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计袭樊城 元直走马荐诸葛

第三十六回 玄德用计袭樊城 元直走马荐诸葛

  却说曹仁忿怒,遂大起本部之兵,星夜渡河,意欲踏平新野。且说单福得胜回县,谓玄德曰:“曹仁屯兵樊城,今知二将被诛,必起大军来战。”玄德曰:“当何以迎之?”福曰:“彼若尽提兵而来,樊城空虚,可乘间夺之。”玄德问计。福附耳低言如此如此。玄德大喜,预先准备已定。忽报马报说:“曹仁引大军渡河来了。”单福曰:“果不出吾之料。”遂请玄德出军迎敌。两阵对圆,赵云出马唤彼将答话。曹仁命李典出阵,与赵云交锋。约战十数合,李典料敌不过,拨马回阵。云纵马追赶,两翼军射住,遂各罢兵归寨。李典回见曹仁,言:“彼军精锐,不可轻敌,不如回樊城。”曹仁大怒曰:“汝未出军时,已慢吾军心;今又卖阵,罪当斩首!”便喝刀斧手推出李典要斩;众将苦告方免。乃调李典领后军,仁自引兵为前部。次日鸣鼓进军,布成一个阵势,使人问玄德曰:“识吾阵势?”单福便上高处观看毕,谓玄德曰:“此八门金锁阵也。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们而人则亡。今八门虽布得整齐,只是中间通欠主持。如从东南角上生门击人,往正西景门而出,其阵必乱。”玄德传令,教军士把住阵角,命赵云引五百军从东南而入,径往西出。云得令,挺枪跃马,引兵径投东南角上,呐喊杀入中军。曹仁便投北走。云不追赶,却突出西门,又从西杀转东南角上来。曹仁军大乱。玄德麾军冲击,曹兵大败而退。单福命休追赶,收军自回。却说曹仁输了一阵,方信李典之言;因复请典商议,言:“刘备军中必有能者,吾阵竟为所破。”李典曰:“吾虽在此,甚忧樊城。”曹仁曰:“今晚去劫寨。如得胜,再作计议;如不胜,便退军回樊城。”李典曰:“不可。刘备必有准备。”仁曰:“若如此多疑,何以用兵!”遂不听李典之言。自引军为前队,使李典为后应,当夜二更劫寨。

  却说单福正与玄德在寨中议事,忽信风骤起。福曰:“今夜曹仁必来劫寨。”玄德曰:“何以敌之?”福笑曰:“吾已预算定了。”遂密密分拨已毕。至二更,曹仁兵将近寨,只见寨中四围火起,烧着寨栅。曹仁知有准备,急令退军。赵云掩杀将来。仁不及收兵回寨,急望北河而走。将到河边,才欲寻船渡河,岸上一彪军杀到:为首大将,乃张飞也。曹仁死战,李典保护曹仁下船渡河。曹军大半淹死水中。曹仁渡过河面,上岸奔至樊城,令人叫门。只见城上一声鼓响,一将引军而出,大喝曰:“吾已取樊城多时矣!”众惊视之,乃关云长也。仁大惊,拨马便走。云长追杀过来。曹仁又折了好些军马,星夜投许昌。于路打听,方知有单福为军师,设谋定计。不说曹仁败回许昌。且说玄德大获全胜,引军入樊城,县令刘泌出迎。玄德安民已定。那刘泌乃长沙人,亦汉室宗亲,遂请玄德到家,设宴相待。只见一人侍立于侧。玄德视其人器宇轩昂,因问泌曰:“此何人?”泌曰:“此吾之甥寇封,本罗侯寇氏之子也;因父母双亡,故依于此。”玄德爱之,欲嗣为义子。刘泌欣然从之,遂使寇封拜玄德为父,改名刘封。玄德带回,令拜云长、翼德为叔。云长曰:“兄长既有子,何必用螟蛉?后必生乱。”玄德曰:“吾待之如子,彼必事吾如父,何乱之有!”云长不悦。玄德与单福计议,令赵云引一千军守樊城。玄德领众自回新野。

  却说曹仁与李典回许都,见曹操,泣拜于地请罪,具言损将折兵之事。操曰:“胜负乃军家之常。但不知谁为刘备画策?”曹仁言是单福之计。操曰:“单福何人也?”程昱笑曰:“此非单福也。此人幼好学击剑;中平末年,尝为人报仇杀人,披发涂面而走,为吏所获;问其姓名不答,吏乃缚于车上,击鼓行于市,今市人识之,虽有识者不敢言,而同伴窃解救之。乃更姓名而逃,折节向学,遍访名师,尝与司马徽谈论。此人乃颍川徐庶,字元直。单福乃其托名耳。”操曰:“徐庶之才,比君何如?”昱曰:“十倍于昱。”操曰:“惜乎贤士归于刘备!羽翼成矣?奈何?”昱曰:“徐庶虽在彼,丞相要用,召来不难。”操曰:“安得彼来归?”昱曰:“徐庶为人至孝。幼丧其父,止有老母在堂。现今其弟徐康已亡,老母无人侍养。丞相可使人赚其母至许昌,令作书召其子,则徐庶必至矣。”

  操大喜,使人星夜前去取徐庶母。不一日,取至,操厚待之。因谓之曰:“闻令嗣徐元直,乃天下奇才也。今在新野,助逆臣刘备,背叛朝廷,正犹美玉落于汙泥之中,诚为可惜。今烦老母作书,唤回许都,吾于天子之前保奏,必有重赏。”遂命左右捧过文房四宝,令徐母作书。徐母曰:“刘备何如人也?”操曰:“沛郡小辈,妄称‘皇叔’,全无信义,所谓外君子而内小人者也。徐母厉声曰:“汝何虚诳之甚也!吾久闻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皇帝阁下玄孙,屈身下士,恭己待人,仁声素著,世之黄童、白叟、牧子、樵夫皆知其名:真当世之英雄也。吾儿辅之,得其主矣。汝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乃反以玄德为逆臣,欲使吾几背明投暗,岂不自耻乎!”言讫,取石砚便打曹操。操大怒,叱武士执徐母出,将斩之。程昱急止之,入谏操曰:“徐母触忤丞相者,欲求死也。丞相若杀之,则招不义之名,而成徐母之德。徐母既死,徐庶必死心助刘备以报仇矣;不如留之,使徐庶身心两处,纵使助刘备,亦不尽力也。且留得徐母在,昱自有计赚徐庶至此,以辅丞相。”操然其言,遂不杀徐母,送于别室养之。程昱日往问候,诈言曾与徐庶结为兄弟,待徐母如亲母;时常馈送物件,必具手启。徐母因亦作手启答之。程昱赚得徐母笔迹,乃仿其字体,诈修家书一封,差一心腹人,持书径奔新野县,寻问“单福”行幕。军士引见徐庶。庶知母有家书至,急唤入问之。来人曰:“某乃馆下走卒,奉老夫人言语,有书附达。”庶拆封视之。书曰:“近汝弟康丧,举目无亲。正悲凄间,不期曹丞相使人赚至许昌,言汝背反,下我于缧绁,赖程昱等救免。若得汝降,能免我死。如书到日,可念劬劳之恩,星夜前来,以全孝道;然后徐图归耕故园,免遭大祸。吾今命若悬丝,专望救援!更不多嘱。”徐庶览毕,泪如泉涌。持书来见玄德曰:“某本颍川徐庶,字元直;为因逃难,更名单福。前闻刘景升招贤纳士,特往见之;及与论事,方知是无用之人,故作书别之。夤夜至司马水镜庄上,诉说其事。水镜深责庶不识主,因说刘豫州在此,何不事之?庶故作狂歌于市,以动使君;幸蒙不弃,即赐重用。争奈老母今被曹操奸计,赚至许昌囚禁,将欲加害。老母手书来唤,庶不容不去。非不欲效犬马之劳,以报使君;奈慈亲被执,不得尽力。今当告归,容图后会。”玄德闻言大哭曰:“子母乃天性之亲,元直无以备为念。待与老夫人相见之后,或者再得奉教。”徐庶便拜谢欲行。玄德曰:“乞再聚一宵,来日饯行。”孙乾密谓玄德曰:“元直天下奇才,久在新野,尽知我军中虚实。今若使归曹操,必然重用,我其危矣。主公宜苦留之,切勿放去。操见元直不去,必斩其母。元直知母死,必为母报仇。力攻曹操也。”玄德曰:“不可。使人杀其母,而吾用其子,不仁也;留之不使去,以绝其子母之道,不义也。吾宁死,不为不仁不义之事。”众皆感叹。

  玄德请徐庶饮酒,庶曰:“今闻老母被囚,虽金波玉液不能下咽矣。”玄德曰:“备闻公将去,如失左右手,虽龙肝凤髓,亦不甘味。”二人相对而泣,坐以待旦。诸将已于郭外安排筵席饯行。玄德与徐庶并马出城,至长亭,下马相辞。玄德举杯谓徐庶曰:“备分浅缘薄,不能与先生相聚。望先生善事新主,以成功名。”庶泣曰:“某才微智浅,深荷使君重用。今不幸半途而别,实为老母故也。纵使曹操相逼,庶亦终身不设一谋。”玄德曰:“先生既去,刘备亦将远遁山林矣。”庶曰:“某所以与使君共图王霸之业者,恃此方寸耳;今以老母之故,方寸乱矣,纵使在此,无益于事。使君宜别求高贤辅佐,共图大业,何便灰心如此?”玄德曰:“天下高贤,无有出先生右者。”庶曰:“某樗栎庸材,何敢当此重誉。”临别,又顾谓诸将曰:“愿诸公善事使君,以图名垂竹帛,功标青史,切勿效庶之无始终也。”诸将无不伤感。玄德不忍相离,送了一程,又送一程。庶辞曰:“不劳使君远送,庶就此告别。”玄德就马上执庶之手曰:“先生此去,天各一方,未知相会却在何日!”说罢,泪如雨下。庶亦涕泣而别。玄德立马于林畔,看徐庶乘马与从者匆匆而去。玄德哭曰:“元直去矣!吾将奈何?”凝泪而望,却被一树林隔断。玄德以鞭指曰:“吾欲尽伐此处树木。”众问何故。玄德曰:“因阻吾望徐元直之目也。”

  正望间,忽见徐庶拍马而回。玄德曰:“元直复回,莫非无去意乎?”遂欣然拍马向前迎问曰:“先生此回,必有主意。”庶勒马谓玄德曰:“某因心绪如麻,忘却一语:此间有一奇士,只在襄阳城外二十里隆中。使君何不求之?”玄德曰:“敢烦元直为备请来相见。”庶曰:“此人不可屈致,使君可亲往求之。若得此人,无异周得吕望、汉得张良也。”玄德曰:“此人比先生才德何如?”庶曰:“以某比之,譬犹驽马并麒麟、寒鸦配鸾凤耳。此人每尝自比管仲,乐毅;以吾观之,管、乐殆不及此人。此人有经天纬地之才,盖天下一人也!”玄德喜曰:“愿闻此人姓名。”庶曰:“此人乃琅琊阳都人,覆姓诸葛,名亮,字孔明,乃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其父名珪,字子贡,为泰山郡丞,早卒;亮从其叔玄。玄与荆州刘景升有旧,因往依之,遂家于襄阳。后玄卒,亮与弟诸葛均躬耕于南阳。尝好为《梁父吟》。所居之地有一冈,名卧龙冈,因自号为‘卧龙先生’。此人乃绝代奇才,使君急宜枉驾见之。若此人肯相辅佐,何愁天下不定乎!”玄德曰:“昔水镜先生曾为备言:‘伏龙、凤雏,两人得一,可安天下。’今所云莫非即‘伏龙、凤雏’乎?”庶曰:“凤雏乃襄阳庞统也。伏龙正是诸葛孔明。”玄德踊跃曰:“今日方知伏龙、凤雏之语。何期大贤只在目前!非先生言,备有眼如盲也!”后人有赞徐庶走马荐诸葛诗曰:“痛恨高贤不再逢,临岐泣别两情浓。片言却似春雷震,能使南阳起卧龙。”徐庶荐了孔明,再别玄德,策马而去。玄德闻徐庶之语,方悟司马德操之言,似醉方醒,如梦初觉。引众将回至新野,便具厚币,同关、张前去南阳请孔明。

  且说徐庶既别玄德,感其留恋之情,恐孔明不肯出山辅之,遂乘马直至卧龙冈下,入草庐见孔明。孔明问其来意。庶曰:“庶本欲事刘豫州,奈老母为曹操所囚,驰书来召,只得舍之而往。临行时,将公荐与玄德。玄德即日将来奉谒,望公勿推阻,即展平生之大才以辅之,幸甚!”孔明闻言作色曰:“君以我为享祭之牺牲乎!”说罢,拂袖而入。庶羞惭而退,上马趱程,赴许昌见母。正是:嘱友一言因爱主,赴家千里为思亲。

  未知后事若何,下文便见。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小說十講_禹亭明天社不詳.djvu 小說閒話_趙景深北新書局上海.djvu 日本朹京所見中國_孫子書.djvu 四庫提要宣室志考證_葉德祿.djvu 中國小說研究_李重光開明圖書公司新京市.djvu 選更司評偉_許天虹文化生活出版社不詳.djvu 通訊的形式和寫作_不詳.djvu 描寫人生斷片之歸有光_胡寄塵文藝小叢書社上海.djvu 駢文與散文_蔣伯潛蔣祖怡世界書局上海.djvu 歌謠論集_鍾敬文北新書局.djvu 謎史_錢南揚國立中山大學語言歷史研究所.djvu 謎語之研究_楊汝泉大公報社天津.djvu 中國俗文學研究_阿英中國聯合出版公司不詳.djvu 方言文學一_中華全國文藝協會香港分會方言文學研究會新民主出版社香港.djvu 民間藝術和藝人_周揚,蕭三,艾青新華書店晉察冀分店張家口.djvu 民間藝術和藝人_周揚蕭三朹北書店哈爾濱.djvu 蕭軍思想批判_劉芝明張如心等朹北書店大連.djvu 文學科學哲學_王西彥中華書局不詳.djvu 關於蕭軍及其文化報所犯錯誤的批評_劉芝明朹北書店.djvu 文學論_劉永濟太平洋印刷公司上海.djvu 文學通論_隋育楠元新書局上海.djvu 文學十講_小泉八雲現代書局上海.djvu 文學入門_小泉八雲現代書局上海.djvu 過去集_雪葦光華書局上海.djvu 論家作_思格斯等賍文社朹京.djvu 苦悶的像征_日廚川白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徵象的悶苦_日廚川白村北新書店北京.djvu 文學要略_蘭貴三.djvu 何謂文學_盧冀野大朹書局上海.djvu 新型文藝教程_田仲濟中華圖書公司不詳.djvu 文學要覽_朱慶堂冼得霖南中圖書供應社廣州.djvu 文藝與戀愛_陳醉雲世界文藝書社廈門.djvu 出了象牙之塔_日廚川白村北新書局.djvu 死人復活的時候_胡風等遠方書店桂林.djvu 生命的火焰_姜蘊剛狂飆社不詳.djvu 文學的紀律_梁實秋新月書店上海.djvu 待旦錄_施蟄存懷正文化社上海.djvu 青鳥集_蘇雪林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新狂飆時代_王平陵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螢鴉集_夜鶯.djvu 藝術與生活_周作人群益書社上海.djvu 文藝批評ABC_傅朹華世界書局上海.djvu 文藝批評_華斯福爾忒青春文藝社長沙.djvu 文藝賞鑒論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文學評論之原理_溫徹斯特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白璧德與人文主義_徐震堮吳宓胡先驌譯新月書店2912初版.djvu 批評精神_李長之南方印書館重慶.djvu 滿洲作家論集_陳因實業印書館大連.djvu 紅樓夢人物論_太愚國際文化服務社.djvu 詩之研究_勃利司潘萊BlissPerry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詩之研究_BlissPerry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札短詩論_胡風等耕耘出版社上海.djvu 抒情詩之研究_美培利原文化學社北平.djvu 小說話_解韜不祥中華書局.djvu 作家生活自述_老捨茅盾等當代文藝社桂林.djvu 中國民族文學講話_陳遵統建國出版社不詳.djvu 歐洲近代文藝思潮論_本間久雄開明書店不詳.djvu 現代世界文學小史_成瀇清大光書局上海.djvu 諾貝爾文學獎金與歷屆獲得者_施宏告.djvu 歐洲文學史簡編_張華來文化供應社上海.djvu 1930年的世界文學_趙景深神州國光社.djvu 世界文學史綱_李菊休趙景深亞細亞書局上海.djvu 文藝史概要_張資平時中書社武昌.djvu 中國文學史參考書_王夢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何劍熏寒流社重慶.djvu 卜辭時代的文學和卜辭文學_唐蘭國立清華大學北平.djvu 宋代文學史_陳子展作家書屋重慶.djvu 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_胡適.djvu 中國文學史略_鮑文傑中國文化出版社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概認_陳虞裳岷江大學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略_胡懷琛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講話_胡行之光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胡雲翼北新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略_胡懷琛梁溪圖書館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不詳.djvu 國語文學史綱_凌獨見杭州壽安坊浙江.djvu 中國文學變遷史_劉貞晦瀋雁冰新文化書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簡編_陸侃如,馮沅君開明書店不詳.djvu 中國文學史講話_施慎之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_譚正璧光明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下_曾毅泰朹圖書局上海.djvu 中國文學史綱要_趙景深中華書局昆明.djvu 中國文學_鄭振鐸北平樸社出版部北平.djvu 中國文學流變史_鄭賓於北新書局上海.djvu 俄國文學思潮_米川正夫正中書局.djvu 大朹亞文學者大會_中華日報社編纂室中華日報社上海.djvu 法國文學史_H.etT.pauthier泰朹圖書局上海.djvu 歐洲文學發達史_V.M.Friohe開明書店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綱_金石聲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歐洲文藝史大綱_張資平現代書局上海.djvu 最近的世界文學_趙景深遠朹圖書公司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_周作人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歐洲文學史_周作人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隋唐文學批評史_羅根澤商務印書館不詳.djvu 研究方法及其適用_平林初之輔太平洋書店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一卷_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二卷_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藝創作講座第三卷_光華書局編輯部光華書局上海.djvu 文學常識上_周毓英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文學常識下_周毓英神州國光社上海.djvu 中國文學精要書目_王浣溪建設圖書館北京.djvu 中國文學選讀書目_吳又陵琉璃廠寶仁堂書局北京.djvu 寫景麗言_高殿澍天寶書局義縣.djvu 文藝創作辭典_郭堅白上海光華書局上海.djvu 百科新詞典_郝祥渾世界書局上海.djvu 文藝辭典_華華書店上海.djvu 文藝創作辭典_錢謙吾光明書局上海.djvu 文藝辭典.djvu 文藝類典_周建章中華圖書文具社北京.djvu 山程_文學集林社文學集林社.djvu 文學集林第二輯_文學集林社文學集林社不詳.djvu 我們的六月_O.M.亞朹圖書館上海.djvu 蘇聯文藝_羅果夫時代書報出版社上海.djvu 蘇聯文藝第二十六期_羅果夫時代書報上海.djvu 蘇聯文藝第三十七期_羅果夫時代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詩詞概論_劉麟生世界書局不詳.djvu 中國小說概論_胡懷琛世界書局不詳.djvu 給初學寫作者的一封信_蘇聯文學顧問會光明書店.djvu 寫作方法入門_孫起孟生活書店不詳.djvu 寫些什麼怎樣寫_尹庚天馬書店上海.djvu 司马昭之心 路人所知 司马之琴 司马之挑 司牧 思莼菜羹 思莼鲈 思莼米 思戴 思故剑 思广汉 思人爱树 思蜀 思越 思子台 斯文 斯言之玷 实深白圭 死灰1 死灰2 死灰更燃 死灰腾焰 死为同穴 四壁相如 四壁凿照 四郊 四夔 四履所至 四面歌残 四裔之投 四罪地 似鹿千金 似衣带 祀 兕殪 泗上亭长 食萍呦呦 松姿益茂 松子 宋悲 宋赋秋悲 宋家春 宋邻 宋清 宋人不识玉 宋生 宋玉1 宋玉2 宋玉愁 宋玉高唐 宋玉高吟 宋玉含凄 宋玉怜 宋玉秋悲 宋玉微辞 宋玉文 宋玉怨 宋株聊守 送剑陇上 送枕荆台 颂九如 颂沙麓 颂祝鲁侯 苏季子 苏秦六国 苏卿印 苏卿执 苏武归 苏武还汉 苏仙双橘井 苏辛 苏张舌 苏张作鬼 俗驾 俗物 肃抱衾裯 素车 鹔鸘裘 眭夸 眭阳之花 隋侯 隋侯明珠 隋掌 隋珠被弹 隋珠未弹 随赤松 随何 随王乔 随鸦彩凤 随珠忽弹 岁寒 碎玉斗 孙晨槁席 孙登 孙供奉 孙庞隙 孙武令 孙悟空 孙阳一过马群空 索米玉门 他人嫁衣 他山之石 可以治玉 他山之助 嗒尔 嗒然 嗒然忘形 嗒丧 榻旁鼾睡 台背苍耇 台柏 台里柏 台乌 鲐背 大隗之居 太白无象 太阿 太阿炳 太公钓鱼 愿者上钩 太极两仪 太山 太玄 太玄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