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大师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丛部 > 其他 >

庚辛之间读书记

庚辛之间读书记

庚辛之间读书记 清·王国维
《王国维遗集》本
◇曩读周清真《片玉词·诉衷情》一阕(《片玉集》《清真集》均不载),曰:“当时选舞万人长,玉带小排方。喧传京国声价,年少最无量。”按:排方玉带,乃宋时乘舆之服。岳倦翁《鬼录》(十二):国朝服带之制,乘舆、东宫以玉,大臣以金,勋旧间赐以玉。其次则犀,则角,此不易之制。考之典故,玉带,乘舆以排方,东宫不佩鱼,亲王佩玉鱼,大臣、勋旧佩金鱼。《石林燕语》(七)亦云:国朝亲王,皆服金带。元丰,中官制行,上欲宠嘉、岐二王,乃诏赐方团玉带,著为朝仪。先是乘舆玉带皆排方,故以方团别之。二王力辞,乞宝藏于家而不服用,不许。乃请加佩金鱼,遂诏以玉鱼赐之。亲王玉带佩玉鱼自此始。故事,玉带皆不许施于公服。然熙宁中收复熙河,神宗特解所系带赐王荆公,且使服以入贺。荆公力辞,久之不从。上待服而后追班,不得已受诏,次日即释去(维案:《临川集》卷十八《荆公赐玉带谢表》末云:“退藏,唯谨知燕及于云来。”知释去之说不妄)。大观中收复青唐,以熙河故事复赐蔡鲁公,而用排方时,公已进太师。上以为三师礼当异,特许施于公服。辞,乃乞琢为方团。既以为未安,或诵韩退之《玉带垂金鱼之礼》告以请,因加佩金鱼(《铁围山丛谈》《挥麈前录》所记略同)。则排方玉带,实乘舆之制,臣下未有敢服者也。且宋时臣下受玉带之赐者,可以指数。太祖时则有李彝兴、符彦卿、王审琦、石保吉,英宗时则有王守约(保吉、守约均以主婿赐),神宗时则有王安石、嘉、岐二王,徽宗时则有蔡京、何执中、郑居中、王黼、蔡攸、童贯、赵仲忽,钦宗时则有李纲(上皇所赐)。南宋得赐者,文臣则有张浚、秦桧、史浩、史弥远、郑清之、贾似道,宗室则有居广士、鋋枿、伯圭、师揆、师弥,勋臣则有刘光世、张俊、杨存中、吴璘,外戚则有吴益、谢渊、杨次山(何执中以下五人赐玉带事,见《石林燕语》,史弥远、赵师揆见《四朝闻见录》,贾似道、师弥见《癸辛杂志》,余见《宋史·本传》及《玉海》卷八十六),此外罕闻。唯《太祖纪》载建隆元年正月,以犀玉带遍赐宰相、枢密使及诸军列校。此行佐命之赏,未可据为典要。又《梦溪笔谈》(二十二)云:丁晋公从车驾巡幸。礼成,有诏赐辅臣玉带。时辅臣八人行在祗候,库只有七带尚衣有带,谓之比玉,价直数百万。上欲以赐辅臣,以足其数。《容斋随笔》(四)驳之曰:景德元年,真宗巡幸西京。大中祥符元年,巡幸太山。四年,幸河中。丁谓皆为行在三司使,未登政府。七年,幸亳州,谓始以参知政事从。时辅臣六人:王旦、向敏中为宰相,王钦若、陈尧叟为枢密使,皆在谓上。谓之下尚有枢密副使马知节。即不与此说合。且既为玉带,而又名比玉,尤可笑。洪氏之言如此。案:《宋史·真宗纪》:大中祥符二年五月癸亥,以封禅庆成,赐宗室辅臣袭衣、金带、器币。不云玉带。《旧闻证误》(四)引某书谓真宗尝遍以玉带赐两府大臣,盖亦袭《笔谈》之误。夫以乘舆御服,大臣所不得赐,宰相、亲王所不敢服,僭侈如蔡京,犹必琢为方团,加以金鱼,而后敢用。何物倡优,乃以此自炫于万人之中。此事诚不可解,盖尝参互而得其说焉。《宋史·舆服志》:太平兴国七年,翰林学士承旨李方奏,奉诏详定车服制度,请从三品以上服玉带。《旧闻证误》(四)引《庆元令》云:诸带,三品以上得服玉,臣寮在京者,不得施于公服。盖宋时便服,并无禁令,故东坡曾以玉带施元长老,有诗见集中(《东坡集》十四)。其二曰:“此带阅人如传舍,流传到我亦悠哉。锦袍错落真相称,乞与佯狂老万回。”味其诗意,不独东坡可服,似了元亦可服矣。《至顺镇江志》(十九)载此事云:“公便服入方丈。”又云:“师急呼侍者,收公所许玉带。”则为便服束带之证。东坡赠陈季常《临江仙词》云:“细马远驮双侍女,青巾玉带红靴。”亦其一证。陈后山《谈丛》(《后山集》十九)亦云:都市大贾赵氏,世居货宝,言玉带有刻文者,皆有疵疾,以蔽映耳,美玉盖不琢也。比岁,杭、扬二州化洛石为假带,色如瑾瑜,然可辨者,以其有光也。观此,知宋时上下便服,通用玉带,故人能辨之。漫至倡优服饰,上僭乘舆,虽云细事,亦可见哲、徽以后政刑之失矣。曩作《清真先生遗事》,颇辨《贵耳集·浩然斋雅谈》记李师师事之妄。今得李师师金带一事,见于当时公牍,当为实事。案:《三朝北盟会编》(三十):靖康元年正月十五日圣旨,应有官无官,诸色人曾经赐金带,各据前项所赐条数,自陈纳官,如敢隐蔽,许人告犯,重行断遣。后有尚书省指挥云赵元奴、李师师、王仲端,曾经祗候倡优之家。(中略)曾经赐金带者,并行陈纳。当时名器之滥如是,则玉带排方亦何足为怪。颇疑此词或为师师作矣,然当时制度之紊,实出意外。《老学庵笔记》(一)言宣和间,亲王、公主及他近属、戚里,入宫辄得金带关子。得者旋填姓名,卖之价五百千。虽卒伍屠酤,自一命以上皆可得。方腊破钱唐时,太守客次有服金腰带者数十人,皆朱诅家奴也。时谚曰:“金腰带,银腰带,赵家天下朱家坏。”然则徽宗南狩时,尽以太宗时紫云楼金带赐蔡攸、童贯等(见《铁围山丛谈》六),更不足道。以公服而犹若是,则便服之僭侈,更何待言。国家将亡,必有妖孽,殆谓是欤。

《庚辛之间读书记》 相关内容:

查看目录 >> 《庚辛之间读书记》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国学迷 | 说文网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