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七十九回 兄逼弟曹植赋诗 侄陷叔刘封伏法

第七十九回 兄逼弟曹植赋诗 侄陷叔刘封伏法

  却说曹丕闻曹彰提兵而来,惊问众官;一人挺身而出,愿往折服之。众视其人,乃谏议大夫贾逵也。曹丕大喜,即命贾逵前往。逵领命出城,迎见曹彰。彰问曰:“先王玺绶安在?”逵正色而言曰:“家有长子,国有储君。先王玺绶,非君侯之所宜问也。”彰默然无语,乃与贾逵同入城。至宫门前,逵问曰:“君侯此来,欲奔丧耶?欲争位耶?”彰曰:“吾来奔丧,别无异心。”逵曰:“既无异心,何故带兵入城?”彰即时叱退左右将士,只身入内,拜见曹丕。兄弟二人,相抱大哭。曹彰将本部军马尽交与曹丕。丕令彰回鄢陵自守,彰拜辞而去。

  于是曹丕安居王位,改建安二十五年为延康元年;封贾诩为太尉,华歆为相国,王朗为御史大夫;大小官僚,尽皆升赏。谥曹操曰武王,葬于邺郡高陵,令于禁董治陵事。禁奉命到彼,只见陵屋中白粉壁上,图画关云长水淹七军擒获于禁之事:画云长俨然上坐,庞德愤怒不屈,于禁拜伏于地,哀求乞命之状。原来曹丕以于禁兵败被擒,不能死节,既降敌而复归,心鄙其为人,故先令人图画陵屋粉壁,故意使之往见以愧之。当下于禁见此画像,又羞又恼,气愤成病,不久而死。后人有诗叹曰:“三十年来说旧交,可怜临难不忠曹。知人未向心中识,画虎今从骨里描。”

  却说华歆奏曹丕曰:“鄢陵侯已交割军马,赴本国去了;临淄侯植、萧怀侯熊,二人竟不来奔丧,理当问罪,丕从之,即分遣二使往二处问罪。不一日,萧怀使者回报:“萧怀侯曹熊惧罪,自缢身死。”丕令厚葬之,追赠萧怀王。又过了一日,临淄使者回报,说:“临淄侯日与丁仪、丁廙兄弟二人酣饮,悖慢无礼,闻使命至,临淄侯端坐不动;丁仪骂曰:昔者先王本欲立吾主为世子,被谗臣所阻;今王丧未远,便问罪于骨肉,何也?丁廙又曰:据吾主聪明冠世,自当承嗣大位,今反不得立。汝那庙堂之臣,何不识人才若此!临淄侯因怒,叱武士将臣乱棒打出。”

  丕闻之,大怒,即令许褚领虎卫军三千,火速至临淄擒曹植等一千人来。褚奉命,引军至临淄城。守将拦阻,褚立斩之,直入城中,无一人敢当锋锐,径到府堂。只见曹植与丁仪、丁廙等尽皆醉倒。褚皆缚之,载于车上,并将府下大小属官,尽行拿解邺郡,听候曹丕发落。丕下令,先将丁仪、丁廙等尽行诛戳。丁仪字正礼,丁廙字敬礼,沛郡人,乃一时文士;及其被杀,人多惜之。

  却说曹丕之母卞氏,听得曹熊缢死,心甚悲伤;忽又闻曹植被擒,其党丁仪等已杀,大惊。急出殿,召曹丕相见。丕见母出殿,慌来拜谒。卞氏哭谓丕曰:“汝弟植平生嗜酒疏狂,盖因自恃胸中之才,故尔放纵。汝可念同胞之情,存其性命。吾至九泉亦瞑目也。”丕曰:“儿亦深爱其才,安肯害他?今正欲戒其性耳。母亲勿忧。”

  卞氏洒泪而入,丕出偏殿,召曹植入见。华歆问曰:“适来莫非太后劝殿下勿杀子建乎?”丕曰:“然。”歆曰:“子建怀才抱智,终非池中物;若不早除,必为后患。”丕曰:“母命不可违。”歆曰:“人皆言子建出口成章,臣未深信。主上可召入,以才试之。若不能,即杀之;若果能,则贬之,以绝天下文人之口。”丕从之。须臾,曹植入见,惶恐伏拜请罪。丕曰:“吾与汝情虽兄弟,义属君臣,汝安敢恃才蔑礼?昔先君在日,汝常以文章夸示于人,吾深疑汝必用他人代笔。吾今限汝行七步吟诗一首。若果能,则免一死;若不能,则从重治罪,决不姑恕!”植曰:“愿乞题目。”时殿上悬一水墨画,画着两只牛,斗于土墙之下,一牛坠井而亡。丕指画曰:“即以此画为题。诗中不许犯着‘二牛斗墙下,一牛坠井死’字样。”植行七步,其诗已成。诗曰:“两肉齐道行,头上带凹骨。相遇块山下,郯起相搪突。二敌不俱刚,一肉卧土窟。非是力不如,盛气不泄毕。”曹丕及群臣皆惊。丕又曰:“七步成章,吾犹以为迟。汝能应声而作诗一首否?”植曰:“愿即命题。”丕曰:“吾与汝乃兄弟也。以此为题。亦不许犯着‘兄弟’字样。”植略不思索,即口占一首曰:“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丕闻之,潸然泪下。其母卞氏,从殿后出曰:“兄何逼弟之甚耶?”丕慌忙离坐告曰:“国法不可废耳。”于是贬曹植为安乡侯。植拜辞上马而去。

  曹丕自继位之后,法令一新,威逼汉帝,甚于其父。早有细作报入成都。汉中王闻之,大惊,即与文武商议曰:“曹操已死,曹丕继位,威逼天子,更甚于操。东吴孙权,拱手称臣。孤欲先伐东吴,以报云长之仇;次讨中原,以除乱贼。”言未毕,廖化出班,哭拜于地曰:“关公父子遇害,实刘封、孟达之罪。乞诛此二贼。”玄德便欲遣人擒之。孔明谏曰:“不可。且宜缓图之,急则生变矣。可升此二人为郡守,分调开去,然后可擒。”玄德从之,遂遣使升刘封去守绵竹。

  原来彭羕与孟达甚厚,听知此事,急回家作书,遣心腹人驰报孟达。使者方出南门外,被马超巡视军捉获,解见马超。超审知此事,即往见彭羕。羕接入,置酒相待。酒至数巡,超以言挑之曰:“昔汉中王待公甚厚,今何渐薄也?”羕因酒醉,恨骂曰:“老革荒悖,吾必有以报之!”超又探曰:“某亦怀怨心久矣。”羕曰:“公起本部军,结连孟达为外合,某领川兵为内应,大事可图也。”超曰:“先生之言甚当。来日再议。”

  超辞了彭羕,即将人与书解见汉中王,细言其事。玄德大怒,即令擒彭羕下狱,拷问其情。羕在狱中,悔之无及。玄德问孔明曰:“彭羕有谋反之意,当何以治之?”孔明曰:“羕虽狂士,然留之久必生祸。”于是玄德赐彭羕死于狱。

  羕既死,有人报知孟达。达大惊,举止失措。忽使命至,调刘封回守绵竹去讫。孟达慌请上庸、房陵都尉申耽、申仪弟兄二人商议曰:“我与法孝直同有功于汉中王;今孝直已死,而汉中王忘我前功,乃欲见害,为之奈何?“耽曰:“某有一计,使汉中王不能加害于公。”达大喜,急问何计。耽曰:“吾弟兄欲投魏久矣,公可作一表,辞了汉中王,投魏王曹丕,丕必重用。吾二人亦随后来降也。”达猛然省悟,即写表一通,付与来使;当晚引五十余骑投魏去了。

  使命持表回成都,奏汉中王,言孟达投魏之事。先主大怒。览其表曰:“臣达伏惟殿下:将建伊、吕之业,追桓、文之功,大事草创,假势吴、楚,是以有为之士,望风归顺。臣委质以来,愆戾山积;臣犹自知,况于君乎?今王朝英俊鳞集,臣内无辅佐之器,外无将领之才,列次功臣,诚足自愧!臣闻范蠡识微,浮于五湖;舅犯谢罪,逡巡河上。夫际会之间,请命乞身,何哉?欲洁去就之分也。况臣卑鄙,无元功巨勋,自系于时,窃慕前贤,早思远耻。昔申生至孝,见疑于亲;子胥至忠,见诛于君;蒙恬拓境而被大刑,乐毅破齐而遭谗佞。臣每读其书,未尝不感慨流涕;而亲当其事,益用伤悼!迩者,荆州覆败,大臣失节,百无一还;惟臣寻事,自致房陵、上庸,而复乞身,自放于外。伏想殿下圣恩感悟,愍臣之心,悼臣之举。臣诚小人,不能始终。知而为之,敢谓非罪?臣每闻“交绝无恶声,去臣无怨辞”。臣过奉教于君子,愿君王勉之,臣不胜惶恐之至!”玄德看毕,大怒曰:“匹夫叛吾,安敢以文辞相戏耶!”即欲起兵擒之。孔明曰:“可就遣刘封进兵,令二虎相并;刘封或有功,或败绩,必归成都,就而除之,可绝两害。玄德从之,遂遣使到绵竹,传谕刘封。封受命,率兵来擒孟达。却说曹丕正聚文武议事,忽近臣奏曰:“蜀将孟达来降。”丕召入问曰:“汝此来,莫非诈降乎?”达曰:“臣为不救关公之危,汉中王欲杀臣,因此惧罪来降,别无他意。”曹丕尚未准信,忽报刘封引五万兵来取襄阳,单搦孟达厮杀。丕曰:“汝既是真心,便可去襄阳取刘封首级来,孤方准信。”达曰:“臣以利害说之,不必动兵,令刘封亦来降也。”丕大喜,遂加孟达为散骑常侍、建武将军、平阳亭侯,领新城太守,去守襄阳、樊城。原来夏侯尚、徐晃已先在襄阳,正将收取上庸诸部。孟达到了襄阳,与二将礼毕,探得刘封离城五十里下寨。达即修书一封,使人赍赴蜀寨招降刘封。刘封览书大怒曰:“此贼误吾叔侄之义,又间吾父子之亲,使吾为不忠不孝之人也!”遂扯碎来书,斩其使,次日,引军前来搦战。

  孟达知刘封扯书斩使,勃然大怒,亦领兵出迎。两阵对圆,封立马于门旗下。以刀指骂曰:“背国反贼,安敢乱言!”孟达曰:“汝死已临头上,还自执迷不省!”封大怒,拍马轮刀,直奔孟达。战不三合,达败走,封乘虚追杀二十余里,一声喊起,伏兵尽出,左边夏侯尚杀来,右边徐晃杀来,孟达回身复战。三军夹攻,刘封大败而走,连夜奔回上庸,背后魏兵赶来。刘封到城下叫门,城上乱箭射下。申耽在敌楼上叫曰:“吾已降了魏也!”封大怒,欲要攻城,背后追军将至,封立脚不住,只得望房陵而奔,见城上已尽插魏旗。申仪在敌楼上将旗一飐,城后一彪军出,旗上大书“右将军徐晃”。封抵敌不住,急望西川而走。晃乘势追杀。刘封部下只剩得百余骑。到了成都,入见汉中王,哭拜于地,细奏前事。玄德怒曰:“辱子有何面目复来见吾!”封曰:“叔父之难,非儿不救,因孟达谏阻故耳。”玄德转怒曰:“汝须食人食、穿人衣,非土木偶人!安可听谗贼所阻!”命左右推出斩之。汉中王既斩刘封,后闻孟达招之,毁书斩使之事,心中颇悔;又哀痛关公,以致染病。因此按兵不动。

  且说魏王曹丕,自即王位,将文武官僚,尽皆升赏;遂统甲兵三十万,南巡沛国谯县,大飨先茔。乡中父老,扬尘遮道,奉觞进酒,效汉高祖还沛之事。人报大将军夏侯惇病危,丕即还邺郡。时惇已卒,丕为挂孝,以厚礼殡葬。

  是岁八月间,报称石邑县凤凰来仪,临淄城麒麟出现,黄龙现于邺郡。于是中郎将李伏、太史丞许芝商议:种种瑞征,乃魏当代汉之兆,可安排受禅之礼,令汉帝将天下让于魏王。遂同华歆、王朗、辛毗、贾诩、刘廙、刘晔、陈矫、陈群、桓阶等一班文武官僚,四十余人,直入内殿,来奏汉献帝,请禅位于魏王曹丕。正是:魏家社稷今将建,汉代江山忽已移。

  未知献帝如何回答,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同治]續蕭縣志十八卷首一卷 先考翠嶺府君事略 皇朝職官志略不分卷 堂邑鄉約保甲規一卷 變雅堂遺集 寧波府簡要志五卷 善本書室藏書志四十卷附錄一卷 皇朝經世文續編一百二十卷 痘疹世醫心法十二卷碎金賦二卷 滿漢名臣傳八十卷 四書九卷 琵琶記六卷 東萊博議四卷 重訂廣事類賦四十卷 鐫李卓吾批點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八卷 琴學入門二卷 詩經增訂旁訓□□卷 黃輔辰行略一卷附墓表等 農政全書六十卷 萬善同歸集三卷 南遊記一卷 李義山詩集箋注三卷 詳注新賦湧雲八卷 葛萬里雜著九種 恩暉堂詩集六卷帖體詩三卷 小倆口拜年全段 任彥升集六卷 繪圖平金川四卷三十二回 周官精義十二卷 崇祀名宦錄崇祀鄉賢錄 玉溪生詩意八卷 光棍哭妻 胡天游文鈔六卷 懷麓堂文藳三十卷後藳三十卷續稿十卷 四庫全書序一卷 策倭要略 監本附釋音春秋穀梁注疏二十卷 聖武記十四卷 廣陵史稿四卷 本事詩十二卷 [楝亭五種(曹楝亭五種)] 西遊真詮一百回 竹葉亭雜記八卷 三唐人文集三十四卷 [光緒]鎮海縣志四十卷圖一卷 [湯頭歌括]一卷 段氏說文注訂八卷 篆枚堂詩存五卷 易經本意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戰國策校注十卷 宋大家蘇文忠公文鈔二十八卷 唐五代詞選三卷 胎産護生篇 安陽集十集五十卷 [康熙]臨海縣志十五卷首一卷 愛梅樓雜著 中俄國境勘界交涉及俄人劫斃中國人等案 樊榭山房文集八卷振綺堂詩存一卷松聲池館詩存四卷外詩三卷外詞四卷附錄一卷外詩一卷外詞一卷外文一卷附錄一卷 陳書三十六卷 本草萬方鍼綫八卷 吴文肃摘稿 皇极经世观物外篇释义 明集礼 古籀拾遗 易纂言外翼 习苦斋诗集 周易经疑 唐才子传 李诗选注 勿轩集 忆漫庵剩稿 新镌古今大雅北宫词纪 北郭集 太乙镜式经 蛟峰文集 外證医案汇编 三洲日记 枫山集 御定佩文斋咏物诗选 金史纪事本末 与古斋琴谱 知足斋文集 四诊脉鉴大全 管子 筱园诗话 孟子字义疏證 雍州金石记 嘉靖辽东志 三礼陈数求义 御制诗三集 易图通变 荆川集 清史纪事本末 眉山诗集 槐郯录 转漕日记 春秋集注 清惠集 四书待问 茗柯文编 洞天奥旨 南齐文纪 圭斋文集 见素集奏议 友会谈丛 济生方 春秋取义测 集义轩咏史诗钞 尚书隶古定释文 请缨日记 毛诗多识 丰川易说 家语 御纂朱子全书 东里诗集 诗声分例 蕉轩续录 尚书疑义 春秋权衡 雪楼集 岱史 历代名臣奏疏 王荆公诗注 文靖公诗钞 汉滨集 左传附注 推拿广意 周易择言 黄氏日抄 八旬万寿盛典 李义山诗集注 湖北诗徵传略 巢林笔谈续编 倪文贞奏疏 花间集 千顷堂书目 宝纶堂文钞 王文安公诗文集 王端毅奏议 浙江通志 书林外集 吊脚痧方论 古今说海 三国志补注 九章详注比类算法大全 四书讲义困勉录 定川遗书 建康集 西浙泉厓邵先生文集 节孝集 陆氏家制资世通训浦江郑氏家范 樊榭山房集 宋元诗会 实事求是斋经义 花庵词选 行在阳秋 世本 耐庵文存 类编笺释国朝诗余 浣川集 历代地理志韵编今释 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 两朝平攘录 春秋左氏传贾服注辑述 诗益 产宝杂录 湖楼笔谈 古文雅正 太玄经 尚书详解 释草小记 少室山房笔丛 兰亭志 春秋集传 周易象通 金镜内台方议 漕运通志 晋政辑要 宛邻集 礼书纲目 乘鹤缑山 乘龙佳婿 乘龙出鼎湖 乘龙娇客 乘龙快婿 乘龙骑凤 乙夜之览 乙帐 乙鸿 九万 九万一朝抟 九万大鹏 九万奋飞 九万扶摇 九万抟扶 九万抟扶摇 九万抟空 九万抟风 九万抟风鹏 九万清风 九万论程 九万里 九万里风 九万风 九万鹏 九万鹏图 九万鹏程 九乌应弦 九乌死 九乌落 九二 九五 九五之尊 九五之真 九五飞龙 九京可作 九仞一篑 九仪 九兰 九关 九关虎豹 九关豺虎 九原 九原不可作 九坂 九坂愁 九天奋迹 九奏 九奏钧天 九如 九如天保 九寡 九州大错 九州铸错 九师 九思 九折 九折危 九折危途 九折回车 九折回驭 九折坂 九折坡 九折王尊驭 九折艰 九折路 九折还 九折途 九折邛关道 九折邛峡 九折险 九折驱车 九方 九方歅 九日移 九日落 九棘 九江神仙 九点烟 九点齐州 九牛一毛 九牛一毫 九牛二虎之力 九畴 九畹花 九疑泪竹 九皋 九皋处士 九皋相马 九筵 九老 九老会 九老图 九霄鹏 九饭 九馆仙 九首 九鼎 九鼎沦 九龄 乞东郭 乞垅 乞墅 乞墦 乞墦人 乞墦祭 乞如愿 乞封留 乞巧 乞巧穿针 乞槟榔 乞浆崔护 乞火 乞火人 乞祭人 乞米长安 乞食吴门 乞食淮阴 乞食王孙 乞食齐人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