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四十九回 武王失陷红沙阵

第四十九回 武王失陷红沙阵

  诗曰:

  一煞真元万事休,无为无作更无忧;心中白璧人离会,世上黄金我不求。石畔溪声谈梵语,涧边山色咽寒流;有时七里滩头坐,新月垂江作钓钩。

  话说道德真君领燃灯命,提剑来破红水阵,大呼曰:“王奕!

  你等不谙天时,指望扭转乾坤,逆天行事,只待丧身,噬脐何及?今尔等十阵已破八九,尚不悔悟,犹然特强逞狂。”

  王天君听得道德真君如此之语,大怒仗剑来取;道德真君剑架忙还,来往数合,王奕进本阵去了。道德真君闻金钟击响,随後赶进阵中。王奕上台也将葫芦,如前一样打将下来,只见红水满地,真君把袖一抖,落下一瓣莲花,道德真君只脚踏在莲花瓣上,任凭红水上下翻腾,道德真君只是不理。王天君又拿一葫芦打来,真君顶上现出庆云遮盖,上面无水粘身,下面红水不能粘其步履,如一叶莲舟相似。正是:一叶莲舟能开厄,方知阐教有高人。

  道德真君脚踏莲舟有一个时辰,王奕情知此阵不能成功,方欲抽身逃走。道德真君忙取五火七禽扇一按,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此宝扇有凤凰翅,有青鸾翅,有大鹤翅,有孔雀翅,有白鹤翅,有鸿鹄翅,有枭鸟翅,七禽翎,上有符印,有诀。後面有诗,单道此扇好处:“五火奇珍号七翎,燧人初出秉离荧;逢山怪石成灰烬,遇海煎乾少露零。克木克金为第一,焚梁焚楝暂无停;王奕纵是神仙体,遇扇掀时即灭形。”

  道德真君把七禽扇照王奕一扇,王奕大叫一声,化一阵红灰,迳进封神台去了。道德真君破了红水阵,燃灯回芦篷静坐。

  且说张天君报入中军,言:“太师!红水阵又被西岐破了。”

  闻太师因赵公明有钉头七箭书事,更为不乐,纳闷心头,不曾理论军情,又听得破了一阵,更添愁闷。且说子牙在岐山拜了二十日,七箭书拜完了,明日二十一日要绝公明,心下甚欢喜。再说赵公明卧於後营,闻太师坐於榻前看守,公明曰:“闻兄!我与你止会今日,明日午时,吾命已休。”太师听罢,泣而言曰:“吾累道兄遭此不测之殃,使我心如刀割。”张天君进营来看赵公明,正是有刀无处使,只钉头七箭书,把一个大罗神仙,只拜得如俗子病夫一般。可怜讲甚麽五行道术,说不起倒海移山,只落得一场虚话,大家相看流泪。且说子牙至二十一日巳牌时分,武吉来报:“陆压老爷来了。”子牙出营,迎接入帐;行礼序坐毕,陆压曰:“恭喜!抱喜!赵公明定绝今日,且又破了红水阵,可谓十分之喜。”子牙深谢陆压:“若非道兄法力无边,焉得公明绝命。”

  陆压笑吟吟揭开花篮,取出一张小小桑枝弓,三支桃枝箭,递与子牙:“今日午时初刻,用此箭射之。”子牙曰:“领命。”二人在帐中等午时,不觉阴阳官来报午时牌,子牙净手拈弓搭箭,陆压曰:“先中左目。”子牙依命,先中左目。这西岐山发箭射草人,成汤营里赵公明只大叫一声,把左眼闭了。

  闻太师心如刀割,一把抱住鲍明,泪流满面,哭声甚惨。子牙在岐山二箭射右目,三箭劈心一箭,三箭射了草人,公明死於成汤营里。有诗为证:“悟道原须灭去尘,尘心不了怎成真;至今空却罗浮洞,封受金龙如意神。”

  闻太师见公明死於非命,放声大哭。用棺椁盛殓,停於後营。

  邓、辛、张、陶四将,心惊胆战,周营有这样高人,如何与他对敌?营内只因死了公明,彼此惊乱,行伍不整。且言子牙同陆压回篷,与众道友相见,俱言:“若不是陆道兄之术,焉能使公明如此命绝。”燃灯甚是称羡。且言张天君开了红沙阵,里面连催钟响,燃灯听见,谓子牙曰:“此红沙阵是一大恶障、必须要一福人,方保无虞。若无福人去破此阵,必有大损。”子牙曰:“老师用谁为福人?”燃灯曰:“若破红沙阵,须是当今圣主方可。若是别人,凶多吉少。”子牙曰:“当今天子体先王仁厚,不善武事,怎破得此阵?”燃灯曰:“事不宜迟,速请武王,吾自有处。”子牙着武吉请武王,少时武王至篷下;子牙迎迓上篷,武王见众道人下拜,众道人答礼相还。武王曰:“列位老师相招,有何吩咐?”

  燃灯曰:“方今十阵已破九阵、止有一红沙阵,须得至尊亲破,方保无虞;但不知贤王果肯去否?”武王曰:“列位道兄此来,俱为西土祸乱不安。而发此恻隐;今日用孤,安敢不去?”燃灯大喜,请武王解带宽袍;武王依言,摘带脱袍,燃灯用中指在武王前胸後背,用符印一道完毕,请武王穿袍,又将一符印,塞在武王蟠龙冠内。燃灯又命哪吒、雷震子,保武王下篷。见这红沙阵,有位道人戴鱼尾冠,面如铜绿,额下赤髯,提两口剑作歌而来:“截教传来悟者稀,玄中奥妙有天机;先成炉内黄金粉,後无穷自玉霏。红沙数片人心落,黑雾迷漫心胆飞;今朝若会龙虎地,纵是神仙绝魄归。”

  红沙阵主张绍大呼曰:“玉虚门下!谁来会吾此阵?”只见风火轮上哪吒提火尖而来;又见雷震子保着一人,戴蟠龙冠,身穿黄服,张绍问曰:“来者是谁?”哪吒答曰:“此吾之真主武王是也。”武王见张天君狰狞恶状,凶暴猖獗,吓得战兢兢,坐不住马鞍□(左“革”右“乔”)上。张天君纵开梅花鹿,仗剑来取,哪吒登风火轮,摇火尖,赴面交边,未及数合,张天君往本阵便走。哪吒、雷震子保定武王,迳入红沙阵中。张天君见三人赶来,忙上台抓一把红沙,往下劈面打来,武王被红沙打中前胸,连人带马撞入坑去;哪吒踏住风火轮升在空中,张绍又发三片红沙打将下来,也把哪吒连人打下坑内;雷震子见事不好,欲起风雷翅,又被红沙数片打翻下坑,故此红沙阵困住了武王三人。且说燃灯同子牙见红沙阵内,一股黑气往上冲来,燃灯曰:“武王虽是有厄,然百日可解。”子牙问其详细:“武王怎不出阵来?”

  燃灯曰:“武王、哪吒、雷震子三人,俱该受困此阵。”子牙忙问:“几时方得出来?”燃灯曰:“百日方能出此厄。”

  子牙听罢,顿足叹曰:“武王乃仁德之君,如何受得百日之苦,若有差讹奈何?”燃灯曰:“不妨,天命有在,周王洪福,自保无事。子牙何必着慌?今暂且回篷,自有道理。”

  子牙进城报入宫中,太姬、太□(左“女”右“任”)二后,忙令众兄弟进相府来问,子牙曰:“当今不妨,只有百日灾难,自保无虞。”子牙出城复上篷,见众道友闲谈道法不题。

  话表张天君进营对闻太师曰:“武王、雷震子、哪吒,俱陷红沙阵内。”闻太师口虽庆喜,心中只是不乐,止为公明被射而死。张天君在阵内,每日常把红沙洒在武王身上,如同刀割一般,多亏前後符印护持其体,真命福主,焉能得死。

  且不说张绍困住武王,只说申公豹跨虎往三仙岛来,报信与云霄娘娘姐妹三人,及至洞门,光景与别处大不相同。怎见得?

  烟霞袅袅,松柏森森。烟霞袅袅瑞盈门,松柏森森青户;桥踏枯槎木,峰绕薜萝。鸟衔红蕊来云壑,鹿践芳丛上石苔;那门前时催花发,风送浮香。临堤绿柳啭黄鹂,傍岸夭桃翻粉蝶;确然别是洞天景,胜似篷莱阆苑佳。

  话说申公豹行至洞门下虎问:“里面有人否?”少时有一女童出来,认得申公豹,便问:“老爷往那里来?”申公豹曰:“报你师父,说我来访。”童儿进洞:“启娘娘!申老爷来访。”娘娘道:“请来。”申公豹入内相见,稽首坐下;云霄娘娘问曰:“道兄何来?”公豹道:“特为令兄的事来。”

  云霄娘娘曰:“吾兄有甚麽事,敢烦道兄?”申公豹笑曰:“赵道兄被姜尚钉头七箭书射死岐山,你们还不知道?”只见碧霄、琼霄听罢顿足曰:“不料吾兄死於姜尚之手,实为痛心!”

  放声大哭,申公豹在旁又曰:“令兄把你金蛟剪借下山,一功未成,反被他人所害;临危对闻太师说:『我死以後,吾妹必定来取金蛟剪,你多拜上三位妹子,吾悔不听云霄之言,反入罗网之厄,见吾道服丝绦,如兄我亲兄一般。』言之痛心,听之酸鼻;可怜千载勤劳,修一场,岂知死於无赖之手,真是切骨之雠。”云霄娘娘曰:“吾师有言,截教门中不许下山;如下山者,封神榜上定是有名,此是天数已定。吾兄不听师言,故此离脱之厄。”琼霄曰:“姐姐你实是无情,不为兄出力,故有此言。我姊妹二人,就是封神榜上有名也罢,吾定去看吾兄骸鼻,不负同胞。”

  琼霄、碧霄娘娘怒气冲冲,不由分说,琼霄忙乘鸿鹄鸟,碧霄乘花翎鸟出洞,云霄娘娘暗思:“吾妹此去,必定用混元金斗,擒拿玉虚门下。反为不美,惹出事来,怎生是好?吾当亲自执掌,还有收发。”娘娘吩咐女童:“好生看守洞府,我去就来。”娘娘跨青鸾也出洞府,见碧霄、琼霄,飘飘跨异鸟而去,云霄娘娘大叫曰:“妹妹慢行!吾也来了!”二位娘娘道:“姐姐你往那里去?”云霄曰:“我见你不诸事体,恐怕多事,你去见机而作,不可造次。”三人同行,只见後面有人叫曰:“三位娘娘慢行!吾也来了!”云霄回头看时,原来是菡芝仙妹子,问道:“你从那里来?”菡芝仙曰:“同你往西岐去。”娘娘大喜,待前往,又有人叫曰:“少待!

  吾来也!”及看时,乃彩云仙子打稽首曰:“四位姐姐,往西岐去?方才遇着申公豹约我同行,正要往闻兄那里去,恰好过着,大家同行。”五位女仙往西岐来,顷刻驾遁光即时而至。正是:群仙顶上天门闭,九曲黄河大难来。

  话说五位仙姑至营门,命门官通报。门官报入中军,闻太师出营迎请,至帐内打稽首坐下;云霄曰:“前日吾兄被太师所请下罗浮洞,不料被姜尚射死,我姐妹特来收吾兄骸骨,如今却在那里,烦太师指示?”闻太师悲咽泣诉,泪下如珠曰:“道兄赵公明不幸遭萧升、曹宝收了定海珠去,他往道友洞府借了金蛟剪来,就会燃灯;交战时便祭此剪,燃灯逃遁,其坐下一鹿锸为两段。次日有一野人陆压,会令兄又祭此剪,陆压化长虹而走。此後两下不曾战,数日西岐山姜尚立坛行术,咒咀令兄,被吾算出,彼时令兄有二门人陈九公、姚少司,令他去抢钉头七箭书,又被哪吒杀死。令兄对吾说:『悔不听吾妹云霄之言,果有今日之厄。』遗命将金蛟剪用道服包定,留与三位道友;见服如见公明。”闻太师道罢,放声掩面大哭。五位道姑齐动悲声,太师起身,忙取袍服所包金蛟剪放於案上;三位娘娘展开,覩物伤情,泪不能乾。琼霄切齿,碧霄面发通红,动了无明,三妹碧霄曰:“吾兄棺椁在那里。”太师曰:“在後营。”琼霄曰:“吾去看来。”云霄娘娘止曰:“吾兄既死。何必又看?”碧霄曰:“既来了,看看何妨?”二位娘娘就走,云霄只得同行,来到後营,三位娘娘见了棺木,揭开一看,见公明二目血水流连,心窝里流血,不得不怒。琼霄大叫一声,几乎气倒;碧霄含怒曰:“姐姐不必着急,我们拿住他也射他三箭,报此仇恨。”云霄曰:“不管姜尚事,是野人陆压弄这样邪术;一则也是吾兄数尽,二则邪术倾生。吾等只拿陆压也射他三箭,就完此恨。”又见红沙阵主张天君进营,与五位仙姑相见。太师设席,与众位共饮数杯。次日,五位道姑出营,闻太师掠阵,又命邓、辛、张、陶护卫前後,云霄乘鸾来至篷下大呼曰:“传与陆压早来会吾。”左右忙报上篷来:“有五位道姑欲请陆老爷答话。”陆压起身曰:“贫道一往。”提剑在手,迎风大袖,飘而来,云霄娘娘观看陆压虽是野了,真有些仙风道骨,怎见得?

  双抓髻,云分瑞彩;水合袍,紧束丝绦。

  仙风道骨气逍遥,腹内无穷玄妙;四海野人陆压,五岳到处名高。成异术广,懒去赴蟠桃。

  云霄对二曰:“此人名为闲士,腹内必有胸襟。看他到面前怎样言语,便知他学识浅深。”陆压徐徐而至,念几句歌词而来:“白云深处诵黄庭,洞口清风足下生;无为世界清虚境,脱尘缘万事轻。叹无极,天地也无名。袍袖展,乾坤大,杖头挑,日月明,只在一粒丹成。”

  陆压歌罢,见云霄把个稽首,琼霄曰:“你是散人陆压否?”

  陆压答曰:“然也。”琼霄曰:“你为何射死吾兄赵公明?”

  陆压答曰:“三位道友肯容吾一言,吾便当说;不容吾言,任你所为。”云霄曰:“你且道来。”陆压曰:“修道之士,皆从理悟,岂仗逆行,故正者成仙,邪者堕落。吾自从天皇悟道,见过了多少逆顺,历代以来,从善归宗,自成正果。

  岂意赵公明,不守顺专行反,助灭纲败纪之君,杀戮无辜百姓;天怒民怨,且仗自己道术,不顾别人修行,就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便是逆天!从古来逆天者亡。吾今只是天差杀此逆士,又何怨於我?吾劝道友,此地不可久居,此处乃兵山火海,怎立其身?若久居之,恐失长生之道。吾不知忌讳,冒昧上陈。”云霄沈吟良久不语,琼霄大喝曰:“好孽障!焉敢将此虚谬之言,惶惑众听?射死吾兄,反将利口强辩,料你毫末之道,有何能处?”琼霄娘娘怒冲霄汉,仗剑来取;陆压剑架忙迎,未及数合,碧霄将混元金斗望空祭起,陆压怎逃此斗之厄。有诗为证:“此斗开天长出来,内藏天地按三才;碧游宫里亲传授,阐教门人尽受灾。”

  碧霄娘娘把混元金斗祭於空中,陆压看见,却将逃避,其如此宝利害,只听得一声响,将陆压拿去,望成汤老营一。

  陆压纵有玄妙之功,也得昏昏默默,碧霄娘娘亲自动手绑缚起来,把陆压泥丸宫用符印镇住,缚在杆上;与闻太师曰:“他会射吾兄,今番我也射他。”传长箭手令五百名军来射,箭发如雨;那箭射在陆压身上,一会儿那箭,连箭杆与头都成灰末。众军卒大惊,闻太师观之,无不骇异。云霄娘娘看见如此,碧霄曰:“这妖道将何异术来惑我等?”忙祭金蛟剪,陆压看见,叫声:“吾去也!”化道长虹竟自走了。来至篷下,见众位道友,燃灯问曰:“混元金斗把道友拿去,如何得返?”陆压曰:“他将箭来射我,欲与其兄报仇,他不知我根脚,那箭射在我身上,那箭使成为灰末,复放起金蛟剪时,我自来矣。”燃灯曰:“公道术精奇,真个可羡。”陆压曰:“贫道今日暂别,不日再会。”不表。且说次日,云霄共五位道姑,齐出来会子牙,子牙随带领诸门人,乘了四不象,众弟子分左右,子牙定睛看云霄跨青鸾而至。怎见得?

  云髻双蟠道德清,红袍白鹤顶珠缨;丝绦束定乾坤结,足下麻鞋瑞彩生。劈地开天成道行,三仙岛内真形;六气三尸俱抛尽,咫尺青鸾雕玉京。

  话说子牙乘骑向前打稽首曰:“五位道友请了!”云霄曰:“姜子牙!吾居三仙岛,是清闲之士,不管人间是非;只因你将吾兄赵公明用钉头七箭书射死,他有何罪,你下此绝情?实为可恶!此虽是陆压所使,但杀人之兄,人亦杀其兄,我等不得不问罪於你!况你乃毫末道术,又何足论?就是燃灯道人,如吾姐妹三人,他也不敢欺侮我。”子牙曰:“道友之言差矣!非是我等寻是作非,乃是令兄自取惹事;此是天数如此,终不可逃;既逢绝地,怎免灾殃?令兄师命不遵,要往西岐,是自取死。”琼霄大怒曰:“既杀吾亲兄,还敢言天道,吾与你杀兄之雠,如何以巧言遮饰?不要走!吃吾一剑!”把鸿鹄鸟催开双翅,将宝剑飞来直取;子牙手中剑急架相还,只见黄天化纵玉麒麟,使两柄银,冲杀过来;杨戬走马摇,飞来截杀;这厢是碧霄怒发如雷道:“气杀吾也!”把花翎鸟一拍飞腾,霎霄把青鸾飞开,也来助战,彩云仙子把葫芦中戳目珠抓在手中,要打黄天化下麒麟。不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蘇聯文學_高爾基等文風書店.djvu 貴婦人.djvu 士敏土_革拉特珂夫.djvu 塔拉斯布爾巴_N.W.Gogol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第四十一_拉捕列捏夫.djvu 第四十一_拉甫列涅夫光華書店.djvu 海魂_梭波列夫大連中穌友好協會出版.djvu 家_NinaFedorova大陸出版社上海.djvu 初戀_蘇聯R.Frayerman海燕出版社上海.djvu 肖像_郭果爾亞東圖書館上海.djvu 運油船德本號_YuriKrymov時代印刷所..djvu 油船德寶特號_克雷莫夫光華書店.djvu 西伯利亞的戍地_R.Markovits神州國光社出版.djvu 不走正路的安得倫_捏維洛夫東北書店.djvu 蘇俄中學生日記_俄國Ognyov北新書局.djvu 上海-罪惡的都市_韋爾霍格拉特斯基讀書出版社上海.djvu 孤獨_N.微爾塔世界書局.djvu 被開墾的處女地_蕭洛柯夫.djvu 被開墾的處女地_俄梭羅訶夫生活書店上海.djvu 在生命線上_PAYELNILIN聯益出版社上海.djvu 莫斯科就在背後_彼得洛夫萬國書籍出版哈爾濱.djvu 考驗_畢爾文采夫東北中功友好協會長春市.djvu 恐懼與無畏_別克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恐怖與無畏_別克東北書店.djvu 在敵人後方_波裡亞珂夫外國文書籍出版局.djvu 敵後_波利亞科夫光華出版社.上海南.djvu 在敵人後方_俄恩卜世根等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勝利的微笑_達略基光華書店.djvu 不屈的人們_戈爾巴朵夫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一個戰士_郭爾巴多夫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生命_格羅斯曼萬國書籍出版哈爾濱.djvu 蘇維埃人群像_鐵霍諾夫等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星_卡扎凱維奇時代書報出版社..djvu 愛與恨_考什夫尼科夫新華書店.djvu 殺敵利器_考什夫尼科夫外國文書籍出版局.djvu 從布其維裡到喀爾巴阡山_珂夫巴克光華書店.djvu 森林在戰鬥著_克裡維茨基,克萊諾夫萬國書籍出版哈爾濱.djvu 不屈的心_拉甫綸由夫光華書店上海.djvu 丹娘_裡多夫萬國書籍出版哈爾濱.djvu 烽火中的蘇聯婦女_米夏柯娃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諾夫城的神槍手_潘捷列夫東北書店.djvu 斯維托夫父子_斯蒂拉托非摩瓦東北書店瀋陽.djvu 俄羅斯水兵_索洛維約夫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攻佔柏林_特洛亞洛夫斯基光華書店.djvu 蘇聯紅軍英雄故事_瓦希列夫斯卡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我的集體農場生活_安奇林娜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金星騎士_巴巴耶夫斯基時代書店上海.djvu 南風_格林新中國書局北平.djvu 只不過是愛情_萬妲華西萊芙卡亞東北書店.djvu 滿洲之戰_安東諾夫東北書店瀋陽.djvu 目擊記_潘菲洛夫東北書店.djvu 切流撕金號北極探險記_施密忒天馬書店上海.djvu 何止萬千_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高爾基文集_魯迅光華書局上海.djvu 矛盾的國度_愛倫堡光華書店.djvu 高爾基與中國_新中國文藝社讀書生活出版社.djvu 上海冒險家的樂園_愛狄密勒.djvu 反擊_彼特洛夫光華出版社上海.djvu 蘇聯人的自豪_基裡寧柯新中國書局北平.djvu 從對比中看一個新世界_特羅非莫瓦關東中蘇友好協會大連.djvu 在皮特撒姆路上_西蒙諾夫萬國書籍出版.djvu 高爾基文藝書簡集_高爾基開明書店上海.djvu 高爾基的生活_顧洛茲台夫.djvu 鼓風爐旁四十年_伊凡柯魯包夫中蘇文化協會.djvu 鼓風爐旁四十年_伊凡柯魯包夫東北書店.djvu 一個偵察員的故事_哈里東諾維契新中國書局北平.djvu 美麗之歌_中興出版社上海.djvu 列寧城的故事_洪諾夫萬國書籍出版哈爾濱.djvu 紅領巾_米哈爾果夫東北書店瀋陽.djvu 藍杯_蓋達爾啟明書局上海.djvu 遠方_蓋達爾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遠方_蓋達爾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難兄難弟_阿卡第蓋達龍門聯合書局.djvu 蘇聯少年文藝選1_蘇聯文藝選叢編輯委員會大東書局上海.djvu 蘇聯少年文藝選2_蘇聯文藝選叢編輯委員會大東書局上海.djvu 小夏伯陽_茅基萊福斯卡亞東北畫報社.djvu 小哥兒倆_托爾斯泰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金鑰匙_托爾斯泰開明書店上海.djvu 林中生活_鄔斯季諾維奇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在北極_巴巴寧太行群眾書店.djvu 表_班台萊耶夫生活書店上海.djvu 表_班台萊耶夫東北書店.djvu 俄羅斯的童話_高爾基文化生活出版上海.djvu 俄羅斯的童話_高爾基文化生活出版社重慶.djvu 亞美尼亞民間故事_哈恰特良茨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薩根的春天_古裡耶時代書局上海.djvu 日本戲曲集_山本有三中華書局上海.djvu 武者小路實篤戲曲集_崔萬秋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一個青年的夢_武者小路北新書局上海.djvu 麥與兵隊_火野葦平雜誌社上海.djvu 芥川龍之介集_芥川龍之介開明書店上海.djvu 色情文化_吶吶歐水沫書店上海.djvu 三四郎_夏目漱石中華書局上海.djvu 有島武郎集_有島武郎中華書局昆明.djvu 有島武郎與蒂爾黛的情書_有島武郎文通書局上海.djvu 敵軍戰場日記_韓澤群眾圖書公司上海.djvu 思想山水人物_鶴見祐輔北新書局上海.djvu 日本的開國神話_大橋秀治滿洲日日新聞社印刷所.djvu 現代日本童話集_小川未明現代書局上海.djvu 日本童話集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新月集_創造社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飛鳥集_鄭振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印度短篇小說集_泰戈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東印度故事_孫席珍亞細亞書局.djvu 印度寓言_鄭振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印度童話集_豐島二郎中華書局有限公司昆明.djvu 土耳其寓言_開明書店上海.djvu 一千零一夜_汪原放亞東圖書館上海.djvu 特羅亞婦女_攸裡辟得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依裡亞特_荷馬中華書局上海.djvu 巴爾幹民間故事.djvu 魯拜集_創造社泰東圖書局上海.djvu 捷克藝文選_光華出版社上海.djvu 絞索勒著脖子時的報告_尤利斯伏契克光華書店.djvu 勇敢的約翰_裴多菲東南出版社重慶.djvu 秋天裡的春天_巴金.djvu 希臘神話_鄭振鐸生活書店上海.djvu 希臘神話_鄭振譯生活書店上海.djvu 羅馬哀歌_歌德,愛倫坡,郎番羅點滴出版社福建.djvu 海涅詩選_海涅亞細亞書局上海.djvu 诸公衮衮 诸毛绕涿 诸戎掎鹿 珠尘 珠宫 珠宫物 珠归合浦 珠泪 珠联 珠璧相映 珠没龙颔 珠浦使 珠襦 珠崖弃 竹儿 竹宫拜望 竹泪 竹林逢猿 竹林旧侣 竹马群 竹马童子 烛刻 烛刻五分 烛龙回驾 烛龙衔火 烛奴 烛影摇红 逐赤松 逐臭夫 逐东门兔 逐鹿分掎角 逐兔东门 龙?泉 拄笏望西山 拄西山笏 拄颐 煮豆燃其 煮字 属镂 ?谈清 苎萝人 苎萝西子 助殡范君 注金瓯 贮书腹 祝寿华封 祝尧君 柱史 柱史出秦关 柱下 柱下伯阳 柱下期信 柱杖看竹 著岑牟 筑坛 专阃 专一壑 转沟壑 庄缶可击 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舄歌 庄辛语 庄周蝴蝶 壮发绿緌緌 壮士床头 仕事 戆论 锥刀 锥锋在囊 锥脱颖 坠绿珠 屯蹇 屯蒙 屯否 屯泰 屯邅 窀穸 卓临邛 卓王孙无如长卿何 卓文君 捉鼻吟 斫轮扁 斫轮不传 斫轮人 斫削 斫郢人墁 酌泉励心 着粪佛头 着羊裘 着南冠 著绣昼行 啄鼠 啄磨 琢磨玉石 琢切 缴鸿鹄 濯肠篆籀 濯沧浪缨 濯缨1 濯缨2 濯缨歌 灌缨翁 攉发不足数 缁衣大夫 缁衣风 滋兰九畹 鎡基 子高抗手 子敬亡 子陵家 子牟 子牟促行 子牟魂飞 子平 子平居 子乔 子卿心 子夏琴 子胥鸱夷 子游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