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二十六回 坦己设计害比干

第二十六回 坦己设计害比干

  诗曰:

  朔风一夜碎琼瑶,丞相乘机进锦貂;只望同心除恶孽,孰知触忌伴君妖。刳心已定千秋业,宠妲难羞万载谣;可惜成汤贤圣业,化为流水逐春潮!

  话说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此时九月,瞬息光阴,一如弹指,不觉时近仲冬;纣王同妲己宴乐於鹿台之上。那日只见彤云密布,凛烈朔风,乱舞梨花,乾坤银砌;纷纷瑞雪,通满朝歌。怎见得好雪?

  空中银珠乱洒,半天柳絮交加;行人拂袖舞梨花,满树是千枝银压。公子围酌酒,仙翁扫雪烹茶;夜来朔风透窗纱,不知是雪花梅花。飕冷气侵人,片片六花盖地;瓦楞鸳鸯轻拂粉,炉焚兰麝可添锦。云迷四野催妆晚,阁红炉玉影偏。此雪似梨花,似杨花,似梅花,似琼花;似梨花白,似杨花细,似梅花无香,似琼花珍贵。此雪乃有声有色,有气有味;有声者如蚕食叶,有气者冷侵心骨,有色者比美玉无瑕,有味者能识来年禾稼。团团如滚珠,霏霏如玉屑;一片似凤羽,两片似鹅毛。三片攒三,四片攒四;五片似梅花,六片如花萼。此雪下到稠密处,只见江湖一道青;此雪有富有贵,有贫有贱。富实者,红炉添兽炭,阁饮羊羔。贫贱者,厨中无米,灶下无柴,非是老天传敕旨,分明降下杀人刀。

  凛凛寒威雾气棼,国家祥瑞落纷纭;须臾四野难分界,头望千山尽是云。道上往来人迹绝,空中隐跃自为群;此雪若到三更後,尽道丰年已十分。

  纣王与妲己正饮宴赏雪,当驾官启奏:“比干候旨。”王曰:“宣比干上台。”比干行礼毕,王曰:“六花杂出,舞雪纷纭,皇叔不在府第酌酒御寒,有何奏章冒雪至比?”比干奏曰:“鹿台高接霄汉,风雪严冬;臣忧陛下龙体生寒,特献袍袄与陛下御冷驱寒,少尽臣微悃。”王曰:“皇叔年高,当留自用;今进与孤,足徵忠爱。”命取来。比干下台,将朱盘高捧;面是大红,里是毛色。比干亲手抖开,与纣王穿,纣王笑曰:“朕为天子,富有明海,实缺此袍御寒;今皇叔之功,世莫大也。”纣王传旨赐酒,共乐鹿台。话说妲己在绣内观看,都是他子孙的皮;不觉一时间刀剜肺腑,火烧肝肠,此苦可对谁言?暗骂:“比干老贼!吾子孙就享了当今酒席,与老贼何干?你明明欺我,把皮毛感吾之心,我不把你这老贼剜出你的心来,也不算中官之后。”泪如雨下。不表妲已深恨比干。且说纣王与比干把盏,比干辞酒,谢恩下台;纣王着袍进内,妲己接住。王曰:“鹿台寒冬,比干进袍,甚称朕怀。”妲己奏曰:“妾有愚言,不识陛下可容纳否?陛下乃龙体,怎披此狐狸皮毛;不当稳便,甚为亵尊。”王曰:“御妻之言是也。”遂脱将下来库。此乃是妲己见物伤情,其心不忍,故为此语。因自沉思曰:“昔日欲造鹿台,为报琵琶妹子之仇,岂知惹出这场是非,连子孙俱灭殆尽。”心中甚是痛恨,一心要害比干,无计可施。话说时光易度,一日,妲己在鹿台陪宴,陡生一计,将面上妖容撤去;比平常娇媚不过十分中一二,大抵往日如牡丹初绽,芍药迎风,梨花带雨,海棠醉日,冶非常。纣王正饮酒问,谛视良久,见妲己容貌大不相同,不住盼睐,妲己曰:“陛下频顾贱妾残妆何也?”纣王笑而不言,妲己强之,纣王曰:“朕看爱卿容貌,真如娇花美玉;令人把玩,不忍释手。”妲己曰:“妾有何容颜?不过蒙圣恩宠爱,故如此耳,妾有一结义妹,姓胡名喜媚,如今在紫霄宫出家;妾之颜色,百不及一。”纣王原是爱酒色,听得如此容貌,不觉心中欣悦。乃笑而问曰:“爱卿既有令妹,可能令朕一见否?”妲己曰:“喜媚乃是闺女,自幼出家,拜师学道,在洞府名山,紫宵宫内修行,一刻焉能得至?”王曰:“托爱卿福庇,如何委曲,使朕一见?亦不负卿所举。”妲己曰:“当时同妾在冀州时,同妾针线,喜媚出家,与妾作别,妾洒泪泣曰:“今别妹妹:永不能相见矣!”喜媚曰:“但拜师之後,若得五行之术,我送信香与你姐姐;若要相见,焚此信香,吾当即至。”後来去了一年,果送信香一块,未及二月,蒙圣恩取上朝歌,侍陛下左右,一向忘却。方陛下不言,妾亦不敢奏闻。”纣王大喜曰:“爱卿何不速取信香焚之!”妲己曰:“尚早,喜媚乃是仙家,非同凡俗;待明日月下,陈设茶□(上“草”字头,下“果”),妾身沐浴焚香相迎方可。”王曰:“卿言甚是,不可亵渎。”纣王与妲己宴乐安寝。却说妲己至三更时分,现出原形,竟到轩辕坟中。只见雉鸡精接着泣诉曰:“姐姐因为你一席酒,断送了你的子孙尽灭,将皮都剥了去,你可知道?”妲己亦泣悲道:“妹妹!因我子孙受此沉冤,无处申报;寻思一计,须如比如此,可将老贼取心,方遂吾愿。今仗妹扶持,彼此各相护卫,我思你独自守此巢穴,也是寂寥,何不乘此机会,享皇家血食?朝暮相聚,何不为美?”雉鸡精深谢妲己曰:“既蒙姐姐□(左提“手”,右“台”)举,敢不如命!明日即来。”妲己计较已定,依旧隐形;回宫入窍,与纣王共寝。天明起来,纣王好不欢欣,专候今晚喜媚降临;恨不得把金乌赶下西山去,捧出东迪玉兔来。至晚纣玉见月华初升,一天如洗,作诗曰:

  “金运蝉光出海东,清幽宇宙彻长空;玉盘悬在碧天上,展放光华散彩虹。”

  话说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玩月,催逼妲己焚香,妲己曰:“妾虽焚香拜请,倘或喜媚来时,陛下当回避一时;恐触彼回去,急切难来。待妾以言告过,再请陛下相见。”纣王曰:“但凭爱卿吩附,一一如命。”妲己方净手焚香,做成圈套;将近一鼓时分,听半空风响,阴云密布,黑雾迷空,将一轮明月遮掩。一霎时天昏地暗,寒气侵入;纣王惊疑,忙问妲己曰:“好风,一会儿翻转天地了。”妲己曰:“想必喜媚踏风云而来。”言未毕,只听空中有环佩之声,隐隐有人声坠落;妲己即忙催纣王进里面曰:“喜媚来矣!俟妾讲过,好请相见。”纣王只得进内殿,隔偷瞧;只见风声停息,月光之下,见一位道姑。穿大红八卦衣,丝绦麻履;况此月色复明,光彩皎洁,且是灯烛煌。常言:“灯月之下见佳人,比白日更胜十倍。”只见此女肌如瑞雪,脸似朝霞,海棠风韵,樱桃小口,杏脸桃腮,光莹娇媚,色色动人。妲己向前曰:“妹妹来矣!”喜媚曰,“姐姐!贫道稽首了。”二人同至殿内,行礼坐下;茶罢,妲己曰:“昔日妹妹曾言:『但欲相会,只焚信香即至。』今果不失前言,得会尊容,妾之幸甚。”道姑曰:“贫道适闻信香一至,恐违前约,故即速前来,幸恕唐突。”彼此逊谢。且说纣王再观喜媚之姿,复睹妲己之色,如天地悬隔;纣王暗想:“但得喜媚常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心上甚是难过,只见妲己问喜媚曰:“喜妹是斋是荤?”喜媚答曰:“是斋。”妲己传旨排上素斋来,二人传杯叙话,灯光之下,故作妖娆。纣王看喜媚;真如蕊宫仙子,月窟嫦娥;把纣王只弄得魂游荡漾三千里,魄绕山河十万重,恨不能共语相陪,一口吞下肚。抓耳挠腮,坐立不安,不知如何是好;纣王急得不耐烦,只是乱咳嗽;妲己已会其意!眼角传情,看看喜媚曰:“妹!妾有一言奉渎,不知可容纳否?”喜媚曰:“姐姐有何事吩咐?贫道领教。”妲己曰:“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赞扬妹大德;天子喜不自胜,久欲一睹仙颜。今蒙不弃,慨赐降临,实出万幸;乞贤念天子渴想之怀,俯同一会,得领福慧,感戴不胜!今不敢唐突晋谒,托妾先容,不知意下如何?”喜媚曰:“妾系女流,况且出家;生俗不便相会。二来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亲。』岂可同筵晤对而不分内外之礼?”妲己曰:“不然,妹既系出家,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岂得以世俗男女分别而论?况天子系命於大,即天之子,总治万民,富有四海,率土皆臣。无论何人,皆可相见。我与你幼虽结拜,义实同胞;即以姐之情;就见天子亦是亲道。这也无妨?”喜媚曰:“姐姐吩咐,请天子相见。”纣王即“请”字也等不得,就走出来了。纣王见道姑一躬,喜媚打一稽首相还。喜媚曰:“请天子坐。”纣王便傍坐在侧,二妖反上下生了。灯光下见喜媚两次三番,启朱一点樱桃,,吐的是喜孜孜一团和气;转秋波双湾活水,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把个纣王弄得心猿难按,意马驰,只急得一身香汗。妲己情知纣王欲火正炽,左右难捱,故意起身更衣。妲己上前曰:“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来。”纣王复转下坐,朝上觌面传杯;纣王在灯下,眼角传情,那道姑面红微笑。纣王斟酒,双手奉於道姑;道姑接酒,吐娜声音答曰:“敢劳陛下。”纣王乘机将喜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语,把纣王魂灵儿都飞在九霄。纣王见是如此,便问曰:“朕同仙姑台前玩月何如?”喜媚曰:“领旨。”纣王复携喜媚手出台玩月:喜媚不辞,纣王心动,便搭住香肩,月下偎倚,情意甚密,纣王心中甚喜,乃以言挑之曰:“仙姑何不弃此修行,而与令姐向住爆院?抛此清凉,且享富贵:朝夕欢娱,四时欢庆,岂不快乐?人生几何。乃自苦如此。仙姑意下如何?”喜媚只是不语。纣王见喜媚不甚推托,乃以手抹着喜媚胸膛;软绵绵温润润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纣王见他如此,双手搂抱。偏殿交欢;云雨几度,方才歇手。正起身整衣,忽见妲己出来;一眼看见喜媚乌云散乱,气喘吁吁。妲己曰:“妹为何这等模样?”纣王曰:“实不相,方与喜媚姻缘相凑,天降赤绳;你姐妹同侍左石,朝暮欢娱,共享无穷之福。此亦是爱卿荐拔喜媚之功,朕心喜悦,不敢有忘。”即传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饮至五更,方共寝鹿台之上。有诗为证:

  “国破妖氛现,家亡殷主昏;不听君子谏,专纳佞人言。先爱狐狸女,又宠雉鸡精;比干逢此怪,目下死无存。”

  话说纣王纳喜媚,外官不知,天子不理国事,荒淫内阙。外廷隔绝,真是君门万里。武成王执掌大帅之权,提调朝歌内四十八万人马,镇守都城;虽然是丹心为国,而终不能面君进谏。彼此隔绝,无可奈何,只得长叹而已。一日,见报。说东伯侯姜文焕分兵攻打野马岭,要取陈塘关;黄总兵令鲁虽领兵十万把守去讫。且说纣王自得喜媚,朝朝云雨,夜夜酣歌,那里把社稷为重。那日,二妖正在台上用早膳,忽见妲己大叫一声,趺倒在地;把纣王惊骇汗出,吓的面如土色。见妲己口中喷出血来,闭口不言,面皮俱紫;纣王曰:“御妻自随朕数年,未有此疾;今日如何得这等凶症?”喜媚故意点头叹曰:“姐姐旧疾发了。”纣王问曰:“美人为何知御妻有此旧疾?”喜媚奏曰:“昔在冀州,是彼比俱是闺女,姐姐常有心痛之疾,冀州有一医士,姓张名元,他用药最妙。有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此疾即愈。”纣王曰:“传旨宣冀州医士张元。”喜媚奏曰:“陛下之言差矣!朝歌到冀州有多少路?一去一来,至少月馀;耽误日期,焉能救得?除非朝歌之地,若人有玲珑心,取他一片,登时可救,如无,须臾即死。”纣王曰:“玲珑心谁人知道?”喜媚曰:“妾身曾拜师,善能推算。”纣王大喜,命喜媚速算。这妖精故意掏指,算来算去奏曰:“?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興化文史資料第十四期_政協興化市文史資料委員會政協興化市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一期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靖江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二期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靖江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三期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靖江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四期_印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靖江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江蘇省靖江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政協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江蘇省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江蘇省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江蘇省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泰興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泰興縣文史資料委員會泰興縣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djvu 泰興文史資料第十輯_泰興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泰興市水利局河海大學出版社.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1輯_泰縣編史修志辦公室.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泰縣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江蘇省泰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姜堰文史資料第八輯_姜堰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姜堰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江蘇省姜堰市學習文史委員會政協江蘇省姜堰市學習文史委員會.djvu 姜堰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姜堰市委員會政協姜堰市委員會.djvu 姜堰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姜堰市政協學習文史委員會.djvu 姜堰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江蘇省姜堰市政協學習文史委員會.djvu 姜堰古鎮風情錄_政協泰縣文史資料委員會泰縣縣志辦公室泰縣工商業聯合會政協泰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宿遷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宿遷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宿遷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縣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宿遷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宿遷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六輯_宿遷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七輯_宿遷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八輯_宿遷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九輯_宿遷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十輯_宿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宿.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宿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宿遷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宿遷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宿北戰役資料選_淮陰師範專科學校馬列主義教研組政協宿遷縣委員會文史研究委員會.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辦公室.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辦公室.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辦公室.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辦公室.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辦公室.djvu 沭陽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沭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泗陽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江蘇省泗陽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泗洪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泗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辦公室.djvu 泗洪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泗洪縣委員會文史資料辦公室.djvu 泗洪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泗洪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洪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泗洪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泗洪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泗洪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山西通志卷一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四至卷五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至卷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九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十至卷十一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十二至卷十三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十四至卷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十七至卷十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十九至卷二十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一至卷二十二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卷二十三至卷二十四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五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二十九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三至卷三十四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五至卷三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七至卷三十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三十九至卷四十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四十一至卷四十三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四十四至卷四十五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四十六至卷四十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四十八至卷四十九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五十至卷五十一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五十二至卷五十三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五十四至卷五十五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五十六至卷五十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五十八至卷五十九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十至卷六十一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十二至卷六十三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十四至卷六十五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十六至卷六十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六十八至卷六十九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七十至卷七十一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七十二至卷七十四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七十五至卷七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七十七至卷七十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七十九至卷八十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一至卷八十二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三至卷八十四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五至卷八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七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八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八十九至卷九十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九十一至卷九十二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九十三至卷九十四_曾國荃張荃.djvu 山西通志卷九十五至卷九十六_曾國荃張荃.djvu 至诚至义 至德不得 志隐味深 志在必得 知周万物 治世之音 置诸死地 忠贞不二 终天之戚 众口籍籍 众口晓晓 众人捧柴火焰高 众人拾柴火焰高 朱幡皂盖 属采附声 属事遣词 著诚去伪 专心揖志 转厄为安 转祸为功 转怒为喜 转瞬即逝 装聋卖哑 装傻卖呆 壮志雄心 追根刨底 锥股自厉 锥心之痛 坠欢重拾 捉摸不透 灼灼逼人 灼灼如焚 灼灼生辉 灼灼耀眼 卓荦磅礴 琢句炼字 孜孜以求 咨经诹史 咨师访友 姿态万千 粢粝之食 孳孳为利 趑趄却顾 锱铢无爽 自拔无由 自解雌黄 自开生面 自媒自炫 自叹不如 自惜羽毛 自炫自媒 自以为非 自怨自叹 自斟自酌 自做主张 字应语伏 字字千钧 恣行无忌 纵马加鞭 纵目四顾 纵辔加鞭 纵情欢乐 走村串寨 走东闯西 走斝传觥 走街串市 走马斗鸡 走亲访友 走丸逆阪 卒章显其志 诅天咒地 俎上鱼肉 钻牛角 嘴笨舌呆 罪人不帑 罪有所归 尊官厚禄 尊师重教 遵时叹逝 遵厌兆样 左膀右臂 左蹿右跳 左雍得尝 佐斗得伤 作张作势 坐立不稳 坐收渔人之利 周瑜打黄盖 安仁拜尘 八月浮槎 拔薤击强 白马生谏 白玉京 百炼刚刀 北窗卧羲皇 北山北南山南 笔墨渊海 辟尘犀 卞壶握拳 冰山难倚 病卧牛衣 病卧清漳 不言温室树 蔡姬荡舟 仓颉造字 藏舟藏山 曹溪一滴水 柴车夺牛 长房缩地术 巢父隐居 车胤囊萤 陈仓宝鸡 陈蕃扫一室 陈后主入井 陈抟坠驴 陈仲食李 乘车鼠穴 乘舟梦日 程昱捧日 鸱吓鹓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