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二十七回 太师回兵陈十策

第二十七回 太师回兵陈十策

  诗曰:

  天运循环有替隆,任他胜算总无功;方少进和平策,又道提兵欲破戎。数定岂容人力转,期逢自与鬼神通;从来逆孽终归尽,力纵回天亦是空。

  话说黄元帅见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何处去?”二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比干忽听得,勒马问曰:“怎麽是无心菜。”妇人曰:“民妇卖的是无心菜。”比干曰:“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曰:“人若无心即死?”比干大叫一声,撞下马来,一腔热血溅尘埃。有诗为证:

  “御札飞来实可伤,妲己设计害忠良;比干倚仗昆仑术,卜兆焉知在路旁。”

  话说卖菜妇人见比干落马,不知何故,慌忙躲了。黄明、周纪二骑马赶出北门,看见比干於马下,一地鲜血,溅染衣袍,仰面朝天,瞑目无语。二将不知所以然。当时子牙留下简帖,上书符印,将符烧灰入水,服於腹中,护其五脏,故能乘马出北门耳。见卖无心菜的,比干问其因由;妇人言人无心即死。若是回道:“人无心还活。”比干亦可不死。比干取心下台上马,血不出者,乃子牙符水玄妙之功。话说黄明、周纪飞马赶出北门本见如此行迳,同至九间殿来回黄元帅话。见比干如此而死,说了一遍。微子等百官无不伤悼。内有一下大夫厉声大叫:“昏君无辜擅杀叔父,纪纲绝灭,吾自见驾。”此官乃是夏招,自往鹿台,不听宣召,迳上台来。纣王将比干心立等做羹汤,又被夏招上台见驾。纣王出见夏招;见招竖目扬眉,圆睁两眼,面君不拜。纣王曰:“大夫夏招,无旨有何事见朕?”招曰:“特来弑君。”纣王笑曰:“自古以来,那有臣弑君之理?”招曰:“昏王知道无弑君之理,世上那有无故侄杀叔之理?比干乃昏君位之嫡叔,帝乙之弟,今听妖妇妲己之谋,取比干心作羹,岂非弑叔父?臣今当弑昏君;以尽成汤之法。”便把鹿台上挂的飞云剑,掣在手中,望纣王劈面杀来;纣玉乃文武全才,岂惧此一个儒生?将身一闪让过,夏招扑个空。纣王大怒,命:“武士拿了!”武士领旨,齐来擒拿,夏招大叫曰:“不必来,昏君杀叔父,招宜弑君,此事之当然。”众人向前,夏招一跳。撞下鹿台;可怜粉骨碎身,死於非命。有诗为证:

  “夏招怒发气生,只为君王行不仁;不惜残躯拚直谏,可怜血肉已成尘。忠心自含留千古,赤胆应知重万钧;今日虽投台下死,芳名常共日华新。”

  不说夏招死於鹿台之下,且说各文武听夏招尽节鹿台之下;又去北门外收比干之。世子微子德披麻执杖,拜谢百官。内有武成王黄飞虎、微子、箕子伤悼不已,将比干用棺椁停在北门外,起芦篷,竖立纸,安定魂魄,忽探马报闲太师奏凯回朝,百官齐上马,迎接十里。至辕门,军政司报:“太师传令,百宫暂回午门相会。”众官速至午门等候。闲太师乘黑麒辚,往北门而进;忽见纸飘荡,便问左右:“是何人灵柩?”左右答曰:“是亚相比干之柩。”太师惊讶,进城又见鹿台高耸,光景嵯峨。到了午门,见百官道傍相迎;太师下骑笑脸问曰:“列位老大人!仲远征北海,离了多年,城中景物尽都变了。”武成王曰:“太师在北,可闻天下离乱,朝政荒芜,诸侯四叛?”太师曰:.“年年见报,日月通知,只是心悬两地,北海难平;托赖天地之恩,主上威福,方灭北海妖孽。吾恨胁无双翼,飞至都城,面君为快。”众官随至九间大殿,太师见龙书案灰尘堆砌,寂静凄凉,又见殿东边黄澄澄大柱子:“为何放在殿上?”执殿之官跪而答曰:“此是天子所置新刑,名曰:『炮烙。』”太师又问:“何为炮烙?”只见武成王向前言曰:“太师此刑铜造成的,有三层大门,凡有谏官阻事,尽忠无私,赤心为国的,言天子之过,说天子之不仁;正天子不义;便将此物将炭烧红,用铁索将人两手抱住铜柱,左右裹将过去,四肢烙为灰烬,殿前臭不可闻。为造此刑,忠良隐道,贤者退位,能者去国,忠者死节。”闻太师听得此言,心中大怒,三目交辉。只急得当中那一只神目睁开,白光现尺馀远近,命:“执殿官鸣钟鼓请驾。”百官大悦。话说纣王自取比干心作汤,疗妲己之疾,一时全愈,正在台上温存。当驾官启奏曰:“九间殿鸣钟鼓,乃闻太师还朝,请驾登殿。”纣王闻得此说,默然不语,随传旨:“排銮舆临轩。”奏御保驾等官,扈拥天子至九间大殿。百官朝贺。闻太师行礼山呼毕,纣王秉圭谕曰:“太师远径北海,登涉艰苦,鞍马劳心,运筹无暇。欣然奏捷,其功不小。”太师拜伏於地曰:“仰仗天成,感陛下洪福,灭怪除妖,斩逆贼,征伐十五年,臣捐躯报国,不敢有负先王。臣在外闻得内廷浊乱,各路诸侯反叛,使臣心悬两地,恨不能插翅面君。今睹天颜,其情可实?”王曰:“姜桓楚谋逆弑朕,鄂崇禹纵恶为叛,俱已伏诛。但其子肆虐,不遵国法,乱离各地,使关隘扰攘,甚是不法,良可痛恨。”太师奏曰:“姜桓楚篡位,鄂崇禹纵恶,谁人为证。”纣王无词以对。太师近前复奏曰:“臣远征在外,苦战多年;陛下仁政不修,荒淫酒色,诛谏杀忠,致使诸侯反乱。臣且启陛下,殿东放着黄澄澄的是甚东西?”纣王曰:“谏臣恶口件君,沽忠卖直,故设此刑。名曰:炮烙。”太师又启:“进都城见高耸青云,是甚所在?”纣王曰:“朕至暑天,苦无憩地,造此行乐,亦观望高远,不致耳目蔽塞耳;名曰:鹿台。”太师听罢,心中甚是不平,乃大言曰:“今四海荒荒,诸侯齐叛,皆陛下有负於诸侯。故有离叛之患。今陛下仁政不施,恩泽不降,忠谏不纳,近奸色而远贤良,恋歌饮而不分昼夜;广施土木,民连累而反,军粮绝而散。文武军民,乃君王四肢,四支顺,其身康健;四肢不顺,其身残缺。君以礼待臣,臣以忠事君。想先王在日,四夷拱手,八方宾服,享太平乐业之丰,受巩固皇基之福,今陛下登临大宝,残虐百姓,诸侯离叛,民乱军怨,北海刀兵,使臣一片苦心,殄灭妖党。今陛下不修德政,一意荒淫;数年以来,不知朝纲大变,国体全无,使臣日劳边,正如辛勤立燕巢於朽幕耳,惟陛下思之。臣今回朝,自有治国之策,容臣再陈陛下,暂请回宫。”纣王无言可对,只得进宫阙去了。且说澈太师立於殿上曰:“众位先生大夫,不必回府第,但同老夫到府内共议,吾自为处。”百官跟随,同至太师府,到银銮殿上,各依次坐下。太师就问:“列位大夫!诸位先生!老夫在外多年,远征北海,不得在朝。但我闻仲感先主托孤之事,不敢有负遗言。但当今颠倒宪章,有不道之事,各以公论,不可架捏,我自有平定之说。”内有一大夫孙容,欠身言曰:“太师在上,朝廷听谗远贤,沈湎酒色,杀忠阻谏,殄灭彝伦,怠荒国政,事迹多端,恐众官齐言,有紊太师清听。不若众位静坐,只是武成王黄老大夫,从头至尾,请与老太师听。一来老太师便於听闻,百官不致搀越,不识太师意下如何。”闻太师听罢:“孙大夫之言甚善。黄老大人,老夫愿洗耳闻其详。”黄飞虎欠身曰:“既从尊命,末将不得不细细实陈。天子自从纳了苏护之女,朝中日渐荒乱,将元配姜后剜目烙手,杀子绝伦。诓诸侯入朝歌,戮醢大臣,妄斩司天监太师杜元铣,听妲己之狐媚,造炮烙之刑。坏上大夫梅伯,因姬昌於里七年。摘星楼内设虿盆,宫娥惨死;造酒池肉林,内侍遭殃。造鹿台广兴土木之工,致上大夫赵启坠楼而死。任用崇侯虎监工,贿赂通行,三丁抽二,独丁鞍役,有钱者买闲在家,累死百姓,填於台下。上大夫杨任剜去二目,至今骸无踪。前者鹿台上有四五十狐狸,化作仙人赴宴,被比干看破;妲己怀恨,今不明不白,内廷私纳一女,不知来历。昨日听信妲己诈言心疼,要玲珑心作汤疗疾,勒逼比干剖心,死於非命,灵柩已停北门。国家将兴,祯祥自现,国家将亡,妖孽频出。谗佞亲加胶漆,忠良视若寇仇;惨虐异常,荒淫无忌。即不才等,屡具谏章,视如故纸,甚至上下隔阻。正无可奈何之时,适太师凯奏还国,社稷幸甚!万民幸甚!”黄飞虎这一篇言语,从头至尾,细细说完,就把闻太师急得厉声大叫曰:“有这等反常之事!只因北海刀兵,致天子紊乱纲常,我负先王,有误国事,实老夫之罪也。众大夫先生请回,我三日後上殿,自有条陈。”太师送众宫出府,唤吉立、余庆,令封了府门,一应公又不许投递,至第四日面君,方许开门,接应事体。吉立、余庆得令即闭府门。有诗为证:

  “太师兵回奏凯还,岂知国内事多奸;君王失政乾坤乱,海宇分崩国政艰。道条陈安社稷,九重金阙削奸颜;山河旺气该如此,总用心机只等闲。”

  话说闻太师三日内造成条陈十道,第四日入朝面君。文武官员已知闻太师有本上殿,那日早朝聚两班又武百官朝毕,纣王曰:“有奏章出班,无事朝散?”左班中闻太师进礼称臣曰:“臣有疏,将本铺展御案。”纣王览表。

  “具疏臣太师闻仲上言,奏为国政大变,有伤风化,宠淫近佞,连治惨刑;大於天变,险忧莫测事。臣闻尧受命以天下为己忧,而未尝以位为乐也,故诛逐乱臣,务求贤圣。是以得舜禹稷契咎繇,而众圣辅德,贤能使职,教化大行;天下为治,万民皆安,仁义各得其宜,动作应礼,从容中道。乃王者必世而後仁之谓也。尧在位七十载,乃逊位以禅虞舜,尧崩,天下不归尧子丹朱而归舜,舜知不可逊,乃即天子之位,以禹为相。因尧之辅佐,继其统业,是以垂拱无为而天下法,所作韶乐,尽善尽美,今陛下继承大统,当行仁义,普施恩泽,爱惜军民,礼文敬武,顺天和地;则社稷奠安,生民乐业。岂意陛下近淫酒,亲奸倭,忘恩爱,将皇后炮手剜睛,杀子嗣自剪其後。此皆无道之君所行,自取灭亡之祸。臣贡陛下痛改前非,行仁与义,速远小人,日近君子。庶几社稷奠安,万民钦服、天心效数顺,国祚灵长,风和雨顺,天下享承平之福矣。臣带罪冒犯天颜,条陈开列於後:

  笫一件拆鹿台,安民心不乱。第二件废炮烙,使谏臣尽忠。第三件填虿盆,宫患自安。第四件填酒池,拔肉林,掩诸侯谤议。第五件贬妲己,别立正宫,自无蛊惑。第六件斩费仲、尤浑,快人心以警不肖。第七件开仓廪,赈民饥馑。第八件遣使命,招安东南。第九件访遗贤於山泽。第十件大开言路,使天下无壅塞之蔽。

  闻太师立於御书案傍,磨墨润毫,将笔递与纣王,请即时批准施行。纣王看十款之中,头一件便是拆鹿台,纣王曰:“鹿台之工,费无限钱粮,成功不易;今一旦拆去,实是可惜,此等再议。二件炮烙准行。三件虿盆准行。五件贬苏后,今妲己德性幽娴,并无失德,如何便加谪眨?也再议。六件中大夫费、尤二人,素有功而无过,何为谗佞,岂得便加诛戮?除此三件,以下准行。”太师奏曰:“鹿台工大,劳民伤财,黎民怨深,拆之所以消天下百姓之隐恨。皇后惑陛下造此惨刑,神鬼怒怨,屈魂无伸,乞速贬苏后;则神喜鬼舒,屈魂瞑目,所以消天下之幽怨。速斩费仲、尤浑,则朝纲清净,国内无谗。圣心无惑乱之虞,则朝政不期清而自清矣。愿陛下速赐施行,幸无迟疑不决,以误国事,则臣不胜幸甚。”纣王没奈何,立语曰:“太师所奏,朕准七件,此三件候议妥再行。”闻太师曰:“陛下莫谓三事小节而不足为,此三事关系治乱之源,陛下不可不察,毋得草草放过。”只见中大夫费仲还不识时务,出班上殿见驾,闻太师认不得费仲,问曰:“这员官是谁?”仲曰:“卑职费仲是也。”太师道:“先生既是费仲,先生上殿有甚麽话讲?”仲曰:“太师虽位极人臣,不安国体,持笔逼君批行奏疏,非礼也;本参皇后,非臣也;令杀无辜之?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萬曆]榆次縣志十卷 善本書室藏書志四十卷附錄一卷 九鐘精舍金石跋尾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二百二十卷 重刊拜經樓叢書七種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目錄二卷 太上感應篇直講一卷 增評補注石頭記一百二十回首一卷總目一卷 溪山琴況 餘園古今體詩精選四卷 苕華閣詩稿一卷 九煙先生集四卷補遺一卷别集二卷 光宣間有關江南鹽務告示 娛景堂集三卷 陶齋吉金續錄二卷補遺一卷 四書反身錄八卷 沼山精舍經律劄記不分卷 菀青集 古香齋鑒賞袖珍春明夢餘錄七十卷 微波榭叢書三十二種 書畫緣 攀古小廬雜著十二卷 洞庭湖志十四卷 顧端文公遺書十四種 石笥山房文集五卷補遺一卷 藏書紀事詩七卷 [浙江餘姚]餘姚楊氏宗譜四卷首一卷 國語二十一卷 誦芬堂詩三卷詩餘一卷 痘疹摘錄一卷 孝經注疏九卷校勘記九卷 御覽集六種 皇朝輿地韻編二卷 新輯分類史論大成十九卷首一卷 閩南遊草 學易庵詩集八卷 [乾隆]赤城縣志八卷首一卷 重校十三經不貳字一卷 唐語林八卷 董方立遺書 駢體南鍼十六卷 觀劇絕句三卷 傷寒論註四卷 南省公餘錄八卷 訒齋文鈔二卷詩鈔一卷手札四卷附錄二卷 唐會元精選諸儒文要八卷 圓覺真經 星相一掌經 姚江釋毀錄一卷 尚書後案三十卷後辨一卷 北洋公牘類纂二十五卷目錄一卷 欽定七經綱領七卷 呂新吾先生閨範圖說四卷 學案小識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自鳴鐘表圖說 夢虹奏議二卷首一卷 欽定遼史語解十卷欽定金史語解十二卷欽定元史語解二十四卷 孟子註疏解經十四卷音義二卷 二曲集四十六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三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四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五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六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七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四_嚴可均輯_x1_53.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八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九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五_嚴可均輯_x1_24.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二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三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四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五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六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七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八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四十九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五十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五十一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五十二_嚴可均輯.djvu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一百五十三_嚴可均輯.djvu 兵老将骄 兵车之会 兵连祸接 兵连祸深 兵革之祸 兵革互兴 兵革满道 兵马不动,粮草先行 兵骄将傲 冰壶玉尺 冰壶玉衡 冰壸秋月 冰天雪窑 冰寒雪冷 冰山易倒 冰山难靠 冰弦玉柱 冰心一片 冰炭不投 冰炭同器 冰炭相爱 冰瓯雪椀 冰肌雪肠 冰肌雪肤 冰释理顺 冰销雾散 冰雪严寒 屏气不息 屏气敛息 并为一谈 并头莲 并容偏覆 并容徧覆 并蒂莲 并赃拿贼 掤扒吊拷 炳如观火 炳炳凿凿 炳炳麟麟 病僧劝患僧 病入骨隨 病势尪羸 病急乱求医 病来如山倒 病民害国 病民蛊国 病狂丧心 病病歪歪 病骨支离 病魔缠身 秉公办事 秉政劳民 秉政当轴 伯仲叔季 伯虑愁眠 剥复之机 剥床以肤 剥极则复 剥极必复 剥皮抽筋 剥肤之痛 剥肤锥髓 勃然不悦 勃谿相向 博关经典 博学多识 博学宏才 博学洽闻 博学笃志 博带褒衣 博洽多闻 博物君子 博物通达 博者不知 博见洽闻 博览古今 博识多通 博通经籍 博采众议 博采众长 博采群议 拨乱为治 拨乱之才 拨乱返正 拨云雾见青天 拨弃万事 拨弓曲矢 拨烦之才 搏牛之虻 播弄是非 播穅眯目 波波碌碌 波流弟靡 波涛汹涌 波涛滚滚 薄今厚古 薄命佳人 薄批细抹 薄暮冥冥 薄赋轻徭 踣不复振 不上不落 不世之业 不世之仇 不世之材 不世之略 不为戎首 不乏先例 不习地土 不习水土 不事城府 不二之老 不亦善夫 不仁之器 不仁起富 不令而信 不以介怀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 不以词害意 不伶不俐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