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二十三 列传第十五

卷二十三 列传第十五

  ◎苏绰(弟椿)

  苏绰,字令绰,武功人。魏侍中则之九世孙也。累世二千石。父协,武功郡守。绰少好学,博览群书,尤善算术。从兄让为汾州刺史,太祖饯于东都门外。临别,谓让曰:"卿家子弟之中,谁可任用者?"让因荐绰。太祖乃召为行台郎中。在官岁余,太祖未深知之。然诸曹疑事,皆询于绰而后定。所行公文,绰又为之条式。台中咸称其能。后太祖与仆射周惠达论事,惠达不能对,请出外议之。乃召绰,告以其事,绰即为量定。惠达入呈,太祖称善,谓惠达曰:"谁与卿为此议者?"惠达以绰对,因称其有王佐之才。太祖曰:"吾亦闻之久矣。"寻除著作佐郎。

  属太祖与公卿往昆明池观渔,行至城西汉故仓池,顾问左右,莫有知者。或曰:"苏绰博物多通,请问之。"太祖乃召绰。具以状对。太祖大悦,因问天地造化之始,历代兴亡之迹。绰既有口辩,应对如流。太祖益喜。乃与绰并马徐行至池,竟不设网罟而还。遂留绰至夜,问以治道,太祖卧而听之。绰于是指陈帝王之道,兼述申、韩之要。太祖乃起,整衣危坐,不觉膝之前席。语遂达曙,不厌。诘朝,谓周惠达曰:"苏绰真奇士也,吾方任之以政。"即拜大行台左丞,参典机密。自是宠遇日隆。绰始制文案程式,朱出墨入,及计帐、户籍之法。

  大统三年,齐神武三道入寇,诸将咸欲分兵御之,独绰意与太祖同。遂并力拒窦泰,擒之于潼关。四年,加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封美阳县子,邑三百户。加通直散骑常侍,进爵为伯,增邑二百户。十年,授大行台度支尚书,领著作,兼司农卿。

  太祖方欲革易时政,务弘强国富民之道,故绰得尽其智能,赞成其事。减官员,置二长,并置屯田以资军国。又为六条诏书,奏施行之。

  其一,先治心,曰:

  凡今之方伯守令,皆受命天朝,出临下国,论其尊贵,并古之诸侯也。是以前世帝王,每称共治天下者,唯良宰守耳。明知百僚卿尹,虽各有所司,然其治民之本,莫若宰守之最重也。凡治民之礼,先当治心。心者,一身之主,百行之本。心不清净,则思虑妄生。思虑妄生,则见理不明。见理不明,则是非谬乱。是非谬乱,则一身不能自治,安能治民也!是以治民之要,在清心而已。夫所谓清心者,非不贪货财之谓也,乃欲使心气清和,志意端静。心和志静,则邪僻之虑,无因而作。邪僻不作,则凡所思念,无不皆得至公之理。率至公之理以临其民,则彼下民孰不从化。是以称治民之本,先在治心。

  其次又在治身。凡人君之身者,乃百姓之表,一国之的也。表不正,不可求直影;的不明,不可责射中。今君身不能自治,而望治百姓,是犹曲表而求直影也;君行不能自修,而欲百姓修行者,是犹无的而责射中也。故为人君者,必心如清水,形如白玉。躬行仁义,躬行孝悌,躬行忠信,躬行礼让,躬行廉平,躬行俭约,然后继之以无倦,加之以明察。行此八者,以训其民。是以其人畏而爱之,则而象之,不待家教日见而自兴行矣。

  其二,敦教化,曰:

  天地之性,唯人为贵。明其有中和之心,仁恕之行,异于木石,不同禽兽,故贵之耳。然性无常守,随化而迁。化于敦朴者,则质直;化于浇伪者,则浮薄。浮薄者,则衰弊之风;质直者,则淳和之俗。衰弊则祸乱交兴,淳和则天下自治。治乱兴亡,无不皆由所化也。

  然世道雕丧,已数百年。大乱滋甚,且二十岁。民不见德,唯兵革是闻;上无教化,惟刑罚是用。而中兴始尔,大难未平,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凡百草创,率多权宜。致使礼让弗兴,风俗未改。比年稍登稔,徭赋差轻,衣食不切,则教化可修矣。凡诸牧守令长,宜洗心革意,上承朝旨,下宣教化矣。

  夫化者,贵能扇之以淳风,浸之以太和,被之以道德,示之以朴素。使百姓亹亹,中迁于善,邪伪之心,嗜欲之性,潜以消化,而不知其所以然,此之谓化也。然后教之以孝悌,使民慈爱;教之以仁顺,使民和睦;教之以礼义,使民敬让。慈爱则不遗其亲,和睦则无怨于人,敬让则不竞于物。三者既备,则王道成矣。此之谓教也。先王之所以移风易俗,还淳反素,垂拱而治天下以至太平者,莫不由此。此之谓要道也。

  其三,尽地利,曰:

  人生天地之间,以衣食为命。食不足则饥,衣不足则寒。饥寒切体,而欲使民兴行礼让者,此犹逆坂走丸,势不可得也。是以古之圣王,知其若此,故先足其衣食,然后教化随之。夫衣食所以足者,在于地利尽。地利所以尽者,由于劝课有方。主此教者,在乎牧守令长而已。民者冥也,智不自周,必待劝教,然后尽其力。诸州郡县,每至岁首,必戒敕部民,无问少长,但能操持农器者,皆令就田,垦发以时,勿失其所。及布种既讫,嘉苗须理。麦秋在野,蚕停于室,若此之时,皆宜少长悉力,男女并功,若援溺、救火、寇盗之将至。然后可使农夫不废其业,蚕妇得就其功。其有游手怠惰,早归晚出,好逸恶劳,不勤事业者,则正长牒名郡县,守令随事加罚,罪一劝百。此则明宰之教也。

  夫百亩之田,必春耕之,夏种之,秋收之,然后冬食之。此三时者,农之要也。若失其一时,则谷不可得而食。故先王之戒曰:"一夫不耕,天下必有受其饥者;一妇不织,天下必有受其寒者。"若此三时不务省事,而令民废农者,是则绝民之命,驱以就死然。单劣之户,及无牛之家,劝令有无相通,使得兼济。三农之隙,及阴雨之暇,又当教民种桑、植果,艺其菜蔬,修其园圃,畜育鸡豚,以备生生之资,以供养老之具。

  夫为政不欲过碎,碎则民烦;劝课亦不容太简,简则民怠。善为政者,必消息时宜而适烦简之中。故《诗》曰:"不刚不柔,布政优优,百禄是求。"如不能尔,则必陷于刑辟矣。

  其四,擢贤良,曰:

  天生蒸民,不能自治,故必立君以治之。人君不能独治,故必置臣以佐之。上至帝王,下及郡国,置臣得贤则治,失贤则乱,此乃自然之理,百王不能易也。

  今刺史守令,悉有僚吏,皆佐治之人也。刺史府官则命于天朝,其州吏以下,并牧守自置。自昔以来,州郡大吏,但取门资,多不择贤良;末曹小吏,唯试刀笔,并不问志行。夫门资者,乃先世之爵禄,无妨子孙之愚瞽;刀笔者,乃身外之末材,不废性行之浇伪。若门资之中而行贤良,是则策骐骥而取千里也;若门资之中而得愚瞽,是则土牛木马,形似而用非,不可以涉道也。若刀笔之中而得志行,是则金相玉质,内外俱美,实为人宝也;若刀笔之中而得浇伪,是则饰画朽木,悦目一时,不可以充榱椽之用也。今之选举者,当不限资荫,唯在得人。苟得其人,自可起厮养而为卿相,伊尹、傅说是也,而况州郡之职乎。苟非其人,则丹朱、商均虽帝王之胤,不能守百里之封,而况于公卿之胄乎。由此而言,官人之道可见矣。

  凡所求材艺者,为其可以治民。若有材艺而以正直为本者,必以其材而为治也;若有材艺而以奸伪为本者,将由其官而为乱也,何治之可得乎。是故将求材艺,必先择志行。其志行善者,则举之;其志行不善者,则去之。而今择人者多云:"邦国无贤,莫知所举"。此乃未之思也,非适理之论。所以然者,古人有言:明主聿兴,不降佐于昊天;大人基命,不擢才于后土。常引一世之人,治一世之务。故殷、周不待稷、契之臣,魏、晋无假萧、曹之佐。仲尼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岂有万家之都,而云无士。但求之不勤,择之不审,或用之不得其所,任之不尽其材,故云无耳。古人云:"千人之秀曰英,万人之英曰隽。"今之智效一官,行闻一邦者,岂非近英隽之士也。但能勤而审察,去虚取实,各得州郡之最而用之,则民无多少,皆足治矣。孰云无贤!

  夫良玉未剖,与瓦石相类;名骥未驰,与驽马相杂。及其剖而莹之,驰而试之,玉石驽骥,然后始分。彼贤士之未用也,混于凡品,竟何以异。要任之以事业,责之以成务,方与彼庸流较然不同。昔吕望之屠钓,百里奚之饭牛,宁生之扣角,管夷吾之三败,当此之时,悠悠之徒,岂谓其贤。及升王朝,登霸国,积数十年,功成事立,始识其奇士也。于是后世称之,不容于口。彼瑰伟之材,不世之杰,尚不能以未遇之时,自异于凡品,况降此者哉。若必待太公而后用,是千载无太公;必待夷吾而后任,是百世无夷吾。所以然者,士必从微而至著,功必积小以至大,岂有未任而已成,不用而先达也。若识此理,则贤可求,士可择。得贤而任之,得士而使之,则天下之治,何向而不可成也。

  然善官人者必先省其官。官省,则善人易充,善人易充,则事无不理;官烦,则必杂不善之人,杂不善之人,则政必有得失。故语曰:"官省则事省,事省则民清;官烦则事烦,事烦则民浊。"清浊之由,在于官之烦省。案今吏员,其数不少。昔民殷事广,尚能克济,况今户口减耗,依员而置,犹以为少。如闻在下州郡,尚有兼假,扰乱细民。甚为无理。诸如此辈,悉宜罢黜,无得习常。非直州郡之官,宜须善人,爰至党族闾里正长之职,皆当审择,各得一乡之选,以相监统。夫正长者,治民之基。基不倾者,上必安。

  凡求贤之路,自非一途。然所以得之审者,必由任而试之,考而察之。起于居家,至于乡党,访其所以,观其所由,则人道明矣,贤与不肖别矣。率此以求,则庶无愆悔矣。

  其五,恤狱讼,曰:

  人受阴阳之气以生,有情有性。性则为善,情则为恶。善恶既分,而赏罚随焉。赏罚得中,则恶止而善劝;赏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民无所措手足,则怨叛之心生。是以先王重之,特加戒慎。夫戒慎者,欲使治狱之官,精心悉意,推究事源。先之以五听,参之以证验,妙睹情状,穷鉴隐伏,使奸无所容,罪人必得。然后随事加刑,轻重皆当,赦过矜愚,得情勿喜。又能消息情理,斟酌礼律,无不曲尽人心,远明大教,使获罪者如归。此则善之上也。然宰守非一,不可人人皆有通识,推理求情,时或难尽。唯当率至公之心,去阿枉之志,务求曲直,念尽平当。听察之理,必穷所见,然后栲讯以法,不苛不暴,有疑则从轻,未审不妄罚,随事断理,狱无停滞。此亦其次。若乃不以仁恕而肆其残暴,同民木石,专任捶楚。巧诈者虽事彰而获免,辞弱者乃无罪而被罚。有如此者,斯则下矣,非共治所寄。今之宰守,当勤于中科,而慕其上善。如在下条,则刑所不赦。

  又当深思远大,念存德教。先王之制曰:"与杀无辜,宁赦有罪;与其害善,宁其利淫。"明必不得中,宁滥舍有罪,不谬害善人也。今之从政者则不然。深文巧劾,宁致善人于法,不免有罪于刑。所以然者,非皆好杀人也,但云为吏宁酷,可免后患。此则情存自便,不念至公,奉法如此,皆奸人也。夫人者,天地之贵物,一死不可复生。然楚毒之下,以痛自诬,不被申理,遂陷刑戮者,将恐往往而有。是以自古以来,设五听三宥之法,著明慎庶狱之典,此皆爱民甚也。凡伐木杀草,田猎不顺,尚违时令,而亏帝道;况刑罚不中,滥害善人,宁不伤天心、犯和气也!天心伤,和气损,而欲阴阳调适,四时顺序,万物阜安,苍生悦乐者,不可得也。故语曰,一夫吁嗟,王道为之倾覆,正谓此也。凡百宰守,可无慎乎。

  若有深奸巨猾,伤化败俗,悖乱人伦,不忠不孝,故为背道者,杀一利百,以清王化,重刑可也。识此二途,则刑政尽矣。

  其六,均赋役,曰:

  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明先王必以财聚人,以仁守位。国而无财,位不可守。是故三五以来,皆有征税之法。虽轻重不同,而济用一也。今逆寇未平,军用资广,虽未遑减省,以恤民瘼,然令平均,使下无匮。夫平均者,不舍豪强而征贫弱,不纵奸巧而困愚拙,此之谓均也。故圣人曰:"盖均无贫。"

  然财货之生,其功不易。织纴纺绩,起于有渐,非旬日之间,所可造次。必须劝课,使预营理。绢乡先事织纴,麻土早修纺绩。先时而备,至时而输,故王赋获供,下民无困。如其不预劝戒,临时迫切,复恐稽缓,以为己过,捶扑交至,取办目前。富商大贾,缘兹射利,有者从之贵买,无者与之举息。输税之民,于是弊矣。

  租税之时,虽有大式,至于斟酌贫富,差次先后,皆事起于正长,而系之于守令。若斟酌得所,则政和而民悦;若检理无方,则吏奸而民怨。又差发徭役,多不存意。致令贫弱者或重徭而远戍,富强者或轻使而近防。守令用怀如此,不存恤民之心,皆王政之罪人也。

  太祖甚重之,常置诸座右。又令百司习诵之。其牧守令长,非通六条及计帐者,不得居官。

  自有晋之季,文章竞为浮华,遂成风俗。太祖欲革其弊,因魏帝祭庙,群臣毕至,乃命绰为大诰,奏行之。其词曰:

  惟中兴十有一年,仲夏,庶邦百辟,咸会于王庭。柱国泰洎群公列将,罔不来朝。时乃大稽百宪,敷于庶邦,用绥我王度。皇帝曰:"昔尧命羲和,允厘百工。舜命九官,庶绩咸熙。武丁命说,克号高宗。时惟休哉,朕其钦若。格尔有位,胥暨我太祖之庭,朕将丕命女以厥官。"

  六月丁巳,皇帝朝格于太庙,凡厥具僚,罔不在位。

  皇帝若曰:"咨我元辅、群公、列将、百辟、卿士、庶尹、御事,朕惟寅敷祖宗之灵命,稽于先王之典训,以大诰于尔在位。昔我太祖神皇。肇膺明命,以创我皇基。烈祖景宗,廓开四表,底定武功。暨乎文祖,诞敷文德,龚惟武考,不陨其旧。自时厥后,陵夷之弊,用兴大难于彼东丘,则我黎人,咸坠涂炭。惟台一人,缵戎下武,夙夜祗畏,若涉大川,罔识攸济。是用稽于帝典,揆于王廷,拯我民瘼。惟彼哲王,示我通训,曰天生蒸民,罔克自乂,上帝降鉴睿圣,植元后以乂之。惟时元后弗克独乂,博求明德,命百辟群吏以佐之。肆天之命辟,辟之命官,惟以恤民,弗惟逸念。辟惟元首,庶黎惟趾,股肱惟弼。上下一体,各勤攸司,兹用克臻于皇极。故其彝训曰:'后克艰厥后,臣克艰厥臣,政乃乂。'今台一人,膺天之嘏,既陟元后。股肱百辟又服我国家之命,罔不咸守厥职。嗟夫,后弗艰厥后,臣弗艰厥臣,于政何弗斁,呜呼艰哉!凡尔在位,其敬听命。

  皇帝若曰:"柱国,唯四海之不造,载繇二纪。天未绝我太祖列祖之命,用锡我以元辅。国家将坠,公惟栋梁。皇之弗极,公惟作相。百揆愆度,公惟大录。公其允文允武,克明克乂,迪七德,敷九功,龛暴除乱,下绥我苍生,旁施于九土。若伊之在商,周之有吕,说之相丁,用保我无疆之祚。"

  皇帝若曰:"群公、太宰、太尉、司徒、司空。惟公作朕鼎足,以弼乎朕躬。宰惟天官,克谐六职。尉惟司武,武在止戈。徒惟司众,敬敷五教。空惟司土,利用厚生。惟时三事,若三阶之在天;惟兹四辅,若四时之成岁。天工人其代诸。"

  皇帝若曰:"列将,汝惟鹰扬,作朕爪牙,寇贼奸宄,蛮夷猾夏,汝徂征,绥之以惠,董之以威。刑期于无刑,万邦咸宁。俾八表之内,莫违朕命,时汝功。

  皇帝若曰:"庶邦列辟,汝惟守土,作民父母。民惟不胜其饥,故先王重农;不胜其寒,故先王贵女功。民之不率于孝慈,则骨肉之恩薄;弗惇于礼让,则争夺之萌生。惟兹六物,实为教本。呜呼!为上在宽,宽则民怠。齐之以礼,不刚不柔,稽极于道。"

  皇帝若曰:"卿士、庶尹、凡百御事,王者惟岁,卿士惟月,庶尹惟日,御事惟时。岁月日时,罔易其度,百宪咸贞,庶绩其凝。呜呼!惟若王官,陶均万国,若天之有斗,斟元气,酌阴阳,弗失其和,苍生永赖;悖其序,万物以伤。时惟艰哉!"

  皇帝若曰:"惟天地之道,一阴一阳;礼俗之变,一文一质。爰自三五,以迄于兹,匪惟相革,惟其救弊,匪惟相袭,惟其可久。惟我有魏,承乎周之末流,接秦汉遗弊,袭魏晋之华诞,五代浇风,因而未革,将以穆俗兴化,庸可暨乎。嗟我公辅、庶僚、列侯,朕惟否德,其一心力,祗慎厥艰,克遵前王之丕显休烈,弗敢怠荒。咨尔在位,亦协乎朕心,惇德允元,惟厥难是务。克捐厥华,即厥实,背厥伪,崇厥诚。勿愆勿忘,一乎三代之彝典,归于道德仁义,用保我祖宗之丕命。荷天之休,克绥我万方,永康我黎庶。戒之哉!戒之哉!朕言之不再。"

  柱国泰洎庶僚百辟拜手稽首曰:"'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惟三五之王,率繇此道,用臻于刑措。自时厥后,历千载而未闻。惟帝念功,将反叔世,逖致于雍。庸锡降丕命于我群臣。博哉王言,非言之难,行之实难。罔不有初,鲜克有终。《商书》曰:'终始惟一,德乃日新。'惟帝敬厥始,慎厥终,以跻日新之德,则我群臣,敢不夙夜对扬休哉。惟兹大谊,未光于四表,以迈种德,俾九域幽遐,咸昭奉元后之明训,率迁于道,永膺无疆之休。"

  帝曰:"钦哉。"

  自是之后,文笔皆依此体。

  绰性俭素,不治产业,家无余财。以海内未平,常以天下为己任。博求贤俊,共弘治道,凡所荐达,皆至大官。太祖亦推心委任,而无间言。太祖或出游,常预署空纸以授绰,若须有处分,则随事施行,及还,启知而已。绰尝谓治国之道,当爱民如慈父,训民如严师。每与公卿议论,自昼达夜,事无巨细,若指诸掌。积思劳倦,遂成气疾。十二年,卒于位,时年四十九。太祖痛惜之,哀动左右。及将葬,乃谓公卿等曰:"苏尚书平生谦退,敦尚俭约。吾欲全其素志,便恐悠悠之徒,有所未达;如其厚加赠谥,又乖宿昔相知之道。进退惟谷,孤有疑焉。"尚书令史麻瑶越次而进曰:"昔晏子,齐之贤大夫,一狐裘三十年。及其死也,遗车一乘。齐侯不夺其志。绰既操履清白,谦挹自居,愚谓宜从俭约,以彰其美。"太祖称善,因荐瑶于朝廷。及绰归葬武功,唯载以布车一乘。太祖与群公,皆步送出同州郭门外。太祖亲于车后酹酒而言曰:"尚书平生为事,妻子兄弟不知者,吾皆知之。惟尔知吾心,吾知尔意。方欲共定天下,不幸遂舍我去,奈何!"因举声恸哭,不觉失卮于手。至葬日,又遣使祭以太牢,太祖自为其文。

  绰又著《佛性论》、《七经论》,并行于世。明帝二年,以绰配享太祖庙庭。子威嗣。

  威少有父风,袭爵美阳伯。娶晋公护女新兴公主,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爵怀道县公。建德初,稍迁御伯下大夫。大象末,开府仪同大将军。

  隋开皇初,以绰著名前代,乃下诏曰:"昔汉高钦无忌之义,魏武挹子干之风,前代名贤,后王斯重。魏故度支尚书、美阳伯苏绰,文雅政事,遗迹可称。展力前王;垂声著绩。宜开土宇,用旌善人。"于是追封邳国公,邑二千户。

  绰弟椿,字令钦。性廉慎,沉勇有决断。正光中,关右贼乱,椿应募讨之,授荡寇将军。累功迁奉朝请、厉威将军、中散大夫,赐爵美阳子,加都督、持节、平西将军、太中大夫。大统初,拜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姓贺兰氏。四年,出为武都郡守。改授西夏州长史,除帅都督,行弘农郡事。

  椿当官强济,特为太祖所知。十四年,置当州乡帅,自非乡望允当众心,不得预焉。乃令驿追椿领乡兵。其年,破盘头氐有功,除散骑常侍,加大都督。十六年,征随郡,军还,除武功郡守。既为本邑,以清俭自居,小大之政,必尽忠恕。寻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爵为侯。武成二年,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保定三年,卒。子植嗣。

  史臣曰:《书》云:"惟后非贤弗乂,惟贤非后罔食"。是以知人则哲,有国之所先;用之则行,为下之常道。若乃庖厨、胥靡、种德、微管之臣,罕闻于世;黜鲁、逐荆、抱关、执戟之士,无乏于时。斯固《典》、《谟》所以昭则,《风》、《雅》所以兴刺也。诚能监前事之得丧,劳虚己于吐握,其知贤也必用,其授爵也勿疑,则舜、禹、汤、武之德可连衡矣,稷、契、伊、吕之流可比肩矣。太祖提剑而起,百度草创。施约法之制于竞逐之辰,修治定之礼于鼎峙之日。终能斫雕为朴,变奢从俭,风化既被,而下肃上尊;疆场屡扰,而内亲外附。斯盖苏令绰之力也。名冠当时,庆流后嗣,宜哉。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钦定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增改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汉官则例 吏部铨选满洲官员则例 钦定吏部铨选满洲官员则例 吏部铨选满洲官员则例 吏部增改铨选满官则例 吏部铨选满官则例 吏部铨选满官则例 钦定吏部铨选满洲官员则例 钦定吏部满洲铨选则例 吏部铨选满官则例 铨选满洲则例 客牕偶谈 国朝八旗封爵考 皇朝文职官录 皇朝文职官录 皇朝职官志 皇朝职官志 职官述 万历八年四月急选报 明功臣袭封底簿 皇明功臣封爵考 官品令 新刻官员品级考 新刻官员品级考 品级考 品级考 品级考 直省府县官员铨选考语 使职文献通编正编十卷外编十二卷 明职 新镌京本校正华夷总览大明官制 大明一统文武诸司衙门官制 大明一统文武诸司衙门官制 大明一统文武诸司衙门官制 大明一统文武诸司衙门官制 大明一统文武诸司衙门官制 官爵志 官爵志 官爵志 官爵志 官爵志 官级由升 官礼制考 官制备考 官制备考 官制备考 百官述 官职会通 诸司职掌 诸司职掌 诸司职掌 诸司职掌 诸司职掌 冠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山朹省冠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冠縣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山朹省冠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冠縣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山朹省冠縣委員會學習宣傳文史委員會.djvu 冠縣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山朹省冠縣委員會學習宣傳文史委員會.djvu 高唐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高唐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高唐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山朹省高唐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高唐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高唐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高唐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山朹省高唐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高唐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山朹省高唐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濱州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濱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濱州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濱州市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濱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濱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濱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濱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濱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濱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惠民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惠民縣委員會文史組.djvu 惠民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惠民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惠民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惠民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陽信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陽信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陽信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陽信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陽信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陽信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陽信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陽信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陽信縣文史資料第五輯_山朹省陽信縣政協文史委員會文史資料科.djvu 無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無棣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山朹省出版總社惠民分社.djvu 無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無棣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無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無棣縣委員會.djvu 沾化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沾化縣第一屆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沾化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沾化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沾化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沾化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沾化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沾化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博興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博興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博興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博興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博興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六輯_博興縣政協文史委濱州地區新聞出版局.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七輯_博興縣政協文史委濱州地區新聞出版社.djvu 博興文史資料第八輯_博興縣政協文史委濱州地區新聞出版局.djvu 鄒平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鄒平文史辦.djvu 曹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曹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曹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曹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曹縣文史資料第三輯_政協曹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定陶文史錄第五輯_定陶縣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定陶文史錄第六輯_定陶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定陶文史錄第七輯_政協定陶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成武文史第一輯_政協成武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成武文史第二輯_政協成武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成武文史第三輯_政協成武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成武文史第五輯_政協成武縣文史資料委員會山朹省河澤地區新聞出版局.djvu 成武政協志一1981年6月1987年2月_政協成武縣委員會.djvu 單縣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單縣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單縣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山朹省單縣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鄆城文史資料第二集_政協山朹省鄆城縣委員會文史科.djvu 鄆城文史資料第三集_政協山朹省鄆城縣委員會文史科.djvu 鄆城文史資料第四集_山朹省鄆城縣政協文史委員會.djvu 鄆城文史資料第五輯_鄆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鄆城縣政協志_縣志編寫辦公室縣志編寫辦公室.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一輯_政協鄄城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二輯_政協鄄城縣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三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四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五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六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七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八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鄄城文史資料第九輯_鄄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專輯第三輯_朹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資料第四輯_政協朹明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朹明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資料第六輯_政協朹明縣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資料第八輯_朹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朹明文史資料第九輯_朹明縣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四輯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編輯室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九輯_政協福建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六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十九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八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二十九輯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一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二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三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政協泉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政協漳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四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五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福建文史資料第三十七輯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djvu 歲月留痕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文史資料第二十六輯_翠屏區政協文史學習委員會翠屏區政府農村工作委員會.djvu 文史資料選編第一卷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福建省各級政協文史資料咨詢指南續編_政協福建省委員會文史資料委員會福建省圖書館.djvu 俞元桂教授紀念集_福建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中國民主同盟福建省委員會福建師範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一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組.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二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三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五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六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福州市歷史學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七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八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九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 福州文史資料選輯第十輯_政協福建省福州市委員會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