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大全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反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四

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四

  周惠达 (冯景) 杨宽(兄穆 俭) 柳庆(子机)

  周惠达,字怀文,章武文安人也。父信,少仕州郡,历乐乡、平舒、成平三县令,皆以廉能称。惠达幼有志操,好读书,美容貌,进退可观,见者莫不重之。魏齐王萧宝夤为瀛州刺史,召惠达及河间冯景同在阁中,甚礼之。及宝夤还朝,惠达随入洛阳。领军元叉势倾海内,惠达尝因宝夤与叉言论,叉叹重之,于座遗惠达衣物。孝昌初,魏临淮王彧北讨,以惠达为府长流参军。及万俟丑奴等构乱,萧宝夤西征,惠达复随入关。宝夤后与贼战不利,退还,仍除雍州刺史,令惠达使洛阳。未还,而宝夤反谋闻于京师。有司以惠达是其行人,将执之。乃私驰还,至潼关,遇大使杨侃。侃谓惠达曰:"萧氏逆谋已成,何为故入兽口?"惠达曰:"萧王为左右所误,今往,庶其改图。"及至,宝夤反形已露,不可弥缝,遂用惠达为光禄勋、中书舍人。宝夤既败,人悉逃散,唯惠达等数人从之。宝夤语惠达曰:"人生富贵,左右咸言尽节,及遭厄难,乃知岁寒也。"

  贺拔岳获宝夤送洛,留惠达为府祭酒,给其衣马,即与参议。岳为关中大行台,以惠达为从事中郎。尝使至洛,魏孝武与惠达语及世难。惠达陈天下事势,述岳有诚节,唯以忧国定乱为事。言辞激切,帝甚嘉之。及还,具以白岳。岳曰:"人生于天,受命于君,岂有利人荣禄,而不忧其祸难?卿之所奏,实获吾心。"自是更被亲礼。岳每征讨,恒命惠达居守。又转岳府属。

  岳为侯莫陈悦所害,悦得惠达,欲官之。惠达辞以疾,不见许,乃遁入汉阳之麦积崖。悦平,惠达归于太祖,即用秦州司马,安辑陇右。及太祖为大都督总兵赴雍,复以惠达为府司马,便委任焉。魏孝武诏太祖尚冯翊长公主,以惠达为长史,赴洛阳奉迎。至潼关,遇孝武已西,即令惠达先。太祖谓惠达曰:"昔周之东迁,晋、郑是依。今乘舆播越,降临关右。吾虽猥当其任,而才愧昔人。卿宜戮力,共成功业,以取富贵也。"对曰:"惠达宦游有年,属明公一匡之运,富贵之事,非所敢望。但愿明公威德加于天下,惠达得效其尺寸,则志愿毕矣。"

  太祖为大将军、大行台,以惠达为行台尚书、大将军府司马,封文安县子,邑三百户。太祖出镇华州,留惠达知后事。于时既承丧乱,庶事多阙。惠达营造戎仗,储积食粮,简阅士马,以济军国之务,时甚赖焉。为安东将军,拜太子少傅,进爵为伯,增邑三百户。寻除中书令,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九百户,加卫大将军、左光禄大夫。

  四年,兼尚书右仆射。其年,太祖与魏文帝东征,惠达辅魏太子居守,总留台事。惠达前后辞让,帝手诏答曰:"西顾无忧,唯公是属。萧、寇之重,深所寄怀。"及邙山失律,人情骇动。赵青雀率东人据长安子城反,惠达奉太子出渭桥北以御之。军还,青雀等伏诛。拜吏部尚书。久之,复为右仆射。

  自关右草创,礼乐缺然。惠达与礼官损益旧章,至是仪轨稍备。魏文帝因朝奏乐,顾谓惠达曰:"此卿之功也。"寻拜仪同三司。

  惠达虽居显职,性谦退,善下人,尽心勤公,进拔良士。以此人皆敬而附之。十年,薨。子题嗣。隋开皇初,以惠达著绩前代,追封萧国公。

  冯景,字长明,少与惠达同志相友。延昌中,梁人寇抄徐、扬,景谓萧宝夤曰:"今梁寇凭凌,朝廷思靖边之将。王若能先驱效命,非唯雪家国之耻,亦是保身之长策也。"宝夤深然之。及宝夤为大都督,以景为功曹参军。后为右仆射,引景入省,领尚书都令史。正光中,宝夤为关西大行台,又假景陵江将军,领大行台都令史,从宝夤征讨。宝夤将举兵反,景固谏,不从。

  宝夤败后,景还洛。朝廷先闻景有谏言,故免之。除奉车都尉。汝阳王元叔昭为陇右大行台,启景为行台郎中。贺拔岳为大都督,又以景为从事中郎。太祖平侯莫陈悦,除景略阳郡守,寻兼行台左丞,留守原州。魏孝武西迁,封高阳县伯,邑三百户。迁散骑常侍、行台尚书,加瀛州刺史。大统初,行泾州事。后以疾卒。

  杨宽,字景仁,弘农华阴人也。祖恩,魏镇远将军、河间内史。父钧,博学强识,举秀才,拜大理平,转廷尉正。累迁,历洛阳令、左中郎将、华州大中正、河南尹、廷尉卿、安北将军、七兵尚书、北道大行台、恒州刺史、怀朔镇将,卒于镇。赠侍中、司空公,追封临贞县伯,谥曰恭。

  宽少有大志,每与诸儿童游处,必择高大之物而坐之,见者咸异焉。及长,颇解属文,尤尚武艺。弱冠,除奉朝请。属钧出镇恒州,请从展效,乃改授将军、高阙戍主。时茹茹既乱,其主阿那瑰来奔,魏帝遣使纳之,诏钧率兵卫送。宽亦从,以功拜行台郎中。时北边贼攻围镇城,钧卒,城民等推宽守御。寻而城陷,宽乃北走茹茹。后讨镇贼,破之,宽始得还朝。

  魏广阳王渊与宽素相委昵,渊犯法得罪,宽被逮捕。魏孝庄时为侍中,与宽有旧,藏之于宅,遇赦得免。除宗正丞。北海王颢少相器重,时为大行台,北征葛荣,欲启宽为左丞,与参谋议。宽辞以孝庄厚恩未报,义不见利而动。颢未之许。颢妹婿李神轨谓颢曰:"杨宽义士也,匹夫犹不可夺志,况义士乎。王今强之以行,亦恐不为人用。"颢乃止。孝庄践阼,拜通直散骑侍郎,领河南尹丞,行洛阳令。

  邢杲反,宽以都督从太宰、上党王元天穆讨平之。就拜通直散骑常侍。师未还,属元颢自梁入洛,孝庄出居河内。天穆惧,计无所出,集诸将谋之。宽曰:"吴人轻跳,非王之敌。况悬军深入,师老兵疲,强弩之末,何能为也。愿径取成皋,会兵伊、洛,戮带定襄,于是乎在。此事易同摧朽,王何疑焉。"天穆然之,乃引军趣成皋,令宽与尔朱兆为后拒。寻以众议不可,乃回赴石济。宽夜行失道,后期。诸将咸言:"宽少与北海周旋,今不来矣。"天穆答曰:"杨宽非轻于去就者也,其所逗留,必有他故。吾当为诸君保明之。"语讫,候骑白宽至。天穆抚髀而笑曰:"吾固知其必来。"遽出帐迎之,握其手曰:"是所望也。"即给牛三十头、车五乘、绵绢一十五车、羊五十口。与天穆俱谒孝庄于太行,拜散骑常侍、安东将军。仍为都督,从平河内,进围北中。

  时梁陈庆之为颢勒兵守北门,天穆驻马围外,遣宽至城下说庆之。宽先自称姓名,然后与语,备陈利害,劝令早降。庆之不答。久之,乃曰:"贤兄抚军在此,颇欲相见。"宽答曰:"仆兄既力屈王威,迹沦逆党,人臣之理,何烦相见。向所以先申姓名者,岂不知兄在彼乎。直以信不见疑,忠为令德耳。仆之昆季,幸不待言。但当议良图,自求多福。"天穆闻之,谓左右曰:"杨宽大异人,何至不惜形便如此。"自是弥敬重之。孝庄反正,拜中军将军、太府卿、华州大中正,封澄城县伯,邑三百户。

  尔朱荣被诛,其从弟世隆等拥部曲烧城门,出据河桥,还逼京师。进宽镇北将军、使持节、大都督,随机捍御。世隆谓宽曰:"岂忘太宰相知之深也?"宽答曰:"太宰见爱以礼,人臣之交耳。令日之事,事君常节。"世隆北走,宽追至河内。俄而尔朱兆陷洛阳,囚执孝庄帝。宽还洛不可,遂自成皋奔梁。至建业,闻孝庄帝弑崩,宽发哀尽礼。梁武义之,待之甚厚。寻而礼送还朝。至下邳,尔朱仲远启复宽官爵,留为大行台吏部尚书。

  孝武初,改授散骑常侍、骠骑将军、给事黄门侍郎,监内典书事。时夏州戍兵数千人据衮州反,诏宽兼侍中,节度诸军讨平之。中尉綦摐与宽有宿憾,诬以他罪,劾之。孝武谓侍臣等曰:"杨宽清直,朕极知其无罪,但不能杜法官之奏耳。"事下廷尉,寻得申释。又除黄门侍郎,兼武卫将军。孝武与齐神武有隙,遂召募骑勇,广增宿卫。以宽为阁内大都督,专总禁旅。从孝武入关,兼吏部尚书。录从驾勋,进爵华山郡公,邑一千二百户。大统初,迁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傅、仪同三司。三年,使茹茹,迎魏文悼后。还,拜侍中、都督泾州诸军事、泾州刺史。五年,除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东雍州诸军事、东雍州刺史,即本州也。十年,转河州刺史。十六年,兼大丞相府司马。

  朝议欲经略汉川,而梁宜丰侯萧循固守南郑。十七年,宽从大将军达奚武讨之。梁武陵王萧纪遣将杨乾运率兵万余人救循。武令宽督开府王杰、贺兰愿德等邀击之。军至白马,与乾运合战,破之,俘斩数千人。军还,除南豳州刺史。魏废帝初,入为尚书左仆射、将作大监,坐事免。魏恭帝二年,除廷尉卿。世宗初,拜大将军,增邑一千二百户。从贺兰祥讨吐谷浑,破之,别封宜阳县公,邑一千户。除小冢宰,转御正中大夫。武成二年,诏宽与麟趾学士参定经籍。

  宽性通敏,有器识。频牧数州,号为清简。历居台阁,有当官之誉。然与柳庆不协,欲按成其罪,时论颇以此讥之。保定元年,除总管梁、兴等十九州诸军事、梁州刺史。其年,薨于州。赠华、陕、虞、上、潞五州刺史。谥曰元。子纪嗣。大象末,官至上仪同大将军、虞部下大夫。

  宽二兄,穆、俭。穆字绍叔。魏永安中,除华州别驾。孝武末,宽请以澄城县伯让穆,诏许之。仍拜中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除车骑将军、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卒于家。赠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华州刺史。俭字景则。伟容仪,有才行。魏正始中,起家侍御史,加奉朝请,迁员外散骑侍郎。孝昌中,除镇远将军、顿丘太守。未及述职,元颢启请随军。建义初,兼给事黄门侍郎、左将军、太府少卿。元颢入洛,授抚军将军。孝庄反正,废于家。寻拜散骑常侍、都督颍州诸军事、颍州刺史。建明中,加征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孝武初,除卫将军、北雍州刺史。政尚宽惠,夷夏安之。孝武西迁,除侍中、骠骑将军。大统初,以本官行东秦州事,加使持节、当州大都督。从破齐神武于沙苑,封夏阳县侯,邑八百户。七年,领大丞相府谘议参军,出为都督东雍华二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华州刺史。八年,卒于家。赠本官,谥曰静。

  柳庆,字更兴,解人也。五世祖恭,仕后赵,为河东郡守。后以秦、赵丧乱,乃率民南徙,居于汝、颍之间,故世仕江表。祖縃,宋司州别驾,宋安郡守。父僧习,齐奉朝请。魏景明中,与豫州刺史裴叔业据州归魏。历北地颍川二郡守、杨州大中正。

  庆幼聪敏,有器量。博涉群书,不治章句。好饮酒,闲于占对。年十三,因曝书,僧习谓庆曰:"汝虽聪敏,吾未经特试。"乃令庆于杂赋集中取赋一篇,千有余言。庆立读三遍,便即诵之,无所遗漏。时僧习为颍川郡,地接都畿,民多豪右。将选乡官,皆依倚贵势,竞来请托。选用未定。僧习谓诸子曰:"权贵请托,吾并不用。其使欲还,皆须有答。汝等各以意为吾作书也。"庆乃具书草云:"下官受委大邦,选吏之日,有能者进,不肖者退。此乃朝廷恒典。"僧习读书,叹曰:"此儿有意气,丈夫理当如是。"即依庆所草以报。起家奉朝请。

  庆出后第四叔,及遭父忧,议者不许为服重。庆泣而言曰:"礼者盖缘人情,若于出后之家,更有苴斩之服,可夺此从彼。今四叔薨背已久,情事不追。岂容夺礼,乖违天性!"时论不能抑,遂以苫块终丧。既葬,乃与诸兄负土成坟。服阕,除中坚将军。

  魏孝武将西迁,除庆散骑侍郎,驰傅入关。庆至高平见太祖,共论时事。太祖即请奉迎舆驾,仍命庆先还复命。时贺拔胜在荆州,帝屏左右谓庆曰:"高欢已屯河北,关中兵既未至,朕欲往荆州,卿意何如?"庆对曰:"关中金城千里,天下之强国也。宇文泰忠诚奋发,朝廷之良臣也。以陛下之圣明,仗宇文泰之力用,进可以东向而制群雄,退可以闭关而固天府。此万全之计也。荆州地非要害,众又寡弱,外迫梁寇,内拒欢党,斯乃危亡是惧,宁足以固鸿基?以臣断之,未见其可。"帝深纳之。及帝西迁,庆以母老不从。独孤信之镇洛阳,乃得入关。除相府东阁祭酒,领记室,转户曹参军。八年,迁大行台郎中,领北华州长史。十年,除尚书都兵,郎中如故,并领记室。

  时北雍州献白鹿,群臣欲草表陈贺。尚书苏绰谓庆曰:"近代以来,文章华靡。逮于江左,弥复轻薄。洛阳后进,祖述不已。相公柄民轨物,君职典文房,宜制此表,以革前弊。"庆操笔立成,辞兼文质。绰读而笑曰:"枳橘犹自可移,况才子也。"寻以本官兼雍州别驾。

  广陵王元欣,魏之懿亲。其甥孟氏,屡为匈横。或有告其盗牛。庆捕推得实,趣令就禁。孟氏殊无惧容,乃谓庆曰:"今若加以桎梏,后复何以脱之?"欣亦遣使辨其无罪。孟氏由此益骄。庆于是大集僚吏,盛言孟氏依倚权戚,侵虐之状。言华,便令笞杀之。此后贵戚敛手,不敢侵暴。

  有贾人持金二十斤,诣京师交易,寄人停止。每欲出行,常自执管钥。无何,缄闭不异而失之。谓主人所窃。郡县讯问,主人遂自诬服。庆闻而叹之,乃召问贾人曰:"卿钥恒置何处?"对曰:"恒自带之。"庆曰:"颇与人同宿乎?"曰:"无。""与人同饮乎?"曰:"日者曾与一沙门再度酣宴,醉而昼寝。"庆曰:"主人特以痛自诬,非盗也。彼沙门乃真盗耳。"即遣吏逮捕沙门,乃怀金逃匿。后捕得,尽获所失之金。十二年,改三十六曹为十二部,诏以庆为计部郎中,别驾如故。

  有胡家被劫,郡县按察,莫知贼所,邻近被囚系者甚多。庆以贼徒既众,似是乌合,既非旧交,必相疑阻,可以诈求之。乃作匿名书多榜官门曰:"我等共劫胡家,徒侣混杂,终恐泄露。今欲首,惧不免诛。若听先首免罪,便欲来告。"庆乃复施免罪之榜。居二日,广陵王欣家奴面缚自告榜下。因此推穷,尽获党与。庆之守正明察,皆此类也。每叹曰:"昔于公断狱无私,辟高门可以待封。傥斯言有验,吾其庶几乎。"十三年,封清河县男,邑二百户,兼尚书右丞,摄计部。十四年,正右丞。

  太祖尝怒安定国臣王茂,将杀之,而非其罪。朝臣咸知,而莫敢谏。庆乃进曰:"王茂无罪,奈何杀之?"太祖愈怒,声色甚厉,谓庆曰:"王茂当死,卿若明其无罪,亦须坐之。"乃执庆于前。庆辞气不挠,抗声曰:"窃闻君有不达者为不明,臣有不争者为不忠。庆谨竭愚诚,实不敢爱死,但惧公为不明之君耳。愿深察之。"太祖乃悟而赦茂,已不及矣。太祖默然。明日,谓庆曰:"吾不用卿言,遂令王茂冤死。可赐茂家钱帛,以旌吾过。"寻进爵为子,增邑三百户。十五年,加平南将军。十六年,太祖东讨,以庆为大行台右丞,加抚军将军。还转尚书右丞,加通直散骑常侍。魏废帝初,除民部尚书。

  庆威仪端肃,枢机明辨。太祖每发号令,常使庆宣之。天性抗直,无所回避。太祖亦以此深委仗焉。二年,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恭帝初,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右仆射,转左仆射,领著作。六官建,拜司会中大夫。孝闵帝践阼,赐姓宇文氏,进爵平齐县公,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户。

  晋公护初摄政,欲引为腹心。庆辞之,颇忤旨。又与杨宽有隙,及宽参知政事,庆遂见疏忌,出为万州刺史。世宗寻悟,留为雍州别驾,领京兆尹。武成二年,除宜州刺史。庆自为郎,迄于司会,府库仓储,并其职也。及在宜州,宽为小冢宰,乃囚庆故吏,求其罪失。按验积六十余日,吏或有死于狱者,终无所言,唯得剩锦数匹。时人服其廉慎。保定三年,又入为司会。

  先是,庆兄桧为魏兴郡守,为贼黄宝所害。桧子三人,皆幼弱,庆抚养甚笃。后宝率众归朝,朝廷待以优礼。居数年,桧次子雄亮白日手刃宝于长安城中。晋公护闻而大怒,执庆及诸子侄皆囚之。让庆曰:"国有宪纲,皆君等所为。虽有私怨,宁得擅杀人也!"对曰:"庆闻父母之仇不同天,昆弟之仇不同国。明公以孝治天下,何乃责于此乎。"护愈怒。庆辞色无所屈,卒以此免。天和元年十二月薨。时年五十,赠鄜、绥、丹三州刺史,谥曰景。子机嗣。

  机字匡时。少有令誉,风仪辞令,为当世所推。历小纳言、开府仪同三司、司宗中大夫。大象中,御正上大夫、华州刺史。

  机弟弘,字匡道。少聪颖,亦善草隶,博涉群书,辞彩雅赡。与弘农杨素为莫逆之交。解巾中外府记室参军。建德初,除内史上士,历小宫尹、御正上士。陈遣王偃民来聘,高祖令弘劳之。偃民谓弘曰:"来日,至于蓝田,正逢滋水暴长,所赍国信,溺而从流。今所进者,假之从吏。请勒下流人,见为追寻此物也。"弘曰:"昔淳于之献空笼,前史称以为美。足下假物而进,讵是陈君之命乎。"偃民惭不能对。高祖闻而嘉之,尽以偃民所进之物赐弘,仍令报聘。占对详敏,见称于时。使还,拜内史都上士,迁御正下大夫。寻卒于官,时年三十一。高祖甚惜之。赠晋州刺史。杨素诔之曰:"山阳王弼,风流长逝。颍川荀粲,零落无时。修竹夹池,永绝梁园之赋;长杨映沼,无复洛川之文。"其为士友所痛惜如此。有文集行于世。

  庆三兄,鷟、虬、桧。虬、桧并自有传。鷟好学,善属文,魏临淮王记室参军事。早卒。子带韦,字孝孙。深沉有度量,少好学。身长八尺三寸,美风仪,善占对。韩贤为洛州刺史,召为主簿。后与诸父归朝,太祖辟为参军。时侯景作乱江右,太祖令带韦使江、郢二州,与梁邵陵、南平二王通好。行至安州,值段宝等反,带韦乃矫为太祖书以抚安之,并即降附。既至郢,见邵陵,具申太祖意。邵陵即使随带韦报命。以奉使称旨,授转辅国将军、中散大夫。十七年,太祖遣大将军达奚武经略汉川,以带韦为治行台左丞,从军南讨。时梁宜丰侯萧循守南郑,武攻之未拔。乃令带韦入城说循。曰:"足下所固者险,所恃者援,所守者民。今王师深入栈道,长驱汉川,此则所凭之险不足固也。武兴陷没于前,白马破亡于后,自余川谷酋豪,路阻而不敢进,此则所望之援不可恃也。夫顾亲戚,惧诛夷,贪荣慕利,此生人常也,今大兵总至,长围四合,戮逃亡以劝安居,赏先降以招后服,人人怀转祸之计,家家图安堵之谋,此则所部之民不可守也。且足下本朝丧乱,社稷无主,尽忠将何所托,死节不足成名,窃为足下不取也。仆闻贤者相时而动,智者因变立功。当今为足下计者,莫若肉袒军门,归命下吏,免生民于涂炭,全发肤于孝道。必当纡青拖紫,裂土分珪,名重当时,业光后嗣。岂若进退无据,身名俱灭者哉。"循然之,后乃降。魏废帝元年,出为解县令。二年,加授骠骑将军、左光禄大夫。明年,转汾阴令。发摘奸伏,百姓畏而怀之。世宗初,入为地官上士。武成元年,授帅都督、治御伯下大夫,迁武藏下大夫。保定三年,授大都督。四年,加仪同三司、中外府掾。天和二年,封康城县男,邑五百户,转职方中大夫。三年,授兵部中大夫。虽频徙职,仍领武藏。寻丁母忧。起为职方中大夫。五年,转武藏中大夫。俄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凡居剧职,十有余年,处断无滞,官曹清肃。时谯王俭为益州总管,汉王赞为益州刺史。高祖乃以带韦为益州总管府长史,领益州别驾,辅弼二王,总知军民事。建德中,大军东讨,征带韦为前军总管齐王宪府长史。齐平,以功授上开府仪同大将军,进爵为公,增邑一千户。陈王纯出镇并州,以带韦为并州司会、并州总管府长史。六年,卒于位。时年五十五。谥曰恺。子祚嗣。少有名誉。大象末,宣纳上士。

  史臣曰:周惠达见礼于宝夤,杨宽荷恩于晋泰。既而萧氏获罪,庄帝出居,遂能契阔寇戎,不以兴亡革虑;崎岖危难,不以夷险易心。斯固笃终之士。柳庆束带立朝,怀匪躬之节;莅官从政,著清白之美。并遭逢兴运,各展志能,誉重搢绅,望隆端揆,非虚云也。然庆畏避权宠,违忤宰臣,虽取诎于一时,实获申于千载矣。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国学迷 唐玄宗李隆基为什么被称为唐明皇?李隆基谥号 漠北之战介绍 历史上著名的漠北之战的战争背景 漠北之战大败匈奴 汉武帝劳军砸下多少军费 清朝地图——中国古代清朝地图 韩愈总结的读书方法:学会提要钩玄 咸丰皇帝不肯重用曾国藩 原来是因为听了这句话 王母和玉帝啥关系?玉帝驾驭万仙的法宝是什么? 清朝趣闻:顺治皇帝读书累到吐血 毒妇吕后对汉朝文景之治成功的作用 保住上万疆土的李鸿藻与李鸿章之间关系 揭秘宰相刘墉:“刘罗锅”真的是“罗锅”吗? 宋末元初将领刘整简介 刘整算是大汉奸吗 汉代曾因避讳吕雉之名:将文书中雉字用"野鸡"代替 王维《过卢四员外宅看饭僧共题七韵》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古人真潮:清朝宫女们居然就开始穿高跟鞋了 解密:李清照父亲李格非为何看空大宋房地产? 赵普罢相:赵普到底是怎么跟赵匡胤决裂的 红四方面军清点战利品趣闻:竟然鞋油误当罐头吃 索额图的女儿是谁?索额图的后代是谁? 元世祖忽必烈简介 忽必烈大元帝国的缔造者 徐福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到底去了哪里? 朱元璋不让朱棣继位 主要原因是血统问题 回族历史 回族姓氏的历史由来 清朝后宫服饰种类 清朝后宫妃嫔服饰要求及规定 周文王之父 季历生平的主要成就 中国古代哪位皇帝是体育明星? 揭秘考古发现:耶路撒冷发现耶稣被判死刑地点 一代倾世皇妃:曾迷倒六位君王的萧氏 成语高山流水出自于哪个典故 曹丕的女儿东乡公主简介 东乡公主嫁给了谁? 南京栖霞山首现比丘尼寿塔 刻有铭文保存完好 武林外史中沈浪的师傅是谁?沈浪有师傅吗 神算刘伯温烧饼歌预言背后存在什么惊人秘密 韩信:忍得了胯下之辱却忍不住权势之诱惑! 程映虹: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的后宫生活:袁世凯的三宫六院 揭秘:近代史上上为人知的清华大学史十件大事 揭秘利玛窦眼中的明朝人:不认为说谎话是罪过! 大臣阮元有何诀窍竟历经三代朝堂屹立不倒 皇帝赐他龙袍画像 却把他老婆炖了喂他喝汤 魏国大将徐晃在降魏前原是谁手下的大将 西汉那些狗惹的事儿:吕后曾因为被狗咬伤病故 诡异!神秘墓地反盗墓措施竟难倒考古专家 王维《自大散以往深林密竹磴道盘曲四五十里至黄牛》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施耐庵引用苏东坡的“经典佳话” 骂和尚裴如海 揭秘:世界上第一架飞机何时飞上天空? 古代皇帝是如何补肾的?古代皇帝都吃什么补肾 “富二代”胡亥的残忍:为权杀害12位公子10位公主 曹操不为人知的一面:提倡节俭同情老百姓的疾苦 诸葛亮北伐失败的原因在于刘禅的昏庸无道? 平凡的杨家将为何能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 李渊起兵造反是因为儿子设下的美人计? 李贞简介 唐朝唐太宗李世民第八子越王李贞生平 孟浩然《行出东山望汉川》古诗原文意思赏析 揭秘:项羽为何放过刘邦的妻子和父亲? 韩上将忆朝鲜战争 对志愿军有一种怪异的恐惧感 袁世凯的八大历史功绩:卖国贼也做了这么多好事 解读楚留香柳无眉之死: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陶渊明“粉丝”众多:诗仙李白写诗以表仰慕之情 西游记中最神秘的绝世高手是谁?法力令人惊悚 揭秘历史上"搬石头"却砸了自已脚的十大人物 白起杀了多少人? “人屠”白起坑杀了40万降卒? 对隋唐英雄李元霸死因的猜测为何都这么离奇 揭秘:看历史上绝色美女如何用美貌灭掉两个国家 狄仁杰为何变了:从支持女主武则天到光复唐室 顺治帝寝内为何陪葬着17位格格?顺治妃子的惨剧 一人独斗三大军阀的民国传奇人物:铁肩辣手邵飘萍 北洋水师的失败早已注定:琅威理与“撤旗事件” 揭秘历史上皇帝最梦寐以求的死法是哪几种? 伪满洲国时期的俄奸:较老实多充当东北警察 解密:让刘备自叹辜负了他的位蜀国叛将是谁? 最顽固的鬼子碰上了他们 也不得不当俘虏! 古代小说中蒙汗药究竟是什么成分组成的? 李师师调戏燕青为何不怕皇帝老儿处罚她? 强盗闯入家中赵咨为何酒菜招待?原来是心疼强盗 “文盲儿子”朱由检如何阴差阳错当上皇帝? 郑州小学工地挖出墓群 操场变身考古墓园 揭秘埃及艳后之死 真的是自杀身亡吗 揭秘马踏飞燕踏的并非燕子而是游隼? 汉质帝:史上唯一一个因说抱怨话被毒死的皇帝 揭秘:武则天为什么要找这么多的男宠? 汉王刘邦真是仁义之师?曾经与项羽联手“屠城” 太平天国都有哪些千奇百怪的制度和规定? 康有为三次派人刺杀慈禧内幕:结局都惨败! 天津教案中李鸿章做了什么 太平公主为何要将自己的情人送给母亲武则天? 山西抗战:村民为保护八路军物资全族惨遭日寇灭门 彭越是谁?彭越是汉初名将吗?彭越是怎么死的 揭开明清时期的造假巅峰:假古董假金子假蜡烛 古代洞房悲剧惨案:闹洞房险些闹出人命 三国历史上为何会有两个马忠?分别是什么身份 三国名将风云之忠勇武圣关羽 中国古代的反腐皇帝:雍正抄家多 诸葛亮为什么不能统一天下 真实原因揭秘 三国陶谦为何三让徐州?三让徐州结果如何 西晋最后两皇帝受尽屈辱:晋怀帝被毒死! 揭秘中国古代最危险的时刻:全国只剩1400万人! 史上最凄惨的公主:乌孙公主刘细君 三星堆人从何而来?专家探访古蜀人迁徙路 唐金龙 诗仙李白的影响力:李白的诗歌为何经久不衰? 東洋史要二卷 崇文書局彙刻書(三十三種叢書)三十一種二百八十三卷 讀書雜述八卷 日知錄三十二卷 東坡集四十卷後集二十卷 史通削繁四卷 小滄浪筆談四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玉壺清話十卷 夢厂雜著 寸心知室詩文經進集六卷 聲調前譜一卷續譜一卷後譜一卷談龍錄一卷 [雍正]山西通志二百三十卷 何文肅椒丘先生策府群玉文集三卷 爾雅翼三十二卷 李少鶴六家詩 湖海樓叢書十二種 十粒金丹十七卷 秋水庵花影集五卷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可石小草二卷 餐芍華館詩集八卷附詞一卷 淮陰金石僅存錄一卷補遺一卷 太上感應篇集注八卷格言二卷 求古錄禮說十六卷補遺一卷 國朝文錄小傳二卷 竹柏山房十五種附刻四種 航海避碰章程 鹽鐵論十二卷 墅談六卷 觀妙齋藏金石文考略十六卷 東湖叢記六卷 燕市積弊 各項款目 義門讀書記五十八卷 [康熙]濰縣志九卷 南畇文稿十二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半塘定稾二卷賸稾一卷 楝亭十二種 集古錄十卷 晉國垂棘 南軒文集四十四卷 龍圖案寶卷 思貽堂詩稿十二卷 醫學五則五卷 宋豔十二卷 心箴 戰國策十卷 二家宮詞不分卷 增補事類統編九十三卷首一卷 後漢書九十卷 羅漢子弟書 硯緒錄十六卷 周書五十卷 琴響閣詩鈔二卷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略疏二卷 湖南掌故備考三十五卷 圭塘欸乃集一卷 覺世名言六卷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炎徼紀聞.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星槎勝覽瀛涯勝覽.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瀛涯勝覽集奉使安南水程日記朝鮮紀事.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使琉球錄夷語夷字.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鴻猷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治世余聞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繼世紀聞.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名卿績記靖難功臣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國琛集.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國寶新編續吳先賢贊.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續吳先賢贊.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續吳先賢贊.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續吳先賢贊.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明詩評.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吳郡二科志新倩籍金石契守溪筆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震澤長語摘抄彭文憲公筆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畜德錄青溪暇筆摘抄閒中今古錄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翦勝野聞玉堂漫筆摘抄金台紀聞摘抄停驂錄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續停驂錄摘抄豫章漫抄摘錄科場條貫.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水東日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水東日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水東日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今言.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今言.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今言.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余冬序錄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余冬序錄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鳳洲雜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鳳洲雜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醫閭漫記譯語海槎余錄君子堂日詢手鏡.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庚巳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庚巳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四友齋叢說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四友齋叢說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四友齋叢說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菽園雜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菽園雜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菽園雜記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留青日札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松窗寤言摘錄漫記近峰記略摘抄百可漫志錦衣志星變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琅琊漫抄摘錄病榻遺言.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縣笥瑣深摘抄蘇談病逸漫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前聞記寓圃雜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蒹葭堂雜著摘抄窺天外乘二酉委譚摘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閩部疏江西輿地圖說鐃南九三府圖說.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志怪錄涉異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奇聞類紀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奇聞類紀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紀錄彙編見聞紀訓新知錄摘抄.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陸公紀易解.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陸公紀京氏易傳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陸元恪草木蟲魚疏干常侍易解.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干令升搜神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干令升搜神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干令升搜神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顧希馮玉篇直音.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顧希馮玉篇直音.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陸廣微吳地記譚子化書.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許梅屋樵談魯應龍閒總括異志常竹總修海鹽澉水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姚樂年樂郊私語王方麓檇李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前令鄭壺陽靖海紀略張方洲奉使錄.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徐襄陽西園雜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徐襄陽西園雜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徐豊崖詩談錢公良測語許雲村貽謀.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董漢陽碧裡雜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吾學編余.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今言類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今言類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今言類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今言類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鄭端簡公古言類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錢太常海石子內篇錢太常海石子外篇王沂陽龍興慈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仇舜徵通史它石仇謙謙玄機通胡仰崖遺語.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潁水遺編鍾秉文烏槎幕府記.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朱武原禮記通注朱良叔猶及編鄭敬中摘語.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采常吉倭變事略.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崔嗚吾紀事劉少彝荒箸略.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姚叔祥見只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姚叔祥見只編.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元明善本叢書鹽邑志林聖門志.djvu 四益館經學叢書今古學攷捲上_廖平成都.djvu 四益館經學叢書今古學攷卷下_廖平成都.djvu 四益館經學叢書分譔大小戴記章句凡例左傳古義凡例_廖平成都.djvu 四益館經學叢書何氏公羊春秋十論_廖平成都.djvu 湖北叢書御定易經通註卷一_趙尚輔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御定易經通註卷二_趙尚輔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御定易經通註卷三至卷四_趙尚輔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領卷一至卷二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領卷三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一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二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三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四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五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六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七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八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九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周易集解篹疏卷十_趙尚輔李道平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象通義卷一_趙尚輔秦篤輝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象通義卷二_趙尚輔秦篤輝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象通義卷三至卷四_趙尚輔秦篤輝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易象通義卷五至卷六_趙尚輔秦篤輝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尚書辨解卷一至卷二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尚書辨解卷三至卷五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尚書辨解卷六至卷七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尚書辨解卷八至卷十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湖北叢書毛詩原解卷一至卷二_趙尚輔郝敬三餘草堂.djvu 惊鵩鸟 惊鸿虚发下平原 惊鹊 惜人琴 惜分阴 惜寸分 惜誓 惟尘 惠休 惠休句 惠休家 惠休才 惠休文 惠子五车 惠子知我 惠子鱼 惠帝闻蟆 惠施书 惠施五车 惠沫 惠车 惨绿年华 惩劝 惩恶劝善 惩羹 惩羹吹虀 惩羹吹齑 惭丁 惭凫企鹤 惭卫蘧 惭妻嫂 惭安邑 惭海若 惭豹 惭路鬼 惭远志 惭邓禹 想入非非 愁入庾肠 愁损兰成 愁断蓼莪篇 愁潘病沈 愁眉 愁肠碎 愁黛 愈头风 愈风 意马 意马心猿 愚不可及 愚公 愚叟 愚叟移 愚智三十里 愚移 愚管 愚谷 感单醪 感帨 感恩珠 感故物 感甄 感逝山阳 感麟 感麟翁 愤悱 愧令狐 愧处卢前 愧邓禹 愿嚏 慈乌 慈恩题 慈恩题记 慈母三迁 慈母倚门 慈母投杼 慈母择邻 慈母断织 慈母笞不痛 慈鸦 慕嚬 慕宋 慕潘 慧业才人 慧业文人 慧可忍寒 慰情聊胜无 慷慨中流 憎家鸡 憗遗 憩棠 懒中散 懒残 懒残分芋 懒残煨半芋 懒残芋 懿公轩 戈回日 戈挥日 戈挥日回 戈挥落日 戈转日 戍楼清啸 戎眼 戏五禽 戏尘 戏彩 戏彩堂 戏彩称觞 戏彩裳 戏彩阶庭 戏斑衣 戏禽 戏舞莱衣 戏莱堂 戏莱斑 戏莱衣 成也萧何败萧何 成卢 成名竖子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