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四十一 列传第三十三

卷四十一 列传第三十三

  王褒 庾信

  王褒,字子渊,琅邪临沂人也。曾祖俭,齐侍中、太尉、南昌文宪公。祖骞,梁侍中、金紫光禄大夫、南昌安侯。父规,梁侍中、左民尚书、南昌章侯。并有重名于江左。

  褒识量淹通,志怀沉静。美风仪,善谈笑,博览史传,尤工属文。梁国子祭酒萧子云,褒之姑夫也,特善草隶。褒少以姻戚,去来其家,遂相模范。俄而名亚子云,并见重于世。梁武帝喜其才艺,遂以弟鄱阳王恢之女妻之。起家秘书郎,转太子舍人,袭爵南昌县侯。稍迁秘书丞。宣成王大器,简文帝之冢嫡,即褒之姑子也。于时盛选僚佐,乃以褒为文学。寻迁安成内史。及侯景渡江,建业扰乱,褒辑宁所部,见称于时。

  梁元帝承制,转智武将军、南平内史。及嗣位于江陵,欲待褒以不次之位。褒时犹在郡,敕王僧辩以礼发遣。褒乃将家西上。元帝与褒有旧,相得甚欢。拜侍中,累迁吏部尚书、左仆射。褒既世胄名家,文学优赡,当时咸相推挹,故旬月之间,位升端右。宠遇日隆,而褒愈自谦虚,不以位地矜人,时论称之。

  初,元帝平侯景及擒武陵王纪之后,以建业雕残,方须修复;江陵殷盛,便欲安之。又其故府臣寮,皆楚人也,并愿即都荆郢。尝召群臣议之。领军将军胡僧祐、吏部尚书宗懔、太府卿黄罗汉、御史中丞刘瑴等曰:"建业虽是旧都,王气已尽。且与北寇邻接,止隔一江。若有不虞,悔无及矣。臣等又尝闻之,荆南之地,有天子气。今陛下龙飞缵业,其应斯乎。天时人事,征祥如此。臣等所见,迁徙非宜。"元帝深以为然。时褒及尚书周弘正咸侍座。乃顾谓褒等曰:"卿意以为何如?"褒性谨慎,知元帝多猜忌,弗敢公言其非。当时唯唯而已。后因清闲密谏,言辞甚切。元帝颇纳之。然其意好荆、楚,已从僧祐等策。明日,乃于众中谓褒曰:"卿昨日劝还建业,不为无理。"褒以宣室之言,岂宜显之于众。知其计之不用也,于是止不复言。

  及大军征江陵,元帝授褒都督城西诸军事。褒本以文雅见知,一旦委以总戎,深自勉励,尽忠勤之节。被围之后,上下猜惧,元帝唯于褒深相委信。朱买臣率众出宣阳之西门,与王师战,买臣大败。褒督进不能禁,乃贬为护军将军。王师攻其外栅,城陷,褒从元帝入子城,犹欲固守。俄而元帝出降,褒遂与众俱出。见柱国于谨,谨甚礼之。褒曾作《燕歌行》,妙尽关塞寒苦之状,元帝及诸文士并和之,而竞为凄切之词。至此方验焉。

  褒与王克、刘瑴、宗懔、殷不害等数十人,俱至长安。太祖喜曰:"昔平吴之利,二陆而已。今定楚之功,群贤毕至。可谓过之矣。"又谓褒及王克曰:"吾即王氏甥也,卿等并吾之舅氏。当以亲戚为情,勿以去乡介意。"于是授褒及克、殷不害等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常从容上席,资饩甚厚。褒等亦并荷恩眄,忘其羁旅焉。

  孝闵帝践阼,封石泉县子,邑三百户。世宗即位,笃好文学。时褒与庾信才名最高,特加亲待。帝每游宴,命褒等赋诗谈论,常在左右。寻加开府仪同三司。保定中,除内史中大夫。高祖作《象经》,令褒注之。引据该洽,甚见称赏。褒有器局,雅识治体。既累世在江东为宰辅,高祖亦以此重之。建德以后,颇参朝议。凡大诏册,皆令褒具草。东宫既建,授太子少保,迁小司空,仍掌纶诰。乘舆行幸,褒常侍从。

  初,褒与梁处士汝南周弘让相善。及弘让兄弘正自陈来聘,高祖许褒等通亲知音问。褒赠弘让诗,并致书曰:

  嗣宗穷途,杨朱歧路。征蓬长逝,流水不归。舒惨殊方,炎凉异节,木皮春厚,桂树冬荣。想摄卫惟宜,动静多豫。贤兄入关,敬承款曲。犹依杜陵之水,尚保池阳之田,铲迹幽蹊,销声穹谷。何期愉乐,幸甚!幸甚!

  弟昔因多疾,亟览九仙之方;晚涉世途,常怀五岳之举。同夫关令,物色异人;譬彼客卿,服膺高士。上经说道,屡听玄牝之谈;中药养神,每禀丹沙之说。顷年事遒尽,容发衰谢,芸其黄矣,零落无时。还念生涯,繁忧总集。视阴忄妻日,犹赵孟之徂年;负杖行吟,同刘琨之积惨。河阳北临,空思巩县;霸陵南望,还见长安。所冀书生之魂,来依旧壤;射声之鬼,无恨他乡。白云在天,长离别矣,会见之期,邈无日矣。援笔揽纸,龙钟横集。

  弘让复书曰:

  甚矣悲哉!此之为别也。云飞泥沉,金铄兰灭,玉音不嗣,瑶华莫因。家兄至自镐京,致书于穹谷。故人之迹,有如对面,开题申纸,流脸沾膝。江南燠热,橘柚冬青;渭北沍寒,杨榆晚叶。土风气候,各集所安,餐卫适时,寝兴多福。甚善!甚善!

  与弟分袂西陕,言反东区,虽保周陵,还依蒋径,三姜离析,二仲不归。糜鹿为曹,更多悲绪。丹经在握,贫病莫谐;芝术可求,恒为采掇。昔吾壮日,及弟富年,俱值邕熙,并欢衡泌。南风雅操,清商妙曲,弦琴促坐,无乏夕晨。玉沥金华,冀获难老。不虞一旦,翻覆波澜。吾已忄妻阴,弟非茂齿。禽、尚之契,各在天涯,永念生平,难为胸臆。且当视阴数箭,排愁破涕。人生乐耳,忧戚何为。岂能遽悲次房,游魂不反。远伤金彦,骸柩无托。但愿爱玉体,珍金箱,保期颐,享黄发。犹冀苍雁赪鲤,时传尺素,清风朗月,俱寄相思。子渊,子渊,长为别矣!握管操觚,声泪俱咽。

  寻出为宜州刺史。卒于位,时年六十四。子鼐嗣。

  庾信,字子山,南阳新野人也。祖易,齐征士。父肩吾,梁散骑常侍、中书令。信幼而俊迈,聪敏绝伦。博览群书,尤善《春秋左氏传》。身长八尺,腰带十围,容止颓然,有过人者。起家湘东国常侍,转安南府参军。时肩吾为梁太子中庶子,掌管记。东海徐摛为左卫率。摛子陵及信,并为抄撰学士。父子在东宫,出入禁闼,恩礼莫与比隆。既有盛才,文并绮艳,故世号为徐、庾体焉。当时后进,竞相模范。每有一文,京都莫不传诵。累迁尚书度支郎中、通直正员郎。出为郢州别驾。寻兼通直散骑常侍,聘于东魏。文章辞令,盛为邺下所称。还为东宫学士,领建康令。

  侯景作乱,梁简文帝命信率宫中文武千余人,营于朱雀航。及景至,信以众先退。台城陷后,信奔于江陵。梁元帝承制,除御史中丞。及即位,转右卫将军,封武康县侯,加散骑常侍,来聘于我。属大军南讨,遂留长安。江陵平,拜使持节、抚军将军、右金紫光禄大夫、大都督,寻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孝闵帝践阼,封临清县子,邑五百户,除司水下大夫。出为弘农郡守,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宪中大夫,进爵义城县侯。俄拜洛州刺史。信多识旧章,为政简静,吏民安之。时陈氏与朝廷通好,南北流寓之士,各许还其旧国。陈氏乃请王褒及信等十数人。高祖唯放王克、殷不害等,信及褒并留而不遣。寻征为司宗中大夫。

  世宗、高祖并雅好文学,信特蒙恩礼。至于赵、滕诸王,周旋款至,有若布衣之交。群公碑志,多相请托。唯王褒颇与信相埒,自余文人,莫有逮者。

  信虽位望通显,常有乡关之思。乃作《哀江南赋》以致其意云。其辞曰:

  粤以戊辰之年,建亥之月,大盗移国,金陵瓦解。余乃窜身荒谷,公私涂炭。华阳奔命,有去无归,中兴道消,穷于甲戌。三日哭于都亭,三年囚于别馆。天道周星,物极不反。傅燮之但悲身世,无所求生;袁安之每念王室,自然流涕。昔桓君山之志事,杜元凯之生平,并有著书,咸能自序。潘岳之文彩,始述家风;陆机之词赋,多陈世德。信年始二毛,即逢丧乱,藐是流离,至于暮齿。《燕歌》远别,悲不自胜;楚老相逢,泣将何及。畏南山之雨,忽践秦庭;让东海之滨,遂餐周粟。下亭漂泊,皋桥羁旅,楚歌非取乐之方,鲁酒无忘忧之用。追为此赋,聊以记言,不无危苦之辞,唯以悲哀为主。

  日暮途远,人间何世。将军一去,大树飘零;壮士不还,寒风萧瑟。荆璧睨柱,受连城而见欺;载书横阶,捧珠盘而不定。钟仪君子,入就南冠之囚;季孙行人,留守西河之馆。申包胥之顿地,碎之以首;蔡威公之泪尽,加之以血。钓台移柳,非玉关之可望;华亭唳鹤,岂河桥之可闻。

  孙策以天下为三分,众裁一旅;项羽用江东之子弟,人唯八千。遂乃分裂山河,宰割天下。岂有百万义师,一朝卷甲,芟夷斩伐,如草木焉。江、淮无涯岸之阻,亭壁无藩篱之固。头会箕敛者,合从缔交;锄耰棘矜者,因利乘便。将非江表王气,应终三百年乎?是知并吞六合,不免轵道之灾;混一车书,无救平阳之祸。呜呼!山岳崩颓,既履危亡之运;春秋迭代,必有去故之悲。天意人事,可以凄怆伤心者矣。况复舟楫路穷,星汉非乘槎可上;风飚道阻,蓬莱无可到之期。穷者欲达其言,劳者须歌其事。陆士衡闻而抚掌,是所甘心;张平子见而陋之,固其宜矣。

  我之掌庾承周,以世功而为族;经邦佐汉,用论道而当官。禀嵩、华之玉石,润河、洛之波澜。居负洛而重世,邑临河而晏安。逮永嘉之艰虞,始中原之乏主。民枕倚于墙壁,路交横于豺虎。值五马之南奔,逢三星之东聚。彼凌江而建国,此播迁于吾祖。分南阳而赐田,裂东岳而胙土。诛茅宋玉之宅,穿径临江之府。水木交运,山川崩竭。家有直道,人多全节。训子见于纯深,事君彰于义烈。新野有生祠之庙,河南有胡书之碣。况乃少微真人,天山逸民。阶庭空谷,门巷蒲轮。移谈讲树,就简书筠。降生世德,载诞贞臣。文词高于甲观,模楷盛于漳滨。嗟有道而无凤,叹非时而有麟。既奸回之赑匿,终不悦于仁人。

  王子洛滨之岁,兰成射策之年,始含香于建礼,仍矫翼于崇贤。游洊雷之讲肆,齿明离之胄筵。既倾蠡而酌海,遂侧管以窥天。方塘水白,钓渚池圆。侍戎韬于武帐,听雅曲于文弦。乃解悬而通籍,遂崇文而会武。居笠毂而掌兵,出兰池而典午。论兵于江汉之君,拭圭于西河之主。

  于时朝野欢娱,池台钟鼓。里为冠盖,门成邹鲁。连茂苑于海陵,跨横塘于江浦。东门则鞭石成桥,南极则铸铜为柱。树则园植万株,竹则家封千户。西赆浮玉,南琛没羽。吴歈越吟,荆艳楚舞。草木之藉春阳,鱼龙之得风雨。五十年中,江表无事。王歙为和亲之侯,班超为定远之使。马武无预于兵甲,冯唐不论于将帅。岂知山岳暗然,江湖潜沸。渔阳有闾左戍卒,离石有将兵都尉。

  天子方删诗书,定礼乐。设重云之讲,开士林之学。谈劫烬之灰飞,辩常星之夜落。地平鱼齿,城危兽角。卧刁斗于荥阳,绊龙媒于平乐。宰衡以干戈为儿戏,缙绅以清谈为庙略。乘渍水而胶船,驭奔驹以朽索。小人则将及水火,君子则方成猿鹤。弊箄不能救盐池之咸,阿胶不能止黄河之浊。既而鲂鱼赪尾,四郊多垒。殿狎江鸥,宫鸣野雉。湛卢去国,艅皇失水。见被发于伊川,知其时为戎矣。

  彼奸逆之炽盛,久游魂而放命。大则有鲸有鲵,小则为枭为獍。负其牛羊之力,凶其水草之性。非玉烛之能调,岂璇玑之可正。值天下之无为,尚有欲于羁縻。饮其琉璃之酒,赏其虎豹之皮。见胡桐于大夏,识鸟卵于条支。豺牙密厉,虺毒潜吹。轻九鼎而欲问,闻三川而遂窥。

  始则王子召戎,奸臣介胄。既官政而离逷,遂师言而泄漏。望廷尉之逋囚,反淮南之穷寇。飞狄泉之苍鸟,起横江之困兽。地则石鼓鸣山,天则金精动宿。北阙龙吟,东陵麟斗。尔乃桀黠构扇,凭陵畿甸。拥狼望于黄图,填卢山于赤县。青袍如草,白马如练。天子履端废朝,单于长围高宴。两观当戟,千门受箭。白虹贯日,苍鹰击殿。竞遭夏台之祸,遂视尧城之变。官守无奔问之人,干戚非平戎之战。陶侃则空装米船,顾荣则虚摇羽扇。将军死绥,路绝重围。烽随星落,书逐鸢飞。遂乃韩分赵裂,鼓卧旗折。失群班马,迷轮乱辙。猛士婴城,谋臣卷舌。昆阳之战象走林,常山之阵蛇奔穴。五郡则兄弟相悲,三州则父子离别。

  护军慷慨,忠能死节。三世为将,终于此灭。济阳忠壮,身参末将。兄弟三人,义声俱唱。主辱臣死,名存身丧。狄人归元,三军凄怆。尚书多算,守备是长。云梯可拒,地道能防。有齐将之闭壁,无燕师之卧墙。大事去矣,人之云亡。申子奋发,勇气咆勃。实总元戎,身先士卒。胄落鱼门,兵填马窟。屡犯通中,频遭刮骨。功业夭枉,身名埋没。或以隼翼鷃披,虎威狐假。沾渍锋镝,脂膏原野。兵弱虏强,城孤气寡。闻鹤唳而虚惊,听胡笳而泪下。据神亭而亡戟,临横江而弃马。崩于钜鹿之沙,碎于长平之瓦。于是桂林颠覆,长洲麋鹿。溃溃沸腾,茫茫惨黩。天地离阻,人神怨酷。晋郑靡依,鲁卫不睦。竞动天关,争回地轴。探雀鷇而未饱,待熊蹯而讵熟。乃有车侧郭门,筋悬庙屋。鬼同曹社之谋,人有秦庭之哭。

  余乃假刻蜜于关塞,称使者之酬对。逢鄂坂之讥嫌,值耏门之征税。乘白马而不前,策青骡而转碍。吹落叶之扁舟,飘长帆于上游。彼锯牙而勾爪,又巡江而习流,排青龙之战舰,斗飞燕之船楼。张辽临于赤壁,王浚下于巴丘。乍风惊而射火,或箭重而回舟。未辨声于黄盖,已先沈于杜侯。落帆黄鹤之浦,藏船鹦鹉之洲。路已分于湘汉,星犹看于斗牛。若乃阴陵失路,钓台斜趣。望赤岸而沾衣,舣乌江而不度。雷池栅浦,鹊陵焚戍。旅舍无烟,巢禽失树。谓荆、衡之杞梓,庶江、汉之可恃。淮海维扬,三千余里。过漂渚而寄食,托芦中而度水。届于七泽,滨于十死。嗟天保之未定,见殷忧之方始。本不达于危行,又无情于禄仕。谬掌卫于中军,滥尸丞于御史。

  信生世等于龙门,辞亲同于河洛。奉立身之遗训,受成书之顾托。昔三世而无惭,今七叶而始落。泣风雨于《梁山》,惟枯鱼之衔索。入欹斜之小径,掩蓬藋之荒扉。就汀洲之杜若,待芦苇之单衣。

  于时西楚霸王,剑及繁阳。鏖兵金匮,校战玉堂。苍鹰赤雀,铁舳牙樯。沈白马而誓众,负黄龙而度江。海潮迎舰,江萍送王。戎车屯于石城,戈船掩乎淮、泗。诸侯则郑伯前驱,盟主则荀珝暮至。剖巢熏穴,奔魑走魅。埋长狄于驹门,斩蚩尤于中冀。然腹为灯,饮头为器。直虹贯垒,长星属地。昔之虎据龙盘,加以黄旗紫气,莫不随狐兔而窟穴,与风尘而殄瘁。

  西瞻博望,北临玄圃。月榭风台,池平树古。倚弓于玉女窗扉,系马于凤凰楼柱。仁寿之镜徒悬,茂陵之书空聚。若夫立德立言,谟明夤亮。声超于系表,道高于河上。既不遇于浮丘,遂无言于师旷。指爱子而托人,知西陵而谁望。非无北阙之兵,犹有云台之仗。司徒之表里经纶,狐偃之惟王实勤。横雕戈而对霸主,执金鼓而问贼臣。平吴之功,壮于杜元凯;王室是赖,深于温太真。始则地名全节,终以山称枉人。南阳校书,去之已远。上蔡逐猎,知之何晚。镇北之负誉矜前,风飚懔然。水神遭箭,山灵见鞭。是以蛰熊伤马,浮蛟没船。才子并命,俱非百年。

  中宗之夷凶静乱,大雪冤耻。去代邸而承基,迁唐郊而纂祀。反旧章于司隶,归余风于正始。沉猜则方逞其欲,藏疾则自矜于己。天下之事没焉,诸侯之心摇矣。既而齐交北绝,秦患西起。况背关而怀楚,异端委而开吴。驱绿林之散卒,拒骊山之叛徒。营军梁溠,搜乘巴渝。问诸淫昏之鬼,求诸厌劾之巫。荆门遭廪延之戮,夏首滥逵泉之诛。蔑因亲于教爱,忍和乐于弯弧。慨无谋于肉食,非所望于《论都》。未深思于五难,先自擅于二端。登阳城而避险,卧底柱而求安。既言多于忌刻,实志勇于刑残。但坐观于时变,本无情于急难。地为黑子,城犹弹丸。其怨则黩,其盟则寒。岂冤禽之能塞海,非愚叟之可移山。况以沴气朝浮,妖精夜殒。赤鸟则三朝夹日,苍云则七重围轸。亡吴之岁既穷,入郢之年斯尽。

  周含郑怒,楚结秦冤。有南风之不竞,值西邻之责言。俄而梯冲乱舞,冀马云屯。皞秦车于畅毂,沓汉鼓于雷门。下陈仓而连弩,度临晋而横船。虽复楚有七泽,人称三户。箭不丽于六麋,雷无惊于九虎。辞洞庭兮落木,去涔阳兮极浦。炽火兮焚旗,贞风兮害蛊。乃使玉轴扬灰,龙文斫柱。下江余城,长林故营。徒思箝马之秣,未见烧牛之兵。章曼支以毂走,宫之奇以族行。河无冰而马度,关未晓而鸡鸣。忠臣解骨,君子吞声。章华望祭之所,云梦伪游之地。荒谷缢于莫敖,冶父囚乎群帅。硎阱摺拉,鹰鹯批扌费。冤霜夏零,愤泉秋沸。城崩杞妇之哭,竹染湘妃之泪。

  水毒秦泾,山高赵陉。十里五里,长亭短亭。饥随蛰燕,暗遂流萤。秦中水黑,关上泥青。于时瓦解冰泮,风飞电散。浑然千里,淄、渑一乱。雪暗如沙,冰横似岸。逢赴洛之陆机,见离家之王粲。莫不闻陇水而掩泣,向关山而长叹。况复君在交河,妾在清波。石望夫而逾远,山望子而逾多。才人之忆代郡,公主之去清河。栩阳亭有离别之赋,临江王有愁思之歌。别有飘摇武威,羁旅金微。班超生而望反,温序死而思归。李陵之双凫永去,苏武之一雁空飞。

  昔江陵之中否,乃金陵之祸始。虽借人之外力,实萧墙之内起。拨乱之主忽焉,中兴之宗不祀。伯兮叔兮,同见戮于犹子。荆山鹊飞而玉碎,随岸蛇生而珠死。鬼火乱于平林,殇魂惊于新市。梁故丰徒,楚实秦亡。不有所废,其何以昌。有妫之后,遂育于姜。输我神器,居为让王。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用无赖子之孙,举江东而全弃。惜天下之一家,遭东南之反气。以鹑首而赐秦,天何为而此醉!

  且夫天道回旋,民生预焉。余烈祖于西晋,始流播于东川。洎余身而七叶,又遭时而北迁。提挈老幼,关河累年。死生契阔,不可问天。况复零落将尽,灵光巍然。日穷于纪,岁将复始。逼切危虑,端忧暮齿。践长乐之神皋,望宣平之贵里。渭水贯于天门,骊山回于地市。幕府大将军之爱客,丞相平津侯之待士。见钟鼎于金、张,闻弦歌于许、史。岂知灞陵夜猎,犹是故时将军;咸阳布衣,非独思归王子。

  大象初,以疾去职,卒。隋文帝深悼之,赠本官,加荆淮二州刺史。子立嗣。

  史臣曰:两仪定位,日月扬晖,天文彰矣;八卦以陈,书契有作,人文详矣。若乃坟索所纪,莫得而云,《典谟》以降,遗风可述。是以曲阜多才多艺,鉴二代以正其本;阙里性与天道,修《六经》以维其末。故能范围天地,纲纪人伦。穷神知化,称首于千古;经邦纬俗,藏用于百代。至矣哉!斯固圣人之述作也。

  逮乎两周道丧,七十义乖。淹中、稷下,八儒三墨,辩博之论蜂起;漆园、黍谷,名法兵农,宏放之词雾集。虽雅诰奥义,或未尽善,考其所长,盖贤达之源流也。其后逐臣屈平,作《离骚》以叙志,宏才艳发,有恻隐之美。宋玉,南国词人,追逸辔而亚其迹。大儒荀况,赋礼智以陈其情,含章郁起,有讽论之义。贾生,洛阳才子,继清景而奋其晖。并陶铸性灵,组织风雅,词赋之作,实为其冠。

  自是著述滋繁,体制匪一。孝武之后,雅尚斯文,扬葩振藻者如林,而二马、王、杨为之杰;东京之朝,兹道愈扇,咀征含商者成市,而班、傅、张、蔡为之雄。当涂受命,尤好虫篆;金行勃兴,无替前烈。曹、王、陈、阮,负宏衍之思,挺栋干于邓林;潘、陆、张、左,擅侈丽之才,饰羽仪于凤穴。斯并高视当世,连衡孔门。虽时运推移,质文屡变,譬犹六代并凑,易俗之用无爽;九流竞逐,一致之理同归。历选前英,于兹为盛。

  既而中州版荡,戎狄交侵,僣伪相属,士民涂炭,故文章黜焉。其潜思于战争之间,挥翰于锋镝之下,亦往往而间出矣。若乃鲁徽、杜广、徐光、尹弼之畴,知名于二赵;宋谚、封奕、朱彤、梁谠之属,见重于燕、秦。然皆迫于仓卒,牵于战争。章奏符檄,则粲然可观;体物缘情,则寂寥于世。非其才有优劣,时运然也。至朔漠之地,蕞尔夷俗,胡义周之颂国都,足称宏丽;区区河右,而学者埒于中原,刘延明之铭酒泉,可谓清典。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岂徒言哉。

  洎乎有魏,定鼎沙朔,南包河、淮,西吞关、陇。当时之士,有许谦、崔宏、崔浩、高允、高闾、游雅等,先后之间,声实俱茂,词义典正,有永嘉之遗烈焉。及太和之辰,虽复崇尚文雅,方骖并路,多乖往辙,涉海登山,罕值良宝。其后袁翻才称澹雅,常景思摽沉郁,彬彬焉,盖一时之俊秀也。

  周氏创业,运属陵夷。纂遗文于既丧,聘奇士如弗及。是以苏亮、苏绰、卢柔、唐瑾、元伟、李昶之徒,咸奋鳞翼,自致青紫。然绰建言务存质朴,遂糠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izche [康熙]儋州志 [万历]儋州志三集 [民国]感恩县志二十卷首一卷 [光绪]澄迈县志十二卷首一卷 [光绪]澄迈县志十二卷首一卷 [嘉庆]澄迈县志 [康熙]澄迈县志 [康熙]澄迈县志 [道光]万州志 [道光]万州志 [康熙]万州志 [宣统]乐会县志 [康熙]乐会县志 [康熙]乐会县志 [康熙]乐会县志 [康熙]乐会县志 [嘉庆]会同县志 [嘉庆]会同县志 [嘉庆]会同县志 [乾隆]会同县志 [民国]文昌县志十八卷首一卷 [咸丰]文昌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康熙]文昌县志 [康熙]文昌县志 [光绪]琼山县乡土志 [民国]琼山县志二十八卷首一卷 [咸丰]琼山县志三十卷首一卷 [乾隆]琼山县志 [康熙]琼山县志 [康熙]琼山县志 [民国]团沙群岛小志不分卷□ [民国]西沙群岛小志 [民国]海南诸岛地理志略 [民国]海南岛新志 [民国]海南岛志二十二章附录四章 [民国]琼崖志略 [道光]琼州府志四十四卷首一卷 [道光]琼州府志四十四卷首一卷 [道光]琼州府志四十四卷首一卷 [乾隆]琼州府志 [康熙]琼州府志 [康熙]琼郡志 [万历]琼州府志 [正德]琼台志 [光绪]富川县乡土志 [光绪]富川县志 [光绪]富川县志 [乾隆]富川县志 [乾隆]富川县志 [民国]锺山县志 [民国]信都县志十编 [民国]贺县志 [光绪]贺县志 [光绪]贺县志 [民国]宾阳县志八编 [民国]武宣县志 [民国]武宣县志 [嘉庆]武宣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嘉庆]武宣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嘉庆]武宣县志十六卷首一卷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八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九十九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1985第一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一九八五年第二輯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十一輯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發展社會主義的文藝創作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_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賞鑑論叢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魯迅論文學藝術_陝西人民出版社.djvu 劉勰與文心雕龍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寸心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題材思想藝術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文心雕龍札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話本小說概論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話本小說概論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開闢社會主義文藝繁榮的新時期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上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學作品選讀下冊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典文學名著題解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文心雕龍輯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心雕龍輯注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文心雕龍校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心雕龍選譯下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心雕龍選譯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心雕龍譯注十八篇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文心雕龍校證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文心雕龍選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劉勰和文心雕龍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_人民出版社.djvu 更高地舉起毛澤朹文藝思想紅旗前進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新文體概論.djvu 中國文學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文學概說_開明書店台北.djvu 中國文學批評簡史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魯迅與中國文學_平明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短論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文學短論_文化工作社上海.djvu 文藝短論集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上冊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中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一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二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三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代文論選第四冊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論稿上冊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文學論稿下冊_新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十週年_光明日報社北京.djvu 關於中國古典文學問題_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一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二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三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四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六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七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現代文藝資料叢刊第八輯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典文學講授綱要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古典文學參考材料_朹北師範大學.djvu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選讀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學習毛主席詩詞第六冊上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學習毛主席詩詞第六冊下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第七冊上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材料第七冊下_吉林師範大學函授教育處長春.djvu 中國古典文學參考資料_華南師範學院.djvu 中國現代文學參考資料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科.djvu 高中文學第一冊教學參考資料_河南人民出版社鄭州.djvu 晚清文藝報刊述略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北京市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紀念文集_大眾書店北京.djvu 爭取社會主義文學的更大繁榮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會資料.djvu 中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會文集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論革命的現實主義和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書評選文藝部分_中國人民大學北京.djvu 作家和生活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大眾文藝論集_北京師範大學北京.djvu 上海十年文學選集論文選1949-1959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新聞與文藝_衢縣人民出版社.djvu 文藝學新論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藝學新論上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文藝學新論下冊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中學語文古代作品分析.djvu 魯迅作品研究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古典文學論叢第一輯_齊魯書社.djvu 古典文學論叢第二輯_齊魯書社濟南.djvu 在文藝戰線上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論部隊文藝工作_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關於文學修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古典文學作品解析上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古典文學作品解析下輯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典文學作品分析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批判修正主義論文集_長江文藝出版社武漢.djvu 晚清文學叢鈔小說戲曲研究卷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馬前談藝錄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文藝評論選集第一輯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魯迅在文學戰線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葵花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初鳴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一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二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三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四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五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六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七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八輯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九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一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二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三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四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五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六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文學遺產增刊十七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