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关

第七十六回  郑伦捉将取汜水关

  诗曰:

  万刀车凶势莫当,风狂火骤助强梁;旗 着焰皆逢劫,将士遭殃尽带伤。白昼已难遮半壁,黄昏安可护三乡;谁知督运能催命,二子逢之刻下亡。

  话说韩荣坐在後厅,吩咐将士乱纷纷的,搬运物件,早惊动长子韩升,次子韩变。二人见父亲如此举动,忙问左右曰:“这是何说?”左右将韩荣前事,说了一遍;二人忙至後堂,来见韩荣曰:“父亲何故,欲搬运家私,弃此关隘,意欲何为?”韩荣曰:“你二人年幼,不知世务,快收拾离此关隘,以避兵燹,不得有误。”韩升听得此言,不觉失声笑曰:“父亲之言差矣!此言切不可闻於外人,空把父亲一世英名污了。父亲受国家高爵厚禄,衣紫腰金,封妻荫子,无一事不是皇恩。今主上以此关,托重於父亲,父亲不思报国酬恩,捐躯尽节,反效儿女子之计;贪生畏死,遗讥後世,此岂大丈夫举止,有负朝廷倚任大臣之意。古云:『在社稷者死社稷,在封疆者死封疆。”父亲岂可轻议弃去。孩儿兄弟二人,曾蒙家训,幼习弓马,遇异人颇习异术,未曾演熟,连日正是习演。今日方完,意欲进兵,不意父亲有弃关之举,孩儿愿效一死,尽忠於国。”韩荣听罢,点头叹曰:“忠义二字,我岂不知?但主上昏聩,荒淫无道,天命有归。若守此关,又恐累生民涂炭,不若弃职归山,救此一方民耳。况姜子牙门下,又多异士,余化、余元,俱罹不测,又何况其下者乎?此虽是你们兄弟二人,忠肝义胆,我岂不喜?只恐画虎不成,终无补於实用,恐徒死无益耳。”韩升曰:“说那 的话来,食人之禄,当分人之忧。若都是自为之计,则朝廷养士何用?不肖孩儿,愿捐躯报国,万死不辞。父亲请坐,俟我弟兄二人,取一物来与父亲过目。”韩荣听罢,心中也自暗喜:“吾门也出此忠义之後。”韩升到书房中,取出一物,乃是纸做的风车儿,当中有一转盘,一只手执定中间一竿,周围推听,如推转盘,上则四首 , 上有符有印,又有地、水、火、风,四字,名为万刃军。韩荣看罢,问曰:“此是孩儿玩耍之物,有何用处?”韩升曰:“父亲不知其中妙用,父亲如不信,且下教场中,把这纸车儿试验试验,与老爷看。”韩荣见儿子之言,甚是凿凿有理,随命下教场来,韩升弟兄二人上马,各披发仗别,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云雾陡生,阴风飒飒,火焰冲天,半空中有百万刀飞来,把韩荣吓得魂不附体。韩升收了此车,韩荣曰:“这是何人传你的?”韩升曰:“那年父亲朝觐之时,俺弟兄闲居无事,在府前玩耍,来了一个头陀,叫做法戒,在我府前化斋。俺弟兄就与了他一斋,他就叫我们拜他为师。我们那时见他体貌异常,就拜他为师,他说道:『异日姜尚必有兵来,我秘授你此法宝,可破周兵,可保此关。”今日正应我师之言,定然一阵成功,姜尚可擒也。”韩荣大喜。随令韩升收了此宝,又问曰:“我儿还可用人马,你此车约有多少?”韩升曰:“此车有三千辆,那怕姜尚雄师六十万耶,管教一阵杀他片甲不存。”韩荣忙点三千精锐之师,与韩升弟兄二人,在教场操演,三千万刃车。正是:

  余元相阻方才了,又是三军屠戮灾。

  话说韩升用三千人马。俱穿皂衣,披发赤足,左手执车,右手仗刀,任意诛军杀卒。操练有二七日期,军士精熟。那日韩荣父子,统精兵出关搦战。话说子牙只因破了余元,打点设计取关;只听得关内炮响,少时探马报入中军禀曰:“汜水关总兵韩荣,领兵出关,请元帅答话。”子牙忙传令,与众门人将士,统大队出营。子牙会过韩荣一次,那 知道有这场亏累,去堤防他?子牙问曰:“韩将军!你时势不知,天命不顺,何以为将?速速倒戈,免致後悔。”韩荣笑曰:“姜子牙你倚着兵强将勇,不知你等死在咫尺之间,倘敢耀武扬威,数白道黑。”子牙大怒曰:“谁与我把韩荣拿下!”旁有魏贲急摇枪冲杀过来。韩荣背後有两员小将,乃韩升、韩变二人,抢出阵来,截住了魏贲。魏贲大呼曰:“来者二将何人?”韩升曰:“吾乃韩总兵长子韩升,次子韩变是也。你等特强,欺君罔上,罪恶滔天,今日乃尔等绝命之地笑。”魏贲大怒,纵马摇枪飞来,直取韩升、韩变。两骑赴面交还,未及数合,韩升拨转马,往後就走;魏贲不知是计,往下赶来,韩升回头见魏贲赶来,把头上冠除了,把枪一摆,三千万刃车杀将出来,势如风火,如何抵当?只见万刃车卷来,风火齐至,怎见得好万刃车?赞曰:

  云迷世界,雾照乾坤;飒飒阴风沙石滚,腾腾烟焰蟒龙奔。风乘火势,黑气平吞;风乘火势,戈矛万道怯人魂。黑气平吞,目不难观前後士;魏贲中刃,几乎坠下马鞍鞒。武吉着刀,险些斩了三寸气;滑喇喇风声卷起无情石,黑暗暗刀痕剁坏将和兵。人撞人哀声惨戚,马撞马鬼哭神惊;诸将士慌忙乱走,众门人土遁而行。忙坏了先行元帅,搅乱了武王行营。那 是青天白日,恍如是黑夜黄昏;子牙今日兵遭厄,地覆天翻怎太平?

  话说子牙被万刃车一阵,只杀得尸山血海,冲过大阵来,势不可当。韩荣低头一想,计上心来,忙传令鸣金收军,韩升、韩变听得金声,收回万刃车。子牙方得收住人马,计伤士卒七八千有馀,子牙升帐,众将官俱在帐内,彼此俱言:“此一阵利害,风火齐至,势不可当,不知此是何名目?”子牙问众将曰:“一派利刃,漫空塞地而来,风火助威,势不可当,非若军士,可以力敌也。”子牙心下十分不乐,纳闷军中不表。且说韩荣父子进关,韩升曰:“今日正宜破周,擒拿姜尚,父亲为何鸣金收军?”韩荣曰:“今日是青天白日,虽有云寿风火,姜尚门人,俱是道术之士,自有准备,保护自身,如何得一般尽绝,我有一绝妙计,使他不得准备,黑夜 仗此道术,使他片甲不存,岂不更妙?”二人欠身曰:“父亲之计,神鬼莫测。”正是:

  安心要劫周营寨,只恐高人中道来。

  话说韩荣打点夜劫周营,收拾停当,只等黑夜出关不表。只见子牙在营中纳闷,想利刃风火,果是何物?来得甚恶,势如山倒,莫可遮拦,此毕竟是截教中之恶物。当日已晚,子牙因今日不曾打点,致令众将着伤,心下忧烦,不曾堤防,今夜劫寨,也是合该如此。众将因早间失利,俱去安歇。且说韩荣父子,将至初更,暗暗出关,将那三千万刃车,雄兵杀至辕门。周营虽有鹿角,其如这万刃车,有风火助威,势如骤雨,炮声响亮,冲至辕门,谁敢抵当?真是势如破竹。怎见得?正是:

  四下 大炮乱响,万刃车刀剑如梭;三军踊跃纵征鼍,马踏人身迳过,风起处遮天迷地。火来时烟飞焰 ,军呐喊天翻地覆,将用法虎下崖坡。着刀军连声叫苦,伤枪将甲甲难驮;烧着的焦头烂额,绝了命身卧沙窠。姜子牙有法难使,金木二吒也是难摹;李靖难使金塔,雷震子正保皇哥。南宫 抱头而走,武成王不顾兵戈;四贤八俊无用,马死人亡遍地拖。正是:遍地草梢含碧血,满池低陷垒行尸。

  且说韩升、韩变弟兄二人,夜劫子牙行营,喊声连天,冲进辕门。子牙在中军,忽听得劫营,急自上骑,左右门人,俱来中军护卫。只见黑云密布,风火交加,刀刃齐下,如山崩地裂之势,灯烛难支。三千火车兵,冲进辕门,如潮奔浪滚,如何抵当?况且黑夜,彼此不能相顾,只杀得血流成渠,尸骸遍野,那分别人自己,武王上了逍遥马,毛公遂、周公旦保驾前行。韩荣在阵後擂鼓,催动三军,只杀得周兵七零八落,君不能顾臣,父不能顾子。只见韩升、韩变趁势赶子牙,幸得子牙执着杏黄旗,遮护了前面。一段军士将领,一拥奔走,韩升、韩变二人,催着万刃车,往前紧赶,把子牙赶得上天无路。直杀到天明,韩升、韩变大叫曰:“今日不捉姜尚,誓不回兵”。前往越赶,吩咐三千兵卒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子牙见韩升赶至无休,看看至金鸡岭下,只见前面两杆大红旗展,子牙见是催粮官郑伦来至,其心少安。且说郑伦坐骑出山来,正迎子牙忙问曰:“元帅为何失利?”子牙曰:“後有追兵,用的是万刃车,又是风火助威,势不可当。此是左道异术,你仔细且避其锐。”郑伦把坐下金睛兽一磕,往前迎来,只见韩升弟兄,在前紧赶,三千兵随後,少离半射之地。郑伦与韩升、韩变顶头撞着,郑伦大喝曰:“好匹夫!怎敢追我元帅?”韩升曰:“你来也替不得他!”把枪摇动来刺。郑伦手中杵赴面交还,郑伦知他万刃车利害,只见後面一片风火,兵刃拥来,郑伦知其所以,只一合,忙运功鼻子内两道白光,一声响,对着韩升弟兄,哼了一声。韩升、韩变弟兄二人,坐不住鞍鞒,翻下马来,被乌鸦兵生擒活捉,上了绳索,弟兄二人,方睁开眼时,见已被擒捉,呀的一声叹曰:“天亡我也。”後面三千兵,架车前进,见主将被擒,其法已解,风火兵刃,化为乌有。众兵撒回身,就跑奔回来,正遇韩荣,任意赶杀周兵。见了三千兵奔回,风火兵刃全无,不见二子回来,忙问曰:“二位小将军安在?”众兵曰:“二位将军赶姜子牙,至一山边,只有一将出来,与二位将军交战,未及一合,不知怎麽跌下马来,被他捉去,我等在後,不一时风火兵刃全无,止有此车而已,只得败回,幸遇老将军,望乞定夺。”韩荣听得二子被擒,心中惶惶,不敢恋战,只得收兵进关不表。且说郑伦擒了二将,来见子牙。子牙大喜,押在粮车後同子牙回军。於路遇着武王、毛公遂等,众门人诸将齐集。大抵是夤夜交兵,便是有道术的,也只顾得自己,故此大折一阵。子牙问安,武王曰:“孤几乎吓杀,幸得毛公遂保孤,方得免难。”子牙曰:“皆是尚之罪也。”彼此安慰,治酒压惊,一宿不表。次日,整顿虽师,便至汜水关下扎营,放炮呐喊,声振天地,韩荣听得炮声,才着人探听,来报曰:“启总兵!周兵复至开下安营。”韩荣大惊:“周兵复至,吾子休矣。”亲自上城,差官打听。且说子牙升帐坐下,众将三谒毕,子牙传令,摆五方队伍,吾亲自取关,众将官切齿深恨韩升、韩变,子牙至关下叫曰:“请韩总兵答话。”韩荣在城楼上大叫曰:“姜子牙!你是败军之将,焉敢复来至此?”子牙大笑曰:“吾虽误中你的奸计,此关我毕竟要取你的。你知那得胜将军,今已被吾擒下。”命两边左右:“押过韩升、韩变来。”左右将二人押过来,在马头前,韩荣见二子篷颈跣足,绳博二臂,押在军前。不觉心痛,忙大叫曰:“姜元帅!二子无知,冒犯虎威,罪在不赦,望元帅大开慈隐,怜而赦之,吾愿献汜水关以报大德。”韩升大呼曰:“父亲不可献关,你乃纣王之股肱,食君之重禄,岂可惜子之命而失臣节也?只宜谨守关隘,俟天子救兵到日,协力同心,共擒姜尚匹夫,那时碎尸万段,为子报仇,未为晚也,我二人万死无恨。”子牙听得大怒,令左右:“斩之。”只见南宫 得令,手起刀落,连斩二将於关下。韩荣见子受刑,心如刀割,大叫一声,往城下自坠而死。可 父子三个,捐躯尽节,千古罕及。後人有诗赞之:

  “汜水滔滔日夜流,韩荣志与国同休;父存臣节孤猿泣,子尽忠贞老鹤愁。一死依稀酬社稷,三魂缥缈傲王侯;如今屈指应无愧,笑杀当年儿女俦。”

  话说韩荣坠城而死,城中百姓,开关迎接。子牙人马进汜水关,父老焚香,迎接武王进帅府;众将官欢喜,查点府库钱粮停妥,出榜安民。武王命厚葬韩荣父子,子牙传令,治酒款待有功人员;在关上住了三四日。且说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在碧游床静坐,忽金霞童儿来报:“有白鹤童子至此。”太乙真人出洞,见白鹤童子手执玉札降临,言曰:“请师叔下山,同会『诛仙阵。』”太乙真人望昆仑谢恩毕,白鹤童子回玉虚不表。且说太乙真人,吩咐叫哪吒来,慌忙来至,见师父行礼毕,真人曰:“你如今养的伤痕全愈,你可先下山,我随後就来,共破诛仙阵也。”哪吒领师命,方欲下山,真人曰:“你且站住,当日玉虚宫掌教天尊,也曾赠子牙三杯酒,你今下山,我也赠你三杯如何?”哪吒感谢,真人命金霞童儿,斟酒过来赠哪吒。头杯酒哪吒谢过,一饮而尽,真人袖内取一枚枣儿,递与哪吒过酒。哪吒连饮三杯,吃了三枚火枣,真人送哪吒出洞府;看哪吒上了风火轮,真人方进洞去。哪吒提火尖枪,方欲借土遁前行,只见左边一声响,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大惊曰:“怎的了!”还不曾说的完,右边也长出一只臂膊来,哪吒吓得目睁口呆,只听得左右齐声响,长出六只手来,共是八条臂膊;又长出三个头来。哪吒着慌,无可奈何,自思:“且回去问我师父来。”只得登回风火轮,方至洞门,只见太乙真人也至门首,拍掌大笑曰:“奇哉!奇哉!”有诗为证:

  “琼浆三盏透三关,火枣频添壮士颜;八臂已成神妙术,三头莫着等闲看。须臾变化超凡圣,倾刻风雷任往还;不是西岐多异士,只因天意恶奸谗。”

  话说哪吒回来见太乙真人曰:“弟子长出这些手,丫丫叉叉,怎好用兵?”真人曰:“子牙营行,有许多奇异之士,有双翼者,有变化者:有地行者,有奇珍者,有异宝者,今着你现三头八臂,不负我金光洞 所传。此法进五关,也见周朝人物稀奇,个个俊杰,这法隐隐现现,但凭你自己心意。”哪吒感谢师尊恩德,太乙真人传哪吒隐现之法。哪吒大喜,一手执乾坤圈,一手执混天绫,两只手擎两根火尖枪,一手执金砖,还空三手;真人又将九龙神火罩,又取阴阳剑,共成八件兵器。哪吒拜辞了师父下山,迳往汜水关来。正是:

  余化刀伤归洞府,今朝变化更神通。

  且说姜元帅在汜水关,计点军将,收拾界牌开,忽然想起师尊偈来:“界牌关下遇诛仙。”此事不知有何吉凶,且不可妄动。又思若不进兵,恐误了日期,正在殿上忧虑,忽报:“黄龙真人来至。”子牙迎接至中堂,打稽首分宾主坐下,黄龙真人曰:“前边就是诛仙阵,非可草率前进。子牙你可吩咐门人,搭起芦篷席殿,迎接各处真人异士,伺候掌教师尊,方可前进。”子牙听毕,忙令南宫 、武吉盖芦篷去了。且说哪吒现了三头八臂,登风火轮,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丫丫叉叉,七八只手,走进关来。军士不知是哪吒现此化身,着忙飞报子牙:“禀元帅!外面有一个三头八臂的将官,要进关来,请令定夺。”子牙令李靖去探来,李靖出府,果见三头八臂的人,甚是凶恶。李靖问曰:“来者何人?”哪吒见是李靖忙叫:“父亲!孩儿是三太子哪吒。”李靖大惊问曰:“你如何得此大术?”哪吒把火枣之事,说了一遍。李靖进殿,回子牙备言前,南宫 来回报曰:“禀元帅,芦篷俱已完备。”黄龙真人曰:“如此只是洞府门人去”以下事,子牙大喜,传进来。哪吒进殿,拜见元帅,众将观之,无有不悦,俱来称贺不表。且说次日,南宫 来回报曰:“禀元帅!芦篷俱已完备。”黄龙真人曰:“如此只是洞府门人去得,以下将官,一概去不得。”子牙传下令来:“诸位将官,保武王紧守关隘,不得擅离。我同黄龙真人与诸门人弟子前去芦篷伺候,掌教师尊,与列位仙长,会诛仙阵,如有妄动者,是按军法。”众将领命去讫。子牙进後殿来见武王曰:“臣先去取关,大王且同众将,住於此处,俟取了界牌关,差官来接圣驾。”武王曰:“相父前途保重。”子牙感谢毕。复至前殿,与黄龙真人同众门弟子,离了汜水关,行有四十里,来至芦篷;只见燃灯结彩,叠锦铺毹,黄龙真人同子牙上了芦篷坐下;少时间只见广成子来至,赤精子随至。次日,惧留孙、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来至;随後有云中子、太乙真人来至,稽首坐下。陆压曰:“如今诛仙阵一会,只有万仙阵再会一次。”清虚道德真君、道行天尊、灵宝大法师,俱陆续来至。子牙一一上下迎接,俱到芦篷坐下,少时又是陆压道人曰:“以後吾等劫运已满,自此归山,再图精进,以正道果。”众道人曰:“师兄之言,正是如此。”众皆默坐,专候掌教师尊。不一时,只听得空中有环佩之声,众仙知道是燃灯道人来了。众道人起身,降阶迎上篷来,行礼坐下,燃灯道人曰:“诛仙阵只在前面,诸友可曾见麽?”道众曰:“前面不见甚麽光景?”燃灯曰:“那一派红气罩住的便是。”众道友俱起身,定睛观看不表。且说多宝道人,已知阐教门人来了,用手发一声掌心雷,把红气展开,现出阵来。芦篷上众仙正看,只见红气闪开,阵图已现,好利害,杀气腾腾,阴云惨惨,怪雾盘旋,冷风习习,或隐或现,或升或降,上下反覆不定。内中有黄龙真人曰:“吾等今犯杀戒,该惹红尘,既遇此阵,也当得一会。”燃灯曰:“自古圣人云:

  “只观善地千千次,莫看人间杀伐临。』”

  内中十二代弟子倒有八九位要去,燃灯道人阻不住,齐起身下了芦篷,诸门人也随着来看此阵。行至阵前,果然是惊心骇目,怪气冷人;众仙俱不肯就回,只管贪看。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司空表聖文集十卷 平番奏議四卷 繹史一百六十卷 宏文堂唐詩合解古詩四卷唐詩十二卷 史餘二十卷 胎產護生篇一卷 元秘史山川地名考十二卷 大方便佛報恩經七卷 行有恒堂初集二卷 十六囯春秋一百卷 京口山水志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百名家詞鈔二十卷 嶺南三大家詩選二十四卷 忠雅堂評選四六法海八卷 施愚山全集四種八十六卷附隨村先生遺集六卷年譜四卷 [康熙]江夏縣志四卷 華巖備志二卷 支那史要六卷 荀子考異一卷 華延年室題跋二卷殘明大統歷一卷殘明宰輔表一卷 經餘必讀八卷續編八卷 易說六卷 七十家賦鈔六卷 虎鈐經二十卷 [江蘇武進]謝氏源流 白香山詩長慶集二十卷後集十七卷别集一卷補遺二卷 韋蘇州集十卷拾遺一卷 說文解字注十五卷附六書音韻表五卷 欽定康濟錄四卷 繹史一百六十卷 壯悔堂文集十卷遺稿一卷 桯史十五卷附錄一卷 天仙寶卷 車書樓選註當代名公四六天花八卷 春秋列傳五卷 孝慈備覽四卷 試帖精萃二卷 有正味齋全集 東萊先生左氏博議二十五卷增補虛字音釋六卷 [萬曆]西湖遊覽志二十四卷志餘二十六卷 冰梅詞 茶錄二卷 周禮六卷 元遺山先生全集 光緒二十四年中外大事彚記十二卷首四卷末一卷 眠琴閣詩鈔七卷 史通評釋二十卷 疏影樓詞四種附一種 美國獨立戰史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陝西三原]三原焦吳里梁氏家乘不分卷 稼軒詞一卷 請復淮水故道圖說 中醫研究法 坡門酬唱二十三卷 古本難經闡注二卷 弟子箴言十六卷 太湖備考十六卷首一卷附湖程紀略 聽松濤齋詩鈔一卷 詩經精華十卷 松罔小史_福順覺奴氏昌福公司成都.djvu 秘室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千金諾_高太癡中華書局.djvu 千金諾_高太癡中華書局上海.djvu 春夢_貢少芹中華書局上海.djvu 奇童縱囚記_何海鳴中華書局上海.djvu 春水沈冤記_胡寄麈中華書局上海.djvu 弱女飄零記_胡寄麈廣益書局.djvu 靈鶼夢_蔣景緘中華書局上海.djvu 湖海飄零記_蔣景緘中華書局上海.djvu 快活之旅行_蔣景緘中華書局上海.djvu 鏡中人語_劫遠生中華書局上海.djvu 雙鵑血_李涵秋國學書室上海.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上編卷三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清朝全史演義_李伯通民強書局.djvu 芸花影_毗陵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千金骨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千金骨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冤海靈光_閩候林紓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酒眼燈唇錄_劉雲若生活出版社.djvu 毒手_陸澹庵新民圖書館上海.djvu 紅葉緣_落魄京華一少年國光書局上海.djvu 亡國影_莊病骸,倪軼池國華書店上海.djvu 朹晉_潘公昭圖書供應社.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民國艷史演義_陶寒翠時還書局.djvu 鏡中人_海虞天憤印刷者.djvu 梅花落上_時報館有正書局上海.djvu 梅花落_時報館有正書局印刷所上海.djvu 情網_有正書局活版部.djvu 情網下_有正書局活版部.djvu 二青年_天笑生商務印書館.djvu 二青年_天笑生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女學生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脂餘粉勝_煙水閣主人,王無為中華書局上海.djvu 恨海_吳研人大方書局上海.djvu 斗富奇談_無愁文明書局上海.djvu 雙俠緣_夏躍兒文明書局上海.djvu 元宮十四朝演義_許慕義新華書局上海.djvu 元宮十四朝演義_許慕義新華書局上海.djvu 細君塔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五代史演義_許慕義廣益書局上海.djvu 家庭恩怨記_許天隨新劇小說社.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一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二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三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清宮十三朝演義_許嘯天新華書局上海.djvu 桃源夢.djvu 桃源夢_燕齊倦遊客民權出版部.djvu 民國春秋_楊麈因中南書局上海.djvu 民國春秋_楊麈因中南書局上海.djvu 民國春秋_楊麈因中南書局上海.djvu 民國春秋_楊麈因中南書局上海x1_119.djvu 小說之霸王_姚明哀靜香書屋上海.djvu 小說之霸王_姚民哀靜香書屋上海.djvu 吉戌寒茄記_葉小風上海小說叢報社上海.djvu 林黛玉筆記_喻血輪廣文書局上海.djvu 林黛玉筆記_綺情樓主喻血輪廣文書局上海x1_047.djvu 悲紅悼翠錄_喻血輪進步書局上海.djvu 一文錢_思補老人謝文益印刷所上海.djvu 醒游地獄記_指嚴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紅顏知己_周瘦鵑中華書局上海.djvu 江湖怪異傳_平江不肖生世界書局上海.djvu 紅玉秘記_粹芬樓主人世界書局上海.djvu 鴛鴦夢_貢少芹上海文明書局.djvu 鴛鴦夢_貢少芹上海文明書局x1_080.djvu 養媳婦慘史_中外書局大陸圖書公司上海.djvu 玩童日記_滑稽小說上海滑稽編輯社.djvu 牛皮大王日記_滑稽小說上海滑稽編輯社.djvu 守財奴日記_滑稽編輯社大陸圖書公司上海.djvu 紅鬍子_姜俠魂時還書局x3_65_149_224.djvu 玉環外史_蔣景緘文明書局上海.djvu 費娥劍_蔣景緘文明書局上海.djvu 黃金舌_蔣景緘進步書局上海.djvu 新上海現形記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新上海現形記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戰地鶯花錄_李涵秋新民圖書館上海x1_070.djvu 戰地鶯花錄下集_李涵秋.djvu 近十年目睹之怪現狀_李涵秋世界書局上海.djvu 近十年目睹之怪現狀_李涵秋世界書局上海.djvu 近十年目睹之怪現狀卷五_李涵秋世界書局上海x1_061.djvu 近十年目睹之怪現狀_李涵秋世界書局上海.djvu 好青年第一集_李函秋.djvu 好青年_李涵秋.djvu 好青年_李涵秋.djvu 青年好第五集_李涵秋.djvu 好青年_江都李涵秋國華書局.djvu 紅粉劫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紅顏薄命記_李定夷國華新記書局上海.djvu 春閏入夢_李定夷上海國華書局.djvu 芸花影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並頭蓮x1_59.djvu 孝女復仇記_李笑吾中外書局.djvu 魅鏡_李涵秩.djvu 魅鏡_李涵秩.djvu 魅鏡_李涵秋.djvu 海上銷金窟第一集_蘧廬交通圖書館.djvu 海上銷金窟第二集_蘧廬交通圖書館.djvu 海上銷金窟第二集_蘧廬交通圖書館x1_129.djvu 海上銷金窟_蘧盧文通書局.djvu 海上銷金窟_蘧盧文通書局x2_20_107.djvu 上海銷金窟_蘧廬交通圖書館.djvu 海上銷金窟_蘧盧交通圖書館x1_068.djvu 海上銷金窟_蘧廬交通圖書館.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