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五十四回 吴国太佛寺看新郎 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第五十四回 吴国太佛寺看新郎 刘皇叔洞房续佳偶

  却说孔明闻鲁肃到,与玄德出城迎接,接到公廨,相见毕。肃曰:“主公闻令侄弃世,特具薄礼,遣某前来致祭。周都督再三致意刘皇叔、诸葛先生。”玄德、孔明起身称谢,收了礼物,置酒相待。肃曰:“前者皇叔有言:‘公子不在,即还荆州。’今公子已去世,必然见还。不识几时可以交割?”玄德曰:“公且饮酒,有一个商议。”肃强饮数杯,又开言相问。玄德未及回答,孔明变色曰:“子敬好不通理,直须待人开口!自我高皇帝斩蛇起义,开基立业,传至于今;不幸奸雄并起,各据一方;少不得天道好还,复归正统。我主人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玄孙,今皇上之叔,岂不可分茅裂土?况刘景升乃我主之兄也,弟承兄业,有何不顺?汝主乃钱塘小吏之子,素无功德于朝廷;今倚势力,占据六郡八十一州,尚自贪心不足,而欲并吞汉土。刘氏天下,我主姓刘倒无分,汝主姓孙反要强争?且赤壁之战,我主多负勤劳,众将并皆用命,岂独是汝东吴之力?若非我借东南风,周郎安能展半筹之功?江南一破,休说二乔置于铜雀宫,虽公等家小,亦不能保。适来我主人不即答应者,以子敬乃高明之士,不待细说。何公不察之甚也!”一席话,说得鲁子敬缄口无言;半晌乃曰:“孔明之言,怕不有理;争奈鲁肃身上甚是不便。”孔明曰:“有何不便处?”肃曰:“昔日皇叔当阳受难时,是肃引孔明渡江,见我主公;后来周公瑾要兴兵取荆州,又是肃挡住;至说待公子去世还荆州,又是肃担承:今却不应前言,教鲁肃如何回覆?我主与周公瑾必然见罪。肃死不恨,只恐惹恼东吴,兴动干戈,皇叔亦不能安坐荆州,空为天下耻笑耳。”孔明曰:“曹操统百万之众,动以天子为名,吾亦不以为意,岂惧周郎一小儿乎!若恐先生面上不好看,我劝主人立纸文书,暂借荆州为本;待我主别图得城池之时,便交付还东吴。此论如何?”肃曰:“孔明待夺得何处,还我荆州?”孔明曰:“中原急未可图;西川刘璋闇弱,我主将图之。若图得西川,那时便还。”肃无奈,只得听从。玄德亲笔写成文书一纸,押了字。保人诸葛孔明也押了字。孔明曰:“亮是皇叔这里人,难道自家作保?烦子敬先生也押个字,回见吴侯也好看。”肃曰:“某知皇叔乃仁义之人,必不相负。”遂押了字,收了文书。宴罢辞回。玄德与孔明,送到船边。孔明嘱曰:“子敬回见吴侯,善言伸意,休生妄想。若不准我文书,我翻了面皮,连八十一州都夺了。今只要两家和气,休教曹贼笑话。”

  肃作别下船而回,先到柴桑郡见周瑜。瑜问曰:“子敬讨荆州如何?”肃曰:“有文书在此。”呈与周瑜,瑜顿足曰:“子敬中诸葛之谋也!名为借地,实是混赖。他说取了西川便还,知他几时取西川?假如十年不得西川,十年不还?这等文书,如何中用,你却与他做保!他若不还时,必须连累足下,主公见罪奈何?”肃闻言,呆了半晌,曰:“恐玄德不负我。”瑜曰:“子敬乃诚实人也。刘备枭雄之辈,诸葛亮奸猾之徒,恐不似先生心地。”肃曰:“若此,如之奈何?”瑜曰:“子敬是我恩人,想昔日指囷相赠之情,如何不救你?你且宽心住数日,待江北探细的回,别有区处。”鲁肃跼蹐不安。

  过了数日,细作回报:“荆州城中扬起布幡做好事,城外别建新坟,军士各挂孝。”瑜惊问曰:“没了甚人?”细作曰:“刘玄德没了甘夫人,即日安排殡葬。瑜谓鲁肃曰:“吾计成矣:使刘备束手就缚,荆州反掌可得!”肃曰:“计将安出?”瑜曰:“刘备丧妻,必将续娶。主公有一妹,极其刚勇,侍婢数百,居常带刀,房中军器摆列遍满,虽男子不及。我今上书主公,教人去荆州为媒,说刘备来入赘。赚到南徐,妻子不能勾得,幽囚在狱中,却使人去讨荆州换刘备。等他交割了荆州城池,我别有主意。于子敬身上,须无事也。”鲁肃拜谢。

  周瑜写了书呈,选快船送鲁肃投南徐见孙权,先说借荆州一事,呈上文书。权曰:“你却如此糊涂!这样文书,要他何用!”肃曰:“周都督有书呈在此,说用此计,可得荆州。”权看毕,点头暗喜,寻思谁人可去。猛然省曰:“非吕范不可。”遂召吕范至,谓曰:“近闻刘玄德丧妇。吾有一妹,欲招赘玄德为婿,永结姻亲,同心破曹,以扶汉室。非子衡不可为媒,望即往荆州一言。”范领命,即日收拾船只,带数个从人,望荆州来。却说玄德自没了甘夫人,昼夜烦恼。一日,正与孔明闲叙,人报东吴差吕范到来。孔明笑曰:“此乃周瑜之计,必为荆州之故。亮只在屏风后潜听。但有甚说话,主公都应承了。留来人在馆驿中安歇,别作商议。”

  玄德教请吕范入。礼毕坐定,茶罢,玄德问曰:“子衡来,必有所谕?”范曰:“范近闻皇叔失偶,有一门好亲,故不避嫌,特来作媒。未知尊意若何?”玄德曰:“中年丧妻,大不幸也。骨肉未寒,安忍便议亲?”范曰:“人若无妻,如屋无梁,岂可中道而废人伦?吾主吴侯有一妹,美而贤,堪奉箕帚。若两家共结秦、晋之好,则曹贼不敢正视东南也。此事家国两便,请皇叔勿疑。但我国太吴夫人甚爱幼女,不肯远嫁,必求皇叔到东吴就婚。”玄德曰:“此事吴侯知否?”范曰:“不先禀吴侯,如何敢造次来说!”玄德曰:“吾年已半百,鬓发斑白;吴侯之妹,正当妙龄:恐非配偶。”范曰:“吴侯之妹,身虽女子,志胜男儿。常言:‘若非天下英雄,吾不事之。’今皇叔名闻四海,正所谓淑女配君子,岂以年齿上下相嫌乎!”玄德曰:“公且少留,来日回报。”是日设宴相待,留于馆舍。

  至晚,与孔明商议。孔明曰:“来意亮已知道了。适间卜《易》,得一大吉大利之兆。主公便可应允。先教孙乾和吕范回见吴侯,面许已定,择日便去就亲。”玄德曰:“周瑜定计欲害刘备,岂可以身轻入危险之地?”孔明大笑曰:“周瑜虽能用计,岂能出诸葛亮之料乎!略用小谋,使周瑜半筹不展;吴侯之妹,又属主公;荆州万无一失。”玄德怀疑未决。

  孔明竟教孙乾往江南说合亲事。孙乾领了言语,与吕范同到江南,来见孙权。权曰:“吾愿将小妹招赘玄德,并无异心。”孙乾拜谢,回荆州见玄德,言:“吴侯专候主公去结亲。”玄德怀疑不敢往。孔明曰:“吾已定下三条计策,非子龙不可行也。”遂唤赵云近前,附耳言曰:“汝保主公入吴,当领此三个锦囊。囊中有三条妙计,依次而行。”即将三个锦囊,与云贴肉收藏,孔明先使人往东吴纳了聘,一切完备。

  时建安十四年冬十月。玄德与赵长、孙乾取快船十只,随行五百余人,离了荆州,前往南徐进发。荆州之事,皆听孔明裁处。玄德心中怏怏不安。到南徐州,船已傍岸,云曰:“军师分付三条妙计,依次而行。今已到此,当先开第一个锦囊来看。”于是开囊看了计策。便唤五百随行军士,一一分付如此如此,众军领命而去,又教玄德先往见乔国老,那乔国老乃二乔之父,居于南徐。玄德牵羊担酒,先往拜见,说吕范为媒、娶夫人之事。随行五百军士,俱披红挂彩,入南徐买办物件,传说玄德入赘东吴,城中人尽知其事。孙权知玄德已到,教吕范相待,且就馆舍安歇。

  却说乔国老既见玄德,便入见吴国太贺喜。国太曰:“有何喜事?”乔国老曰:“令爱已许刘玄德为夫人,今玄德已到,何故相瞒?”国太惊曰:“老身不知此事!”便使人请吴侯问虚实,一面先使人于城中探听。人皆回报:“果有此事。女婿已在馆驿安歇,五百随行军士都在城中买猪羊果品,准备成亲。做媒的女家是吕范,男家是孙乾,俱在馆驿中相待。”国太吃了一惊。少顷,孙权入后堂见母亲。国太捶胸大哭。权曰:“母亲何故烦恼?”国太曰:“你直如此将我看承得如无物!我姐姐临危之时,分付你甚么话来!”孙权失惊曰:“母亲有话明说,何苦如此?”国太曰:“男大须婚,女大须嫁,古今常理。我为你母亲,事当禀命于我。你招刘玄德为婿,如何瞒我?女儿须是我的!”权吃了一惊,问曰:“那里得这话来?”国太曰:“若要不知,除非莫为。满城百姓,那一个不知?你倒瞒我!”乔国老曰:“老夫已知多日了,今特来贺喜。”权曰:“非也。此是周瑜之计,因要取荆州,故将此为名,赚刘备来拘囚在此,要他把荆州来换;若其不从,先斩刘备。此是计策,非实意也。”国太大怒,骂周瑜曰:“汝做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直恁无条计策去取荆州,却将我女儿为名,使美人计!杀了刘备,我女便是望门寡,明日再怎的说亲?须误了我女儿一世!你们好做作!”乔国老曰:“若用此计,便得荆州,也被天下人耻笑。此事如何行得!”说得孙权默然无语。

  国太不住口的骂周瑜。乔国老劝曰:“事已如此,刘皇叔乃汉室宗亲,不如真个招他为婿,免得出丑。”权曰:“年纪恐不相当。”国老曰:“刘皇叔乃当世豪杰,若招得这个女婿,也不辱了令妹。”国太曰:“我不曾认得刘皇叔。明日约在甘露寺相见:如不中我意,任从你们行事;若中我的意,我自把女儿嫁他!”孙权乃大孝之人,见母亲如此言语,随即应承,出外唤吕范,分付来日甘露寺方丈设宴,国太要见刘备。吕范曰:“何不令贾华部领三百刀斧手,伏于两廊;若国太不喜时,一声号举,两边齐出,将他拿下。”权遂唤贾华,分付预先准备,只看国太举动。却说乔国老辞吴国太归,使人去报玄德,言:“来日吴侯、国太亲自要见,好生在意!”玄德与孙乾、赵云商议。云曰:“来日此会,多凶少吉,云自引五百军保护。”次日,吴国太、乔国老先在甘露寺方丈里坐定。孙权引一班谋士,随后都到,却教吕范来馆驿中请玄德。玄德内披细铠,外穿锦袍,从人背剑紧随,上马投甘露寺来。赵云全装惯带,引五百军随行。来到寺前下马,先见孙权。权观玄德仪表非凡,心中有畏惧之意。二人叙礼毕,遂入方丈见国太。国太见了玄德,大喜,谓乔国老曰:“真吾婿也!”国老曰:“玄德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更兼仁德布于天下:国太得此佳婿,真可庆也!”玄德拜谢,共宴于方丈之中。少刻,子龙带剑而入,立于玄德之侧。国太问曰:“此是何人?”玄德答曰:“常山赵子龙也。”国太曰:“莫非当阳长坂抱阿斗者乎?”玄德曰:“然。”国太曰:“真将军也!”遂赐以酒。赵云谓玄德曰:“却才某于廊下巡视,见房内有刀斧手埋伏,必无好意。可告知国太。”玄德乃跪于国太席前,泣而告曰:“若杀刘备,就此请诛。”国太曰:“何出此言?”玄德曰:“廊下暗伏刀斧手,非杀备而何?”国太大怒,责骂孙权:“今日玄德既为我婿,即我之儿女也。何故伏刀斧手于廊下!”权推不知,唤吕范问之;范推贾华;国太唤贾华责骂,华默然无言。国太喝令斩之。玄德告曰:“若斩大将,于亲不利,备难久居膝下矣。”乔国老也相劝。国太方叱退贾华。刀斧手皆抱头鼠窜而去。

  玄德更衣出殿前,见庭下有一石块。玄德拔从者所佩之剑,仰天祝曰:“若刘备能勾回荆州,成王霸之业,一剑挥石为两段。如死于此地,剑剁石不开。”言讫,手起剑落,火光迸溅,砍石为两段。孙权在后面看见,问曰:“玄德公如何恨此石?”玄德曰:“备年近五旬,不能为国家剿除贼党,心常自恨。今蒙国太招为女婿,此平生之际遇也。恰才问天买卦,如破曹兴汉,砍断此石。今果然如此。”权暗思:“刘备莫非用此言瞒我?”亦掣剑谓玄德曰:“吾亦问天买卦。若破得曹贼,亦断此石。”却暗暗祝告曰:“若再取得荆州,兴旺东吴,砍石为两半!”手起剑落,巨石亦开。至今有十字纹“恨石”尚存。后人观此胜迹,作诗赞曰:“宝剑落时山石断,金环响处火光生,两朝旺气皆天数。从此乾坤鼎足成。”

  二人弃剑,相携入席。又饮数巡,孙乾目视玄德,玄德辞曰:“备不胜酒力,告退。”孙权送出寺前,二人并立,观江山之景。玄德曰:“此乃天下第一江山也!”至今甘露寺牌上云:“天下第一江山”。后人有诗赞曰:“江山雨霁拥青螺,境界无忧乐最多。昔日英雄凝目处,岩崖依旧抵风波。”

  二人共览之次,江风浩荡,洪波滚雪,白浪掀天。忽见波上一叶小舟,行于江面上,如行平地。玄德叹曰:“‘南人驾船,北人乘马’,信有之也。”孙权闻言自思曰:“刘备此言,戏我不惯乘马耳。”乃令左右牵过马来,飞身上马,驰骤下山,复加鞭上岭,笑谓玄德曰:“南人不能乘马乎?”玄德闻言,撩衣一跃,跃上马背,飞走下山,复驰骋而上。二人立马于山坡之上,扬鞭大笑。至今此处名为“驻马坡”。后人有诗曰:“驰骤龙驹气概多,二人并辔望山河。东吴西蜀成王霸,千古犹存驻马坡。”当日二人并辔而回。南徐之民,无不称贺。

  玄德自回馆驿,与孙乾商议。乾曰:“主公只是哀求乔国老,早早毕姻,免生别事。”次日,玄德复至乔国老宅前下马。国老接入,礼毕,茶罢,玄德告曰:“江左之人,多有要害刘备者,恐不能久居。”国老曰:“玄德宽心。吾为公告国太,令作护持。”玄德拜谢自回。乔国老入见国太,言玄德恐人谋害,急急要回。国太大怒曰:“我的女婿,谁敢害他!”即时便教搬入书院暂住,择日毕姻。玄德自入告国太曰:“只恐赵云在外不便,军士无人约束。”国太教尽搬入府中安歇,休留在馆驿中,免得生事。玄德暗喜。

  数日之内,大排筵会,孙夫人与玄德结亲。至晚客散,两行红炬,接引玄德入房。灯光之下,但见枪刀簇满;侍婢皆佩剑悬刀,立于两傍。諕得玄德魂不附体。正是:惊看侍女横刀立,疑是东吴设伏兵。

  毕竟是何缘故,且看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至卷一百一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至卷一百一.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至卷一百三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至卷一百三.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至卷一百五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至卷一百五.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六至卷一百七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六至卷一百七.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八至卷一百九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八至卷一百九.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至卷一百十一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至卷一百十一.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二至卷一百十三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二至卷一百十三.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四至卷一百十五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四至卷一百十五.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六至卷一百十七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六至卷一百十七.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八至卷一百十九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十八至卷一百十九.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至卷一百二十一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至卷一百二十一.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二至卷一百二十三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二至卷一百二十三.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四至卷一百二十五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四至卷一百二十五.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六至卷一百二十七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六至卷一百二十七.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八至卷一百二十九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二十八至卷一百二十九.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至卷一百三十二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至卷一百三十二.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三至卷一百三十四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三至卷一百三十四.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五至卷一百三十六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五至卷一百三十六.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七至卷一百三十八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七至卷一百三十八.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九至卷一百四十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三十九至卷一百四十.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一至卷一百四十二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一至卷一百四十二.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三至卷一百四十四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三至卷一百四十四.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五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五.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六至卷一百四十七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六至卷一百四十七.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八至卷一百四十九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四十八至卷一百四十九.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至卷一百五十一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至卷一百五十一.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二至卷一百五十三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二至卷一百五十三.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四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四.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五至卷一百五十六_黎世序河庫道署.djvu 續行水金鑑:卷一百五十五至卷一百五十六.djvu 西藏文史資料選輯十四_西藏自治區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民族出版社.djvu 西藏文史資料選輯十九_魏克民族出版社北京.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江蘇省暨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江蘇省暨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_政協江蘇省暨南京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二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三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選輯第十四輯_政協江蘇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高曉星時平中國文史出版社江蘇.djvu 江蘇文史資料第四十六輯_高曉星著時平海潮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上海解放三十週年專輯上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文史資料選輯上海解放三十週年專輯中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文史資料選輯上海解放三十週年專輯下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上海文史資料選輯統戰工作史料專輯六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統戰工作史料徵集組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上海文史資料選輯統戰工作史料專輯八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統戰工作史料徵集組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上海文史資料選輯統戰工作史料專輯九_政協上海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共上海市委統戰部統戰工作史料徵集組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河南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河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河南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河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河南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河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河南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河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河南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河南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廣朹文史資料孫中山與辛亥革命史料專輯_政協廣朹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陽谷文史資料選編_政協陽谷縣委員會山朹省出版總社聊城分社.djvu 兗州文史資料第四輯_兗州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山朹省出版總社濟寧分社山朹.djvu 寧夏文史資料第一冊_寧夏區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寧夏人民出版社寧夏.djvu 寧夏文史資料第二冊_寧夏區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寧夏人民出版社寧夏.djvu 哈爾濱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哈爾濱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部哈爾濱出版社哈爾濱.djvu 文史資料選輯總第三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安徽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三十四輯_安徽省經濟文化研究中心安徽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安徽省文史資料第三十五輯_安徽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三十六輯_安徽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安徽文史資料第三十七輯_安徽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安徽.djvu 衢州文史資料第八輯_傅春齡復旦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浙江文史資料選輯第二十二輯_政協浙江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浙江.djvu 浙江文史資料選輯第三十六輯_政協浙江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浙江文史資料選輯第三十八輯_浙江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浙江文史資料第五十一輯_紹興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浙江文史資料第六十四輯_浙江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潞西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潞西縣政協文史委員會德宏民族出版社.djvu 隴川縣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隴川縣政協文史組德宏民族出版社.djvu 騰沖文史資料選集第一集_騰沖縣政協德宏民族出版社.djvu 重慶民革_賴汝強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重慶民進_竇瑞華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重慶工商聯_吳曉光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重慶民建_李端祥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重慶農工_楊力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重慶致公台盟台聯僑聯_許由重慶統戰政協文史資料叢書編委會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六輯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從國內戰爭到共同抗日_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抗日戰爭的正面戰場_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黄公酒舍 黄台瓜 黄台瓜蔓 黄垆 黄垆别 黄垆涕泪 黄垆闻笛 黄娇 黄宪万顷 黄尘变 黄帝上天 黄帝乐 黄帝登仙 黄帝骑龙 黄庭换鹅 黄杨闰 黄柑千树 黄标 黄楼 黄歇三千客 黄母 黄气上眉 黄气发眉间 黄污 黄河一代清 黄河千年一清 黄河如带山如砺 黄河如带水 黄河誓 黄炉 黄熊 黄熊九载 黄犬 黄犬东门 黄犬之乐 黄犬书 黄犬传佳句 黄犬信 黄犬信音 黄犬叹 黄犬堪嗟 黄犬寄书 黄犬悲 黄犬泪 黄犬音 黄石 黄石书 黄石仙翁 黄石公 黄石受书 黄石履 黄石授书 黄石术 黄石略 黄石符 黄石经 黄石编 黄石老 黄童 黄童无双 黄童誉 黄竹 黄竹咏 黄粮 黄粱 黄粱一梦 黄粱一瞬 黄粱入梦 黄粱境 黄粱枕 黄粱炊 黄粱炊熟 黄粱熟 黄粱饭熟 黄粱高枕 黄绢 黄绢句 黄绢外孙 黄绢妇 黄绢字 黄绢手 黄绢歌诗 黄绢碑 黄绢碑文 黄绢词 黄绢语 黄绢辞 黄翁 黄耳 黄耳之传 黄耳传书 黄耳犬 黄色起天庭 黄花忙 黄莺别主 黄菊满东篱 黄衣童子 黄袍加体 黄车 黄车使者 黄金买赋 黄金余几 黄金台骨 黄金埒 黄金尽 黄金屋 黄金有术 黄金消众口 黄金约 黄金范蠡 黄金诺 黄金铸范蠡 黄金锄去 黄金骏 黄钟瓦缶 黄钟瓦釜 黄阁画麒麟 黄陂 黄雀伺蝉 黄雀巢桂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