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四十八回 陆压献计射公明

第四十八回 陆压献计射公明

  诗曰:

  周家开国应天符,何怕区区定海珠;陆压有书能射影,公明无计庇头颅。应知幻化多奇士,谁信凶残活独夫;闻仲扭天原为主,忠肝留向在龙图。

  话说公明祭起金蛟剪;此剪乃是两条蛟龙,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起在空中,往来上下,祥云护体,头并头如剪,尾交尾如股;不怕你得道神仙,一插两段。那时起在空中,往下锸来,燃灯忙拚了梅花鹿,借木遁去了。把梅花鹿一锸两段,公明怒气不息,暂回老营不提。且说燃灯逃回芦篷,众仙接着,问金蛟剪的原故,燃灯摇头道:“好利害!起在空中,如二龙交结,落下来利刃一般,我见势不好,预先借木遁走了,可惜把我的梅花鹿一锸两段。”众道人听说;俱各寒心,共议将何法可施。正议间,哪吒上篷来:“启老爷!有一道者求见。”

  燃灯道:“请来。”哪吒下篷对道人曰:“老师有请。”这道人上得篷来,打稽首曰:“列位道兄请了。”燃灯与众道人俱认不得此人,燃灯笑容问曰:“道友是那座名山?何处洞府?”道人曰:“贫道闲游五岳,闷戏四海,吾乃野人也。”有歌为证:“贫道本是昆仑客,右桥南畔有旧宅;修行得道混元初,了长生知顺逆。休夸炉内紫金丹,须知火妄焚玉液;跨青鸾骑白鹤,不去蟠桃餐寿乐。不去玄都拜老君,不去玉虚门下诺;三山五岳任我游,海岛篷莱随意乐。人人称我为仙僻,腹内盈盈自有情;陆压道人亲到此,西岐单伏赵公明。”

  “贫道乃西昆仑闲人姓陆名压,因为赵公明保假灭真,又借金蛟剪下山,有伤众位道友;他只知道术无穷,岂晓得玄中更妙,故此贫道特来会他一会,管教他金蛟剪也用不成,他自然休矣。”当日道人默坐无言。次日。赵公明乘虎至篷前大呼曰:“燃灯你既有无穷妙道,如何昨日逃回?可速来早决雌虽!”哪吒报上篷来,陆压曰:“贫道自去。”道人下得篷来,迳至军前,赵公明忽见一矮道人,带鱼尾冠,大红袍,异相长须,作歌而来:“烟霞深处访玄真,坐向沙头洗幻尘;七情六欲消磨尽,且把功名付水流。任逍遥自在闲身,寻野叟同垂钓;觅诗人共赋吟,乐陶陶别是乾坤。”

  赵公明认不得,问曰:“来的道者何人?”陆压曰:“赵公明!你竟也不认得我,我也非仙也非圣,你听我道来:“性似浮云意似风,飘流四海不定踪;或在东洋观皓月,或临南海又乘龙。三山虎豹俱骑尽,五岳青鸾足下从;不富贵不簪缨,玉虚宫内亦无名。玄都观里桃千树,自酌三任我行:喜将棋局邀玄术,闷坐山听鹿鸣。闲吟诗句惊天地,静理瑶琴乐性情;不识高名空费力,吾今到此绝公明。”

  贫道乃西昆仑散人陆压是也。”赵公明大怒:“好妖道,焉敢如此出口伤人?欺吾太甚!”纵虎提鞭来取,陆压持剑对面交还,未及三五回合,公明将金蛟剪祭在空中,陆压观之大叫曰:“来的好!”化一道长虹而去。公明见走了陆压,怒气不息,又见芦篷上燃灯等昂燃而坐;公明切齿而回。且说陆压逃归,此非是与公明会战,实看公明形容,以便定计。正是:千年道行随流水,绝在钉头七箭书。

  且说陆压回篷,与诸道友相见,燃灯问:“会公明一事如何?”陆压曰:“衲子自有处治。此事请子牙自行。”子牙道:“领命。”陆压揭开花篮,取出一幅书:“写得明白,上有符印口诀,依次而用,可往西山立一营,营内一台,结一草人,人身上书赵公明三字,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脚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之午时,贫道自来助你,公明自然绝也。”子牙领命,前往岐山暗调三千人马,又令南宫造、武吉先去安置。子牙後随军至岐山,南宫起将台,安排停当,扎一草人,依方制度。子牙披发仗剑,脚步罡斗,书符结印,连拜三五日,把赵公明只拜得心如火发,意似油煎,走头无路,帐前走到帐後,抓耳挠腮。闻太师见公明如此不安,心中甚是不乐,亦无心理论军情。且说烈阵主白天君,进营来见闻太师曰:“赵道兄!这等无情无绪,恍惚不安,不如且留在营中,吾将烈阵去会阐教门人。”闻太师欲阻白天君,白天君大呼曰:“十阵之内,无一阵见功,如今若坐视不理,何日成功?”遂不听太师之言,转身出营,走入烈阵内;钟声响处,白天君乘鹿大呼於篷下。

  燃灯同众道人下篷排班,方出来,未曾站定,只见白天君大叫:“玉虚门下谁来会吾此阵?”燃灯顾左右无一人答应,陆压门旁问曰:“此阵何名?”燃灯曰:“此是烈阵。”陆压笑曰:“吾去会他一番。”

  作歌而出:“烟霞深处运玄功,睡醒茅芦日已红;翻身跳出尘埃境,肯把功名付转篷。受用些明月清风,人世间逃名士;云水中自在翁,跨青鸾游遍山峰。”

  陆压歌罢,白天君曰:“尔是何人?”陆压曰:“你设此阵,阵内必有玄妙处。我贫道乃是陆压,特来会你。”天君大怒,仗剑来取;陆压用剑相还,未及数合,白天君望阵内便走。陆压耳听钟声,随即赶来,白天君下鹿上台,将三首红招展;陆压进阵,见空中火、地中火、三昧火,三火将陆压围裹居中,他不知陆压乃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三火攒,共在一家,焉能坏得此人?陆压被三火烧有两个时辰,在火内作歌曰:“燧人曾火中阴,三昧攒来用意深;烈空烧吾授,何劳白礼费其心。”

  白天君听得此言,细心看火内,见陆压精神百倍,手中托着一个葫芦,葫芦内有一线毫光,高三丈有馀,上边现出一物,长有七寸,有眉有目,眼中两道白光,反罩将下来,钉住了白天君泥丸宫,白天君不觉昏迷,莫知左右,陆压在火内一躬:“请宝贝转身。”那宝贝在白礼头上一转,白礼首级早已落下尘埃,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陆压便收了葫芦,破了烈阵;方出阵时,只见後面大呼曰:“陆压休走!

  吾来也!”落魂阵主姚天君跨鹿持锏,面如黄金,海下红髯,臣口獠牙,声如霹雳,如飞电而至。燃灯命子牙曰:“你去唤方相破落魂阵走一遭。”子牙急令:“方相!你去破落魂阵,其功不小。”方相应声而出,手提方天画戟,飞步出阵大喝曰:“吾奉将令,特来破你落魂阵。”更不答话,一戟就刺;方相身长力大,姚天君招架不住,掩一锏往阵内便走。方相耳闻鼓声,随後追来,赶进落魂阵中;见姚天君已上板台,把黑沙一把,洒将下来,可怜方相那知其中奥妙,大叫一声,顷刻而绝,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姚天君复上鹿出阵大呼曰:“燃灯道人你乃名士,为何把一俗子凡夫,枉受杀戮?你们可着德清高之士,来会吾此阵。”

  燃灯命:“赤精子!你当去矣。”赤精子领命,提宝剑作歌而来:“何幸今为物外人,都因夙世了凡尘;要知生死无差别,开了天门妙莫论。事事事通非事事,神神神彻不神神;目前总是长生理,海角天涯总是春。”

  赤精子歌罢曰:“姚宾!你前番将姜子牙魂魄拜来,吾二次进你阵中,虽然救出子牙魂魄,今日你又伤方相,殊为可恨!”姚天君曰:“太极图玄妙也不过如此,今已做吾囊中之物。你玉虚门下神通,虽高不妙。”赤精子曰:“此是天数,该是如此。你今逢绝地,性命离逃,悔将何及?”姚天君大怒,执锏就打;赤精子口称:“善哉!”招架闪躲,未及数合,姚宾便进落魂阵去了。赤精子闻後面钟声,随进阵中,这一次乃三次了,岂不知阵中利害,赤精子将顶上庆云一朵现出,先护其身,又将八卦紫绶仙衣,披在身上;光华显耀,使黑沙不沾其身,自然安妥。姚天君上台,见赤精子进阵,忙将一斗黑沙往下一泼,赤精子上有庆云,下有仙衣,黑沙不能侵犯。

  姚天君大怒,见其术不应,随欲下台,复来战争,不妨赤精子暗将阴阳镜,望姚宾劈面一晃;姚天君便撞下台来,赤精子对东方再打稽首曰:“弟子开了杀戒。”提剑取了首级,姚宾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赤精子破了落魂阵,取回太极图,送还玄都洞。且言闻太师因赵公明如此,心甚不乐,懒理军情;不知二阵主又失了机,太师闻报破了两阵,只急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顿足叹曰:“不期今日吾累诸友遭此灾厄。”忙请两阵主张、王两位天君,太师泣而言曰:“不幸奉命征讨,累诸位道友受此无辜之灾,吾受国恩,理当如此;众道友却是为何遭此荼毒,使闻仲心中如何得安?又见赵公明昏乱,不知军务,只是睡卧,尝闻鼻息之声,古云:『神仙不寝,乃是清净六根。』如何今已六七日,只是昏睡。”且不说汤营乱纷纷计议不一,且说子牙拜得那赵公明元神散而不归,但神仙以元神为主,游八极任逍遥;今一旦被子牙拜去,不觉昏沉,只是要睡。闻太师心下甚是着忙,自是赵道兄为何只是睡而不醒,必有凶兆,闻太师愈觉鸾鸾不乐。且说子牙在岐山拜了半月,赵公明越觉昏沉长睡,不省人事。太师入内帐,见公明鼻息如雷,用手推而问曰;“道兄你乃仙体,为何只是鼾睡?”

  公明答曰:“我并不曾睡。”二阵主见公明颠倒,谓太师曰:“据我等观赵道兄光景,不像好事,想有人暗算他的;取金钱一卜,便知何故。”

  闻太师曰:“此言有理。”便忙排香案,亲自拈香,搜求八卦,闻太师大惊曰:“术士陆压将钉头七箭书,在西岐山要射杀赵道兄,这事如何处?”王天君曰:“既是陆压如此,吾辈须往西岐山,抢了他的书来,方能解得此厄。”太师曰:“不可,他既有此意,必有准备,只可暗行,不可明取;若是明取,反为不利。”闻太师入後营见赵公明曰:“道兄你有何说?”公明曰:“道兄你有何说?”太师曰:“原来术士陆压,将钉头七箭书射你。”公明闻得此言。大惊曰:“道兄!

  我为你下山,你当如何解救我?”闻太师这一会神魂飘荡,心乱如麻,一时间走头无路。张天君曰:“闻道兄不必着急,今晚命陈九公、姚少司二人,借土通暗往岐山,抢了此书来,大事方才可定。”太师大喜,正是:天意已归真命主,何劳太师暗安排?

  话说陈九公二位徒弟去抢箭书不表。且说燃灯与众门人静坐,各运元神,陆压忽然心血来潮;道人不语,掏指一算,早知其意。陆压曰:“众位道兄!闻仲已察出原由,今着二门人去岐山抢箭书,箭书抢去,吾等无生,快遣能士报知子牙,须加防备,方保无虞。”燃灯随遣杨戬、哪吒二人,速往岐山报知子牙。哪吒登风火轮先行,杨戬在後,风火轮去得快,杨戬的马慢便迟。且说闻太师着赵公明二徒弟,陈九公、姚少司去岐山抢钉头七箭书,二人领命,速往岐山。来时,已是二更,二人驾着土遁在空中,果见子牙披发仗剑,步罡拜斗,於台前书符作法念咒,正拜下去,早被二人往下一把,抢了案上箭书,似风云而去。子牙听见响,急抬头看时,案上早不见了箭书;子牙不知何故,自己沈吟,正忧虑之间,忽见哪吒来至,南宫报入中军,子牙急令进来。间其原故,哪吒曰:“奉陆压道者命,有闻太师人来抢箭书,此书若是抢去,一概无生。

  今着弟子来报,令师叔预先防御。”子牙听罢大惊曰:“吾方正行法术,只见一声响,便不见了箭书,原来如此。你快去抢回来。”哪吒领命,出得营来,登风火轮便起来赶此书不表。且说杨戬马徐徐行来,未及数里,只见一阵风来,甚是古怪。怎见得好风?

  滑碌碌如同虎吼,滑喇喇猛虎咆号;扬尘播土逞英虽,搅海翻江华岳倒。损林木如同劈砍,响时节花草齐凋;催云卷雾岂相饶,无影无形真个巧。

  杨戬见其风来得异怪,想必是抢了箭书来;杨戬下马,连忙将土抓一把,望空中一洒,喝一声:“疾!”坐在一边,正是先天秘术,道妙无穷,保真命之主,而随时响应。且说陈九公、姚少司二人,抢了书来大喜,见前面是老营,落下土遁,来见邓忠巡外营,忙忙报入。二人进营,见闻太师在中军帐坐定,二人上前回话,太师问曰:“你辞抢书一事如何?”二人答曰:“奉命去抢书,姜子牙正行法术,等他拜下去,被弟子乘空将书抢回。”太师大喜,叫二人将书拿上来,二人将书献上。太师接书一看,放於袖内,便曰:“你们後边去回覆你师父。”二人转身往後营正走,只听得脑後一声雷响,急回头不见大营,二人站在空地之上,二人如醉如痴,正疑之间,见一人白马长大呼曰:“还吾书来!”陈九公、姚少司大怒,四口剑来取,杨戬急挺戟相迎,夤夜交兵,只杀得天惨地昏,戟剑之声不能断绝。正战之间,只见空中风火轮响,哪吒听得兵器交加,落下轮来,摇助战。

  陈九公、姚少司那里是杨戬敌手,况又有接战之人,哪吒奋勇一,把姚少司刺死,杨戬把陈九公胁下一戟:二人灵魂俱往封神台去了。

  杨戬告哪吒曰:“箭书吾已夺回。”哪吒曰:“师叔已被抢了书去,着吾来赶。”杨戬曰:“方才他二人借土遁,风声古怪,吾想必是抢了此书;吾随设一谋,仗武王洪福把书诓了过来。又得道兄协助,可喜二人俱死。”杨戬与哪吒复往岐山来见子牙;二人行至岐山,天色已明,有武吉报入营中,子牙正纳闷时,只见来报:“杨戬、哪吒求见。”

  子牙命入中军,间其抢书一节,杨戬把诓设一计说与子牙。子牙奖谕杨戬曰:“智勇双全,奇功万古。”又谕哪吒协助英雄,赤心辅国。

  榻戬将书献上子牙,二人回芦篷不表。且说子牙日夜用意提防,惊心提胆,又恐来抢。且说闻太师等抢书回来报喜,等第二日巳时,不见二人回来,又令辛环去打听消息。少时辛环来报:“启太爷!陈九公、姚少司不知何故,死在中途。”太师拍案大叫曰:“二人已死,其书必不能返。”胸跌足大哭於中军。只见二阵主进营来见太师,见如此悲痛,忙问其故。太师把前事说了一遍,二天君不语,同进後营见赵公明。公明鼻息之声如雷,三人来至榻前,太师垂泪叫曰:“赵道兄!”公明睁目见闻太师来至,就问抢书一事。太师实对公明说曰:“陈九公、姚少司俱死。”赵公明将身坐起,二目圆睁大呼曰:“罢了,悔吾不听吾妹子之言,果有丧身之祸。”太师只吓得浑身汗出,无计可施。公明歌曰:“想吾在天皇时得道,修成玉肌仙体,岂知今日遭殃,反被陆压而死?真是可怜。闻兄料吾不能再生,今追悔无及,但我死之後,你将金蛟剪连吾袍服包住,用丝绦缚定,我死云霄诸妹必定来看吾之尸骸,你把金蛟剪连袍服递与他。

  吾三位妹子见吾袍服,如见亲兄。”道罢泪流满面,猛然一声大叫曰:“云霄妹子!悔不用你之言,致有今日之祸。”言罢不觉哽咽不能言语。闻太师见赵公明这等苦切,心如刀绞,只气得怒发冲冠,刚牙挫碎。当有红水阵主王奕,见如此伤心,忙出老营,将红水阵排开,迳至篷下大呼曰:“玉虚门下!谁来会吾红水阵也。”哪吒、杨戬正在篷上回燃灯、陆压之话,又听得红水阵开了,燃灯只得领班下篷,众弟子分开左右,只见王天君乘鹿而来,好凶恶。怎见得?有诗为证:“一字青纱头上盖,腹内玄机无比赛;红水阵中显其能,修惹下诛身债。”

  话说燃灯命:“曹道友!你去破阵走一遭。”曹宝曰:“既为真命之主,安能推辞?”忙提宝剑出阵,大叫:“王奕慢来!”王天君认得是曹宝散人,王奕曰:“曹兄!你乃闲人,此处与你无干,为何也来受此杀机?”曹宝曰:“察情断事,你们扶假灭真,不知天意有在,何必执拗。想赵公明不顺天时,今一旦自讨其死,十阵之间,已破八九,可见天心有数。”王天君大怒,仗剑来取;曹宝剑架来迎,步鹿相交,未及数合,王奕往阵中就走。曹宝随後跟来,赶入阵中,王天君上台,将一葫芦水往下一泼,葫芦振破,红水平地涌来。一点粘身,四股化为血水。曹宝被水粘身,可怜只剩道服丝绦在,四股皮肉化为津,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王天君复乘鹿出阵大呼曰:“燃灯甚无道理,无辜断送闲人。玉虚门下高明者甚多,谁敢来会吾此阵?”燃灯命道德真君:“你去破此阵。”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硃批諭旨不分卷 唐人五言長律清麗集六卷 幼幼集成六卷 夏仲子集六卷 昌黎先生集四十卷 農學初級十章 說文解字句讀三十卷附補正 三水小牘補遺 胡文忠公遺集八十六卷 新五代史七十四卷 弇山堂别集一百卷 國初虞山十六家詩 欽定歷代職官表七十二卷 珠邨談怪十卷續集二卷 正譌八卷 雨花臺傳奇二卷 [雍正]開化縣志十卷首一卷 月令粹編二十四卷圖一卷 魯山木先生文集十二卷 古文淵鑒六十四卷 漢藏滿蒙四體文鑑八卷文鑑總綱八卷 蛾術山房詩鈔四卷 李義山詩集三卷 大清光緒七年歲次辛巳時憲書 湘煙錄十六卷 漁磯漫鈔十卷 檮杌閑評五十卷首一卷 湯子遺書十卷 封泥考略十卷 吳船日記一卷 簡修庵消寒錄六卷 化學闡原十五卷首一卷表一卷 書帶草堂詩鈔二卷 書經六卷校刊記一卷 釣業不分卷粵遊雜詠不分卷 粵雅堂叢書三十集一百八十四種 時事新編初集六卷 唐詩清覽集二十六卷 劇談錄二卷 六書辨一卷 銅鼓書堂遺稿三十二卷 真松閣詞六卷 内自訟齋文集十卷附年譜 論語正義二十四卷 宋史四百九十六卷 宋四家詞選 圖像鏡花緣二十卷一百回 佛母大準提神咒 甲乙雜箸 資治通鑑綱目正編正誤補三卷 [同治]長陽縣志七卷首一卷 夏小正詩十二卷 瘟疫明辨四卷附方一卷 今詞苑三卷 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章正宗二十四卷 頤志齋四譜 萬全備急方不分卷 西洋歷史教科書二卷 [同治]淡水廳志十六卷 精訂鋼鑑廿四史通俗衍義二十六卷 國朝列卿紀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二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三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四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五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六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二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二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三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四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五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六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三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二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三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四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五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六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四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二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三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四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五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六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五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二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三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四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五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六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七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八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六十九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一_明雷禮撰.djvu 國朝列卿紀七十二_明雷禮撰.djvu 濟美錄_明鄭燭輯.djvu 逸民傳_明皇甫?撰.djvu 碩輔寶鑑要覽一_明耿定向輯.djvu 碩輔寶鑑要覽二_明耿定向輯.djvu 碩輔寶鑑要覽三_明耿定向輯.djvu 守令懿範一_明蔡國熙撰.djvu 守令懿範二_明蔡國熙撰.djvu 守令懿範三_明蔡國熙撰.djvu 古今廉鑑一_明喬懋敬撰.djvu 古今廉鑑二_明喬懋敬撰.djvu 古今廉鑑三_明喬懋敬撰.djvu 古今廉鑑四_明喬懋敬撰.djvu 桐彝_明方學漸撰.djvu 貧士傳_明黃姬水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一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二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三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四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五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六_明張大復撰.djvu 梅花草堂集皇明崑山人物傳七_明張大復撰.djvu 儒林全傳一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二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三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四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五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六_明魏顯國撰.djvu 儒林全傳七_明魏顯國撰.djvu 忠節錄一_明張朝瑞撰.djvu 忠節錄二_明張朝瑞撰.djvu 忠節錄三_明張朝瑞撰.djvu 吳中人物誌一_明張?撰.djvu 吳中人物誌二_明張?撰.djvu 吳中人物誌三_明張?撰.djvu 吳中人物誌四_明張?撰.djvu 吳中人物誌五_明張?撰.djvu 吳中人物誌六_明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一_明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二_明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三_明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四_明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五_明唐鶴徵撰.djvu 皇明輔世編六_明唐鶴徵撰.djvu 聖門人物誌一_明郭子章撰.djvu 聖門人物誌二_明郭子章撰.djvu 聖門人物誌三_明郭子章撰.djvu 聖門人物誌四_明郭子章撰.djvu 聖門人物誌五_明郭子章撰.djvu 聖門人物誌六_明郭子章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一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二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三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四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五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六_明邵寶撰.djvu 春秋諸名臣傳七_明邵寶撰.djvu 貂璫史鑑一_明張世則撰.djvu 貂璫史鑑二_明張世則撰.djvu 貂璫史鑑三_明張世則撰.djvu 貂璫史鑑四_明張世則撰.djvu 聖學宗傳一_明周汝登撰.djvu 聖學宗傳二_明周汝登撰.djvu 聖學宗傳三_明周汝登撰.djvu 聖學宗傳四_明周汝登撰.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