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汉代宫廷艳史 >

第六十三回

第六十三回

  第六十三回协力同心誓扶汉室翻云覆雨初入柔乡却说刘文叔见她问话,低声答道:“久慕芳名,昨于无意中得瞻仙姿,私怀幸慰!故以寄信为题,借此与玉人一亲芳泽,虽死亦愿矣。但素昧平生,幸勿责我孟浪,则衔感无限。”

  阴丽华听了这番话,只羞得粉面绯红,低垂螓首,半晌答不出一句话来。他也不便再说,俩人默默的一会子,刘文叔偷眼看她那种态度,愈是怕羞,愈觉可怜可爱。他情不自禁地逼近一步,低声问道:“小姐不答,莫非嗔怪我刘某唐突吗?”  阴丽华仍是含羞不语。他恐怕马上要有人来,坐失此大好的机会,大胆伸手将丽华的玉手一握,她也不退避。刘文叔见了这种光景,加倍狂浪起来,一把将她往怀中一搂,接了一个吻,说道:“亲亲!你怎么这样的怕羞呢?”此地也没有第三个人在这里,是否敢请从速一决。“她躲避不迭,不觉羞得一双星眼含着两包热泪,直要滚了下来。他见她这样情形,忙放了手说道:“小姐既不愿与某,可以早为戒告,某非强暴者流,就此请绝罢!”他撒开手便要出来。阴丽华忙伸出玉腕将他拉住哭道:“我曾听古人有云,女子之体,价值千金,断不能让男子厮混的。我虽然是个小家女子,颇能知些礼义。

  家兄为我物色至今,完全碌碌之辈,不是满身铜臭,便是纨袴气习,俗气逼人,终未成议。昨日在此地见君,早知非凡人可比。但今朝君来,我非故意作态,一则老母生病未愈,二则家兄等俱在母侧,倘有错失,飞短流长,既非我所能甘受,与君恐亦不宜。”

  他听了这番话,知道她已误会,忙答道:“小姐,你可错疑我了。鄙人方才的来意,不过完全是征求尊意,是否能够下顾垂爱,别无其他的用意的。我非是那一种轻薄之辈,专以肉欲用事的。”  她回悲作喜道:“这倒是我错怪你了,不知你还肯原谅我吗?”刘文叔笑道:“小姐,哪里话来!小姐肯怜惜我,我就感激不尽了,何敢说个怪字呢。”

  她道:“我们坐下来谈罢!”

  刘文叔唯唯地答应,便走向左边的椅子上坐下。她便将明儿喊来,附耳谈了几句。明儿点头会意,又将刘文叔瞟了一眼,方才出动。她从容地坐下,方展开笑靥问道:“刘先生胸怀大志,将来定能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的。眼见中原逐鹿,生灵涂炭,莽贼窥窃神器,转眼六年,芸芸众生急待拯救,不知先生将用何种方针,去恢复汉家的基业呢?”她说罢,凝着秋波,等他回答。

  刘文叔听她说出这番话,不禁十分敬爱,不由得脱口答道:“吾家基业,现不必论,终有恢复之一日。丈夫处事,贵于行,而不贵乎言,言过其实,非英雄也。  敝人的志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他说到这里,忙噎住不响,知道自己失言,登时面泛红肖。  她听他刚说到一个阴字,便噎住了,自己还不明白吗?也羞得面泛桃花,低首无语。刘文叔忙用了话岔开去。

  二人又谈了一会,刘文叔虽然是个年未弱冠的少年,但是他的知识却过于常人,一举一动都深有含蓄,比较他的两个哥哥真有天渊之别。今日见了丽华,觉得她没有一处不可爱。看官,这个爱字,与情当然是个搭档的,情与肉欲,又差到多少路程呢?看官一定能够了解的。我再进一步说,这爱与情,情与肉欲,至多间隔着一毫一发吧。任他是什么人,一发生了爱,自然就会有情了;有了情,那必从肉欲这条道路上走一下子,才算是真情呢!谁说我这话说得不对,他就是个大骗子。为什么呢?肉欲也是情之一种,也就是情的收束。

  闲话少说,言归正文。刘文叔和她谈了一阵子,只见阴丽华朱唇轻启,口若悬河,句句动容,矢矢中的。他可是把那爱河的浪花,直鼓三千尺,按捺不定,低声问道:“我能够常常到此地来聆教聆教吗?”她微笑不答,伸出纤纤玉腕拿起笔来,就在桌上写了四个字。他靠近来一看,乃是“关防严密”;他也提起笔来在手心里写了六个字,“何时方可真个”,伸出手来向她示意。她闪着星眼一看,不觉红晕桃腮,娇羞不胜,复提起笔来在玉掌上面写了一行字,向刘秀示意。他仔细一看,原来是“明酉仍在此候驾。”  他看罢心中大喜,便向她说道:“蒙允感甚!但是现在因为还有许多事情,要回去料理,明日届时过来候驾,今天恕我不陪了。”

  她含羞微笑道:“你今天出去,可要不要着人送你?”

  他忙道:“不需不需!”  她将明儿唤了进来,说道:“你将刘先生送出园,快点回来,我在这里等候你呢!”明儿诺诺连声地送着刘文叔走出书房,一直将他送到园门口。刘文叔依依不舍,回头一望,只见她倚着花栏,还在那里朝自己望呢。他可是站住不走了。

  明儿道:“先生,你今天和我们小姐谈些什么话?”他笑道:“不过谈些平常的话罢了。”明儿摇头笑道:“你不要骗我,我不信。”她说着,斜瞟星眼,盯着刘文叔。文叔笑道:“好姐姐!你不要告诉人家,我就说了。”明儿忙答道:“我不去告诉人,你说吧!”他笑道:“好丫头,你们小姐许给我了。”明儿诧异问道:“这话从何说起,怎的我们一些也不知道呢?”他笑道:“要你们知道,还好吗?”  明儿笑道:“呸!不要我们知道,难道你们还想偷嘴吗?”刘文叔禁不住笑道:“好个伶俐的丫头,果然被你猜着了。”明儿又问道:“敢是你们已经……”她说了半句,下半句说不下去了,羞得低着头只是发笑。刘文叔见她这样子,不由得说道:“不瞒你说,虽然没有到手,可是到手的期限也不远了,明天还要烦你神呢!”

  明儿道:“明天烦我做什么?”刘文叔笑道:“你和我走出园去,告诉你。”

  二人便出了园,文叔便将方才的一番话,完全告诉了她,把个明儿只是低头笑个不住道:“怪不得两个人在书房里,咕咕叽叽谈了半天,原来还是这个勾当呢!

  好好好!我明天再也不替你们做奴婢了!”刘文叔忙道:“好姐姐,那可害了我了,千万不能这样!总之,我都有数,事后定然重重地报答你,好吗?”明儿笑问道:“你拿什么来谢我呢?”刘文叔笑道:“你爱我什么,便是什么。”明儿指着他羞道:“亏你说得出,好个老脸!”她说罢,翻身进去,将门闭起。  刘文叔高高兴兴地认明了方向,顺着有生字的荼蘼花架,走了出去。到小桥边,又看了一回风景,才寻着原路回来。肚中已觉得饿了,忙叫童儿去拿饭来,胡乱吃了些。才放下饭碗,就有两个老佃长进来禀话,见了刘文叔,两个老头子一齐跪下。  刘文叔慌忙下来将他们扶起来,说道:“罪过罪过!这算什么!你们有话简直就坐下来说就是了,何必拘这些礼节呢?”

  一个老头子捋着胡子叹道:“我们今天到这里来,原来有一桩要紧事情,要讨示下。”刘文叔道:“什么事情?你们先坐下来,慢慢地说罢。”

  两个老头子同声嚷道:“啊也,我们佃户到这里来,断没有坐的道理,还是站着说罢。”刘文叔忙道:“二位老丈,这是什么话?赶紧坐下来,我不信拘那些礼节,而且我们又不是皇帝家,何必呢?”

  两个老头子,又告了罪,方才坐下。刘文叔问道:“二位老丈,今天难道有什么见教吗?”东边花白胡子的先答道:“小主人!你还不晓得?现在新皇帝又要恢复井田制了,听说北一路现在都已实行了,马上就要行到我们这里来了。我想我们一共有六百多顷田,要是分成井田,可不要完全归别人所有了吗?”刘文叔听了这话吃惊不小,忙问道:“这话当真么?”那两个老头子同声说道:“谁敢来欺骗主人呢?”

  刘文叔呆了半晌,跺足叹道:“莽贼一日不除,百姓一日不安!”

  那老头子又说道:“听说有多少人,现在正在反对,这事不知可能成功?”刘文叔叹道:“这个残暴不仁的王莽,还能容得人民反对吗?不消说,这反对两个字,又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的百姓了!”  正说话时,刘仲走了进来,听他们说了个究竟,气得三光透顶,暴跳如雷,大声说道:“怕什么!不行到我们这里便罢,如果实行到我们这里,凭他是天神,也要将他的脑袋揪下来,看他要分不要分了。再不然,好在我们的大势已成,趁此机会就此起兵,与莽贼分个高下。若不将吾家的基业恢复过来,誓不为人!”

  刘文叔劝道:“兄长!你何必这样的大发雷霆呢!现在还没有行到这里呢!凡事不能言过于行的,事未成机先露,这是做大事的人最忌的。”刘仲被文叔这番话说得哑口无言;转身出去。那老头子又向文叔说道:“昨天大主人到我们那里去,教我们让出一个大空场来,给他们操兵。我想要是在冬天空场尽多,现在正当青黄不接的时候,哪里能一些闲空地方呢?我当时没有回答,今天请示,究竟腾出哪一段地方做操场?”刘文叔沉思了一会,对两个老头子说道:“那日升谷旁边一段地方,现在不是空着呢?”两个老头子同声说道:“啊也,真的老糊涂了!放着现成的一段极大的空地,不是忘记了。”刘文叔笑道:“那一段空地,就是有十万人马,也不见得怎么拥挤的。

  你们今天回去,就命人前去安排打扫,以备明日要用!“两个老头子唯唯地答应,告辞退出,一宵无话。

  到了第二天一早上,那四处的乡勇,由首领带领,一队一队地向白水村聚集。

  不到多时,只见白水村旗帜职扬,刀枪耀日。

  刘蘼、刘仲忙得不亦乐乎,一面招待众首领,一面预备午饭。直闹到未牌时候,大家用饱茶饭,各处的首领纷纷出来,领着自己的人马,浩浩荡荡,直向日升谷出发。刘蘼、刘仲骑马在后面缓缓地行走。他的叔父刘良,也是老兴勃发,令人扶他上马,跟去看操。

  到了地头,一声呼号,一队队的乡勇,排开雁阵,听候发令。那一班首领,骑在马上,奔走指挥。一时秩序齐整,便一齐放马走到刘縯、刘仲的面前,等侯示下。

  刘仲首先问道:“秩序齐整了吗?”众首领轰天价的一声答应道:“停当了!”

  刘縯便向司令官一招手,只见那个司令官捧着五彩的令旗,飞马走来,就在马上招呼道:“盔甲在身,不能为礼,望明公恕罪!”刘縯一点首,那司令官便取出红旗,在阵场驰骋往来三次,然后立定了马,将手中的红旗一层。

  那诸首领当中有三个人,并马飞出阵常司令官扬声问道:“来者敢是火字队的首领吗?”三人同声答道:“正是!”

  司令官便唱道:“第一队先出阵训练!”那个背插第一队令旗的首领,答应一声,飞也似地放马前去,将口中的画角一鸣。  那东南角上一队长枪乡勇,风驰电掣地卷出来,刹那间,只见万道金蛇,千条闪电般地舞着。司令官口中又喊道:“火字第二队出阵对手试验!”那第二队的首领,也不及答应,就飞马前来,将手中的铜琶一敲。霎时金鼓大震,一队短刀乡勇,从正东方卷了出来,和长枪队碰了头,捉对儿各显本领,枪来刀去,刀去枪迎,只杀得目眩心骇。这时司令官又大声喊道:“火字第三队出阵合击第一队。”第三队的首领早就放马过去,听司令官一声招呼,便将令旗一招。那一队铁尺兵,疾如风雨般地拥了出来,帮着短刀队夹攻长枪队,只杀得尘沙蔽日,烟雾障天。

  司令官将黄旗一层,霎时金鼓不鸣。那火字第三队的人马,风卷残云般退归本位,露出一段大空场来,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这时候,忽见西边一人飞马而来。刘縯、刘仲回首看时,不是别人,是刘文叔前来看操的。他首先一句问道:“现在操过第几阵了?”刘縯答道:“操过第一阵了!”刘文叔道:“成绩如何?”刘縯点头微笑道:“还可以。”话还未了,只见司令官口中喊道:“土字第一队出阵!”那个首领背着一把开山斧,用手一招。东北上跑出一队斧头兵来,每人腰里插着两把板斧,一个个雄赳赳地挺立垓心。那首领一击掌,那些斧头兵,连忙取斧头耍了起来,光闪闪的像雪球一样。  司令官又喊道:“第二队出阵对手!”第二队的首领,忙将坐下的黄骠马一拍,那马嘶吼一声,只见正北上一队铜锤兵,蜂拥前来,和第一队的板斧相搏起来。此时只听得叮叮噹噹,响声不绝于耳。战够多时,司令官取出黑旗,迎风一层,那两队土字兵慢慢地退回本位。

  司令官口中喊道:“水字第一队出阵!”话还未了,只见正南的兵马忽地分开。

  这时金鼓大震,那水字队的首领用手一招,登时万弩齐发。射到分际,司令官将旗一摆,复又一招,瞥见第二队从后面翻了出来。每人都是腰悬豹皮袋,窜到垓心,一字儿立定,取出流星石子,只向日升谷那边掷去,霎时浑如飞蝗蔽空一般。司令官将白旗一竖,那流星一队兵,就地一滚,早已不知去向。正西的盾牌手,翻翻覆覆地卷了出来。司令官又将蓝旗一招,那正南方霍地窜出一队长矛手,和盾牌手对了面,各展才能,藤牌一耍,花圈铁簇,长矛一动,闪电惊蛇。  杀了多时,司令官将手中五色彩旗,一齐举起,临风一扬,四处的队伍,腾云价地一齐聚到垓心,互相排列着。就听金鼓一鸣,那五色的兵队,慢慢延长开去,足有二里之遥。司令官兜马上了日升谷,将红旗一招,三队的火字兵立刻飞集一起。

  司令官将五色旗挨次一招展,那五队兵霍地一闪,各归本位。

  胡笳一鸣,各队兵卒都纷纷散队,各首领和司令官一齐到刘縯面前,打躬请示。

  刘縯点头回礼,向众首领说道:“诸公辛苦了!今天会操的成绩,我实在不望到有这个样子,只要诸公同心努力,何愁大事不成呢?”刘文步忙问道:“谁是流星队的首领?”只见一个小矮子近来,躬身说道:“承问,在下便是。”刘文叔满口夸赞道:“今天各队的训练成绩,都是不差。惟看你们这一队的成绩,要算最好了!”那个矮子只称不敢。刘良笑道:“文叔,你平素不是不大欢喜练有武功吗?

  今天为何也这样的高兴呢?”文叔笑道:“愿为儒将,不为骁将;儒将可以安邦定国,骁将不过匹夫之勇耳。”刘良惊喜道:“我的儿!看不出你竟有这样的才干!  汉家可算又出一个英雄了!”大家又议论了一会,只见日已含山,刘縯便令收兵回去。

  一听令下,登时一队队地排立齐整,缓缓地回去。刘良等回到白水村,刘縯便请诸首领到他家赴宴谈心。

  大家刚入了座,刘文叔猛地想起昨日的话来,酒也不吃,起身出席,走后门出去。幸喜刘縯等因为招待宾客;未曾介意。

  他趁着月光,出了白水村,一径向杨花坞而来。一路上夜色苍茫,野犬相吠,真是个碧茵露冷,花径风寒。一转眼又到阴家的后园门口,他展目一看,只见双扉紧闭,鸡犬无声,他不觉心中疑惑道:“难道此刻还没人来?敢是阴小姐骗我不成?

  我想绝不会的。或者她的家中事牵住,也未可知,再则有其他缘故,也说不定。”

  他等了多时,仍未见有一些动静,自言自语地道:“一定是出了岔头了,不然,到这晚,明儿还不来呢?”他等得心焦,正要转身回去,猛听得呀的一声,门儿开了,他可是满肚子冰冷,登时转了热,忙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明儿。她向他一招手,他进了园。明儿轻轻地将门关好,领着他一径向前而来。转亭过角,霎时到了丽华的绣楼。轻轻地上了楼,走进房内,但见里面陈设富丽堂皇,锦屏绣幕,那一股甜丝丝的香气,撞到他的鼻子里,登时眼迷手软浑身愉快。

  那梳妆台上,安放着宝鸭鼎,内烧沉香。右边靠壁摆着四只高脚书厨,里面安放牙签玉轴,琳琅满目,他走进几步,瞥见丽华倦眼惺忪地倚着薰笼,含有睡意。

  明儿向他丢下一个眼色,便退了出去。他轻轻地往她身旁一坐。这正是:最喜今朝兼四美,风花雪月一齐收。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doubleads();

《汉代宫廷艳史》 相关内容:

前一:第六十二回
后一:第六十四回

查看目录 >> 《汉代宫廷艳史》


国学迷 漸西村舍彙刊 爾雅正義二十卷 杜工部集二十卷附錄一卷諸家詩話一卷少陵先生年譜一卷唱酬題詠附錄一卷 四書經注集證十九卷 揅經室四集二卷詩十一卷續集十一卷外集五卷 荆駝逸史 [乾隆]震澤縣志三十八卷首一卷 南華山人詩鈔十六卷 列仙傳二卷續仙傳一卷 竹雲題跋四卷 西湖二集三十四卷 采芝山人詩存一卷 浙西六家詞 應試分月詩箋注釋十二卷 九史同姓略七十二卷 名賢手札不分卷 外科大成四卷 變雅堂詩集十卷附錄一卷文集四卷 吉金所見錄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雷塘盦主弟子記 谹林館雜鈔不分卷 兵鈐內書八卷外書八卷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書序一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 永嘉叢書 楚辭十七卷疑字直音補一卷 列國陸軍制不分卷 爾雅直音二卷附考一卷 貫如弈譜一卷 校邠廬抗議不分卷 日本明治法制史不分卷 白話痛史四卷 奏定北洋練兵營制餉章一卷 五十絃綿瑟樓詞三卷 合纂四書彙通二十七卷 天台四教儀集註十卷 夢筆生花初編八卷二編八卷三編八卷四編八卷 八科鄉會墨醇不分卷 [同治]續纂揚州府志二十四卷 說文通訓定聲十八卷分部柬韻一卷說雅一卷古今韻準一卷 文粹一百卷補遺二十六卷 夢跡圖一卷 濼源問答十二卷 啟悟要津二十課 滾龍袍寶卷一卷 [嘉慶]邢臺縣志十卷首一卷 資治通鑑地理今釋十六卷 王船山先生[夫之]年譜二卷 詩廣傳五卷 文信國公集二十卷首一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附明唐桂二王本末三卷 樂府詩集一百卷目錄二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江淮水利文牘不分卷 八旗通志初集二百五十卷目錄二卷 峽江圖攷不分卷 爾雅音圖三卷 春秋屬辭辨例六十卷首二卷 詞繫二十四卷逸調備考一卷宋樂類編一卷宮譜錄要一卷詞旨叢說一卷調名彙辨一卷 蓬萊軒輿地學叢書二十三卷首一卷 福建省概況_福建省政府秘書處公報室編輯.pdf 國際隊伍_劉金鏞編輯.pdf 中日戰事史料徵輯會集刊1_中日戰事史料徵輯會編輯.pdf 清代古文述傳_李崇元著.pdf 臺灣暴動事件紀實_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新聞室編.pdf 普的短篇小說_普(Edgar Allan Poe)著,伍光建選譯.pdf 最佳獨幕劇選._馬彥祥編.pdf 日本的間諜_范士白自述,尊聞翻譯.pdf 總裁昭告全國軍民汪逆賣國文件_福建省政府秘書處公報室編.pdf 照妖鏡下之敵汪密約_國民精神總動員會編.pdf 內亂與內戰_特種叢書編委會.pdf 華語自修書3_香坂順一著.pdf 華語自修書4_香坂順一著.pdf 委屈_茅盾著.pdf 最新中國分省地圖_金祖孟撰說,許仁生編繪,新史地研究社主編.pdf 中國歷史_李國祁著.pdf 抗戰建國的歷史意義_吳繩海編.pdf 現代蘇聯政治_林孟工編著.pdf 西班牙內戰與國際局勢前途_歐伯著.pdf 沙磁區學術講演會講演集.第一輯_汪少倫彙編.pdf 所謂「多田小冊子」之內容_作者不詳.pdf 勝利的自覺_張文伯著.pdf 中日戰爭回憶_方秋葦撰.pdf 抗戰文獻_獨立出版社編.pdf 滬戰秘話_揚紀著.pdf 十八天的戰爭_唐海著.pdf 革命建國韻言_胡去非著.pdf 燕市風沙錄_王夢鷗編著,張道藩主編.pdf 緣緣堂再筆_豐子愷著.pdf 中學補充讀本_石葦編著.pdf 現代處世尺牘_譚正璧著.pdf 人間百事談_平心著.pdf 高爾基作品選_汪崙編選,耿濟之等譯.pdf 平子先生七秩雙壽紀念冊_江蘇金山旅臺同鄉會編.pdf 寸草心_陳香梅著.pdf 模範小品文讀本_林蔭南編.pdf 唯生論的歷史觀_黃文山編著.pdf 抗日必須的義勇軍_陳正謨著.pdf 恐怖的活劇_程小青著.pdf 印度小史_滕柱譯述.pdf 第二期抗戰_甘介侯等執筆.pdf 臺灣近世史_彭子明著.pdf 西康社會之鳥瞰_柯象峯編著.pdf 印度現況_英國駐華大使館新聞處編.pdf 關於甲申三百年祭及其他_葉青等著.pdf 海軍軍官日記_田開銓作.pdf 中共非法行為實證_南京青年夏令營訓導處編.pdf 新疆見聞_盧前著.pdf 我要活下去_泰寶銳森(Tabor Rawson)著, 吳承達等編譯.pdf 美國八位偉人_作者不詳.pdf 抗戰中的軍隊與民眾_俞希平著.pdf 美國白皮書_亞爾索伯(Alsop,J.),金納爾(Kintner,R.)著, 吳湘漁譯.pdf 春之歌_顏成志著.pdf 壓迫_臺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編選.pdf 聯合國四巨頭_何志強編著.pdf 北平和平真象_吳延環著.pdf 中共反受降行動之批判_聞谷音著.pdf 孺慕_徐闓瑞作.pdf 第六戰區接管日方物資委員會工作紀實.pdf 暹羅國志_謝猶榮著.pdf 鄉村求愛_蕭伯納(Bernard Shaw)著, 黃嘉德譯.pdf 白祟禧將軍傳_張國平編.pdf 香港之戰_華嘉著.pdf 高雄市概況_高雄市政府秘書室彙編.pdf 義和團運動史_陳捷撰述,何炳松校閱.pdf 血戰臺兒莊_胡頌之編.pdf 在德軍後方_約翰.拉雷(John McCutcheon Raleigh)原著,李嘉壁譯.pdf 臺灣旅行指南_臺灣旅行社編.pdf 流浪者自傳_戴維斯著,序周譯.pdf 元朝名臣事略1_蘇天爵撰.pdf 元朝名臣事略2_蘇天爵撰.pdf 大街_路易士(Sinclair Lewis)撰.pdf 史丹利探案_作者不詳.pdf 繪圖前後白蛇傳_著者不詳.pdf 金風銀兩_伊雲著.pdf 春風誤_南宮搏著.pdf 實用英文書牘_作者不詳.pdf 叢林之王_E.B.Burroughs原著,章鐸聲譯.pdf 中國歷史論集_呂振羽等著.pdf 世界人物誌_艾華編著.pdf 懷萬綠樓叢稿_李午雲撰.pdf 關於魯迅及其著作_臺靜農編.pdf 烈火_黎錦明著.pdf 當代名人新演講集_廣文書局編輯所編輯.pdf 而已集_魯迅.pdf 章草考_卓定謀纂輯.pdf 聖蹟圖_孫毓修編輯,甘作霖譯述.pdf 仿宋胡刻文選4_(梁)蕭統編,(唐)李善注.pdf 增註字類標韻_(清)華綱輯,(清)范多玨重訂.pdf 女子論說文範 四卷1_邵伯棠撰述.pdf 女子論說文範 四卷2_邵伯棠撰述.pdf 女子論說文範 四卷3_邵伯棠撰述.pdf 女子論說文範 四卷4_邵伯棠撰述.pdf 香籨集發微_震鈞著.pdf 官音便覽 三卷,卷首_(清)張錫捷著.pdf 蓬山小題選1_(清)劉清源著.pdf 蓬山小題選2_(清)劉清源著.pdf 蓬山小題選3_(清)劉清源著.pdf 詞譜15_(清)王奕清等撰.pdf 新文選 十二卷1_作者不詳.pdf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 一百二十卷_(清)傅恒等奉敕撰.pdf 對聯大全_作者不詳.pdf 詩歌發蒙_達文社編輯.pdf 新文選 十二卷3_作者不詳.pdf 新文選 十二卷4_作者不詳.pdf 文言白話新法作文捷訣2_張侶俠,張雲石編輯.pdf 精鈔宋字增廣詩韻全璧4_(清)湯祥瑟原輯,(清)華錕重編.pdf 精鈔宋字增廣詩韻全璧2_(清)湯祥瑟原輯,(清)華錕重編.pdf 增像全圖三國演義37-40_(明)羅貫中撰,(清)金聖嘆,(清)毛宗崗評.pdf 增像全圖三國演義41-44_(明)羅貫中撰,(清)金聖嘆,(清)毛宗崗評.pdf 酬應全書 十四卷1_雷瑨輯.pdf 酬應全書 十四卷2_雷瑨輯.pdf 酬應全書 十四卷3_雷瑨輯.pdf 酬應全書 十四卷4_雷瑨輯.pdf 酬應全書 十四卷5_雷瑨輯.pdf 古唐詩合解11-12_(清)王堯衢註.pdf 最新女子尺牘教本_著者不詳.pdf 寄鶴齋文矕5-2_洪棄生原稿,王植編纂.pdf 音注吳梅村詩1_張梓良音注.pdf 音注吳梅村詩2_張梓良音注.pdf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