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一百十八回 丁奉雪中奋短兵 孙峻席间施密计

第一百十八回 丁奉雪中奋短兵 孙峻席间施密计

  却说姜维正走,遇着司马师引兵拦截。原来姜维取雍州之时,郭淮飞报入朝,魏主与司马懿商议停当,懿遣长子司马师引兵五万,前来雍州助战;师听知郭淮敌退蜀兵,师料蜀兵势弱,就来半路击之。直赶到阳平关,却被姜维用武侯所传连弩法,于两边暗伏连弩百余张,一弩发十矢,皆是药箭,两边弩箭齐发,前军连人带马射死不知其数。司马师于乱军之中,逃命而回。却说麹山城中蜀将句安,见援兵不至,乃开门降魏。姜维折兵数万,领败兵回汉中屯紥。司马师自还洛阳。至嘉平三年秋八月,司马懿染病,渐渐沉重,乃唤二子至榻前嘱曰:“吾事魏历年,官授太傅,人臣之位极矣;人皆疑吾有异志,吾尝怀恐惧。吾死之后,汝二人善理国政。慎之!慎之!”言讫而亡。长子司马师,次子司马昭,二人申奏魏主曹芳。芳厚加祭葬,优锡赠谥;封师为大将军,总领尚书机密大事,昭为骠骑上将军。却说吴主孙权,先有太子孙登,乃徐夫人所生,于吴赤乌四年身亡,遂立次子孙和为太子,乃琅琊王夫人所生。和因与全公主不睦,被公主所谮,权废之,和忧恨而死,又立三子孙亮为太子,乃潘夫人所生。此时陆逊、诸葛瑾皆亡,一应大小事务,皆归于诸葛恪。太元元年秋八月初一日,忽起大风,江海涌涛,平地水深八尺。吴主先陵所种松柏,尽皆拔起,直飞到建业城南门外,倒卓于道上。权因此受惊成病。至次年四月内,病势沉重,乃召太傅诸葛恪、大司马吕岱至榻前,嘱以后事。嘱讫而薨。在位二十四年,寿七十一岁,乃蜀汉延熙十五年也。后人有诗曰:“紫髯碧眼号英雄,能使臣僚肯尽忠。二十四年兴大业,龙盘虎踞在江东。”

  孙权既亡,诸葛恪立孙亮为帝,大赦天下,改元建兴元年;谥权曰大皇帝,葬于蒋陵。早有细作探知其事,报入洛阳。司马师闻孙权已死,遂议起兵伐吴。尚书傅嘏曰:“吴有长江之险,先帝屡次征伐,皆不遂意;不如各守边疆,乃为上策。”师曰:“天道三十年一变,岂得常为鼎峙乎?吾欲伐吴。”昭曰:“今孙权新亡,孙亮幼懦,其隙正可乘也。”遂令征南大将军王昶引兵十万攻南郡,征东将军胡遵引兵十万攻东兴,镇南都督毋丘俭引兵十万攻武昌:三路进发。又遣弟司马昭为大都督,总领三路军马。

  是年冬十二月,司马昭兵至东吴边界,屯住人马,唤王昶、胡遵、毋丘俭到帐中计议曰:“东吴最紧要处,惟东兴郡也。今他筑起大堤,左右又筑两城,以防巢湖后面攻击,诸公须要仔细。”遂令王昶、毋丘俭各引一万兵,列在左右:“且勿进发;待取了东兴郡,那时一齐进兵。”昶、俭二人受令而去。昭又令胡遵为先锋,总领三路兵前去:“先搭浮桥,取东兴大堤;若夺得左右二城,便是大功。”遵领兵来搭浮桥。

  却说吴太傅诸葛恪,听知魏兵三路而来,聚众商议。平北将军丁奉曰:“东兴乃东吴紧要处所,若有失,则南郡、武昌危矣。”恪曰:“此论正合吾意。公可就引三千水兵从江中去,吾随后令吕据、唐咨、留赞各引一万马步兵,分三路来接应。但听连珠炮响,一齐进兵。吾自引大兵后至。”丁奉得令,即引三千水兵,分作三十只船,望东兴而来。

  却说胡遵渡过浮桥,屯军于堤上,差桓嘉、韩综攻打二城。左城中乃吴将全端守把,右城中乃吴将留略守把。此二城高峻坚固,急切攻打不下。全、留二人见魏兵势大,不敢出战,死守城池。胡遵在徐塘下寨。时值严寒,天降大雪,胡遵与众将设席高会。忽报水上有三十只战船来到。遵出寨视之,见船将次傍岸,每船上约有百人。遂还帐中,谓诸将曰:“不过三千人耳,何足惧哉!”只令部将哨探,仍前饮酒。

  丁奉将船一字儿抛在水上,乃谓部将曰:“大丈夫立功名,取富贵,正在今日!”遂令众军脱去衣甲,卸了头盔,不用长枪大戟,止带短刀。魏兵见之大笑,更不准备。忽然连珠炮响了三声,丁奉扯刀当先,一跃上岸。众军皆拔短刀,随奉上岸,砍入魏寨,魏兵措手不及。韩综急拔帐前大戟迎之,早被丁奉抢入怀内,手起刀落,砍翻在地。桓嘉从左边转出,忙绰枪刺丁奉,被奉挟住枪杆。嘉弃枪而走,奉一刀飞去,正中左肩,嘉望后便倒。奉赶上,就以枪刺之。三千吴兵,在魏寨中左冲右突。胡遵急上马夺路而走。魏兵齐奔上浮桥,浮桥已断,大半落水而死;杀倒在雪地者,不知其数。车仗马匹军器,皆被吴兵所获。司马昭、王昶、毋丘俭听知东兴兵败,亦勒兵而退。却说诸葛恪引兵至东兴,收兵赏劳了毕,乃聚诸将曰:“司马昭兵败北归,正好乘势进取中原。”遂一面遣人赍书入蜀,求姜维进兵攻其北,许以平分天下;一面起大兵二十万,来伐中原。临行时,忽见一道白气,从地而起,遮断三军,对面不见。蒋延曰:“此气乃白虹也,主丧兵之兆。太傅只可回朝,不可伐魏。”恪大怒曰:“汝安敢出不利之言,以慢吾军心!”叱武士斩之。众皆告免,恪乃贬蒋延为庶人,仍催兵前进。丁奉曰:“魏以新城为总隘口,若先取得此城,司马师破胆矣。”恪大喜,即趱兵直至新城。守城牙门将军张特,见吴兵大至,闭门坚守。恪令兵四面围定。早有流星马报入洛阳。主簿虞松告司马师曰:“今诸葛恪困新城,且未可与战。吴兵远来,人多粮少,粮尽自走矣。待其将走,然后击之,必得全胜。但恐蜀兵犯境,不可不防。”师然其言,遂令司马昭引一军助郭淮防姜维;毋丘俭、胡遵拒住吴兵。

  却说诸葛恪连月攻打新城不下,下令众将:“并力攻城,怠慢者立斩。”于是诸将奋力攻打。城东北角将陷。张特在城中定下一计:乃令一舌辩之士,赍捧册籍,赴吴寨见诸葛恪,告曰:“魏国之法:若敌人困城,守城将坚守一百日,而无救兵至,然后出城降敌者,家族不坐罪。今将军围城已九十余日;望乞再容数日,某主将尽率军民出城投降。今先具册籍呈上。”恪深信之,收了军马,遂不攻城。原来张特用缓兵之计,哄退吴兵,遂拆城中房屋,于破城处修补完备,乃登城大骂曰:“吾城中尚有半年之粮,岂肯降吴狗耶!尽战无妨!”恪大怒,催兵打城。城上乱箭射下。恪额上正中一箭,翻身落马。诸将救起还寨,金疮举发。众军皆无战心;又因天气亢炎,军士多病。恪金疮稍可,欲催兵攻城。营吏告曰:“人人皆病,安能战乎?”恪大怒曰:“再说病者斩之!”众军闻知,逃者无数。忽报都督蔡林引本部军投魏去了。恪大惊,自乘马遍视各营,果见军士面色黄肿,各带病容。遂勒兵还吴。早有细作报知毋丘俭。俭尽起大兵,随后掩杀。

  吴兵大败而归,恪甚羞惭,托病不朝。吴主孙亮自幸其宅问安,文武官僚皆来拜见。恪恐人议论,先搜求众官将过失,轻则发遣边方,重则斩首示众。于是内外官僚,无不悚惧。又令心腹将张约、朱恩管御林军。以为牙爪。却说孙峻字子远,乃孙坚弟孙静曾孙,孙恭之子也;孙权存日,甚爱之,命掌御林军马。今闻诸葛恪令张约、朱恩二人掌御林军,夺其权,心中大怒。太常卿滕胤,素与诸葛恪有隙,乃乘间说峻曰:“诸葛恪专权恣虐,杀害公卿,将有不臣之心。公系宗室,何不早图之?”峻曰:“我有是心久矣;今当即奏天子,请旨诛之。”于是孙峻、滕胤入见吴主孙亮,密奏其事。亮曰:“朕见此人,亦甚恐怖;常欲除之,未得其便。今卿等果有忠义,可密图之。”胤曰:“陛下可设席召恪,暗伏武士于壁衣中,掷杯为号,就席间杀之,以绝后患。”亮从之。

  却说诸葛恪自兵败回朝,托病居家,心神恍惚。一日,偶出中堂,忽见一人穿麻挂孝而入。恪叱问之,其人大惊无措。恪令拿下拷问,其人告曰:“某因新丧父亲,入城请僧追荐;初见是寺院而入,却不想是太傅之府。却怎生来到此处也?”恪大怒,召守门军士问之。军士告曰:“某等数十人,皆荷戈把门,未尝暂离,并不见一人入来。”恪大怒,尽数斩之。是夜,恪睡卧不安,忽听得正堂中声响如霹雳。恪自出视之,见中梁折为两段。恪惊归寝室,忽然一阵阴风起处,见所杀披麻人与守门军士数十人,各提头索命。恪惊倒在地,良久方苏。次早洗面,闻水甚血臭。恪叱侍婢,连换数十盆,皆臭无异。恪正惊疑间,忽报天子有使至,宣太傅赴宴。

  恪令安排车仗。方欲出府,有黄犬衔住衣服,嘤嘤作声,如哭之状。恪怒曰:“犬戏我也!”叱左右逐去之,遂乘车出府。行不数步,见车前一道白虹,自地而起,如白练冲天而去。恪甚惊怪,心腹将张约进车前密告曰;“今日宫中设宴,未知好歹,主公不可轻入。”恪听罢,便令回车。行不到十余步,孙峻、滕胤乘马至车前曰:“太傅何故便回?”恪曰:“吾忽然腹痛,不可见天子。”胤曰:“朝廷为太傅军回,不曾面叙,故特设宴相召,兼议大事。太傅虽感贵恙,还当勉强一行。”恪从其言,遂同孙峻、滕胤入宫,张约亦随入。

  恪见吴主孙亮,施礼毕,就席而坐。亮命进酒,恪心疑,辞曰:“病躯不胜杯酌。”孙峻曰:“太傅府中常服药酒,可取饮乎?”恪曰:“可也。”遂令从人回府取自制药酒到,恪方才放心饮之。酒至数巡,吴主孙亮托事先起。孙峻下殿,脱了长服,着短衣,内披环甲,手提利刃,上殿大呼曰:“天子有诏诛逆贼!”诸葛恪大惊,掷杯于地,欲拔剑迎之,头已落地。张约见峻斩恪,挥刀来迎。峻急闪过,刀尖伤其左指。峻转身一刀,砍中张约右臂。武士一齐拥出,砍倒张约,剁为肉泥。孙峻一面令武士收恪家眷,一面令人将张约并诸葛恪尸首,用芦席包裹,以小车载出,弃于城南门外石子岗乱冢坑内。却说诸葛恪之妻正在房中心神恍惚,动止不宁,忽一婢女入房。恪妻问曰:“汝遍身如何血臭?”其婢忽然反目切齿,飞身跳跃,头撞屋梁,口中大叫:“吾乃诸葛恪也!被奸贼孙峻谋杀!”恪合家老幼,惊惶号哭。不一时,军马至,围住府第,将恪全家老幼,俱缚至市曹斩首。时吴建兴二年冬十月也。昔诸葛瑾存日,见恪聪明尽显于外,叹曰:“此子非保家之主也!”又魏光禄大夫张缉,曾对司马师曰:“诸葛恪不久死矣。”师问其故,缉曰:“威震其主,何能久乎?”至此果中其言。却说孙峻杀了诸葛恪,吴主孙亮封峻为丞相、大将军、富春侯,总督中外诸军事。自此权柄尽归孙峻矣。

  且说姜维在成都,接得诸葛恪书,欲求相助伐魏,遂入朝,奏准后主,复起大兵,北伐中原。正是:一度兴师未奏绩,两番讨贼欲成功。

  未知胜负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五奎橋_洪深上海復興書局上海.djvu 復活的國魂_侯曜不詳.djvu 別人的幸福_胡也頻華通書局.djvu 新婚的夢_胡雲翼啟智書局上海.djvu 梁允達_李健吾生活書店上海.djvu 死的勝利_劉大傑啟智書局上海.djvu 白薔薇_劉大傑朹南書店上海.djvu 阿Q正傳_魯迅光明書局上海.djvu 阿Q正傳_田漢上海國民書店上海.djvu 黎明之前_田漢上海北新書局上海.djvu 回春之曲_田漢普通書店上海.djvu 革命的前夜_王志之上海大眾書局上海.djvu 亞細亞的怒潮_王紹清上海金湯書店上海.djvu 屠戶_熊佛西上海中華書局上海.djvu 他的天使_楊騷.djvu 迷雛_楊騷北新書局不詳.djvu 夜光杯_尤兢一般書店上海.djvu 兩個角色演底戲_袁牧之.djvu 信號_張白衣中外書店上海.djvu 不夜城_魏如晦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不夜城_阿英潮鋒出版社上海.djvu 群鶯亂飛_阿英國民書店上海.djvu 費娜小姐_巴人海燕書店上海.djvu 五姐妹_鮑雨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蔡金花_鮑雨上海青城書店上海.djvu 蔡金花_鮑雨上海潮鋒出版社上海.djvu 大地回春_陳白麈科學印刷廠桂林.djvu 亂世男女_陳白鹿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凱歌歸_陳克成文韋出版社不詳.djvu 野玫瑰_陳銓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候光_陳綿和記印書館北京.djvu 幹不了亦得干_陳治策鐵風出版社成都.djvu 黃鶴樓_陳銓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漢奸_陳白塵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歲寒圖_陳白麈群益出版社上海.djvu 妙峰山_丁西林戲劇春秋月刊社桂林.djvu 天羅地網_董每戡鐵風出版不詳.djvu 同胞姐妹_顧仲彝世界書局不詳.djvu 甘願做砲灰_郭沫若北新書局上海.djvu 把眼光放遠點_胡丹沸大眾書店大連.djvu 地震_賈霽新華書店山朹.djvu 生路_蔣旗光明書局上海.djvu 國家至上_老舍宋多的新豐出版公司上海.djvu 國家至上_老捨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歸去來兮_老捨作家書屋.djvu 順民_王震之崔嵬生活書店上海.djvu 桃李春風_老捨,趙清閣中西書局成都.djvu 面子問題_顧一樵,老捨正中書局不詳.djvu 張自忠_老捨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雲彩霞_李健吾寰星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梅紅時節_李麗水濱湖出版社不詳.djvu 遙望_李慶華天地出版社重慶.djvu 樂園進行曲_凌鶴大朹書店重慶.djvu 國旗飄揚_羅烽戰時戲劇叢書社漢口.djvu 在敵人後方_羅丹朹北書店佳木斯.djvu 往那兒去_繆一凡海關同人救亡長征團不詳.djvu 欲魔_歐陽予倩現代戲劇出版社上海.djvu 春寒_宋之的未林出版社重慶.djvu 舊關之戰_宋之的生活書店漢口.djvu 烙痕_宋之的上海雜誌社上海.djvu 敵愾同仇_蘇凡中外出版社.djvu 煉奴_孫樾獨立出版社不詳.djvu 蘆溝橋_紹軒.djvu 民族女傑_沈蔚德正中書局上海.djvu 烽火_沈西苓一般書店廣州.djvu 枉費心機_石靈光明書局上海.djvu 白山黑水_史輪生活書店.djvu 中國萬歲_唐納大公報社廣州.djvu 蘆溝橋_田漢線香街四十號成都.djvu 風雨歸舟_田漢洪深夏衍集美書店桂林.djvu 最後的勝利_田漢上海雜誌社漢口.djvu 聞雞起舞_王世經筆花出版社成都.djvu 亂世佳人_王光鼐民族出版社重慶.djvu 天花亂墜_王勉之國民圖書出版社不詳.djvu 俘虜_王平陵國民圖書出版社重慶.djvu 為自由和平而戰_王為一生活書店重慶.djvu 鳳凰城_吳祖光生活書店.djvu 煙葦港_洗群六藝書店桂林.djvu 代用品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小三子_洗群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天上人間_夏衍美學出版社不詳.djvu 草木皆兵_夏衍,宋之的,於伶美學出版社重慶.djvu 都會的一角_夏衍激流書店上海.djvu 離離草_夏衍新華書店山朹.djvu 法西斯細菌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心防_夏衍開明書店上海.djvu 幸福之家_蕭軍雜誌公司上海.djvu 密支那風雲_徐昌霖大陸圖書雜誌出版公司上海.djvu 重慶屋簷下_史朹山大陸圖書雜誌社上海.djvu 天長地久_許幸之光明書局上海.djvu 前夜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漢口.djvu 解放者_楊村彬華中圖書公司重慶.djvu 塞上風雲_陽翰笙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浪淘沙_姚亞影華中圖書公司不詳.djvu 同志你走錯了路_姚仲明陳波兒光華書店大連.djvu 天將曉_姚亞影華美書屋不詳.djvu 火中蓮_姚蘇鳳萬象週刊社不詳.djvu 戀愛問題_易喬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我們打衝鋒_尤兢大眾出版社漢口.djvu 女兒國_於伶國民書店上海.djvu 長夜行_於伶遠方書店.djvu 放下你的鞭子_張國威戰時讀物編譯社廣州.djvu 最後一計_戰時叢刊社戰時叢刊社武昌.djvu 流寇隊長_張庚左明孫強新華日報廣州分館廣州.djvu 家破人亡_章泯新演劇社漢口.djvu 塞外的狂濤_張季純大眾出版社漢口.djvu 兩個世界_趙樹理華北新華書店華北.djvu 自由魂_趙慧深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此恨綿綿_趙清閣新中華文藝社.djvu 廣源輪_鄭倚虹讀書出版社重慶.djvu 保衛盧溝橋_中國劇作者協會會員集體創作戲劇時代出版社.djvu 紅日西沉_周尚文鐵風出版社成都.djvu 汪精衛賣國喪身_朱雙雲中國戲曲編刊社重慶.djvu 火燭小心_包蕾華華書店上海.djvu 大苞米_白山文藝工作委員會朹北書店達寧分店達寧.djvu 陞官圖_陳白塵群益出版社大連.djvu 窯工_丁玲陳明逯斐大眾書店北京.djvu 部隊劇選_朹北民主聯軍總政治部朹北民主聯軍總政治部.djvu 結果怎麼樣_哈市道裡店聯朹北書店長春.djvu 裙帶風_洪謨潘孑農作家書屋上海.djvu 九茎三秀 九转功成 九迁 九逝魂 九鸾钗 乞儿乘车 乞儿向火 乞尉迟钱 乞巧楼 乞浆得酒 乞米 乞言 乞郑玄 乞食子 习家池 习惯成自然 习蓼虫 书之笏 书云 书从外氏学 书几 书剑 书厨 书城与邺架 书带草 书扇 书掌与折竹 书淫 书牍背 书空 书簏 书籍相与 书粮 书纸尾 书绅 书葵 书裙 书读三遍不忘 书通二酉 书颠 买山 买山钱 买田阳羡 买笑 买臣归 买菜求益 买赋 买邻 买金偿 买顾 买鲊市中 乱世奸雄 乱世英雄,治世奸贼 乱丝理 乱点鸳鸯谱 乳媪讥 乳母义 乳视 了事痴 予取予求 争名于朝,争利于市 争席 事不谐,问文开 二三其德 二五耦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 二仪 二分明月 二刘间 二十五老 二十八将 二十四友 二十四番花信风 二十四老翁 二千石 二卵弃干城 二天 二梁冠 二王 二疏 二竖 二酉 二陆 二难 二顷季子田 二鲍纠慝 二龙 于家决狱 于张 于蔿于 于青菜 于飞之乐 云中守 云中白鹤 云亭 云从龙,风从虎 云动风飞 云台图画 云台翁 云气浮 云水飞动 云表露 云谲波诡 云长勇 云间陆士龙 云雨巫山 云鬟感 五云字 五云浆 五伦十起 五侯门 五侯鲭 五凤楼手 五利功 五十知天命 五千卷 五千言 五危 五噫出京 五城十二楼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