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故事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

卷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

  ◎史宁 陆腾 贺若敦 权景宣(郭贤)

  史宁,字永和,建康表氏人也。曾祖豫,仕沮渠氏为临松令。魏平凉州,祖灌随例迁于抚冥镇,因家焉。父遵,初为征虏府铠曹参军。属杜洛周构逆,六镇自相屠陷,遵遂率乡里二千家奔恒州。其后恒州为贼所败,遵复归洛阳。拜楼烦郡守。及宁著勋,追赠散骑常侍、征西大将军、凉州刺史,谥曰贞。

  宁少以军功,拜别将。迁直阁将军、都督,宿卫禁中。寻加持节、征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贺拔胜为荆州刺史,宁以本官为胜军司,率步骑一千,随胜之部。值荆蛮骚动,三鸦路绝,宁先驱平之。因抚慰蛮左,翕然降附,遂税得马一千五百匹供军。寻除南郢州刺史。及胜为大行台,表宁为大都督。率步骑一万攻梁下溠戍,破之,封武平县伯,邑五百户。又攻拔梁齐兴镇等九城,获户二万而还。未及论功,属魏孝武西迁,东魏遣侯景率众寇荆州,宁随胜奔梁。梁武帝引宁至香磴前,谓之曰:"观卿风表,终至富贵,我当使卿衣锦还乡。"宁答曰:"臣世荷魏恩,位为列将,天长丧乱,本朝倾覆,不能北面逆贼,幸得息肩有道。傥如明诏,欣幸实多。"因涕泣横流,梁武为之动容。在梁二年,胜乃与宁密图归计。宁曰:"朱异既为梁主所信任,请往见之。"胜然其言。宁乃见异,申以投分之言,微托思归之意,辞气雅至。异亦嗟挹,谓宁曰:"桑梓之思,其可忘怀?当为奏闻,必望遂所请耳。"未几,梁主果许胜等归。

  大统二年,宁自梁归阙,进爵为侯,增邑三百户。久之,迁车骑将军、行泾州事。时贼帅莫折后炽寇掠居民,宁率州兵与行原州事李贤讨破之。转通直散骑常侍、东义州刺史。东魏亦以胡梨苟为东义州刺史。宁仅得入州,梨苟亦至。宁迎击,破之,斩其洛安郡守冯善道。州既邻接疆场,百姓流移,宁留心抚慰,咸来复业。

  十二年,转凉州刺史。宁未至而前刺史宇文仲和据州作乱。诏遣独孤信率兵与宁讨之。宁先至凉州,为陈祸福,城中吏民皆相率降附。仲和仍据城不下,寻亦克之。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都督、凉西凉二州诸军事、散骑常侍、凉州刺史。十五年,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进爵为公。

  十六年,宕昌叛羌獠甘作乱,逐其王弥定而自立,并连结傍乞铁匆及郑五丑等。诏宁率军与宇文贵、豆卢宁等讨之。宁别击獠甘,而山路险阻,才通单骑,獠甘已分其党立栅守险。宁进兵攻之,遂破其栅。獠甘率三万人逆战,宁复大破之,追奔至宕昌。獠甘将百骑走投生羌巩廉玉。弥定遂得复位。宁以未获獠甘,密欲图之,乃扬声欲还。獠甘闻之,复招引叛羌,依山起栅,欲攻弥定。宁谓诸将曰:"此羌入吾术中,当进兵擒之耳。"诸将思归,咸曰:"生羌聚散无常,依据山谷,今若追讨,恐引日无成。且弥定还得守蕃,将军功已立矣。獠甘势弱,弥定足能制之。以此还师,策之上者。"守曰:"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岂可舍将灭之寇,更烦再举。人臣之礼,知无不为。以此观诸君不足与计事也。如更沮众,宁岂不能斩诸君邪!"遂进军,獠甘众亦至,与战,大破之,生获獠甘,徇而斩之。并执巩廉玉送阙。所得军实,悉分赏将士,宁无私焉。师还,诏宁率所部镇河阳。宁先在凉州,戒夷服其威惠,迁镇之后,边民并思慕之。

  魏废帝元年,复除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初茹茹与魏和亲,后更离叛。寻为突厥所破,杀其主阿那瑰。部落逃逸者,仍奉瑰之子孙,抄掠河右。宁率兵邀击,获瑰子孙二人,并其种落酋长。自是每战破之,前后获数万人。进爵安政郡公。三年,吐谷浑通使于齐,宁击获之,就拜大将军。宁后遣使诣太祖请事,太祖即以所服冠履衣被及弓箭甲槊等赐宁。谓其使人曰:"为我谢凉州,孤解衣以衣公,推心以委公,公其善始令终,无损功名也。"

  时突厥木汗可汗假道凉州,将袭吐浑,太祖令宁率骑随之。军至番禾,吐浑已觉,奔于南山。木汗将分兵追之,令俱会于青海。宁谓木汗曰:"树敦、贺真二城,是吐浑巢穴。今若拔其本根,余种自然离散,此上策也。"木汗从之,即分为两军。木汗从北道向贺真,宁趣树敦。浑娑周国王率众逆战,守击斩之。逾山履险,遂至树敦。敦是浑之旧都,多诸珍藏。而浑主先已奔贺真,留其征南王及数千人固守。宁进兵攻之,伪退,浑人果开门逐之,因回兵奋击,门未及阖,宁兵遂得入。生获其征南王,俘虏男女、财宝,尽归诸突厥。浑贺罗拔王依险为栅,周回五十余里,欲塞宁路。宁攻其栅,破之,俘斩万计,获杂畜数万头。木汗亦破贺真,虏浑主妻子,大获珍物。宁还军于青海,与木汗会。木汗握宁手,叹其勇决,并遗所乘良马,令宁于帐前乘之,木汗亲自步送。突厥以宁所图必破,皆畏惮之,咸曰:"此中国神智人也。"及将班师,木汗又遗宁奴婢一百口,马五百匹、羊一万口。宁乃还州。寻被征入朝,属太祖崩,宁悲恸不已,乃请赴陵所尽哀,并告行师克捷。

  孝闵帝践阼,拜小司徒,出为荆襄淅郢等五十二州及江陵镇防诸军事、荆州刺史。宁有识画,谙兵权,临敌指捴,皆如其策,甚得当时之誉。及在荆州,颇自奢纵贪浊,不修法度。尝出,有人诉州佐曲法,宁还付被讼者治之。自是有事者不复敢言,声名大损于西州。保定三年,卒于州。谥曰烈。子雄嗣。

  雄字世武。少勇敢,膂力过人,便弓马,有算略。年十四,从宁于牵屯山奉迎太祖。仍从校猎,弓无虚发。太祖叹异之。寻尚太祖女永富公主。除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累迁驾部中大夫、大驭中大夫。从柱国、枹罕公辛威镇金城,遂卒于军,时年二十四。雄弟祥,以父勋赐爵武遂县公。祥弟云,亦以父勋赐爵武平县公,历位司织下大夫,仪同大将军。云弟威,亦以父勋赐爵武当县公。

  陆腾,字显圣,代人也。高祖俟,魏征西大将军、东平王。祖弥,夏州刺史。父旭,性雅澹,好《老》、《易》、纬候之学,撰《五星要诀》及《两仪真图》,颇得其指要。太和中,征拜中书博士,稍迁散骑常侍。知天下将乱,遂隐于太行山。孝庄即位,屡征不起。后赠并汾恒肆四州刺史。

  腾少慷慨有大节,解巾员外散骑侍郎、司徒府中兵参军。尔朱荣入洛,以腾为通直散骑侍郎、帐内都督。从平葛荣,以功赐爵清河县伯。普泰初,迁朱衣直阁。尚安平主,即东莱王贵平女也。魏孝武幸贵平第,见腾,与语悦之,谓贵平曰:"阿翁真得好婿。"即擢为通直散骑常侍。及孝武西迁,腾时使青州,遂没于邺。东魏兴和初,征拜征西将军,领阳城郡守。大统九年,大军东讨,以腾所据冲要,遂先攻之。时兵威甚盛,长史麻休劝腾降,不许。拒守经月余,城陷被执。太祖释而礼之,问其东间消息,腾盛陈东州人物,又叙述时事,辞理抑扬。太祖笑曰:"卿真不背本也。"即拜帐内大都督。未几,除太子庶子,迁武卫将军。既为太祖所知,愿立功效,不求内职,太祖嘉之。十三年,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魏废帝元年,安康贼黄众宝等作乱,连结汉中,众数万,攻围东梁州。城中粮尽,诏腾率军自子午谷以援之。腾乃星言就道,至便与战,大破之。军还,拜龙州刺史。太祖谓腾曰:"今欲通江油路,直出南秦,卿宜善思经略。"腾曰:"必望临机制变,未敢预陈。"太祖曰:"此是卿取柱国之日,卿其勉之。"即解所服金带赐之。州民李广嗣、李武等凭据岩险,以为堡壁,招集不逞之徒,攻劫郡县,历政不能治。腾密令多造飞梯,身率麾下,夜往掩袭。未明,四面俱上,遂破之,执广嗣等于鼓下。其党有任公忻者,更聚徒众,围逼州城。乃语腾曰:"但免广嗣及武,即散兵请罪。"腾谓将士曰:"吾若不杀广嗣等,可谓隳军实而长寇仇,事之不可者也。公忻竖子,乃敢要人!"即斩广嗣及武,以首示之。贼徒沮气,于是出兵奋击,尽获之。

  魏恭帝三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转江州刺史,爵上庸县公,邑二千户。陵州木笼獠恃险粗犷,每行抄劫,诏腾讨之。獠既因山为城,攻之未可拔。腾遂于城下多设声乐及诸杂伎,示无战心。诸贼果弃其兵仗,或携妻子临城观乐。腾知其无备,密令众军俱上,诸贼惶惧,不知所为。遂纵兵讨击,尽破之,斩首一万级,俘获五千人。

  世宗初,陵、眉、戎、江、资、邛、新、遂八州夷夏及合州民张瑜兄弟并反,众数万人,攻破郡县。腾率兵讨之。转潼州刺史。武成元年,诏征腾入朝,世宗面敕之曰:"益州险远,非亲勿居,故令齐公作镇。卿之武略,已著遐迩,兵马镇防,皆当委卿统摄。"于是徙隆州刺史,随宪入蜀。及赵公招代宪,复请留之。

  保定元年,迁隆州总管,领刺史。二年,资州盘石民反,杀郡守,据险自守,州军不能制。腾率军讨击,尽破斩之。而蛮、獠兵及所在蜂起,山路险阻,难得掩袭。腾遂量山川形势,随便开道。蛮獠畏威,承风请服。所开之路,多得古铭,并是诸葛亮、桓温旧道。是年,铁山獠抄断内江路,使驿不通。腾乃进军讨之。欲至铁山,乃伪还师。贼不以为虞,遂不守备。腾出其不意击之,应时奔溃。一日下其三城,斩其魁帅,俘获三千人,招纳降附者三万户。

  帝以腾母在齐,未令东讨。适有其亲属自东还朝者,晋公护奏令伪告腾云:"齐为无道,已诛公家,母兄并从涂炭。"盖欲发其怒也。腾乃发哀泣血,志在复仇。四年,齐公宪与晋公护东征,请腾为副。赵公招时在蜀,复留之。晋公护与招书曰:"今朝廷令齐公扫荡河、洛,欲与此人同行。汝彼无事,且宜借吾也。"于是命腾驰传入朝,副宪东讨。五年,拜司宪中大夫。

  天和初,信州蛮、蜒据江峡反叛,连结二千余里,自称王侯,杀刺史守令等。又诏腾率军讨之。腾乃先趣益州,进骁勇之士,兼具楼船,沿外江而下。军至汤口,分道奋击,所向摧破。乃筑京观以旌武功。语在《蛮传》。涪陵郡守蔺休祖又据楚、向、临、容、开、信等州,地方二千余里,阻兵为乱。复诏腾讨之。初与大战,斩首二千余级,俘获千余人。当时虽摧其锋而贼众既多,自夏及秋,无日不战,师老粮尽,遂停军集市,更思方略。贼见腾不出,四面竞前。腾乃激励其众,士皆争奋,复攻拔其鱼令城,大获粮储,以充军实。又破铜盘等七栅,前后斩获四千人,并船舰等。又筑临州、集市二城,以镇遏之。腾自在龙州,至是前后破平诸贼,凡赏得奴婢八百口,马牛称是。于是巴蜀悉定,诏令树碑纪绩焉。

  四年,迁江陵总管。陈遣其将章昭达率众五万、船舰二千围江陵。卫王直闻有陈寇,遣大将军赵訚、李迁哲等率步骑赴之,并受腾节度。时迁哲等守外城,陈将程文季、雷道勤夜来掩袭。迁哲等惊乱,不能抗御。腾夜遣开门,出甲士奋击,大破之。陈人奔溃,道勤中流矢而毙,虏获二百余人。陈人又决龙川宁邦堤,引水灌江陵城。腾亲率将士战于西堤,破之,斩首数千级,陈人乃遁。六年,进位柱国,进爵上庸郡公,增邑通前三千五百户。建德二年,征拜大司空,寻出为泾州总管。宣政元年冬,薨于京师。赠本官加并汾等五州刺史,重赠大后丞。谥曰定。子玄嗣。

  玄字士鉴,腾入关时,年始七岁。仕齐为奉朝请,历成平县令。齐平,高祖见玄,特加劳免,即拜地官府都上士。大象末,为隋文相府内兵参军。玄弟融,字士倾,最知名,少历显职。大象中,位至大将军、定陵县公。

  贺若敦,代人也。父统,为东魏颍州长史。大统三年,执刺史田迅以州降。至长安,魏文帝谓统曰:"卿自颍川从我,何日能忘。"即拜右卫将军、散骑常侍、衮州刺史,赐爵当亭县公。寻除北雍州刺史。卒,赠侍中、燕朔恒三州刺史、司空公,谥曰哀。

  敦少有气干,善骑射。统之谋执迅也,虑事不果,又以累弱既多,难以自拔,沉吟者久之。敦时年十七,乃进策曰:"大人往事葛荣,已为将帅;后入尔朱,礼遇犹重。韩陵之役,屈节高欢,既非故人,又无功效。今日委任,无异于前者,正以天下未定,方藉英雄之力。一旦清平,岂有相容之理。以敦愚计,恐将来有危亡之忧。愿思全身远害,不得有所顾念也。"统乃流涕从之,遂定谋归太祖。时群盗蜂起,各据山谷。大龟山贼张世显潜来袭统,敦挺身赴战,手斩七八人,贼乃退走。统大悦,谓左右僚属曰:"我少从军旅,战阵非一,如此儿年时胆略者,未见其人。非唯成我门户,亦当为国名将。"

  明年,从河内公独孤信于洛阳,被围。敦弯弓三石,箭不虚发。信大奇之,乃言于太祖。太祖异之,引置麾下,授都督,封安陵县伯,邑四百户。尝从太祖校猎于甘泉宫,时围人不齐,兽多逃逸,太祖大怒,人皆股战。围内唯有一鹿,俄亦突围而走。敦跃马驰之,鹿上东山,敦弃马步逐至山半,便掣之而下。太祖太悦,诸将因得免责。累迁太子庶子、抚军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大都督、车骑大将军、散骑常侍、仪同三司,进爵广乡县侯。敦既有武艺,太祖恒欲以将帅任之。魏废帝二年,拜右卫将军,俄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公。

  时岷蜀初开,民情尚梗。巴西人谯淹据南梁州,与梁西江州刺史王开业共为表里,扇动群蛮。太祖令敦率军讨之。山路艰险,人迹罕至。敦身先将士,攀木缘崖,倍道兼行,乘其不意。又遣仪同扶猛破其别帅向镇侯于白帝。淹乃与开业并其党帛玉成、侯造等率众七千,口累三万,自垫江而下,就梁王琳。敦邀击,破之。淹复依山立栅,南引蛮帅向白彪为援。敦设反间,离其党与,因其懈怠,复破之。斩淹,尽俘其众。进爵武都公,增邑通前一千七百户,拜典祀中大夫。寻出为金州都督、七州诸军事、金州刺史。向白彪又与蛮帅向五子等聚众为寇,围逼信州。诏敦与开府田弘赴救,未至而城已陷。进与白彪等战,破之,俘斩二千人。仍进军追讨,遂平信州。是岁,荆州蛮帅文子荣自号仁州刺史,拥逼土人,据沮漳为逆。复令敦与开府潘招讨之,擒子荣,并虏其众。

  武成元年,入为军司马。自江陵平后,巴、湘之地并内属,每遣梁人守之。至是陈将侯瑱、侯安都等围逼湘州,遏绝粮援。乃令敦率步骑六千,度江赴救。瑱等以敦孤军深入,规欲取之。敦每设奇伏,连战破瑱,乘胜径进,遂次湘州。因此轻敌,不以为虞。俄而霖雨不已,秋水泛溢,陈人济师,江路遂断。粮援既绝,人怀危惧。敦于是分兵抄掠,以充资费。恐瑱等知其粮少,乃于营内多为土聚,覆之以米,集诸营军士,人各持囊,遣官司部分,若欲给粮者。因召侧近村民,阳有所访问,令于营外遥见,随即遣之。瑱等闻之,良以为实。乃据守要险,欲旷日以老敦师。敦又增修营垒,造庐舍,示以持久。湘、罗之间,遂废农业。瑱等无如之何。

  初,土人亟乘轻船,载米粟及笼鸡鸭以饷瑱军。敦患之、乃伪为土人,装船伏甲士于中。瑱兵人望见,谓饷船之至,逆来争取。敦甲士出而擒之。敦军数有叛人乘马投瑱者,辄纳之。敦又别取一马,牵以趣船,令船中逆以鞭鞭之。如是者再三,马便畏船不上。后伏兵于江岸,遣人以招瑱军,诈称投附。瑱便遣兵迎接,竞来牵马。马既畏船不上,敦发伏掩之,尽殪。此后实有馈饷及亡命奔瑱者,犹谓敦之设诈,逆遣捍击,并不敢受。相持岁余,瑱等不能制,求借船送敦度江。敦虑其或诈,拒而弗许。瑱复遣使谓敦曰:"骠骑在此既久,今欲给船相送,何为不去?"敦报云:"湘州是我国家之地,为尔侵逼。敦来之日,欲相平殄。既未得一决,所以不去。"瑱后日复遣使来,敦谓使者云:"必须我还,可舍我百里,当为汝去。"瑱等留船于江,将兵去津路百里。敦觇知非诈,徐理舟楫,勒众而还。在军病死者十五六。晋公护以敦失地无功,除名为民。

  保定二年,拜工部中大夫。寻出为金州总管、七州诸军事、金州刺史。三年,从柱国杨忠引突厥破齐长城,至并州而还,以敦为殿。别封一子顺义县公,邑一千户。五年,除中州刺史,镇函谷。敦恃功负气,顾其流辈皆为大将军,敦独未得,兼以湘州之役,全军而反,不蒙旌赏,翻被除名,每怀怨怒。属有台使至,及出怨言。晋公护怒,遂征敦还,逼令自杀。时年四十九。建德初,追赠大将军。谥曰烈。

  子弼,有文武材略。大象末,位至开府仪同大将军、扬州刺史、襄邑县公。

  敦弟谊,亦知名。开皇初,官至柱国、海陵县公。

  权景宣,字晖远,天水显亲人也。父昙腾,魏陇西郡守。赠秦州刺史。景宣少聪悟,有气侠,宗党皆叹异之。年十七,魏行台萧宝夤见而奇之,表为轻车将军。及宝夤败,景宣归乡里。太祖平陇右,擢为行台郎中。魏孝武西迁,授镇远将军、步兵校尉,加平西将军、秦州大中正。大统初,转祠部郎中。

  景宣晓兵权,有智略。从太祖拔弘农,破沙苑,皆先登陷阵。转外兵郎中。从开府于谨援洛阳,景宣督课粮储,军以周济。时初复洛阳,将修缮宫室,景宣率徒三千,先出采运。会东魏兵至,司州牧元季海等以众少拔还,属城悉叛,道路拥塞。景宣将二十骑,且战且走。从骑略尽,景宣轻马突围,手斩数级,驰而获免,因投民家自匿。景宣以久藏非计,乃伪作太祖书,招募得五百余人,保据宜阳,声言大军续至。东魏将段琛等率众至九曲,惮景宣,不敢进。景宣恐琛审其虚实,乃将腹心自随,诈云迎军,因得西遁。与仪同李延孙相会,攻孔城。洛阳以南,寻亦来附。太祖即留景宣守张白坞,节度东南义军。东魏将王元轨入洛,景宣与延孙等击走之。以功授大行台右丞。进屯宜阳,攻襄城,拔之,获郡守王洪显,俘斩五百余人。太祖嘉之,征入朝。录前后功,封显亲县男,邑三百户。除南阳郡守。郡邻敌境,旧制,发民守防三十五处,多废农桑,而奸宄犹作。景宣至,并除之,唯修起城楼,多备器械,寇盗敛迹,民得肄业。百姓称之,立碑颂德。太祖特赏粟帛,以旌其能。迁广州刺史。

  侯景举河南来附,景宣从仆射王思政经略应接。既而侯景南叛,恐东魏复有其地,以景宣为大都督、豫州刺史,镇乐口。东魏亦遣张伯德为刺史。伯德令其将刘贵平率其戍卒及山蛮,屡来攻逼。景宣兵不满千人,随机奋击,前后擒斩三千余级,贵平乃退走。进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颍川陷后,太祖以乐口等诸城道路阻绝,悉令拔还。襄州刺史杞秀以狼狈得罪。景宣号令严明,戎旅整肃,所部全济,独被优赏。仍留镇荆州,委以鸦南之事。

  初,梁岳阳王萧詧将以襄阳归朝,仍勒兵攻梁元帝于江陵。詧叛将杜岸乘虚袭之。景宣乃率骑三千,助詧破岸,詧因是乃送其妻王氏及子灊入质。景宣又与开府杨忠取梁将柳仲礼,拔安陆、随郡。久之,随州城民吴士英等杀刺史黄道玉,因聚为寇。景宣以英等小贼,可以计取之,若声其罪,恐同恶者众。乃与英书,伪称道玉凶暴,归功英等。英果信之,遂相率而至。景宣执而戮之,散其党与。进攻应城,拔之,获夏侯珍洽。于是应、礼、安、随并平。朝议以景宣威行南服,乃授并安肆郢新应六州诸军事、并州刺史。寻进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侍中,兼督江北司二州诸军事,进爵为伯,邑五百户。唐州蛮田鲁嘉自号豫州伯,引致齐兵,大为民患。景宣又破之,获鲁嘉,以其地为郡。转安州刺史。梁定州刺史李洪远初款后叛,景宣恶其怀贰,密袭破之,虏其家口及部众。洪远脱身走免。自是酋帅慑服,无敢叛者。

  燕公于谨征江陵,景宣别破梁司徒陆法和司马羊亮于涢水。又遣别帅攻拔鲁山。多造舟舰,益张旗帜,临江欲度,以惧梁人。梁将王琳在湘州,景宣遗之书,论以祸福。琳遂遣长史席壑因景宣请举州款附。孝闵帝践阼,征为司宪中大夫,寻除基鄀硖平四州五防诸军事、江陵防主,加大将军。保定四年,晋公护东讨,景宣别讨河南。齐豫州刺史王士良、永州刺史萧世怡并以城降。景宣以开府谢彻守永州,开府郭彦守豫州,以士良、世怡及降卒一千人归诸京师。寻而洛阳不守,乃弃二州,拔其将士而还。至昌州而罗阳蛮反,景宣回军破之,斩首千级,获生口二千、杂畜千头,送阙。还次灞上,晋公护亲迎劳之。

  天和初,授荆州总管、十七州诸军事、荆州刺史,进爵千金郡公。陈湘州刺史华皎举州款附,表请援兵。敕景宣统水军与皎俱下。景宣到夏口,陈人已至。而景宣以任遇隆重,遂骄傲恣纵,多自矜伐,兼纳贿货,指麾节度,朝出夕改。将士愤怒,莫肯用命。及水军始交,一时奔北,船舰器仗,略无孑遗。时卫公直总督诸军,以景宣负败,欲绳以军法。朝廷不忍加罪,遣使就军赦之。寻遇疾卒。赠河渭鄯三州刺史,谥曰恭。

  子如璋嗣。位至开府、胶州刺史。如璋弟如玖,仪同大将军、广川县侯。

  景宣之去乐口,南荆州刺史郭贤据鲁阳以拒东魏。

  贤字道因,赵兴阳周人也。父云,凉州司马。贤性强记,学涉经史。魏正光末,贼帅宿勤明达围逼豳州,刺史毕晖补贤统军,与之据守。后为州主薄,行北地郡事。以征讨有功,授都督。

  大统二年,齐神武袭陷夏州。太祖虑其南下,与朝臣议之。贤进曰:"高欢兵士虽众,智勇已竭,策其举措,必不敢远来。昔贺拔公初薨,关中振骇,而欢不能因利乘便,进取雍州,是其无智。及銮驾西迁,六军寡弱,毛鸿宾丧败,关门不守,又不能乘此危机,以要一战,是其无勇。今上下同心,士民戮力,欢志沮丧,宁敢送死?且豳、夏荒阻,千里无烟,纵欲南侵,资粮莫继。以此而言,不来必矣。"齐神武后果退,如贤所策。

  寻加伏波将军,从王思政镇弘农。授使持节、行义州事、当州都督。转行弘农郡事。贤质直有算略,思政甚重之,御边之谋,多与贤参决。十二年,除辅国将军、南荆州刺史。及侯景来附,思政遣贤先出三鸦,镇于鲁阳。加大都督,封安武县子,邑四百户。寻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及颍川被围,东魏遣蛮酋鲁和扇动群蛮,规断鸦路。和乃遣其从弟与和为汉广郡守,率其部曲,侵扰州境。贤密简士马,轻往掩袭,大破之,遂擒鲁和。既而颍川陷,权景宣等并拔军西还,自鲁阳以东,皆附东魏。东魏将彭乐因之,遂来攻逼。贤抚循将士,咸为尽其力用。乐不能克,乃引军退。而东魏又以土民韦默儿为义州刺史,镇父城以逼贤。贤又率军攻默儿,擒之。转广州刺史。

  后从尉迟迥伐蜀,行安州事。魏恭帝元年,行宁蜀郡事,兼益州长史。以平蜀勋,进爵为伯,增邑五百户。转行始州事。孝闵帝践阼,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侯,增邑通前一千四百户。世宗初,除匠师中大夫。寻出为勋州刺史,镇玉壁。武成二年,迁安应等十二州诸军事、安州刺史,进爵乐昌县公。贤在官虽无明察之誉,以廉平待物,去后颇亦见思。保定三年,转陕州刺史。天和元年,卒于位,赠少保、宁蔚朔三州刺史,谥曰节。

  贤衣服饮食虽以俭约自处,而居家丰丽,室有余赀。时论讥其诈云。子正嗣。

  史臣曰:昔耿恭抗劲虏于疏勒,马敦拒群兵于汧城,虽以生易死,终赖王师之助,其嘉声峻节,亦见称于良史焉。贺若敦志节慷慨,深入敌境,勍敌绝其粮道,长江阻其归涂,势危而策出无方,事迫而雄心弥厉。故能使士卒感其义,敌人畏其威,利涉死地,全师而返。非夫忘生以徇国者,其孰能若此者乎。俯窥元定之俦,曾粪土之不若也。诚宜裂地以赏之,分职以授之;而茂勋莫纪,严刑已及。嗟乎!政之纰缪,一至于此!天下是以知宇文护不能终其位焉。史宁、权景宣并以将帅之才,受内外之宠。总戎薄伐,著克敌之功;布政莅民,垂称职之誉。若此者,岂非有国之良翰欤。然而史在末年,货财亏其雅志。权亦晚节矜骄,丧其威声。传曰"终之实难",其斯之谓矣。陆腾志气懔然,雅仗名节。及授戎律,建藩麾,席卷巴梁,则功著铭典;云撤江汉,则声流帝籍。身名俱劭,其最优乎。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国学迷 岑参《张仪楼》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阮小五为何叫“短命二郎”不是“短命五郎”? 一代女皇武则天为何否定一生事业甘为李家媳妇? 刘邦经营策略和我交朋友 准能成土豪 东周列国故事之公孙无知吃瓜换班 李弘是怎么死的?武则天的长子为何英年早逝? 汉高祖刘邦点评陈平:聪明过头而不能当一把手 清朝道光皇帝为何选择无能的奕詝 而舍弃奕? 揭开一代铮臣魏征的为官之道:不做忠臣做良臣 左懋第是哪个朝代的 明代著名政治家左懋第简介 揭秘:杨贵妃集万千宠爱为何没能成为皇后 奉军“客卿”张宗昌:在张作霖眼皮底下起家 历史上什么是光荣革命 光荣革命产生了什么影响 孙元良国军司令官临阵脱逃:气得蒋介石要枪毙他 战史奇迹:檀道济靠玩沙子吓退北魏大军 王维《送李判官赴东江》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秘武则天弥留之际为何念念不忘为褚遂良平反 富商范蠡:历尽千辛万苦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国 朱元璋的军队为何所向披靡如此强悍? 特殊君臣关系:曹操为什么三哭郭嘉? 解密:刘豫的傀儡政权伪齐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秦始皇陵怪事频发 皇陵地宫竟藏史前巨猫 孙斌与庞涓谁更厉害?孙斌与庞涓有何历史故事 宋真宗赵恒有几个儿子?宋真宗赵恒儿子列表 古代休书暗藏玄妙 忠厚之举遭误解 历史上的杨家将都是怎么死的 历史上最有骨气的皇帝 国破后自缢而死 揭秘:宋徽宗竟然挖地道密会名妓李师师 揭秘:李莲英用亲妹妹色诱光绪帝的内幕 军中无女?让你看看古代的军妓有多悲惨! 咸丰帝为何事感慨:做皇帝想勤俭都不容易 如何评价陆游?为什么有人说陆游晚节不保? 两晋时也有个“姜太公”:而且88岁的时候任丞相 曹操花费巨大代价接回蔡文姬究竟有何目的? 最奢华的死亡 慈禧太后陪葬陵揭秘 水浒中最嚣张的亲兄弟 抱宋江大腿却死得蹊跷 明孝宗与张皇后生了几个子女?明孝宗子女有哪些 楚成王之死:历史上因泄露储君人选而被杀的国君 逃不出的宿命: 红楼金陵十二钗的泣泪诗 为什么左良玉没剿灭张献忠:实力不够还是另有隐情 吕布靠边站他才是三国第一名将!以少胜多之王 文治总统徐世昌轶事:家境贫寒老婆数次回婆家 貂蝉不爱吕布和曹操 竟然喜欢关羽! 养心殿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 与军机处仅一墙之隔 李鸿章是汉奸吗 李鸿章为何背上汉奸之名 美媒:中国外交闪电战高明翻盘 美不知如何反击 盘点:志愿军名扬朝鲜战场的八大血战 大蓝洞历史变迁:有可能解开玛雅文明消失之谜 后宫妻妾竟还有工资:皇后一年能拿一千两 宋朝灭亡:是因为赵匡胤给后代了一个严重隐患 完颜宗弼死后葬于何地 完颜宗弼的墓在哪里 宋江如何夺取梁山之主?为何不是武功最强的卢俊义 揭秘末代皇帝溥仪因何事向老婆下跪求饶 袁世凯为何扒自己的祖坟?一生迷信的袁世凯 水浒传中的王婆是干什么的?王婆是怎么死的 乾隆皇帝七次下江南:为何雍正帝很少出巡? 伯夷叔齐饿死的地方在哪里? 奶婆陆贞到底是如何给皇帝吹枕头风? 解密:金字塔巨石是怎样搬运的? 哪对君臣是最佳拍档 竟不是刘备诸葛亮 狗血的安史之乱看叛军二位公子如何坑爹的 唐朝的谏臣魏征有多富?腰缠万贯良田几千公顷 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不少细节仍是未解谜团 揭秘:中国古代历史上男女是否真的授受不亲? 松柏之志的故事 李泰深受李世民宠爱为何没有当上太子 大清炒作高手:左宗棠如何自提身价? 张充和往事:19岁报考北大数学零分仍被破格录取 刘鹗的代表作是什么?刘鹗和太古学派是什么关系 从元帅被降为列兵 最后被斯大林下令处决的元帅 古代寡妇的命运:曹操把寡妇集中分配士兵当妻子 揭秘:秦朝从流氓转变成新贵的假太监究竟是谁? 埃及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死后为何不住金字塔 包青天包拯嫂娘是谁 包拯的官职是几品 具有铁手腕的文臣曾巩是如何治理辖地的 张献忠的圣旨脏话太多 看完根本严肃不起来 太平天国严禁过年却热衷于选美女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是怎样一步步征服世界的 刘伯温预知千年事死前一句话至今无人能解其意 雍正反腐究竟狠到什么程度?贪官个个胆颤心惊 齐宣王与钟无艳 齐宣王为何立钟无艳为后 王昭君与王政君是一人吗?与昭君相关的故事有哪些 揭秘夺嫡这件事 没有比元朝更精彩的了 千里追敌收复河东失地 唐太宗李世民第二次出征 揭秘昆仑山地狱之门 死亡原因大揭秘 汉代中兴名臣霍光结局悲惨是自找的吗? 揭秘古罗马建筑为何上千年屹立可保持不倒 道光谕旨里的黑色幽默:22岁英国女主有无匹配? 绑缚进京策:朱元璋拍脑袋的“高招” 嘉庆帝杀和珅列举的二十条罪状:被杀命运难逃! 失传1500年的桌游? 现代人对其竟一无所知 揭秘:孝庄钱皇后与明英宗朱祁镇的爱情故事 朱元璋杀功臣:第一屠夫明太祖朱元璋残暴杀戮功臣 王守仁在日本为什么会那么火?什么是阳明学? 揭秘:大清朝的皇帝们为何大多爱娶蒙古女人? 解密:嘉靖皇帝朱厚熜是如何当上皇帝的? 曝光朱厚照:训练女子为私娼以供玩乐 古代帝王爱做买卖:汉灵帝摆摊卖肉“一刀准” 施耐庵为何把水浒传中四名美貌少妇推向断头台? 宋朝积弱地缘环境极为恶劣却也曾拓疆三千里 讀通鑑論十卷末一卷 東都事略一百三十卷 彌陀經疏鈔演義定本四卷 紀效新書十八卷首一卷練兵實紀九卷練兵實紀雜集六卷 易經疏註六十四卷周易繋辭註疏大全合纂四卷 白氏文集七十一卷 蘭亭考十二卷附一卷續考一卷 陭堂摘藁十六卷 朔風吟略十一卷 佛說無量壽經義疏六卷 劉禮部集十二卷 鐵堂詩鈔二卷 麻科活人全書四卷 吳疆域圖說三卷 卷施閣文甲集十卷乙集八卷年譜一卷附行狀表傳墓志銘遺事述九篇 醫燈續焰二十一卷 全唐文一千卷總目三卷 欽定禮部則例二百二卷 佛母大孔雀明王經三卷 大錢圖錄一卷 [康熙]遂寧縣志四卷 王文成公全書七種三十八卷 [乾隆]萊州府志十六卷 說鈴五十三種 柯亭子詩初集八卷二集十卷文集八卷駢體文集六卷 權載之文集五十卷摭遺一卷附錄一卷 皇朝瑣屑錄四十四卷 楚辭集注八卷後語六卷辯證二卷 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目錄四卷 瀛海論三卷 新鐫全像通俗演義隋煬帝艶史八卷四十回 京師女子師範學堂暫行章程 懷舊集十二卷續集六卷又續集二卷附女士詩錄一卷 陳檢討集二十卷 律表三十八卷首一卷洗冤錄表四卷 輿圖總論注釋 袁永之集二十卷 七經掌訣 皇清經解續編一千四百三十卷 船山詩草二十卷 周忠介公燼餘集三卷年譜一卷遺事一卷 [康熙]南平縣志二十五卷 十駕齋養新錄二十卷十駕齋養新餘錄三卷 篁韵盦詩鈔六卷 [光緒]丹陽縣志三十六卷首一卷 棠村詞 說帖簡明目錄三十六卷 易傳集解十七卷 陸潤庠殿試卷 續刻楊復所先生家藏文集八卷 容齋隨筆十六卷續筆十六卷三筆十六卷四筆十六卷五筆十卷 有正味齋駢體文續集八卷 御製文三集十六卷 闕里述聞十四卷 三易注略六卷讀法一卷 電氣鍍金略法一卷 重刻賴古堂尺牘新鈔三選結鄰集十五卷首一卷 浙西水利備考 三蘇全集 馭交記十二卷 天文大成全志輯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1_58.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2_68_71.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8_48_50_66.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_x4_13_23-25.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管窺緝要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天文大成步天歌要訣_黃鼎纂清善成堂.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2_26-27.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64-66.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3_85-86_90.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8_41_44_46_48_54_59_118-119.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7_27_34_40_64_67_75_83-84_86_89-90_92-95_98_11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_x1_44.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御制數理精蘊_江寧藩署.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學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三角法舉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句股闡微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弧三角舉要正弧三角形斜弧三角形弧三角用次形法八線相當法引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環中黍尺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塹堵測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幾何補編解八線割圓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疑問補交會管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交食蒙求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揆日候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3_42-43_79.djvu 歷算全書之冬致攷諸方日軌五星紀要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火星本法七政細草補注仰儀簡儀二銘補注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駢枝平立定三差詳說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曆學_宣城梅定九先生宣城梅定九先生_x1_62.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筆算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度算釋例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djvu 歷算全書之方程論少廣拾遺一_宣城梅定九先生青珊瑚館_x1_21.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周髀矩數圖注周髀用矩述周髀算經述周髀算經校勘記周髀算經考證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古今算學叢書第三之幾何原本_劉鐸算學書局.djvu 魏宫烛台 魏帝妇人饰 魏帝逼虹 魏征西 魏文手巾 魏文颁菊蕊 魏王瓠 魏舒堂堂 魏舒画筹 魏舒罢郎 魏豹俘 魏齐首 鱼书雁凭 鱼出听曲 鱼千里 鱼去乙 鱼在藻 鱼头生 鱼水 鱼游釜中 鱼烂土崩 鱼网鸿离 鱼羹宋嫂 鱼轩 鱼隐刀 鱼须笏 鱼饭羹 鱼龙变化 鱼龙爵马 鲁两儒生 鲁伯禽 鲁侯昌 鲁元 鲁勾践 鲁卫之政 鲁国男子 鲁国髽 鲁壁书 鲁姑弃子 鲁恭文字 鲁殿灵光 鲁男子 鲁缟薄 鲁莽灭裂 鲁衣冠 鲁褒论 鲁褒钱神 鲁诸生 鲁连义不帝秦 鲁连乘舟 鲁连蹈海 鲁连逃金 鲁酒 鲁阳金行 鲁隐观鱼 鲁雉 鲁馆 鲁鱼 鲁鱼亥豕 鲂鱼赪尾 鲋鱼同葬 鲍参军 鲍叔知 鲍孤雁 鲍焦披草眠 鲍照篇翰 鲍照葵 鲍靓记井 鲍鱼载 鲐皮 鲤鱼风 鲧死羽 鲲鹏与斥鷃 鲸目 鲸鲵陆死 鳄徙 鳌戴 鳌足支撑 鳖令复生 鳖灵王蜀 鳞爪 鳣鲸失水 鵩鸟赋 鶂路 鶗鴂鸣 鶢鶋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鸟兽散 鸟哭杨震 鸟喙意儿别 鸟尽弓藏 鸟言 鸟降筵 鸠化金带钩 鸠巢一枝 鸡不如鹤 鸡五德 鸡坊拍衮 鸡树 鸡栖车 鸡犬新丰 鸡碑 鸡窗 鸡肋 鸡肋拳揎 鸡虫得失 鸡鸣 鸡鸣狗盗 鸡鹜群 鸡黍约 鸢跕水 鸣凤飞 鸣弦揆日 鸣毂 鸣玉 鸣玉宴 鸣琴而治 鸣钟鼓 鸣驺 鸣鼓而攻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