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四库全书 | 诗词宝典 | 常识 | 全文检索 | 人物 | 地名 | 典故 | 字典 | 词典 | 康熙 | 说文 | 古籍书目 | 书法字典 | 下载 | 留言反馈
首页 > 史部 > 正史 > 周书 >

卷十四 列传第六

卷十四 列传第六

  ◎贺拔胜(兄允 弟岳) 念贤

  贺拔胜,字破胡,神武尖山人也。其先与魏氏同出阴山。有如回者,魏初为大莫弗。祖尔头,骁勇绝伦,以良家子镇武川,因家焉。献文时,茹茹数为寇,北边患之。尔头将游骑深入觇候,前后以八十数,悉知虏之倚伏。后虽有寇至,不能为害。以功赐爵龙城侯。父度拔,性果毅,为武川军主。

  魏正光末,沃野镇人破六汗拔陵反,南侵城邑。怀朔镇将杨钧闻度拔名,召补统军,配以一旅。其贼伪署王卫可孤徒党尤盛,既围武川,又攻怀朔。胜少有志操,善骑射,北边莫不推其胆略。时亦为军主,从度拔镇守。既围经年,而外援不至,胜乃慷慨白杨钧曰:"城围蹙迫,事等倒悬。请告急于大军,乞师为援。"钧许之。乃募勇敢少年十余骑,夜伺隙溃围而出。贼追及之。胜曰:"我贺拔破胡也。"贼不敢逼。至朔州,白临淮王元彧曰:"怀朔被围,旦夕沦陷,士女延首,企望官军。大王帝室藩维,与国休戚,受任征讨,理宜唯敌是求。今乃顿兵不进,犹豫不决。怀朔若陷,则武川随亦危矣。逆贼因兹,锐气百倍,虽有韩、白之勇,良、平之谋,亦不能为大王用也。"彧以胜辞义恳至,许以出师,还令报命。胜复突围而入,贼追之,射杀数人。至城下,大呼曰:"贺拔破胡与官军至矣。"城中乃开门纳之。钧复遣胜出觇武川,而武川已陷,胜乃驰还,怀朔亦溃。胜父子遂为贼所虏。后随度拔与德皇帝合谋,率州里豪杰舆珍、念贤、乙弗库根、尉迟真檀等,招集义勇,袭杀可孤。朝廷嘉之,未及封赏,会度拔与铁勒战没。孝昌中,追赠安远将军、肆州刺史。

  初,度拔杀可孤之后,令胜驰告朔州,未反而度拔已卒。刺史费穆奇胜才略,厚礼留之,遂委以兵事,常为游骑。于时广阳王元渊在五原,为破六汗贼所围,昼夜攻战。召胜为军主。胜乃率募二百人,开东城门出战,斩首百余级。贼遂退军数十里。广阳以贼稍却,因拔军向朔州,胜常为殿。以功拜统军,加伏波将军。又隶仆射元纂镇恒州。时有鲜于阿胡拥朔州流民,南下为寇。恒州城中人乃潜与谋,以城应之。胜与兄允弟岳相失,南投肆州。允、岳投尔朱荣。荣与肆州刺史尉庆宾构隙,引兵攻肆州。肆州陷,荣得胜,大悦曰:"吾得卿兄弟,天下不足平也。"胜委质事荣。时杜洛周阻兵幽、定,葛荣据有冀、瀛。荣为胜曰:"井陉险要,我之东门。意欲屈君镇之,未知君意如何?"胜曰:"少逢兵乱,险阻备尝,每思效力,以报己知。今蒙驱使,实所愿也。"荣乃表胜为镇远将军、别将,领步骑五千镇井陉。武泰初,从荣入洛,以定策立孝庄帝功,封易阳县伯,邑四百户。累迁直阁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平南将军、光禄大夫、抚军将军。从太宰元穆北征葛荣,为前锋大都督。战于滏口,大破之,虏获数千人。时洛周余烬韩娄在蓟城结聚,为远近之害。复以胜为大都督,镇中山。娄素闻胜威名,竟不敢南寇。元颢入洛阳,孝庄帝出居河内。荣征胜为前军大都督,领千骑与尔朱兆自硖石度,大破颢军,擒其子领军将军冠受,及梁将陈思保等,遂前驱入洛。拜武卫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增邑六百户,进爵真定县公,迁右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及荣被诛,事起仓卒,胜复随世隆至于河桥。胜以为臣无仇君之义,遂勒所部还都谒帝。帝大悦,以本官假骠骑大将军、东征都督,率骑一千,会郑先护讨尔朱仲远。为先护所疑,置之营外,人马未得休息。俄而仲远兵至,与战不利,乃降之。复与尔朱氏同谋,立节闵帝。以功拜镇军将军,进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左光禄大夫。

  齐神武怀贰,尔朱氏将讨之。度律自洛阳引兵,兆起并州,仲远从滑台,三帅会于邺东。时胜从度律。度律与兆不平。胜以临敌构嫌,取败之道,乃与斛斯椿诣兆营和解之,反为兆所执。度律大惧,遂引军还。兆将斩胜,数之曰:"尔杀可孤,罪一也;天柱薨后,复不与世隆等俱来,而东征仲远,罪二也。我欲杀尔久矣,今得何言?"胜曰:"可孤作逆,为国巨患,胜父子诛之,其功不小,反以为罪,天下未闻。天柱被戮,以君诛臣,胜宁负朝廷?今日之事,生死在王。但去贼密迩,骨肉构隙,自古迄今,未有不破亡者。胜不惮死,恐王失策。"兆乃舍之。胜既得免,行百余里,方追及度律军。齐神武既克相州,兵威渐盛。于是尔朱兆及天光、仲远、度律等众十余万,阵于韩陵。兆率铁骑陷阵,出齐神武之后,将乘其背而击之。度律恶兆之骄悍,惧其陵己,勒兵不肯进。胜以其携贰,遂率麾下降于齐神武。度律军以此先退,遂大败。

  太昌初,以胜为领军将军,寻除侍中。孝武帝将图齐神武,以胜弟岳拥众关西,欲广其势援,乃拜胜为都督三荆、二郢、南襄、南雍七州诸军事,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加授南道大行台尚书左仆射。胜攻梁下溠戍,擒其戍主尹道珍等。又使人诱动蛮王文道期,率其种落归款。梁雍州刺史萧续击道期不利,汉南大骇。胜遣大都督独孤信、军司史宁取欧阳、酂城,南雍州刺史长孙亮、南荆州刺史李魔怜、大都督王元轨取久山、白洎,都督拔略昶、史仵龙取义城、均口,擒梁将庄思延,获甲卒数千人。攻冯翊、安定、沔阳,并平之。胜军于樊、邓之间。梁武敕续曰:"贺拔胜北间骁将,尔宜慎之。"续遂城守不敢出。寻进位中书令,增邑二千户,进爵琅邪郡公。续遣柳仲礼守谷城,胜攻之未拔。属齐神武与帝有隙,诏胜引兵赴洛,至广州,犹豫未进,而帝已西迁。胜还军南阳,遣右丞阳休之奉表入关,又令府长史元颖行州事。胜自率所部,将西赴关中,进至淅阳,诏授胜太保、录尚书事。时齐神武已陷潼关,屯军华阴。胜乃还荆州。州民邓诞执元颖,北引侯景。胜至,景逆击之。胜军不利,率麾下数百骑,南奔梁。

  在江表三年,梁武帝遇之甚厚。胜常乞师北讨齐神武,既不果,乃求还。梁武帝许之,亲饯于南苑。胜自是之后,每行执弓矢,见鸟兽南向者皆不射之,以申怀德之志也。既至长安,诣阙谢罪。朝廷嘉其还,乃授太师。

  后从太祖擒窦泰于小关,加授中军大都督。又从太祖攻弘农。胜自陕津先渡河,东魏将高干遁,胜追获,囚之。下河北,擒郡守孙晏、崔乂。从破东魏军于沙苑,追奔至河上。仍与李弼别攻河东,略定汾、绛。增邑并前五千户。河桥之役,胜大破东魏军。太祖命胜收其降卒而还。及齐神武悉众攻玉壁,胜以前军大都督从太祖追之于汾北。又从战邙山。时太祖见齐神武旗鼓,识之,乃募敢勇三千人,配胜以犯其军。胜适与齐神武相遇,因字呼之曰:"贺六浑,贺拔破胡必杀汝也。"时募士皆用短兵接战,胜持槊追齐神武数里,刃垂及之。会胜马为流矢所中,死,比副骑至,齐神武已逸去。胜叹曰:"今日之事,吾不执弓矢者,天也!"

  是岁,胜诸子在东者,皆为齐神武所害。胜愤恨,因动气疾。大统十年,薨于位。临终,手书与太祖曰:"胜万里杖策,归身阙庭,冀望与公扫除逋寇。不幸殒毙,微志不申。愿公内先协和,顺时而动。若死而有知,犹望魂飞贼庭,以报恩遇耳。"太祖览书,流涕久之。

  胜长于丧乱之中,尤工武艺,走马射飞鸟,十中其五六。太祖每云:"诸将对敌,神色皆动,唯贺拔公临阵如平常,真大勇也。"自居重位,始爱坟籍。乃招引文儒,讨论义理。性又通率,重义轻财,身死之日,唯有随身兵仗及书千余卷而已。

  初,胜至关中,自以年位素重,见太祖不拜,寻而自悔,太祖亦有望焉。后从太祖宴于昆明池,时有双凫游于池上,太祖乃授弓矢于胜曰:"不见公射久矣,请以为欢。"胜射之,一发俱中。因拜太祖曰:"使胜得奉神武,以讨不庭,皆如此也。"太祖大悦。自是恩礼日重,胜亦尽诚推奉焉。赠定冀等十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太宰、录尚书事,谥曰贞献。明帝二年,以胜配享太祖庙庭。

  胜无子,以弟岳子仲华嗣。大统三年,赐爵樊城公。魏废帝时,为通直郎、散骑常侍,迁黄门郎,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六官建,拜守庙下大夫。孝闵帝践阼,袭爵琅邪公,除利州刺史。大象末,位至江陵总管。

  胜兄弟三人,并以豪侠知名。兄允字阿泥,魏孝武时,位至太尉,封燕郡王,为神武所害。

  岳字阿斗泥。少有大志,爱施好士。初为太学生。及长,能左右驰射,骁果绝人。不读兵书而暗与之合。识者咸异之。与父兄诛卫可孤之后,广阳王元渊以岳为帐内军主。又表为强弩将军。后与兄胜俱镇恒州。州陷,投尔朱荣。荣待之甚厚,以为别将,寻为都督。每居帐下,与计事,多与荣意合,益重之。荣士马既众,遂与元天穆谋入匡朝廷。谓岳曰:"今女主临朝,政归近习。盗贼蜂起,海内沸腾。王师屡出,履亡相继。吾累世受恩,义同休戚。今欲亲率士马,电赴京师,内除君侧,外清逆乱。取胜之道,计将安出?"岳对曰:"夫立非常之事,必俟非常之人。将军士马精强,位任隆重。若首举义旗,伐叛匡主,何往而不克,何向而不摧。古人云'朝谋不及夕,言发不俟驾',此之谓矣。"荣与天穆相顾良久,曰:"卿此言,真丈夫之志也。"未几,而魏孝明帝暴崩。荣疑有故,乃举兵赴洛。配岳甲卒二千为先驱,至河阴。荣既杀害朝士,时齐神武为荣军都督,劝荣称帝,左右多欲同之,荣疑未决。岳乃从容进而言曰:"将军首举义兵,共除奸逆,功勤未立,逆有此谋,可谓速祸,未见其福。"荣寻亦自悟,乃尊立孝庄。岳又劝荣诛齐神武以谢天下。左右咸言:"高欢虽复庸疏,言不思难。今四方尚梗,事藉武臣,请舍之,收其后效。"荣乃止。以定策功,授前将军、太中大夫,赐爵樊城乡男。复为荣前军都督,破葛荣于滏口。迁平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坐事免。诏寻复之。从平元颢,转左光禄大夫、武卫将军。

  时万俟丑奴僣称大号,关中骚动,朝廷深以为忧。荣将遣岳讨之。岳私谓其兄胜曰:"丑奴拥秦、陇之兵,足为勍敌。若岳往而无功,罪责立至;假令克定,恐谗诉生焉。"胜曰:"汝欲何计自安?"岳曰:"请尔朱氏一人为元帅,岳副贰之,则可矣。"胜然之,乃请于荣。荣大悦,乃以天光为使持节、都督二雍二岐诸军事、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以岳为持节、假卫将军、左大都督,又以征西将军代郡侯莫陈悦为右大都督,并为天光之副以讨之。时赤水蜀贼,阻兵断路。天光之众,不满二千。及军次潼关,天光有难色。岳曰:"蜀贼草窃而已,公尚迟疑,若遇大敌,将何以战?"天光曰:"今日之事,一以相委,公宜为吾制之。"于是进军,贼拒战于渭北,破之,获马二千匹,军威大振。天光与岳进至雍州,荣又续遣兵至。时丑奴自率大众围岐州,遣其大行台尉迟菩萨、仆射万俟仵同向武功,南渡渭水,攻围趋栅。天光使岳率千骑赴援。菩萨攻栅已克,还岐州。岳以轻骑八百北渡渭,擒其县令二人,获甲首四百,杀掠其民以挑。菩萨率步骑二万至渭北。岳以轻骑数十与菩萨隔水交言。岳称扬国威,菩萨自言强盛,往复数反。菩萨乃自骄踞,令省事传语岳。岳怒曰:"我与菩萨言,卿是何人,与我对语?"省事恃隔水,应答不逊。岳举弓射之,应弦而倒。时已逼暮,于是各还。岳密于渭南傍水,分精骑数十为一处,随地形便置之。明日,自将百余骑,隔水与贼相见。岳渐前进,先所置骑随岳而进,骑既渐增,贼不复测其多少。行二十里许,至水浅可济之处,岳便驰马东出,以示奔遁。贼谓岳走,乃弃步兵,南渡渭水,轻骑追岳。岳东行十余里,依横冈设伏兵以待之。贼以路险不得齐进,前后继至,半度冈东,岳乃回与贼战,身先士卒,急击之,贼便退走。岳号令所部,贼下马者,皆不听杀。贼顾见之,便悉投马。俄而虏获三千人,马亦无遗,遂擒菩萨。仍渡谓北,降步卒万余,并收其辎重。

  丑奴寻弃岐州,北走安定,置栅于平亭。天光方自雍至岐,与岳合势。军至汧、渭之间,宣言远近曰:"今气候渐热,非征讨之时,待秋凉更图进取。"丑奴闻之,遂以为实,分遣诸军散营,农于岐州之北百里细川,使其太尉侯元进领兵五千,据险立栅。其千人以下为栅者有数处,且耕且守。岳知其势分,乃密与天光严备。晡时,潜遣轻骑先行断路,于后诸军尽发。昧旦,攻围元进栅,拔之,即擒元进。诸所俘执皆放之,自余诸栅悉降。岳星言径趣泾州,其刺史俟几长贵以城降。丑奴乃弃平亭而走。欲向高平。岳轻骑急追。明日,及丑奴于平凉之长坑,一战擒之。高平城中又执萧宝寅以降。贼行台万俟道洛率众六千,退保牵屯山。岳攻之。道洛败,率千骑而走。追之不及,遂得入陇,投略阳贼帅王庆云。庆云以道洛骁果绝伦,得之甚喜,以为大将军。天光又与岳度陇至庆云所居水洛城。庆云、道洛频出城拒战。并擒之。余众皆降,悉坑之,死者万七千人。三秦、河、渭、瓜、凉、鄯州咸来归款。贼帅夏州人宿勤明达降于平凉,后复叛,岳又讨擒之。天光虽为元帅,而岳功效居多。加车骑将军,进爵为伯,邑二千户。寻授都督泾北豳二夏四州诸军事、泾州刺史,进爵为公。

  天光入洛,使岳行雍州刺史。建明中,拜骠骑大将军,增邑五百户。普泰初,除都督二岐东秦三州诸军事、仪同三司、岐州刺史,进封清水郡公,增邑通前三千户。寻加侍中,给后部鼓吹,进位开府仪同三司,兼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仍停高平。二年,加都督三雍三秦二岐二华诸军事、雍州刺史。天光将率众拒齐神武,遣问计于岳。岳报曰:"王家跨据三方,士马殷盛,高欢乌合之众,岂能为敌。然师克在和,但愿同心戮力耳。若骨肉离隔,自相猜贰,则图存不暇,安能制人。如下官所见,莫若且镇关中,以固根本;分遣锐师,与众军合势。进可以克敌,退可以克全。"天光不从,果败。岳率军下陇赴雍,擒天光弟显寿以应齐神武。

  魏孝武即位,加关中大行台,增邑千户。永熙二年,孝武密令岳图齐神武,遂刺心血,持以寄岳,诏岳都督二雍二华二岐豳四梁三益巴二夏蔚宁泾二十州诸军事、大都督。齐神武既忌岳兄弟功名,岳惧,乃与太祖协契。语在《太祖本纪》。岳自诣北境,安置边防。率众趣平凉西界,布营数十里,托以牧马于原州,为自安之计。先是,费也头万俟受洛干、铁勒斛律沙门、解拔弥俄突、纥豆陵伊利等,并拥众自守,至是皆款附。秦、南秦、河、渭四州刺史又会平凉,受岳节度。唯灵州刺史曹泥不应召,乃通使于齐神武。三年,岳召侯莫陈悦于高平,将讨之,令悦为前驱。而悦受齐神武密旨图岳,岳弗之知也,而先又轻悦。悦乃诱岳入营,共论兵事,令其婿元洪景斩岳于幕中。朝野莫不痛惜之。赠侍中、太傅、录尚书、都督关中三十州诸军事、大将军、雍州刺史,谥曰武壮,葬以王礼。

  子纬嗣,拜开府仪同三司。保定中,录岳旧德,进纬爵霍国公,尚太祖女。

  侯莫陈悦,少随父为驼牛都尉。长于河西,好田猎,便骑射。会牧子作乱,遂归尔朱荣。荣引为府长流参军,稍迁大都督。

  魏孝庄帝初,除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封柏人县侯,邑五百户。尔朱天光西讨,荣以悦为天光右都督,本官如故。西伐克获,功亚于贺拔岳。以本将军除鄯州刺史。建明中,拜车骑大将军、渭州刺史,进爵白水郡公,增邑五百户。普泰中,除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秦州刺史。及天光赴洛,悦与岳俱下陇趣雍州,擒天光弟显寿。魏孝武初,加开府仪同三司、都督陇右诸军事,仍秦州刺史。及悦杀岳,岳众莫不服从。悦犹豫,不即抚纳,乃还陇右。太祖勒众讨之,悦遂亡败。语在《太祖本纪》。悦子弟及同谋杀岳者八九人,并伏诛。唯中兵参军豆卢光走至灵州,后奔晋阳。悦自杀岳后,神情恍忽,不复如常。恒言"我才睡即梦见岳云:'兄欲何处去!'随逐我不相置。"因此弥不自安,而致破灭。

  念贤字盖卢。美容质,颇涉书史。为儿童时,在学中读书,有善相者过学,诸生竞诣之,贤独不往。笑谓诸生曰:"男儿死生富贵在天也,何遽相乎。"少遭父忧,居丧有孝称。后以破卫可孤功,除别将。寻招慰云州高车、鲜卑等,皆降下之。除假节、平东将军,封屯留县伯,邑五百户。建义初,为大都督,镇井陉,加抚军将军、黎阳郡守。尔朱荣入洛,拜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太仆卿,兼尚书右仆射、东道行台,进爵平恩县公,增邑五百户。普泰初,除使持节、瀛州诸军事、骠骑将军、瀛州刺史。永熙中,拜第一领民酋长,加散骑常侍,行南兖州事。寻进号骠骑大将军,入为殿中尚书,加仪同三司。魏孝武欲讨齐神武,以贤为中军北面大都督,进爵安定郡公,增邑一千户,加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大统初,拜太尉,出为秦州刺史,加太傅,给后部鼓吹。三年,转太师、都督河凉瓜鄯渭洮沙七州诸军事、大将军、河州刺史。久之还朝,兼录尚书事。河桥之役,贤不力战,乃先还,自是名誉颇减。五年,除都督秦滑原泾四州诸军事、秦州刺史。薨于州,谥曰昭定。

  贤于诸公皆为父党,自太祖以下,咸拜敬之。子华,性和厚,有长者风。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合州刺史。

  史臣曰:胜、岳昆季,以勇略之姿,当驰竞之际,并邀时投隙,展效立功。始则委质尔朱,中乃结款高氏,太昌之后,即帝图高。察其所由,固非守节之士。及胜垂翅江左,忧魏室之危亡,奋翼关西,感梁朝之顾遇,有长者之风矣。终能保其荣宠,良有以焉。岳以二千之羸兵,抗三秦之勍敌,奋其智勇,克剪凶渠,杂种畏威,遐方慕义,斯亦一时之盛也。卒以勋高速祸,无备婴戮。惜哉!陈涉首事不终,有汉因而创业;贺拔元功夙殒,太祖藉以开基。"不有所废,君何以兴",信乎其然矣。

  《周书》 唐·令狐德?等

查看目录 >> 《周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
地图 大明成化十五年歲次己亥大統曆一卷 大明成化十六年歲次庚子大統歷一卷 大明成化十八年歲次壬寅大統曆一卷 大明成化十八年歲次壬寅大統曆一卷 大明成化十九年歲次癸卯大統曆一卷 大明成化十九年歲次癸卯大統曆一卷 大明成化二十年歲次甲辰大統曆一卷 大明弘治元年歲次戊申大統曆一卷 大明弘治三年歲次庚戌大統曆一卷 大明弘治十五年幾次壬戌大統曆—卷 大明正德元年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三年歲次戊辰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五年歲次庚午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六年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七年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八年歲次癸酉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十一年歲次丙子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十二年歲次丁丑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十二年歲次丁丑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十三年大統曆一卷 大明正德十五年歲次庚辰大統曆一卷 天明正德十六年歲次辛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元年歲次壬午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年歲次癸未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年歲次甲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五年歲次丙戌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六年歲次丁亥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七年歲次戊子曆書一卷 明嘉靖八年曆書一卷 大明嘉靖九年歲次庚寅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年歲次辛卯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年歲次辛卯七政躔度一卷 大明嘉靖十一年歲次壬辰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二年歲次癸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三年歲次甲午大統曆一卷 明嘉靖十四年曆書一卷 明嘉靖十五年歲次丙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八年歲次己亥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九年歲次庚子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十九年歲次庚子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年歲次辛丑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年歲次辛丑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二年歲次癸卯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二年歲次癸卯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三年歲次甲辰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四年歲次乙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四年曆書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六年歲次丁未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六年歲次丁未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歲次戊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七年歲次戊申大統曆一卷 明嘉靖二十八年曆書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九年歲次庚戌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二十九年歲次庚戌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十一年歲次壬子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十一年歲次壬子大統曆一卷 明嘉靖三十三年歲次甲寅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十六年歲次丁巳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十七年歲次戊午大統曆一卷 大明嘉靖三十八年歲次己未大統曆一卷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六~卷九百六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六十九~卷九百七十一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二~卷九百七十四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五~卷九百七十七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七十八~卷九百八十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一~卷九百八十三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四~卷九百八十六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八十七~卷九百八十九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卷九百九十二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三~卷九百九十五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六~卷九百九十八_.djvu 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九~卷一千_.djvu 記纂淵海卷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卷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卷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七_.djvu 記纂淵海卷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九_.djvu 記纂淵海卷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一~卷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三~卷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五~卷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七~卷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十九~卷二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四~卷四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六~卷四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四十九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卷五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六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七~卷五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五十九~卷六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三~卷六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六~卷六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六十九~卷七十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二~卷七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四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六~卷七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七十九~卷八十_.djvu 記纂淵海卷八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八十二~卷八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八十四~卷八十五_.djvu 記纂淵海卷八十六~卷八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八十八~卷九十一_.djvu 記纂淵海卷九十二_.djvu 記纂淵海卷九十三_.djvu 記纂淵海卷九十四~卷九十七_.djvu 記纂淵海卷九十八_.djvu 記纂淵海卷九十九~卷一百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一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卷四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卷七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八~卷十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一~卷十二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六~卷十八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九~卷二十一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二~卷二十三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四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五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六~卷二十八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三十一~卷三十三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三十四~卷三十五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三十六~卷三十七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卷四十二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三~卷四十五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六~卷四十八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九~卷五十二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三~卷五十六_.djvu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五十七~卷六十_.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三十四~卷二百三十五.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三十六~卷二百三十七.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三十八~卷二百三十九.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四十~卷二百四十一.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四十二~卷二百四十四.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四十五~卷二百四十六.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四十七~卷二百四十八.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四十九~卷二百五十.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五十一.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五十二~卷二百五十三.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五十四~卷二百五十六.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五十七~卷二百五十九.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卷二百六十一.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二.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三~卷二百六十四.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五~卷二百六十六.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七~卷二百六十八.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六十九~卷二百七十.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七十一~卷二百七十二.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七十三~卷二百七十五.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七十六~卷二百七十七.djvu 續資治通鑑長編_四庫本_卷二百七十八~卷二百七十九.djvu 赏不逾日 赏信必罚 赏劳罚罪 赏善罚否 赏善罚淫 赏罚不信 赏高罚下 少吃没穿 少吃缺穿 少壮派 少头无尾 少头没尾 少头缺尾 少安毋躁 少小无猜 少纵即逝 少衣缺食 少达多穷 烧桂煮玉 烧香礼拜 稍纵则逝 稍胜一筹 奢者心常贫 射人先射马 折本买卖 摄手摄脚 涉世未深 涉想犹存 涉水登山 涉海凿河 涉艰履危 社威擅势 社稷生民 舌干唇焦 舌敝唇枯 舌枪唇剑 舌柔顺终以不弊  舌者兵也 舌芒于剑 舍命不渝 舍命救人 舍安就危 舍己为公 舍己就人 舍我复谁 舍本事末 舍本问末 舍然大喜 舍生取谊 舍短从长 舍短录长 舍身取义 舍身成仁 舍近即远 舍近取远 舍近图远 舍邪归正 蛇入筒中曲性在 蛇化为龙,不变其文 蛇头鼠眼 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 蛇欲吞象 蛇蚓蟠结 蛇蝎为心 蛇行斗折 设心处虑 设棁之辰 设棁良辰 设计铺谋 赦不妄下 赦事诛意 伸头缩颈 伸手不见掌 伸手可得 伸眉吐气 参横斗转 参辰日月 审势相机 审势而行 审己度人 审慎从事 慎于接物 慎以行师 慎始慎终 慎始敬终 慎终如初 慎终思远 慎终承始 深于城府 深仇积恨 深仇重怨 深入细致 深切著白 深图远算 深图远虑 深奸巨滑 深山密林 深山长谷 深得民心 深思极虑 深思苦索 深思长计 深恶痛恨 深恶痛诋 深情厚谊 深情故剑 深文巧劾 深文罗织 深文附会 深沟坚垒 深沟坚壁 深沟高壁 深猷远计 深自砥砺 深藏简出 深虑远议 深谋远猷 深谋远计 深铭肺腑 申祸无良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4 韩非子 韩子迂评 韩非子拾补 韩非子识误 读韩非子札记 韩非子平议 韩非子集解 晁氏新书 晁错 崔氏政论 正论 世要论 政要论 桓范要集 桓范论 魏桓范 桓子 桓公世论 桓范世论 桓范新书 刘氏政论 阮子政论 阮子 阮子正论 陈子要言 疑狱集 疑狱 疑狱笺 折狱龟鉴 决狱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