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计捉张任 杨阜借兵破马超

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计捉张任 杨阜借兵破马超

  却说张飞问计于严颜,颜曰:“从此取雒城,凡守御关隘,都是老夫所管,官军皆出于掌握之中。今感将军之恩,无可以报,老夫当为前部,所到之处,尽皆唤出拜降。”张飞称谢不已。于是严颜为前部,张飞领军随后。凡到之处,尽是严颜所管,都唤出投降。有迟疑未决者,颜曰:“我尚且投降,何况汝乎?”自是望风归顺,并不曾厮杀一场。

  却说孔明已将起程日期申报玄德,教都会聚雒城。玄德与众官商议:“今孔明、翼德分两路取川,会于雒城,同入成都。水陆舟车,已于七月二十日起程,此时将及待到。今我等便可进兵。”黄忠曰:“张任每日来搦战,见城中不出,彼军懈怠,不做准备,今日夜间分兵劫寨,胜如白昼厮杀。”玄德从之,教黄忠引兵取左,魏延引兵取右,玄德取中路。当夜二更,三路军马齐发。张任果然不做准备。汉军拥入大寨,放起火来,烈焰腾空。蜀兵奔走,连夜直赶到雒城,城中兵接应入去。玄德还中路下寨;次日,引兵直到雒城,围住攻打。张任按兵不出。攻到第四日,玄德自提一军攻打西门,令黄忠、魏延在东门攻打,留南门北门放军行走。原来南门一带都是山路,北门有涪水:因此不围。张任望见玄德在西门,骑马往来,指挥打城,从辰至未,人马渐渐力乏。张任教吴兰、雷铜二将引兵出北门,转东门,敌黄忠、魏延;自己却引军出南门,转西门,单迎玄德。城内尽拨民兵上城,擂鼓助喊。却说玄德见红日平西,教后军先退。军士方回身,城上一片声喊起,南门内军马突出。张任径来军中捉玄德,玄德军中大乱。黄忠、魏延又被吴兰、雷铜敌住。两下不能相顾。玄德敌不住张任,拨马往山僻小路而走。张任从背后追来,看看赶上。玄德独自一人一马。张任引数骑赶来。玄德正望前尽力加鞭而行,忽山路一军冲来。玄德马上叫苦曰:“前有伏兵,后有追兵,天亡我也!”只见来军当头一员大将,乃是张飞。原来张飞与严颜正从那条路上来,望见尘埃起,知与川兵交战。张飞当先而来,正撞着张任,便就交马。战到十余合,背后严颜引兵大进。张任火速回身。张飞直赶到城下。张任退入城,拽起吊桥。张飞回见玄德曰:“军师溯江而来,尚且未到,反被我夺了头功。”玄德曰:“山路险阻,如何无军阻当,长驱大进,先到于此?”张飞曰:“于路关隘四十五处,皆出老将严颜之功,因此于路并不曾费分毫之力。”遂把义释严颜之事,从头说了一遍,引严颜见玄德。玄德谢曰:“若非老将军,吾弟安能到此?”即脱身上黄金锁子甲以赐之。严颜拜谢。正待安排宴饮,忽闻哨马回报:“黄忠、魏延和川将吴兰、雷铜交锋,城中吴懿、刘璝又引兵助战,两下夹攻,我军抵敌不住,魏、黄二将败阵投东去了。”张飞听得,便请玄德分兵两路,杀去救援。于是张飞在左,玄德在右,杀奔前来。吴懿、刘璝见后面喊声起,慌退入城中。吴兰、雷铜只顾引兵追赶黄忠、魏延,却被玄德、张飞截住归路。黄忠、魏延又回马转攻。吴兰、雷铜料敌不住,只得将本部军马前来投降。玄德准其降,收兵近城下寨。却设张任失了二将,心中忧虑。吴懿、刘璝曰:“兵势甚危,不决一死战,如何得兵退?一面差人去成都见主公告急,一面用计敌之。”张任曰:“吾来日领一军搦战,诈败,引转城北;城内再以一军冲出,截断其中:可获胜也。”吴懿曰:“刘将军相辅公子守城,我引兵冲出助战。”约会已定。次日,张任引数千人马,摇旗呐喊,出城搦战。张飞上马出迎,更不打话,与张任交锋。战不十余合,张任诈败,绕城而走。张飞尽力追之。吴懿一军截住,张任引军复回,把张飞围在垓心,进退不得。正没奈何,只见一队军从江边杀出。当先一员大将,挺枪跃马,与吴懿交锋;只一合,生擒吴懿,战退敌军,救出张飞。视之,乃赵云也。飞问:“军师何在?”云曰:“军师已至,想此时已与主公相见了也。”二人擒吴懿回寨。张任自退入东门去了。

  张飞、赵云回寨中,见孔明、简雍、蒋琬已在帐中。飞下马来参军师。孔明惊问曰:“如何得先到?”玄德具述义释严颜之事。孔明贺曰:“张将军能用谋,皆主公之洪福也。”赵云解吴懿见玄德。玄德曰:“汝降否?”吴懿曰:“我既被捉,如何不降?”玄德大喜,亲解其缚。孔明问:“城中有几人守城?”吴懿曰:“有刘季玉之子刘循,辅将刘璝、张任。刘璝不打紧;张任乃蜀郡人,极有胆略,不可轻敌。”孔明曰:“先捉张任,然后取雒城。”问:“城东这座桥名为何桥?”吴懿曰:“金雁桥。”孔明遂乘马至桥边,绕河看了一遍,回到寨中,唤黄忠、魏延听令曰:“离金雁桥南五六里,两岸都是芦苇蒹葭,可以埋伏。魏延引一千枪手伏于左,单戳马上将;黄忠引一千刀手伏于右,单砍坐下马。杀散彼军,张任必投山东小路而来。张翼德引一千军伏在那里,就彼处擒之。”又唤赵云伏于金雁桥北:“待我引张任过桥,你便将桥拆断,却勒兵于桥北,遥为之势,使张任不敢望北走,退投南去,却好中计。”调遣已定,军师自去诱敌。

  却说刘璋差卓鹰、张翼二将,前至雒城助战。张任教张翼与刘璝守城,自与卓膺为前后二队,任为前队,膺为后队,出城退敌。孔明引一队不整不齐军,过金雁桥来,与张任对阵。孔明乘四轮车,纶巾羽扇而出,两边百余骑簇捧,遥指张任曰:“曹操以百万之众,闻吾之名,望风而走;今汝何人,敢不投降?”张任看见孔明军伍不齐,在马上冷笑曰:“人说诸葛亮用兵如神,原来有名无实!”把枪一招,大小军校齐杀过来。孔明弃了四轮车,上马退走过桥。张任从背后赶来。过了金雁桥,见玄德军在左,严颜军在右,冲杀将来。张任知是计,急回军时,桥已拆断了;欲投北去,只见赵云一军隔岸摆开,遂不敢投北,径往南绕河而走。走不到五七里,早到芦苇丛杂处。魏延一军从芦中忽起,都用长枪乱戳。黄忠一军伏在芦苇里,用长刀只剁马蹄。马军尽倒,皆被执缚,步军那里敢来?张任引数十骑望山路而走,正撞着张飞。张任方欲退走,张飞大喝一声,众军齐上,将张任活捉了。原来卓膺见张任中计,已投赵云军前降了,一发都到大寨。玄德赏了卓膺。张飞解张任至。孔明亦坐于帐中。玄德谓张任曰:“蜀中诸将,望风而降,汝何不早投降?”张任睁目怒叫曰:“忠臣岂肯事二主乎?”玄德曰:“汝不识天时耳。降即免死。”任曰:“今日便降,久后也不降!可速杀我!”玄德不忍杀之。张任厉声高骂。孔明命斩之以全其名。后人有诗赞曰:“烈士岂甘从二主,张君忠勇死犹生。高明正似天边月,夜夜流光照雒城。”玄德感叹不已,令收其尸首,葬于金雁桥侧,以表其忠。次日,令严颜、吴懿等一班蜀中降将为前部。直至雒城,大叫:“早开门受降,免一城生灵受苦!”刘璝在城上大骂。严颜方待取箭射之,忽见城上一将,拔剑砍翻刘璝,开门投降。玄德军马入雒城,刘循开西门走脱,投成都去了。玄德出榜安民。杀刘璝者,乃武阳人张翼也。

  玄德得了雒城,重赏诸将。孔明曰:“雒城已破,成都只在目前;惟恐外州郡不宁,可令张翼、吴懿引赵云抚外水江阳、犍为等处所属州郡,令严颜、卓膺引张飞抚巴西德阳所属州郡,就委官按治平靖,即勒兵回成都取齐。”张飞、赵云领命,各自引兵去了。孔明问:“前去有何处关隘?”蜀中降将曰:“止绵竹有重兵守御;若得绵竹,成都唾手可得。”孔明便商议进兵。法正曰:“雒城既破,蜀中危矣。主公欲以仁义服众,且勿进兵。某作一书上刘璋,陈说利害,璋自然降矣。”孔明曰:“孝直之言最善。”便令写书遣人径往成都。

  却说刘循逃回见父,说雒城已陷,刘璋慌聚众官商议。从事郑度献策曰:“今刘备虽攻城夺地,然兵不甚多,士众未附,野谷是资,军无辎重。不如尽驱巴西梓潼民,过涪水以西。其仓廪野谷,尽皆烧除,深沟高垒,静以待之。彼至请战,勿许。久无所资,不过百日,彼兵自走。我乘虚击之,备可擒也。”刘璋曰:“不然。吾闻拒敌以安民,未闻动民以备敌也。此言非保全之计。”正议间,人报法正有书至。刘璋唤入。呈上书。璋拆开视之。其略曰:“昨蒙遣差结好荆州,不意主公左右不得其人,以致如此。今荆州眷念旧情,不忘族谊。主公若得幡然归顺,量不薄待。望三思裁示。”刘璋大怒,扯毁其书,大骂:“法正卖主求荣,忘恩背义之贼!”逐其使者出城。即时遣妻弟费观,提兵前去守把绵竹。费观举保南阳人姓李,名严,字正方,一同领兵。

  当下费观、李严点三万军来守绵竹。益州太守董和,字幼宰,南郡枝江人也,上书与刘璋,请往汉中借兵。璋曰:“张鲁与吾世仇,安肯相救?”和曰:“虽然与我有仇,刘备军在雒城,势在危急,唇亡则齿寒,若以利害说之,必然肯从。”璋乃修书遣使前赴汉中。却说马超自兵败入羌,二载有余,结好羌兵,攻拔陇西州郡。所到之处,尽皆归降;惟冀城攻打不下。刺史韦康,累遣人求救于夏侯渊。渊不得曹操言语,未敢动兵。韦康见救兵不来,与众商议:“不如投降马超。”参军杨阜哭谏曰:“超等叛君之徒,岂可降之?”康曰:“事势至此,不降何待?”阜苦谏不从。韦康大开城门,投拜马超。超大怒曰:“汝今事急请降,非真心也!”将韦康四十余口尽斩之,不留一人。有人言:“杨阜劝韦康休降,可斩之。”超曰:“此人守义,不可斩也。”复用杨阜为参军。阜荐梁宽、赵衢二人,超尽用为军官。

  杨阜告马超曰:阜妻死于临洮,乞告两个月假,归葬其妻便回。马超从之。杨阜过历城,来见抚彝将军姜叙。叙与阜是姑表兄弟:叙之母是阜之姑,时年已八十二。当日,杨阜入姜叙内宅,拜见其姑,哭告曰:“阜守城不能保,主亡不能死,愧无面目见姑。马超叛君,妄杀郡守,一州士民,无不恨之。今吾兄坐据历城,竟无讨贼之心,此岂人臣之理乎?”言罢,泪流出血。叙母闻言,唤姜叙入,责之曰:“韦使君遇害,亦尔之罪也。”又谓阜曰:“汝既降人,且食其禄,何故又兴心讨之?”阜曰:“吾从贼者,欲留残生,与主报冤也。”叙曰:“马超英勇,急难图之。”阜曰:“有勇无谋,易图也。吾已暗约下梁宽、赵衢。兄若肯兴兵,二人必为内应。”叙母曰:“汝不早图,更待何时,谁不有死,死于忠义,死得其所也。勿以我为念。汝若不听义山之言,吾当先死,以绝汝念。”

  叙乃与统兵校尉尹奉、赵昂商议。原来赵昂之子赵月,现随马超为裨将。赵昂当日应允,归见其妻王氏曰:“吾今日与姜叙、杨阜、尹奉一处商议,欲报韦康之仇。吾想子赵月现随马超,今若兴兵,超必先杀吾子,奈何?”其妻厉声曰:“雪君父之大耻,虽丧身亦不惜,何况一子乎!君若顾子而不行,吾当先死矣!”赵昂乃决。次日一同起兵。姜叙、杨阜屯历城,尹奉、赵昂屯祁山。王氏乃尽将首饰资帛,亲自往祁山军中,赏劳军士,以励其众。

  马超闻姜叙、杨阜会合尹奉、赵昂举事,大怒,即将赵月斩之;令庞德、马岱尽起军马,杀奔历城来。姜叙、杨阜引兵出。两阵圆处,杨阜、姜叙衣白袍而出,大骂曰:“叛君无义之贼!”马超大怒,冲将过来,两军混战。姜叙、杨卓如何抵得马超,大败而走。马超驱兵赶来。背后喊声起处,尹奉、赵昂杀来。超急回时,两下夹攻,首尾不能相顾。正斗间,刺斜里大队军马杀来。原来是夏侯渊得了曹操军令,正领军来破马超。超如何当得三路军马,大败奔回。

  走了一夜,比及平明,到得翼城叫门时,城上乱箭射下。梁宽、赵衢立在城上,大骂马超;将马超妻杨氏从城上一刀砍了,撇下尸首来;又将马超幼子三人,并至亲十余口,都从城上一刀一个,剁将下来。超气噎塞胸,几乎坠下马来。背后夏侯渊引兵追赶。超见势大,不取恋战,与庞德、马岱杀开一条路走。前面又撞见姜叙、杨阜,杀了一阵;冲得过去,又撞着尹奉、赵昂,杀了一阵;零零落落,剩得五六十骑,连夜奔走,四更前后,走到历城下,守门者只道姜叙兵回,大开门接入。超从城南门边杀起,尽洗城中百姓。至姜叙宅,拿出老母。母全无惧色,指马超而大骂。超大怒,自取剑杀之。尹奉、赵昂全家老幼,亦尽被马超所杀。昂妻王氏因在军中,得免于难。次日,夏侯渊大军至,马超弃城杀出,望西而逃。行不得二十里,前面一军摆开,为首的是杨阜。超切齿而恨,拍马挺枪刺之。阜宗弟七人,一齐来助战。马岱、庞德敌住后军。宗弟七人,皆被马超杀死。阜身中五枪,犹然死战。后面夏侯渊大军赶来,马超遂走。只有庞德、马岱五七骑后随而去。夏侯渊自行安抚陇西诸州人民,令姜叙等各各分守,用车载杨阜赴许都,见曹操。操封阜为关内侯。阜辞曰:“阜无捍难之功,又无死难之节,于法当诛,何颜受职?”操嘉之,卒与之爵。却说马超与庞德、马岱商议,径往汉中投张鲁。张鲁大喜,以为得马超,则西可以吞益州,东可以拒曹操,乃商议欲以女招超为婿。大将杨柏谏曰:“马超妻子遭惨祸,皆超之贻害也。主公岂可以女与之?”鲁从其言,遂罢招婿之议。或以杨柏之言,告知马超。超大怒,有杀杨柏之意。杨柏知之,与兄杨松商议,亦有图马超之心。正值刘璋遣使求救于张鲁,鲁不从。忽报刘璋又遣黄权到。权先来见杨松,说:“东西两川,实为唇齿;西川若破,东川亦难保矣。今若肯相救,当以二十州相酬。”松大喜,即引黄权来见张鲁,说唇齿利害,更以二十州相谢。鲁喜其利,从之。巴西阎圃谏曰:“刘璋与主公世仇,今事急求救,诈许割地,不可从也。”忽阶下一人进曰:“某虽不才,愿乞一旅之师,生擒刘备。务要割地以还。”正是:方看真主来西蜀,又见精兵出汉中。

  未知其人是谁,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蘇聯見聞記_傑羅彌特爾敦.djvu 蘇聯勞動立法原理_柏休斯德尼克.djvu 蘇圖書館事業概觀_華西裡青科.djvu 蘇聯偉大女藝人克尼碧爾契訶娃_羅司托茨基.djvu 綏遠省立圖書館概況_綏遠省立圖書館.djvu 歲計法令彙編.djvu 孫文主義之哲學的基礎_戴季陶.djvu 孫先生之思想及其主義.djvu 孫中山全集第二集建國方略.djvu 台灣半月遊記_江庸.djvu 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提出省參議會第一屆第一次大會施政報告.djvu 台灣之石油工業_金開英.djvu 談龍集_周作人1885~1967散文隨筆.djvu 棠棣之花_郭沫若.djvu 體育行政_金兆均.djvu 田賦芻議.djvu 田賦會要第二篇田賦史.djvu 田徑賽及全能運動_世界運動會.djvu 田園工廠手工場.djvu 田園交響樂_紀德A.djvu 鐵道年鑒第三卷.djvu 鐵道年鑒第一卷.djvu 中央銀行會計規程第一編業務會計規程_中央銀行總行.djvu 鐵路會計學上冊.djvu 鐵路會計學下冊.djvu 鐵路會計則例彙編_國民政府鐵道部.djvu 鐵路經濟論文集_勞勉.djvu 鐵路歷史_.djvu 鐵路暫行會計制度_中央人民政府鐵道部.djvu 通俗資本論.djvu 通信學摘要_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djvu 童年時代_郭沫若.djvu 圖書館學講義_桂質柏.djvu 圖書館重要法令_.djvu 圖書館組織與管理_洪有豐.djvu 圖書裝釘術_夏澤蘭.djvu 民法親屬實用_陳顧遠.djvu 重逢_瓦希列夫斯卡亞.djvu 團長最近對於政治之指示_中央訓團練.djvu 三民主義青年團團員忠勇事略_作者不詳.djvu 挖工事_晉冀魯豫軍區文工團.djvu 外國民族英雄史話_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djvu 汪精為買國密約_作著不詳.djvu 王克勤班_晉冀魯豫軍區文藝工作團六縱文藝工作隊.djvu 王克勤班_周振華張立友史超江濤.djvu 廣注王氏續古文辭類纂上.djvu 王秀鸞_傅鐸.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評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詳註王陽明先生全集_許舜屏.djvu 網舊聞齋調刁集上.djvu 網舊聞齋調刁集下.djvu 資本論提綱_.djvu 韋莊年譜_不詳.djvu 唯識易簡_唐大圓居士.djvu 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下冊.djvu 唯物論與經驗批判論上冊.djvu 維摩詰所說不可思議解脫經釋_太虛法師.djvu 偉大的蔣主席_鄧文義.djvu 偉大人物的少年時代_中學生社.djvu 偽幣製造者上_紀德.djvu 委員長蔣訓詞_蔣介石.djvu 言文對照古文筆法百篇_胡懷琛.djvu 文化之出路_尼亞芬.djvu 中國政治制度史二.djvu 中國政治制度史一_曾資生.djvu 中央政治學校概況_.djvu 中央政治學校附設地政學院一覽_民2212版x1_096.djvu 文學底基礎知識_以群.djvu 西洋小說發達史_謝六逸.djvu 歐人之漢學研究.djvu 文藻月刊_文藻月刊社.djvu 文章講話_夏丐尊葉紹鈞.djvu 文章講話_夏丐尊葉紹鈞.djvu 文章作法_夏丐尊劉薰宇.djvu 文章作法_夏丐尊劉薰宇.djvu 唐楷選目_蔣樂菴.djvu 代疑續編_楊廷筠.djvu 我的青年時期於右任先生自述_於右任.djvu 我國聖教二十二種名稱之考釋_方豪.djvu 我國學校衛生教育過去辦理情形及今後推進方法_.djvu 我們初到華西_久大鹽業公司永利化學工業公司黃海化學工業研究社聯合辦事處.djvu 我們對目前國是的主張_毛澤東等.djvu 我們怎樣為抗日復土而奮鬥_趙侗.djvu 我為中國人說話_CrowCarl.djvu 我怎樣做了日本的間諜_費斯白.djvu 五權憲法與各國憲法_胡經明.djvu 五十五年來之金陵大學_.djvu 五五憲草研究_葉青.djvu 武漢隨筆集_新莊庸次郎.djvu 武訓先生九七誕辰紀念冊.djvu 湖南省財政廳物價指數特刊自民國二十年四月至民國二十二年十二月_湖南財政廳第四科.djvu 物權法_胡元義.djvu 西北墾殖論.djvu 周作人論_陶明志.djvu 西北食鹽_王永焱.djvu 中央訓練團黨政訓練班第九期工作討論會總結論_.djvu 津逮秘書第十集之西京雜記_葛洪汲古閣藏本.djvu 希特勒意在消滅日本_PettenkofferAnton.djvu 西洋古代中世哲學史大綱_劉伯明.djvu 西洋教育史大綱.djvu 西域南海史地考證譯叢四編_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編譯委員會.djvu 夏陶然的道路_何啟君劉子久.djvu 廈門大學十週年紀念刊_廈門大學.djvu 廈門大學中文圖書目錄_廈門大學圖書館.djvu 縣長從政須知_.djvu 保安警察_李承膜.djvu 縣各級民意機關_陳念中.djvu 縣各級組織綱要_行政院縣政計劃委員會.djvu 縣戶口普查方案_.djvu 現代第三卷匯訂.djvu 現代國際政治_中央陸軍軍官學校.djvu 現代勞動問題論叢書一_陳振鷺.djvu 現代民治政體第二編中_.djvu 現代商品學.djvu 現代外交的組織形式_柯爾查諾夫斯基.djvu 現代中國政黨與政治_蕭文哲.djvu 現代中文世界語辭典.djvu 現行法規選輯下_中央訓練團編印.djvu 否极泰来 灭顶之灾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诲淫诲盗 洗心革面 各得其所 穷则变,变则通 殊途同归 以屈求伸 巧言令色 尸位素餐 玉石俱焚 慎终如始 纲举目张 星火燎原 恶贯满盈 同心同德 偃武修文 作威作福 玩物丧志 为山九仞 功亏一篑 流言 心劳日拙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求之不得 逃之天天 无弃葑菲 泾渭分明 切磋琢磨 信誓旦旦 一日三秋 惴惴不安 同仇敌忾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筑室道谋 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战战兢兢 螟蛉之子 投畀豺虎 不郎不秀 玉汝于成 不废刍议 不可救药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投桃报李 耳提面命 兢兢业业 明哲保身 爱莫能助 呜呼哀哉 高高在上 惩前毖后 礼尚往来 不共戴天 姑息 离群索居 苛政猛于虎 嗟来之食 一成不变 天下为公 仁至义尽 教学相长 孤陋寡闻 尊师重道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先意承志 放之四海而皆准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人浮于事 隐恶扬善 半途而废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人一己百 口惠而实不至 慎独 瑕不掩瑜 多行不义必自毙 言不由衷 骄奢淫逸 玩火自焚 众叛亲离 大义灭亲 怙恶不悛 斩草除根 不自量力 冒天下之大不韪 城下之盟 趾高气扬 噬脐莫及 瓜时而代 一鼓作气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假途伐虢 风马牛不相及 一薰一莸 一国三公,吾谁适从 一之谓甚,其可再乎 唇亡齿寒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幸灾乐祸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外强中干 甘拜下风 以德报怨 怀安丧志 退避三舍 不念旧恶 贪天之功 知难而退 人莫予毒 东道主 厉兵秣马 不以一眚掩大德 相敬如宾 华而不实 言犹在耳 饕餮之徒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