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九十九回 诸葛亮大破魏兵 司马懿入寇西蜀

第九十九回 诸葛亮大破魏兵 司马懿入寇西蜀

  蜀汉建兴七年夏四月,孔明兵在祁山,分作三寨,专候魏兵。却说司马懿引兵到长安,张郃接见,备言前事。懿令郃为先锋,戴陵为副将,引十万兵到祁山,于渭水之南下寨。郭淮、孙礼入寨参见。懿问曰:“汝等曾与蜀兵对阵否?”二人答曰:“未也。”懿曰:“蜀兵千里而来,利在速战;今来此不战,必有谋也。陇西诸路,曾有信息否?”淮曰:“已有细作探得各郡十分用心,日夜提防,并无他事。只有武都、阴平二处,未曾回报。”懿曰:“吾自差人与孔明交战。汝二人急从小路去救二郡,却掩在蜀兵之后,彼必自乱矣。”

  二人受计,引兵五千,从陇西小路来救武都、阴平,就袭蜀兵之后。郭淮于路谓孙礼曰:“仲达比孔明如何?”礼曰:“孔明胜仲达多矣。”淮曰:“孔明虽胜,此一计足显仲达有过人之智。蜀兵如正攻两郡,我等从后抄到,彼岂不自乱乎?”正言间,忽哨马来报:“阴平已被王平打破了,武都已被姜维打破了。前离蜀兵不远。”礼曰:“蜀兵既已打破了城池,如何陈兵于外?必有诈也。不如速退。”郭淮从之。方传令教军退时,忽然一声炮响,山背后闪出一枝军马来,旗上大书:“汉丞相诸葛亮”,中央一辆四轮车,孔明端坐于上;左有关兴,右有张苞。孙、郭二人见之,大惊。孔明大笑曰:“郭淮、孙礼休走!司马懿之计,安能瞒得过吾?他每日令人在前交战,却教汝等袭吾军后。武都、阴平吾已取了。汝二人不早来降,欲驱兵与吾决战耶?”郭淮、孙礼听毕,大慌。忽然背后喊杀连天,王平、姜维引兵从后杀来。兴、苞二将又引军从前面杀来。两下夹攻,魏兵大败。郭、孙二人弃马爬山而走。张苞望见,骤马赶来;不期连人带马,跌入涧内,后军急忙救起,头已跌破。孔明令人送回成都养病。

  却说郭、孙二人走脱,回见司马懿曰:“武都、阴平二郡已失。孔明伏于要路,前后攻杀,因此大败,弃马步行,方得逃回。”懿曰:“非汝等之罪,孔明智在吾先。可再引兵守把雍、郿二城,切勿出战。吾自有破敌之策。”二人拜辞而去。懿又唤张郃、戴陵分付曰:“今孔明得了武都、阴平,必然抚百姓以安民心,不在营中矣。汝二人各引一万精兵,今夜起身,抄在蜀兵营后,一齐奋勇杀将过来;吾却引军在前布阵,只待蜀兵势乱,吾大驱士马,攻杀进去:两军并力,可夺蜀寨也。若得此地山势,破敌何难?”二人受计引兵而去。

  戴陵在左,张郃在右,各取小路进发,深入蜀兵之后。三更时分,来到大路,两军相遇,合兵一处,却从蜀兵背后杀来。行不到三十里,前军不行。张、戴二人自纵马视之,只见数百辆草车横截去路。郃曰:“此必有准备。可急取路而回。”才传令退军,只见满山火光齐明,鼓角大震,伏兵四下皆出,把二人围住。孔明在祁山上大叫曰:“戴陵、张郃可听吾言:司马懿料吾往武都、阴平抚民,不在营中,故令汝二人来劫吾寨,却中吾之计也。汝二人乃无名下将,吾不杀害,下马早降!”郃大怒,指孔明而骂曰:“汝乃山野村夫,侵吾大国境界,如何敢发此言!吾若捉住汝时,碎尸万段!”言讫,纵马挺枪,杀上山来。山上矢石如雨,郃不能上山,乃拍马舞枪,冲出重围,无人敢当。蜀兵困戴陵在垓心。郃杀出旧路,不见戴陵,即奋勇翻身又杀入重围,救出戴陵而回。孔明在山上,见郃在万军之中,往来冲突,英勇倍加,乃谓左右曰:“尝闻张翼德大战张郃,人皆惊惧。吾今日见之,方知其勇也。若留下此人,必为蜀中之害。吾当除之。”遂收军还营。

  却说司马懿引兵布成阵势,只待蜀兵乱动,一齐攻之。忽见张郃、戴陵狼狈而来,告曰:“孔明先如此提防,因此大败而归。”懿大惊曰:“孔明真神人也!不如且退。”即传令教大军尽回本寨,坚守不出。且说孔明大胜,所得器械、马匹,不计其数,乃引大军回寨。每日令魏延挑战,魏兵不出。一连半月,不曾交兵。孔明正在帐中思虑,忽报天子遣侍中费祎赍诏至。孔明接入营中,焚香礼毕,开诏读曰:“街亭之役,咎由马谡;而君引愆,深自贬抑。重违君意,听顺所守。前年耀师,馘斩王双;今岁爱征,郭淮遁走;降集氏、羌,复兴二郡:威震凶暴,功勋显然。方今天下骚扰,元恶未枭,君受大任,干国之重,而久自抑损,非所以光扬洪烈矣。今复君丞相,君其勿辞!”孔明听诏毕,谓费祎曰:“吾国事未成,安可复丞相之职?”坚辞不受。祎曰:“丞相若不受职,拂了天子之意,又冷淡了将士之心。宜且权受。”孔明方才拜受。祎辞去。

  孔明见司马懿不出,思得一计,传令教各处皆拔寨而起。当有细作报知司马懿,说孔明退兵了。懿曰:“孔明必有大谋,不可轻动。”张郃曰:“此必因粮尽而回,如何不追?”懿曰:“吾料孔明上年大收,今又麦熟,粮草丰足;虽然转运艰难,亦可支吾半载,安肯便走?彼见吾连日不战,故作此计引诱。可令人远远哨之。”军士探知,回报说:“孔明离此三十里下寨。”懿曰:“吾料孔明果不走。且坚守寨栅,不可轻进。”住了旬日,绝无音信,并不见蜀将来战。懿再令人哨探,回报说:“蜀兵已起营去了。”懿未信,乃更换衣服,杂在军中,亲自来看,果见蜀兵又退三十里下寨。懿回营谓张郃曰:“此乃孔明之计也,不可追赶。”又住了旬日,再令人哨探。回报说:“蜀兵又退三十里下寨。”郃曰:“孔明用缓兵之计,渐退汉中,都督何故怀疑,不早追之?郃愿往决一战!”懿曰:“孔明诡计极多,倘有差失,丧我军之锐气。不可轻进。”郃曰:“某去若败,甘当军令。”懿曰:“既汝要去,可分兵两枝:汝引一枝先行,须要奋力死战;吾随后接应,以防伏兵。汝次日先进,到半途驻紥,后日交战,使兵力不乏。”遂分兵已毕。

  次日,张郃、戴陵引副将数十员、精兵三万,奋勇先进,到半路下寨。司马懿留下许多军马守寨,只引五千精兵,随后进发。原来孔明密令人哨探,见魏兵半路而歇。是夜,孔明唤众将商议曰:“今魏兵来追,必然死战,汝等须以一当十,吾以伏兵截其后:非智勇之将,不可当此任。”言毕,以目视魏延。延低头不语。王平出曰:“某愿当之。”孔明曰:“若有失,如何?”平曰:“愿当军令。”孔明叹曰:“王平肯舍身亲冒矢石,真忠臣也!虽然如此,奈魏兵分两枝前后而来,断吾伏兵在中;平纵然智勇,只可当一头,岂可分身两处?须再得一将同去为妙。怎奈军中再无舍死当先之人!”言未毕,一将出曰:“某愿往!”孔明视之,乃张翼也。孔明曰:“张郃乃魏之名将,有万夫不当之勇,汝非敌手。”翼曰:“若有失事,愿献首于帐下。”孔明曰:“汝既敢去,可与王平各引一万精兵伏于山谷中;只待魏兵赶上,任他过尽,汝等却引伏兵从后掩杀。若司马懿随后赶来,却分兵两头:张翼引一军当住后队,王平引一军截其前队。两军须要死战。吾自有别计相助。”二人受计引兵而去。

  孔明又唤姜维、廖化分付曰:“与汝二人一个锦囊,引三千精兵,偃旗息鼓,伏于前山之上。如见魏兵围住王平、张翼,十分危急,不必去救,只开锦囊看视,自有解危之策。”二人受计引兵而去。又令吴班、吴懿、马忠、张嶷四将,附耳分付曰:“如来日魏兵到,锐气正盛,不可便迎,且战且走。只看关兴引兵来掠阵之时,汝等便回军赶杀,吾自有兵接应。”四将受计引兵而去。又唤关兴分付曰:“汝引五千精兵,伏于山谷;只看山上红旗飐动,却引兵杀出。”兴受计引兵而去。

  却说张郃、戴陵领兵前来,骤如风雨。马忠、张嶷、吴懿、吴班四将接着,出马交锋。张郃大怒,驱兵追杀。蜀兵且战且走,魏兵追赶约有二十余里,时值六月天气,十分炎热,人马汗如泼水。走到五十里外,魏兵尽皆气喘。孔明在山上把红旗一招,关兴引兵杀出。马忠等四将,一齐引兵掩杀回来。张郃、戴陵死战不退。忽然喊声大震,两路军杀出,乃王平、张翼也。各奋勇追杀,截其后路。郃大叫众将曰:“汝等到此,不决一死战,更待何时!”魏兵奋力冲突,不得脱身。忽然背后鼓角喧天,司马懿自领精兵杀到。懿指挥众将,把王平、张翼围在垓心。翼大呼曰:“丞相真神人也!计已算定,必有良谋。吾等当决一死战!”即分兵两路:平引一军截住张郃、戴陵,翼引一军力当司马懿。两头死战,叫杀连天。姜维、廖化在山上探望,见魏兵势大,蜀兵力危,渐渐抵当不住。维谓化曰:“如此危急,可开锦囊看计。”二人拆开视之,内书云:“若司马懿兵来围王平、张翼至急,汝二人可分兵两枝,竟袭司马懿之营;懿必急退,汝可乘乱攻之。营虽不得,可获全胜。”二人大喜,即分兵两路,径袭司马懿营中而去。原来司马懿亦恐中孔明之计,沿途不住的令人传报。懿正催战间,忽流星马飞报,言蜀兵两路竟取大寨去了,懿大惊失色,乃谓众将曰:“吾料孔明有计,汝等不信,勉强追来,却误了大事!”即提兵急回。军心惶惶乱走。张翼随后掩杀,魏兵大败。张郃、戴陵见势孤,亦望山僻小路而走,蜀兵大胜。背后关兴引兵接应诸路。司马懿大败一阵,奔入寨时,蜀兵已自回去。懿收聚败军,责骂诸将曰:“汝等不知兵法,只凭血气之勇,强欲出战,致有此败。今后切不许妄动,再有不遵,决正军法!”众皆羞惭而退。这一阵,魏军死者极多,遗弃马匹器械无数。却说孔明收得胜军马入寨,又欲起兵进取。忽报有人自成都来,说张苞身死。孔明闻知,放声大哭,口中吐血,昏绝于地。众人救醒。孔明自此得病卧床不起。诸将无不感激。后人有诗叹曰:“悍勇张苞欲建功,可怜天不助英雄!武侯泪向西风洒,为念无人佐鞠躬。”

  旬日之后,孔明唤董厥、樊建等入帐分付曰:“吾自觉昏沉,不能理事;不如且回汉中养病,再作良图。汝等切勿走泄:司马懿若知,必来攻击。”遂传号令,教当夜暗暗拔寨,皆回汉中。孔明去了五日,懿方得知,乃长叹曰:“孔明真有神出鬼没之计,吾不能及也!”于是司马懿留诸将在寨中,分兵守把各处隘口;懿自班师回。

  却说孔明将大军屯于汉中,自回成都养病;文武官僚出城迎接,送入丞相府中,后主御驾自来问病,命御医调治,日渐痊可。建兴八年秋七月,魏都督曹真病可,乃上表说:“蜀兵数次侵界,屡犯中原,若不剿除,必为后患。今时值秋凉,人马安闲,正当征伐。臣愿与司马懿同领大军,径入汉中,殄灭奸党,以清边境。”魏主大喜,问侍中刘晔曰:“子丹劝朕伐蜀,若何?”晔奏曰:“大将军之言是也。今若不剿除,后必为大患。陛下便可行之。睿点头。晔出内回家,有众大臣相探,问曰:“闻天子与公计议兴兵伐蜀,此事如何?”晔应曰:“无此事也。蜀有山川之险,非可易图;空费军马之劳,于国无益。”众官皆默然而出。杨暨入内奏曰:“昨闻刘晔劝陛下伐蜀;今日与众臣议,又言不可伐:是欺陛下也。陛下何不召而问之?”睿即召刘晔入内问曰:“卿劝朕伐蜀;今又言不可,何也?”晔曰:“臣细详之,蜀不可伐。”睿大笑。少时,杨暨出内。晔奏曰:“臣昨日劝陛下伐蜀,乃国之大事,岂可妄泄于人?夫兵者,诡道也:事未发切宜秘之。”睿大悟曰:“卿言是也。”自此愈加敬重。

  旬日内,司马懿入朝,魏主将曹真表奏之事,逐一言之。懿奏曰:“臣料东吴未敢动兵,今日正可乘此去伐蜀。”睿即拜曹真为大司马、征西大都督,司马懿为大将军、征西副都督,刘晔为军师。三人拜辞魏主,引四十万大兵,前行至长安,径奔剑阁,来取汉中。其余郭淮、孙礼等,各取路而行。汉中人报入成都。此时孔明病好多时,每日操练人马,习学八阵之法,尽皆精熟,欲取中原;听得这个消息,遂唤张嶷、王平分付曰:“汝二人先引一千兵去守陈仓古道,以当魏兵;吾却提大兵便来接应。”二人告曰:“人报魏军四十万,诈称八十万,声势甚大,如何只与一千兵去守隘口?倘魏兵大至,何以拒之?”孔明曰:“吾欲多与,恐士卒辛苦耳。”嶷与平面面相觑,皆不敢去。孔明曰:“若有疏失,非汝等之罪。不必多言,可疾去。”二人又哀告曰:“丞相欲杀某二人,就此清杀,只不敢去。”孔明笑曰:“何其愚也!吾令汝等去,自有主见:吾昨夜仰观天文,见毕星躔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淋漓;魏兵虽有四十万,安敢深入山险之地?因此不用多军,决不受害。吾将大军皆在汉中安居一月,待魏兵退,那时以大兵掩之:以逸待劳,吾十万之众可胜魏兵四十万也。”二人听毕,方大喜,拜辞而去。孔明随统大军出汉中,传令教各处隘口,预备干柴草料细粮,俱够一月人马支用,以防秋雨;将大军宽限一月,先给衣食,伺候出征。却说曹真、司马懿同领大军,径到陈仓城内,不见一间房屋;寻土人问之,皆言孔明回时放火烧毁。曹真便要从陈仓道进发。懿曰:“不可轻进。我夜观天文,见毕星躔于太阴之分,此月内必有大雨;若深入重地,常胜则可。倘有疏虞,人马受苦,要退则难。且宜在城中搭起窝铺住紥,以防阴雨。”真从其言。未及半月,天雨大降,淋漓不止。陈仓城外,平地水深三尺,军器尽湿,人不得睡,昼夜不安。大雨连降三十日,马无草料,死者无数,军士怨声不绝。传入洛阳,魏主设坛,求晴不得。黄门侍郎王肃上疏曰:“前志有之;“千里馈粮,士有饥色;樵苏后爨,师不宿饱。”此谓平途之行军者也。又况于深入险阻,凿路而前,则其为劳,必相百也。今又加之以霖雨,山坂峻滑,众逼而不展,粮远而难继:实行军之大忌也。闻曹真发已逾月,而行方半谷,治道功大,战士悉作:是彼偏得以逸待劳,乃兵家之所惮也。言之前代,则武王伐纣,出关而复还;论之近事,则武、文征权,临江而不济:岂非顺天知时,通于权变者哉?愿陛下念水雨艰剧之故,休息士卒;后日有衅,乘时用之。所谓“悦以犯难,民忘其死”者也。”魏主览表,正在犹豫,杨阜、华歆亦上疏谏。魏主即下诏,遣使诏曹真、司马懿还朝。

  却说曹真与司马懿商议曰:“今连阴三十日,军无战心,各有思归之意,如何禁止?”懿曰:“不如且回。”真曰:“倘孔明追来,怎生退之?”懿曰:“先伏两军断后,方可回兵。”正议间,忽使命来召。二人遂将大军前队作后队,后队作前队,徐徐而退。却说孔明计算一月秋雨将尽,天尚未晴,自提一军屯于城固,又传令教大军会于赤坡驻紥。孔明升帐唤众将言曰:“吾料魏兵必走,魏主必下诏来取曹真、司马懿兵回。吾若追之,必有准备;不如任他且去,再作良图。”忽王平令人报来,说魏兵已回。孔明分付来人,传与王平:“不可追袭。吾自有破魏兵之策。”正是:魏兵纵使能埋伏,汉相原来不肯追。

  未知孔明怎生破魏,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工合之友一卷四期_中國工業合作協會中國工業合作協會重慶.djvu 工合之友一卷七期_中國工業合作協會中國工業合作協會重慶.djvu 工合戰士六七期_中國工業合作協會東南區辦事處組織課教育股中國工業合作協會東南區辦事處.djvu 工程界_中國技術協會中國技術協會上海.djvu 土壤與肥料_何尚平浙江省化學肥料管理處浙江.djvu 馬介甫特刊_大中華百合影片公司編輯部大中華百合影片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三十七卷九十期.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刊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刊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刊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刊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刊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三十八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三十九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四十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djvu 小說月報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djvu 小說月報四十四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月報四十五期_顧冷觀聯華出版公司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畫報_包天笑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國華書局上海.djvu 小說新報_李定夷國華書局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一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二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三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六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七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八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三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四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_千秋出版社.djvu 千秋一卷十六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一卷十八期_千秋社千秋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一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十二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三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四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五六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七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八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九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千秋二卷十期_金民天千秋出版社上海.djvu 川農所簡報_四川省農業改進所四川省農業改進所.djvu 川農所簡報_農業改進所農業改進所四川.djvu 女子月刊_姚黃心勉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姚黃心勉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女子月刊社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二卷第四期_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二卷第六期_女子書店上海.djvu 女子月刊_上海聯合印刷公司.djvu 女子月刊_上海聯合印刷公司.djvu 女子月刊_上海黃童排版印書館.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一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第三卷十二期_女子月刊編輯部女子月刊發行部上海.djvu 女子月刊_陳爰等女子書店上海x1_215.djvu 女子月刊_姚名達女子書店上海.djvu 上海文化一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二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三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五期_王謙葉上海文化服務社上海.djvu 上海文化第十一期_上海文化月刊社.djvu 上海文化第十二期.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一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二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四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生活第五年五期_顧冷觀聯合廣告公司出版部上海.djvu 上海醫報第一年一-五十期_上海醫報編輯部上海醫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_上海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大夏大學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一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四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六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七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八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二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大夏週報十二卷十五期_大夏週報社編輯部大夏週報社上海.djvu 悬头刺骨 悬屏画雀 悬履舄 悬帨 悬床 悬弧射矢 悬弧庆 悬弧矢 悬弧辰 悬徐之榻 悬徐剑 悬旆 悬旌 悬枯 悬枯鱼 悬梁刺股 悬梭化龙 悬河 悬河口 悬瓢 悬疣 悬疣枝指 悬疣附赘 悬目 悬目东门 悬眸 悬眼 悬矢 悬石 悬石程书 悬秦镜 悬羊击鼓 悬舄 悬舆 悬藜乙夜 悬虱如轮 悬蛇疾 悬貆素飡 悬车之岁 悬车告老 悬车盖 悬门抉目 悬附 悬陈榻 悬鞀建铎 悬首吴阙 悬鱼绝 悬鹑之衣 悬鹑百结 悬鹑百结衣 悬黎 悬鼓待椎 悬龟系鱼 悱发 悲东门 悲丝 悲丝染 悲叹似杨朱 悲和泣 悲团扇 悲摇落 悲故履 悲歌击筑 悲歌学楚囚 悲歌易水 悲泉 悲烹狗 悲玉璞 悲玉石 悲画扇 悲秋 悲秋扇 悲素丝 悲纨扇 悲良弓 悲获麟 悲谢傅 悲贾鵩 悲路岐 悲路穷 悲邻笛 悲陵谷 悲颜驷 悲麟 悲黄犬 悲龙吟 悼亡 悼伤 悼稚 悼耄 悼龀 情伤荀倩 情投漆胶 情猿 情重姜肱 惊人一鸣 惊以伯有 惊动梁尘 惊呼伯有至 惊坐孟公 惊弓 惊弓断雁 惊弦 惊弦之鸟 惊弦雁 惊弦飞鸟 惊杨叶 惊禽 惊羽落空弦 惊肉生髀 惊荒鸡 惊落梁尘 惊虚弓 惊蛇打草 惊起梁尘 惊闻鹤 惊雀无全目 惊雁落空弦 惊鵩鸟 惊鸿虚发下平原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