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诗曰:

  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从此开疆归圣主,岐周事业藉匡襄。

  且说金霞童儿进洞来启太乙真人曰:“师兄杳杳冥冥,飘飘荡荡,随风定止,不知何故?”真人听说,早解其意,忙出洞来,真人吩咐哪吒:“此处非汝安身之所,你回到陈塘关托一梦与你母亲,在离关四十里,有一翠屏山,山上有一空地,令你母亲造一座哪吒行宫;你受香烟三载又可立人间,辅佐真主。可速去,不得迟误!”哪吒听说,离了乾元山,往陈塘关来。正值三更时分,哪吒配到香房叫,“母亲口孩儿乃哪吒也。如今我魂魄无栖,望母亲念孩儿死得好苦,离此四十里,有一翠屏山,求与孩儿建立行宫,使我受些香烟,便好去托生天界。孩儿感母亲之慈德,甚於天渊。”夫人醒来,却是一梦,夫人大哭。李靖问曰:“夫人为何啼哭?”夫人把梦中事说了一遍。李靖大怒曰:“你还哭他?他害我们不浅,常言:『梦随心得。』只因你思想他,便有许多梦魂颠倒,不必疑惑。”夫人不言。且说次日又来托梦,三日又来,夫人合眼,哪吒就站立面前。不觉五七日之後,哪吒他生前性格猛勇,死後魂魄也是骁勇,遂对母亲曰:“我求你数日,你全不念孩儿苦死,不肯造这行宫与我,我使吵你个六宅不安。”夫人醒来,不敢对李靖说;夫人暗着心腹人与些银两,往翠屏山兴工破土,起建行宫,造哪吒神像一座,旬日完工。哪吒在那翠屏山显圣,千请千灵,万请万应,因此庙宇轩昂,十分齐整。但见:

  行宫八字粉墙开,珠户铜环左右排;碧瓦雕檐三尺水,数株桧柏两重台。神橱宝座金妆就,龙凤幢瑞色裁;帐幔悬钓天半月,狰狞鬼判立尘埃。沉檀烟结彩,逐日纷纷祭祀来。

  哪吒在翠屏山显圣,四方远近居民俱来进香,纷纷如蚁,日盛一日;祈福禳灾,无不感应。不觉鸟飞兔走,似箭光阴,半载有馀。且说李靖因东伯侯姜文焕为父报仇,调四十万人马,在游魂关与窦融大战,窦融不能取胜;李靖在野马岭操演三军,坚守关隘。一日回兵,往翠屏山过,李靖在马上,看见往往来来,扶老携幼,男女进香,纷纷似蚁,人烟凑集。李靖在马上问曰:“这山乃翠屏山,为何男女纷纷,络绎不绝?”军政官对曰:“半年前有一神道在此感应显圣,千请千灵,万请万应,祈福福至,禳患患除,故此惊动四方男女进香。”李靖听罢,想起了,问中军官:“此神何姓何名?”中军官曰:“是哪吒行宫。”李靖大怒,令将人马扎住,待我上山去看来。李靖纵马往山上来看时,男女闪开;李靖纵马至庙门,只见庙门高悬一匾,书:“哪吒行官”四字。进得庙来,见哪吒形相如生,左右站立鬼判;李靖指而骂曰:“畜生!你生前扰害父母,死後愚弄百姓。”骂罢提六陈鞭,一鞭把哪吒金身,打的粉碎;李靖怒发,复一脚蹬倒鬼判,传令放火烧庙宇。吩咐进香万民曰:“此非神也,不许进香。”吓得众人忙忙下山。李靖上马,怒发不息。有诗为证:

  “雄兵才至翠屏疆,忽见黎民日进香;鞭打金身为粉碎,脚蹬鬼判也遭殃。火烧庙宇腾腾焰,烟透长空烈烈光;只因一气冲牛斗,父子参商几战场。”

  话说李靖兵进陈塘关即府下马,传令将人马散了。李靖进後厅,殷夫人接见。李靖骂曰:“你生的好儿子,还遗害我不少,今又替他造行宫,煽惑良民,你要把我这条玉带送了才罢!如今权臣当道,况我不与费仲、尤浑二人交接,倘有人传至朝歌,奸臣参我恨降邪神,白白的断送我数载之功。这样事俱是你妇人所为,今日我已烧毁庙宇。”夫人默默不语不表。且说那日哪吒出外游玩,不在行宫。至晚回来,只见山上一片坦洋,不独行宫无有,连庙宇无存;山红土赤,烟焰未灭,两个鬼判含泪来接。哪吒问曰:“怎的来?”鬼判曰:“是陈塘关李总兵突然上山,打碎金身,烧毁行宫,不知何故?”哪吒曰:“我与你无干了,骨肉还你父母,你如何打我金身,烧毁行官,令我无处栖身。”心上甚是不快,沈思良久,不若还往乾元出走一遭。哪吒受了半年香烟,已觉有些形声;一时到了高山,至于洞府。金霞童儿引哪吒见太乙真人;真人曰:“你不在行宫接受香火,你又来这里做甚麽?”哪吒跪诉前情:“被父亲将泥身打碎,烧毁行宫,弟子无所依倚,只得来见师父,望祈怜救。”真人曰:“这就是李靖的不是。他既还了父母骨肉,他上中下按天地人;真人将一粒金丹,放於房中,法用先天,气运九转,分离龙坎虎,绰住哪吒魂魄,望荷叶里一推,喝声:“哪吒不成人形,待何如?”只听响一声,跳起一个人来,面如傅粉,似涂朱,眼睛光运,身长一丈六尺,此乃哪吒莲花化身;见师父拜倒在地。真人曰:“李靖毁打泥身之事,其实伤心。”哪吒曰:“师父在上,此仇决难干休。”真人曰:“你随我桃园里来。”真人传哪吒火尖,不一时已自精熟,哪吒就要下山报仇。真人曰:“法好了,赐你脚踏风火三轮,另授灵符秘诀。”真人又付豹皮囊,囊中放混天绫、乾坤圈、金砖一块:“你往陈塘关去走一遭。”哪吒叩首拜谢师父,上了风火轮,两脚踏定,手提火尖,连往关上来。有诗为证:

  “两朵莲花现化身,灵珠二世出凡尘;手提紫焰蛇牙宝,脚踏金霞风火轮。豹皮囊内安天下,红锦绫中福世民;历代圣人为第一,史官遗笔万年新。”

  话说哪吒来到陈塘关,迳进关来至帅府,大呼曰:“李靖早来见我!”有军政官报入府内:“外面有三公子脚踏风火二轮,手提火尖,口称老爷姓讳。不知何故,请老爷定夺。”李靖喝曰:“胡说!人死岂有再生之理?”言未了,只见又一起家人来报:“老爷如出去迟了,便杀进府来。”李靖大怒:“有这样事!”忙提画戟,上了青骢,出得府来;见哪吒脚踏风火二轮,手提火尖,比前大不相同。李靖大惊问曰:“你这畜生!你生前作怪,死後还魂,又来这里缠扰!”哪吒曰:“李靖!我骨肉已交还与你,我与你无干碍的,你为何往翠屏山鞭打我的金身,火烧我的行宫?今日拿你,报一鞭之恨!”把紧一紧,劈面刺来。李靖将画戟相迎,轮马盘旋,戟并举。哪吒力大无穷,三五合把李靖杀的马仰人翻,力尽筋酥,汗流挟背:李靖只得望东南逃走。哪吒大叫曰:“李靖休走!想今番饶你,不杀你决不空回。”往前赶来,不多时看看赶上,哪吒的风火轮快,李靖马慢,李靖心下着慌,只得下马借土遁去了。哪吒笑曰:“五行之术,道家平常,难道你土遁去了,我就饶你?”把脚一蹬,驾起风火轮,只听风火之声,如飞云挈电,望前追来。李靖自思:“今番赶上,一被他刺死,如之奈何?”李靖见哪吒看看至近,正在两难之际,忽然听得有人作歌而来:

  “清水池边明月,绿柳堤畔桃花;别是一般风味,凌空几片飞霞。”

  李靖看时,见一道童,顶着发巾,道袍大袖,麻履丝绦,原来是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徒弟木吒是也。木吒曰:“父亲!孩儿在此。”李靖看时,乃是次子木吒,心下方安。哪吒架轮正赶。见李靖同一道童讲话,哪吒向前赶来。木吒上前喝一声:“慢来!你这孽障好大胆!子杀父忤逆乱伦,早早回去,饶你不死。”哪吒曰:“你是何人,口出大言?”木吒曰:“你连我也认不得?吾乃木吒是也。”哪吒方知二哥,忙叫曰:“二哥!你不知其详。”哪吒把翠屏山的事,细细说了一遍:“这个是李靖不是,是我不是?”木吒大喝曰:“胡说!天下无有不是的父母。”哪吒又把剖腹刳肠:“已将骨肉还他了,我与他无干,还有甚麽父亲之情?”木吒大怒曰:“这等逆子!”将手中剑望哪吒一剑砍来;哪吒架住曰:“木吒!我与你无仇,你站开了!待吾拿李靖报仇。”木吒大喝:“好孽障!焉敢大逆!”提剑来取;哪吒曰:“这是大数造定。”将生替死,手中劈面交还。轮步交加,弟兄大战,哪吒见李靖站立一傍,又恐走了他;哪吒性急,将挑开剑,用手取金砖望空打来。木吒不提防,一砖正中後心,打了一交,跌在地下。哪登轮来取李靖,李靖抽身就跑。哪吒笑曰:“就赶到海岛,也取你首级来,方吾恨。”李靖望前飞走,真似失林飞鸟,漏网游鱼,莫知东南西北。往前又赶多时,李靖见事不好,自叹曰:“罢!罢!罢!想我李靖前生不知作甚麽孽障,致使仙道未成,又生出这等冤愆,也是合该如此;不若自己将画戟刺死,免受此子之辱。”正待动手,只见一人叫曰:“李将军切不要动手!贫道来矣!”信口歌曰:

  “野外清风拂拂,池中水面飘花;借问安居何地?白云深处为家。”

  作歌者乃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手执拂尘而来。李靖看见,口称:“老师救末将之命。”天尊曰:“你进洞去,我来等他。”少刻哪吒虽纠纠气昂昂,脚踏风火轮,持赶至。看见一道者怎生模样:

  双抓髻云分蔼蔼,水合袍紧束丝绦;仙风道骨在逍遥,腹隐许多玄妙。玉虚宫元始门下,群仙首会赴蟠桃;全凭五气成豪,天皇氏修仙养道。

  话说哪吒看见一道人站立山坡上,又不见李靖。哪吒问曰:“那道者可曾看见一将过去?”天尊曰:“方才李靖将军进我云霄洞里去了。问他怎的?”哪吒曰:“道人!他是我的对头,你好好放他出洞来,与你无干;若走了李靖,就是你替他戳三。”天尊曰:“你是何人?这等狠,连我也要戳三?”哪吒不知那道人是何等人,便叫曰:“吾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徒弟哪吒是也,你不可小觑了我。”天尊曰:“我不曾听见有甚麽太乙真人徒弟叫做哪吒,你在别处撤野便罢,我这所在,撤不得野;若要撤野,便拿去桃园内吊三年,打二百扁拐。”哪吒那里晓得好歹,将一展,就刺天尊;天尊抽身就往本洞跑,哪吒踏轮来赶。天尊回头看见哪吒来的近了,袖中取一物,名曰:『遁龙桩。』又名:『七宝金莲。』望空丢起,只见风生四野,云雾迷空,播土扬尘,落来有声;把哪吒昏沈沈不知南北,黑惨惨怎认东西,颈项套一个金圈,两只腿两个金圈,靠着黄磴磴金柱子站着。哪吒及睁眼看时,把身子动不得了。天尊曰:“好孽障!撒的好!”唤:“金吒把扁取来。”金吒忙取扁拐,至天尊面前禀曰:“扁拐在此。”天尊曰:“替我打。”金吒领师命,持扁拐把哪吒一顿扁拐,打的三昧真火,七窍齐喷。天尊曰:“且住了。”同金吒进洞去了。哪吒因想赶李靖不曾赶上,倒被他打了一顿扁拐,又走不得;哪吒切齿深恨,没奈何站在此间,只得气冲牛斗。看官这个太乙真人明明送哪吒到此磨他杀性,真人已知此情。哪吒正烦恼时,只见那边厢大袖宽袍,丝绦麻履,乃太乙真人来也。哪吒看见叫曰:“师父!望乞救弟子一救!”连叫数声,真人不理,走进洞去了。有自云童儿报曰:“太乙真人在此。”天尊迎出洞来,对真人携手笑曰:“你的徒弟,叫我训教他。”二仙坐下,太乙真人曰:“贫道因他杀戒重了,故送他来磨其杀性,孰知果获罪於天尊。”天尊命金吒放了哪吒来。金吒走到哪吒面前道:“你师父叫你。”哪吒曰:“你明明的奈何我,你弄甚麽障眼法,教我动展不得,你还要消遣我。”金吒笑曰:“你闭了目。”哪吒只得闭了眼,金吒将灵符画毕,收了遁龙桩;哪吒急待看时,其圈桩俱不见了。哪吒点头:“好!好!好!今日吃了无限大亏,且进洞去见了师父,再做处置。”二人进洞来,哪吒看见打他的道人在左边,师父在右边。太乙真人曰,“过来与你师伯叩头。”哪吒不敢违拗师命,只得下拜,哪吒道谢了,打转身又拜师父。太乙真人叫:“李靖过来。”李靖倒身下拜。真人曰:“翠屏山之事,你也不该心量窄小,故此父子参商。”哪吒在旁,只气得面如火发,恨不得吞了李靖才好。二仙早解其意,真人曰:“从今父子再不许犯颜。”吩咐李靖:“你先去罢。”李靖谢了真人,迳出来了。就把哪吒急得敢怒而不敢言,只在傍边抓耳揉腮,长吁短叹。真人暗笑曰:“哪吒!今你也回去罢。好生看守洞府,我与你师伯下棋,一时就来。”哪吒听见此言,心花儿开了,哪吒曰:“弟子晓得。”忙忙出洞,踏起风火二轮,追赶李靖,往前赶有多时,哪吒看是李靖前边借土遁,大叫:“李靖休走!我来了!”李靖看见叫苦曰:“这道者可为失言,既先着我来,就不该放他下山方是。我今去没多时,便放来赶我,这正是为人不终,怎生奈何?”只得望前逃走。却说李靖被哪吒赶的上天无门,入地无路,正在危急之处,只见山冈上有一道人,倚松靠石而言曰:“山脚下可是李靖?”李靖头一看,见一道人。李靖曰:“师父!末将便是李靖。”道人曰:“为何慌忙?”靖曰:“哪吒追赶甚急,望师父垂救。”道人曰:“快上冈来,站在我後面,待我救你。”李靖上冈躲在道人之後,喘息未定,只见哪吒风火轮响,看看赶至冈下。哪吒看见两人站立,便冷笑一番:“难道这一回又吃亏了?”踏着轮往冈上来,道者问曰:“来者可是哪吒?”哪吒答曰:“我便是,你这道人为何叫李靖站在你後面?”道人曰:“你为何事赶他?”哪吒又把翠屏山的事,说了一遍。道人曰:“你在五龙山讲明了,又赶他是你失信了。”哪吒曰:“你莫管我们。今日定要拿他,以我恨。”道人曰:“你既不肯。”便对李靖曰:“你就与他杀一回与我看。”李靖曰:“老师!这畜生力大无穷,末将杀他不过。”道人站起来,把李靖啐一口,把脊背上打一巴掌:“你杀与我看,有我在此,不妨事。”李靖只得持戟刺来;哪吒持火尖来迎,父子二人战在山冈,有五六十回合;哪吒这一回被李靖杀的汗流满背,遍体生津。哪吒遮架画戟不住,暗自沈思:“李靖原杀我不过,方才这道人啐他一口,扑他一掌,其中必定有些原故。我有道理,待我卖个破绽,一先戳死道人,然後再拿李靖。”哪吒将身一跃,跳出圈子外,提竟刺道人。道人把口一张,一朵自莲花接住了火尖。道人曰:“李靖且住了!”李靖听说,急架住火尖。道人问哪吒曰:“你这孽障!你父子杀,我与你无仇,你怎的刺我一?倒是我白莲架住,不然,我反被你暗算,这是何说?”哪吒曰:“先前李靖杀不过我,你教他与我战,你为何啐他一口,掌他一下;这分明是你弄鬼,使我战不过他,我故此刺你一,以泄其忿。”道人曰:“你这孽障,敢来刺我!”哪吒大怒,把展一展,又劈面刺来;道人跳开一傍,袖儿望上一举,只见祥云缭绕,紫雾盘旋,一物往下落来,把哪吒罩在玲珑塔里。道入双手在塔上一拍,塔里火发,把哪吒烧的大叫:“饶命!”道人在塔外问曰:“哪吒你可认父亲?”哪吒只得连声答应:“老爷!我认是父亲了。”道人曰:“既认父亲,我便饶你。”道人忙收宝塔,哪吒睁眼一看,浑身上下并没有烧坏些儿。哪吒暗想有这等的异事,此道人真是弄鬼。道人曰:“哪吒你既认李靖为父,你与他叩头。”哪吒意欲不肯,道人又要祭塔;哪吒不得已,只得忍气吞声,低头下拜,倘有不平之色。道人曰:“还要你口称父亲。”哪吒不肯答应。道人曰:“哪吒!你既不叫父亲,还是不服,再取金塔烧你。”哪吒着慌,连忙高叫:“父亲!孩儿知罪了。”哪吒口内虽叫,只是暗暗切齿,自思道:“李靖!你长带着道人走。”道人唤李靖曰:“你且跪下,我秘授你这一座金塔。如哪吒不服,你可将此塔祭起烧他。”哪吒在傍,只是暗暗叫苦。道人曰:“哪吒!你父子从此和睦,久後俱是一殿之臣,辅佐明君,成其正果,再不必言其前事。哪吒!你回去罢。”哪吒见是如此,只得回乾元山去了。李靖跪而言曰:“老爷广施道德,解弟子之厄,请问老爷高姓大名,那座名山?何处洞府?”道人曰:“贫道乃灵鹫山元觉洞燃灯道人是也。你修道未成,合享人间富贵。今商纣失德,天下大乱,你且不必做官,隐於山谷之中,暂忘名利;待周武兴兵,你再出来立功立业。”李靖叩首在地,回关隐迹去了。道人原是太乙真人请到此间,磨哪吒之性,以後父子重圆。後来父子四人肉身成圣,托塔天王乃李靖也。後人有诗曰:

  “黄金造就玲珑塔,万道毫光透九重;不是燃灯施法力,难教父子复相从。”

  此是哪吒二次出世於陈塘关,後子牙下山,正应文王里七载之後。不知後节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治平勝算全書一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二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三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四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五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六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七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八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九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十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十一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十二_年羹堯輯.djvu 治平勝算全書十三_年羹堯輯.djvu 讀史兵略一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三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四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五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六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七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八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九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一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二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三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四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五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六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七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八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十九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一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二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三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四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五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二十六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一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二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三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四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五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六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七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八_胡林翼撰.djvu 讀史兵略續編九_胡林翼撰.djvu 海防要覽_丁日昌李鴻章撰.djvu 中西兵略指掌一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二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三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四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五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六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七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八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九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十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十一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十二_陳龍昌輯.djvu 中西兵略指掌十三_陳龍昌輯.djvu 兵學新書一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二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三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四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五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六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七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八_徐建寅輯.djvu 兵學新書九_徐建寅輯.djvu 管子榷一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二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三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四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五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六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七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八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九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十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十一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榷十二_朱長春撰.djvu 管子校正一_戴望撰.djvu 管子校正二_戴望撰.djvu 管子校正三_戴望撰.djvu 管子校正四_戴望撰.djvu 管子校正五_戴望撰.djvu 管子校正六_戴望撰.djvu 管子義證一_洪頤□撰.djvu 管子義證二_洪頤□撰.djvu 管子地員篇注一_王紹蘭撰.djvu 管子地員篇注二_王紹蘭撰.djvu 管子地員篇注三_王紹蘭撰.djvu 管子地員篇注四_王紹蘭撰.djvu 韓非子集解一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二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三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四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五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六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七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八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九_王先慎撰.djvu 韓非子集解十_王先慎撰.djvu 刑統賦解一_傅霖撰.djvu 刑統賦解二_傅霖撰.djvu 宋提刑洗冤集錄_宋慈撰.djvu 律例館校正洗冤錄一_律例館輯.djvu 律例館校正洗冤錄二_律例館輯.djvu 律例館校正洗冤錄三_律例館輯.djvu 洗冤錄詳義一_許槤撰.djvu 洗冤錄詳義二_許槤撰.djvu 洗冤錄詳義三_許槤撰.djvu 洗冤錄摭遺_葛元煦撰.djvu 洗冤錄摭遺補_葛元煦撰.djvu 無冤錄平冤錄_元王與撰.djvu 折獄新語一_李清撰.djvu 折獄新語二_李清撰.djvu 折獄新語三_李清撰.djvu 玉树埋深 玉树庭花 玉树扶枯蒹 玉树摧 玉树歌残 玉树歌终 玉树泥埋 玉树满庭 玉树芝兰 玉树花 玉树芳兰 玉树连 玉树郎 玉树长埋 玉桂 玉楮 玉楼 玉楼作记 玉楼受召 玉楼召 玉楼宣 玉楼有记 玉楼见召 玉步 玉毁昆冈 玉毁椟中 玉润 玉润冰清 玉温 玉燕 玉燕钗 玉版 玉版师 玉环分付 玉班 玉璜拨乱 玉璜韬 玉璞 玉田 玉石 玉石不分 玉石俱烬 玉石同烬 玉石同焚 玉石火炎灰 玉石焚 玉种 玉种蓝田 玉笋之班 玉笋朝班 玉笛山阳 玉箫 玉箫旧约 玉粒 玉粒桂薪 玉纽 玉舄 玉衣 玉袜输 玉貌潘郎 玉钤 玉铉 玉镜 玉镜台 玉门生入 玉雪姿 玉颓 玉马 玉鱼 玉鱼金碗 玉鸡川 玉麈挥 玉麈谈玄 玉麒麟 王乔 王乔下履凫 王乔仙履 王乔凫舄 王乔奉鹤 王乔履 王乔屦 王乔控鹤 王乔曳舄 王乔术 王乔玉箫 王乔舄 王乔飞凫 王乔鹤 王亭谢馆 王伯齐 王俭府 王俭拜公 王俭芙蓉府 王凫 王前卢后 王县令 王叟短辕车 王君飞舄 王在掌上 王夷甫识石勒 王姬 王媚 王子乔 王子吹笙 王子吹箫 王子控鹤 王子晋 王子笙箫 王子航 王子谢时人 王子雪舟 王孙一饭 王孙寻芳草 王孙草 王孙逐草 王孙遇漂 王家旧物 王家癖 王家看不足 王家看竹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