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第二十五回 屯土山关公约三事 救白马曹操解重围

  却说程昱献计曰:“云长有万人之敌,非智谋不能取之。今可即差刘备手下投降之兵,入下邳,见关公,只说是逃回的,伏于城中为内应;却引关公出战,诈败佯输,诱入他处,以精兵截其归路,然后说之可也。”操听其谋,即令徐州降兵数十,径投下邳来降关公。关公以为旧兵,留而不疑。

  次日,夏侯惇为先锋,领兵五千来搦战。关公不出,惇即使人于城下辱骂。关公大怒,引三千人马出城,与夏侯惇交战。约战十馀合,惇拨回马走。关公赶来,惇且战且走。关公约赶二十里,恐下邳有失,提兵便回。只听得一声炮响,左有徐晃,右有许褚,两队军截住去路,关公夺路而走,两边伏兵排下硬弩百张,箭如飞蝗。关公不得过,勒兵再回,徐晃、许褚接住交战。关公奋力杀退二人,引军欲回下邳,夏侯惇又截住厮杀。公战至日晚,无路可归,只得到一座土山,引兵屯于山头,权且少歇。曹兵团团将土山围住。关公于山上遥望下邳城中火光冲天,却是那诈降兵卒偷开城门,曹操自提大军杀入城中,只教举火以惑关公之心。关公见下邳火起,心中惊惶,连夜几番冲下山来,皆被乱箭射回。

  捱到天晓,再欲整顿下山冲突,忽见一人跑马上山来,视之乃张辽也。关公迎谓曰:“文远欲来相敌耶?”辽曰:“非也。想故人旧日之情,特来相见。”遂弃刀下马,与关公叙礼毕,坐于山顶。公曰:“文远莫非说关某乎?”辽曰:“不然。昔日蒙兄救弟,今日弟安得不救兄?”公曰:“然则文远将欲助我乎?”辽曰:“亦非也。”公曰:“既不助我,来此何干?”辽曰:“玄德不知存亡,翼德未知生死。昨夜曹公已破下邳,军民尽无伤害,差人护卫玄德家眷,不许惊忧。如此相待,弟特来报兄。”关公怒曰:“此言特说我也。吾今虽处绝地,视死如归。汝当速去,吾即下山迎战。”张辽大笑曰:“兄此言岂不为天下笑乎?”公曰:“吾仗忠义而死,安得为天下笑?”辽曰:“兄今即死,其罪有三。”公曰:“汝且说我那三罪?”辽曰:“当初刘使君与兄结义之时,誓同生死;今使君方败,而兄即战死,倘使君复出,欲求兄相助,而不可复得,岂不负当年之盟誓乎?其罪一也。刘使君以家眷付托于兄,兄今战死,二夫人无所依赖,负却使君依托之重。其罪二也。兄武艺超群,兼通经史,不思共使君匡扶汉室,徒欲赴汤蹈火,以成匹夫之勇,安得为义?其罪三也。兄有此三罪,弟不得不告。”

  公沉吟曰:“汝说我有三罪,欲我如何?”辽曰:“今四面皆曹公之兵,兄若不降,则必死;徒死无益,不若且降曹公;却打听刘使君音信,如知何处,即往投之。一者可以保二夫人,二者不背桃园之约,三者可留有用之身:有此三便,兄宜详之。”公曰:“兄言三便,吾有三约。若丞相能从,我即当卸甲;如其不允,吾宁受三罪而死。”辽曰:“丞相宽洪大量,何所不容。愿闻三事。”公曰:“一者,吾与皇叔设誓,共扶汉室,吾今只降汉帝,不降曹操;二者,二嫂处请给皇叔俸禄养赡,一应上下人等,皆不许到门;三者,但知刘皇叔去向,不管千里万里,便当辞去:三者缺一,断不肯降。望文远急急回报。”张辽应诺,遂上马,回见曹操,先说降汉不降曹之事。操笑曰:“吾为汉相,汉即吾也。此可从之。”辽又言:“二夫人欲请皇叔俸给,并上下人等不许到门。”操曰:“吾于皇叔俸内,更加倍与之。至于严禁内外,乃是家法,又何疑焉!”辽又曰:“但知玄德信息,虽远必往。”操摇首曰:“然则吾养云长何用?此事却难从。”辽曰:“岂不闻豫让众人国士之论乎?刘玄德待云长不过恩厚耳。丞相更施厚恩以结其心,何忧云长之不服也?”操曰:“文远之言甚当,吾愿从此三事。”张辽再往山上回报关公。关公曰:“虽然如此,暂请丞相退军,容我入城见二嫂,告知其事,然后投降。”张辽再回,以此言报曹操。操即传令,退军三十里。荀彧曰:“不可,恐有诈。”操曰:“云长义士,必不失信。”遂引军退。关公引兵入下邳,见人民安妥不动,竟到府中。来见二嫂。甘、糜二夫人听得关公到来,急出迎之。公拜于阶下曰:“使二嫂受惊,某之罪也。”二夫人曰:“皇叔今在何处?”公曰:“不知去向。”二夫人曰:“二叔今将若何?”公曰:“关某出城死战,被困土山,张辽劝我投降,我以三事相约。曹操已皆允从,故特退兵,放我入城。我不曾得嫂嫂主意,未敢擅便。”二夫人问:“那三事?”关公将上项三事,备述一遍。甘夫人曰:“昨日曹军入城,我等皆以为必死;谁想毫发不动,一军不敢入门。叔叔既已领诺,何必问我二人?只恐日后曹操不容叔叔去寻皇叔。”公曰:“嫂嫂放心,关某自有主张。”二夫人曰:“叔叔自家裁处,凡事不必问俺女流。”

  关公辞退,遂引数十骑来见曹操。操自出辕门相接。关公下马入拜,操慌忙答礼。关公曰:“败兵之将,深荷不杀之恩。”操曰:“素慕云长忠义,今日幸得相见,足慰平生之望。”关公曰:“文远代禀三事,蒙丞相应允,谅不食言。”操曰:“吾言既出,安敢失信。”关公曰:“关某若知皇叔所在,虽蹈水火、必往从之。此时恐不及拜辞,伏乞见原。”操曰:“玄德若在,必从公去;但恐乱军中亡矣。公且宽心,尚容缉听。”关公拜谢。操设宴相待。次日班师还许昌。关公收拾车仗,请二嫂上车,亲自护车而行。于路安歇馆驿,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操见公如此,愈加敬服。既到许昌,操拨一府与关公居住。关公分一宅为两院,内门拨老军十人把守,关公自居外宅。

  操引关公朝见献帝,帝命为偏将军。公谢恩归宅。操次日设大宴,会众谋臣武士,以客礼待关公,延之上座;又备绫锦及金银器皿相送。关公都送与二嫂收贮。关公自到许昌,操待之甚厚:小宴三日,大宴五日;又送美女十人,使侍关公。关公尽送入内门,令伏侍二嫂。却又三日一次于内门外躬身施礼,动问二嫂安否。二夫人回问皇叔之事毕,曰“叔叔自便”,关公方敢退回。操闻之,又叹服关公不已。

  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旧袍罩之。操笑曰:“云长何如此之俭乎?”公曰:“某非俭也。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操叹曰:“真义士也!”然口虽称羡,心实不悦。一日,关公在府,忽报:“内院二夫人哭倒于地,不知为何,请将军速入。”关公乃整衣跪于内门外,问二嫂为何悲泣。甘夫人曰:“我夜梦皇叔身陷于土坑之内,觉来与糜夫人论之,想在九泉之下矣!是以相哭。”关公曰:“梦寐之事,不可凭信,此是嫂嫂想念之故。请勿忧愁。”

  正说间,适曹操命使来请关公赴宴。公辞二嫂,往见操。操见公有泪容,问其故。公曰:“二嫂思兄痛哭,不由某心不悲。”操笑而宽解之,频以酒相劝。公醉,自绰其髯而言曰:“生不能报国家,而背其兄,徒为人也!”操问曰:“云长髯有数乎?”公曰:“约数百根。每秋月约退三五根。冬月多以皂纱囊裹之,恐其断也。”操以纱锦作囊,与关公护髯。次日,早朝见帝。帝见关公一纱锦囊垂于胸次,帝问之。关公奏曰:“臣髯颇长,丞相赐囊贮之。”帝令当殿披拂,过于其腹。帝曰:“真美髯公也!”因此人皆呼为“美髯公”。

  忽一日,操请关公宴。临散,送公出府,见公马瘦,操曰:“公马因何而瘦?”关公曰:“贱躯颇重,马不能载,因此常瘦。”操令左右备一马来。须臾牵至。那马身如火炭,状甚雄伟。操指曰:“公识此马否?”公曰:“莫非吕布所骑赤兔马乎?”操曰:“然也。”遂并鞍辔送与关公。关公再拜称谢。操不悦曰:“吾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耶?”关公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操愕然而悔。关公辞去。后人有诗叹曰:“威倾三国著英豪,一宅分居义气高。奸相枉将虚礼待,岂知关羽不降曹。”操问张辽曰:“吾待云长不薄,而彼常怀去心,何也?”辽曰:“容某探其情。”次日,往见关公。礼毕,辽曰:“我荐兄在丞相处,不曾落后?”公曰:“深感丞相厚意。只是吾身虽在此,心念皇叔,未尝去怀。”辽曰:“兄言差矣,处世不分轻重,非丈夫也。玄德待兄,未必过于丞相,兄何故只怀去志?”公曰:“吾固知曹公待吾甚厚。奈吾受刘皇叔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终不留此。要必立效以报曹公,然后去耳。”辽曰:“倘玄德已弃世,公何所归乎?”公曰:“愿从于地下。”辽知公终不可留,乃告退,回见曹操,具以实告。操叹曰:“事主不忘其本,乃天下之义士也!”荀彧曰:“彼言立功方去,若不教彼立功,未必便去。”操然之。却说玄德在袁绍处,旦夕烦恼。绍曰:“玄德何故常忧?”玄德曰:“二弟不知音耗,妻小陷于曹贼;上不能报国,下不能保家:安得不忧?”绍曰:“吾欲进兵赴许都久矣。方今春暖,正好兴兵。”便商议破曹之策。田丰谏曰:“前操攻徐州,许都空虚,不及此时进兵;今徐州已破,操兵方锐,未可轻敌。不如以久持之,待其有隙而后可动也。”绍曰:“待我思之。”因问玄德曰:“田丰劝我固守,何如!”玄德曰:“曹操欺君之贼,明公若不讨之,恐失大义于天下。”绍曰:“玄德之言甚善。”遂欲兴兵。田丰又谏。绍怒曰:“汝等弄文轻武,使我失大义!”田丰顿首曰:“若不听臣良言,出师不利。”绍大怒,欲斩之。玄德力劝,乃囚于狱中,沮授见田丰下狱,乃会其宗族,尽散家财,与之诀曰:“吾随军而去,胜则威无不加,败则一身不保矣!”众皆下泪送之。

  绍遣大将颜良作先锋,进攻白马。沮授谏曰:“颜良性狭,虽骁勇,不可独任。”绍曰:“吾之上将,非汝等可料。”大军进发至黎阳,东郡太守刘延告急许昌。曹操急议兴兵抵敌。关公闻知,遂入相府见操曰:“闻丞相起兵,某愿为前部。”操曰:“未敢烦将军。早晚有事,当来相请。”关公乃退。

  操引兵十五万,分三队而行。于路又连接刘延告急文书,操先提五万军亲临白马,靠土山紥住。遥望山前平川旷野之地,颜良前部精兵十万,排成阵势。操骇然,回顾吕布旧将宋宪曰:“吾闻汝乃吕布部下猛将,今可与颜良一战。”宋宪领诺,绰枪上马,直出阵前。颜良横刀立马于门旗下;见宋宪马至,良大喝一声,纵马来迎。战不三合,手起刀落,斩宋宪于阵前。曹操大惊曰:“真勇将也!”魏续曰:“杀我同伴,愿去报仇!”操许之。续上马持矛,径出阵前,大骂颜良。良更不打话,交马一合,照头一刀,劈魏续于马下。操曰:“今谁敢当之?”徐晃应声而出,与颜良战二十合,败归本阵。诸将栗然。曹操收军,良亦引军退去。

  操见连斩二将,心中忧闷。程昱曰:“某举一人可敌颜良。”操问是谁。昱曰:“非关公不可。”操曰:“吾恐他立了功便去。”昱曰:“刘备若在,必投袁绍。今若使云长破袁绍之兵,绍必疑刘备而杀之矣。备既死,云长又安往乎?”操大喜,遂差人去请关公。关公即入辞二嫂。二嫂曰:“叔今此去,可打听皇叔消息。”关公领诺而出,提青龙刀,上赤兔马,引从者数人,直至白马来见曹操。操叙说:“颜良连诛二将,勇不可当,特请云长商议。”关公曰:“容某观之。”操置酒相待。忽报颜良搦战。操引关公上土山观看。操与关公坐,诸将环立。曹操指山下颜良排的阵势,旗帜鲜明,枪刀森布,严整有威,乃谓关公曰:“河北人马,如此雄壮!”关公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操又指曰:“麾盖之下,绣袍金甲,持刀立马者,乃颜良也。”关公举目一望,谓操曰:“吾观颜良,如插标卖首耳!”操曰:“未可轻视。”关公起身曰:“某虽不才,愿去万军中取其首级,来献丞相。”张辽曰:“军中无戏言,云长不可忽也。”关公奋然上马,倒提青龙刀,跑下山来,凤目圆睁,蚕眉直竖,直冲彼阵。河北军如波开浪裂,关公径奔颜良。颜良正在麾盖下,见关公冲来,方欲问时,关公赤兔马快,早已跑到面前;颜良措手不及,被云长手起一刀,刺于马下。忽地下马,割了颜良首级,拴于马项之下,飞身上马,提刀出阵,如入无人之境。河北兵将大惊,不战自乱。曹军乘势攻击,死者不可胜数;马匹器械,抢夺极多。关公纵马上山,众将尽皆称贺。公献首级于操前。操曰:“将军真神人也!”关公曰:“某何足道哉!吾弟张翼德于百万军中取上将之头,如探囊取物耳。”操大惊,回顾左右曰:“今后如遇张翼德,不可轻敌。”令写于衣袍襟底以记之。

  却说颜良败军奔回,半路迎见袁绍,报说被赤面长须使大刀一勇将,匹马入阵,斩颜良而去,因此大败。绍惊问曰:“此人是谁?”沮授曰:“此必是刘玄德之弟关云长也。”绍大怒,指玄德曰:“汝弟斩吾爱将,汝必通谋,留尔何用!”唤刀斧手推出玄德斩之。正是:初见方为座上客,此日几同阶下囚。

  未知玄德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海員工人話十年_人民交通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記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革命回憶錄一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二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的柬埔寨中國新聞代表團訪問柬埔寨通訊集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三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四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五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六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七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八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九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十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11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12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13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14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十五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十六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17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十八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十九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二十輯_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回憶錄第二十一輯_人民出版社.djvu 三八河的浪花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人民的好醫生李月華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紅軍不怕遠征難_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十個春天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難忘的記憶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兩代人的腳跡達動員體育工作者話今昔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朝氣勃勃的年青人我國優秀達動員介紹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大地翻轉換新天達動員體育工作者話今昔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群體新貌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嫩江車城易春秋_人民鐵道出版社北京.djvu 展翅高飛小說特寫散文集_北方文藝出版社哈爾濱.djvu 建設山區的火車頭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火紅的戰旗硬骨頭六連英模標兵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兩面紅旗礦工大躍進一日_煤炭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煤都礦工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烽火春秋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莫斯科抒情及其他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長江行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難忘的日子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鐵山烽火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隨衛敬愛的周付主席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應城膏礦史話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訪朝通訊_達寧人民出版社.djvu 瓊島烽煙革命回憶錄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跟隨周副主席十一年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西北高原帥旗飄_解放軍文藝社.djvu 杜洪亮_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珠江怒潮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轉戰千里_廣西僮族自治區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五顆紅心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萬里神州馴水記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曙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烈火丹心回憶劉亞生烈士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魯迅日記中的我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黃煙洞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朝鮮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大青山上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我們的連隊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戰海嘯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胸懷朝陽的人們報告文學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從閩西到浙西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王傑讚歌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海外萍蹤_新華出版社.djvu 阿波羅11號登月記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烈士故事吉鴻昌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吉鴻昌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三十年後歸人札記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赴朝慰問記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五月的鮮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南天驚雷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在訥謨爾河畔_北方文藝出版社哈爾濱.djvu 春到鳳凰嶺報告文學集_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大盤道的伏擊戰朹北抗日聯軍故事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從遵義到大渡河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雲南奇趣錄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香港.djvu 美國走馬觀花記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重見光明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雙鴨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臨汾旅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群鷹展翅阿爾巴尼亞通訊集_河北人民出版社石家莊.djvu 在毛主席身邊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第一個風浪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高加索的烽火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浙朹的一個橋頭堡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千山萬山紅花開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韶山風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不屈的馬路工上海城建工人回憶對比材料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長夜驚雷上海輕工業工人解放前鬥爭史片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輪渡今昔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揚眉吐氣上海機電工業發展史片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槓棒的故事上海港碼頭工人回憶對比材料選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李鳳蓮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石油滾滾見太陽大慶工人家史選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美麗的呼倫貝爾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大別山上紅旗飄回憶鄂豫皖游擊戰爭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女英雄劉胡蘭_人民出版社.djvu 在毛主席教導下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懷人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在大革命的洪流中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回憶廣州起義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烽煙瀰漫金義浦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寫在泥土上的詩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六十年悲歡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裡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悲壯的歷程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黃繼光_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的姐妹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新花紅似火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慶功宴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生命似火_作家出版社上海.djvu 難忘的三年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跟隨陳毅同志打游擊_解放軍文藝社.djvu 苗嶺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訪朝散記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不願意做奴隸的人們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雪山草地上的共青團員_重慶人民出版社重慶.djvu 垫床龟 垫角 垫角巾 垫角风标 垫雨巾 埋剑 埋剑识气 埋怪蛇 埋毂 埋玉 埋琼树 埋碧 埋蛇 埋蛇入相 埋血 埋血苌弘 埋车之节 埋轮 埋轮之志 埋轮使 埋轮当路 埋轮当道 埋轮破柱 城东瓜 城北徐 城南二顷田 城南尺五天 城如道济 城崩 城是人非 城狐 城边二顷田 城郭休过 城门火 城门火池鱼祸 城门鱼殃 堂上五弦 堂上鸣琴 堂东坦腹 堂中鸣琴 堂堂正正 堂封 堂斧 堂构 堕乌号 堕入五里雾 堕双橘 堕地甑 堕履 堕屦 堕岘山泪 堕弓 堕楼 堕楼人 堕水跕鸢 堕泪千龄 堕泪妆 堕泪岘山 堕泪岘碑 堕泪碣 堕泪羊公 堕溷飘茵 堕甑 堕策郎 堕箭飞书 堕长城 堕飞鸟 堕马 堕马妆 堕马髻 堕驴 堕驴一笑 堕髻 堕髻啼妆 堕髻慵妆 堕鸢 塞上翁 塞上马 塞丸泥 塞儿坠马 塞叟 塞泥丸 塞翁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塞翁得失 塞翁得马 塞翁心 塞翁祸福 塞翁马 塞耳偷铃 塞耳盗钟 塞门扫轨 塞雁音书 塞马 塞鸿 填桥乌鹊 填河 填河有鹊 填海 填渤澥 墓前挂剑 墓前自誓 墙东客 墙东窥宋 墙东避世 墙东避地 墙东隐 墙仞 墙立 墙立观 墙茨 墙阴窥驻马 墙面 增襦袴 墟拘 墦乞骄 墦肉之馀 墦间之乞 墦间乞人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