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封神演义 >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诗曰:

  君虐臣奸国事非,如何信口泄天机?若非丹陛忠心谏,已见沾街血肉飞。里七年沾化雨,伏羲八卦阐精微;从来世运归明主,会见岐山日正辉。

  话说西伯侯等见天子不看姜桓楚的本章,平白将姜桓楚拿出午门,碎醢其尸;心上大惊,知天子甚是无道,三人俯伏称臣奏曰:“君乃臣之元首,臣乃君之股肱;升下不看臣等本章,即杀大臣,是谓虐臣。文武如何肯服?君臣之道绝矣!乞陛下垂听。”亚相比干将西伯等本展开,纣王只得看本:

  “具疏臣鄂崇禹、姬昌、侯虎等,奏为正国正法,退奸除佞,洗明沉冤,以匡不替,复立三纲,内狐媚事;臣等闻圣王治天下,务勤实政,不事台榭陂池,亲贤远奸,不驰骛於游畋。不况湎於酒,不荒淫於色,惟敬修天命,所以六府三事允治。以故尧舜不下阶,垂拱两天下太平,万民乐业。今陛下嗣承大统以来,未闻美政,日事怠荒;信谗远贤,沉湎酒色。姜后贤而有礼,并无失德,竟遭惨刑;妲己秽污宫中,反宠以重位,屈斩太师,有失司天之监。轻醢大臣,而废国家之股肱。造炮烙阻忠谏之口,杀幼子绝慈爱之心。臣等愿陛下贬费仲、尤浑,惟君子是亲;斩妲己整肃宫闱,庶几天心可回,天下可安。不然,臣等不知所终矣。臣等不避斧钺,冒死上言,恳乞天颜,纳臣直谏,速赐施行,天下幸甚!万民幸甚!臣不胜战栗待命之至,谨具疏以闻。”

  纣王看罢大怒,扯碎表章,拍案大呼曰:“将此等逆臣枭首回旨!”武士一齐动手,把三位大臣,绑出午门。纣王命鲁雄监斩,连发行刑旨。只见左班中有中大夫费仲、尤浑出班俯伏奏曰:“臣有短章,冒渎天听。”王曰:“有何奏章?”对曰:“臣启陛下!四臣有罪,触犯天颜,罪在不赦。但姜桓楚有弑君之恶,鄂崇禹有叱主之愆,姬昌利口侮君,崇侯虎随众诬谤。据臣之见,崇侯虎素怀忠直,出力报国,造摘星楼,沥胆披肝,起寿仙宫夙夜尽瘁,曾竭力公家,分毫无过。崇侯虎不过随声附和,实非本心;若不分皂白玉石俱焚,是有功而与无功同也,人心未必肯服。愿陛下赦侯虎毫末之生,以後将功赎今日之罪。”纣王见费、尤二臣谏赦崇侯虎,盖为费、尤二人乃纣王之宠臣,言听计从,无语不入。王曰:“据二卿言,昔崇侯虎,既有功於社稷,朕当不负前劳。”叫奉御官传旨:“特赦崇侯虎。”二人谢恩归班。旨意传出,单赦崇侯虎,殿东头恼了武成王黄飞虎执笏出班。有亚相比干、并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伯夷、叔齐七人,同出班俯伏。比干奏曰:“臣启陛下!大臣者,乃天子之股肱。姜桓楚威镇东鲁,数有战功,若言弑君,一无可证,安得加以极刑?况姬昌忠心不二,为国为民,实邦家之福臣。道合天地,德配阴阳,仁结诸侯,义施文武,礼治邦家,智服反叛,信达军民。纪纲肃静,政事严整,君仁臣忠,子孝父慈,兄友弟恭,若臣一心,不肆干戈,不行杀伐,行人让路,夜不闭户,道不拾遗,四方瞻仰,称为:『西方圣人。』鄂崇禹身任一方重寄,日夜勤劳王家使一方无警,皆是有功社稷之臣,乞陛下一并怜而赦之,群臣不胜感激之至。”王曰:“姜桓楚谋逆,鄂崇禹、姬昌簧口鼓惑,妄言诋君,得罪在不赦。诸臣安得妄保?”黄飞虎奏曰:“姜桓楚、鄂崇禹皆名重大臣,素无过举;姬昌乃良心君子,善演先天之数,皆国家栋梁之才。今一旦无罪而死,何以服天下臣民之心?况三路诸侯,俱带甲数十万,精兵猛将,不谓无人。倘其臣民,如其君死非其罪,又同忍其君遭此无辜?倘或机心一骋,恐兵戈扰攘,四方黎庶倒悬。况闻太师远征北海,今又内起祸胎,国祚何安?愿陛下,怜而赦之,国家幸甚。”纣王闻奏,又见七王力谏,乃曰:“姬昌朕亦素闻忠良,但不该随声附和;本宜重处,孤看诸卿所奏赦免。但恐他日归国有变,卿等不得辞其责矣。姜桓楚、鄂崇禹谋逆不赦,速正典刑;诸卿毋再渎奏。”旨意传出。赦免姬昌。天子命奉御官速催行刑,将姜桓楚、鄂祟禹以正国法,只见左班中有上大夫胶鬲、杨任六位大臣,进礼称臣:“臣有奏章,可安天下。”纣王曰:“卿等又有何奏章?”杨任奏曰:“四臣有罪,天赦姬昌,乃七王为国为贤也。且姜桓楚、鄂崇禹皆称臣之首;桓楚任重功高”素无失德,谋逆无证,岂得妄坐?鄂崇禹性卤不屈,直谏圣聪,无虚无谬。臣闻:『君明则臣直。』直谏君过者,忠臣也。阿谀逢君者,佞臣也。臣等目观国事艰难,不得不繁言渎奏;愿陛下怜二臣无过,赦还本国,遣归各地。使君臣喜乐於尧天,万姓讴歌於化日;臣民念陛下宽宏大度,纳谏如流,始不终负臣子之为国为民之本心耳。臣等不胜感激之至!”王怒曰:“乱臣造逆,恶党簧舌,桓楚弑君,醢尸不足以尽其辜:崇禹谤君枭首正当其罪。众臣强谏,朋此欺君,污法纪;如再阻言者,即与二逆臣同罪!”随传旨:“速正典刑。”杨任等见天子怒色,莫敢谁何,也是二臣合该命绝,旨意出,鄂崇禹枭首,姜桓楚将巨钉钉其手足,乱刀碎剁,名为醢尸。监斩官鲁雄回旨,纣王驾回宫阙。姬昌拜谢七位殿下,泣而诉曰:“姜桓楚无辜惨死,鄂崇禹忠谏丧身,东南两地,自此无宁日矣。”众人各惨然泪下曰:“且将二侯,收尸埋葬浅土,以俟事定,再作区处。”有诗为证:

  “忠告徒劳谏诤名,逆鳞难犯莫轻撄;醢尸桓楚身遭惨,断颈崇禹命已倾。两国君臣空望眼,七年里屈孤贞;上天有意倾人国,致使纷纷祸乱生。”

  不题二候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归姬昌回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傍有费仲谏曰:“姬昌外若忠诚,内怀奸诈;以利口而惑众臣,面是心非,终非良善。恐放姬昌归国,反东鲁姜文焕、南都鄂顺,兴兵扰乱天下;军有持戈之苦,将有披甲之艰,百姓惊慌,都城扰攘,诚所谓纵虎归山,放龙入海,必生後悔。”王曰:“诏赦已出,众臣皆知,岂有出乎反乎之理?”费仲奏曰:“臣有一计,可除姬昌。”王曰:“计将安出?”费仲对曰:“既赦姬昌必拜阙,方归故土,百官也要与姬昌饯行。臣去探其虚实,若昌果有真心为国,陛下赦之,若有欺诳,即斩其首,以除後患。”王曰:“卿言是也。”且说比干出朝,迳至馆驿,来看西伯,左有通报,西伯出门迎接。叙礼坐下,比干曰:“不才今日便殿见驾奏王,为收二候之尸,释君侯归国。”西伯拜谢曰:“老殿下厚德,姬昌何日能报再造之恩?”比干复前执手低言曰:“国内已无纲纪,今无故而杀大臣,定非吉兆,贤侯明日拜阙,急宜早行;迟则恐奸佞忌刻,又生他变,至嘱至嘱。”西伯欠身谢曰:“丞相之言,真为金石,盛德岂敢有忘?次日早临午门,望阙拜辞谢恩,西伯随带家将,竟出西门。来到十里长亭,百官钦敬,武成王黄飞虎、微子、箕子、比干等,俱在此伺候多时。西伯下马,黄飞虎与微子慰劳曰:“今日贤侯归国,不才等具有水酒一杯;一来为君侯劳饯,且有一言奉渎。”西伯曰:“愿闻。”微子曰:“虽然天子有负贤侯,望乞念先君之德,不可有失臣节,妄生异端;则不才辈幸甚,万民幸甚。”西伯顿首谢曰:“感天子赦罪之恩,蒙列位再生之德,昌虽没卤、不能报天子之德,岂敢有他意哉?”百官执杯把盏,西伯量大,有百林之饮,正所谓:“知己到来言不尽,彼此更觉绸缪。”一时便不能舍。正欢饮之时,只见费仲、尤浑乘马而来,自具酒席,也与西伯饯别。百宫一见费、尤二人至,便有几分不悦,个个抽身。西伯谢曰:“二位大夫!我有何能,荷蒙远饯?”费仲曰:“闻贤侯荣归,卑职特来饯别,有事来迟,望乞恕罪。”西伯乃仁德君子,待人心实,那有虚意;一见二人殷勤,便自喜悦。然百官畏此二人,俱失散了,只他三人把盏。酒过数巡,费、尤二人曰:“取大林来。”二人满斟一,奉与西伯。西伯接酒欠身谢曰:“多承大德,何日衔环?”一饮而尽。西伯量大,不觉连饮数。费仲曰:“请问贤侯!仲尝闻贤侯能演先天数,其应果否无差?”西伯答曰:“阴阳之理,自有定数,岂得无准?但人能反此以作善趋避之,亦能逃越。”仲复问曰:“若当今天子,不识将来,可预闻乎?”此时西伯酒已半酣,却忘记此二人来意;一听得问天子休咎,便蹙额欷曰:“国家气数黯然,只此一传而绝,不能善其终。今天子所为如此,是速其败也。臣子安忍言之哉?”西伯叹毕不觉凄然。仲又问曰:“其数应在何年?”西伯曰:“不过四七年间,戊午岁中甲子而已。”费、尤二人俱咨嗟长叹,复以酒奉西伯。少顷二人又问曰:“不才二人,亦求贤侯一数,看我等终身如何?”西伯原是贤人君子,那知虚伪,即袖演一数,便沉吟良久曰:“此数甚奇甚怪。”费、尤二人笑问曰:“何如?不才二人数内,有甚奇怪?”答曰:“人之死生,自有定数;或坏痨膨膈,百般杂症,或五刑水火,绳缢跌扑,非命而已。不似二位大夫死得蹊蹊跷跷,古古怪怪。”费、尤二人笑问曰:“毕竟何如?死於何地?”笑曰:“将来不知何故,被雪水身,冻在冰内而绝。”後来姜子牙冰冻岐山,拿鲁雄捉此二人祭封神台,此是後事,表过不提。二人听罢含笑曰:“生有时辰,死有由地也。”自他三人复又畅饮。费、尤二人乃乘机诱之曰:“不知贤侯平日可曾演得自己究竟何如?”西伯曰:“平昔我也曾演过。”费仲曰:“贤侯祸福何如?”答曰:“不才还讨得个寿终正寝。”费、尤一二人复虚言庆慰曰:“贤侯自是福寿双全。”西伯谦谢。三人又饮数,费、尤二人曰:“不才朝中有事,不敢久羁,贤侯前途保重。”各人分别,费、尤二人在马上骂曰:“这老畜生,自己死在目前,反言寿终正寝。我等反寒冰冻死,分明骂我等,这样可恶。”正言之间,已至年门下马,便殿朝见天子。王问曰:“姬昌可曾说甚麽?”二人奏曰:“姬昌怨望,乱言辱君,罪在大不赦。”纣王怒曰:“这匹夫!朕赦他归国,倒不感德反行侮辱可恶。他以何言辱朕?”二人复奏曰:“他曾演数,言国家只此一传而绝,所延不过四七之年,又道陛下不能善终。”纣王怒骂曰:“你不问这老匹夫死得何如?”费仲曰:“臣二人也问他,他道:『善终正寝。』大抵姬昌乃利口妄言,惑人耳目。今他之死生出於陛下,倘然不知,还自己说善终,这不是自家哄自家?即臣二人叫他演数,他言臣二人冻死冰中。只臣莫说托陛下福荫,即系小民,也无冻死冰中之理,即此皆系荒唐之说,虚谬之言,惑世诬民,莫此为甚,陛下速赐施行。”王曰:“传朕旨,命晁田赶去拿来即时枭首,号令都城,以戒妖言。”晁田得旨,追赶不提。且说西伯上马,自觉酒後失言,忙令家将远离此间,恐後有变;众皆催动,迤逦而行。西伯在马上自思:吾演数中七年灾,为何平安而返?必是此间失言,致有是非,定然惹起事来。正迟疑问,只见一骑如飞赶来,及到面前,乃晁田也。晁田大呼曰:“西伯!天子有旨请回。”西伯回答曰:“晁将军!我已知道了。”西伯乃对众家将曰:“吾今灾至难逃,你们速回,我七载後自然平安归国。着伯邑考上顺母命,下和弟兄,不可更西岐规矩。再无他说,你们去罢。”众人泪回西岐去了。西伯同晁田回朝歌来。有诗为证:

  “十里长亭饯酒□(将“后”字的“口”换成“巴”),只因直语欠委蛇;若非天数羁里,焉得姬侯缵伏羲?”

  话说西伯同晁曰往午门来,就有报马飞报黄飞虎。飞虎大惊,沉思为何去而复来,莫非费、尤两个奸逆坐害西伯,令周纪快请各位老殿下速至午门。周纪去请,黄飞虎随上坐骑,急急来到午门,时西伯已在午门候旨。飞虎忙问曰:“贤侯去而复返者,何也?”西伯曰:“圣上召回,不知何事?”却说晁田见驾回宫,纣王大叫:“速召来!”西伯至丹墀俯伏奏曰:“荷蒙圣恩释臣归国,今复召回,臣不知圣意何故?”王大骂曰:“老匹夫!释你归国,不思报效君恩,而反悔辱天子,倘有何说?”西伯奏曰:“臣虽至愚,上知有天,下知有地,中知有君,生身知有父母,训教知有师长,天地君亲师五字,臣时刻不敢有忘,怎敢侮辱陛下,自取其死?”王怒曰:“你还在此巧言辩说?你演甚麽先天数,侮驾朕躬,罪在不赦。”西伯曰:“先天神农伏羲演成八卦,定人事之吉凶休咎,非臣故捏。臣不过据数而言,岂敢妄议是非?”王曰:“你试演朕躬一数,看天下如何?”西伯曰:“前演之败不吉,故对费仲、尤浑二大夫言,即日不吉,并未曾言甚麽是非,臣安敢妄议?”纣王立身大呼曰:“你道朕不能善终,你自夸寿终正寝,非忤君而何?此正是妖言惑众,以後必为祸乱;朕先教你先天数不验,不能善终。”传旨:“将姬昌拿出午门,以正国法。”左右待上前,只见殿外有人大呼曰:“陛下!姬昌不可斩!臣等有谏章。”纣王急视,见黄飞虎、微子等七位大臣进殿,俯伏奏曰:“陛下!天赦姬昌归国,臣民仰德如山。且其先天数,乃是伏羲先圣所演,非姬昌捏造,若是不准,亦是据数推详,若是果准;亦是直言君子,不是狡诈小人,陛下方可赦其小饼。”王曰:“骋自己之妖术,谤主君以不堪,岂得赦其无罪?”比干奏曰:“臣等非是为他,实为国也。今陛下斩姬昌事小,社稷安危事大。姬昌素有令名,为诸侯瞻仰,军民钦服;且其先天数据理直推,非是要捏,如果圣上不信,可命姬昌演日下吉凶。如准,可赦其生,如不准,即坐以捏造妖言之罪。”纣王见大臣力谏,只得准奏,命西伯演日下吉凶。西伯取金钱一晃,大惊曰:“陛下明日太庙火灾,速将宗社神主请开,恐毁社稷根本。”王曰:“数演明日,应在何时?”姬昌曰:“应在午时。”王曰:“既如此,且将姬昌发下囹圄,以俟明日之验。”众宫出午门,西伯感谢七位殿下。黄飞虎曰:“贤侯明日颠危,必预斟酌。”西伯曰:“且看天数如何。”众官散罢不题。且言纣王谓费仲曰:“姬昌言明日太庙火灾,若应其言,如之奈何?”尤浑奏曰:“传旨令看守太庙宫官仔细防闲,亦不必焚香,其火从何而至?”王曰:“此言极善。”天子回宫,费、尤二人也出朝不表。且言次日武成王黄飞虎约七位殿下,俱在王府候午时火灾之事,命阴阳官报时刻。阴阳官报:“禀上众老爷!正当午时了。”众官不见太庙火起,正在惊慌之际,只听半空中霹雳一声,山河振动,忽见阴阳官来报:“禀上众老爷,太庙火起。”比干叹曰:“太庙灾异,成汤必不久矣。”众人齐出王府看火,但见好火:

  此火本原生於石内,其实有威有雄;坐居离地东南位,势转丹砂九鼎中。此火乃燧人氏出世,刻木钻金,旋乾转坤:八卦内只有他威,五行中独他无情。朝生东南,照万物之光辉;暮落西北,为一世之混沌。火起处,滑喇喇闪电飞腾;烟发时,黑沉沉遮天蔽日。看高低,有百万雷声;听远近,发三千火炮。黑烟铺地,百忙里走万道金蛇;红焰冲空,时间有千团火块。狂风助力,金门珠户一时休;恶火飞来,碧瓦雕檐捻指过。火起千条焰,星洒满天红;都城齐呐喊,轰动万民惊。演先天莫浪猜,成汤宗庙尽成灰;老天已定兴衰事,算不由人枉自谋。

  话说纣王在龙德殿正聚文武商议时,只见奉御官来奏,果然午时太庙火起。只吓得天子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两个奸臣肝胆裂尽,西伯真圣人也。纣王曰:“昌之数今果有应验,大夫如何处之?”费、尤二人奏曰:“虽然姬昌之数偶验,适逢其时,岂得骤赦归国?陛下恐众大臣有所谏阻,只赦放姬昌须如此如此,天下可安,强臣无虑,此四海生民之福也。”王曰:“卿言甚善。”言未毕,微子、此干、黄飞虎等朝见毕,比干奏曰:“今日太庙火灾,姬昌之数果验,望陛下赦昌直言之罪。”王曰:“昌数果应,赦其死罪,不赦归国;暂居里,待後国事安宁,方许归国。”比干等谢恩而出,俱至午门。比干对姬昌言曰:“为贤侯特奏天子,准赦死罪,不赦归国,暂居里月馀,贤侯且自宁忍,俟天子转日回天,自然荣归故地。”姬昌顿首谢曰:“今日天子禁居里,何处不是浩荡之恩,怎敢有违?”飞虎又曰:“贤侯不过暂居月馀,不才等逢机会,自然与贤侯方为挽回,断不令贤侯久羁此地耳。”西伯谢过众人,随在午门望阙谢恩,即同押送官往里来。里军民父老牵羊担酒,擒道跪迎。父老言曰:“里今得圣人一顾,万物生光。”欢声杂地鼓乐惊天,迎进城郭。押送官叹曰:“圣人心同日月,普照四方;今日观百姓迎接西伯,非伯之罪可知。”姬昌进了府宅,押送官往都城回旨不表。且言西伯一至里。教化大行,军民乐业;闲居无事,把伏羲八卦反复推明,变成六十四卦,中分三百八十四爻象,守分安居,全无怨主之心。後人有诗赞曰:

  “七载艰难里城,卦爻一一变分明;玄机参透先天秘,万古留传大圣民。”

  话说纣王囚禁大臣,全无忌惮。一日,报到元戎府,黄飞虎看报,见反了东伯侯姜文焕,领四十万人马,兵取游魂关;又反了南伯侯鄂顺,领人马二十万,取三山关,天下已反了四百镇诸侯,黄飞虎叹曰:“二镇兵起,天下荒荒,生民何日得安?”忙发令箭,命将紧守关隘,此话不表。且言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因神仙一千五百年犯了杀戒,乃年积月累,天下大乱一场,然後复定。一则姜子牙该斩将封神,成汤天下该灭,周室将兴,因此玉虚宫住讲道教,太乙真人闲坐洞中,只听昆仑山玉虚官白鹤童子持玉札到山。太乙真人接玉札,望玉虚官拜罢,白鹤童子曰:“姜子牙不久下山,请师叔把灵珠子送下山去。”太乙真人曰:“我已知道了。”白鹤童子回去不表。太乙真人送一仙老爷下山。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封神演义》


国学迷 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治學綱要初稿.djvu 蘇加諾演講集_世界知識社北京.djvu 政治劄記_爭取持久和平爭取人民民主報中文版出版部.djvu 現代政治思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政治學說史上冊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政治學說史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政治學說史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官僚政治研究_時代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政治思想史稿_朹北師範大學.djvu 中國古代社會與古代思想研究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社會與古代思想研究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改良主義思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第一冊_國立編譯館上海.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第二冊_國立編譯館上海.djvu 法國工人達動史第一卷自達動的起源至里昂絲織工人的起義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鴉片戰爭時期思想史資料選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上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下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書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書誌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書的歷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晦庵書話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中國近代出版史料初編_群聯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出版史料二編_群聯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出版史料補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甲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乙編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丁編上卷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丁編下卷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今典籍聚散考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文藝叢刻乙集中國雕板源流考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古代書籍史話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書史簡編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雕板源流考孫毓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書版本常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版本通義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同書異名通檢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書林清話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涉圓序跋集錄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汲古閣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清華週刊叢書之一要籍解題及其讀法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卷盦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著硯樓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書評研究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積微居讀書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一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二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三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論導演劇本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銀幕形象創造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藝術在表現形式上的幾個特點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放映的光技術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放映擴音機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紀錄新的時代—影片在生產高潮中的創作和評論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社會中堅導演回憶錄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舞蹈史話_人民音樂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戰理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攻逼法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治孤法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象棋基礎教程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國際象棋初步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楊官璘胡榮華對局述評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象棋對局評注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三屆達動會中國象棋決賽評述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謎語研究_商務印書館.djvu 橋牌講座一種邏輯推理的牌戲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圖書目錄概論_台灣中華書局台北.djvu 目錄學研究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圖書目錄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目錄學概論_中華書局上海.djvu 目錄學發微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史部目錄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目錄學叢改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書目資料的利用與宣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文化史叢書第二輯中國目錄學史_商務印書館.djvu 辨偽叢刊之一古學考_景山書社北平.djvu 永樂大典考_商務印書館.djvu 詩疑_樸社.djvu 唐人辨偽集語_樸社北京.djvu 汲塚書考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偽書通考上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偽書通考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書辨偽四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今偽書考補證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匡謬正俗校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重考古今偽書考_上海大朹書局印行上海.djvu 古書真偽及其年代_中華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djvu 古籍叢考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今偽書考_景山書社北京.djvu 香草續校書下冊_中華書局.djvu 香草續校書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群書治要上_商務印書館.djvu 群書治要中_商務印書館.djvu 群書治要下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校勘學釋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古書讀校法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崇文總目上_商務印書館.djvu 崇文總目下_商務印書館.djvu 書目畣問補正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販書偶記_中華書局上海.djvu 魯迅主編及參與或指導編輯的雜誌_山朹師範中文系現代文學教研組.djvu 引得特刊第二十二號荀子引得_引得編纂處哈佛燕京學社.djvu 朹京大學朹洋文化研究所漢籍分類目錄書名人名索引_大藏省印刷局.djvu 孫中山著作及研究書目資料索引_中華書局.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一冊字號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二冊姓名引得Ⅰ-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三冊姓名引得Ⅴ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十三種清代傳記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四十七種宋代傳記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達金元傳記三十種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1第一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第二卷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3第二卷中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2第二卷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5第三卷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6第三卷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日本科技期刊指南_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飘藩坠溷 飘香荀令 飞书代鲁连 飞云五朵 飞仙舄 飞凫 飞凫仙令 飞凫仙子 飞凫令尹 飞凫王令尹 飞凫舄 飞凫贤令尹 飞升鸡犬 飞天 飞奴 飞将数奇 飞将难封 飞屐 飞抢笑鹏 飞杖锡 飞梁尘 飞梦到扬州 飞梭 飞檄愈风 飞熊 飞熊兆 飞熊梦 飞燕将书 飞燕轻 飞牡 飞破镜 飞空锡 飞筒 飞箭天山 飞箭无全目 飞舄 飞舄双凫 飞舄王乔 飞花堕溷 飞茵飞溷 飞蝇吊 飞退鹢 飞锡 飞锡杖 飞雄雉 飞霜六月 飞霜青女 飞鸟叹 飞鸟尽,良弓藏 飞鸢堕水 飞鸢悔 飞鸢跕跕 飞鸮革音 飞鸿 飞鸿印雪 飞鸿指爪 飞鸿留爪 飞鸿踏雪 飞鸿雪爪 飞鹊镜 飞鹗表 飞鹢退 飞龙 食一箪 食万羊 食万钱 食为民天 食于桐乡 食依漂母 食其下齐国 食则方丈 食前方丈 食天 食子殉军功 食宿相兼 食指动 食无肝 食无鱼 食来嗟 食枣如瓜 食枣约 食楚萍 食牛 食玉炊桂 食白 食箪浆壶 食肉班超 食肉相 食肝 食芹 食苗 食苹 食苹鹿 食菜周颙 食萍 食葚 食蓱 食蔗 食薇 食蛤梨 食蛤蜊 食角 食跖 食蹯 食车 食馔一口 食马留肝 食鱼 食鱼人 食鸡肋 飡英 飣坐 飣座梨 飧蔗 飨爰居 餐毡 餐毡使 餐毡苏 餐腥啄腐 餐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