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九十五回 假合真形擒玉兔 真阴归正会灵元

第九十五回 假合真形擒玉兔 真阴归正会灵元

  却说那唐僧忧忧愁愁,随着国王至后宫,只听得鼓乐喧天,随闻得异香扑鼻,低着头,不敢仰视。行者暗里欣然,丁在那毗卢帽顶上,运神光,睁火眼金睛观看,又只见那两班彩女,摆列的似蕊宫仙府,胜强似锦帐春风。真个是:娉婷嬝娜,玉质冰肌。一双双娇欺楚女,一对对美赛西施。云髻高盘飞彩凤,娥眉微显远山低。笙簧杂奏,箫鼓频吹。宫商角徵羽,抑扬高下齐。清歌妙舞常堪爱,锦砌花团色色怡。行者见师父全不动念,暗自里咂嘴夸称道:“好和尚!好和尚!身居锦绣心无爱,足步琼瑶意不迷。”

  少时,皇后嫔妃簇拥着公主出鳷鹊宫,一齐迎接,都道声:

  “我王万岁,万万岁!”慌的个长老战战兢兢,莫知所措。行者早已知识,见那公主头顶上微露出一点妖氛,却也不十分凶恶,即忙爬近耳朵叫道:“师父,公主是个假的。”长老道:“是假的,却如何教他现相。”行者道:“使出法身,就此拿他也。”长老道:

  “不可!不可!恐惊了主驾,且待君后退散,再使法力。”那行者一生性急,那里容得,大咤一声,现了本相,赶上前揪住公主骂道:“好孽畜!你在这里弄假成真,只在此这等受用也尽彀了,心尚不足,还要骗我师父,破他的真阳,遂你的淫性哩!”唬得那国王呆呆挣挣,后妃跌跌爬爬,宫娥彩女,无一个不东躲西藏,各顾性命。好便似:春风荡荡,秋气潇潇。春风荡荡过园林,千花摆动;秋气潇潇来径苑,万叶飘摇。刮折牡丹敧槛下,吹歪芍药卧栏边。沼岸芙蓉乱撼,台基菊蕊铺堆。海棠无力倒尘埃,玫瑰有香眠野径。春风吹折芰荷楟,冬雪压歪梅嫩蕊。石榴花瓣,乱落在内院东西;岸柳枝条,斜垂在皇宫南北。好花风雨一宵狂,无数残红铺地锦。三藏一发慌了手脚,战兢兢抱住国王,只叫:“陛下,莫怕!莫怕!此是我顽徒使法力,辨真假也。”

  却说那妖精见事不谐,挣脱了手,解剥了衣裳,捽捽头摇落了钗环首饰,即跑到御花园土地庙里,取出一条碓嘴样的短棍,急转身来乱打行者。行者随即跟来,使铁棒劈面相迎。他两个吆吆喝喝,就在花园斗起,后却大显神通,各驾云雾,杀在空中。这一场:金箍铁棒有名声,碓嘴短棍无人识。一个因取真经到此方,一个为爱奇花来住迹。那怪久知唐圣僧,要求配合元精液。旧年摄去真公主,变作人身钦爱惜。今逢大圣认妖氛,救援活命分虚实。短棍行凶着顶丢,铁棒施威迎面击。喧喧嚷嚷两相持,云雾满天遮白日。他两个杀在半空赌斗,吓得那满城中百姓心慌,尽朝里多官胆怕。长老扶着国王,只叫:

  “休惊!请劝娘娘与众等莫怕。你公主是个假作真形的,等我徒弟拿住他,方知好歹也。”那些妃子有胆大的,把那衣服钗环拿与皇后看了,道:“这是公主穿的,戴的,今都丢下,精着身子,与那和尚在天上争打,必定是个妖邪。”此时国王后妃人等才正了性,望空仰视不题。

  却说那妖精与大圣斗经半日,不分胜败。行者把棒丢起,叫一声“变!”就以一变十,以十变百,以百变千,半天里,好似蛇游蟒搅,乱打妖邪。妖邪慌了手脚,将身一闪,化道清风,即奔碧空之上逃走。行者念声咒语,将铁棒收做一根,纵祥光一直赶来。将近西天门,望见那旌旗熌灼,行者厉声高叫道:“把天门的,挡住妖精,不要放他走了!”真个那天门上有护国天王帅领着庞刘苟毕四大元帅,各展兵器拦阻。妖邪不能前进,急回头,舍死忘生,使短棍又与行者相持。这大圣用心力轮铁棒,仔细迎着看时,见那短棍儿一头壮,一头细,却似春碓臼的杵头模样,叱咤一声喝道:“孽畜!你拿的是甚么器械,敢与老孙抵敌!快早降伏,免得这一棒打碎你的天灵!”那妖邪咬着牙道:“你也不知我这兵器!听我道:仙根是段羊脂玉,磨琢成形不计年。混沌开时吾已得,洪蒙判处我当先。源流非比凡间物,本性生来在上天。一体金光和四相,五行瑞气合三元。随吾久住蟾宫内,伴我常居桂殿边。因为爱花垂世境,故来天竺假婵娟。与君共乐无他意,欲配唐僧了宿缘。你怎欺心破佳偶,死寻赶战逞凶顽!这般器械名头大,在你金箍棒子前。广寒宫里捣药杵,打人一下命归泉!”行者闻说,呵呵冷笑道:“好孽畜啊!你既住在蟾宫之内,就不知老孙的手段?你还敢在此支吾?

  快早现相降伏,饶你性命!”那怪道:“我认得你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弼马温,理当让你。但只是破人亲事,如杀父母之仇,故此情理不甘,要打你欺天罔上的弼马温!”那大圣恼得是弼马温三字,他听得此言,心中大怒,举铁棒劈面就打。那妖邪轮杵来迎,就于西天门前,发狠相持。这一场:金箍棒,捣药杵,两般仙器真堪比。那个为结婚姻降世间,这个因保唐僧到这里。

  原来是国王没正经,爱花引得妖邪喜。致使如今恨苦争,两家都把顽心起。一冲一撞赌输赢,劖语劖言齐斗嘴。药杵英雄世罕稀,铁棒神威还更美。金光湛湛幌天门,彩雾辉辉连地里。来往战经十数回,妖邪力弱难搪抵。那妖精与行者又斗了十数回,见行者的棒势紧密,料难取胜,虚丢一杵,将身幌一幌,金光万道,径奔正南上败走,大圣随后追袭,忽至一座大山,妖精按金光,钻入山洞,寂然不见。又恐他遁身回国,暗害唐僧,他认了这山的规模,返云头径转国内。

  此时有申时矣。那国王正扯着三藏,战战兢兢只叫:“圣僧救我!”那些嫔妃皇后也正怆惶,只见大圣自云端里落将下来,叫道:“师父,我来也!”三藏道:“悟空立住,不可惊了圣躬。我问你:假公主之事,端的如何?”行者立于鳷鹊宫外,叉手当胸道:“假公主是个妖邪。初时与他打了半日,他战不过我,化道清风,径往天门上跑,是我吆喝天神挡住。他现了相,又与我斗到十数合,又将身化作金光,败回正南上一座山上。我急追至山,无处寻觅,恐怕他来此害你,特地回顾也。”国王听说,扯着唐僧问道:“既然假公主是个妖邪,我真公主在于何处?”行者应声道:“待我拿住假公主,你那真公主自然来也。”那后妃等闻得此言,都解了恐惧,一个个上前拜告道:“望圣僧救得我真公主来,分了明暗,必当重谢,”行者道:“此间不是我们说话处,请陛下与我师出宫上殿,娘娘等各转各宫,召我师弟八戒沙僧来保护师父,我却好去降妖。一则分了内外,二则免我悬心,谨当辨明,以表我一场心力。”国王依言,感谢不已,遂与唐僧携手出宫,径至殿上,众后妃各各回宫。一壁厢教备素膳,一壁厢请八戒沙僧。须臾间,二人早至。行者备言前事,教他两个用心护持。这大圣纵筋斗云,飞空而去,那殿前多官,一个个望空礼拜不题。

  孙大圣径至正南方那座山上寻找。原来那妖邪败了阵,到此山,钻入窝中,将门儿使石块挡塞,虚怯怯藏隐不出。行者寻一会不见动静,心甚焦恼,捻着诀,念动真言,唤出那山中土地山神审问。少时,二神至了,叫头道:“不知不知,知当远接。万望恕罪!”行者道:“我且不打你,我问你:这山叫做甚么名字?  此处有多少妖精?从实说来,饶你罪过。”二神告道:“大圣,此山唤做毛颖山,山中只有三处兔穴。亘古至今没甚妖精,乃五环之福地也。大圣要寻妖精,还是西天路上去有。”行者道:“老孙到了西天天竺国,那国王有个公主被个妖精摄去,抛在荒野,他就变做公主模样,戏哄国王,结彩楼,抛绣球,欲招驸马。

  我保唐僧至其楼下,被他有心打着唐僧,欲为配偶,诱取元阳。

  是我识破,就于宫中现身捉获。他就脱了人衣、首饰,使一条短棍,唤名捣药杵,与我斗了半日,他就化清风而去。被老孙赶至西天门,又斗有十数合,他料不能胜,复化金光,逃至此处,如何不见?”二神听说,即引行者去那三窟中寻找,始于山脚下窟边看处,亦有几个草兔儿,也惊得走了。寻至绝顶上窟中看时,只见两块大石头,将窟门挡住。土地道:“此间必是妖邪赶急钻进去也。行者即使铁棒捎开石块,那妖邪果藏在里面,呼的一声,就跳将出来,举药杵来打。行者轮起铁棒架住,唬得那山神倒退,土地忙奔。那妖邪口里囔囔突突的,骂着山神土地道:

  “谁教你引着他往这里来找寻!”他支支撑撑的,抵着铁棒,且战且退,奔至空中。正在危急之际,却又天色晚了。这行者愈发狠性,下毒手,恨不得一棒打杀,忽听得九霄碧汉之间,有人叫道:“大圣,莫动手!莫动手!棍下留情!”行者回头看时,原来是太阴星君,后带着姮娥仙子,降彩云到于当面。慌得行者收了铁棒,躬身施礼道:“老太阴,那里来的?老孙失回避了。太阴道:“与你对敌的这个妖邪,是我广寒宫捣玄霜仙药之玉兔也。他私自偷开玉关金锁走出宫来,经今一载。我算他目下有伤命之灾,特来救他性命,望大圣看老身饶他罢。”行者喏喏连声,只道:“不敢!不敢!怪道他会使捣药杵!原来是个玉兔儿!  老太阴不知,他摄藏了天竺国王之公主,却又假合真形,欲破我圣僧师父之元阳。其情其罪,其实何甘!怎么便可轻恕饶他?”太阴道:“你亦不知。那国王之公主,也不是凡人,原是蟾宫中之素娥。十八年前,他曾把玉兔儿打了一掌,却就思凡下界。一灵之光,遂投胎于国王正宫皇后之腹,当时得以降生。这玉兔儿怀那一掌之仇,故于旧年走出广寒,抛素娥于荒野。但只是不该欲配唐僧,此罪真不可逭。幸汝留心,识破真假,却也未曾伤损你师。万望看我面上,恕他之罪,我收他去也。”行者笑道:“既有这些因果,老孙也不敢抗违。但只是你收了玉兔儿,恐那国王不信,敢烦太阴君同众仙妹将玉兔儿拿到那厢,对国王明证明证,一则显老孙之手段,二来说那素娥下降之因由,然后着那国王取素娥公主之身,以见显报之意也。”太阴君信其言,用手指定妖邪,喝道:“那孽畜还不归正同来!”玉兔儿打个滚,现了原身。真个是:缺唇尖齿,长耳稀须。团身一块毛如玉,展足千山蹄若飞。直鼻垂酥,果赛霜华填粉腻;双睛红映,犹欺雪上点胭脂。伏在地,白穰穰一堆素练;伸开腰,白铎铎一架银丝。几番家吸残清露瑶天晓,捣药长生玉杵奇。

  那大圣见了不胜欣喜,踏云光向前引导,那太阴君领着众姮娥仙子,带着玉兔儿,径转天竺国界。此时正黄昏,看看月上,到城边,闻得谯楼上擂鼓。那国王与唐僧尚在殿内,八戒沙僧与多官都在阶前,方议退朝,只见正南上一片彩霞,光明如昼。众抬头看处,又闻得孙大圣厉声高叫道:“天竺陛下,请出你那皇后嫔妃看者。这宝幢下乃月宫太阴星君,两边的仙妹是月里嫦娥。这个玉兔儿却是你家的假公主,今现真相也。”那国王急召皇后嫔妃与宫娥彩女等众,朝天礼拜,他和唐僧及多官亦俱望空拜谢。满城中各家各户,也无一人不设香案,叩头念佛。正此观看处,猪八戒动了欲心,忍不住跳在空中,把霓裳仙子抱住道:“姐姐,我与你是旧相识,我和你耍子儿去也。”行者上前揪着八戒,打了两掌骂道:“你这个村泼呆子!此是甚么去处,敢动淫心!”八戒道:“拉闲散闷耍子而已!”那太阴君令转仙幢,与众嫦娥收回玉兔,径上月宫而去。行者把八戒揪落尘埃。这国王在殿上谢了行者,又问前因道:“多感神僧大法力捉了假公主,朕之真公主,却在何处所也?”行者道:“你那真公主也不是凡胎,就是月宫里素娥仙子。因十八年前,他将玉兔儿打了一掌,就思凡下界,投胎在你正宫腹内,生下身来。那玉兔儿怀恨前仇,所以于旧年间偷开玉关金锁走下来,把素娥摄抛荒野,他却变形哄你。这段因果,是太阴君亲口才与我说的。今日既去其假者,明日请御驾去寻其真者。”国王闻说,又心意惭惶,止不住腮边流泪道:“孩儿!我自幼登基,虽城门也不曾出去,却教我那里去寻你也!”行者笑道:“不须烦恼,你公主现在给孤布金寺里装风。今且各散,到天明我还你个真公主便是。”

  众官又拜伏奏道:“我王且心宽,这几位神僧,乃腾云驾雾之神佛,必知未来过去之因由。明日即烦神僧四众同去一寻,便知端的。”国王依言,即请至留春亭摆斋安歇。此时已近二更,正是那:铜壶滴漏月华明,金铎叮当风送声。杜宇正啼春去半,落花无路近三更。御园寂寞秋千影,碧落空浮银汉横。三市六街无客走,一天星斗夜光晴。当夜各寝不题。

  这一夜,国王退了妖气,陡长精神,至五更三点复出临朝。  朝毕,命请唐僧四众议寻公主。长老随至,朝上行礼。大圣三人,一同打个问讯。国王欠身道:“昨所云公主孩儿,敢烦神僧为一寻救。”长老道:“贫僧前日自东来,行至天晚,见一座给孤布金寺,特进求宿,幸那寺僧相待。当晚斋罢,步月闲行,行至布金旧园,观看基址,忽闻悲声入耳。询问其由,本寺一老僧,年已百岁之外,他屏退左右,细细的对我说了一遍,道:‘悲声者,乃旧年春深时,我正明性月,忽然一阵风生,就有悲怨之声。下榻到捽园基上看处,乃是一个女子。询问其故,那女子道,我是天竺国国王公主。因为夜间玩月观花,被风刮至于此。’那老僧多知人礼,即将公主锁在一间僻静房中,惟恐本寺顽僧污染,只说是妖精被我锁住。公主识得此意,日间胡言乱语,讨些茶饭吃了;夜深无人处,思量父母悲啼。那老僧也曾来国打听几番,见公主在宫无恙,所以不敢声言举奏。因见我徒弟有些神通,那老僧千叮万嘱,教贫僧到此查访。不期他原是蟾宫玉兔为妖,假合真形,变作公主模样,他却又有心要破我元阳。幸亏我徒弟施威显法,认出真假,今已被太阴星收去。贤公主见在布金寺装风也。”国王见说此详细,放声大哭。早惊动三宫六院,都来问及前因。无一人不痛哭者。良久,国王又问:  “布金寺离城多远?”三藏道:“只有六十里路。”国王遂传旨:

  “着东西二宫守殿,掌朝太师卫国,朕同正宫皇后帅多官、四神僧,去寺取公主也。”

  当时摆驾,一行出朝。你看那行者就跳在空中,把腰一扭,先到了寺里。众僧慌忙跪接道:“老爷去时,与众步行,今日何从天上下来?”行者笑道:“你那老师在于何处?快叫他出来,排设香案接驾。天竺国王、皇后、多官与我师父都来了。”众僧不解其意,即请出那老僧,老僧见了行者,倒身下拜道:“老爷,公主之事如何?”行者把那假公主抛绣球,欲配唐僧,并赶捉赌斗,与太阴星收去玉兔之言,备陈了一遍。那老僧又磕头拜谢,行者搀起道:“且莫拜,且莫拜,快安排接驾。”众僧才知后房里锁得是个女子。一个个惊惊喜喜,便都设了香案,摆列山门之外,穿了袈裟,撞起钟鼓等候。不多时,圣驾早到,果然是:缤纷瑞霭满天香,一座荒山倏被祥。虹流千载清河海,电绕长春赛禹汤。草木沾恩添秀色,野花得润有余芳。古来长者留遗迹,今喜明君降宝堂。国王到于山门之外,只见那众僧齐齐整整,俯伏接拜,又见孙行者立在中间,国王道:“神僧何先到此?”行者笑道:“老孙把腰略扭一扭儿,就到了,你们怎么就走这半日?”随后唐僧等俱到。长老引驾,到于后面房边,那公主还装风胡说。老僧跪指道:“此房内就是旧年风吹来的公主娘娘。”

  国王即令开门。随即打开铁锁,开了门。国王与皇后见了公主,认得形容,不顾秽污,近前一把搂抱道:“我的受苦的儿啊!你怎么遭这等折磨,在此受罪!”真是父母子女相逢,比他人不同,三人抱头大哭。哭了一会,叙毕离情,即令取香汤,教公主沐浴更衣,上辇回国。

  行者又对国王拱手道:“老孙还有一事奉上。”国王答礼道:“神僧有事吩咐,朕即从之。”行者道:“他这山,名为百脚山。近来说有蜈蚣成精,黑夜伤人,往来行旅,甚为不便。我思蜈蚣惟鸡可以降伏,可选绝大雄鸡千只,撒放山中,除此毒虫。

  就将此山名改换改换。赐文一道敕封,就当谢此僧存养公主之恩也。”国王甚喜领诺,随差官进城取鸡;又改山名为宝华山,仍着工部办料重修,赐与封号,唤做“敕建宝华山给孤布金寺。”把那老僧封为“报国僧官”,永远世袭,赐俸三十六石。僧众谢了恩,送驾回朝。公主入宫,各各相见,安排筵宴,与公主释闷贺喜。后妃母子,复聚首团圞,国王君臣,亦共喜饮宴一宵不题。

  次早,国王传旨,召丹青图下圣僧四众喜容,供养在华夷楼上,又请公主新妆重整,出殿谢唐僧四众救苦之恩。谢毕,唐僧辞王西去。那国王那里肯放,大设佳宴,一连吃了五六日,着实好了呆子,尽力放开肚量受用。国王见他们拜佛心重,苦留不住,遂取金银二百锭,宝贝各一盘奉谢,师徒们一毫不受。教摆銮驾,请老师父登辇,差官远送,那后妃并臣民人等俱各叩谢不尽。及至前途,又见众僧叩送,俱不忍相别。行者见送者不肯回去,无已,捻诀往巽地上吹口仙气,一阵暗风,把送的人都迷了眼目,方才得脱身而去。这正是:沐净恩波归了性,出离金海悟真空。毕竟不知前路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黃克強先生傳記.djvu 黃克強先生年譜.djvu 蕭楚女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趙世炎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革命詩僧蘇曼殊傳_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djvu 蔣陳世家_群倫出版社.djvu 中國第一家庭.djvu 黃興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韓復矩_山東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賀子珍的路_作家出版社.djvu 辛亥武昌首義人物傳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辛亥武昌首義人物傳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楊虎城將軍傳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回憶楊之華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先驅的足跡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浪漫才子郁達夫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胡漢民自傳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楊明齋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韋拔群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革命烈士傳記資料_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djvu 民國政治人物第一集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民國政治人物第二集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回憶秋白_人民出版社.djvu 瞿秋白年譜_廣東人民出版社.djvu 瞿秋白寫作生涯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瞿秋白研究文選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廖公在人間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劉亞雄紀念集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丹心映山河劉亞雄傳記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少奇同志在滿州省委_遼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共和國主席劉少奇_中央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劉少奇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回憶王稼祥_人民出版社.djvu 民國奇才於右任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雷鋒小傳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雷鋒傳_解放軍出版社.djvu 班禪大師_東方出版社北京.djvu 佩劍將軍張克俠軍中日記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張學良將軍軼事_遼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鄧穎超一代偉大的女性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和平老人邵力子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我在六十歲以前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任弼時研究文集_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熊克武傳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傅作義生平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朱德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紀念朱蘊山文集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烏蘭夫年譜_中國黨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宋慶齡紀念集_人民出版社.djvu 宋慶齡年譜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孫逸仙夫人宋慶齡傳略_中國和平出版社北京.djvu 宋慶齡傳_北方婦女兒童出版社.djvu 蔣夫人寫真_群倫出版社.djvu 宋美齡側寫_華文出版社北京.djvu 江青外史_中原出版社.djvu 潘漢年非凡的一生_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上海.djvu 我的前半生_群眾出版社.djvu 我這三十年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愛國老人沈鈞儒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沈鈞儒紀念集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謝覺哉日記上卷_人民出版社.djvu 謝覺哉日記下卷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謝覺哉傳_人民出版社.djvu 許廣平的一生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末代皇妃_山東文藝出版社濟南.djvu 李登輝與台灣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李宗仁先生晚年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李宗仁回首話當年_湖北人民出版社.djvu 台籍當權人物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中國當代名人錄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中國當代名人錄第二集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台籍當令紅人_群倫出版社台北.djvu 龍雲傳_四川民族出版社成都.djvu 龍雲傳_中國友誼出版公司.djvu 宋氏三姐妹宋藹齡宋慶齡宋美齡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蔣廷黻回意錄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蔣緯國側寫_群倫出版社.djvu 蔣經國傳_中國友誼出版公司.djvu 蔣經國傳_美國論壇報.djvu 蔣經國自述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蔣經國在莫斯科_中原出版社九龍.djvu 蔣經國在大陸_職工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蔣經國與方良_群倫出版社.djvu 蔣經國全傳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蔣經國的死後生前_新梅出版社台北.djvu 蔣緯國外傳_檔案出版社北京.djvu 蔣緯國傳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憶我的爸爸董必武_花城出版社廣州.djvu 林洋港影響台灣未來的人物_廣角鏡出版社有限公司香港.djvu 董必武傳略_法律出版社.djvu 六見蔣介石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我的父親_三民書局.djvu 蔣光鼐將軍_團結出版社北京.djvu 八十年來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胡耀邦_中外文化出版公司.djvu 史良自述_中國文史出版社北京.djvu 優秀共產黨員事跡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到底的人_紅旗出版社.djvu 曹汝霖一生之回憶_傳記文學出版社台北.djvu 曹汝霖傳_浙江教育出版社杭州.djvu 蔣經國身邊的人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宋氏家族父女婚姻家庭_新華出版社.djvu 中國召喚我我參加中國革命的歷程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陳佈雷的女兒陳璉的道路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譜寫共產主義凱歌的人間_工人出版社.djvu 陳嘉庚傳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陳嘉庚陳嘉庚先生誕辰一百一十週年紀念_文史資料出版社北京.djvu 陳嘉庚年譜_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七君子傳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周作人回憶錄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周恩來和知識分子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陳炯明的一生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懷念周恩來_人民出版社.djvu 周恩來在萬隆美記者鮑大可記亞非會議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周恩來重慶統戰記事_重慶出版社重慶.djvu 周總理生平大事記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周恩來的青年時代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西方人看周恩來_中國和平出版社北京.djvu 周恩來抗日前哨行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_人民出版社.djvu 曹樽 曹溪一滴 曹溪旨 曹王拂局 曹瞒说鸡肋 曹衣出水 曹郐 曹风 曼倩三偷蟠实 曼倩偷桃 曼倩桃 曼倩贫 曼倩避世金马门 曼倩饥 曼陀雨 曾几何时 曾参杀人 曾参错见 曾子商歌 曾家投杼 曾杼疑三 曾经沧海 替戾冈 最良眉 月下 月下书 月下吹篪 月下绳 月下老 月下老人 月下老儿 月下花前 月下赤绳 月中人 月中桂 月中玉兔 月中簿 月书 月兔 月入怀中 月天斤 月姊 月娥 月将 月影三人 月御 月户 月扇 月攘 月斧 月旦 月旦堂 月旦持评 月旦春秋 月旦里评 月明千里 月杵 月殿嫦娥 月老 月荚 月蓂 月评 月车 月车掷果 月里姮娥 月里嫦娥 月露之体 有于 有口皆碑 有土 有孔铸颜 有意袍 有樗不才 有脚春 有舌 有道碑 有金如粟,不以入怀 有钱挂杖 有马如羊,不以入厩 朋来之辰 朋簪 朋锡 服彩 服盐车 朔雁传书 朔饥欲死 朔饥索米 望云人 望刀环 望夫化去 望夫台 望夫女石 望宋墙高 望尘 望尘之友 望尘态 望尘拜伏 望尘迎 望尘靡及 望履 望帝 望帝化 望帝化鹃 望帝啼魂 望帝魂 望拜马蹄 望断白云 望杏 望林止渴 望梅 望梅消渴 望梅阁老 望洋 望洋惊叹 望洋而叹 望火马 望玉关 望王孙 望白云 望白衣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