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演义 > 三国演义 >

第三回 议温明董卓叱丁原 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第三回 议温明董卓叱丁原 馈金珠李肃说吕布

  且说曹操当日对何进曰:“宦官之祸,古今皆有;但世主不当假之权宠,使至于此。若欲治罪,当除元恶,但付一狱吏足矣,何必纷纷召外兵乎?欲尽诛之,事必宣露。吾料其必败也。”何进怒曰:“孟德亦怀私意耶?”操退曰:“乱天下者,必进也。”进乃暗差使命,赍密诏星夜往各镇去。

  却说前将军、鳌乡侯、西凉刺史董卓,先为破黄巾无功,朝议将治其罪,因贿赂十常侍幸免;后又结托朝贵,遂任显官,统西州大军二十万,常有不臣之心。是时得诏大喜,点起军马,陆续便行;使其婿中郎将牛辅守住陕西,自己却带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提兵望洛阳进发。

  卓婿谋士李儒曰:“今虽奉诏,中间多有暗昧。何不差人上表,名正言顺,大事可图。”卓大喜,遂上表。其略曰:“窃闻天下所以乱逆不止者,皆由黄门常侍张让等侮慢天常之故。臣闻扬汤止沸,不如去薪;溃痈虽痛,胜于养毒。臣敢鸣钟鼓入洛阳,请除让等。社稷幸甚!天下幸甚!”何进得表,出示大臣。侍御史郑泰谏曰:“董卓乃豺狼也,引入京城,必食人矣。”进曰:“汝多疑,不足谋大事。”卢植亦谏曰:“植素知董卓为人,面善心狠;一入禁庭,必生祸患。不如止之勿来,免致生乱。”进不听,郑泰、卢植皆弃官而去。朝廷大臣,去者大半。进使人迎董卓于渑池,卓按兵不动。

  张让等知外兵到,共议曰:“此何进之谋也;我等不先下手,皆灭族矣。”乃先伏刀斧手五十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入告何太后曰:“今大将军矫诏召外兵至京师,欲灭臣等,望娘娘垂怜赐救。”太后曰:“汝等可诣大将军府谢罪。”让曰:“若到相府,骨肉齑粉矣。望娘娘宣大将军入宫谕止之。如其不从,臣等只就娘娘前请死。”太后乃降诏宣进。

  进得诏便行。主簿陈琳谏曰:“太后此诏,必是十常侍之谋,切不可去。去必有祸。”进曰:“太后诏我,有何祸事?”袁绍曰:“今谋已泄,事已露,将军尚欲入宫耶?”曹操曰:“先召十常侍出,然后可入。”进笑曰:“此小儿之见也。吾掌天下之权,十常侍敢待如何?”绍曰:“公必欲去,我等引甲士护从,以防不测。”于是袁绍、曹操各选精兵五百,命袁绍之弟袁术领之。袁术全身披挂,引兵布列青琐门外。绍与操带剑护送何进至长乐宫前。黄门传懿旨云:“太后特宣大将军,余人不许辄入。”将袁绍、曹操等都阻住宫门外。

  何进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门,张让、段珪迎出,左右围住,进大惊。让厉声责进曰:“董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辈,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不思报效,欲相谋害,汝言我等甚浊,其清者是谁?”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后人有诗叹之曰: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让等既杀何进,袁绍久不见进出,乃于宫门外大叫曰:“请将军上车!”让等将何进首级从墙上掷出,宣谕曰:“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袁绍厉声大叫:“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何进部将吴匡,便于青琐门外放起火来。袁术引兵突入宫庭,但见阉官,不论大小,尽皆杀之。袁绍、曹操斩关入内。赵忠、程旷、夏惲、郭胜四个被赶至翠花楼前,剁为肉泥。宫中火焰冲天。张让、段珪、曹节、侯览将太后及太子并陈留王劫去内省,从后道走北宫。时卢植弃官未去,见宫中事变,擐甲持戈,立于阁下。遥见段珪拥逼何后过来,植大呼曰:“段珪逆贼,安敢劫太后!”段珪回身便走。太后从窗中跳出,植急救得免。吴匡杀入内庭,见何苗亦提剑出。匡大呼曰:“何苗同谋害兄,当共杀之!”众人俱曰:“愿斩谋兄之贼!”苗欲走,四面围定。砍为齑粉。绍复令军士分头来杀十常侍家属,不分大小,尽皆诛绝,多有无须者误被杀死。曹操一面救灭宫中之火,请何太后权摄大事,遣兵追袭张让等,寻觅少帝。

  且说张让、段珪劫拥少帝及陈留王,冒烟突火,连夜奔走至北邙山。约二更时分,后面喊声大举,人马赶至;当前河南中部掾吏闵贡,大呼“逆贼休走!”张让见事急,遂投河而死。帝与陈留王未知虚实,不敢高声,伏于河边乱草之内。军马四散去赶,不知帝之所在。帝与王伏至四更,露水又下,腹中饥馁,相抱而哭;又怕人知觉,吞声草莽之中。陈留王曰:“此间不可久恋,须别寻活路。”于是二人以衣相结,爬上岸边。满地荆棘,黑暗之中,不见行路。正无奈何,忽有流萤千百成群,光芒照耀,只在帝前飞转。陈留王曰:“此天助我兄弟也!”遂随萤火而行,渐渐见路。行至五更,足痛不能行,山冈边见一草堆,帝与王卧于草堆之畔。草堆前面是一所庄院。庄主是夜梦两红日坠于庄后,惊觉,披衣出户,四下观望,见庄后草堆上红光冲天,慌忙往视,却是二人卧于草畔。庄主问曰:“二少年谁家之子?”帝不敢应。陈留王指帝曰:“此是当今皇帝,遭十常侍之乱,逃难到此。吾乃皇弟陈留王也。”庄主大惊,再拜曰:“臣先朝司徒崔烈之弟崔毅也。因见十常侍卖官嫉贤,故隐于此。”遂扶帝入庄跪进酒食。却说闵贡赶上段珪,拿住问:“天子何在?”珪言:“已在半路相失,不知何往。”贡遂杀段珪,悬头于马项下,分兵四散寻觅;自己却独乘一马。随路追寻,偶至崔毅庄,毅见首级,问之,贡说详细,崔毅引贡见帝,君臣痛哭。贡曰:“国不可一日无君,请陛下还都。”崔毅庄上止有瘦马一匹,备与帝乘。贡与陈留王共乘一马。离庄而行,不到三里,司徒王允,太尉杨彪、左军校尉淳于琼、右军校尉赵萌、后军校尉鲍信、中军校尉袁绍,一行人众,数百人马,接着车驾。君臣皆哭。先使人将段珪首级往京师号令,另换好马与帝及陈留王骑坐,簇帝还京。先是洛阳小儿谣曰:“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至此果应其谶。

  车驾行不到数里,忽见旌旗蔽日,尘土遮天,一枝人马到来。百官失色,帝亦大惊。袁绍骤马出问:“何人?”绣旗影里,一将飞出,厉声问:“天子何在?”帝战栗不能言。陈留王勒马向前,叱曰:“来者何人?”卓曰:“西凉刺史董卓也。”陈留王曰:“汝来保驾耶,汝来劫驾耶?”卓应曰:“特来保驾。”陈留王曰:“既来保驾,天子在此,何不下马?”卓大惊,慌忙下马,拜于道左。陈留王以言抚慰董卓,自初至终,并无失语。卓暗奇之,已怀废立之意。是日还宫,见何太后,俱各痛哭。检点宫中,不见了传国玉玺。

  董卓屯兵城外,每日带铁甲马军入城,横行街市,百姓惶惶不安。卓出入宫庭,略无忌惮。后军校尉鲍信,来见袁绍,言董卓必有异心,可速除之。绍曰:“朝廷新定,未可轻动。”鲍信见王允,亦言其事。允曰:“且容商议。”信自引本部军兵,投泰山去了。董卓招诱何进兄弟部下之兵,尽归掌握。私谓李儒曰:“吾欲废帝立陈留王,何如?”李儒曰:“今朝廷无主,不就此时行事,迟则有变矣。来日于温明园中,召集百官,谕以废立;有不从者斩之,则威权之行,正在今日。”卓喜。次日大排筵会,遍请公卿。公卿皆惧董卓,谁敢不到。卓待百官到了,然后徐徐到园门下马,带剑入席。酒行数巡,卓教停酒止乐,乃厉声曰:“吾有一言,众官静听。”众皆侧耳。卓曰:“天子为万民之主,无威仪不可以奉宗庙社稷。今上懦弱,不若陈留王聪明好学,可承大位。吾欲废帝,立陈留王,诸大臣以为何如?”诸官听罢,不敢出声。

  座上一人推案直出,立于筵前,大呼:“不可!不可!汝是何人,敢发大语?天子乃先帝嫡子,初无过失,何得妄议废立!汝欲为篡逆耶?”卓视之,乃荆州刺史丁原也。卓怒叱曰:“顺我者生,逆我者死!”遂掣佩剑欲斩丁原。时李儒见丁原背后一人,生得器宇轩昂,威风凛凛,手执方天画戟,怒目而视。李儒急进曰:“今日饮宴之处,不可谈国政;来日向都堂公论未迟。”众人皆劝丁原上马而去。

  卓问百官曰:“吾所言,合公道否?”卢植曰:“明公差矣。昔太甲不明,伊尹放之于桐宫;昌邑王登位方二十七日,造恶三千余条,故霍光告太庙而废之。今上虽幼,聪明仁智,并无分毫过失。公乃外郡刺史,素未参与国政,又无伊、霍之大才,何可强主废立之事?圣人云:‘有伊尹之志则可,无伊尹之志则篡也。’”卓大怒,拔剑向前欲杀植。侍中蔡邕、议郎彭伯谏曰:“卢尚书海内人望,今先害之,恐天下震怖。”卓乃止。司徒王允曰:“废立之事,不可酒后相商,另日再议。”于是百官皆散。卓按剑立于园门,忽见一人跃马持戟,于园门外往来驰骤。卓问李儒:“此何人也?”儒曰:“此丁原义儿:姓吕,名布,字奉先者也。主公且须避之。”卓乃入园潜避。次日,人报丁原引军城外搦战。卓怒,引军同李儒出迎。两阵对圆,只见吕布顶束发金冠,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纵马挺戟,随丁建阳出到阵前。建阳指卓骂曰:“国家不幸,阉官弄权,以致万民涂炭。尔无尺寸之功,焉敢妄言废立,欲乱朝廷!”董卓未及回言,吕布飞马直杀过来。董卓慌走,建阳率军掩杀。卓兵大败,退三十余里下寨,聚众商议。卓曰:“吾观吕布非常人也。吾若得此人,何虑天下哉!”帐前一人出曰:“主公勿忧。某与吕布同乡,知其勇而无谋,见利忘义。某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吕布拱手来降,可乎?”卓大喜,观其人,乃虎贲中郎将李肃也。卓曰:“汝将何以说之?”肃曰:“某闻主公有名马一匹,号曰‘赤兔’,日行千里。须得此马,再用金珠,以利结其心。某更进说词,吕布必反丁原,来投主公矣。”卓问李儒曰:“此言可乎?”儒曰:“主公欲取天下,何惜一马!”卓欣然与之,更与黄金一千两、明珠数十颗、玉带一条。李肃赍了礼物,投吕布寨来。伏路军人围住。肃曰:“可速报吕将军,有故人来见。”军人报知,布命入见。肃见布曰:“贤弟别来无恙!”布揖曰:“久不相见,今居何处?”肃曰:“现任虎贲中郎将之职。闻贤弟匡扶社稷,不胜之喜。有良马一匹,日行千里,渡水登山,如履平地,名曰‘赤兔’:特献与贤弟,以助虎威。”布便令牵过来看。果然那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后人有诗单道赤兔马曰:“奔腾千里荡尘埃,渡水登山紫雾开。掣断丝缰摇玉辔,火龙飞下九天来。”布见了此马,大喜,谢肃曰:“兄赐此龙驹,将何以为报?”肃曰:“某为义气而来。岂望报乎!”布置酒相待。酒甜,肃曰:“肃与贤弟少得相见;令尊却常会来。”布曰:“兄醉矣!先父弃世多年,安得与兄相会?”肃大笑曰:“非也!某说今日丁刺史耳。”布惶恐曰:“某在丁建阳处,亦出于无奈。”肃曰:“贤弟有擎天驾海之才,四海孰不钦敬?功名富贵,如探囊取物,何言无奈而在人之下乎?”布曰:“恨不逢其主耳。”肃笑曰:“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见机不早,悔之晚矣。”布曰:“兄在朝廷,观何人为世之英雄?”肃曰:“某遍观群臣,皆不如董卓。董卓为人敬贤礼士,赏罚分明,终成大业。”布曰:“某欲从之,恨无门路。”肃取金珠、玉带列于布前。布惊曰:“何为有此?”肃令叱退左右,告布曰:“此是董公久慕大名,特令某将此奉献。赤兔马亦董公所赠也。”布曰:“董公如此见爱,某将何以报之?”肃曰:“如某之不才,尚为虎贲中郎将;公若到彼,贵不可言。”布曰:“恨无涓埃之功,以为进见之礼。”肃曰:“功在翻手之间,公不肯为耳。”布沈吟良久曰:“吾欲杀丁原,引军归董卓,何如?”肃曰:“贤弟若能如此,真莫大之功也!但事不宜迟,在于速决。”布与肃约于明日来降,肃别去。

  是夜二更时分,布提刀径入丁原帐中。原正秉烛观书,见布至,曰:“吾儿来有何事故?”布曰:“吾堂堂丈夫,安肯为汝子乎!”原曰:“奉先何故心变?”布向前,一刀砍下丁原首级,大呼左右:“丁原不仁,吾已杀之。肯从吾者在此,不从者自去!”军士散其大半。次日,布持丁原首级,往见李肃。肃遂引布见卓。卓大喜,置酒相待。卓先下拜曰:“卓今得将军,如旱苗之得甘雨也。”布纳卓坐而拜之曰:“公若不弃,布请拜为义父。”卓以金甲锦袍赐布,畅饮而散。卓自是威势越大,自领前将军事,封弟董旻为左将军、鄠侯,封吕布为骑都尉、中郎将、都亭侯。李儒劝卓早定废立之计。卓乃于省中设宴,会集公卿,令吕布将甲士千余,侍卫左右。是日,太傅袁隗与百官皆到。酒行数巡,卓按剑曰“今上暗弱,不可以奉宗庙;吾将依伊尹、霍光故事,废帝为弘农王,立陈留王为帝。有不从者斩!”群臣惶怖莫敢对。中军校尉袁绍挺身出曰:“今上即位未几,并无失德;汝欲废嫡立庶,非反而何?”卓怒曰:“天下事在我!我今为之,谁敢不从!汝视我之剑不利否?”袁绍亦拔剑曰:“汝剑利,吾剑未尝不利!”两个在筵上对敌。正是:丁原仗义身先丧,袁绍争锋势又危。

  毕竟袁绍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查看目录 >> 《三国演义》


国学迷 巨人塔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梨伯爵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三難題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林中女_兒童讀物.djvu 金蘋果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小獵師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雪中牙_不詳中華書局上海.djvu 詩四十首_杜達燮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古文治要_張文治文明書局上海.djvu 古今名人日記選_王雲五,丁谷音,張寄岫商務印書館長沙.djvu 巴金文集_巴金不詳.djvu 黃昏之獻_麗尼文化生活出版上海.djvu 雀鼠集_魯彥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南行記_艾蕪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分_何古天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邂逅集_汪曾祺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秋葉集_海岑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金色的翅膀_單復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鷹之歌_麗尼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生底煩擾_歐陽山文化生活出版上海.djvu 綠葉底故事_蕭軍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達生篇_萬迪鶴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山徑_白文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野花與箭_胡風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谷之夢_蕭乾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刻意集_何其芳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無題草_曹葆華文化生活出版上海.djvu 憎恨_端木棋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生人妻_羅淑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隨糧代徵_高詠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囚綠記_陸蠢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投影集_唐韜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木廠_鄒荻帆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秘密的故事_舒群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汛魚_宋樾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北方_艾青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羽書_吳伯蕭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心字_盧劍波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春草_靳以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災魂_田濤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廢郵存底_沈從文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霧及其它_靳以文化生活出版社上海.djvu 龔定盦全集_龔自珍世界書局上海.djvu 龔定盦全集_龔自珍世界書局上海x1_568.djvu 沫若創作集_郭沫若創造社出版部上海.djvu 沫若抗戰文存_郭沫若明明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廣益書局刊行不詳.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廣益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廣益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第四冊_胡文忠廣益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九州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九州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九州書局上海.djvu 胡文忠公全集_胡文忠九州書局上海.djvu 魯迅全集補遺_魯迅上海出版公司上海.djvu 雪濤小書_江進之中央書局.djvu 折獄新語_李映碧中央書店上海.djvu 曼殊大師全集_文公直教育書店上海.djvu 曼殊叢書A_時希聖廣益書局上海.djvu 曼殊筆記_時希聖廣益書局上海.djvu 曼殊手札_曼殊手扎廣益書局上海.djvu 曼殊小說B_時希聖廣益書局上海.djvu 曼殊小說C_時希聖廣益書局上海.djvu 曼殊軼事_時希聖廣益書局上海.djvu 六硯齊筆記上_李日華中央書店上海.djvu 六硯齊筆記中_李日華中央書店上海.djvu 六硯齊筆記下_李日華中央書店上海.djvu 群芳清玩上_李璵中央書店上海.djvu 群芳清玩下_李璵中央書店上海.djvu 袁小修日記_袁中道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豆棚閒話_艾衲居士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藏棄集_周亮工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華陽散稿_史震林上海雜誌社上海.djvu 閒情偶寄_李漁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元人雜劇全集二_廬冀野上海雜志公司上海.djvu 元人雜劇全集二_廬冀野上海雜志公司上海.djvu 元人雜劇全集三_廬冀野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元人雜劇全集_廬冀野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元人雜劇全集_廬冀野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禪真逸史下_清溪道人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禪真逸史上_清溪道人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詞林紀事上_張思嚴貝葉山房.djvu 詞林紀事下_張思岩上海雜志公司上海.djvu 唐詩紀事一_施蟄存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唐詩紀事二_施蟄存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唐詩紀事第三冊_施蟄存貝葉山房上海.djvu 唐詩紀事_施蟄存貝葉山房上海.djvu 西湖夢尋_不詳六藝書局杭州.djvu 袁小修文集_袁中道上海雜志公司上海.djvu 華陽散稿_史震林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豆棚閒話_艾衲居士二十世紀出版公司上海.djvu 創作討論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諺語的研究_郭紹虞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鄰人之愛_安特列夫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或人的悲哀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俄國四大文學家_耿濟之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瘋人日記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笑的歷史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聖書與中國文學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太戈爾詩_鄭振鐸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海嘯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北歐文學一臠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曼殊斐兒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平常的故事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近代丹麥文學一臠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三天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包以爾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懇親會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法朗士傳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法朗士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波蘭文學一臠上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波蘭文學一臠下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日本小說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孤鴻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詩的原理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詩人的宗教_太戈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一個青年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牧羊兒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生與死的一行列_小說月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婀拉亭與巴羅米德_梅脫靈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两豆塞耳,不闻雷霆 两骖如舞 丧乱死多门 丧君有君 中人以上,可以语上 中庸其至矣乎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中流失船,一瓠千金 临事而惧,好谋而成 临大节而不可夺 临崖立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 临表涕泣,不知所云 临财毋苟得 临难毋苟免 丹青不知老将至 为人谋而不忠 为仁不富 为仁由己 为千金之裘而与狐谋其皮 为君难,为臣不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极,为去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德不卒 为无为,事无事 为民父母 为王前驱 为生民立命 为而弗恃 为郎憔悴却羞郎 为长者折枝 为高必因丘陵,为下必因川泽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举欣欣然有喜色 乃圣乃神,乃武乃文 乃武乃文 乃眷西顾 久矣夫非一日矣 义者宜也 之子于归 乌鸦与喜鹊同行,吉凶事全然未保 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乐人之乐,忧人之忧 乐以忘忧 乐在其中 乐天知命故不忧 乐夫天命复奚疑 乐此不为疲 乐然后笑 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乐而不荒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乘桴浮于海 乘肥马,衣轻裘 乘长风破万里浪 乘马班如 九万里风鹏正举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九年耕,有三年之食 九重春色醉仙桃 九重泉路尽交期 习与性成 乡音无改鬓毛衰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书中有女颜如玉 书中自有千钟粟 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 书缺有间 书读千遍,其义自见 乱生于治 乾元亨利贞 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予末小子 予欲无言 予违汝弼 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 事与孤鸿去 事为之制,曲为之防 事亡如事存,事死如事生 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 二名不偏讳 二老者,天下之大老也 二者不可得兼 于今为烈 于我何有哉 于我如浮云 于我心有戚戚焉 于无声处听惊雷 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 云想衣裳花想容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云破月来花弄影 云胡不喜 云行雨施 五世其昌 五刑之属三千,其罪莫大于不孝 五日一风,十日一雨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五经无双许叔重 五谷不熟,不如荑稗 五谷熟而民人育 井水不犯河水 亡国之音哀以思 交浅而言深 亦已焉哉 京洛多风尘 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乡中水 亲仁善邻,国之宝也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人不学,不知道 人为万物之灵 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人之初,性本善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