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汉语字典 | 汉语大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国学常识 | 全文检索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APP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十五 列传第七

卷十五 列传第七

  ◎寇洛 李弼(弟檦) 于谨(子实)

  寇洛,上谷昌平人也。累世为将吏。父延寿,和平中,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洛性明辨,不拘小节。正光末,以北边贼起,遂率乡亲避地于并、肆,因从尔朱荣征讨。及贺拔岳西征,洛与之乡里,乃募从入关。破赤水蜀,以功拜中坚将军、屯骑校尉、别将,封临邑县男,邑二百户。又从岳获贼帅尉迟菩萨于渭水,破侯伏侯元进于百里细川,擒万俟丑奴于长坑。洛每力战,并有功。加龙骧将军、都督,进爵安乡县子。累迁征北将军、武卫将军。及岳为大行台于平凉,以洛为右都督。

  侯莫陈悦既害岳,欲并其众。时初丧元帅,军中惶扰,洛于诸将之中,最为旧齿,素为众所信。乃收集将士,志在复仇,共相纠合,遂全众而反。既至原州,众咸推洛为盟主,统岳之众。洛复自以非才,乃固辞,与赵贵等议迎太祖。魏帝以洛有全师之功,除卫将军。太祖至平凉,以洛为右大都督。从讨侯莫陈悦,平之,拜泾州刺史。魏孝武西迁,进爵临邑县伯,邑五百户。寻进位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

  大统初,魏文帝诏曰:"往者侯莫陈悦远同逆贼,潜害故清水公岳,志在兼并。当时造次,物情惊骇。使持节、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前泾州刺史、大都督、临邑县开国公寇洛,忠款自心,勋诚早立,遂能纠合义军,以待大丞相。见危授命,推贤而奉,此而不赏,何以劝励将来。可加开府,进爵京兆郡公。"封洛母宋氏为襄城郡君。又转领军将军。三年,出为华州刺史,加侍中。与独孤信复洛阳,移镇弘农。四年,从太祖与东魏战于河桥。军还,洛率所部镇东雍。五年,卒于镇,时年五十三。赠使持节、侍中、都督雍华豳泾原三秦二岐十州诸军事、太尉、尚书令、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谥曰武。

  子和嗣。世宗二年,录勋旧,以洛配享太祖庙庭,赐和姓若口引氏,改封松阳郡公。后至开府仪同三司、宾部中大夫。

  洛弟绍,位至上柱国、北平郡公。

  李弼,字景和,辽东襄平人也。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祖贵丑,平州刺史。父永,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室丧乱,语所亲曰:"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魏永安元年,尔朱天光辟为别将,从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拜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邑五百户。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弼恒先锋陷阵,所向披靡,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天光赴洛,弼因隶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授清水郡守,恒州大中正。寻除南秦州刺史。随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军停陇上。太祖自平凉进军讨悦。弼谏悦曰:"岳既无罪而公害之,又不能抚纳其众,使无所归。宇文夏州收而用之,得其死力,咸云为主将报仇,其意固不小也。今宜解兵谢之,不然,恐必受祸。"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乃谓所亲曰:"宇文夏州才略冠世,德义可宗。侯莫陈公智小谋大,岂能自保。吾等若不为计,恐与之同至族灭。"会太祖军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翌日,弼密通使太祖,许背悦来降。夜,弼乃勒所部云:"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等何不束装?"弼妻,悦之姨也,特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情惊扰,不可复定,皆散走,争趣秦州。弼乃先驰据城门以慰辑之,遂拥众以归太祖。悦由此遂败。太祖谓弼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破悦,得金宝奴婢,悉以好者赐之。仍令弼以本官镇原州。寻拜秦州刺史。

  太祖率兵东下,征弼为大都督,领右军,攻潼关及回洛城,克之。大统初,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寻又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先锋陷敌,斩获居多。太祖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呼其麾下六十骑,身先士卒,横截之,贼遂为二,因大破。以功拜特进,爵赵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与贺拔胜攻克河东,略定汾、绛。四年,从太祖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循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翌日,又从太祖与齐神武战于河桥,每入深陷阵,身被七创,遂为所获,围守数重。弼佯若创重,殒绝于地。守者稍懈,弼睨其旁有马,因跃上西驰。得免。五年,迁司空。六年,侯景据荆州,弼与独孤信御之,景乃退走。九年,从战邙山,转太尉。十三年,侯景率河南六州来附,东魏遣其将韩轨围景于颍川。太祖遣弼率军援景,诸将咸受弼节度。弼至,轨退。王思政又进据颍川,弼乃引还。十四年,北稽胡反,弼讨平之。迁太保,加柱国大将军。魏废帝元年,赐姓徒河氏。太祖西巡,令弼居守,后事皆谘禀焉。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属茹茹为突厥所逼,举国请降,弼率前军迎之。给前后部羽葆鼓吹,赐杂彩六千段。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累巨万。

  弼每率兵征讨,朝受令,夕便引路,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其忧国忘身,类皆如此。兼复性沉雄,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元年十月,薨于位,年六十四。世宗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辂、龙旂,陈军至于墓所。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太祖庙庭。

  子耀。次子辉,尚太祖女义安长公主,遂以为嗣。

  辉大统中,起家员外散骑侍郎,赐爵义城郡公,历抚军将军、大都督、镇南将军、散骑常侍。辉常卧疾期年,太祖忧之。日赐钱一千,供其药石之费。及魏废帝有异谋,太祖乃授辉武卫将军,总宿卫事。寻而帝废,除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魏恭帝二年,加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出为岐州刺史。从太祖西巡,率公卿子弟,别为一军。孝闵帝践阼,除荆州刺史。寻袭爵赵国公,改魏国公。保定中年,加大将军。天和六年,进位柱国。建德元年,出为总管梁洋等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时渠、蓬二州生獠,积年侵暴,辉至州绥抚,并来归附。玺书劳之。

  耀既不得为嗣,朝廷以弼功重,乃封耀邢国公,位至开府。子宽,大象末,上大将军蒲山郡公。辉弟衍,大象末,大将军、真乡郡公。衍弟纶,最知名,有文武才用。以功臣子,少居显职,历吏部、内史下大夫,并获当官之誉。位至司会中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封河阳郡公。为聘齐使主。早卒。子长雅嗣。纶弟晏,建德中,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赵郡公。从高祖平齐,殁于并州。子璟以晏死王事,即袭其爵。弼弟檦。

  檦字灵杰。长不盈五尺,性果决,有胆气。少事尔朱荣。魏永安元年,以兼别将从荣破元颢,拜讨逆将军。及荣被害,檦从尔朱世隆奉荣妻奔河北。又随尔朱兆入洛。赐爵淝城郡男,迁都督。普泰元年,元树自梁入据谯城。檦从行台樊子鹄击破之,迁右将军。

  魏孝武西迁,檦从大都督元斌之与齐神武战于成皋。兵败,遂与斌之奔梁。梁主侍以宾礼,后得逃归。大统元年,授抚军将军,进封晋阳县子,邑四百户。寻为太祖帐内都督。从复弘农,破沙苑。檦跨马运矛,冲锋陷阵,隐身鞍甲之中。敌人见之,皆曰"避此小儿"。不知檦之形貌,正自如是。太祖初亦闻檦骁悍,未见其能,至是方嗟叹之。谓檦曰:"但使胆决如此,何必须要八尺之躯也。"以功进爵为公,增邑四百户。寻从宇文贵与东魏将任祥、尧雄等战于颍川,皆破之。征为太子中庶子。九年,从战邙山,迁持节、大都督。十三年,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从弼讨稽胡,檦功居多,除豳州刺史,增邑三百户。十五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魏废帝初,从赵贵征茹茹,论功为最,改封封山县公,增邑并前二千一百户。孝闵帝践阼,进位大将军。武成初,又从豆卢宁征稽胡,大获而还。进爵汝南郡公。出为总管延绥丹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四年,卒于镇。赠恒朔等五州刺史。

  檦无子,以弼子椿嗣。先以檦勋功,封魏平县子。大象末,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右宫伯,改封河东郡公。

  于谨,字思敬,河南洛阳人也。小名巨弥。曾祖婆,魏怀荒镇将。祖安定,平凉郡守、高平镇都将。父提,陇西郡守,荏平县伯。保定二年,以谨著勋,追赠使持节、柱国大将军、太保、建平郡公。

  谨性沉深,有识量,略窥经史,尤好《孙子兵书》。屏居闾里,未有仕进之志。或有劝之者,谨曰:"州郡之职,昔人所鄙,台鼎之位,须待时来。吾所以优游郡邑,聊以卒岁耳。"太宰元穆见之,叹曰:"王佐材也。"

  及破六汗拔陵首乱北境,引茹茹为援,大行台仆射元纂率众讨之。宿闻谨名,辟为铠曹参军事,从军北伐。茹茹闻大军之逼,遂逃出塞。纂令谨率二千骑追之,至郁对原,前后十七战,尽降其众。后率轻骑出塞觇贼,属铁勒数千骑奄至,谨以众寡不敌,退必不免,乃散其众骑,使匿丛薄之间,又遣人升山指麾,若分部军众者。贼望见,虽疑有伏兵,既恃其众,不以为虑,乃进军逼谨。谨以常乘骏马一紫一騧,贼先所识,乃使二人各乘一马,突阵而出。贼以为谨也,皆争逐之。谨乃率余军击之,其追骑遂奔走。因得入塞。

  正光五年,行台广阳王元渊治兵北伐,引谨为长流参军,特相礼接。所有谋议,皆与谨参之。乃使其子佛陀拜焉,其见待如此。遂与广阳王破贼主斛律谷禄等。时魏末乱,群盗蜂起,谨乃从容谓广阳王曰:"自正光以后,海内沸腾,郡国荒残,农商废业。今殿下奉义行诛,远临关塞,然丑类蚁聚,其徒实繁,若极武穷兵,恐非计之上者。谨愿禀大王之威略,驰往喻之,必不劳兵甲,可致清荡。"广阳王然之。谨兼解诸国语,乃单骑入贼,示以恩信。于是西部铁勒酋长乜列河等,领三万余户并款附,相率南迁。广阳王欲与谨至折敦岭迎接之。谨曰:"破六汗拔陵兵众不少,闻乜列河等归附,必来要击。彼若先据险要,则难与争锋。今以乜列河等饵之,当竞来抄掠,然后设伏以待,必指掌破之。"广阳然其计。拔陵果来要击,破乜列河于岭上,部众皆没。谨伏兵发,贼遂大败,悉收得乜列河之众。魏帝嘉之,除积射将军。

  孝昌二年,又随广阳王征鲜于修礼。军次白牛逻,会章武王为修礼所害,遂停军中山。侍中元晏宣言于灵太后曰:"广阳王以宗室之重,受律专征,今乃盘桓不进,坐图非望。又有于谨者,智略过人,为其谋主。风尘之隙,恐非陛下之纯臣矣。"灵太后深纳之。诏于尚书省门外立榜,募能获谨者,许重赏。谨闻之,乃谓广阳曰:"今女主临朝,取信谗佞,脱不明白殿下素心,便恐祸至无日。谨请束身诣阙,归罪有司,披露腹心,自免殃祸。"广阳许之。谨遂到榜下曰:"吾知此人。"众人共诘之。谨曰:"我即是也。"有司以闻。灵太后引见之,大怒。谨备论广阳忠款,兼陈停军之状。灵太后意稍解,遂舍之。寻加别将。梁将曹义宗据守穰城,数为边患。乃令谨与行台尚书辛纂率兵讨之。相持累年,经数十战。进拜都督、宣威将军、冗从仆射。孝庄帝即位,除镇远将军,寻转直寝。又随太宰元天穆讨葛荣,平邢杲,拜征虏将军。从尔朱天光破万俟丑奴,封石城县伯,邑五百户。普泰元年,除征北大将军、金紫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又随天光平宿勤明达,别讨夏州贼贺遂有伐等,平之,授大都督。从天光与齐神武战于韩陵山,天光既败,谨遂入关。贺拔岳表谨留镇,除卫将军、咸阳郡守。

  太祖临夏州,以谨为防城大都督,兼夏州长史。及岳被害,太祖赴平凉。谨乃言于太祖曰:"魏祚陵迟,权臣擅命,群盗蜂起,黔首嗷然。明公仗超世之姿,怀济时之略,四方远近,咸所归心。愿早建良图,以副众望。"太祖曰:"何以言之?"谨对曰:"关右,秦汉旧都,古称天府,将士骁勇,厥壤膏腴,西有巴蜀之饶,北有羊马之利。今若据其要害,招集英雄,养卒劝农,足观时变。且天子在洛,逼迫群凶,若陈明公之恳诚,算时事之利害,请都关右,帝必嘉而西迁。然后挟天子而令诸侯,奉王命以讨暴乱,桓、文之业,千载一时也。"太祖大悦。会有敕追谨为阁内大都督,谨因进都关中之策,魏帝纳之。

  寻而齐神武逼洛阳,谨从魏帝西迁。仍从太祖征潼关,破回洛城,授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北雍州刺史,进爵蓝田县公,邑一千户。大统元年,拜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三年,夏阳人王游浪聚据杨氏壁谋逆,谨讨擒之。是岁,大军东伐,谨为前锋。至盘豆,东魏将高叔礼守险不下,攻破之。拔虏其卒一千。因此拔弘农,擒东魏陕州刺史李徽伯。齐神武至沙苑,谨从太祖与诸将力战,破之,进爵常山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从战河桥,拜大丞相府长史,兼大行台尚书。稽胡帅夏州刺史刘平叛,谨率众讨平之。除大都督、恒并燕肆云五州诸军事、大将军、恒州刺史。入为太子太师。九年,复从太祖东征。别攻柏谷坞,拔之。邙山之战,大军不利,谨率其麾下伪降,立于路左。齐神武军乘胜逐北,不以为虞。追骑过尽,谨乃自后击之,敌人大骇。独孤信又集兵士于后奋击,齐神武军遂乱,以此大军得全。十二年,拜尚书左仆射,领司农卿。及侯景款附,请兵为援,太祖命李弼率兵应之。谨谏曰:"侯景少习兵权,情实难测。且宜厚其礼秩,以观其变。即欲遣兵,良用未可。"太祖不听。寻复兼大行台尚书、丞相府长史,率兵镇潼关,加授华州刺史,赠秬蒨一卣,圭瓒副焉。俄拜司空,增邑四百户。十五年,进位柱国大将军。齐氏称帝,太祖征之,以谨为后军大都督。别封一子盐亭县侯,邑一千户。魏恭帝元年,除雍州刺史。

  初,梁元帝平侯景之后,于江陵嗣位,密与齐氏通使,将谋侵轶。其兄子岳阳王詧时为雍州刺史,以梁元帝杀其兄誉,遂结仇隙。据襄阳来附,仍请王师。乃令谨率众出讨。太祖饯于青泥谷。长孙俭问谨曰:"为萧绎之计,将欲如何?"谨曰:"耀兵汉、沔,席卷渡江,直据丹阳,是其上策;移郭内居民,退保子城,峻其陴堞,以待援至,是其中策;若难于移动,据守罗郭,是其下策。"俭曰:"揣绎定出何策?"谨曰:"必用下策。"俭曰:"彼弃上而用下,何也?"对曰:"萧氏保据江南,绵历数纪。属中原多故,未遑外略。又以我有齐氏之患,必谓力不能分。且绎瑽而无谋,多疑少断。愚民难与虑始,皆恋邑居,既恶迁移,当保罗郭。所以用下策也。"谨乃令中山公护及大将军杨忠等,率精骑先据江津,断其走路。梁人竖木栅于外城,广轮六十里。寻而谨至,悉众围之。梁主屡遣兵于城南出战,辄为谨所破。旬有六日,外城遂陷。梁主退保子城。翌日,率其太子以下,面缚出降,寻杀之。虏其男女十余万人,收其府库珍宝。得宋浑天仪、梁日晷铜表、魏相风乌、铜蟠螭趺、大玉径四尺围七尺、及诸舆辇法物以献,军无私焉。立萧詧为梁主,振旅而旋。太祖亲至其第,宴语极欢。赏谨奴婢一千口,及梁之宝物,并金石丝竹乐一部,别封新野郡公,邑二千户。谨固辞,太祖不许。又令司乐作《常山公平梁歌》十首,使工人歌之。

  谨自以久当权势,位望隆重,功名既立,愿保优闲。乃上先所乘骏马及所著铠甲等。太祖识其意,乃曰:"今巨猾未平,公岂得便尔独善。"遂不受。六官建,拜大司寇。

  及太祖崩,孝闵帝尚幼,中山公护虽受顾命,而名位素下,群公各图执政,莫相率服。护深忧之,密访于谨。谨曰:"夙蒙丞相殊眷,情深骨肉。今日之事,必以死争之。若对众定策,公必不得辞让。"明日,群公会议。谨曰:"昔帝室倾危,人图问鼎。丞相志在匡救,投袂荷戈,故得国祚中兴,群生遂性。今上天降祸,奄弃庶寮。嗣子虽幼,而中山公亲则犹子,兼受顾托,军国之事,理须归之。"辞色抗厉,众皆悚动。护曰:"此是家事,素虽庸昧,何敢有辞。"谨既太祖等夷,护每申礼敬。至是,谨乃趋而言曰:"公若统理军国,谨等便有所依。"遂再拜。群公迫于谨,亦再拜。因是众议始定。

  孝闵帝践阼,进封燕国公,邑万户。迁太傅、大宗伯,与李弼、侯莫陈崇等参议朝政。及贺兰祥讨吐谷浑也,谨遥统其军,授以方略。保定二年,谨以年老,上表乞骸骨。诏报曰:"昔师尚父年逾九十,召公奭几将百岁,皆勤王家,自强不息。今元恶未除,九州不一,将以公为舟楫,弘济于艰难,岂容忘二公之雅操,而有斯请。朕用恧焉。公若更执谦冲,有司宜断启。"三年四月,诏曰:"树以元首,主乎教化,率民孝悌,置之仁寿。是以古先明后,咸若斯典,立三老五更,躬自袒割。朕以眇身,处兹南面,何敢遗此黄发,不加尊敬。太傅、燕国公谨,执德淳固,为国元老,馈以乞言,朝野所属。可为三老,有司具礼,择日以闻。"谨上表固辞,诏答不许。又赐延年杖。高祖幸太学以食之。三老入门,皇帝迎拜门屏之间,三老答拜。有司设三老席于中楹,南向。太师、晋国公护升阶,设几于席。三老升席,南面凭几而坐,以师道自居。大司寇、楚国公宁升阶,正舄。皇帝升阶,立于斧扆之前,西面。有司进馔,皇帝跪设酱豆,亲自袒割。三老食讫,皇帝又亲跪授爵以酳。有司撤讫。皇帝北面立而访道。三老乃起立于席后。皇帝曰:"猥当天下重任,自惟不才,不知政治之要,公其诲之。"三老答曰:"木受绳则正,后从谏则圣。自古明王圣主,皆虚心纳谏,以知得失,天下乃安。唯陛下念之。"又曰:"为国之本,在乎忠信。是以古人云去食去兵,信不可失。国家兴废,莫不由之。愿陛下守而勿失。"又曰:"治国之道,必须有法。法者,国之纲纪。纲纪不可不正,所正在于赏罚。若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则有善者日益,为恶者日止。若有功不赏,有罪不罚,则天下善恶不分,下民无所措其手足矣。"又曰:"言行者立身之基,言出行随,诚宜相顾。愿陛下三思而言,九虑而行。若不思不虑,必有过失。天子之过,事无大小,如日月之蚀,莫不知者。愿陛下慎之。"三老言毕,皇帝再拜受之,三老答拜焉。礼成而出。

  及晋公护东伐,谨时老病,护以其宿将旧臣,犹请与同行,询访戎略。军还,赐钟磬一部。天和二年,又赐安车一乘。寻授雍州牧。三年,薨于位,年七十六。高祖亲临,诏谯王俭监护丧事。赐缯彩千段,粟麦五千斛,赠本官,加使持节、太师、雍恒等二十州诸军事、雍州刺史,谥曰文。及葬,王公已下,咸送出郊外。配享于太祖庙庭。

  谨有智谋。善于事上。名位虽重,愈存谦挹。每朝参往来,不过从两三骑而已。朝廷凡有军国之务,多与谨决之。谨亦竭其智能,弼谐帝室。故功臣之中,特见委信,始终若一,人无间言。每教训诸子,务存静退。加以年齿遐长,礼遇隆重,子孙繁衍,皆至显达,当时莫与为比焉。子实嗣。

  实字宾实,少和厚。年未弱冠,入太祖幕府,从征潼关及回洛城。大统三年,又从复弘农,战沙苑。以前后功,封万年县子,邑五百户,授主衣都统。河桥之役,先锋陷阵。军还,实又为内殿,除通直散骑常侍,转太子右卫率,加都督。又从太祖战于邙山。十一年,诏实侍讲东宫。侯景来附,遣实与诸军援之,平九曲城。进大都督,迁仪同三司,加散骑常侍。十四年,除尚书。是岁,太祖与魏太子西巡,实时从。太祖刻石于陇山之上,录功臣位,以次镌勒,预以实为开府仪同三司。至十五年,方授之。寻除渭州刺史,特给鼓吹一部,进爵为公,增邑二百户。魏恭帝二年,羌东念姐率部落反,结连吐谷浑,每为边患。遣大将军豆卢宁讨之,逾时不克。又令实往,遂破之。太祖手书劳问,赐奴婢一百口,马一百匹。孝闵帝践祚,授民部中大夫,进爵延寿郡公,邑二千户。又进位大将军,除勋州刺史,入为小司寇。天和二年,延州蒲川贼郝三郎等反,攻逼丹州。遣实率众讨平之,斩三郎首,获杂畜万余头。乃除延州刺史。五年,袭爵燕国公,进位柱国,以罪免。寻复本官,除凉州总管。大象二年,加上柱国,拜大左辅。隋开皇元年,薨。赠司空,谥曰安。

  子顗,大象末,上开府、吴州总管、新野郡公。顗弟仲文,大将军、延寿郡公。仲文弟象贤,仪同三司,尚高祖女。

  实弟翼,自有传。翼弟义,上柱国、潼州总管、建平郡公。义弟礼,上大将军、赵州刺史、安平郡公。礼弟智,初为开府,以受宣帝旨,告齐王宪反,遂封齐国公。寻拜柱国、凉州总管、大司空。智弟绍,上开府、绥州刺史、华阳郡公。绍弟弼,上仪同、平恩县公。弼弟兰,上仪同、襄阳县公。兰弟旷,上仪同,赠恒州刺史。

  史臣曰:贺拔岳变起仓卒,侯莫陈悦意在兼并,于时将有离心,士无固志。洛抚缉散乱,抗御仇雠。全师而还,敌人绝觊觎之望;度德而处,霸王建匡合之谋。此功故不细也。李弼、于谨怀佐时之略,达启圣之运,绸缪顾遇,缔构艰难,帷幄尽其谟猷,方面宣其庸绩。拟巨川之舟艥,为大厦之栋梁。非惟攀附成名,抑亦材谋自取。及谨以耆年硕德,誉重望高,礼备上庠,功歌司乐,常以满盈为戒,覆折是忧。不有君子,何以能国。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对联大全 近义词反义词 [安徽桐城]杨氏宗谱 [安徽桐城]弘农杨氏宗谱 [安徽安庆]杨氏宗谱 [安徽合肥]弘农杨氏宗谱四卷首一卷 [浙江松阳]弘农杨氏宗谱 [浙江松阳]弘农杨氏宗谱 [浙江云和]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宏农郡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宏农郡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宏农郡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宏农郡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瓯川杨氏宗谱 [浙江缙云]瓯川杨氏宗谱 [浙江黄巖]杨溪杨氏宗谱十二卷首一卷 [浙江浦江]浦阳龙溪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龙溪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桃溪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桃溪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桃溪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人峰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人峰杨氏宗谱 [浙江浦江]浦阳人峰杨氏宗谱 [浙江武义]官桥杨氏宗谱 [浙江武义]官桥杨氏宗谱 [浙江东阳]东阳杨氏宗谱 [浙江东阳]东阳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义乌稠巖宗谱 [浙江义乌]义乌稠巖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冰湖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枧畴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视畴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视畴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枧畴杨氏续修宗谱 [浙江义乌]赤岸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赤岸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赤岸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赤岸杨氏宗谱 [浙江义乌]赤岸杨氏宗谱 [浙江金华]莲湖杨氏宗谱 何伯子自注年谱 景素公自叙年谱 沈文恭公(一贯)年谱 顾襄敏公(养谦)年谱 顾襄敏公(养谦)年谱 潭滨居士年谱 朱文懿公荼史一卷朱公行状一卷 朱文懿公荼史一卷朱公行状一卷 王文肃公年谱 王文肃公(锡爵)年谱 王师竹先生(袓嫡)年谱一卷附录一卷 大司徒一川游公(应干)年谱 戚少保年谱节要 戚少保年谱耆编 戚少保(继光)年谱耆编十二卷首一卷 戚少保(继光)年谱耆编十二卷首一卷 玻琊(王世贞)凤麟(王世懋)两公年谱合编 玻琊(王世贞)凤麟(王世懋)两公年谱合编 弇州山人(王世贞)年谱 弇州山人(王世贞)年谱 弇州山人(王世贞)年谱 民國叢書第2編070中國史學通論_朱希祖著.djvu 中國世界大戰_龔德柏著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中國四大家族_陳伯達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田賦問題_劉世仁著.djvu 中國通史_金兆豐著中華.djvu 中國通史綱要第二冊_繆鳳林編著南京鍾山書局.djvu 中國通史綱要第一冊_繆鳳林編著南京鍾山書局.djvu 中國通史綱要上冊二_黃現璠劉鏞著北平文化學社.djvu 中國通史綱要上冊一_黃現璠劉鏞著北平文化學社.djvu 中國土地問題之史的發展_聶國青著上海華通書局.djvu 中國土地問題之統計分析_國民政府主計處統計局編正中書局.djvu 中國土地制度的研究_長野郎著強我譯神州國光社.djvu 中國土地制度研究_長野朗著陸璞譯新生命書局.djvu 中國偉人傳五種_梁啟超著中華書局.djvu 中國文人故事_楊蔭深著中國書局.djvu 中國稀見幣參考書_王守謙編.djvu 中國現行所得稅釋疑_張淼編財政部浙江所得稅辦事處.djvu 中國宵業金融史_姚公振著中國文化服務社.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61中國小說史略_魯迅著.djvu 中國新海軍行政院新聞局.djvu 中國鹽政紀要上冊_寧德林振翰不詳.djvu 中國鹽政紀要下冊_寧德林振翰不詳.djvu 中國鹽政沿革史_鹽政雜誌社編.djvu 中國鹽政沿革史_鹽政雜誌社編.djvu 中國鹽政沿革史_鹽政雜誌社編.djvu 中國鹽政沿革史_鹽政雜誌社編.djvu 中國鹽政沿革史_鹽政雜誌社編.djvu 中國營業稅之研究_童蒙正著正中書局.djvu 中國語原及其文化_潘懋鼎著致知書店.djvu 中國戰後建都問題_新中華維聲社編.djvu 中國戰時稅制_朱偰著財政論社.djvu 中國政制概要_許崇灝著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政治人物_胡紫萍編大達圖書公司.djvu 民國叢書第2編021中國政治史講話_錢亦石著上海書店.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第一冊_陶希聖著新生命書局發行.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請話_秦尚志著世界叢書.djvu 中國政治問題講話_鄭初民著民主書局.djvu 中國政治哲學思想之主潮與流變_韓梅岑著青年出版社.djvu 中國政治制度史第二冊_曾資生著重慶南方印書館.djvu 中國之預算與財務行政及監督_吳貫因先生著上海建華書局.djvu 中國紙幣史.djvu 中國最近政變後的對外問題_李翼倫著.djvu 中華二千年史卷一第二版_鄧之誣著商務印書館.djvu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度山朹省地方營業概算_王向榮著.djvu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度山朹省地方營業概算.djvu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度山朹省地方總預算書.djvu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中國國民黨最近對於時局之主張中國國民黨中國執行委員會上海執行部.djvu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組織法.djvu 中華民族英雄故事集_易君左著不詳.djvu 中華民族英雄故事集_沈溥濤蔣祖怡世界書局.djvu 中華通史下冊第三版_章●著商務印書館.djvu 中華通史第1-5冊_章嶔著台灣商務股份有限公司.djvu 中美洲和西印度群島一冊_FrankG.Carpenter著華超譯商務印書館.djvu 中日的舊恨與新仇_許宅仁編述.djvu 中日實力的對比_凌青著.djvu 中日條約匯纂_桐城尹壽松編上海中華書局.djvu 中日問題叢輯_章乃器等著.djvu 中日問題之真相_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外交部編不詳.djvu 中山大學政治訓育叢書第二集_上海三民書店.djvu 中山演講集_不詳不詳.djvu 中外女傑傳_陸曼炎著拔提書店.djvu 中外人名詞典第3版_劉炳藜劉範華文棋等編各埠中華.djvu 中外史地常識問答續編_劉啟午葉陽子編輯長沙湘芬書局.djvu 中外史論論精粹_陳撻強著經緯書憶.djvu 中學地理新教法第二版_田世英著商務印書局.djvu 中學國語補充讀本傳記文選_洪為法編上海北新書局.djvu 中學活用課本外國史綱_陸高誼主編世界書局.djvu 中央亞細亞的文化_張宏英著商務印書館.djvu 中央造幣廠工作經過報告書.djvu 周公集傳_孫詒著真實出版社.djvu 朱興武將軍哀輓錄.djvu 朱執信廖仲凱_何伯言編著青年出版社.djvu 朱執信集上冊_上海民智書局.djvu 朱執信集下冊_上海民智書局.djvu 竹書紀年集解_梁沈約原著文益書局.djvu 評註經史百家維鈔三.djvu 評註經史百家維鈔四.djvu 評註經史百家維鈔五.djvu 駐藏大臣考_丁實仔著蒙藏委員會.djvu 駐京城總領事錠駐在地取締華人入境居留營業等關係法令譯件.djvu 裝甲防禦_吳光傑譯中華書局.djvu 資平自傳全一冊_張資平著第一出版社.djvu 資治通鑒上冊附劉恕外紀_世界書局影印.djvu 諮議局單日程官定解釋第2版_商務印書館編輯.djvu 諮議局章程_商務印書錧.djvu 子產評傳_鄭克堂著商務印書館.djvu 子夜歌文藝小叢書社.djvu 自朹京歸來_約翰摩理斯著王鶴儀譯商務印書館.djvu 自然科學小叢書蓋基傳_張資平著商務印書館.djvu 自由與自由主義_杜遇之著中華書局.djvu 總理傳略_李樹基編南昌各界慶祝總理誕辰紀念籌備委員會宣傳部.djvu 最近之五十年_申報館編申報館.djvu 最淿學詩法第八版_傅汝楫編上海大朹書局.djvu 最新蒙古鑑_卓宏謃民080922出版.djvu 左傳青華錄上冊_吳曾祺評注商務印書館.djvu 左傳青華錄下冊_吳曾祺評注商務印書館.djvu 左傳青華錄中冊_吳曾祺評注商務印書館.djvu 作詩百日通_南匯顧佛影中央書店.djvu 廣州市市政報告彙刊_不詳不詳.djvu 德黑蘭會議之總檢討_外交部情報司編.djvu 巴黎平和大會民族聯合會報告卷下.djvu 青島市政府行政紀要_青島市政府秘書處編印不詳.djvu 南京市民政統計年刊_南京市政府民政局統計室編.djvu 水雷戰_海訊社編海訊社.djvu 空戰論_羅登少校原著鄒陸夫譯陸軍大學校.djvu 民族生存戰爭與土地政策_蕭錚著正中書局.djvu 軍用通信概說.djvu 中外古代戰史卷一陸軍大學.djvu 各國古物保管法規彙編_中央古物保管委員會編譯中央古物保管委員會.djvu 歷代著錄吉金目一冊_福開森編輯商務.djvu 先史考古學方法論一冊_OscarMontelius著滕固譯商務印書館.djvu 民國叢書第4編064歷史哲學概論_胡秋原著民主政治社.djvu 民國叢書第3編074藕初五十自述_穆湘玥著商務印書館.djvu 民國叢書第3編076林畏廬先生年譜_朱義胄上海書店據世界書局版影印.djvu 元史學_李思純著華世出版社.djvu 曾文正公全集奏稿第三冊卷十五-卷二十_上海新文化書社.djvu 曾文正公全集奏稿第二冊卷八-卷十四_上海新文化書社.djvu 歸震川全集上冊_歸熙甫著上海中央書店.djvu 歐陽修全集第一冊_歐陽永叔著上海中央書店.djvu 清晨起來第二種_高歌作上海泰朹國書局.djv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