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五十七回 冀州侯苏护伐西岐

第五十七回 冀州侯苏护伐西岐

  诗曰:

  苏侯有意欲归周,纣主江山似浪浮。

  红日已随山后卸,落花空逐水东流。

  人情久欲投明圣,世局翻为急浪舟。

  贵戚亲臣皆已散,独夫犹自卧红楼。

  话说天使离了朝歌,前往冀州,一路无词,翌日来到冀州馆驿安下。次日,报至苏侯府内。苏侯即至馆驿接旨。焚香拜毕,展诏开读,诏曰:

  "朕闻征讨之命,皆出于天子;阃外之寄,实出于元戎。建立功勋,威镇海内,皆臣子分内事也。兹西岐姬发肆行不道,抗拒王师,情殊可恨。特敕尔冀州侯苏护,总督六师,前往征伐;必擒获渠魁,殄灭祸乱。俟旋师奏捷,朕不惜茅土以待有功。尔其勖哉!特诏。"

  话说苏侯开读旨意毕,心中大喜;管待天使,赍送程费,打发天使起程。苏侯暗谢天地曰:"今日吾方得洗一身之冤,以谢天下。"忙令后?治酒,与子全忠、夫人杨氏共饮,曰:"我不幸生女妲己,进上朝歌。谁想这贱人尽违父母之训,无端作孽,迷惑纣王,无所不为;使天下诸侯衔恨于我。今武王仁德播于天下,三分有二尽归于西周。不意昏君反命吾征伐。吾得遂生平之愿。我明日意欲将满门良眷带在行营,至西岐归降周王,共享太平;然后会合诸侯,共伐无道,使我苏护不得遗笑于诸侯,受饥于后世,亦不失丈夫之所为耳。"夫人大喜:"将军之言甚善;正是我母子之心。"且说次日殿上鼓响,众将军参见。苏护曰:"天子敕下,命吾西征。众将整备起行。"众将得令,整点十万人马,即日祭宝纛旗,收拾起兵;同先行官赵丙、孙子羽、陈光、五军救应使郑伦,即日离了冀州,军威甚是雄伟。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杀气征云起,金锣鼓又鸣。幡幢遮瑞日,剑戟鬼神惊。平空生雾彩,遍地长愁云。闪翻银叶甲,拨转皁雕弓。人似离山虎,马如出水龙。头盔生灿烂,铠甲砌龙鳞。离了冀州界,西土去安营。

  苏侯行兵,非止一日。有探马报入中军:"前是西岐城下。"苏侯传令:"安营结寨。"升帐坐下。众将参谒,立起帅旗。

  且说子牙在相府,收四万诸侯本,请武王伐纣。忽报马入府:"启老爷:冀州侯苏护来代西岐。"子牙问黄飞虎曰:"久闻此人善能用兵,黄将军必知其人,请言其概。"黄飞虎曰:"苏护秉性刚直,不似谄媚无骨之夫;名为国戚,与纣王有隙,一向要归周,时常有书至末将处。此人若来,必定归周,再无疑惑。"子牙闻言大悦。且说苏侯三日未来请战。黄飞虎上殿见子牙,曰:"苏侯按兵不动,待末将探他一阵,便知端的。"子牙许之。飞虎领令,上了五色神牛,出得城来,一声砲响,立于辕门,大呼曰:"请苏侯答话!"探马报入中军。苏侯令先行官见阵。赵丙领令,上马提方天戟,径出辕门;认的是武成王黄飞虎。赵丙曰:"黄飞虎,你身为国戚,不思报本,无故造反,致起祸端,使生民涂炭,屡年征讨不息。今奉旨特来擒你;尚不下马受缚,犹自支吾!"摇戟刺来。黄飞虎将枪架住,对赵丙曰:"你好好回去,请你主将出来答话,吾自有道理。你何必自逞其强也!"赵丙大怒:"既奉命来擒你报功,岂得犹以语言支吾!"又一戟刺将来。黄飞虎大怒:"好大胆匹夫!焉敢连刺吾两戟!"催开神牛,手中枪赴面交还。牛马相交,枪戟并举。怎见得:

  二将阵前势无比,拨开牛马定生死。这一个钢枪摇动鬼神愁;那一个画戟展开分彼此。一来一往势无休,你生我活谁能已。从来恶战不寻常,搅海翻江无底止。

  话说黄飞虎大战赵丙,二十回合,被飞虎生擒活捉,拿解相府,来见子牙。报入府中。子牙令飞虎进见:"将军出阵,胜负若何?"飞虎曰:"生擒赵丙,听令定夺。"子牙命:"推来。"士卒将赵丙拥至殿前,赵丙立而不跪。子牙曰:"既已被擒,尚何得抗礼?"赵丙曰:"奉命征讨,指望成功;不幸被擒,唯死而已,何必多言!"子牙传令:"暂且囚于禁中。"

  且说苏侯闻报,赵丙被擒,低首不语。只见郑伦在傍曰:"君侯在上:黄飞虎自恃强暴,待明日拿来,解往朝歌,免致生灵涂炭。"次日,郑伦上了火眼金睛兽,提了降魔杵,往城下请战。左右报入相府。子牙令:"黄将军出阵走一遭。"飞虎领令出城,见一员战将,面如紫枣,十分枭恶;骑着火眼金眼兽。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道术精奇别样妆,降魔宝杵世无双。

  忠肝义胆堪称诵,无奈昏君酒色荒。

  话说飞虎大呼曰:"来者何人?"郑伦曰:"吾乃苏侯麾下郑伦是也。黄飞虎,你这叛贼!为你屡年征伐,百姓遭殃。今天兵到日,尚不免戈伏诛,意欲何为?"飞虎曰:"郑伦,你且回去;请你主将出来,吾自有说话。你若是不知机变,如赵丙自投陷身之祸!"郑伦大怒,抡杵就打。黄飞虎手中枪急架相还。二兽相交,枪杵并举,两家大战三十回合。郑伦把杵一摆,他有三千乌鸦兵走动,行如长蛇之势。郑伦窍中两道白光往鼻子里出来。"?宫"的一声响,黄将军正是:

  见白光三魂即散,听声响撞下鞍鞒。

  乌鸦兵用挠钩搭住,一踊上前,拿翻,剥了衣甲,绳缠索绑。飞虎上了绳子,二目方睁。飞虎点首曰:"今日之擒,如同做梦一般,真是心中不服!"郑伦掌得胜鼓回营,来见苏侯,入帐报功:"今日生擒反叛黄飞虎至辕门,请令发落。"苏侯令:"推开。"小校将飞虎推至帐前。飞虎曰:"今被邪术受擒,愿请一死,以报国恩。"苏侯曰:"本当斩首,且监候,留解朝歌,请天子定罪。"左右将黄飞虎送下后营。

  且说报马报入相府,言黄飞虎被擒。子牙大惊曰:"如何擒去?"掠阵官启曰:"苏侯麾下有一郑伦,与武成王正战之间,只见他鼻子里放出一道白光,黄将军便坠骑被他拿去。"子牙心下十分不乐:"又是左道之术!"只见黄天化在傍,听见父亲被擒,恨不得平吞了郑伦。当日晚间不题。次日,天化上帐,请令出阵,以探父亲消息。子牙许之。天化领令,上了玉麒麟,出城请战。探马报入营中:"有将请战。"苏侯曰:"谁去见阵走一遭?"郑伦答曰:"愿往。"上了金睛兽,砲声响处,来至阵前。黄天化曰:"尔乃是郑伦?擒武成王者是你?不要走,吃吾一锤!"一似流星闪灼光辉,呼呼风响。郑伦忙将杵劈面相还。二将交兵,未及十合。郑伦见天化腰束着丝绦,是个道家之士,"若不先下手,恐反遭其害。"把杵望空中一摆,乌鸦兵齐至,如长蛇一般。郑伦鼻窍中一道白光吐出,如钟鸣一样。天化看见白光出窍,耳听其声,坐不住玉麟麟,翻身落骑。乌鸦兵依旧把天化绑缚起来。急自睁开眼,不知其身已受绑缚。郑伦又擒黄天化进营来见。郑伦曰:"末将擒黄天化已至辕门等令。"苏侯令:"推至中军。"见天化眼光暴露,威风凛凛,一表非俗,立而不跪。苏侯也命监在后营。黄天化入后营,看见父亲监禁在此,大呼曰:"爹爹!我父子遭妖术成擒,心中甚是不服!"飞虎曰:"虽是如此,当思报国。"按下黄家父子,且说探马报入相府:"黄飞化又被擒去。"子牙大惊:"黄将军说苏侯有意归周,不料擒他父子!"子牙心中纳闷。且说郑伦捉了二将,军威甚盛。次日又来请战。探马报入相府。子牙急令:"何人走遭?"言未毕,土行孙答曰:"弟子归周,寸功未立,愿去走一遭,探其虚实,何如?"子牙许之。土行孙方领令出府;傍有邓婵玉上前告曰:"末将父子蒙恩,当得掠阵。"子牙并许之。郑伦听得城内砲响,见两扇门开,旗幡磨动,见一女将飞来。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此女生来锦织成,腰肢一搦体轻盈。

  西岐山下归明主,留得芳名照汗青。

  话说郑伦见城内女将飞马而来,不曾看见土行孙出来。土行孙生得矮小,郑伦只看了前面,未曾照看面前。土行孙大呼曰:"那匹夫!你看那里?"郑伦往下一看,见是个矮子。郑伦笑曰:"你那矮子,来此做甚么?"土行孙曰:"吾奉姜丞相将令,特来擒尔!"郑伦复大笑曰:"看你这厮,形似婴孩,乳毛未退;敢出大言,自来送死!"土行孙听见骂他甚是卑微,大叫:"好匹夫!焉敢辱我!"使开铁棍,一滚而来,就打金睛兽的蹄子。郑伦急用杵来迎架,只是捞不着。大抵郑伦坐的高,土行孙身子矮小,故此往下打费力。几个回合,把郑伦挣了一身汗,反不好用力,心里焦躁起来,把杵一愰,那乌鸦兵飞走而来。土行孙不知那里帐,郑伦把鼻子里白光喷出,"?宫"然有声。土行孙眼看耳听,魂魄尽散,一交跌在地上。乌鸦兵把土行孙拿下,绑将起来。土行孙睁开眼,见浑身上了绳子,道声:"噫!到有趣!"土行孙绑着,看着邓婵玉走马大呼曰:"匹夫不必逞凶擒将!"把刀飞来直取。郑伦手中杵劈面打来。婵玉未及数合,拨马就走。郑伦不趕。佳人挂下刀,取五光石,侧坐鞍鞒,回手一石。正是:

  从来暗器最伤人,自古妇人为更毒。

  郑伦"哎呀!"的一声,面上着伤,败回营中来见苏侯。苏侯曰:"郑伦,你失机了?"郑伦答曰:"拿了一个矮子,才待回营;不意有一员女将来战,未及数合,回马就走,末将不曾趕他,他便回手一石,急自躲时,面上已着了伤。如今那个矮子拿在辕门听令。"苏侯传令:"推将进来。"众将卒将土行孙簇拥推至帐下。苏侯曰:"这样将官,拿他何用!推出去斩了!"土行孙曰:"且不要斩,我回去说个信来。"苏侯笑曰:"这是个呆子!推出斩了!"土行孙曰:"你不肯,我就跑了。"众人大笑。正是:

  仙家秘授真奇妙,迎风一愰影无踪。

  众人一见大惊,忙至帐前来,禀启元帅:"方才将矮子推出辕门,他把身子一扭就不见了。"苏侯叹曰:"西岐异人甚多,无怪屡次征伐,俱是片甲不回,无能取胜。"差叹不已。郑伦在榜只是切齿;自己用丹药敷贴,欲报一石之恨。次日,郑伦又来请战,坐名要女将。邓婵玉就要出马。子牙曰:"不可。他此来必有深意。"哪吒应曰:"弟子愿往。"子牙许之。哪吒上了风火轮,出城大呼曰:"来者可是郑伦?"郑伦答曰:"然也。"哪吒不答话,登轮就杀。郑伦急用杵相还。轮兽交兵。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哪吒怒发气吞牛;郑伦恶性展双眸。火尖枪摆喷云雾;宝杵施开转捷稠。这一个倾心辅佐周王驾;那一个有意能分纣主忧。二将大战西岐地,海沸江翻神鬼愁。

  话说郑伦大战哪吒,恐哪吒先下手,把杵一摆,乌雅兵如长蛇阵一般,都拿着挠钩套索前来等着。哪吒看见,心下着忙。只见郑伦对着哪吒一声"哼!"哪吒无魂魄,怎能跌得下轮来。郑伦见用此术不能响应,大惊曰:"吾师秘授,随时响应,今日如何不验?"又将白光吐出鼻子窍中。哪吒见头一次不验,第二次就不理他。郑伦着忙,连哼第三次。哪吒笑曰:"你这匹夫害的是甚么病?只管哼!"郑伦大怒,把杵劈头乱打。又战三十回合,哪吒把乾坤圈祭在空中,一圈打将下来。郑伦难逃此厄,正中其背;只打得筋断骨折,几乎坠骑,败回行营。哪吒得胜,回来见子牙,将"郑伦……如此如彼被乾坤圈打伤,败回去……"说了一遍。了牙大喜,上了哪吒功。不表。

  且说苏侯在中军,闻郑伦失机来见;苏侯见郑伦着伤,站立不住,其实难当。苏侯借此要说郑伦,乃慰之曰:"郑伦,观此天命有在,何必强为!前闻天下诸侯归周,俱欲共伐无道,只闻太师屡欲扭转天心,故此俱遭屠戮,实生民之难。我今奉敕征讨,你得功莫非暂时侥幸耳。吾见你着此重伤,心下甚是不忍。我与你名为主副之将,实有手足之情。今见天下纷纷,刀兵未息,此乃国家不祥,人心、天命可知。昔尧帝之子丹硃不肖,尧崩,天下不归丹硃而归于舜。舜之子商均亦不肖,舜崩,天下不归商均而归于禹。方今世乱如麻,真假可见,从来天运循环,无往不复。今主上失德,暴虐乱常,天下分崩,黯然气象,莫非天意也。我观你遭此重伤,是上天警醒你我耳。我思:'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不若归周,共享安康,以伐无道。此正天心人意,不卜可知。你意下如何""郑伦闻言,正色大呼曰:"君侯此言差矣!天下诸侯归周,君侯不比诸侯,乃是国戚;国亡与亡,国存与存。今君侯受纣王莫大之恩,娘娘享宫闱之宠,今一旦负国,为之不义。今国事艰难,不思报效,而欲归反叛,为之不仁。郑伦切为君侯不取也!若为国捐生,舍身报主,不惜血肉之躯以死自誓,乃郑伦忠君之愿,其他非所知也。"苏护曰:"将军之言虽是,古云:'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古人有行之不损令名者,伊尹是也。黄飞虎官居王位,今主上失德,有乖天意,人心思乱,故舍纣而归周。邓九公见武王、子牙以德行仁,知其必昌,纣王无道,知其必亡,亦舍纣而从周。所以人要见机,顺时行事,不失为智。你不可执迷,恐后悔无及。"郑伦曰:"君侯既有归周之心,我决然不顺从于反贼。待我早间死后,君侯早上归周;我午后死,君侯午后归周。我忠心不改,此颈可断,心不可氵于!"转身回帐,调养伤痕。不题。

  且说苏侯退帐,沉思良久,命苏全忠后帐治酒。一鼓时分,命全忠往后营,把黄飞虎父子放了,请到帐前。苏护下拜请罪,言曰:"末将有意归周久矣。"黄飞虎忙答拜曰:"今蒙盛德,感赐再生。前闻君侯意欲归周,使我心怀渴望,喜如雀跃,故末将才至营前,欲会君侯,问其虚实耳。不期被郑伦所擒,有辱君命。今蒙开其生路,有何分付,愚父子惟命是从。"苏护曰:"不才久欲归周,不能得便。今奉敕西征,实欲乘机归顺。怎奈偏将郑伦坚执不允。我将言语开说上古顺逆有归之语,他只是不从。今特设此酒,请大王、公子少叙心曲,以赎不才冒渎之罪。"飞虎曰:"君侯既肯归顺,宜当速行。虽然郑伦执拗,只可用计除之。大丈夫先立功业,共扶明主,垂名竹帛,岂得区区效匹夫匹妇这小忠小谅哉!"酒至三更,苏护起身言曰:"大王、贤公子,出后粮门,回见姜丞相,把不才心事呈与丞相,以知吾之心腹也。"遂送黄飞虎父子回城。飞虎至城下叫门,城上听得是武成王,不敢夤夜开门,来报子牙。子牙听得是三更天气,报:"黄飞虎回来。"忙传令:"开城门。"少时,飞虎至相府,来见子牙。子牙曰:"黄将军被奸恶所获,为何夤夜而归?"黄飞虎把苏护心欲归周所以,一一说了一遍,"……只是郑伦把持,不得遂其初心。再等一两日,他自有处治。"不表飞虎回城,且说苏侯父子不得归周,作何商议。苏全忠曰:"不若乘郑伦身着重伤,修书一封,打入城中,知会子牙前来劫营,将郑伦生擒进城,看他归顺不归顺,任姜丞相处治。孩兒与爹爹早得归周,恐后致生疑惑。"苏护曰:"此计虽好,只是郑伦也是个好人,必须周全得他方好。"全忠曰:"只是不好伤他性命便了。"苏护大喜:"明日准行。"父子计较停当,来日行事。有诗为证,诗曰:

  苏护有意欲归周,怎奈门官不肯投。

  只是子牙该有厄,西岐传染病无休。

  话说郑伦被哪吒打伤肩背,虽有丹药,只是不好;一夜声唤,睡卧不宁,又思:"主将心意归周,恨不能即报国恩,以遂其忠悃。其如凡事不能就绪,如之奈何!"且说苏护次日升帐,打点行计,忽听得把辕门宫旗报入中军:"有一道人,三只眼,穿大红袍,要见老爷。"苏护不是道家出身,不知道门尊大,便叫:"今来。"左右出辕门,报与道人。道人听得叫"令来",不曾说个"请"字,心下郁郁不乐;欲待不讲营去,恐辜负了申公豹之命。道人自思:"且进营去,看他何如。"只得忍气吞声进营,来至中军。苏侯见道人来,不知何事。道人见苏侯曰:"贫道稽首了!"苏侯亦还礼毕,问曰:"道者今到此间,有何见谕?"道者曰:"贫道特来相助老将军,共破西岐,擒反贼,以解天子。"苏侯曰:"道者住居那里?从何处而来?"道人答曰:"吾从海岛而来。有诗为证,诗曰:

  弱水行来不用船,周游天下妙无端。

  阳神出窍人难见,水虎牵来事更玄。

  九龙岛内经修炼,截教门中我最先。

  若问衲子名何姓?吕岳声名四海传。"

  话说道人作罢诗,对苏护曰:"衲子乃九龙岛声名山炼气士是也,姓吕,名岳;乃申公豹请我来助老将军。将军何必见疑乎?"苏侯欠身请坐。吕道人也不谦让,就上坐了。只听得郑伦声唤曰:"痛杀吾也!"吕道人问:"是何人叫苦?"苏侯暗想:"把郑伦扶出来,諕他一諕。"苏侯答曰:"是五军大将郑伦,被西岐将官打伤了,故此叫苦。"吕道人曰:"且扶他出来,待吾看看何如?"左右把郑伦扶将出来。吕道人一看,笑曰:"此是乾坤圈打的,不妨,待吾救你。"豹皮囊中取出一个葫芦,倒出一粒丹药,用水研开,敷于上面,如甘露泌心一般,即时全愈。郑伦今得重伤全愈,正是:

  猛虎又生双胁翅,蛟龙依旧海中来。

  郑伦伤痕全愈,遂拜吕岳为师。吕道人曰:"你既拜吾为师,助你成功便了。"帐中静坐,不语三日。苏侯叹曰:"正要行计,又被道人所阻,深为可恨!"且说郑伦见吕岳不出去见阵,上帐启曰:"老师既为成汤,弟子听候老师法旨,可见阵会会姜子牙。"吕岳曰:"吾有四位门人未曾来至,但他们一来,管取你克了西岐,助你成功。"又过数日,来了四位道人,至辕门,问左右曰:"里边可有一吕道长么?烦为通报:有四门人来见。"军政官报入中军:"启老爷:有四位道人要见老爷"吕岳曰:"是吾门人来也。"着郑伦出辕门来请。郑伦至辕门,见四道者脸分青、黄、赤、黑,或挽抓髻,或戴道巾,或似陀头,穿青、红、黄、皁,身俱长一丈六七尺,行如虎狼,眼露睛光,甚是凶恶。郑伦欠背躬身曰:"老师有请。"四位道人也不谦让,迳至帐前,见吕道人行礼毕,口称:"老师。"两边站立。吕岳问曰:"为何来迟?"内有一穿青者答曰:"因攻伐之物未曾制完,故此来迟。"吕岳谓四门人曰:"这郑伦乃新拜吾为师的,亦是你等兄弟。"郑伦从新又与四人见礼毕。郑伦欠身请问曰:"四位师兄高姓大名?"品岳用手指着一位曰:"此位姓周,名信:此位姓李,名奇;此位姓硃,名天麟;此位姓杨,名文辉。"郑伦也通了名姓,遂治酒管待,饮至二鼓方散。次日,苏侯升帐,又见来了四位道者,心下十分不悦,懊恼在心。吕岳曰:"今日你四人谁往西岐走一遭?"内有一道者曰:"弟子愿往。"吕岳许之。那道人抖搜精神,自恃胸中道术,出营步行,来会西岐。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周易象義六卷讀易雜記四卷 九正易因 易原八卷 易學十二卷 易意參疑首編二卷外編十卷 生生篇七卷 易筌六卷 易象管窺十五卷 新刻易測十卷 周易正解二十卷 石鏡山房周易說統十二卷 周易古本全書彙編十七卷 周易象通八卷 周易可說七卷 周易揆十二卷 周易古文鈔四卷 周易宗義十二卷 周易疏義四卷 易經增註十卷 周易時論合編二十三卷 易說一卷 周易禪解十卷 周易爻物當名二卷 九公山房易問二卷 說易十二卷 易經解醒四卷 大易則通十五卷 易圖親見一卷 卦義一得二卷 讀易隅通二卷 周易本義爻徵二卷 周易說略八卷 周易大象解一卷 周易內傳六卷周易外傳七卷 易內傳十二卷 易觸七卷 周易疏略四卷 陸堂易學十卷 周易本義拾遺六卷 周易本義註六卷 易經徵實解一卷 易圖解一卷 讀易便解二卷 讀易管見一卷 易通十四卷 易經如話十二卷 易互六卷 周易本義辨證六卷 易學圖說會通八卷易學圖說續聞一卷 周易解九卷 觀象居易傳箋十二卷 周易詳說十八卷 畏齋周易客難一卷 古易匯詮四卷 彖傳論二卷 彖象論一卷 繫辭傳論二卷 八卦觀象解二篇卦氣解一篇 周易象考一卷周易辭考一卷周易占考一卷 周易證籤四卷 歷代關市征稅記一卷 鹽法考略一卷 浙鹺紀事一卷 鹽法議略一卷 故唐律疏議三十卷 補宋書刑法志一卷 讀律心得三卷 爽鳩要錄二卷 刑書釋名一卷 刑法敘略一卷 續刑法敘略一卷 棠陰比事原編一卷附續編一卷附補編一卷 折獄龜鑑八卷 折獄卮言一卷 東坡烏臺詩案一卷 詩讞一卷 龍筋鳳髓判四卷 七國考十四卷 西漢會要七十卷 東漢會要四十卷 漢禮器制度一卷 漢舊儀二卷補遺二卷 漢官舊儀二卷補遺一卷(漢舊儀) 伏侯古今注三卷補遺一卷又補遺一卷 獨斷二卷 漢儀一卷 漢制考四卷 李氏刊誤二卷(李涪刊誤) 唐會要一百卷 五代會要三十卷 宋朝事實二十卷 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二十卷乙集二十卷附校勘記五卷 愧郯錄十五卷 朝野類要五卷 明內廷規制考 歷代銓政要略 歷代銓選志 歷代職官表七十二卷 周禮鄭氏注十二卷附札記一卷 周官新義十六卷附考工記解二卷 太平經國之書十一卷 周禮五官考一卷 周禮疑義舉要七卷 周禮序官考一卷 春秋職官考略一卷 簣齋雜著一卷 古言類編二卷(學古瑣言) 群碎錄一卷 枕談一卷 疑耀七卷 槎上老舌一卷 餘庵雜錄三卷 卮林十卷補遺一卷 呂錫侯筆記一卷 遯翁隨筆二卷 蒿庵閑話二卷 譎觚一卷 菰中隨筆一卷 尗廬札記一卷 義府二卷 訂訛雜錄十卷 學福齋雜著一卷 樵香小記二卷 龍城札記三卷 鍾山札記四卷 魯齋述得一卷 炳燭偶鈔一卷 卍齋瑣錄十卷 勦說四卷 識小編二卷 炳燭篇四卷 銅熨斗齋隨筆八卷 讀書瑣記一卷 鄭堂札記五卷 讀書叢錄七卷 癸巳存稿十五卷 菉友臆說一卷附錄一卷 武陵山人雜著一卷 聚星札記一卷 說叩一卷 需次燕語一卷 洨民遺文一卷 寒秀草堂筆記四卷 握蘭軒隨筆二卷 劉氏遺著三卷 養和軒隨筆一卷 困學紀聞參注一卷 鹿門子一卷(鹿門隱書) 省心錄一卷 晁氏客語一卷 欒城先生遺言一卷 西疇老人常言一卷 樵談一卷 東谷所見一卷 讀書錄存遺一卷 易解附錄一卷附後語一卷 陸氏周易述一卷 三墳一卷 干常侍易解三卷 周易略例一卷 關氏易傳一卷 周易集解十七卷 周易口訣義六卷 周易舉正三卷 易說六卷 蘇氏易傳九卷 易程傳六卷 吳園周易解九卷附錄一卷 周易新講義十卷 周易古占法二卷 易原八卷 誠齋易傳二十卷 易說二卷 東萊呂氏古易一卷 晦庵先生校正周易繫辭精義二卷 易說四卷 郭氏傳家易說十一卷總論一卷 易傳燈四卷 易象意言一卷 泰軒易傳六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