兵来,我秘授你此法宝,可破周兵,可保此关。”今日正应我师之言,定然一阵成功,姜尚可擒也。”韩荣大喜。随令韩升收了此宝,又问曰:“我儿还可用人马,你此车约有多少?”韩升曰:“此车有三千辆,那怕姜尚雄师六十万耶,管教一阵杀他片甲不存。”韩荣忙点三千精锐之师,与韩升弟兄二人,在教场操演,三千万刃车。正是:

  余元相阻方才了,又是三军屠戮灾。

  话说韩升用三千人马。俱穿皂衣,披发赤足,左手执车,右手仗刀,任意诛军杀卒。操练有二七日期,军士精熟。那日韩荣父子,统精兵出关搦战。话说子牙只因破了余元,打点设计取关;只听得关内炮响,少时探马报入中军禀曰:“汜水关总兵韩荣,领兵出关,请元帅答话。”子牙忙传令,与众门人将士,统大队出营。子牙会过韩荣一次,那 知道有这场亏累,去堤防他?子牙问曰:“韩将军!你时势不知,天命不顺,何以为将?速速倒戈,免致後悔。”韩荣笑曰:“姜子牙你倚着兵强将勇,不知你等死在咫尺之间,倘敢耀武扬威,数白道黑。”子牙大怒曰:“谁与我把韩荣拿下!”旁有魏贲急摇枪冲杀过来。韩荣背後有两员小将,乃韩升、韩变二人,抢出阵来,截住了魏贲。魏贲大呼曰:“来者二将何人?”韩升曰:“吾乃韩总兵长子韩升,次子韩变是也。你等特强,欺君罔上,罪恶滔天,今日乃尔等绝命之地笑。”魏贲大怒,纵马摇枪飞来,直取韩升、韩变。两骑赴面交还,未及数合,韩升拨转马,往後就走;魏贲不知是计,往下赶来,韩升回头见魏贲赶来,把头上冠除了,把枪一摆,三千万刃车杀将出来,势如风火,如何抵当?只见万刃车卷来,风火齐至,怎见得好万刃车?赞曰:

  云迷世界,雾照乾坤;飒飒阴风沙石滚,腾腾烟焰蟒龙奔。风乘火势,黑气平吞;风乘火势,戈矛万道怯人魂。黑气平吞,目不难观前後士;魏贲中刃,几乎坠下马鞍鞒。武吉着刀,险些斩了三寸气;滑喇喇风声卷起无情石,黑暗暗刀痕剁坏将和兵。人撞人哀声惨戚,马撞马鬼哭神惊;诸将士慌忙乱走,众门人土遁而行。忙坏了先行元帅,搅乱了武王行营。那 是青天白日,恍如是黑夜黄昏;子牙今日兵遭厄,地覆天翻怎太平?

  话说子牙被万刃车一阵,只杀得尸山血海,冲过大阵来,势不可当。韩荣低头一想,计上心来,忙传令鸣金收军,韩升、韩变听得金声,收回万刃车。子牙方得收住人马,计伤士卒七八千有馀,子牙升帐,众将官俱在帐内,彼此俱言:“此一阵利害,风火齐至,势不可当,不知此是何名目?”子牙问众将曰:“一派利刃,漫空塞地而来,风火助威,势不可当,非若军士,可以力敌也。”子牙心下十分不乐,纳闷军中不表。且说韩荣父子进关,韩升曰:“今日正宜破周,擒拿姜尚,父亲为何鸣金收军?”韩荣曰:“今日是青天白日,虽有云寿风火,姜尚门人,俱是道术之士,自有准备,保护自身,如何得一般尽绝,我有一绝妙计,使他不得准备,黑夜 仗此道术,使他片甲不存,岂不更妙?”二人欠身曰:“父亲之计,神鬼莫测。”正是:

  安心要劫周营寨,只恐高人中道来。

  话说韩荣打点夜劫周营,收拾停当,只等黑夜出关不表。只见子牙在营中纳闷,想利刃风火,果是何物?来得甚恶,势如山倒,莫可遮拦,此毕竟是截教中之恶物。当日已晚,子牙因今日不曾打点,致令众将着伤,心下忧烦,不曾堤防,今夜劫寨,也是合该如此。众将因早间失利,俱去安歇。且说韩荣父子,将至初更,暗暗出关,将那三千万刃车,雄兵杀至辕门。周营虽有鹿角,其如这万刃车,有风火助威,势如骤雨,炮声响亮,冲至辕门,谁敢抵当?真是势如破竹。怎见得?正是:

  四下 大炮乱响,万刃车刀剑如梭;三军踊跃纵征鼍,马踏人身迳过,风起处遮天迷地。火来时烟飞焰 ,军呐喊天翻地覆,将用法虎下崖坡。着刀军连声叫苦,伤枪将甲甲难驮;烧着的焦头烂额,绝了命身卧沙窠。姜子牙有法难使,金木二吒也是难摹;李靖难使金塔,雷震子正保皇哥。南宫 抱头而走,武成王不顾兵戈;四贤八俊无用,马死人亡遍地拖。正是:遍地草梢含碧血,满池低陷垒行尸。

  且说韩升、韩变弟兄二人,夜劫子牙行营,喊声连天,冲进辕门。子牙在中军,忽听得劫营,急自上骑,左右门人,俱来中军护卫。只见黑云密布,风火交加,刀刃齐下,如山崩地裂之势,灯烛难支。三千火车兵,冲进辕门,如潮奔浪滚,如何抵当?况且黑夜,彼此不能相顾,只杀得血流成渠,尸骸遍野,那分别人自己,武王上了逍遥马,毛公遂、周公旦保驾前行。韩荣在阵後擂鼓,催动三军,只杀得周兵七零八落,君不能顾臣,父不能顾子。只见韩升、韩变趁势赶子牙,幸得子牙执着杏黄旗,遮护了前面。一段军士将领,一拥奔走,韩升、韩变二人,催着万刃车,往前紧赶,把子牙赶得上天无路。直杀到天明,韩升、韩变大叫曰:“今日不捉姜尚,誓不回兵”。前往越赶,吩咐三千兵卒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子牙见韩升赶至无休,看看至金鸡岭下,只见前面两杆大红旗展,子牙见是催粮官郑伦来至,其心少安。且说郑伦坐骑出山来,正迎子牙忙问曰:“元帅为何失利?”子牙曰:“後有追兵,用的是万刃车,又是风火助威,势不可当。此是左道异术,你仔细且避其锐。”郑伦把坐下金睛兽一磕,往前迎来,只见韩升弟兄,在前紧赶,三千兵随後,少离半射之地。郑伦与韩升、韩变顶头撞着,郑伦大喝曰:“好匹夫!怎敢追我元帅?”韩升曰:“你来也替不得他!”把枪摇动来刺。郑伦手中杵赴面交还,郑伦知他万刃车利害,只见後面一片风火,兵刃拥来,郑伦知其所以,只一合,忙运功鼻子内两道白光,一声响,对着韩升弟兄,哼了一声。韩升、韩变弟兄二人,坐不住鞍鞒,翻下马来,被乌鸦兵生擒活捉,上了绳索,弟兄二人,方睁开眼时,见已被擒捉,呀的一声叹曰:“天亡我也。”後面三千兵,架车前进,见主将被擒,其法已解,风火兵刃,化为乌有。众兵撒回身,就跑奔回来,正遇韩荣,任意赶杀周兵。见了三千兵奔回,风火兵刃全无,不见二子回来,忙问曰:“二位小将军安在?”众兵曰:“二位将军赶姜子牙,至一山边,只有一将出来,与二位将军交战,未及一合,不知怎麽跌下马来,被他捉去,我等在後,不一时风火兵刃全无,止有此车而已,只得败回,幸遇老将军,望乞定夺。”韩荣听得二子被擒,心中惶惶,不敢恋战,只得收兵进关不表。且说郑伦擒了二将,来见子牙。子牙大喜,押在粮车後同子牙回军。於路遇着武王、毛公遂等,众门人诸将齐集。大抵是夤夜交兵,便是有道术的,也只顾得自己,故此大折一阵。子牙问安,武王曰:“孤几乎吓杀,幸得毛公遂保孤,方得免难。”子牙曰:“皆是尚之罪也。”彼此安慰,治酒压惊,一宿不表。次日,整顿虽师,便至汜水关下扎营,放炮呐喊,声振天地,韩荣听得炮声,才着人探听,来报曰:“启总兵!周兵复至开下安营。”韩荣大惊:“周兵复至,吾子休矣。”亲自上城,差官打听。且说子牙升帐坐下,众将三谒毕,子牙传令,摆五方队伍,吾亲自取关,众将官切齿深恨韩升、韩变,子牙至关下叫曰:“请韩总兵答话。”韩荣在城楼上大叫曰:“姜子牙!你是败军之将,焉敢复来至此?”子牙大笑曰:“吾虽误中你的奸计,此关我毕竟要取你的。你知那得胜将军,今已被吾擒下。”命两边左右:“押过韩升、韩变来。”左右将二人押过来,在马头前,韩荣见二子篷颈跣足,绳博二臂,押在军前。不觉心痛,忙大叫曰:“姜元帅!二子无知,冒犯虎威,罪在不赦,望元帅大开慈隐,怜而赦之,吾愿献汜水关以报大德。”韩升大呼曰:“父亲不可献关,你乃纣王之股肱,食君之重禄,岂可惜子之命而失臣节也?只宜谨守关隘,俟天子救兵到日,协力同心,共擒姜尚匹夫,那时碎尸万段,为子报仇,未为晚也,我二人万死无恨。”子牙听得大怒,令左右:“斩之。”只见南宫 得令,手起刀落,连斩二将於关下。韩荣见子受刑,心如刀割,大叫一声,往城下自坠而死。可 父子三个,捐躯尽节,千古罕及。後人有诗赞之:

  “汜水滔滔日夜流,韩荣志与国同休;父存臣节孤猿泣,子尽忠贞老鹤愁。一死依稀酬社稷,三魂缥缈傲王侯;如今屈指应无愧,笑杀当年儿女俦。”

  话说韩荣坠城而死,城中百姓,开关迎接。子牙人马进汜水关,父老焚香,迎接武王进帅府;众将官欢喜,查点府库钱粮停妥,出榜安民。武王命厚葬韩荣父子,子牙传令,治酒款待有功人员;在关上住了三四日。且说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在碧游床静坐,忽金霞童儿来报:“有白鹤童子至此。”太乙真人出洞,见白鹤童子手执玉札降临,言曰:“请师叔下山,同会『诛仙阵。』”太乙真人望昆仑谢恩毕,白鹤童子回玉虚不表。且说太乙真人,吩咐叫哪吒来,慌忙来至,见师父行礼毕,真人曰:“你如今养的伤痕全愈,你可先下山,我随後就来,共破诛仙阵也。”哪吒领师命,方欲下山,真人曰:“你且站住,当日玉虚宫掌教天尊,也曾赠子牙三杯酒,你今下山,我也赠你三杯如何?”哪吒感谢,真人命金霞童儿,斟酒过来赠哪吒。头杯酒哪吒谢过,一饮而尽,真人袖内取一枚枣儿,递与哪吒过酒。哪吒连饮三杯,吃了三枚火枣,真人送哪吒出洞府;看哪吒上了风火轮,真人方进洞去。哪吒提火尖枪,方欲借土遁前行,只见左边一声响,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大惊曰:“怎的了!”还不曾说的完,右边也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吓得目睁口呆,只听得左右齐声响,长出六只手来,共是八条臂膊;又长出三个头来。哪吒着慌,无可奈何,自思:“且回去问我师父来。”只得登回风火轮,方至洞门,只见太乙真人也至门首,拍掌大笑曰:“奇哉!奇哉!”有诗为证:

  “琼浆三盏透三关,火枣频添壮士颜;八臂已成神妙术,三头莫着等闲看。须臾变化超凡圣,倾刻风雷任往还;不是西岐多异士,只因天意恶奸谗。”

  话说哪吒回来见太乙真人曰:“弟子长出这些手,丫丫叉叉,怎好用兵?”真人曰:“子牙营行,有许多奇异之士,有双翼者,有变化者:有地行者,有奇珍者,有异宝者,今着你现三头八臂,不负我金光洞 所传。此法进五关,也见周朝人物稀奇,个个俊杰,这法隐隐现现,但凭你自己心意。”哪吒感谢师尊恩德,太乙真人传哪吒隐现之法。哪吒大喜,一手执乾坤圈,一手执混天绫,两只手擎两根火尖枪,一手执金砖,还空三手;真人又将九龙神火罩,又取阴阳剑,共成八件兵器。哪吒拜辞了师父下山,迳往汜水关来。正是:

  余化刀伤归洞府,今朝变化更神通。

  且说姜元帅在汜水关,计点军将,收拾界牌开,忽然想起师尊偈来:“界牌关下遇诛仙。”此事不知有何吉凶,且不可妄动。又思若不进兵,恐误了日期,正在殿上忧虑,忽报:“黄龙真人来至。”子牙迎接至中堂,打稽首分宾主坐下,黄龙真人曰:“前边就是诛仙阵,非可草率前进。子牙你可吩咐门人,搭起芦篷席殿,迎接各处真人异士,伺候掌教师尊,方可前进。”子牙听毕,忙令南宫 、武吉盖芦篷去了。且说哪吒现了三头八臂,登风火轮,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丫丫叉叉,七八只手,走进关来。军士不知是哪吒现此化身,着忙飞报子牙:“禀元帅!外面有一个三头八臂的将官,要进关来,请令定夺。”子牙令李靖去探来,李靖出府,果见三头八臂的人,甚是凶恶。李靖问曰:“来者何人?”哪吒见是李靖忙叫:“父亲!孩儿是三太子哪吒。”李靖大惊问曰:“你如何得此大术?”哪吒把火枣之事,说了一遍。李靖进殿,回子牙备言前,南宫 来回报曰:“禀元帅,芦篷俱已完备。”黄龙真人曰:“如此只是洞府门人去”以下事,子牙大喜,传进来。哪吒进殿,拜见元帅,众将观之,无有不悦,俱来称贺不表。且说次日,南宫 来回报曰:“禀元帅!芦篷俱已完备。”黄龙真人曰:“如此只是洞府门人去得,以下将官,一概去不得。”子牙传下令来:“诸位将官,保武王紧守关隘,不得擅离。我同黄龙真人与诸门人弟子前去芦篷伺候,掌教师尊,与列位仙长,会诛仙阵,如有妄动者,是按军法。”众将领命去讫。子牙进後殿来见武王曰:“臣先去取关,大王且同众将,住於此处,俟取了界牌关,差官来接圣驾。”武王曰:“相父前途保重。”子牙感谢毕。复至前殿,与黄龙真人同众门弟子,离了汜水关,行有四十里,来至芦篷;只见燃灯结彩,叠锦铺毹,黄龙真人同子牙上了芦篷坐下;少时间只见广成子来至,赤精子随至。次日,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来至;随後有云中子、太乙真人来至,稽首坐下。陆压曰:“如今诛仙阵一会,只有万仙阵再会一次。”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灵宝大法师,俱陆续来至。子牙一一上下迎接,俱到芦篷坐下,少时又是陆压道人曰:“以後吾等劫运已满,自此归山,再图精进,以正道果。”众道人曰:“师兄之言,正是如此。”众皆默坐,专候掌教师尊。不一时,只听得空中有环佩之声,众仙知道是燃灯道人来了。众道人起身,降阶迎上篷来,行礼坐下,燃灯道人曰:“诛仙阵只在前面,诸友可曾见麽?”道众曰:“前面不见甚麽光景?”燃灯曰:“那一派红气罩住的便是。”众道友俱起身,定睛观看不表。且说多宝道人,已知阐教门人来了,用手发一声掌心雷,把红气展开,现出阵来。芦篷上众仙正看,只见红气闪开,阵图已现,好利害,杀气腾腾,阴云惨惨,怪雾盘旋,冷风习习,或隐或现,或升或降,上下反覆不定。内中有黄龙真人曰:“吾等今犯杀戒,该惹红尘,既遇此阵,也当得一会。”燃灯曰:“自古圣人云:

  “只观善地千千次,莫看人间杀伐临。』”

  内中十二代弟子倒有八九位要去,燃灯道人阻不住,齐起身下了芦篷,诸门人也随着来看此阵。行至阵前,果然是惊心骇目,怪气冷人;众仙俱不肯就回,只管贪看。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組.djvu 政和縣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政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邵武縣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邵武縣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徵集研究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二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三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邵武市工商業聯合會商會.djvu 邵武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五輯_政協邵武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崇安縣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崇安縣委員會文史辦公室.djvu 建甌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建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甌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建甌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建陽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建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徵集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二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龍巖文史資料第三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春秋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閩西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龍巖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長汀第一中學校慶籌委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二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增刊第二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長汀縣水土保持事業局.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長汀文史資料第三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長汀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九十輯_政協永定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永定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永定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一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組.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二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組.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三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組.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四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五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上杭文史資料第六期_政協福建省上杭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djvu 除残去秽 除狼得虎 除疾遗类 除秽布新 陨身糜骨 险象环生 陵上虐下 陵劲淬砺 陵弱暴寡 陶情适性 陶然自得 陷身图圄 隆准龙颜 隆古贱今 隆恩旷典 隋侯之珠,和氏之璧 随世沉浮 随乡入俗 随人作计 随人俯仰 随俗沉浮 随圆就方 随声吠影 随声是非 随声附和 随寓随安 随心所欲 随方就圆 随方逐圆 随时制宜 随时度势 随时施宜 随时随地 随物应机 随物赋形 随缘乐助 随者唱喁 随行逐队 随踵而至 随近逐便 随遇而安 随风倒舵 随风转舵 随风逐浪 随高就低 随高逐低 隐名埋姓 隐天蔽日 隐姓埋名 隐居求志 隐忍不发 隐晦曲折 隐约其词 隐约其辞 隐迹埋名 隔世之感 隔壁听话 隔屋撺椽 隔岸观火 隔皮断货 隔行如隔山 隔雾看花 隔靴之痒 隔靴抓痒 隔靴爬痒 隙穴之窥 隳肝尝胆 隳肝沥胆 隳胆抽肠 隳节败名 难乎为继 难乎其难 难于启齿 难以为情 难以为继 难分难舍 难分难解 难易相成 难素之学 难能可贵 难解难分 难言之隐 难鸣孤掌 雀喧鸠聚 雀马鱼龙 雁南燕北 雁影分飞 雁过拔毛 雁过长空 雄唱雌和 雄姿英发 雄师百万 雄心勃勃 雄心壮志 雄才大略 雄文大手 雄材大略 雄深雅健 雄视一世 雄飞突进 雅人韵士 雅俗共赏 雅量高致 雅雀无声 集大成 集思广议 雉伏鼠窜 雉头狐腋 雌雄未决 雍容不迫 雍容典雅 雍容华贵 雍容闲雅 雍容雅步 雏凤清声 雕墙峻宇 雕心刻肾 雕心雁爪 雕心鹰爪 雕文刻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