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一百十八回 丁奉雪中奋短兵 孙峻席间施密计

第一百十八回 丁奉雪中奋短兵 孙峻席间施密计

  却说姜维正走,遇着司马师引兵拦截。原来姜维取雍州之时,郭淮飞报入朝,魏主与司马懿商议停当,懿遣长子司马师引兵五万,前来雍州助战;师听知郭淮敌退蜀兵,师料蜀兵势弱,就来半路击之。直赶到阳平关,却被姜维用武侯所传连弩法,于两边暗伏连弩百余张,一弩发十矢,皆是药箭,两边弩箭齐发,前军连人带马射死不知其数。司马师于乱军之中,逃命而回。却说麹山城中蜀将句安,见援兵不至,乃开门降魏。姜维折兵数万,领败兵回汉中屯紥。司马师自还洛阳。至嘉平三年秋八月,司马懿染病,渐渐沉重,乃唤二子至榻前嘱曰:“吾事魏历年,官授太傅,人臣之位极矣;人皆疑吾有异志,吾尝怀恐惧。吾死之后,汝二人善理国政。慎之!慎之!”言讫而亡。长子司马师,次子司马昭,二人申奏魏主曹芳。芳厚加祭葬,优锡赠谥;封师为大将军,总领尚书机密大事,昭为骠骑上将军。却说吴主孙权,先有太子孙登,乃徐夫人所生,于吴赤乌四年身亡,遂立次子孙和为太子,乃琅琊王夫人所生。和因与全公主不睦,被公主所谮,权废之,和忧恨而死,又立三子孙亮为太子,乃潘夫人所生。此时陆逊、诸葛瑾皆亡,一应大小事务,皆归于诸葛恪。太元元年秋八月初一日,忽起大风,江海涌涛,平地水深八尺。吴主先陵所种松柏,尽皆拔起,直飞到建业城南门外,倒卓于道上。权因此受惊成病。至次年四月内,病势沉重,乃召太傅诸葛恪、大司马吕岱至榻前,嘱以后事。嘱讫而薨。在位二十四年,寿七十一岁,乃蜀汉延熙十五年也。后人有诗曰:“紫髯碧眼号英雄,能使臣僚肯尽忠。二十四年兴大业,龙盘虎踞在江东。”

  孙权既亡,诸葛恪立孙亮为帝,大赦天下,改元建兴元年;谥权曰大皇帝,葬于蒋陵。早有细作探知其事,报入洛阳。司马师闻孙权已死,遂议起兵伐吴。尚书傅嘏曰:“吴有长江之险,先帝屡次征伐,皆不遂意;不如各守边疆,乃为上策。”师曰:“天道三十年一变,岂得常为鼎峙乎?吾欲伐吴。”昭曰:“今孙权新亡,孙亮幼懦,其隙正可乘也。”遂令征南大将军王昶引兵十万攻南郡,征东将军胡遵引兵十万攻东兴,镇南都督毋丘俭引兵十万攻武昌:三路进发。又遣弟司马昭为大都督,总领三路军马。

  是年冬十二月,司马昭兵至东吴边界,屯住人马,唤王昶、胡遵、毋丘俭到帐中计议曰:“东吴最紧要处,惟东兴郡也。今他筑起大堤,左右又筑两城,以防巢湖后面攻击,诸公须要仔细。”遂令王昶、毋丘俭各引一万兵,列在左右:“且勿进发;待取了东兴郡,那时一齐进兵。”昶、俭二人受令而去。昭又令胡遵为先锋,总领三路兵前去:“先搭浮桥,取东兴大堤;若夺得左右二城,便是大功。”遵领兵来搭浮桥。

  却说吴太傅诸葛恪,听知魏兵三路而来,聚众商议。平北将军丁奉曰:“东兴乃东吴紧要处所,若有失,则南郡、武昌危矣。”恪曰:“此论正合吾意。公可就引三千水兵从江中去,吾随后令吕据、唐咨、留赞各引一万马步兵,分三路来接应。但听连珠炮响,一齐进兵。吾自引大兵后至。”丁奉得令,即引三千水兵,分作三十只船,望东兴而来。

  却说胡遵渡过浮桥,屯军于堤上,差桓嘉、韩综攻打二城。左城中乃吴将全端守把,右城中乃吴将留略守把。此二城高峻坚固,急切攻打不下。全、留二人见魏兵势大,不敢出战,死守城池。胡遵在徐塘下寨。时值严寒,天降大雪,胡遵与众将设席高会。忽报水上有三十只战船来到。遵出寨视之,见船将次傍岸,每船上约有百人。遂还帐中,谓诸将曰:“不过三千人耳,何足惧哉!”只令部将哨探,仍前饮酒。

  丁奉将船一字儿抛在水上,乃谓部将曰:“大丈夫立功名,取富贵,正在今日!”遂令众军脱去衣甲,卸了头盔,不用长枪大戟,止带短刀。魏兵见之大笑,更不准备。忽然连珠炮响了三声,丁奉扯刀当先,一跃上岸。众军皆拔短刀,随奉上岸,砍入魏寨,魏兵措手不及。韩综急拔帐前大戟迎之,早被丁奉抢入怀内,手起刀落,砍翻在地。桓嘉从左边转出,忙绰枪刺丁奉,被奉挟住枪杆。嘉弃枪而走,奉一刀飞去,正中左肩,嘉望后便倒。奉赶上,就以枪刺之。三千吴兵,在魏寨中左冲右突。胡遵急上马夺路而走。魏兵齐奔上浮桥,浮桥已断,大半落水而死;杀倒在雪地者,不知其数。车仗马匹军器,皆被吴兵所获。司马昭、王昶、毋丘俭听知东兴兵败,亦勒兵而退。却说诸葛恪引兵至东兴,收兵赏劳了毕,乃聚诸将曰:“司马昭兵败北归,正好乘势进取中原。”遂一面遣人赍书入蜀,求姜维进兵攻其北,许以平分天下;一面起大兵二十万,来伐中原。临行时,忽见一道白气,从地而起,遮断三军,对面不见。蒋延曰:“此气乃白虹也,主丧兵之兆。太傅只可回朝,不可伐魏。”恪大怒曰:“汝安敢出不利之言,以慢吾军心!”叱武士斩之。众皆告免,恪乃贬蒋延为庶人,仍催兵前进。丁奉曰:“魏以新城为总隘口,若先取得此城,司马师破胆矣。”恪大喜,即趱兵直至新城。守城牙门将军张特,见吴兵大至,闭门坚守。恪令兵四面围定。早有流星马报入洛阳。主簿虞松告司马师曰:“今诸葛恪困新城,且未可与战。吴兵远来,人多粮少,粮尽自走矣。待其将走,然后击之,必得全胜。但恐蜀兵犯境,不可不防。”师然其言,遂令司马昭引一军助郭淮防姜维;毋丘俭、胡遵拒住吴兵。

  却说诸葛恪连月攻打新城不下,下令众将:“并力攻城,怠慢者立斩。”于是诸将奋力攻打。城东北角将陷。张特在城中定下一计:乃令一舌辩之士,赍捧册籍,赴吴寨见诸葛恪,告曰:“魏国之法:若敌人困城,守城将坚守一百日,而无救兵至,然后出城降敌者,家族不坐罪。今将军围城已九十余日;望乞再容数日,某主将尽率军民出城投降。今先具册籍呈上。”恪深信之,收了军马,遂不攻城。原来张特用缓兵之计,哄退吴兵,遂拆城中房屋,于破城处修补完备,乃登城大骂曰:“吾城中尚有半年之粮,岂肯降吴狗耶!尽战无妨!”恪大怒,催兵打城。城上乱箭射下。恪额上正中一箭,翻身落马。诸将救起还寨,金疮举发。众军皆无战心;又因天气亢炎,军士多病。恪金疮稍可,欲催兵攻城。营吏告曰:“人人皆病,安能战乎?”恪大怒曰:“再说病者斩之!”众军闻知,逃者无数。忽报都督蔡林引本部军投魏去了。恪大惊,自乘马遍视各营,果见军士面色黄肿,各带病容。遂勒兵还吴。早有细作报知毋丘俭。俭尽起大兵,随后掩杀。

  吴兵大败而归,恪甚羞惭,托病不朝。吴主孙亮自幸其宅问安,文武官僚皆来拜见。恪恐人议论,先搜求众官将过失,轻则发遣边方,重则斩首示众。于是内外官僚,无不悚惧。又令心腹将张约、朱恩管御林军。以为牙爪。却说孙峻字子远,乃孙坚弟孙静曾孙,孙恭之子也;孙权存日,甚爱之,命掌御林军马。今闻诸葛恪令张约、朱恩二人掌御林军,夺其权,心中大怒。太常卿滕胤,素与诸葛恪有隙,乃乘间说峻曰:“诸葛恪专权恣虐,杀害公卿,将有不臣之心。公系宗室,何不早图之?”峻曰:“我有是心久矣;今当即奏天子,请旨诛之。”于是孙峻、滕胤入见吴主孙亮,密奏其事。亮曰:“朕见此人,亦甚恐怖;常欲除之,未得其便。今卿等果有忠义,可密图之。”胤曰:“陛下可设席召恪,暗伏武士于壁衣中,掷杯为号,就席间杀之,以绝后患。”亮从之。

  却说诸葛恪自兵败回朝,托病居家,心神恍惚。一日,偶出中堂,忽见一人穿麻挂孝而入。恪叱问之,其人大惊无措。恪令拿下拷问,其人告曰:“某因新丧父亲,入城请僧追荐;初见是寺院而入,却不想是太傅之府。却怎生来到此处也?”恪大怒,召守门军士问之。军士告曰:“某等数十人,皆荷戈把门,未尝暂离,并不见一人入来。”恪大怒,尽数斩之。是夜,恪睡卧不安,忽听得正堂中声响如霹雳。恪自出视之,见中梁折为两段。恪惊归寝室,忽然一阵阴风起处,见所杀披麻人与守门军士数十人,各提头索命。恪惊倒在地,良久方苏。次早洗面,闻水甚血臭。恪叱侍婢,连换数十盆,皆臭无异。恪正惊疑间,忽报天子有使至,宣太傅赴宴。

  恪令安排车仗。方欲出府,有黄犬衔住衣服,嘤嘤作声,如哭之状。恪怒曰:“犬戏我也!”叱左右逐去之,遂乘车出府。行不数步,见车前一道白虹,自地而起,如白练冲天而去。恪甚惊怪,心腹将张约进车前密告曰;“今日宫中设宴,未知好歹,主公不可轻入。”恪听罢,便令回车。行不到十余步,孙峻、滕胤乘马至车前曰:“太傅何故便回?”恪曰:“吾忽然腹痛,不可见天子。”胤曰:“朝廷为太傅军回,不曾面叙,故特设宴相召,兼议大事。太傅虽感贵恙,还当勉强一行。”恪从其言,遂同孙峻、滕胤入宫,张约亦随入。

  恪见吴主孙亮,施礼毕,就席而坐。亮命进酒,恪心疑,辞曰:“病躯不胜杯酌。”孙峻曰:“太傅府中常服药酒,可取饮乎?”恪曰:“可也。”遂令从人回府取自制药酒到,恪方才放心饮之。酒至数巡,吴主孙亮托事先起。孙峻下殿,脱了长服,着短衣,内披环甲,手提利刃,上殿大呼曰:“天子有诏诛逆贼!”诸葛恪大惊,掷杯于地,欲拔剑迎之,头已落地。张约见峻斩恪,挥刀来迎。峻急闪过,刀尖伤其左指。峻转身一刀,砍中张约右臂。武士一齐拥出,砍倒张约,剁为肉泥。孙峻一面令武士收恪家眷,一面令人将张约并诸葛恪尸首,用芦席包裹,以小车载出,弃于城南门外石子岗乱冢坑内。却说诸葛恪之妻正在房中心神恍惚,动止不宁,忽一婢女入房。恪妻问曰:“汝遍身如何血臭?”其婢忽然反目切齿,飞身跳跃,头撞屋梁,口中大叫:“吾乃诸葛恪也!被奸贼孙峻谋杀!”恪合家老幼,惊惶号哭。不一时,军马至,围住府第,将恪全家老幼,俱缚至市曹斩首。时吴建兴二年冬十月也。昔诸葛瑾存日,见恪聪明尽显于外,叹曰:“此子非保家之主也!”又魏光禄大夫张缉,曾对司马师曰:“诸葛恪不久死矣。”师问其故,缉曰:“威震其主,何能久乎?”至此果中其言。却说孙峻杀了诸葛恪,吴主孙亮封峻为丞相、大将军、富春侯,总督中外诸军事。自此权柄尽归孙峻矣。

  且说姜维在成都,接得诸葛恪书,欲求相助伐魏,遂入朝,奏准后主,复起大兵,北伐中原。正是:一度兴师未奏绩,两番讨贼欲成功。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得月簃叢書 元史譯文證補三十卷 圍棋近譜 八義記二卷四十一出 咸同以來中俄交涉記三卷 通紀會纂四卷 㐆齋文集八卷詩集四卷 真意齋詩存一卷 [湖南邵陽]申受再續族譜□□卷 北史一百卷 [乾隆]夔州府志十卷 林氏活人録彙編十四卷 風俗通義十卷 千叟宴詩四卷御製千叟宴詩一卷恭和千叟宴詩一卷 書經批四卷 龍川集三十卷附錄二卷考異二卷 科學叢書第二集六種十卷 醫學碎金四卷 [道光]泰州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紀效新書十八卷首一卷 心白日齋集六卷 錢牧齋先生尺牘四卷 水經注四十卷首末二卷 布衣陳先生遺集四卷 痕夢詞 欽定平定陝甘新疆回匪方略三百二十卷首一卷 韻府拾遺一百六卷 要理問答 [光緒]松江府續志四十卷首一卷 棲雲山館詞存 杜詩鏡銓二十卷本傳一卷年譜一卷墓誌一卷目錄一卷附錄一卷 歷代畫像傳四卷 畫家三昧二卷 古文審八卷首一卷 [乾隆]曆陽典錄三十四卷首一卷曆陽典錄補六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補遺一卷備考一卷 儀禮彙說十七卷 楷法溯源十四卷目錄一卷 異方便淨土傳燈歸元鏡三祖實錄二卷 滂喜齋叢書五十種 袁文箋正十六卷補注一卷 皇清經解縮版編目十六卷 晉文歸八卷南北朝文歸四卷 胎產心法三卷 大清仁宗睿皇帝聖訓一百十卷 校邠廬抗議二卷 百獸圖說一卷 御定駢字類編二百四十卷 古唐詩合解十六卷 行間日記 隨園全集 呂東萊先生文集四卷 出山草文五卷詩十二卷 周易補註十一卷 花宜館詩鈔十六卷 約章述要二卷 十嶽山人詩集四卷 唐詩貫珠六十卷 繆樹本事略一卷 臨文便覽二卷 西山文集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西山文集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西山文集卷三十二~卷三十三_.djvu 西山文集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西山文集卷三十六~卷三十八_.djvu 西山文集卷三十九~卷四十_.djvu 西山文集卷四十一~卷四十二_.djvu 西山文集卷四十三~卷四十四_.djvu 西山文集卷四十五~卷四十六_.djvu 西山文集卷四十七~卷四十八_.djvu 西山文集卷四十九~卷五十一_.djvu 西山文集卷五十二~卷五十三_.djvu 西山文集卷五十四~卷五十五_.djvu 魯齊集卷一~卷二_.djvu 魯齊集卷三~卷四_.djvu 魯齊集卷五~卷六_.djvu 魯齊集卷七~卷八_.djvu 魯齊集卷九~卷十_.djvu 魯齊集卷十一~卷十三_.djvu 魯齊集卷十四~卷十六_.djvu 魯齊集卷十七~卷二十_.djvu 潛山集卷一~卷四_.djvu 潛山集卷五~卷八_.djvu 潛山集卷九~卷十二_.djvu 華航漫遊稿卷一~卷四_.djvu 蘭皋集卷一~卷二_.djvu 嘉禾百詠_.djvu 柳塘外集卷一~卷二_.djvu 柳塘外集卷三~卷四_.djvu 四明文獻集卷一~卷二_.djvu 四明文獻集卷三~卷四_.djvu 四明文獻集卷五_.djvu 覆訊集卷一~卷六_.djvu 閬風集卷一~卷二_.djvu 閬風集卷三~卷六_.djvu 閬風集卷七~卷十二_.djvu 北遊集捲上~卷下_.djvu 秋堂集卷一~卷二_.djvu 蛟峰文集卷一~卷三_.djvu 蛟峰文集卷四~卷六_.djvu 蛟峰文集卷七~卷八_.djvu 蛟峰外集卷一~卷四_.djvu 秋聲集卷一~卷二_.djvu 秋聲集卷三~卷四_.djvu 秋聲集卷五~卷六_.djvu 陵陽集卷一~卷四_.djvu 陵陽集卷五~卷八_.djvu 陵陽集卷九~卷十二_.djvu 陵陽集卷十三~卷十六_.djvu 陵陽集卷十七~卷二十_.djvu 陵陽集卷二十一~卷二十四_.djvu 水雲集卷一_.djvu 晞髮集卷一~卷十_.djvu 晞髮遺集捲上~卷下_.djvu 天地集_.djvu 潛齊集卷一~卷二_.djvu 潛齊集卷三~卷五_.djvu 潛齊集卷六~卷八_.djvu 潛齊集卷九~卷十一_.djvu 鐵牛翁遺稿.djvu 梅yiang文集卷一~卷四_.djvu 梅yiang文集卷五~卷十_.djvu 四如集卷一~卷二_.djvu 四如集卷三~卷四_.djvu 齊山文集卷一~卷二_.djvu 齊山文集卷三~卷五_.djvu 勿軒集卷一~卷三_.djvu 勿軒集卷四~卷八_.djvu 古梅遺稿卷一~卷六_.djvu 佩韋齊集卷一~卷四_.djvu 佩韋齊集卷五~卷九_.djvu 佩韋齊集卷十~卷十三_.djvu 佩韋齊集卷十四~卷十七_.djvu 佩韋齊集卷十八~卷二十_.djvu 廬山集卷一~卷五_.djvu 英溪集_.djvu 西湖百詠捲上~卷下_.djvu 則堂集卷一~卷二_.djvu 則堂集卷三~卷六_.djvu 富山遺稿卷一~卷四_.djvu 富山遺稿卷五~卷十_.djvu 真山民集_.djvu 百正集捲上~卷下_.djvu 月洞吟_.djvu 伯牙琴_.djvu 存雅堂遺稿卷一~卷五_.djvu 吾汝稿卷一~卷四_.djvu 吾汝稿卷五~卷十_.djvu 在軒集_.djvu 紫巖詩選卷一~卷三_.djvu 九華詩集_.djvu 自堂存稿卷一~卷四_.djvu 仁山文集卷一~卷四_.djvu 心泉學詩稿卷一~卷六_.djvu 拙軒集卷一~卷三_.djvu 拙軒集卷四~卷六_.djvu 滏水集卷一_.djvu 滏水集卷二~卷四_.djvu 滏水集卷五~卷七_.djvu 滏水集卷八~卷十_.djvu 滏水集卷十一~卷十四_.djvu 滏水集卷十五~卷二十_.djvu 滹南集卷一~卷四_.djvu 滹南集卷五~卷九_.djvu 滹南集卷十~卷十九_.djvu 滹南集卷二十~卷二十四_.djvu 滹南集卷二十五~卷三十一_.djvu 滹南集卷三十二~卷三十七_.djvu 滹南集卷三十八~卷四十二_.djvu 滹南集卷四十三~卷四十六_.djvu 莊靖集卷一~卷二_.djvu 莊靖集卷三~卷五_.djvu 莊靖集卷六~卷七_.djvu 莊靖集卷八~卷十_.djvu 遺山集卷一~卷二_.djvu 遺山集卷三~卷六_.djvu 遺山集卷七~卷九_.djvu 遺山集卷十~卷十二_.djvu 遺山集卷十三~卷十五_.djvu 遺山集卷十六~卷十八_.djvu 池草梦 池边写字 池鱼之殃 池鱼之祸 池鱼之虑 池鱼堂燕 池鱼幕燕 池黑 污丞相茵 污车茵 汤厨 汤去三面 汤池 汤池铁城 汤盘 汤祷桑林 汤网 汤罗 汤聘 汤饼试何郎 汤鼎 汪洋叔度 汪罔骨轴 汪踦卫国 汲戆 汲汲皇皇 汲汲遑遑 汲深绠短 汲直 汲短 汲黯匡君 汲黯卧理 汲黯工卧 汲黯直言 汲黯积薪 汲黯薪 汲黯言直 汶上 汾射 汾水游 汾水雁飞 汾河曲 汾阴曲 汾阴鼎 沂咏 沂志 沂曲 沂水弦歌 沂水舞雩 沂水行歌 沅江九肋 沅芷湘兰 沅芷澧兰 沆瀣 沆瀣一气 沆瀣之契 沈侯瘦 沈园 沈瘦 沈约愁多 沈约病 沈约瘦 沈腰暗减 沈腰消磨 沈腰销瘦 沈郎不胜衣 沈郎尪 沈郎消瘦 沈郎病 沈郎瘦 沈郎衣带宽 沉书浦 沉井辖 沉思翰藻 沉朱 沉李浮瓜 沉浮 沉灰 沉白马 沉碑 沉碑忧岸谷 沉舟破釜 沉鱼色 沐冠 沐冠猴 沐栉 沐猴 沐猴冠 沐猴冠冕 沐猴衣冠 沐雨栉风 沐雨梳风 沙丘之马 沙丘牡黄 沙中客 沙中语 沙之汰之 沙含水弩 沙堤路 沙射 沙椎 沙画锥 沙虫 沙虫猿鹤 沙路 沙道 沙鸥期 沛中歌 沛歌风 沟中之纳 沟中断 沟中木 沟中木断 沟中瘠 沟壑 沟水流 沟瘠 没卫 没卫饮羽 没字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