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

卷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

  苏亮(弟湛 让) 柳虬 吕思礼 (崔腾董绍) 薛憕 薛置 李昶(檀翥) 元伟

  苏亮,字景顺,武功人也。祖权,魏中书侍郎、玉门郡守。父祐,泰山郡守。亮少通敏,博学,好属文,善章奏。初举秀才,至洛阳,遇河内常景。景深器之,退而谓人曰:"秦中才学可以抗山东者,将此人乎。"魏齐王萧宝夤引为参军。后宝夤开府,复为其府主簿。从宝夤西征,转记室参军。宝夤迁大将军,仍为之掾。宝夤雅知重亮,凡有文檄谋议,皆以委之。寻行武功郡事,甚著声绩。宝夤作乱,以亮为黄门侍郎。亮善处人间,与物无忤。及宝夤败,从之者遇祸,唯亮获全。及长孙稚、尔朱天光等西讨,并以亮为郎中,专典文翰。累迁镇军将军、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岐州大中正。贺拔岳为关西行台,引亮为左丞,典机密。

  魏孝武西迁,除吏部郎中,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大统二年,拜给事黄门侍郎,领中书舍人。魏文帝子宜都王式为秦州刺史,以亮为司马。帝谓亮曰:"黄门侍郎岂可为秦州司马,直以朕爱子出蕃,故以心腹相委,勿以为恨。"临辞,赐以御马。七年,复为黄门郎,加骠骑将军。八年,迁都官尚书、使持节、行北华州刺史,封临泾县子,邑三百户。除中书监,领著作,修国史。亮有机辩,善谈笑。太祖甚重之。有所筹议,率多会旨。记人之善,忘人之过。荐达后进,常如弗及。故当世敬慕焉。十四年,除秘书监、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寻拜大行台尚书,出为岐州刺史。朝廷以其作牧本州,特给路车、鼓吹,先还其宅,并给骑士三千。列羽仪,游乡党,经过故人,欢饮旬日,然后入州。世以为荣。十七年,征拜侍中。卒于位。赠本官。

  亮少与从弟绰俱知名。然绰文章少不逮亮,至于经画进趣,亮又减之。故世称二苏焉。亮自大统以来,无岁不转官,一年或至三迁。佥曰才至,不怪其速也。所著文笔数十篇,颇行于世。子师嗣。以亮名重于时,起家为黄门侍郎。

  亮弟湛,字景俊。少有志行,与亮俱著名西土。年二十余,举秀才,除奉朝请,领侍御史,加员外散骑侍郎。萧宝夤西讨,以湛为行台郎中,深见委任。及宝夤将谋叛逆,湛时卧疾于家。宝夤乃令湛从母弟天水姜俭谓湛曰:"吾不能坐受死亡,今便为身计,不复作魏臣也。与卿死生荣辱,方当共之,故以相报。"湛闻之,举声大哭。俭遽止之曰:"何得便尔?"湛曰:"阖门百口,即时屠灭,云何不哭。"哭数十声,徐谓俭曰:"为我白齐王,王本以穷而归人,赖朝廷假王羽翼,遂得荣宠至此。既属国步多虞,不能竭诚报德,岂可乘人间隙,便有问鼎之心乎。今魏德虽衰,天命未改。王之恩义,未洽于民,破亡之期,必不旋踵。苏湛终不能以积世忠贞之基,一旦为王族灭也。"宝夤复令俭谓湛曰:"此是救命之计,不得不尔。"湛复曰:"凡举大事,当得天下奇士。今但共长安博徒小儿辈为此计,岂有办哉。湛不忍见荆棘生王户庭也。愿赐骸骨还旧里,庶归全地下,无愧先人。"宝夤素重之,知必不为已用,遂听还武功。宝夤后果败。

  孝庄帝即位,征拜尚书郎。帝尝谓之曰:"闻卿答萧宝夤,甚有美辞,可为我说之也。"湛顿首谢曰:"臣自惟言辞不如伍被远矣,然始终不易,窃谓过之。但臣与宝夤周旋契阔,言得尽心,而不能令其守节,此臣之罪也。"孝庄大悦,加授散骑侍郎。寻迁中书侍郎。孝武初,以疾还乡里,终于家。赠散骑常侍、镇西将军、雍州刺史。

  湛弟让,字景恕。幼聪敏,好学,颇有人伦鉴识。初为本州主簿,稍迁别驾、武都郡守、镇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及太祖为丞相,引为府属,甚见亲待。出为卫将军、南汾州刺史。治有善政。寻卒官。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泾州刺史。

  柳虬,字仲蟠,司会庆之兄也。年十三,便专精好学。时贵游子弟就学者,并车服华盛,唯虬不事容饰。遍受《五经》,略通大义,兼博涉子史,雅好属文。孝昌中,扬州刺史李宪举虬秀才,兖州刺史冯俊引虬为府主簿。既而樊子鹄为吏部尚书,其兄义为扬州刺史,乃以虬为扬州中从事。加镇远将军,非其好也,遂弃官还洛阳。属天下丧乱,乃退耕于阳城,有终焉之志。

  大统三年,冯翊王元季海、领军独孤信镇洛阳。于时旧京荒废,人物罕极,唯有虬在阳城,裴诹在颍川。信等乃俱征之,以虬为行台郎中,诹为都督府属,并掌文翰。时人为之语曰:"北府裴诹,南省柳虬。"时军旅务殷,虬励精从事,或通夜不寝。季海尝云:"柳郎中判事,我不复重看。"四年,入朝。太祖欲官之,虬辞母老,乞侍医药。太祖许焉。久之,为独孤信开府从事中郎。信出镇陇右,因为秦州刺史,以虬为二府司马。虽处元僚,不综府事,唯在信左右谈论而已。因使见太祖,被留为丞相府记室。追论归朝功,封美阳县男,邑二百户。虬以史官密书善恶,未足惩劝。乃上疏曰:

  古者人君立史官,非但记事而已,盖所以为监诫也。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彰善瘅恶,以树风声。故南史抗节,表崔杼之罪;董狐书法,明赵盾之愆。是知直笔于朝,其来久矣。而汉魏已还,密为记注,徒闻后世,无益当时,非所谓将顺其美,匡救其恶者也。且著述之人,密书其事,纵能直笔,人莫之知。何止物生横议,亦自异端互起。故班固致受金之名,陈寿有求米之论。著汉魏者,非一氏;造晋史者,至数家。后代纷纭,莫知准的。

  伏惟陛下则天稽古,劳心庶政。开诽谤之路,纳忠谠之言。诸史官记事者,请皆当朝显言其状,然后付之史阁。庶令是非明著,得失无隐。使闻善者日修,有过者知惧。敢以愚管,轻冒上闻。乞以瞽言,访之众议。

  事遂施行。

  十四年,除秘书丞。秘书虽领著作,不参史事,自虬为丞,始令监掌焉。十六年,迁中书侍郎,修起居注,仍领丞事。时人论文体者,有古今之异。虬又以为时有今古,非文有今古,乃为《文质论》。文多不载。魏废帝初,迁秘书监,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虬脱略人间,不事小节,弊衣疏食,未尝改操。人或讥之。虬曰:"衣不过适体,食不过充饥。孜孜营求,徒劳思虑耳。"魏恭帝元年冬,卒,时年五十四。赠兖州刺史。谥曰孝。有文章数十篇行于世。子鸿渐嗣。

  吕思礼,东平寿张人也。性温润,不杂交游。年十四,受学于徐遵明。长于论难。诸生为之语曰:"讲《书》论《易》,其锋难敌。"十九,举秀才,对策高第。除相州功曹参军。葛荣围邺,思礼有守御勋,赐爵平陆县伯,除栾城令。普泰中,仆射司马子如荐为尚书二千石郎中。寻以地寒被出,兼国子博士。乃求为关西大行台郎中,与姚幼瑜、茹文就俱入关为关西大行台贺拔岳所重。专掌机密,甚得时誉。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赵贵等议遣赫连达迎太祖,思礼预其谋。及太祖为关西大都督,以思礼为府长史,寻除行台右丞。以迎魏孝武功,封汝阳县子,邑四百户,加冠军将军,拜黄门侍郎。魏文帝即位,领著作郎,除安东将军、都官尚书,兼七兵、殿中二曹事。从擒窦泰,进爵为侯,邑八百户。大统四年,以谤讪朝政,赐死。

  思礼好学,有文才。虽务兼军国,而手不释卷。昼理政事,夜则读书。令苍头执烛,烛烬夜有数升。沙苑之捷,命为露布,食顷便成。太祖叹其工而且速。所为碑诔表颂,并传于世。七年,追赠车骑大将军、定州刺史。子亶嗣。大象末,位至驾部下大夫。

  时有博陵崔腾、新蔡董绍并早有名誉,历职清显。腾为丞相府长史,绍为御史中丞。俱以投书谤议,赐死。

  薛忄妻,字景猷,河东汾阴人也。曾祖弘敞,值赫连之乱,率宗人避地襄阳。

  忄妻早丧父,家贫,躬耕以养祖母,有暇则览文籍。时人未之奇也。江表取人,多以世族。忄妻既羁旅,不被擢用。然负才使气,未尝趣世禄之门。左中郎将京兆韦潜度谓

  憕曰:"君门地非下,身材不劣,何不{敝衣}裾数参吏部?"憕曰:"'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古人以为叹息。窃所未能也。"潜度告人曰:"此年少极慷慨,但不遭时耳。"

  孝昌中,杖策还洛阳。先是,忄妻从祖真度与族祖安都拥徐、兖归魏,其子怀俊见憕,甚相亲善。属尔朱荣废立,遂还河东,止怀俊家。不交人物,终日读书,手自抄略,将二百卷。唯郡守元袭,时相要屈,与之抗体。怀俊每曰:"汝还乡里,不营产业,不肯取妻,岂复欲南乎?"忄妻亦恬然自处,不改其旧。普泰中,拜给事中,加伏波将军。

  及齐神武起兵,忄妻乃东游陈、梁间,谓族人孝通曰:"高欢阻兵陵上,丧乱方始。关中形胜之地,必有霸王居之。"乃与孝通俱游长安。侯莫陈悦闻之,召为行台郎中,除镇远将军、步兵校尉。及悦害贺拔岳,军人咸相庆慰。忄妻独谓所亲曰:"悦才略本寡,辄害良将,败亡之事,其则不远。吾属今即为人所虏,何庆慰之有乎!"闻者以忄妻言为然,乃有忧色。寻而太祖平悦,引忄妻为记室参军。魏孝武西迁,授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封夏阳县男,邑二百户。魏文帝即位,拜中书侍郎,加安东将军,增邑百户,进爵为伯。

  大统四年,宣光、清徽殿初成,忄妻为之颂。魏文帝又造二欹器。一为二仙人共持一钵,同处一盘,钵盖有山,山有香气,一仙人又持金瓶以临器上,以水灌山,则出于瓶而注乎器,烟气通发山中,谓之仙人欹器。一为二荷同处一盘,相去盈尺,中有莲下垂器上,以水注荷,则出于莲而盈乎器,为凫雁蟾蜍以饰之,谓之水芝欹器。二盘各处一床,钵圆而床方,中有人,言三才之象也。皆置清徽殿前。器形似觥而方,满则平,溢则倾。忄妻各为作颂。

  大统初,仪制多阙。太祖令忄妻与卢辩、檀翥等参定之。自以流离世故,不听音乐。虽幽室独处,尝有戚容。后坐事死。子舒嗣,官至礼部下大夫、仪同大将军、聘陈使副。

  薛置,河东汾阴人也。祖遵彦,魏平远将军、河东郡守、安邑侯。父乂,尚书吏部郎、清河广平二郡守。置幼览篇籍,好属文。年未弱冠,为州主簿、郡功曹。起家奉朝请。稍迁左将军、太中大夫。从魏孝武西迁,郃阳县子,邑四百户,进号中军将军。魏废帝元年,领著作佐郎,修国史。寻拜中书侍郎,修起居注。迁中书令、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燕公于谨征江陵,以置为司录。军中谋略,置并参之。江陵平,进爵为伯,增邑五百户。朝廷方改物创制,欲行《周礼》,乃令置与小宗伯卢辩斟酌古今,共详定之。六官建,授内史下大夫。

  孝闵帝践阼,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转御正中大夫。时前中书监卢柔,学业优深,文藻华赡,而置与之方驾,故世号曰卢、薛焉。久之,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出为淅州刺史。卒于位。吏民哀惜之。赠虞州刺史,谥曰理。所著文笔二十余卷,行于世。又撰《西京记》三卷,引据该洽,世称其博闻焉。

  置性至孝,虽年齿已衰,职务繁广,至于温凊之礼,朝夕无违。当时以此称之。子明嗣。大象末,仪同大将军、清水郡守。

  李昶,顿丘临黄人也,小名那。祖彪,名重魏朝,为御史中尉。父游,亦有才行,为当世所称。游兄志,为南荆州刺史,游随从至州。属尔朱之乱,与志俱奔江左。

  昶性峻急,不杂交游。幼年已解属文,有声洛下。时洛阳创置明堂,昶年十数岁,为《明堂赋》。虽优洽未足,而才制可观。见者咸曰:"有家风矣"。初谒太祖,太祖深奇之,厚加资给,令入太学。太祖每见学生,必问才行于昶。昶神情清悟,应对明辨,太祖每称叹之。绥德公陆通盛选僚采,请以昶为司马,太祖许之。昶虽年少,通特加接待,公私之事,咸取决焉。又兼二千石郎中,典仪注。累迁都官郎中、相州大中正、丞相府东阁祭酒、中军将军、银青光禄大夫。昶虽处郎官,太祖恒欲以书记委之。于是以昶为丞相府记室参军、著作郎,修国史。转大行台郎中、中书侍郎。顷之,转黄门侍郎,封临黄县伯,邑五百户。

  太祖尝谓昶曰:"卿祖昔在中朝,为御史中尉。卿操尚贞固,理应不坠家风。但孤以中尉弹劾之官,爱憎所在,故未即授卿耳。然此职久旷,无以易卿。"乃奏昶为御史中尉。岁余,加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赐姓宇文氏。六官建,拜内史下大夫,进爵为侯,增邑五百户,迁内史中大夫。世宗初,行御伯中大夫。武成元年,除中外府司录。保定初,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二年,转御正中大夫。时以近侍清要,盛选国华,乃以昶及安昌公元则、中都公陆逞、临淄公唐瑾等并为纳言。寻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三百户。五年,出为昌州刺史。在州遇疾,启求入朝,诏许之。还未至京,卒于路。时年五十。赠相瀛二州刺史。

  昶于太祖世已当枢要,兵马处分,专以委之,诏册文笔,皆昶所作也。及晋公护执政,委任如旧。昶常曰:"文章之事,不足流于后世,经邦致治,庶及古人。"故所作文笔,了无稿草。唯留心政事而已。又以父在江南,身寓关右,自少及终,不饮酒听乐。时论以此称焉。子丹嗣。

  时有高平檀翥,字凤翔。好读书,善属文,能鼓瑟。早为琅邪王诵所知。年十九,为魏孝明帝挽郎。其后司州牧、城阳王元徽以翥为从事,非其好也。寻谢病,客游三辅。时毛遐为行台,镇北雍州,表翥为行台郎中。会尔朱天光东拒齐神武,翥随赴洛。除西兖州录事参军,历司空田曹参军,加镇远将军,兼殿中侍御史。台中表奏,皆翥为之。寻副毛鸿宾镇潼关,加前将军、太中大夫。魏孝武西迁,赐爵高唐县子,兼中书舍人,修国史,加镇军将军。后坐谈论轻躁,为黄门侍郎徐招所驳,死于廷尉狱。

  元伟,字猷道,河南洛阳人也。魏昭成之后。曾祖忠,尚书左仆射,城阳王。祖盛,通直散骑常侍,城阳公。父顺,以左卫将军从魏孝武西迁,拜中书监、雍州刺史、开府仪同三司,封濮阳王。伟少好学,有文雅。弱冠,授员外散骑侍郎。以侍从之劳,赐爵高阳县伯。大统初,拜伏波将军、度支郎中,领太子舍人。十一年,迁太子庶子,领兵部郎中。寻拜东南道行台右丞。十六年,进位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以魏氏宗室,进爵南安郡王,邑五百户。十七年,除幽州都督府长史。及尉迟迥伐蜀,以伟为司录。书檄文记,皆伟之所为。蜀平,以功增邑五百户。六官建,拜师氏下大夫,爵随例降,改封淮南县公。

  孝闵帝践祚,除晋公护府司录。世宗初,拜师氏中大夫。受诏于麟趾殿刊正经籍。寻除陇右总管府长史,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保定二年,迁成州刺史。伟政尚清静,百姓悦附,流民复业者三千余口。天和元年,入为匠师中大夫,转司宗中大夫。六年,出为随州刺史。伟辞以母老,不拜。还为司宗。寻以母忧去职。建德二年,复为司宗,转司会中大夫,兼民部中大夫,迁小司寇。四年,以伟为使主,报聘于齐。是秋,高祖亲戎东讨,伟遂为齐人所执。六年,齐平,伟方见释。高祖以其久被幽絷,加授上开府。大象二年,除襄州刺史,进位大将军。

  伟性温柔,好虚静。居家不治生业。笃学爱文,政事之暇,未尝弃书。谨慎小心,与物无忤。时人以此称之。初自邺还也,庾信赠其诗曰:"虢亡垂棘反,齐平宝鼎归。"其为辞人所重如此。后以疾卒。

  太祖天纵宽仁,性罕猜忌。元氏戚属,并保全之,内外任使,布于列职。孝闵践祚,无替前绪。明、武缵业,亦遵先志。虽天厌魏德,鼎命已迁,枝叶荣茂,足以逾于前代矣。然简牍散亡,事多湮没。今录其名位可知者,附于此云:

  柱国大将军、太傅、大司徒、广陵王元欣

  柱国大将军、特进、尚书令、少师、义阳王元子孝

  尚书仆射、冯翊王元季海

  七兵尚书、陈郡王元玄

  大将军、淮安王元育

  大将军、梁王元俭

  大将军、尚书令、少保、小司徒、广平郡公元赞

  大将军、纳言、小司空、荆州总管、安昌郡公元则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少师、韩国公元罗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鲁郡公元正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中书监、洵州刺史、宜都郡公元颜子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鄯州刺史、安乐县公元寿

  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武卫将军、遂州刺史、房陵县公元审

  史臣曰:太祖除暴宁乱,创业开基,昃食求贤,共康庶政。既焚林而访阮,亦榜道以求孙,可谓野无遗才,朝多君子。苏亮等并学称该博,文擅雕龙,或挥翰凤池,或著书麟阁,咸居禄位,各逞琳琅。拟彼陈、徐,惭后生之可畏;论其任遇,实当时之良选也。魏文帝有言:"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其吕思礼、薛忄妻之谓也?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国学迷 樊山集二十三卷續集十三卷 秦邊紀略六卷 世補齋醫書後集四種二十五卷 爾雅郭註正蒙十一卷 游歴日本圖經三十卷 松風閣詩鈔二十六卷 五嶽遊草七卷 鐵橋漫稿十二卷 句曲外史貞居先生詩集五卷 倚晴樓詩集十二卷續集四卷詩餘四卷 涵芬樓古今文鈔簡編 冷紅軒詩集二卷冷紅詞一卷 絳雲樓書目一卷 經訓堂叢書二十二種 長生殿傳奇四卷 歷代史略六卷 全史宮詞二十卷 心齋詩稿不分卷 曾文正公手書日記不分卷(清道光二十一年至同治十一年) 律例便覽八卷 翰林楊仲弘詩八卷 雷公炮製藥性解六卷 古香齋鑒賞袖珍初學記三十卷 國朝常州詞錄三十一卷 欽定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首一卷 甫田集三十六卷 清容居士集五十卷附劄記一卷 元遺山詩集箋注十四卷年譜一卷 書經恒解六卷書序辨正一卷 圜容較義一卷 濟寧直隸州志十卷圖一卷首一卷末一卷續四卷 李忠愍公集一卷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六卷 上元朱氏忠貞錄 閩產錄異六卷 西隃山房集 復堂類集十五卷 論衡三十卷 碑傳集一百六十卷首二卷末二卷 漢軍許氏煦堂藏印不分卷 武林往哲遺著五十三種 遊日本學校筆記一卷 十九世紀外交史十七章 樹萱背遺詩一卷 倚晴樓七種曲 諸子平議三十五卷 佩文韻府一百六卷韻府拾遺四卷 新嘉坡風土記不分卷 駱賓王集二卷 漢魏音四卷 初唐四傑文集二十一卷 欽定篆文六經四書十種 秋坪詩存十四卷 毛詩注疏二十卷附校勘記二十卷 周易詳說十八卷 新編東遊記二十卷一百回 運規約旨三卷 御製賡和帖 中外通商始末記二十卷 新鐫五言千家詩會義直解二卷 墨海金壺06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07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08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09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0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1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2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3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鑫壺14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5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6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7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8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19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0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1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2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3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4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5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6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7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8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29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0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1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2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3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4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5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墨海金壺36_張海鵬禹甸文化事業民6603影印上海博古齋.djvu 民族叢書001.djvu 民族叢書002.djvu 民族叢書003.djvu 民族叢書004.djvu 民族叢書005.djvu 民族叢書006.djvu 民族叢書007.djvu 民族叢書008.djvu 民族叢書009.djvu 民族叢書010.djvu 民族叢書011.djvu 民族叢書012.djvu 民族叢書013.djvu 民族叢書014.djvu 民族叢書015.djvu 民族叢書016.djvu 民族叢書017.djvu 民族叢書018.djvu 民族叢書019.djvu 民族叢書020.djvu 民族叢書021.djvu 民族叢書022.djvu 民族叢書023.djvu 民族叢書024.djvu 民族叢書025.djvu 民族叢書026.djvu 民族叢書027.djvu 民族叢書028.djvu 民族叢書029.djvu 民族叢書030.djvu 民族叢書031.djvu 民族叢書032.djvu 民族叢書033.djvu 民族叢書034.djvu 民族叢書035.djvu 民族叢書036.djvu 民族叢書037.djvu 民族叢書038.djvu 民族叢書039.djvu 民族叢書040.djvu 民族叢書042.djvu 民族叢書043.djvu 民族叢書044.djvu 民族叢書045.djvu 民族叢書046.djvu 民族叢書047.djvu 民族叢書048.djvu 民族叢書049.djvu 民族叢書050.djvu 民族叢書051.djvu 民族叢書052.djvu 民族叢書053.djvu 民族叢書054.djvu 民族叢書055.djvu 民族叢書056.djvu 民族叢書057.djvu 民族叢書058.djvu 民族叢書059.djvu 民族叢書060.djvu 民族叢書061.djvu 民族叢書062.djvu 民族叢書063.djvu 民族叢書064.djvu 民族叢書065_x1p108.djvu 民族叢書066.djvu 民族叢書067.djvu 民族叢書068.djvu 民族叢書069.djvu 民族叢書070.djvu 民族叢書071.djvu 民族叢書072.djvu 民族叢書073.djvu 民族叢書074.djvu 民族叢書075.djvu 民族叢書076.djvu 民族叢書077.djvu 民族叢書078.djvu 民族叢書002.djvu 民族叢書080.djvu 民族叢書081.djvu 民族叢書082.djvu 民族叢書083.djvu 民族叢書084.djvu 民族叢書085.djvu 民族叢書086.djvu 民族叢書087.djvu 民族叢書088.djvu 民族叢書089.djvu 民族叢書090.djvu 刘锹 刘阮 刘阮天台 刘阮约 刘阮醉桃源 刘阮重来 刘阮风流 刘阿斗 刘鞭祖楫 则哲 则效 则百 刚百炼 刚精百炼 创剧痛深 创巨痛仍 创巨痛深 初九 初平叱石 初平叱羊 初平叱起 初平石 初平羊 初平群羊 初平起石 初度 初生之犊 初生之犊不怕虎 初生之犊不惧虎 初生之犊不畏虎 初生牛犊不怕虎 初生牛犊不畏虎 初生犊儿 初生犊儿不怕虎 删诗 删述 判於云泥 判若云泥 判若鸿沟 利如锥 利巧 利市三倍 利断金石 利用厚生 利锥 别出机杼 别后华表 别君南浦 别墅围棋 别开生面 别恨深浦 别操 别有心肝 别有心肠 别有肺肠 别杖 别浦 别立机杼 别骓 别鸡群 别鹄 别鹤 别鹤弄 别鹤怨 别鹤离鸾 刮目相看 刮目相见 刮目视之 刮眼膜 刮骨傅药 刮骨疗毒 到尾蔗 到门题凤 刺刺不休 刺史天 刺史帷 刺史葡萄酒 刺股悬头 刺股悬梁 刺股锥刃 刺虎持鹬 刺骨 刻剑痕 刻无盐 刻木 刻木丁兰 刻木当严亲 刻木母供事 刻木难对 刻棘 刻楮 刻烛 刻烛争成 刻烛催诗 刻烛分笺 刻烛吟 刻烛成篇 刻烛敏 刻烛赋 刻烛限诗 刻猴 刻画无盐,唐突西施 刻画毋盐 刻舟 刻舟痕 刻舷 刻船求剑 刻骨铭心 刻骨镂心 刻鹄 刻鹄成鹜 剉束刍 剉荐 剉荐供马 剉荐截发 削政 削肩 削鐻 前仆后继 前仆后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