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四十四 列传第三十六

卷四十四 列传第三十六

  泉企(子元礼 仲遵) 李迁哲 杨乾运 扶猛 阳雄 席固(子世雅) 任果

  泉企,字思道,上洛丰阳人也。世雄商、洛。曾祖景言,魏建节将军,假宜阳郡守,世袭本县令,封丹水侯。父安志,复为建节将军、宜阳郡守,领本县令,降爵为伯。企九岁丧父,哀毁类于成人。服阕袭爵。年十二,乡人皇平、陈合等三百余人诣州请企为县令。州为申上,时吏部尚书郭祚以企年少,未堪宰民,请别选遣,终此一限,令企代之。魏宣武帝诏曰:"企向成立,且为本乡所乐,何为舍此世袭,更求一限。"遂依所请。企虽童幼,而好学恬静,百姓安之。寻以母忧去职。县中父老复表请殷勤,诏许之。起复本任,加讨寇将军。

  孝昌初,又加龙骧将军、假节、防洛州别将,寻除上洛郡守。及萧宝夤反,遣其党郭子恢袭据潼关。企率乡兵三千人拒之,连战数日,子弟死者二十许人,遂大破子恢。以功拜征虏将军。宝夤又遣兵万人趣青泥,诱动巴人,图取上洛。上洛豪族泉、杜二姓密应之。企与刺史董绍宗潜兵掩袭,二姓散走,宝夤军亦退。迁左将军、淅州刺史,别封泾阳县伯,邑五百户。

  永安中,梁将王玄真入寇荆州。加企持节、都督,率众援之。遇玄真于顺阳,与战,大破之。除抚军将军、使持节,假镇南将军、东雍州刺史,进爵为侯。部民杨羊皮,太保椿之从弟,恃托椿势,侵害百姓。守宰多被其凌侮,皆畏而不敢言。企收而治之,将加极法,于是杨氏惭惧,宗族诣阁请恩。自此豪右屏迹,无敢犯者。性又清约,纤毫不扰于民。在州五年,每于乡里运米以自给。梁魏兴郡与洛州接壤,表请与属。诏企为行台尚书以抚纳之。大行台贺拔岳以企昔莅东雍,为吏民所怀,乃表企复为刺史,诏许之。蜀民张国隽聚党剽劫,州郡不能制,企命收而戮之,阖境清肃。魏孝武初,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

  及齐神武专政,魏帝有西顾之心,欲委企以山南之事,乃除洛州刺史、当州都督。未几,帝西迁,齐神武率众至潼关,企遣其子元礼督乡里五千人,北出大谷以御之。齐神武不敢进。上洛人都督泉岳、其弟猛略与拒阳人杜窋等谋翻洛州,以应东军。企知之,杀岳及猛略等,传首诣阙,而窋亡投东魏。录前后勋,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统初,加开府仪同三司,兼尚书右仆射,进爵上洛郡公,增邑通前千户。企志尚廉慎,每除一官,忧见颜色。至是频让,魏帝手诏不许。三年,高敖曹率众围逼州城,杜窋为其乡导。企拒守旬余,矢尽援绝,城乃陷焉。企谓敖曹曰:"泉企力屈,志不服也。"及窦泰被擒,敖曹退走,遂执企而东,以窋为刺史。企临发,密诫子元礼、仲遵曰:"吾生平志愿,不过令长耳。幸逢圣运,位亚台司。今爵禄既隆,年齿又暮,前途夷险,抑亦可知。汝等志业方强,堪立功效。且忠孝之道,不可两全,宜各为身计,勿相随寇手。但得汝等致力本朝,吾无余恨。不得以我在东,遂亏臣节也。尔其勉之!"乃挥涕而诀,余无所言,闻者莫不愤叹。寻卒于邺。

  元礼少有志气,好弓马,颇闲草隶,有士君子之风。释褐奉朝请、本州别驾。累迁员外散骑侍郎、洛州大中正、员外散骑常侍、安东将军、持节、都督,赐爵临洮县伯,进征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及洛州陷,与企俱被执而东。元礼于路逃归。时杜窋虽为刺史,然巴人素轻杜而重泉。及元礼至,与仲遵相见,感父临别之言,潜与豪右结托。信宿之间,遂率乡人袭州城,斩窋,传首长安。朝延嘉之,拜卫将军、车骑大将军,世袭洛州刺史。从太祖战于沙苑,为流矢所中,遂卒。子贞嗣,官至仪同三司。

  仲遵少谨实,涉猎经史。年十三,州辟主簿。十四,为本县令。及长,有武艺。遭世离乱,每从父兄征讨,以勇决闻。高敖曹攻洛州,企令仲遵率五百人出战。时以众寡不敌,乃退入城,复与企力战拒守。矢尽,以杖棒捍之,遂为流矢中目,不堪复战。及城陷,士卒叹曰:"若二郎不伤,岂至于此。"企之东也,仲遵以被伤不行。后与元礼斩窋,以功封丰阳县伯,邑五百户。加授征东将军、豫州刺史。及元礼于沙苑战没,复以仲遵为洛州刺史。仲遵宿称干略,为乡里所归。及为本州,颇得嘉誉。

  东魏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举成皋入附,太祖率军应之,别遣仲遵随于谨攻柏谷坞。仲遵力战先登,擒其将王显明。柏谷既拔,复会大军战于邙山。十三年,王思政改镇颍川,以仲遵行荆州刺史事。十五年,加授大都督,俄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梁司州刺史柳仲礼每为边寇,太祖令仲遵率乡兵从开府杨忠讨之。梁随郡守桓和拒守不降。忠谓诸将曰:"本图仲礼,不在随郡。如即攻守,恐引日劳师。今若先取仲礼,则桓和可不攻自服。诸君以为何如?"仲遵对曰:"蜂虿有毒,何可轻也。若弃和深入,遂擒仲礼,和之降不,尚未可知。如仲礼未获,和为之援,首尾受敌,此危道也。若先攻和,指麾可克。克和而进,更无反顾之忧。"忠从之。仲遵以计由己出,乃率先登城,遂擒和。仍从忠击仲礼,又获之。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本州大中正,复为三荆二广南雍平信江随二郢淅等十三州诸军事,行荆州刺史。寻遭母忧,请终丧制,不许。

  大将军王雄南征上津、魏兴,仲遵率所部兵从雄讨平之。遂于上津置南洛州,以仲遵为刺史。仲遵留情抚接,百姓安之,流民归附者,相继而至。初,蛮帅杜清和自称巴州刺史,以州入附。朝廷因其所据授之,仍隶东梁州都督。清和以仲遵善于抚御,请隶仲遵。朝议以山川非便,弗之许也。清和遂结安康酋帅黄众宝等,举兵共围东梁州。复遣王雄讨平之。改巴州为洵州,隶于仲遵。先是,东梁州刺史刘孟良在职贪婪,民多背叛。仲遵以廉简处之,群蛮率服。

  仲遵虽出自巴夷,而有方雅之操,历官之处,皆以清白见称。朝廷又以其父临危抗节,乃令袭爵上洛郡公,旧封听回授一子。魏恭帝初,征拜左卫将军。寻出为都督金兴等六州诸军事、金州刺史。武成初,卒官,时年四十五。赠大将军、华洛等三州刺史。谥曰庄。

  子?恒嗣。起家本县令,入为左侍上士。保定中,授帅都督,累迁仪同三司,出为纯州防主。建德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

  李迁哲,字孝彦,安康人也。世为山南豪族,仕于江左。祖方达,齐末,为本州治中。父元真,仕梁,历东宫左卫率、东梁衡二州刺史、散骑常侍,沌阳侯。迁哲少修立,有识度,慷慨善谋画。起家文德主帅,转直阁将军、武贲中郎将。及其父为衡州,留迁哲本乡,监统部曲事。时年二十,抚驭群下,甚得其情。大同二年,除安康郡守。三年,加超武将军。太清二年,移镇魏兴郡,都督魏兴、上庸等八郡诸军事,袭爵沌阳侯,邑一千五百户。四年,迁持节、信武将军、散骑常侍、都督东梁洵兴等七州诸军事、东梁州刺史。及侯景篡逆,诸王争帝,迁哲外御边寇,自守而已。

  大统十七年,太祖遣达奚武、王雄等略地山南,迁哲率其所部拒战,军败,遂降于武。然犹意气自若。武乃执送京师。太祖谓之曰:"何不早归国家,乃劳师旅。今为俘虏,不亦愧乎?"答曰:"世荷梁恩,未有报效,又不能死节,实以此为愧耳。"太祖深嘉之,即拜使持节、车骑大将军、散骑常侍,封沌阳县伯,邑千户。

  魏恭帝初,直州人乐炽、洋州人田越、金州人黄国等连结为乱。太祖遣雁门公田弘出梁汉,开府贺若敦趣直谷。炽闻官军至,乃烧绝栈道,据守直谷,敦众不得前。太祖以迁哲信著山南,乃令与敦同往经略。炽等或降或获,寻并平荡。仍与贺若敦南出徇地。迁哲先至巴州,入其郛郭。梁巴州刺史牟安民惶惧,开门请降。安民子宗彻等犹据琵琶城,招谕不下。迁哲攻而克之,斩获九百余人。军次鹿城,城主遣使请降。迁哲谓其众曰:"纳降如受敌,吾观其使视瞻犹高,得无诈也?"遂不许之。梁人果于道左设伏以邀迁哲。迁哲进击,破之,遂屠其城,虏获千余口。自此巴、濮之民,降款相继。军还,太祖嘉之,以所服紫袍玉带及所乘马以赐之,并赐奴婢三十口。加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除直州刺史,即本州也。仍给军仪、鼓节。令与田弘同讨信州。

  魏恭帝三年正月,军次并州。梁并州刺史杜满各望风送款。进围叠州,克之,获刺史冉助国等。迁哲每率骁勇为前锋,所在攻战,无不身先士卒。凡下十八州,拓地三千余里。时信州为蛮酋向五子王等所围,弘又遣迁哲赴援。比至,信州已陷。五子王等闻迁哲至,狼狈遁走。迁哲入据白帝。贺若敦等复至,遂共追击五子王等,破之。及田弘旋军,太祖令迁哲留镇白帝,更配兵千人、马三百匹。信州先无仓储,军粮匮乏。迁哲乃收葛根造粉,兼米以给之。迁哲亦自取供食。时有异膳,即分赐兵士。有疾患者,又亲加医药。以此军中感之,人思效命。黔阳蛮田乌度、田都唐等每抄掠江中,为百姓患。迁哲随机出讨,杀获甚多。由是诸蛮畏威,各送粮饩。又遣子弟入质者,千有余家。迁哲乃于白帝城外筑城以处之。并置四镇,以静峡路。自此寇抄颇息,军粮赡给焉。

  世宗初,授都督信临等七州诸军事、信州刺史。时蛮酋蒲微为邻州刺史,举兵反。迁哲将讨之,诸将以途路阻远,并不欲行。迁哲怒曰:"蒲微蕞尔之贼,势何能为。擒获之略,已在吾度中矣。诸君见此小寇,便有惮心,后遇大敌,将何以战!"遂率兵七千人进击之,拔其五城,虏获二千余口。二年,进爵西城县公,增邑通前二千五百户。武成元年,朝于京师。世宗甚礼之,赐甲第一区及庄田等。保定中,授平州刺史。

  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四年,诏迁哲率金、上等诸州兵镇襄阳。五年,陈将章昭达攻逼江陵。梁主萧岿告急于襄州,卫公直令迁哲往救焉。迁哲率其所部守江陵外城,与陈将程文季交战,兵稍却,迁哲乃亲自陷阵,手杀数人。会江陵总管陆腾出助之,陈人乃退。陈人又因水泛长,坏龙川宁朔堤,引水灌城。城中惊扰。迁哲乃先塞北堤以止水,又募骁勇出击之,频有斩获,众心稍定。俄而敌入郭内,焚烧民家。迁哲自率骑出南门,又令步兵自北门出,两军合势,首尾邀之,陈人复败,多投水而死。是夜,陈人又窃于城西堞以梯登城,登者已数百人。迁哲又率骁勇捍之,陈人复溃。俄而大风暴起,迁哲乘暗出兵击其营,陈人大乱,杀伤甚众。陆腾复破之于西堤,陈人乃遁。建德二年,进爵安康郡公。三年,卒于襄州,时年六十四。赠金州总管。谥曰壮武。

  迁哲累世雄豪,为乡里所率服。性复华侈,能厚自奉养。妾媵至有百数,男女六十九人。缘汉千余里间,第宅相次。姬人之有子者,分处其中,各有僮仆、侍婢、奄阍守之。迁哲每鸣笳导从,往来其间。纵酒饮宴,尽生平之乐。子孙参见,或忘其年名者,披簿以审之。

  长子敬仁,先迁哲卒。第六子敬猷嗣,还统父兵,起家大都督。建德六年,从谯王讨稽胡有功,进位仪同大将军。迁哲弟显,位至上仪同大将军。

  杨乾运,字玄邈,傥城兴势人也。为方隅豪族。父天兴,齐安康郡守。乾运少雄武,为乡闾所信服。弱冠,州辟主簿。孝昌初,除宣威将军、奉朝请,寻为本州治中,转别驾,除安康郡守。大统初,梁州民皇甫圆、姜晏聚众南叛,梁将兰钦率兵应接之。以是汉中遂陷,乾运亦入梁。梁大同元年,除飘武将军、西益潼刺史,寻转信武将军、黎州刺史。太清末,迁潼南梁二州刺史,加鼓吹一部。

  及达奚武围南郑,武陵王萧纪遣乾运率兵援之,为武所败。纪时已称尊号,以乾运威服巴、渝,欲委方面之任,乃拜车骑将军、十三州诸军事、梁州刺史,镇潼州,封万春县公,邑四千户。时纪与其兄湘东王绎争帝,遂连兵不息。乾运兄子略说乾运曰:"自侯景逆乱,江左沸腾。今大贼初平,生民离散,理宜同心戮力,保国宁民。今乃兄弟亲寻干戈。取败之道也。可谓朽木不雕,世衰难佐。古人有言'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又云'见机而作,不俟终日',今若适彼乐土,送款关中,必当功名两全,贻庆于后。"乾运深然之,乃令略将二千人镇剑阁。又遣其婿乐广镇安州。仍诫略等曰:"吾欲归附关中,但未有由耳。若有使来,即宜尽礼迎接。"会太祖令乾运孙法洛及使人牛伯友等至,略即夜送之。乾运乃令使人李若等入关送款。太祖乃密赐乾运铁券,授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侍中、梁州刺史、安康郡公。及尉迟迥令开府侯吕陵始为前军,至剑阁,略即退就乐广,谋欲翻城。恐其军将任电等不同,先执之,然后出城见始。始乃入据安州,令广、略等往报乾运。乾运遂降迥。迥因此进军成都,数旬克之。

  魏废帝三年,乾运至京师。太祖嘉其忠款,礼遇隆渥。寻卒于长安,赠本官,加直巴集三州刺史、尚书右仆射。

  子端嗣。朝廷以乾运归附之功,即拜端梁州刺史、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略亦以归附功,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频从征讨。建德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封上庸县伯。乐广亦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安州刺史,封安康县公,邑一千户。

  扶猛,字宗略,上甲黄土人也。其种落号白兽蛮,世为渠帅。猛,梁大同中以直后出为持节、厉锋将军、青州刺史,转上庸新城二郡守、南洛北司二州刺史,封宕渠县男。及侯景作乱,猛乃拥众自守,未有所从。

  魏大统十七年,大将军王雄拓定魏兴,猛率其众据险为堡,时遣使微通饷馈而已。魏废帝元年,魏兴叛,雄击破之,猛遂以众降。太祖以其世据本乡,乃厚加抚纳,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复爵宕渠县男。割二郡为罗州,以猛为刺史。令率所部千人,从开府贺若敦南讨信州。敦令猛别道直趣白帝。所由之路,人迹不通。猛乃梯山扪葛,备历艰阻。雪深七尺,粮运不继,猛奖励士卒,兼夜而行,遂至白帝城。刺史向镇侯列阵拒猛。猛与战,破之,乘胜而进,遂入白帝城。抚慰民夷,莫不悦附。谯淹与官军战败,率舟师浮江东下,欲归于梁。猛与敦等邀击,破之。语在《敦传》。师还,以功进开府仪同三司。俄而信州蛮反,猛复从贺若敦讨平之。又率水军破蛮帅文子荣于汶阳。进爵临江县公,增邑一千户。

  武成中,陈将侯瑱等逼湘州,又从贺若敦赴救,除武州刺史。后随敦自拔还,复为罗州刺史。保定三年,转绥州刺史,从卫公直援陈将华皎。时大军不利,唯猛所部独全。又从田弘破汉南诸蛮,前后十余战,每有功。进位大将军。后以疾卒。

  阳雄,字元略,上洛邑阳人也。世为豪族。祖斌,上庸太守。父猛,魏正光中,万俟丑奴作乱关右,朝廷以猛商、洛首望,乃擢为襄威将军、大谷镇将,带胡城令,以御丑奴。及元颢入洛,魏孝庄帝度河,范阳王诲脱身投猛,猛保藏之。及孝庄反正,由是知名。俄而广陵王恭伪喑疾,复来归猛,猛亦深相保护。魏孝武即位,甚嘉之,授征虏将军,行河北郡守,寻转安西将军、华山郡守。频典二郡,颇有声绩。及孝武西迁,猛率所领,移镇潼关。封郃阳县伯,邑七百户。俄而潼关不守,猛于善渚谷立栅,收集义徒。授征东将军、扬州刺史、大都督、武卫将军,仍镇善渚。大统三年,为窦泰所袭,猛脱身得免。太祖以众寡不敌,弗之责也。仍配兵千人,守牛尾堡。寻而太祖擒窦泰,猛亦别获东魏弘农郡守淳于业。后以疾卒。赠华、洛、扬三州刺史。

  雄起家奉朝请,累迁至都督、直后、明威将军、积射将军。从于谨攻盘豆栅,复从李远经沙苑阵,并力战有功。封安平县侯,邑八百户,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赏赐甚厚。后入洛阳,战河桥,解玉壁围,迎高仲密,援侯景,并预有战功。前后增邑四百五十户,世袭邑阳郡守。从大将军宇文虬攻克上津,迁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进仪同三司。陈将侯方儿、潘纯陀寇江陵,雄从豆卢宁击走之。除洵州刺史。俗杂賨、渝,民多轻猾。雄威惠相济,夷夏安之。蛮帅文子荣窃据荆州之汶阳郡,又侵陷南郡之当阳、临沮等数县。诏遣开府贺若敦、潘招等讨平之。即以其地置平州,以雄为刺史。进爵玉城县公,增邑通前一千六百户,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时寇乱之后,户多逃散,雄在所慰抚,民并安辑。征为载师中大夫,迁西宁州总管,以疾不拜。除通洛防主。

  雄处疆场,务在保境息民,接待敌人,必推诚仗信。齐洛州刺史独孤永业深相钦尚,移书称美之。入为京兆尹,寻拜民部中大夫,进位大将军,俄转中外府长史。迁江陵总管、四州五防诸军事,改封鲁阳县公。宣政元年,卒于镇。大象初,追封鲁阳郡公,邑三千五百户,赠陈曹莒汴四州刺史。谥曰怀。雄善附会,能自谋身,故得任兼出纳,保全爵禄。子长宽嗣。官至仪同大将军。

  席固,字子坚,其先安定人也。高祖衡,因后秦之乱,寓居于襄阳。仕晋,为建威将军,遂为襄阳著姓。固少有远志,内明敏而外质朴。梁大同中,为齐兴郡守。属侯景渡江,梁室大乱,固久居郡职,士多附之,遂有亲兵千余人。

  梁元帝嗣位江陵,迁兴州刺史。于是军民慕从者,至五千余人。固遂欲自据一州,以观时变。后惧王师进讨,方图内属。密谓其腹心曰:"今梁氏失政,扬都覆没,湘东不能复仇雪耻,而骨肉相残。宇文丞相创启霸基,招携以礼。吾欲决意归之,与卿等共图富贵。"左右闻固言,未有应者。固更谕以祸福,诸人然后同之。

  魏大统十六年,以地来附。是时太祖方欲南取江陵,西定蜀、汉,闻固之至,甚礼遇之。乃遣使就拜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侍中、丰州刺史,封新丰县公,邑二千户。后转湖州刺史。固以未经朝谒,遂蒙荣授,心不自安,启求入觐。太祖许之。及固至,太祖与之欢宴,赏赐甚厚。进爵静安郡公,增邑并前三千三百户。寻拜昌归宪三州诸军事、昌州刺史。固居家孝友,为州里所称,莅官之处,颇有声绩。保定四年,卒于州,时年六十一。赠大将军、襄唐丰郢复五州刺史,谥曰肃。仍敕襄州赐其墓田。子世雅嗣。

  世雅字彦文。性方正,少以孝闻。初以固功,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除赞城郡守。累迁开府仪同三司、顺直二州刺史。大象末,位至大将军。世雅弟世英,亦以固功授仪同三司。后至上开府仪同大将军。

  任果,字静鸾,南安人也。世为方隅豪族,仕于江左。祖安东,梁益州别驾、新巴郡守、阆中伯。父褒,龙骧将军、新巴南安广汉三郡守、沙州刺史、新巴县公。

  果性勇决,志在立功。魏废帝元年,率所部来附。太祖嘉其远至,待以优礼。果因面陈取蜀之策,太祖深纳之。乃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散骑常侍、沙州刺史、南安县公,邑一千户。

  及尉迟迥伐蜀,果时在京师,乃遣其弟岱及子悛从军。太祖以益州未下,复令果乘传归南安,率乡兵二千人,从迥征。寻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萧纪遣赵拔扈等率众三万来援成都,果从大军击破之。及成都平,除始州刺史。在任未久,果请入朝,太祖许之。以其方隅首望,早立忠节,乃进爵安乐郡公,赐以铁券,听世相传袭。并赐路车、驷马及仪卫等以光宠之。寻为刺客所害,时年五十六。

  史臣曰:古人称仁义岂有常,蹈之则为君子,背之则为小人,信矣。泉企长自山谷,素无月旦之誉,而临难慷慨,有人臣之节,岂非蹈仁义欤。元礼、仲遵聿遵其志,卒成功业,庶乎克负荷矣。李迁哲、杨乾运、席固之徒,属方隅扰攘,咸翻然而委质,遂享爵位,以保终始。观迁哲之对太祖,有尚义之辞;乾运受任武陵,乖事人之道。若乃校长短,比优劣,故不可同年而语矣。阳雄任兼文武,声著中外,抑亦志能之士乎。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禪本草一卷 禪本草一卷 禪門本草補一卷 山房夜話二卷 迥光和尙唱道一卷 雙樹幻鈔三卷 雙樹幻鈔三卷 知儒編不分卷 知儒編不分卷 一言半句二卷 證佛名譚一卷 了心錄二卷 了心錄二卷 觀音問 觀音問 竹窗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附直道錄一卷正訛集一卷雲棲大師遺稿二卷 竹窗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附直道錄一卷正訛集一卷雲棲大師遺稿二卷 竹窗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附直道錄一卷正訛集一卷雲棲大師遺稿二卷 竹窓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首一卷 竹窓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首一卷 竹窓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首一卷 竹窓隨筆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首一卷 竹窗隨筆一卷 竹窗隨筆一卷 竹窗隨筆一卷 竹窗合筆一卷 蓮池大師竹窗隨筆一卷 正訛集一卷直道錄一卷 靈峯蕅益大師宗論十四卷首一卷附靈峯蕅益大師自傳、靈峯蕅益大師續傳、靈峯始日大師私謐竊議 靈峯蕅益大師宗論十四卷首一卷附靈峯蕅益大師自傳、靈峯蕅益大師續傳、靈峯始日大師私謐竊議 靈峯蕅益大師宗論一卷自牛十圖頌一卷靈峯蕅益大師宗論畧記法語一卷 梵室偶談一卷 梵室偶談一卷 靈峯澫益大師梵室偶談一卷 盤山拙菴朴大師電光錄一卷 等不等觀雜錄八卷 等不等觀雜錄八卷 等不等觀雜錄八卷 戒殺放生文一卷 戒殺放生文一卷附放生義一卷 蓮池大師戒殺七條 戒殺弭劫編□卷 應州當寺沙門祈福願文一卷 觀善文一卷 造佛功德發心緣起文疏一卷 普勸發心印造經像文一卷 結緣施茶啓 普勸念佛說一卷 勸發菩提心文 請錫杖文 牟子一卷 牟子一卷 二敎論一卷笑道論一卷 破邪論二卷 破邪論二卷 破邪論二卷 破邪論二卷 甄正論三卷 護法論一卷 護法論一卷 黃埔月刊_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黃埔月刊社.djvu 黃埔月刊_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政治訓練處黃埔月刊社.djvu 黃埔月刊_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政治訓練處黃埔月刊社.djvu 民事法論叢第一輯_吳學義.djvu 阿丹諾之鍾_約翰海爾賽.djvu 非常時期維持治安緊急辦法及有關法令彙編_中央秘書處文化驛站總管理處印行.djvu 厚黑學_李宗吾.djvu 愛倫比傳_魏菲爾.djvu 和平與戰爭一九三一至一九四一年間美國外交政策_作者不詳.djvu 國民政府年鑒.djvu 國民政府年鑒第二回_行政院.djvu 怒江戰役述要_美國新聞處.djvu 比較政治制度美國政治制度_劉迺誠.djvu 國家總動員法淺釋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廣東省政府三十年行政會議紀要_廣東省政府秘書處x1_9.djvu 第三屆國民參政會第三次大會考試院工作報告書_考試院秘書處.djvu 德軍暴行錄一九四二年一月六日向與蘇聯保持外交關係之所有各國大使及公使提出之照會_莫洛託夫.djvu 導師制問題_教育通訊週刊社.djvu 湖南全省第二次擴大行政會議湖南省建設廳工作報告_余籍傅.djvu 愛與刺_林語堂.djvu 反對黨八股_毛澤東.djvu 愛情愛情_托爾斯泰L.djvu 國民精神總動員正解_獨立出版社.djvu 國立中央大學概況二十九週年校慶紀念_國立中央大學卅四屆學生自治會學藝部.djvu 總裁言論索引_丘良任x2_46-47.djvu 國立社會教育學院校友錄_校友會.djvu 國家總動員要義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國家總動員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訓練委員會.djvu 國家總動員_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djvu 國防要義_黃淦.djvu 國防科學運動_顧毓琇.djvu 最後勝利是我們的太平洋戰爭總結算_美國新聞處x1_31.djvu 四川省選縣戶口普查方案_四川省選縣戶口普查委員會.djvu 中央總會計制度_陳其采.djvu 莊子天下篇自述其學說九句之解釋_鬍子霖.djvu 匪區逃客談話紀實_任新舫.djvu 集會常識_中央訓練團黨政訓練班.djvu 恩格斯傳_郭大力.djvu 作育英才的羅卓英將軍_朱筱莊.djvu 兵役法規摘要_重慶市警察局.djvu 共產主義在中國_新認識月刊社.djvu 高中及其同等學校畢業生升學指導_教育部高等教育司.djvu 工作競賽研討專輯_工作競賽推行委員會.djvu 公職候選人考試之理論與實施_鮑震球.djvu 蔣委員長為日汪密約告全國軍民書_蒙藏委員會編譯室x1_45.djvu 蔣主席致友人書_蔣介石.djvu 司法院工作報告三十二年七月至三十三年七月_司法院.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國外情報選編_外交部情報司.djvu 馬克思及其地租論_李顯承.djvu 中共中央委員會毛澤東主席發表關於時局的聲明_毛澤東.djvu 通俗辯證法講話_德永直.djvu 連鎖哲學_侯哲庵.djvu 現代哲學家的戰之謳歌_猶干阿廬.djvu 中西哲學思想之比較研究集_唐君毅.djvu 論道集_陶希聖.djvu 新注墨子精選讀本_張默生.djvu 六朝時代學者之人生哲學_陳安仁.djvu 力行哲學概論_袁月樓.djvu 中國人生哲學史綱_潘新藻.djvu 論知性之改進_斯實諾莎.djvu 忠之哲學_TosiahRoyce.djvu 做人做事_華岳出版社編譯所.djvu 世界偉人成功秘訣之分析_蕭天石.djvu 羅斯福斯大林邱吉爾戰時言論集_史明.djvu 舊遊新感_鄒魯.djvu 二十九國遊記_鄒魯.djvu 中國史學概要_傅振倫.djvu 中國史學通論_朱希租.djvu 中國史學史概論_王玉璋.djvu 中國史學史_魏應麒.djvu 史料與史學上_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djvu 中國史論集_翦伯贊.djvu 重慶市工人服務隊總隊部奉令協辦征雇第二批赴印運輸工人報告書_.djvu 康藏史地大綱_任乃強.djvu 台灣研究_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團部.djvu 甘肅省西南部邊區考察記_王志文.djvu 新疆鳥瞰_陳紀瀅.djvu 川康建設問題_崔昌政.djvu 我們的版圖_胡煥庸.djvu 還鄉必讀_金平歐.djvu 容美紀游_顧彩.djvu 川西北步行記_王成敬x1_56.djvu 裸情述論_嶺光電.djvu 日本明治維新史綱上篇_鄭學稼.djvu 四年來的敵情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djvu 南洋各國論_葉文雄.djvu 動盪中的荷屬東印度_許維漢.djvu 西洋近世史_李季谷.djvu 西遊回憶錄_沈有乾.djvu 美國史一個自由民族的故事上冊_加瑪格爾尼美根.djvu 他們是怎樣成功的_沈振白.djvu 中國偉人傳五種_梁啟超.djvu 政府審計原理_蔣明祺.djvu 四川省臨時參議會第一層實錄_四川省臨時參議會秘書處.djvu 李世民_李旭.djvu 金田起義前洪秀全年譜_羅爾綱陳婉芬.djvu 印度十大民族領袖_李俊清李曉孫起孟.djvu 意大利建國三傑傳_梁啟超.djvu 解放者_魯德威夷.djvu 馬寅初戰時經濟論文集_馬寅初.djvu 國民經濟建設運動要義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訓練委員會.djvu 先秦經濟史_田崎仁義.djvu 四川省資中縣經濟狀況_金陵大學文學院政治經濟系經濟資料研究室.djvu 墾殖政策_張丕介.djvu 政治經濟宗教論文集第一輯_荊磐石.djvu 中國農民經濟研究會概覽_中國農民經濟研究會.djvu 股份有限公司會計上冊_潘序倫.djvu 股份有限公司會計下冊_潘序倫.djvu 蓬牖茅椽 蓬筚生光 蓬荜增辉 蓬荜有辉 蓬蒿满径 蓬蓬勃勃 蓬赖麻直 蓬门筚户 蓬闾生辉 鹏路翱翔 鹏鴳齐致 劈两分星 劈劈啪啪 劈头劈脸 劈头盖脑 劈头盖脸 劈里啪啦 匹夫无罪 匹马一麾 否极泰至 否极而泰 批亢抵巇 批吭捣虚 披云见日 披发文身 披头盖脑 披心相付 披怀虚己 披文握武 披枷戴锁 披根搜株 披毛带角 披毛索靥 披沙捡金 披沥肝胆 披红戴花 披红挂绿 披肝挂胆 披肝糜胃 披襟散发 披霜冒露 披霜带露 披麻戴孝 擗踊号叫 擗踊号呼 擗踊哀号 疲乏不堪 皮不存而毛焉附 皮伤肉绽 皮弁素绩 皮松肉紧 皮笑肉不笑 皮肉之苦 皮里抽肉 睥睨一世 睥睨一切 罢马不畏鞭箠 被发撄冠 被发洋狂 被发详狂 被发阳狂 被发附膺 被甲执锐 被甲载兵 被苫蒙荆 辟地开天 辟踊哭泣 霹雳列缺 便宜无好货 偏信则暗 偏听偏言 偏怀浅戆 片口张舌 片文只字 片甲不归 片甲不留 片甲不还 片石韩陵 片羽吉光 片言九鼎 片言折之 片语只词 片长末技 片鳞残甲 翩翩少年 翩翩自乐 翩翩起舞 翩翩跹跹 翩翩风度 翩跹而舞 胼胝之劳 胼胝手足 骈首就逮 剽疾轻悍 漂母之恩 漂母之惠 漂泊无定 漂泊羁旅 漂漂亮亮 漂蓬断梗 瓢泼大雨 飘如游云 飘泊无定 飘然欲仙 飘茵随溷 飘零蓬断 飘风不终朝 飘飘摇摇 飘飘零零 撇呆打堕 品头论足 品头评足 品德文章 品目繁多 品竹调弦 品而第之 品评卓逸 品貌非凡 拼命三郎 拼得工夫深,铁杵磨成针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学诗毛郑异同签 张氏诗说 读诗释物 诗经音韵谱 诗经读钞 诗经精华 诗经精义集钞 诗故考异 古邠诗义 释诗 增补鸟兽草木虫鱼疏 诗经申义 诗经说 诗说考略 诗经雅笺 毛诗补礼 诗地理征 诗经精华汇钞 诗经精义汇钞 诗经诠义 毛诗经说 毛诗注疏校勘记校字补 读诗考字 毛诗名物考 毛诗古韵 毛诗古韵杂论 毛诗奇句韵考 说诗循序 诗经客难 读毛诗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