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诗曰:

  金光洞里有奇珍,降落尘寰辅至仁;周室已生佳气色,商家应自灭精神。从来泰运多梁栋,自古昌期有劫;戊午旬中逢甲子,漫嗟朝尽夜沉沦。

  话说陈塘关有一总兵官姓李名靖,自幼访道修真,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学成五行遁术;因仙道难成,故遣下山辅佐纣王,官居总兵,享受人间之富贵。元配殷氏,生有二子,长曰金吒,次曰木吒。殷夫人後又怀孕在身,已及三年零六个月,倘不生产。李靖时常心下忧疑,一日指夫人之腹言:“怀孕三载有馀,尚不降生,非妖即怪。”夫人亦烦恼曰:“此孕定非吉兆,教我日夜忧心。”李靖听说,心下甚是不乐。当晚夜至三更,夫人睡得正浓,梦见一道人头挽双髻,身着道服,迳进香房。夫人叱曰:“这道人甚不知礼,此乃内室,如何迳进,着实可恶。”道人曰:“夫人快接麟儿。”夫人未及答言,只见道人将一物,往夫人怀中一送,夫人猛然惊醒。骇出一身冷汗,忙唤醒李总兵曰:“适梦中如此如此。”说了一遍,言未毕,时殷夫入已觉腹中疼痛。靖急起来至前厅坐下,暗想怀身三年零六个月,今夜如此,莫非降生,凶吉尚未可知。正思虑间,只见两个侍儿慌忙前来:“启老爷!夫人生下一个妖精来了。”李靖听说,急忙来至香房,手执宝剑。只见房里一团红气,满屋异香,有一肉,滴溜溜圆转如轮。李靖大惊,望肉上一剑砍去,划然有声,分开肉,跳出一个小孩儿来,遍体红光,面如傅粉,右手套一金镯,肚皮上围着一块红绫,金光射目。这位神圣下世,出在陈塘关,乃姜子牙先行官是也。灵珠子化身,金镯是乾坤圈,红绫名曰:“混天绫。”此物乃是乾元山镇金光洞之宝,表过不题。只见李砍开肉,见一孩儿满地上跑,李靖骇异,上前一把抱将起来,分明是个好孩子;又不忍作为妖怪,坏他性命。乃递与夫人看,彼此恩爱不舍,各各欢喜。却说次日,有许多属官俱来贺喜,李靖刚发放完毕,中军官来禀:“启老爷!外面有一道人求见。”李靖原是道门,怎敢忘本?忙道:“请来。”军政官急请道人,道人迳上大厅,朝对李靖曰:“将军!贫道稽首了。”李靖即答礼毕,尊道人上坐。道人不谦,便就坐下。李靖曰:“老师何处名山?甚麽洞府?今到此关,有何见谕?”道人曰:“贫道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是也。闻得将军生了公子,特来贺喜,借令公子一看,不知尊意如何?”李靖闻道人之言,随唤侍儿抱将出来。侍儿将公子抱将出来,道人接在手看了一看,问曰:“此子落在那个时辰?”李靖答曰:“生在丑时。”道人曰:“不好。”李靖答曰:“此子莫非养得不好?”道人曰:“非也,此子生於丑时,正犯一千七百杀戒。”又问:“此子可起名否?”李靖答曰:“不曾。”道人曰:“贫道待与他起个名,就与贫道做个徒弟何如?”李靖答曰:“愿拜道长为师。”道人曰:“将军有几位公子?”李靖答曰:“不才有三子;长曰金吒,拜五龙山云霄洞文殊广法天尊为师;次曰木吒,拜九宫山白鹤洞普贤真人为师;老师既要此子为门下,但凭起一名字,便拜道长为师。”道人曰:“此子第三,取名叫做哪吒。”李靖答曰:“多承厚德命名,感激不尽。”唤左右看斋,道人乃辞曰:“这个不必,贫道有事,即便回山,着实辞谢。”李靖只得送道人出府;那道人别过,迳自去了。话说李靖在关上无事,忽闻报天下反了四百诸侯,忙传令叫把守关隘,操演三军,训练士卒,让提防野马岭要地。鸟飞兔走,瞬息光阴,暑往寒来,不觉七载。哪吒年方七岁,身长六尺;时逢五月,天气炎热。李靖因东伯侯姜文焕反了,在游魂关大战窦融,因此每日操演三军,教演士卒不表。且说三公子哪吒见天气炎热,心下烦躁,来见母亲,参见毕,站立一傍,对母亲曰:“孩儿西出关外闲玩一会,禀过母亲,方敢前去。”殷夫人爱子之心重,便叫:“我儿!你既要去关外闲游,可带一名家将领你去,不可贪玩,快去快来,恐怕爷爷操练回来。”哪吒应道:“孩儿晓得。”哪吒同家将出得关来,正是五月天气,也就着实炎热。但见:

  太阳真火尘埃,绿柳娇柔欲化灰,行旅畏威慵举步,佳人怕热懒登台。凉亭有暑如烟燎,水阁无风似火埋;漫道荷香来曲院,轻雷细雨始开怀。

  话说哪吒同家将出关,约行一里之馀,天热难行;哪吒走得汗流满面,乃叫:“家将看前面树阴之下,可好纳凉?”家将来到绿柳荫中,只见薰风荡荡,烦暑尽解,急忙走回来对哪吒禀曰:“禀公子!前面柳荫之内,甚是清凉,可以避暑。”哪吒听说,不觉大喜,便走进林内;解开衣带,舒放襟怀,甚是快乐。猛然的见那壁厢清波滚滚,绿水滔滔,真是两岸垂杨风习习,崖傍乱石水潺潺。哪吒立起身来,走到河边叫家将:“我方走出关来热极了,一身是汗,如今且在石上洗一个澡。”家将曰:“公子仔细,只怕老爷回来,可早些回去。”哪吒曰:“不妨。”脱了衣裳,坐在石上,把七尺混天绫放在水里,蘸水洗澡,不知这河乃“九湾河。”是东海口上,哪吒将此宝放在水中,把水俱映红了;摆一摆江河晃动,摇一摇乾坤震撼。哪吒洗澡,不觉水晶宫已晃的乱响。不说那哪吒洗澡,且说东海敖光在水晶宫闲坐了只听得宫门震响。赦光忙唤左右问曰:“地不该震,为何宫殿晃摇?传与巡海夜叉李良,看海口是何的作怪?”夜叉来到九湾河一望,见水俱是红的,光华灿烂,只见一小儿将红罗帕蘸水洗澡。夜叉分水大叫曰:“那孩子将甚麽作怪东西,把河水映红?宫殿摇动?”哪吒回头一看,见水底一物,面如蓝靛,发似珠砂,巨口獠牙,手持大斧。哪吒曰:“你那畜生,是个甚麽东西也说话?”夜叉大怒:“吾奉主公点差巡海夜叉,恁骂我是畜生!”分水一跃,跳上岸来,望哪吒顶上一斧劈来;哪吒正赤身站立,见夜叉来得勇猛,将身躲过,把右手套的乾坤圈,望空中一举。此宝原系昆仑山玉虚宫所赐,太乙真人镇金光洞之物。夜叉那里经得起,那宝打将下来,正落在夜叉头上,只打得头脑迸流,即死于岸上。哪吒笑曰:“把我的乾坤圈都污了。”复到石上坐下,洗那圈子。水晶宫如何经得起此二宝震撼,险些儿把宫殿俱晃倒了。敖光曰:“夜叉去探事未回,怎的这等凶恶?”正说话间,只见龙兵来报:“夜叉李良被一孩儿打死在陆地,特启龙君知道。”敖光大惊:“李良乃灵宝殿御笔点差的,谁敢打死?”敖光传令:“点龙兵待吾亲去,看是何人?”话未了,只见龙王三太子敖丙出来口称:“父王为何大怒?”敖光将李良被打死的事,说了一遍。三太子曰:“父三请安。孩儿出去拿来便了。”忙调龙兵,上了逼水兽,提画戟,净出水晶工迳出水晶宫来。分开水势,浪如山倒,波涛横生,平地水长数尺。哪吒起身看着水言曰:“好大水。”只见波浪中现一水兽,兽上坐看一人,全装服色,挺戟骁勇,大叫道:“是甚人打死我巡海夜叉李良?”哪吒曰:“是我。”敖丙一见问曰:“你是谁人?”哪吒答曰:“我乃陈塘关李靖第三子哪吒是也。俺父亲镇守此间,乃一镇之主;我在此避暑洗澡,与他无干,他来驾我,我打死了他也无妨。”三太子敖丙大骂曰:“好泼贼,夜叉李良,乃天王殿差,你敢大胆将他打死,尚敢撒泼乱言?”太子将昼戟便刺来取哪吒。哪吒手无寸铁,把头一低,钻将过去:“少待动手!你是何人?通个姓名!我有道埋。”赦丙曰:“孤乃东海龙君三太子敖丙是也。”哪吒笑曰:“你原是敖光之子。你妄自尊大,若恼了我,连你那老泥鳅都拿出来,把皮也剥了他的。”三太子大叫一声:“气杀我也!好泼贼这等无礼?”又一戟刺来,哪吒急了,把七尺混天绫望空一展,似火块千团,往下一裹,将三太子裹下逼水兽来。哪吒抢一步,赶上去一脚踏住敖丙的头顶,提起乾坤圈照顶门一下,把三太子的原身打出,是一条龙,在地上挺直。哪吒曰:“打出这小龙的本像来了,也罢,把他的筋抽去,做一条龙筋绦,与俺父亲束甲。”哪吒把三太子的筋抽了,迳带进关来。把家将吓得浑身骨软筋酥,腿膝难行,挨到帅府门前,哪吒来见太夫人。夫人曰:“我儿!你往那里耍子,便去这半日?”哪吒曰:“关外闲行,不觉来迟。”哪吒说罢,往後园去了。且说,李靖操演回来,发放左右,自卸衣甲,坐於後堂,忧思纣王失政,逼反天下四百诸侯,日见生民涂炭,在那里烦恼。且说敖光在水晶宫,只听得龙兵来报说:“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把三太子打死,连筋都抽去了。”敖光听报大惊曰:“吾儿乃兴云步雨,滋生万物正神,怎说打死了?李靖你在西昆仑学道,吾与你也有一拜之交,你敢纵子为非,将吾儿子打死;这也是百世之冤,怎敢又将我儿子筋都抽了,言之痛切骨髓。”敖光大怒,恨不能即与其子报仇,随化一秀士,迳往陈塘关来。至于帅府,对门官曰:“你与我传报:『有故人敖光拜访。』”军政官进内厅禀曰:“启老爷!外有故人敖光拜访。”李靖曰:“吾兄一别多年,今日相逢,真是天幸。”忙整衣来迎,敖光至大厅,施礼坐下。李靖见敖光一脸怒色,方欲动问,只见敖光日:“李贤弟!你生的好儿子?”李靖答曰:“长兄多年未会,今日奇逢,真是天幸,何故突发此言?若论小弟止有三子,长曰金吒,次曰木吒,三曰哪吒,俱拜名山道德之士为师;虽未见好,亦不是无赖之徒,长兄莫要错见。”敖光曰:“贤弟你错见了!我岂错见?你的儿子在九湾河洗澡,不知用何法术,将我水晶宫几乎震倒。我差夜叉来看,便将我夜叉打死;我第三子来看,又将我第三太子打死,还把他筋都抽来了。”敖光说至此不觉心酸,勃然大怒曰:“你还说这些护短的话?”李靖忙暗笑答曰:“不是我家,兄错怪了我。我长子在五龙山学艺,二子在九宫山学艺,三子七岁,大门不出,从何处做出这等大事来?”敖光曰:“便是你第三子哪叱打的。”李靖曰:“真是异事非常。长兄不必性急,待我叫他出来你看。”李靖往後堂来,殷夫人问曰:“何人在厅上?”李靖曰:“故友敖光,不知何人打死他三太子,说是哪吒打的。如今叫他出去与他认,哪吒今在那里?”殷夫人自思,只今日出门,如何做出这等事来,不敢回言,只说在後园里面。李靖迳进後园来,叫:“哪吒在那里?”叫了两半个时辰不应,李靖走到海棠轩来,见门又关住,李靖在门口大叫;哪吒在里面听见,忙开门来见父亲。李靖便问:“我儿在此作何事?”哪吒对曰:“孩儿今日无事,出关至九湾河顽玩偶因炎热,下水洗个澡。讵料有个夜叉李良,孩儿又不惹他,他百般骂我,还拿斧来劈我;是孩儿一圈打死了,不知又有甚麽三太子叫做敖丙,持画戟刺来,被我把混天绫裹他上岸,一脚踏住颈头,也是一圈,不意打出一条龙来;孩儿想龙筋最贵重,因此上抽了他的筋来,在此打以一条龙筋□(左“糸”右“条”),与父亲束甲。”就把李靖只吓得张口结舌,不语半晌,大叫曰:“好冤家!你惹下无涯之祸,你快出去见你伯父。自回他话。”哪吒曰:“父亲放心!不知者不坐罪。筋又不曾动他的,他要原物在此,待孩儿见他去。”哪吒急走来至大厅,上前施礼,口称:“伯父!小侄不知,一时失错,望伯父恕罪;原筋交付明白,分毫未动。”敖光见物伤情,对李靖曰:“你生出这等恶子,你适还说我错了!今他自己供认,只你意上可过的去!况吾子乃正神也,夜叉李良亦系御笔亲点,岂得你父子无故擅行打死。我明日奏上玉帝,问你的师父要你。”敖光竟扬袖去了。李靖顿首放声大哭:“这祸不小。”夫人听见前庭悲哭,忙问左右?侍儿回报曰:“今日三公子因游玩,打死龙王三太子,适龙王与老爷折辨,明日要奏准天庭,不知老爷为何啼哭?”夫人着忙,急至前庭来看李靖。李靖见夫人来,忙止泪恨曰:“我李靖求仙未成,谁知你生下这样好儿子,惹此灭门之祸。龙王乃施雨正神,他妄行杀害;明日玉帝准奏施行,我和你多则三日,少则两日,俱为刀下之鬼。”说罢又哭,情甚惨切。夫人又泪如雨下,指哪吒而言曰:“我怀你三年零六个月,方生你,不知受了多少辛苦。谁知你是灭门绝户之祸根也?”哪吒见父母哭泣,立身不安,双膝跪下言曰:“爹爹!母亲!孩儿今日说了罢:我不是凡夫俗子,我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弟子,此宝皆是师父所赐,料敖光怎得敌得我?我如今往乾元山上问我师尊,定有主意;常言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岂肯连累父母?』”哪吒出了府斗,抓一把土,望空一洒,寂然无影。此是生来根本,驾上遁往乾元山来。有诗为证:

  “乾元山上叩吾生,诉说敖光东海清;宝德门前施法力,方知仙术不虚名。”

  话说哪吒驾土遁来,至乾元山金光洞候师法旨;金霞童儿忙启:“师父!师兄候法旨。”太乙真人曰:“着他进来。”金霞童子至洞门对哪吒曰:“师父命你进去。”哪吒至碧游床倒身下拜;真人问曰:“你不在陈塘关,到此有何话说?”哪吒曰:“启老师!蒙恩降生陈塘,今已七载。昨日偶到九湾河洗澡,不意敖光子敖丙,将恶语伤人;弟子一时怒发,将他伤了性命。今敖光欲奏天庭,父母惊慌,弟子心甚不安,无门可救;只得上山恳求老师,赦弟子无知之罪,望祈垂救。”真人自思曰:“虽然哪吒无知,误伤敖丙,这是天数。今敖光虽是龙中之王,只见步雨兴云,然上天垂象,岂得推为不知?以此一小事,干渎天庭,真是不谙事体。”忙叫:“哪吒过来,你把衣裳解开。”真人以手指,在哪吒胸前画了一道符,吩咐哪吒:“你到宝德门如此如此。事完後,你回到陈塘关与你父母说:『若有事还有师父,决不干碍父母。』你去罢!”哪吒离了乾元山,迳往宝德门来。正是天宫异象非凡景,紫雾红云罩碧空。但见上天大不相同:

  初登上界,乍见天堂;金光万道吐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只见那南天门,碧沉沉□(“溜”字的水字边换成“王”)璃造就,明晃晃宝殿妆成。两边有四根大柱,柱上盘绕的,是兴云布雾赤须龙;正中有二座玉桥,桥上站立的,是彩羽凌空丹顶凤。明霞灿烂映天光,碧雾朦胧遮斗日。天上有三十三座仙宫:遗云宫,毗波宫,紫霄宫,太阳宫,太阴宫,化乐宫,一宫宫,脊吞金獬豸;又有七十重宝殿: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聚光殿,聚仙殿,传奏殿,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寿星台,福禄台,禄星台,台下有千千年不卸奇花;丹炉,八卦炉,水火炉,炉中有万万载常青秀草。朝圣殿中,绛纱衣,金霞灿烂;彤廷阶下,芙蓉冠,金碧辉煌。灵霄宝殿,金龙攒玉户;集圣楼前,彩凤舞珠门。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三拥四簇;层层龙爪翱翔。上面有紫巍巍,明晃晃,圆丢丢,光灼灼,亮铮铮的葫芦;顶左右是紧簇簇,密层层,响叮叮,滴溜溜,明朗朗的玉佩声。正是:“天官兴物般般有,世上如他件件希。”金阙银銮并紫府,奇花异草满瑶天。朝王玉免坛边过,参圣金乌着底飞;若人有福来天境,不堕人间免污泥。

  哪吒到了宝德门,来的尚早,不见敖光,又见天宫各门未开,哪吒站立在聚仙门下;不多时只见敖光朝服叮当,迳至南天门,只见南天门未开,敖光曰:“来早了,黄金力士还不曾至,不免在此间等候。”哪吒看见敖光,敖光看不见哪吒,哪吒是太乙真人在他前心画了符,名曰:“隐身符。”故此敖光看不见哪吒。哪吒看见敖光在此等候,心中大怒,撒开大步,提起手中乾坤圈,把敖光後心一圈,打了个饿虎扑食,跌倒在地;哪吒赶上去一脚,踏住後心。不知敖光性命如何?且看下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陳恪勤公年譜_唐祖價編.djvu 朱文端公年譜_朱瀚編.djvu 何端簡公年譜_俞正燮編.djvu 尹太夫人年譜_尹會一編.djvu 方望溪先生年譜_蘇向悵元編.djvu 清大司馬薊門唐公年譜_唐鼎元編.djvu 先六世祖近野公簡略年譜_曹秉璋編.djvu 沈端恪年譜一_沉日富編.djvu 沈端恪年譜二_沉日富編.djvu 先府君北湖公年譜_張京顏編.djvu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一_張廷玉編.djvu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二_張廷玉編.djvu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三_張廷玉編.djvu 澄懷主人自訂年譜四_張廷玉編.djvu 黃侍郎公年譜_顧鎮編.djvu 沈歸愚自訂年譜_沈德潛編.djvu 雲臥府君筆記_瑤岡編.djvu 襄勤伯鄂文端公年譜_鄂容安等編.djvu 陶園年譜_張家栻編.djvu 豐山府君自訂年譜_梁國治編.djvu 戴東原先生年譜_段玉裁編.djvu 述庵先生年譜_嚴榮編.djvu 甌北先生年譜_佚名編.djvu 錢辛楣先生年譜_錢大昕編.djvu 茂園自撰年譜_康基田編.djvu 弇山畢公年譜_梁國治編.djvu 姜杜薌先生自訂年譜_姜晟編.djvu 南崖府君年譜一_朱錫經編.djvu 南崖府君年譜二_朱錫經編.djvu 南崖府君年譜三_朱錫經編.djvu 病榻夢痕錄一_汪輝祖口授汪繼培江蘇繼壕記錄汪繼坊等補編.djvu 病榻夢痕錄二_汪輝祖口授汪繼培江蘇繼壕記錄汪繼坊等補編.djvu 病榻夢痕錄三_汪輝祖口授汪繼培江蘇繼壕記錄汪繼坊等補編.djvu 姚惜抱先生年譜_鄭福照編.djvu 謙山行年錄_熊枚編.djvu 段玉裁先生年譜_劉盼遂編.djvu 雲谷年譜_張邦伸編.djvu 楚珍自記年譜_尹壯圖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一_錢景星前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二_錢景星前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三_錢景星前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四_錢景星前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續編一_錢景星前編.djvu 露侗先生年譜續編二_錢景星前編.djvu 錢南園先生年譜一_方樹梅編.djvu 錢南園先生年譜二_方樹梅編.djvu 沈丹崖年譜_沈峻編.djvu 容甫先生年譜_汪喜孫編.djvu 肯庵自敘年譜_蔣基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一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三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四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五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六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七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八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九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一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二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三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四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五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六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七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八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十九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一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二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三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四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五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六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七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八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二十九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三十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三十一_花沙納編.djvu 德壯果公年譜三十二_花沙納編.djvu 洪北江先生年譜_呂培等編.djvu 戴可亭相國夫子年譜_湯金釗等編.djvu 先君子太史公年譜_馮士履編.djvu 吳菘圃府君自訂年譜_吳璥編.djvu 收庵居士自敘年譜略_趙懷玉編.djvu 王壯節公年譜_王開雲編.djvu 青城山人年譜_李鈞簡等編.djvu 滄來自記年譜_於熬圖編.djvu 倪迂存先生年譜_江爾維編.djvu 黃勤敏公年譜_黃富民編.djvu 杏莊府君自敘年譜_左輔編.djvu 葉健庵自訂年譜_葉世倬編.djvu 葉健庵自訂年譜一_清端木從恆編.djvu 葉健庵自訂年譜二_清端木從恆編.djvu 梅庵自編年譜_鐵保編.djvu 寄圃老人自記年譜_孫玉庭編.djvu 楊蓉裳先生年譜_楊芳燦編.djvu 二十一世會稽鏡西公年譜_岑象坤編.djvu 凌次仲先生年譜_張其錦編.djvu 韓桂舲先生自訂年譜_韓═桂編.djvu 許順庵老人自述年譜_許嘉猷編.djvu 懋亭自定年譜一_長齡編.djvu 懋亭自定年譜二_長齡編.djvu 懋亭自定年譜三_長齡編.djvu 懋亭自定年譜四_長齡編.djvu 望坡府君年譜_陳景亮等編.djvu 辛筠谷年譜_辛從益編.djvu 梅溪先生年譜_胡源褚逢春編.djvu 廬文肅公年譜_廬蔭溥編.djvu 張夕庵先生年譜_鮑鼎編.djvu 一西自記年譜_張師誠編.djvu 昇勤直公年譜一_寶琳編.djvu 昇勤直公年譜二_寶琳編.djvu 散樗老人自紀年譜_蔣祥墀編.djvu 竹南居士年譜_方華欽編.djvu 焦理堂先生年譜_閔爾昌編.djvu 黃堯圃先生年譜一_江標編.djvu 黃堯圃先生年譜二_江標編.djvu 楊介坪先生自敘年譜_楊懌曾編.djvu 桑田变海 桑田成海 桑田沧海 桑田海水 桑田清浅 桑田碧海 桑舆 桑荫不徙 桑荫未移 桑落 桑落酒 桑蓬志 桑蓬示喜 桑里 桑间 桑间三宿 桑间之咏 桑间之约 桑间之音 桑间濮上之音 桑间饭 桑陆 桑雉之戒 桓伊弄 桓伊手语 桓伊江上笛 桓伊独吹 桓伊笛 桓伊邀笛 桓公柳 桓典马 桓山之悲 桓山之泣 桓山四凤 桓山禽 桓山羽 桓山鸟 桓弄 桓温柳 桓玄寒具油 桓生笛 桓石虔来 桓笛 桓筝 桓郎笛 桥上老人 桥公之约 桥公语 桥山 桥山弓剑 桥山龙去 桥横乌鹊 桥玄车过 桥玄酒 桥边得句 桥边纳履 桥边黄石 桥通乌鹊 桥鹊 桴入海 桴可浮 桴泛 梁上君 梁上歌声绕 梁公陟太行 梁叟 梁园客 梁园宾客 梁园群英 梁园词赋 梁园赋 梁园赋客 梁园赋雪 梁园雪 梁园霰 梁坏 梁坏山颓 梁孟 梁家举案 梁尘 梁尘扑簇 梁尘落 梁尘踊跃 梁尘飞 梁岳颓峻 梁崩哲萎 梁摧 梁木坏 梁木摧 梁松拜 梁狱 梁狱书上 梁王兔苑 梁王池馆 梁王雪 梁珠 梁生庑 梁绕飞尘 梁舂 梁苑 梁苑客 梁苑宴 梁苑池台 梁苑雪 梁鸿 梁鸿噫 梁鸿妻 梁鸿庑下 梁鸿杵臼 梁鸿案 梁鸿赁 梁鸿赁庑 梁鼋栈鼍 梅仙 梅信 梅公去汉 梅妆 梅妆作面 梅妆点额 梅妆额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