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八十七回 凤仙郡冒天止雨 孙大圣劝善施霖

第八十七回 凤仙郡冒天止雨 孙大圣劝善施霖

  大道幽深,如何消息,说破鬼神惊骇。挟藏宇宙,剖判玄光,真乐世间无赛。灵鹫峰前,宝珠拈出,明映五般光彩。照乾坤上下群生,知者寿同山海。却说三藏师徒四众,别樵子下了隐雾山,奔上大路。行经数日,忽见一座城池相近,三藏道:“悟空,你看那前面城池,可是天竺国么?”行者摇手道:“不是!不是!如来处虽称极乐,却没有城池,乃是一座大山,山中有楼台殿阁,唤做灵山大雷音寺。就到了天竺国,也不是如来住处,天竺国还不知离灵山有多少路哩。那城想是天竺之外郡,到前边方知明白。”  不一时至城外,三藏下马,入到三层门里,见那民事荒凉,街衢冷落。又到市口之间,见许多穿青衣者左右摆列,有几个冠带者立于房檐之下。他四众顺街行走,那些人更不逊避。猪八戒村愚,把长嘴掬一掬,叫道:“让路!让路!”那些人猛抬头,看见模样,一个个骨软筋麻,跌跌蹡蹡,都道:“妖精来了!妖精来了!”唬得那檐下冠带者战兢兢躬身问道:“那方来者?”三藏恐他们闯祸,一力当先对众道:“贫僧乃东土大唐驾下拜天竺国大雷音寺佛祖求经者。路过宝方,一则不知地名,二则未落人家,才进城,甚失回避,望列公恕罪。那官人却才施礼道:“此处乃天竺外郡,地名凤仙郡。连年干旱,郡侯差我等在此出榜,招求法师祈雨救民也。”行者闻言道:“你的榜文何在?”众官道:“榜文在此,适间才打扫廊檐,还未张挂。”行者道:“拿来我看看。”众官即将榜文展开,挂在檐下。行者四众上前同看。榜上写着:“大天竺国凤仙郡郡侯上官。为榜聘明师,招求大法事。慈因郡土宽弘,军民殷实,连年亢旱,累岁干荒,民田菑而军地薄,河道浅而沟浍空。井中无水,泉底无津。富室聊以全生,穷民难以活命。斗粟百金之价,束薪五两之资。十岁女易米三升,五岁男随人带去。城中惧法,典衣当物以存身;乡下欺公,打劫吃人而顾命。为此出给榜文,仰望十方贤哲,祷雨救民,恩当重报。愿以千金奉谢,决不虚言。须至榜者。”行者看罢,对众官道:“郡侯上官何也?”众官道:“上官乃是姓,此我郡侯之姓也。”行者笑道:“此姓却少。”八戒道:“哥哥不曾读书,百家姓后有一句上官欧阳。”三藏道:“徒弟们,且休闲讲。那个会求雨,与他求一场甘雨,以济民瘼,此乃万善之事;如不会就行,莫误了走路。”行者道:“祈雨有甚难事!我老孙翻江搅海,换斗移星,踢天弄井,吐雾喷云,担山赶月,唤雨呼风,那一件儿不是幼年耍子的勾当!何为稀罕!”

  众官听说,着两个急去郡中报道:“老爷,万千之喜至也!”

  那郡侯正焚香默祝,听得报声喜至,即问:“何喜?”那官道:“今日领榜,方至市口张挂,即有四个和尚,称是东土大唐差往天竺国大雷音拜佛求经者,见榜即道能祈甘雨,特来报知。”那郡侯即整衣步行,不用轿马多人,径至市口,以礼敦请。忽有人报道:“郡侯老爷来了。”众人闪过,那郡侯一见唐僧,不怕他徒弟丑恶,当街心倒身下拜道:“下官乃凤仙郡郡侯上官氏,熏沐拜请老师祈雨救民。望师大舍慈悲,运神功,拔济拔济!”三藏答礼道:“此间不是讲话处,待贫僧到那寺观,却好行事。”郡侯道:“老师同到小衙,自有洁净之处,”师徒们遂牵马挑担,径至府中,一一相见。郡侯即命看茶摆斋。少顷斋至,那八戒放量吞餐,如同饿虎,唬得那些捧盘的心惊胆战,一往一来添汤添饭,就如走马灯儿一般刚刚供上,直吃得饱满方休。斋毕,唐僧谢了斋,却问:“郡侯大人,贵处干旱几时了?”郡侯道:“敝地大邦天竺国,凤仙外郡吾司牧。一连三载遇干荒,草子不生绝五谷。大小人家买卖难,十门九户俱啼哭。三停饿死二停人,一停还似风中烛。下官出榜遍求贤,幸遇真僧来我国。若施寸雨济黎民,愿奉千金酬厚德!”行者听说,满面喜生,呵呵的笑道:  “莫说!莫说!若说千金为谢,半点甘雨全无。但论积功累德,老孙送你一场大雨。”那郡侯原来十分清正贤良,爱民心重,即请行者上坐,低头下拜道:“老师果舍慈悲,下官必不敢悖德。”

  行者道:“且莫讲话,请起。但烦你好生看着我师父,等老孙行事。”沙僧道:“哥哥,怎么行事?”行者道:“你和八戒过来,就在他这堂下随着我做个羽翼,等老孙唤龙来行雨。”八戒、沙僧谨依使令,三个人都在堂下,郡侯焚香礼拜,三藏坐着念经。

  行者念动真言,诵动咒语,即时见正东上,一朵乌云,渐渐落至堂前,乃是东海老龙王敖广。那敖广收了云脚,化作人形,走向前,对行者躬身施礼道:“大圣唤小龙来,那方使用?”行者道:“请起,累你远来,别无甚事。此间乃凤仙郡,连年干旱,问你如何不来下雨?”老龙道:“启上大圣得知,我虽能行雨,乃上天遣用之辈。上天不差,岂敢擅自来此行雨?”行者道:“我因路过此方,见久旱民苦,特着你来此施雨救济,如何推托?”龙王道:“岂敢推托?但大圣念真言呼唤,不敢不来。一则未奉上天御旨,二则未曾带得行雨神将,怎么动得雨部?大圣既有拔济之心,容小龙回海点兵,烦大圣到天宫奏准,请一道降雨的圣旨,请水官放出龙来,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行者见他说出理来,只得发放老龙回海。他即跳出罡斗,对唐僧备言龙王之事,唐僧道:“既然如此,你去为之,切莫打诳语。”行者即吩咐八戒沙僧:“保着师父,我上天宫去也。”好大圣,说声去,寂然不见。那郡侯胆战心惊道:“孙老爷那里去了?”八戒笑道:“驾云上天去了。”郡侯十分恭敬,传出飞报,教满城大街小巷,不拘公卿士庶,军民人等,家家供养龙王牌位,门设清水缸,缸插杨柳枝,侍奉香火,拜天不题。  却说行者一路筋斗云,径到西天门外,早见护国天王引天丁力士上前迎接道:“大圣,取经之事完乎?”行者道:“也差不远矣。今行至天竺国界,有一外郡,名凤仙郡。彼处三年不雨,民甚艰苦,老孙欲祈雨拯救,呼得龙王到彼,他言无旨,不敢私自为之,特来朝见玉帝请旨。”天王道:“那壁厢敢是不该下雨哩。我向时闻得说,那郡侯撒泼,冒犯天地,上帝见罪,立有米山、面山、黄金大锁,直等此三事倒断,才该下雨。”行者不知此意是何,要见玉帝。天王不敢拦阻,让他进去,径至通明殿外,又见四大天师迎道:“大圣到此何干?”行者道:“因保唐僧,路至天竺国界,凤仙郡无雨,郡侯召师祈雨。老孙呼得龙王,意命降雨,他说未奉玉帝旨意,不敢擅行,特来求旨,以苏民困。”四大天师道:“那方不该下雨。”行者笑道:“该与不该,烦为引奏引奏,看老孙的人情何如。”葛仙翁道:“俗语云苍蝇包网儿,好大面皮!”许旌阳道:“不要乱谈,且只带他进去。”邱洪济、张道陵与葛、许四真人引至灵霄殿下,启奏道:“万岁,有孙悟空路至天竺国凤仙郡,欲与求雨,特来请旨。”玉帝道:“那厮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朕出行监观万天,浮游三界,驾至他方,见那上官正不仁,将斋天素供,推倒喂狗,口出秽言,造有冒犯之罪,朕即立以三事,在于披香殿内。汝等引孙悟空去看,若三事倒断,即降旨与他;如不倒断,且休管闲事。”四天师即引行者至披香殿里看时,见有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一只拳大之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餂那面吃。左边悬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金锁,约有一尺三四寸长短,锁梃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行者不知其意,回头问天师曰:“此何意也?”天师道:“那厮触犯了上天,玉帝立此三事,直等鸡嗛了米尽,狗餂得面尽,灯焰燎断锁梃,那方才该下雨哩。”行者闻言,大惊失色,再不敢启奏,走出殿,满面含羞。四大天师笑道:“大圣不必烦恼,这事只宜作善可解。若有一念善慈,惊动上天,那米、面山即时就倒,锁梃即时就断。你去劝他归善,福自来矣。”行者依言,不上灵霄辞玉帝,径来下界复凡夫。须臾到西天门,又见护国天王,天王道:“请旨如何?”行者将米山、面山、金锁之事说了一遍,道:“果依你言,不肯传旨。适间天师送我,教劝那厮归善,即福原也。”遂相别,降云下界。

  那郡侯同三藏、八戒、沙僧、大小官员人等接着,都簇簇攒攒来问。行者将郡侯喝了一声道:“只因你这斯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冒犯了天地,致令黎民有难,如今不肯降雨!”郡侯慌得跪伏在地道:“老师如何得知三年前事?”行者道:“你把那斋天的素供,怎么推倒喂狗?可实实说来!”那郡侯不敢隐瞒,道:

  “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献供斋天,在于本衙之内,因妻不贤,恶言相斗,一时怒发无知,推倒供桌,泼了素馔,果是唤狗来吃了。这两年忆念在心,神思恍惚,无处可以解释,不知上天见罪,遗害黎民。今遇老师降临,万望明示,上界怎么样计较。”

  行者道:“那一日正是玉皇下界之日,见你将斋供喂狗,又口出秽言,玉帝即立三事记汝。”八戒问道:“哥,是那三事?”行者道:“披香殿立一座米山,约有十丈高下;一座面山,约有二十丈高下。米山边有拳大的一只小鸡,在那里紧一嘴,慢一嘴的嗛那米吃;面山边有一个金毛哈巴狗儿,在那里长一舌,短一舌的餂那面吃。左边又一座铁架子,架上挂一把黄金大锁,锁梃儿有指头粗细,下面有一盏明灯,灯焰儿燎着那锁梃。直等那鸡嗛米尽,狗餂面尽,灯燎断锁梃,他这里方才该下雨哩。”

  八戒笑道:“不打紧!不打紧!哥肯带我去,变出法身来,一顿把他的米面都吃了,锁梃弄断了,管取下雨。”行者道:“呆子莫胡说!此乃上天所设之计,你怎么得见?”三藏道:“似这等说,怎生是好?”行者道:“不难!不难!我临行时,四天师曾对我言,但只作善可解。”那郡侯拜伏在地,哀告道:“但凭老师指教,下官一一皈依也。”行者道:“你若回心向善,趁早儿念佛看经,我还替你作为;汝若仍前不改,我亦不能解释,不久天即诛之,性命不能保矣。”那郡侯磕头礼拜,誓愿皈依。当时召请本处僧道,启建道场,各各写发文书,申奏三天。郡侯领众拈香瞻拜,答天谢地,引罪自责,三藏也与他念经。一壁厢又出飞报,教城里城外大家小户,不论男女人等,都要烧香念佛。自此时,一片善声盈耳。行者却才欢喜,对八戒沙僧道:“你两个好生护持师父,等老孙再与他去去来。”八戒道:“哥哥,又往那里去?”行者道:“这郡侯听信老孙之言,果然受教,恭敬善慈,诚心念佛,我这去再奏玉帝,求些雨来。”沙僧道:“哥哥既要去,不必迟疑,且耽搁我们行路,必求雨一坛,庶成我们之正果也。”

  好大圣,又纵云头,直至天门外,还遇着护国天王。天王道:“你今又来做甚?”行者道:“那郡侯已归善矣。”天王亦喜。

  正说处,早见直符使者,捧定了道家文书,僧家关牒,到天门外传递。那符使见了行者,施礼道:“此意乃大圣劝善之功。”行者道:“你将此文牒送去何处?”符使道:“直送至通明殿上,与天师传递到玉皇大天尊前。”行者道:“如此,你先行,我当随后而去。”那符使入天门去了。”护国天王道:“大圣,不消见玉帝了。

  你只往九天应元府下,借点雷神,径自声雷掣电,还他就有雨下也。”真个行者依言,入天门里,不上灵霄殿求请旨意,转云步,径往九天应元府,见那雷门使者、纠录典者、廉访典者都来迎着,施礼道:“大圣何来?”行者道:“有事要见天尊。”三使者即为传奏,天尊随下九凤丹霞之扆,整衣出迎。相见礼毕,行者道:“有一事特来奉求。”天尊道:“何事?”行者道:“我因保唐僧,至凤仙郡,见那干旱之甚,已许他求雨,特来告借贵部官将到彼声雷。”天尊道:“我知那郡侯冒犯上天,立有三事,不知可该下雨哩。”行者笑道:“我昨日已见玉帝请旨。玉帝着天师引我去披香殿看那三事,乃是米山、面山、金锁,只要三事倒断,方该下雨。我愁难得倒断,天师教我劝化郡侯等众作善,以为人有善念,天必从之,庶几可以回天心,解灾难也。今已善念顿生,善声盈耳。适间直符使者已将改行从善的文牒奏上玉帝去了,老孙因特造尊府,告借雷部官将相助相助。”天尊道:“既如此,差邓辛张陶帅领闪电娘子,即随大圣下降凤仙郡声雷。”

  那四将同大圣,不多时至于凤仙境界,即于半空中作起法来。只听得唿鲁鲁的雷声,又见那淅沥沥的闪电,真个是:电掣紫金蛇,雷轰群蛰哄。荧煌飞火光,霹雳崩山洞。列缺满天明,震惊连地纵。红销一闪发萌芽,万里江山都撼动。那凤仙郡,城里城外,大小官员,军民人等,整三年不曾听见雷电,今日见有雷声霍闪,一齐跪下,头顶着香炉,有的手拈着柳枝,都念: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声善念,果然惊动上天,正是那古诗云:“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且不说孙大圣指挥雷将,掣电轰雷于凤仙郡,人人归善。

  却说那上界直符使者,将僧道两家的文牒,送至通明殿,四天师传奏灵霄殿。玉帝见了道:“那厮们既有善念,看三事如何。”

  正说处,忽有披香殿看管的将官报道:“所立米、面山俱倒了,霎时间米面皆无,锁梃亦断。”奏未毕,又有当驾天官引凤仙郡土地、城隍、社令等神齐来拜奏道:“本郡郡主并满城大小黎庶之家,无一家一人不皈依善果,礼佛敬天。今启垂慈,普降甘雨,救济黎民。”玉帝闻言大喜,即传旨:“着风部、云部、雨部,各遵号令,去下方,按凤仙郡界,即于今日今时,声雷布云,降雨三尺零四十二点。”时有四大天师奉旨,传与各部随时下界,各逞神威,一齐振作。

  行者正与邓辛张陶令闪电娘子在空中调弄,只见众神都到,合会一天。那其间风云际会,甘雨滂沱,好雨:漠漠浓云,蒙蒙黑雾。雷车轰轰,闪电灼灼。滚滚狂风,淙淙骤雨。所谓一念回天,万民满望。全亏大圣施元运,万里江山处处阴。好雨倾河倒海,蔽野迷空。檐前垂瀑布,窗外响玲珑。万户千门人念佛,六街三市水流洪。东西河道条条满,南北溪湾处处通。槁苗得润,枯木回生。田畴麻麦盛,村堡豆粮升。客旅喜通贩卖,农夫爱尔耘耕。从今黍稷多条畅,自然稼穑得丰登。风调雨顺民安乐,海晏河清享太平。一日雨下足了三尺零四十二点,众神祇渐渐收回。孙大圣厉声高叫道:“那四部众神,且暂停云从,待老孙去叫郡侯拜谢列位。列位可拨开云雾,各现真身,与这凡夫亲眼看看,他才信心供奉也。”众神听说,只得都停在空中。这行者按落云头,径至郡里,早见三藏、八戒、沙僧,都来迎接,那郡侯一步一拜来谢。行者道:“且慢谢我,我已留住四部神祇,你可传召多人同此拜谢。教他向后好来降雨。”郡侯随传飞报,召众同酬,都一个个拈香朝拜,只见那四部神祇,开明云雾,各现真身。四部者,乃雨部、雷部、云部、风部,只见那龙王显象,雷将舒身。云童出现,风伯垂真。龙王显象,银须苍貌世无双。雷将舒身,钩嘴威颜诚莫比。云童出现,谁如玉面金冠;  风伯垂真,曾似燥眉环眼。齐齐显露青霄上,各各挨排观圣仪。

  凤仙郡界人才信,顶礼拈香恶性回。今日仰朝天上将,洗心向善尽皈依。众神祇宁待了一个时辰,人民拜之不已。孙行者又起在云端,对众作礼道:“有劳!有劳!请列位各归本部。老孙还教郡界中人家,供养高真,遇时节醮谢。列位从此后,五日一风,十日一雨,还来拯救拯救。”众神依言,各各转部不题。

  却说大圣坠落云头与三藏道:“事毕民安,可收拾走路矣。”那郡侯闻言,急忙行礼道:“孙老爷说那里话!今此一场,乃无量无边之恩德。下官这里差人办备小宴,奉答厚恩。仍买治民间田地,与老爷起建寺院,立老爷生祠,勒碑刻名,四时享祀。虽刻骨镂心,难报万一,怎么就说走路的话!”三藏道:“大人之言虽当,但我等乃西方挂搭行脚之僧,不敢久住。一二日间,定走无疑。”那郡侯那里肯放,连夜差多人治办酒席,起盖祠宇。

  次日,大开佳宴,请唐僧高坐,孙大圣与八戒沙僧列坐,郡侯同本郡大小官员部臣把杯献馔,细吹细打,款待了一日。这场果是欣然,有诗为证:田畴久旱逢甘雨,河道经商处处通。深感神僧来郡界,多蒙大圣上天宫。解除三事从前恶,一念皈依善果弘。此后愿如尧舜世,五风十雨万年丰。  一日筵,二日宴,今日酬,明日谢,扳留将有半月,只等寺院生祠完备。一日,郡侯请四众往观,唐僧惊讶道:“工程浩大,何成之如此速耶?”郡侯道:“下官催趱人工,昼夜不息,急急命完,特请列位老爷看看。”行者笑道:“果是贤才能干的好贤侯也!”即时都到新寺,见那殿阁巍峨,山门壮丽,俱称赞不已。行者请师父留一寺名,三藏道:“有,留名当唤做甘霖普济寺。”郡侯称道:“甚好!甚好!”用金贴广招僧众,侍奉香火。殿左边立起四众生祠,每年四时祭祀;又起盖雷神、龙神等庙,以答神功。看毕,即命趱行。那一郡人民,知久留不住,各备赆仪,分文不受。因此,合郡官员人等,盛张鼓乐,大展旌幢,送有三十里远近,犹不忍别,遂掩泪目送,直至望不见方回。这正是:硕德神僧留普济,齐天大圣广施恩。毕竟不知此去还有几日方见如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中西匯參銅人圖說一卷 平浙紀略十六卷 定香亭筆談四卷 南華真經正義内篇七卷外篇十五卷雜篇十一卷 慎庵古近體詩五卷 天心正運四卷 番禺陳氏東塾叢書五種三十四卷 清麓文集二十三卷清麓日記五卷 [道光]松桃廳志三十二卷 片玉詞二卷 茅山志十四卷 還讀我書室老人手訂年譜二卷 說文釋例二十卷 性命圭旨四卷 荆南萃古編一卷 尚書要義二十卷序一卷 喁於館詩草二卷 春暉堂叢書十二種 管子注二十四卷 擬進呈楊忠湣蚺蛇膽表忠記二卷三十六出 三字經註解備要不分卷 三續疑年錄十卷 温飛卿詩集七卷别集一卷集外詩一卷 儀禮釋官九卷首一卷 童山文集二十卷補遺一卷 北史一百卷 午亭文編 爾雅古註斠四卷 竹書紀年統箋十二卷 世界地理志五卷首一卷 澄懷園語四卷 [道光]安遠縣志三十二卷首一卷 說文校議十五卷 註釋續試帖青雲集六卷 鄉黨圖考十卷 [道光]欽定新疆識略十二卷首一卷 史記一百三十卷 活幼心法大全九卷 信摭一卷 幼科三種 新造伯皆子香羅帕記四卷 四元玉鑑三卷首一卷 澹仙詩鈔四卷詞鈔四卷賦鈔一卷 本朝名媛詩鈔六卷 新舊唐書互證二十卷目錄一卷 小鷗波館畫識三卷畫寄一卷 唐詩正聲不分卷 陳檢討集二十卷 朱子五書二卷 全唐詩話六卷 本草詩箋十卷 大清光緒二十六年歲次庚子時憲書 樂府群珠 竇存四卷 欽定吏部則例六十五卷 朱子古文六卷 寶刻類編八卷 書經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買臣莊子寶卷 樵歌二卷 環溪集七_沈愷撰.djvu 環溪集八_沈愷撰.djvu 環溪集九_沈愷撰.djvu 環溪集十_沈愷撰.djvu 環溪集十一_沈愷撰.djvu 環溪集十二_沈愷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一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二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三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四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五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六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七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八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九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十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十一_李開先撰.djvu 李中麓閒居集十二_李開先撰.djvu 葛端肅公文集一_葛守禮撰.djvu 葛端肅公文集二_葛守禮撰.djvu 葛端肅公文集三_葛守禮撰.djvu 葛端肅公文集四_葛守禮撰.djvu 忠諫靜思張公遺集一_張選撰.djvu 忠諫靜思張公遺集二_張選撰.djvu 忠諫靜思張公遺集三_張選撰.djvu 忠諫靜思張公遺集四_張選撰.djvu 忠諫靜思張公遺集五_張選撰.djvu 洨濱蔡先生文集一_蔡靉撰.djvu 洨濱蔡先生文集二_蔡靉撰.djvu 洨濱蔡先生文集三_蔡靉撰.djvu 洨濱蔡先生文集四_蔡靉撰.djvu 洨濱蔡先生文集五_蔡靉撰.djvu 筆山崔先生文集一_崔涯撰.djvu 筆山崔先生文集二_崔涯撰.djvu 筆山崔先生文集三_崔涯撰.djvu 筆山崔先生文集四_崔涯撰.djvu 筆山崔先生文集五_崔涯撰.djvu 環碧齊詩一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詩二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詩三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尺牘一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尺牘二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尺牘三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尺牘四_祝世祿撰.djvu 環碧齊尺牘五_祝世祿撰.djvu 羅司勳文集一_羅虞臣撰.djvu 羅司勳文集二_羅虞臣撰.djvu 羅司勳文集三_羅虞臣撰.djvu 羅司勳文集四_羅虞臣撰.djvu 羅司勳文集五_羅虞臣撰.djvu 五嶽山人集一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二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三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四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五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六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七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八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九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十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十一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十二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十三_黃省曾撰.djvu 五嶽山人集十四_黃省曾撰.djvu 菲泉先生存稿一_來汝賢撰.djvu 菲泉先生存稿二_來汝賢撰.djvu 菲泉先生存稿三_來汝賢撰.djvu 菲泉先生存稿四_來汝賢撰.djvu 白洛原遺稿一_白悅撰.djvu 白洛原遺稿二_白悅撰.djvu 白洛原遺稿三_白悅撰.djvu 白洛原遺稿四_白悅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一_蔣信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二_蔣信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三_蔣信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四_蔣信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五_蔣信撰.djvu 蔣道林先生文粹六_蔣信撰.djvu 午塘先生集一_閔如霖撰.djvu 午塘先生集二_閔如霖撰.djvu 午塘先生集三_閔如霖撰.djvu 午塘先生集四_閔如霖撰.djvu 午塘先生集五_閔如霖撰.djvu 午塘先生集六_閔如霖撰.djvu 冰玉堂綴逸稿蘭舟漫稿一_陳如綸撰.djvu 冰玉堂綴逸稿蘭舟漫稿二_陳如綸撰.djvu 冰玉堂綴逸稿蘭舟漫稿三_陳如綸撰.djvu 冰玉堂綴逸稿蘭舟漫稿四_陳如綸撰.djvu 包侍御集一_包節撰.djvu 包侍御集二_包節撰.djvu 包侍御集三_包節撰.djvu 包侍御集四_包節撰.djvu 祐山先生文集一_馮汝弼撰.djvu 祐山先生文集二_馮汝弼撰.djvu 祐山先生文集三_馮汝弼撰.djvu 祐山先生文集四_馮汝弼撰.djvu 祐山先生文集五_馮汝弼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一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二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三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四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五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六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七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八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九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一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二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三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四_錢薇撰.djvu 海石先生文集十五_錢薇撰.djvu 自知堂集一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二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三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四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五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六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七_蔡汝楠撰.djvu 自知堂集八_蔡汝楠撰.djvu 商山皓 商山紫芝客 商山翁 商山老 商山老紫芝 商山芝 商岩 商岩发梦 商岩吉梦 商岩有梦 商岩版筑 商岩雨 商岩霖雨 商梦怀人 商歌玉树花 商王祝网 商皓 商瞿 商瞿庆迟 商瞿得子 商瞿未老 商祈 商羊 商羊独足 商羊翘翘 商羊识雨 商翁 商老 商陵怨别 商陵民 商霖 商颂振履 商颜 啖蔗入佳境 啖蔗过尾 啖螬李 啖香之质 啜羹 啜菽之欢 啮指 啮指之思 啮毡 啮毡雪窖 啮雪 啮雪餐毡 啸云侣 啸向苏门 啸苏门 啸诺 啼妆 啼猿之术 啼红 啼魂 善价沽 善和 善和坊 善蕴 善饭廉颇 喑雁 喘吴牛 喘月 喘月吴牛 喘牛 喘牛休问 喘牛必问 喜折屐 喜气照人黄 喜起 喜鹊填河 喜鹊捧金印 喜鹊桥 喣沫 喣濡 喧蚁 嗅靴鼻 嗔拳不打笑面 嗔鲊封还 嗜枣 嗜爪 嗜痂成癖 嗜癖刘邕 嗜芰 嗟微管 嗟来 嗟来食 嗟食 嗟麟 嗣产 嗣宗哭 嗣宗白眼 嗣岁 嗣弓冶 嗣弓裘 嗣徽 嗣箕裘 嗣良弓 嗫嚅翁 嗷鸿 嘑尔蹴尔 嘑蹴 嘒管行车 嘘嗒 嘘枯吹生 嘲三九 嘲三韭 嘲便便 嘲便腹 嘲孝先 嘲小草 嘲昼眠 嘲边 嘲远志 嘲饭 嘲饭颗 嘶盐 噀酒 噀雨巴 噀风作雨 噬指 噬指之恋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