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正史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软件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精选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文章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四

卷三十二 列传第二十四

  申徽 陆通(弟逞) 柳敏(子昂) 卢柔 唐瑾

  申徽,字世仪,魏郡人也。六世祖钟,为后赵司徒。冉闵末,中原丧乱,钟子邃避地江左。曾祖爽仕宋,位雍州刺史。祖隆道,宋北衮州刺史。父明仁,郡功曹,早卒。徽少与母居,尽心孝养。及长,好经史。性审慎,不妄交游。遭母忧,丧毕,乃归于魏。元颢入洛,以元邃为东徐州刺史,邃引徽为主薄。颢败,邃被槛车送洛阳,故吏宾客并委去,唯徽送之。及邃得免,乃广集宾友,叹徽有古人风。寻除太尉府行参军。

  孝武初,徽以洛阳兵难未已,遂间行入关见文帝。文帝与语,奇之,荐之于贺拔岳。岳亦雅相敬待,引为宾客。文帝临夏州,以徽为记室参军,兼府主簿。文帝察徽沉密有度量,每事信委之。乃为大行台郎中。时军国草创,幕府务殷,四方书檄,皆徽之辞也。以迎孝武功,封博平县子,本州大中正。大统初,进爵为侯。四年,拜中书舍人,修起居注。河桥之役,大军不利,近侍之官,分散者众,徽独不离左右。魏帝称叹之。十年,迁给事黄门侍郎。

  先是,东阳王元荣为瓜州刺史,其女婿刘彦随焉。及荣死,瓜州首望表荣子康为刺史,彦遂杀康而取其位。属四方多难,朝廷不遑问罪,因授彦刺史。频征不奉诏,又南通吐谷浑,将图叛逆。文帝难于动众,欲以权略致之。乃以徽为河西大使,密令图彦。徽轻以五十骑行,既至,止于宾馆。彦见徽单使,不以为疑。徽乃遣一人微劝彦归朝,以揣其意。彦不从。徽又使赞成其住计,彦便从之,遂来至馆。徽先与瓜州豪右密谋执彦,遂叱而缚之。彦辞无罪。徽数之曰:"君无尺寸之功,滥居方岳之重。恃远背诞,不恭贡职,戮辱使人,轻忽诏命。计君之咎,实不容诛。但授诏之日,本令相送归阙,所恨不得申明罚以谢边远耳。"于是宣诏慰劳吏人及彦所部,复云大军续至,城内无敢动者。使还,迁都官尚书。

  十二年,瓜州刺史成庆为城人张保所杀,都督令狐延等起义逐保,启请刺史。以徽信洽西土,拜假节、瓜州刺史。徽在州五稔,俭约率下,边人乐而安之。十六年,征兼尚书右仆射,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废帝二年,进爵为公,正右仆射,赐姓宇文氏。

  徽性勤敏,凡所居官,案牍无大小,皆亲自省览。以是事无稽滞,吏不得为奸。后虽历公卿,此志不懈。出为襄州刺史。时南方初附,旧俗,官人皆通饷遗。徽性廉慎,乃画杨震像于寝室以自戒。及代还,人吏送者数十里不绝。徽自以无德于人,慨然怀愧,因赋诗题于清水亭。长幼闻之,竞来就读,递相谓曰:"此是申使君手迹。"并写诵之。

  明帝以御正任总丝纶,更崇其秩为上大夫,员四人,号大御正,又以徽为之。历小司空、少保,出为荆州刺史。入为小司徒、小宗伯。天和六年,上疏乞骸骨,诏许之。薨,赠泗州刺史,谥曰章。

  子康嗣。位泸州刺史,司织下大夫、上开府。康弟敦,汝南郡守。敦弟静,齐安郡守。静弟处,上开府、同昌县侯。卒。

  陆通,字仲明,吴郡人也。曾祖载,从宋武帝平关中,军还,留载随其子义真镇长安,遂没赫连氏。魏太武平赫连氏,载仕魏任中山郡守。父政,性至孝。其母吴人,好食鱼,北土鱼少,政求之常苦难。后宅侧忽有泉出而有鱼,遂得以供膳。时人以为孝感所致,因谓其泉为孝鱼泉。初从尔朱天光讨伐,及天光败,归文帝。文帝为行台,以政为行台左丞、原州长史,赐爵中都县伯。大统中,卒。

  通少敦敏好学,有志节。幼从政在河西,遂逢寇难,与政相失。通乃自拔东归,从尔朱荣。荣死,又从尔朱兆。及尔朱氏灭,乃入关。文帝时在夏州,引为帐内督。顷之,贺拔岳为侯莫陈悦所害,时有传岳军府已亡散者,文帝忧之,通以为不然。居数日,问至,果如所策。自是愈见亲礼。遂昼夜陪侍,家人罕见其面。通虽处机密,愈自恭谨,文帝以此重之。后以迎孝武功,封都昌县伯。大统元年,进爵为侯。从禽窦泰,复弘农。沙苑之役,力战有功。

  又从解洛阳围。军还,属赵青雀反于长安,文帝将讨之,以人马疲弊,不可速行。又谓青雀等一时陆梁,不足为虑。乃云:"我到长安,但轻骑临之,必当面缚。"通进曰:"青雀等既以大军不利,谓朝廷倾危,同恶相求,遂成反乱。然其逆谋久定,必无迁善之心。且其诈言大军败绩,东寇将至,若以轻骑往,百姓谓为信然,更沮兆庶之望。大兵虽疲弊,精锐犹多。以明公之威,率思归之众,以顺讨逆,何虑不平。"文帝深纳之,因从平青雀。录前后功,进爵为公,徐州刺史。以寇难未平,留不之部。与于谨讨刘平伏,加大都督。后文帝援玉壁,进仪同三司。

  九年,高仲密以地来附,通从若干惠战于邙山,众军皆退,唯惠与通率所部力战。至夜中乃阴引还,敌亦不敢逼。进授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太仆卿,赐姓步六孤氏,进爵绥德郡公。周孝闵践阼,拜小司空。保定五年,累迁大司寇。

  通性柔谨,虽久处列位,常清慎自守。所得禄赐,尽与亲故共之,家无余财。常曰:"凡人患贫而不贵,不患贵而贫也。"建德元年,转大司马。其年薨。通弟逞。

  逞字季明。初名彦,字世雄。魏文帝常从容谓之曰:"尔既温裕,何因乃字世雄?且为世之雄,非所宜也。于尔兄弟,又复不类。"遂改焉。逞少谨密,早有名誉。兄通先以军功别受茅土,乃让父爵中都县伯,令逞袭之。起家羽林监、文帝内亲信。时辈皆以骁勇自达,唯逞独兼文雅。文帝由此加礼遇焉。大统十四年,参大丞相府军事,寻兼记室。保定初,累迁吏部中大夫,历蕃部、御伯中大夫,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徙授司宗中大夫,转军司马。逞干识详明,历任三府,所在著绩。朝廷嘉之,进爵为公。

  天和三年,齐遣侍中斛斯文略、中书侍郎刘逖来聘。初修邻好,盛选行人。诏逞为使主,尹公正为副以报之。逞美容止,善辞令,敏而有礼,齐人称焉。还届近畿,诏令路车仪服,效迎而入。时人荣之。四年,除京兆尹。都界有豕生数子,经旬而死。其家又有豮,遂乳养之,诸豚赖之以活。时论以逞仁政所致。俄迁司会中大夫,出为河州刺史。

  晋公护雅重其才,表为中外府司马,颇委任之。寻复为司会,兼纳言,迁小司马。及护诛,坐免官。顷之,起为纳言。又以疾不堪剧任,乃除宜州刺史。故事,刺史奉辞,例备卤簿。逞以时属农要,奏请停之。武帝深嘉焉,诏遂其所请,以彰雅操。逞在州有惠政,吏人称之。东宫初建,授太子太保。卒,赠大将军。子操嗣。

  柳敏,字白泽,河东解县人。晋太常纯之七世孙也。父懿,魏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汾州刺史。敏九岁而孤,事母以孝闻。性好学,涉猎经史,阴阳卜筮之术,靡不习焉。年未弱冠,起家员外散骑侍郎。累迁河东郡丞。朝议以敏之本邑,故有此授。敏虽统御乡里,而处物平允,甚得时誉。及文帝克复河东,见而器异之,乃谓之曰:"今日不喜得何东,喜得卿也。"既拜丞相府参军事。俄转户曹参军,兼记室。每有四方宾客,恒令接之,爰及吉凶礼仪,亦令监综。又与苏绰等修撰新制,为朝廷政典。迁礼部郎中,封武城县子,加帅都督,领本乡兵。俄进大都督。遭母忧,居丧旬日之间,鬓发半白。寻起为吏部郎中。毁瘠过礼,杖而后起。文帝见而叹异之,特加廪赐。及尉迟迥伐蜀,以敏为行军司马。军中筹略,并以委之。益州平,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迁尚书,赐姓宇文氏。六官建,拜礼部中大夫。

  孝闵帝践阼,进爵为公,又除河东郡守,寻复征拜礼部。出为郢州刺史,甚得物情。及将还朝,夷夏士人感其惠政,并赍酒肴及土产候之于路。敏乃从他道而还。复拜礼部。后改礼部为司宗,仍以敏为之。

  敏操履方正,性又恭勤,每日将朝,必夙兴待旦。又久处台阁,明练故事,近仪或乖先典者,皆按据旧章,刊正取中。迁小宗伯,监修国史。转小司马,又监修律令。进位大将军,出为鄜州刺史,以疾不之部。武帝平齐,进爵武德郡公。敏自建德以后,寝疾积年,武帝及宣帝并亲幸其第问疾焉。

  开皇元年,进位上大将军、太子太保。其年卒。赠五州诸军事、晋州刺史。临终诫其子等,丧事所须,务从简约。其子等并涕泣奉行。少子昂。

  昂字千里,幼聪颖有器识,干局过人。武帝时,为内史中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赐爵文城郡公。当途用事,百寮皆出其下。昂竭诚献替,知无不为,谦虚自处,未尝骄物。时论以此重之。武帝崩,受遗辅政。稍被宣帝疏,然不离本职。隋文帝为丞相,深自结纳。文帝以为大宗伯。拜日,遂得偏风,不能视事。文帝受禅,疾愈,加上开府,拜潞州刺史。昂见天下无事,上表请劝学行礼。上览而善之,优诏答昂。自是天下州县皆置博士习礼焉。昂在州甚有惠政。卒官。子调嗣。

  卢柔,字子刚。少孤,为叔母所养,抚视甚于其子。柔尽心温凊,亦同己亲。宗族叹重之。性聪敏,好学,未弱冠,解属文,但口吃不能持论。颇使酒诞节,为世所讥。司徒、临淮王彧见而器之,以女妻焉。

  及魏孝武与齐神武有隙,诏贺拔胜出牧荆州,柔谓因此可著功绩,遂从胜之荆州。以柔为大行台郎中,掌书记。军中机务,柔多预之。及胜为太保,以柔为掾,加冠军将军。孝武后召胜引兵赴洛,胜以问柔。曰:"高欢托晋阳之甲,意实难知。公宜席卷赴都,与决胜负,存没以之,此忠之上策也。若北阻鲁阳,南并旧楚,东连衮、豫,西接关中,带甲十万,观衅而动,亦中策也。举三荆之地,通款梁国,可以身免,功名去矣。策之下者。"胜轻柔年少,笑而不应。

  及孝武西迁,东魏遣侯景袭穰。胜败,遂南奔梁。柔亦从之。胜频表梁求归,武帝览表,嘉其辞彩。既知柔所制,因遣舍人劳问,并遗缣锦。后与胜俱还,行至襄阳,齐神武惧胜西入,遣侯景以轻骑邀之。胜及柔惧,乃弃船山行,赢粮冒险,经数百里。时属秋霖,徒侣冻馁,死者太半。至丰阳界,柔迷失道,独宿僵木之下,寒雨衣湿,殆至于死。

  大统二年,至长安。封容城县男,邑二百户。太祖重其才,引为行台郎中,加平东将军,除从事中郎,与苏绰对掌机密。时沙苑之后,大军屡捷,汝、颍之间,多举义来附。书翰往反,日百余牒。柔随机报答,皆合事宜。进爵为子,增邑三百户,除中书舍人。迁司农少卿,转郎,兼著作,撰起居注。后拜黄门侍郎。文帝知其贫,解衣赐之。魏废帝元年,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中书监。

  孝闵帝践阼,拜小内史,迁内史大夫,进位开府。卒于位。所作诗颂碑铭檄表启行于世者数十篇。子恺嗣。

  恺字长仁。涉猎经史,有当世干能。起家齐王记室。历吏部、内史上士,礼部下大夫。寻为聘陈副使。大象初,拜东京吏部下大夫。

  唐瑾,字附璘。父永。瑾性温恭,有器量,博涉经史,雅好属文。身长八尺二寸,容貌甚伟。年十七,周文闻其名,乃贻永书曰:"闻公有二子:曰陵,从横多武略;瑾,雍容富文雅。可并遣入朝,孤欲委以文武之任。"因召拜尚书员外郎、相府记室参军事。军书羽檄,瑾多掌之。从破沙苑,战河桥,并有功,封姑臧县子。累迁尚书右丞、吏部郎中。于时魏室播迁,庶务草创,朝章国典,瑾并参之。迁户部尚书,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宇文氏。

  时燕公于谨勋高望重,朝野所属。白文帝,言瑾学行兼修,愿与之同姓,结为兄弟,庶子孙承其余论,有益义方。文帝叹异者久之,更赐瑾姓万纽于氏。瑾乃深相结纳,敦长幼之序;谨亦庭罗子孙,行弟侄之敬。其为朝望所宗如此。进爵临淄县伯,转吏部尚书。铨综衡流,雅有人伦之鉴。以父忧去职,寻起令视事。时六尚书皆一时之秀,周文自谓得人,号为六俊。然瑾尤见器重。

  于谨南伐江陵,以瑾为元帅府长史。军中谋略,多出瑾焉。江陵既平,衣冠仕伍,并没为仆隶。瑾察其才行,有片善者,辄议免之,赖瑾获济者甚众。时论多焉。及军还,诸将多因虏掠,大获财物。瑾一无所取,唯得书两车,载之以归。或白文帝曰:"唐瑾大有辎重,悉是梁朝珍玩。"文帝初不信之,然欲明其虚实,密遣使检阅之,唯见坟籍而已。乃叹曰:"孤知此人来二十许年,明其不以利干义。向若不令检视,恐常人有投杼之疑,所以益明之耳。凡受人委任,当如此也。"论平江陵功,进爵为公。

  六官建,授礼部中大夫,出为蔡州刺史。历拓州、硖州,所在皆有德化,人吏称之。转荆州总管府长史。入为吏部中大夫,历御正、纳言中大夫。曾未十旬,遂迁四职,搢绅以为荣。久之,除司宗中大夫,兼内史。寻卒于位。赠小宗伯,谥曰方。

  瑾性方重,有风格。退朝休假,恒著衣冠以对妻子。遇迅雷风烈,虽闲夜宴寝,必起,冠带端笏危坐。又好施与,家无余财,所得禄赐,常散之宗族。其尤贫者,又害膏腴田宇以赈之。所留遗子孙者,并硗埆之地。朝野以此称之。撰《新仪》十篇。所著赋颂碑诔二十余万言。孙大智嗣。

  瑾次子令则,性好篇章,兼解音律,文多轻艳,为时人所传。天和中,以齐驭下大夫使于陈。大象中,官至乐部下大夫。仕隋,位太子左庶子。皇太子勇废,被诛。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国学迷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保產機要一卷 保產機要一卷 保產機要一卷 保產機要一卷 保產機要一卷 保產匯編四卷 女科經綸八卷 女科經綸八卷 女科經綸八卷 女科經綸八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傅青主女科二卷產後編二卷 女科三卷 女科仙方三卷 女科仙方三卷 女科仙方三卷 女科良方三卷 產科四十三症 醫徵女科附翼金匱二卷 廣嗣祕訣驗方一卷 女科胎產問答 救產全書 鄭氏女科家傳祕方 鄭氏女科家傳祕方 濟陰近編五卷 性原廣嗣 旃檀保產萬全經 旃檀保產萬全經 旃檀保產萬全經 四生合編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達生編一卷 四書考一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三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四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五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六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七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八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九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一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二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三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四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五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六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七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八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十九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一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二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三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四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五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六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七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八_陳仁錫撰.djvu 四書考二十九_陳仁錫撰.djvu 四書通義一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二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三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四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五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六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七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八_魯論撰.djvu 四書通義九_魯論撰.djvu 四書經學考一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二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三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四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五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六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七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八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九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經學考十_徐邦佐陳鵬霄撰.djvu 四書讀一_陳際泰撰.djvu 四書讀二_陳際泰撰.djvu 四書讀四_陳際泰撰.djvu 四書則一_桑拱陽撰.djvu 四書則二_桑拱陽撰.djvu 四書則三_桑拱陽撰.djvu 四書則四_桑拱陽撰.djvu 四書則五_桑拱陽撰.djvu 四書則六_桑拱陽撰.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一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三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四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五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六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七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八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九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一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二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三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四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五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六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七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八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十九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一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二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三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四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五_除養元輯.djvu 白菊齋訂四書本義集說二十六_除養元輯.djvu 圖書衍一_喬中和撰.djvu 圖書衍二_喬中和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一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三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四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五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六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七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八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一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三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四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五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六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七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八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九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一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二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三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四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五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六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七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八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十九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一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二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三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四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五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六_張自烈撰.djvu 四書大全辯二十七_張自烈撰.djvu 无疾而终 无病自炙 无盐不解淡 无知妄说 无空不入 无立锥地 无精嗒彩 无精打采 无缚鸡之力 无罣无碍 无置锥之地 无置锥地 无聊赖 无肠可断 无胫而来 无胫而走 无能之辈 无虑无忧 无虑无思 无衣无褐 无补于世 无言可对 无言可答 无誉无咎 无话不谈 无诤三昧 无谎不成媒 无赖之徒 无足挂齿 无路求生 无路请缨 无边无垠 无边无沿 无边无涯 无边无限 无边苦海 无远不届 无迹可求 无间冬夏 无面馎饦 无颜见江东父老 无风作有 无风作浪 无风生浪 无馨无臭 梧桐断角 梧鼠学技 武人不惜死 武艺超群 毋庸置疑 毋忝厥职 毋食马肝 污七八糟 污言浊语 污言秽语 物与民胞 物以群分 物众地大 物壮则老 物外之交 物归旧主 物微志信 物情离怨 物有生死,理有存亡 物望所归 物极则衰 物极将返 物极必返 物稀为贵 物穆无穷 物薄情厚 物论沸腾 舞刀跃马 舞弄文墨 舞弊营私 舞文枉法 舞文玩法 舞枪弄棒 舞棍弄棒 舞燕歌莺 舞裙歌扇 芜词俚曲 芜音累句 诬良为盗 误付洪乔 误国欺君 误石为宝 误落风尘 误认颜标 雾兴云涌 鼯鼠之技 习久成性 习以成风 习俗移性 习惯自然 习惯若自然 习故安常 习非胜是 喜不自禁 喜则气缓 喜功好大 喜地欢天 喜容可掬 喜形于颜 喜怒哀惧 喜怒无处 喜怒无度 喜愠不形于色 喜气冲冲 喜溢眉宇 喜眉笑脸 喜笑怒骂 喜笑盈腮 喜见乐闻 嘻嘻哈哈 夕阳古道 屣履造门 希世奇宝 希旨承颜 席卷宇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