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八十五回 心猿妒木母 魔主计吞禅

第八十五回 心猿妒木母 魔主计吞禅

  话说那国王早朝,文武多官俱执表章启奏道:“主公,望赦臣等失仪之罪。”国王道:“众卿礼貌如常,有何失仪?”众卿道:

  “主公啊,不知何故,臣等一夜把头发都没了。”国王执了这没头发之表,下龙床对群臣道:“果然不知何故,朕宫中大小人等,一夜也尽没了头发。”君臣们都各汪汪滴泪道:“从此后,再不敢杀戮和尚也。”王复上龙位,众官各立本班。王又道:“有事出班来奏,无事卷帘散朝。”只见那武班中闪出巡城总兵官,文班中走出东城兵马使,当阶叩头道:“臣蒙圣旨巡城,夜来获得贼赃一柜,白马一匹。微臣不敢擅专,请旨定夺。”国王大喜道:

  “连柜取来。”二臣即退至本衙,点起齐整军士,将柜抬出。三藏在内,魂不附体道:“徒弟们,这一到国王前,如何理说?”行者笑道:“莫嚷!我已打点停当了。开柜时,他就拜我们为师哩,只教八戒不要争竞长短。”八戒道:“但只免杀,就是无量之福,还敢争竞哩!”说不了,抬至朝外,入五凤楼,放在丹墀之下。二臣请国王开看,国王即命打开。方揭了盖,猪八戒就忍不住往外一跳,唬得那多官胆战,口不能言,又见孙行者搀出唐僧,沙和尚搬出行李。八戒见总兵官牵着马,走上前,咄的一声道:

  “马是我的!拿过来!”吓得那官儿翻跟头,跌倒在地。四众俱立在阶中。那国王看见是四个和尚,忙下龙床,宣召三宫妃后,下金銮宝殿,同群臣拜问道:“长老何来?”三藏道:“是东土大唐驾下差往西方天竺国大雷音寺拜活佛取真经的。”国王道:

  “老师远来,为何在这柜里安歇?”三藏道:“贫僧知陛下有愿心杀和尚,不敢明投上国,扮俗人,夜至宝方饭店里借宿。因怕人识破原身,故此在柜中安歇。不幸被贼偷出,被总兵捉获抬来,今得见陛下龙颜,所谓拨云见日。望陛下赦放贫僧,海深恩便也!”国王道:“老师是天朝上国高僧,朕失迎迓。朕常年有愿杀僧者,曾因僧谤了朕,朕许天愿,要杀一万和尚做圆满。不期今夜皈依,教朕等为僧。如今君臣后妃,发都剃落了,望老师勿吝高贤,愿为门下。”八戒听言,呵呵大笑道:“既要拜为门徒,有何贽见之礼?”国王道:“师若肯从,愿将国中财宝献上。”行者道:“莫说财宝,我和尚是有道之僧。你只把关文倒换了,送我们出城,保你皇图永固,福寿长臻。”那国王听说,即着光禄寺大排筵宴,君臣合同,拜归于一,即时倒换关文,求三藏改换国号。行者道:“陛下法国之名甚好,但只灭字不通,自经我过,可改号钦法国,管教你海晏河清千代胜,风调雨顺万方安。”国王谢了恩,摆整朝銮驾,送唐僧四众出城西去。君臣们秉善归真不题。

  却说长老辞别了钦法国王,在马上欣然道:“悟空,此一法甚善,大有功也。”沙僧道:“哥啊,是那里寻这许多整容匠,连夜剃这许多头?”行者把那施变化弄神通的事说了一遍,师徒们都笑不合口。正欢喜处,忽见一座高山阻路,唐僧勒马道:

  “徒弟们,你看这面前山势崔巍,切须仔细!”行者笑道:“放心!

  放心!保你无事!”三藏道:“休言无事。我见那山峰挺立,远远的有些凶气,暴云飞出,渐觉惊煌,满身麻木,神思不安。”行者笑道:“你把乌巢禅师的《多心经》早已忘了?”三藏道:“我记得。”行者道:“你虽记得,还有四句颂子,你却忘了哩。”三藏道:“那四句?”行者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三藏道:“徒弟,我岂不知?  若依此四句,千经万典,也只是修心。”行者道:“不消说了,心净孤明独照,心存万境皆清。差错些儿成惰懈,千年万载不成功。但要一片志诚,雷音只在眼下。似你这般恐惧惊惶,神思不安,大道远矣,雷音亦远矣。且莫胡疑,随我去。”那长老闻言,心神顿爽,万虑皆休。

  四众一同前进。不几步,到于山上,举目看时:那山真好山,细看色班班。顶上云飘荡,崖前树影寒。飞禽淅沥,走兽凶顽。林内松千干,峦头竹几竿。吼叫是苍狼夺食,咆哮是饿虎争餐。野猿长啸寻鲜果,麋鹿攀花上翠岚。风洒洒,水潺潺,时闻幽鸟语间关。几处藤萝牵又扯,满溪瑶草杂香兰。磷磷怪石,削削峰岩。狐狢成群走,猴猿作队顽。行客正愁多险峻,奈何古道又湾还!师徒们怯怯惊惊,正行之时,只听得呼呼一阵风起。三藏害怕道:“风起了!”行者道:“春有和风,夏有熏风,秋有金风,冬有朔风:四时皆有风,风起怕怎的?”三藏道:“这风来得甚急,决然不是天风。”行者道:“自古来,风从地起,云自山出,怎么得个天风?”说不了,又见一阵雾起。那雾真个是:漠漠连天暗,蒙蒙匝地昏。日色全无影,鸟声无处闻。宛然如混沌,仿佛似飞尘。不见山头树,那逢采药人?三藏一发心惊道:

  “悟空,风还未定,如何又这般雾起?”行者道:“且莫忙,请师父下马,你兄弟二个在此保守,等我去看看是何吉凶。”

  好大圣,把腰一躬就到半空,用手搭在眉上,圆睁火眼,向下观之,果见那悬岩边坐着一个妖精。你看他怎生模样:炳炳文斑多采艳,昂昂雄势甚抖擞。坚牙出口如钢钻,利爪藏蹄似玉钩。金眼圆睛禽兽怕,银须倒竖鬼神愁。张狂哮吼施威猛,嗳雾喷风运智谋。又见那左右手下有三四十个小妖摆列,他在那里逼法的喷风嗳雾。行者暗笑道:“我师父也有些儿先兆。他说不是天风,果然不是,却是个妖精在这里弄喧儿哩。若老孙使铁棒往下就打,这叫做捣蒜打,打便打死了,只是坏了老孙的名头。”那行者一生豪杰,再不晓得暗算计人。他道:“我且回去,照顾猪八戒照顾,教他来先与这妖精见一仗。若是八戒有本事,打倒这妖,算他一功;若无手段,被这妖拿去,等我再去救他,才好出名。他想道,八戒有些躲懒,不肯出头,却只是有些口紧,好吃东西。等我哄他一哄,看他怎么说。”即时落下云头,到三藏前。三藏问道:“悟空,风雾处吉凶何如?”行者道:  “这会子明净了,没甚风雾。”三藏道:“正是,觉到退下些去了。”行者笑道:“师父,我常时间还看得好,这番却看错了。我只说风雾之中恐有妖怪,原来不是。”三藏道:“是甚么?”行者道:“前面不远,乃是一庄村。村上人家好善,蒸的白米干饭,白面馍馍斋僧哩。这些雾,想是那些人家蒸笼之气,也是积善之应。”八戒听说,认了真实,扯过行者悄悄的道:“哥哥,你先吃了他的斋来的?”行者道:“吃不多儿,因那菜蔬太咸酌了些,不喜多吃。”八戒道:“啐!凭他怎么咸,我也尽肚吃他一饱!十分作渴,便回来吃水。”行者道:“你要吃么?”八戒道:“正是,我肚里有些饥了,先要去吃些儿,不知如何?”行者道:“兄弟莫题,古书云,父在,子不得自专。师父又在此,谁敢先去?”八戒笑道:“你若不言语,我就去了。”行者道:“我不言语,看你怎么得去。”那呆子吃嘴的见识偏有,走上前唱个大喏道:“师父,适才师兄说,前村里有人家斋僧。你看这马,有些要打搅人家,便要草要料,却不费事?幸如今风雾明净,你们且略坐坐,等我去寻些嫩草儿,先喂喂马,然后再往那家子化斋去罢。”唐僧欢喜道:“好啊!你今日却怎肯这等勤谨?快去快来。”那呆子暗暗笑着便走,行者赶上扯住道:“兄弟,他那里斋僧,只斋俊的,不斋丑的。”八戒道:“这等说,又要变化是。”行者道:“正是,你变变儿去。”好呆子,他也有三十六般变化,走到山凹里,捻着诀,念动咒语,摇身一变,变做个矮胖和尚,手里敲个木鱼,口里哼阿哼的,又不会念经,只哼的是“上大人”。

  却说那怪物收风敛雾,号令群妖,在于大路口上摆开一个圈子阵,专等行客。这呆子晦气,不多时撞到当中,被群妖围住,这个扯住衣服,那个扯着丝绦,推推拥拥,一齐下手。八戒道:“不要扯,等我一家家吃将来。”群妖道:“和尚,你要吃甚的?”八戒道:“你们这里斋僧,我来吃斋的。”群妖道:“你想这里斋僧,不知我这里专要吃僧。我们都是山中得道的妖仙,专要把你们和尚拿到家里,上蒸笼蒸熟吃哩,你倒还想来吃斋!”  八戒闻言,心中害怕,才报怨行者道:“这个弼马温,其实惫懒!

  他哄我说是这村里斋僧,这里那得村庄人家,那里斋甚么僧,却原来是些妖精!”那呆子被他扯急了,即便现出原身,腰间掣钉钯,一顿乱筑,筑退那些小妖。小妖急跑去报与老怪道:“大王,祸事了!”老修道:“有甚祸事?”小妖道:“山前来了一个和尚,且是生得干净。我说拿家来蒸他吃,若吃不了,留些儿防天阴,不想他会变化。”老妖道:“变化甚的模样?”小妖道:“那里成个人相!长嘴大耳朵,背后又有鬃,双手轮一根钉钯,没头没脸的乱筑,唬得我们跑回来报大王也。”老怪道:“莫怕,等我去看。”轮着一条铁杵,走近前看时,见呆子果然丑恶。他生得:碓嘴初长三尺零,獠牙觜出赛银钉。一双圆眼光如电,两耳扇风唿唿声。脑后鬃长排铁箭,浑身皮糙癞还青。手中使件蹊跷物,九齿钉钯个个惊。妖精硬着胆喝道:“你是那里来的,叫甚名字?快早说来,饶你性命!”八戒笑道:“我的儿,你是也不认得你猪祖宗哩!上前来,说与你听:巨口獠牙神力大,玉皇升我天蓬帅。掌管天河八万兵,天宫快乐多自在。只因酒醉戏宫娥,那时就把英雄卖。一嘴拱倒斗牛宫,吃了王母灵芝菜。玉皇亲打二千锤,把吾贬下三天界。教吾立志养元神,下方却又为妖怪。正在高庄喜结亲,命低撞着孙兄到。金箍棒下受他降,低头才把沙门拜。背马挑包做夯工,前生少了唐僧债。铁脚天蓬本姓猪,法名改作猪八戒。”那妖精闻言,喝道:“你原来是唐僧的徒弟。我一向闻得唐僧的肉好吃,正要拿你哩,你却撞得来,我肯饶你?不要走!看杵!”八戒道:“孽畜,你原来是个染博士出身!”妖精道:“我怎么是染博士?”八戒道:“不是染博士,怎么会使棒槌?”那怪那容分说,近前乱打。他两个在山凹里,这一场好杀:九齿钉钯,一条铁棒。钯丢解数滚狂风,杵运机谋飞骤雨。一个是无名恶怪阻山程,一个是有罪天蓬扶性主。性正何愁怪与魔,山高不得金生土。那个杵架犹如蟒出潭,这个钯来却似龙离浦。喊声叱咤振山川,吆喝雄威惊地府。两个英雄各逞能,舍身却把神通赌。八戒长起威风,与妖精厮斗,那怪喝令小妖把八戒一齐围住不题。

  却说行者在唐僧背后,忽失声冷笑。沙僧道:“哥哥冷笑,何也?”行者道:“猪八戒真个呆呀!听见说斋僧,就被我哄去了,这早晚还不见回来。若是一顿钯打退妖精,你看他得胜而回,争嚷功果;若战他不过,被他拿去,却是我的晦气,背前面后,不知骂了多少弼马温哩!悟净,你休言语,等我去看看。”好大圣,他也不使长老知道,悄悄的脑后拔了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叫“变!”即变做本身模样,陪着沙僧,随着长老。他的真身出个神,跳在空中观看,但见那呆子被怪围绕,钉钯势乱,渐渐的难敌。行者忍不住,按落云头,厉声高叫道:“八戒不要忙,老孙来了!”那呆子听得是行者声音,仗着势,愈长威风,一顿钯,向前乱筑,那妖精抵敌不住,道:“这和尚先前不济,这会子怎么又发起狠来。”八戒道:“我的儿,不可欺负我!我家里人来也!”一发向前,没头没脸筑去。那妖精抵架不住,领群妖败阵去了。行者见妖精败去,他就不曾近前,拨转云头,径回本处,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长老的肉眼凡胎,那里认得。

  不一时,呆子得胜,也自转来,累得那粘涎鼻涕,白沫生生,气呼呼的,走将来叫声“师父!”长老见了,惊讶道:“八戒,你去打马草的,怎么这般狼狈回来?想是山上人家有人看护,不容你打草么?”呆子放下钯,捶胸跌脚道:“师父!莫要问!说起来就活活羞杀人!”长老道:“为甚么羞来?”八戒道:“师兄捉弄我!他先头说风雾里不是妖精,没甚凶兆,是一庄村人家好善,蒸白米干饭、白面馍馍斋僧的,我就当真,想着肚里饥了,先去吃些儿,假倚打草为名,岂知若干妖怪,把我围了,苦战了这一会,若不是师兄的哭丧棒相助,我也莫想得脱罗网回来也!”行者在旁笑道:“这呆子胡说!你若做了贼,就攀上一牢人。是我在这里看着师父,何曾侧离?”长老道:“是啊,悟空不曾离我。”那呆子跳着嚷道:“师父!你不晓得!他有替身!”长老道:“悟空,端的可有怪么?”行者瞒不过,躬身笑道:“是有个把小妖儿,他不敢惹我们。八戒,你过来,一发照顾你照顾。我们既保师父,走过险峻山路,就似行军的一般。”八戒道:“行军便怎的?”行者道:“你做个开路将军,在前剖路。那妖精不来便罢,若来时,你与他赌斗,打倒妖精,算你的功果。”八戒量着那妖精手段与他差不多,却说:“我就死在他手内也罢,等我先走!”行者笑道:“这呆子先说晦气话,怎么得长进!”八戒道:

  “哥啊,你知道公子登筵,不醉即饱;壮士临阵,不死带伤?先说句错话儿,后便有威风。”行者欢喜,即忙背了马,请师父骑上,沙僧挑着行李,相随八戒,一路入山不题。

  却说那妖精帅几个败残的小妖,径回本洞,高坐在那石崖上,默默无言。洞中还有许多看家的小妖,都上前问道:“大王常时出去,喜喜欢欢回来,今日如何烦恼?”老妖道:“小的们,我往常出洞巡山,不管那里的人与兽,定捞几个来家,养赡汝等,今日造化低,撞见一个对头。”小妖问:“是那个对头?”老妖道:“是一个和尚,乃东土唐僧取经的徒弟,名唤猪八戒。我被他一顿钉钯,把我筑得败下阵来。好恼啊!我这一向常闻得人说,唐僧乃十世修行的罗汉,有人吃他一块肉,可以延寿长生。

  不期他今日到我山里,正好拿住他蒸吃,不知他手下有这等徒弟!”说不了,班部丛中闪上一个小妖,对老妖哽哽咽咽哭了三声,又嘻嘻哈哈的笑了三声。老妖喝道:“你又哭又笑,何也?”

  小妖跪下道:“大王才说要吃唐僧,唐僧的肉不中吃。”老妖道:

  “人都说吃他一块肉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同寿,怎么说他不中吃?”小妖道:“若是中吃,也到不得这里,别处妖精,也都吃了。

  他手下有三个徒弟哩。”老妖道:“你知是那三个?”小妖道:“他大徒弟是孙行者,三徒弟是沙和尚,这个是他二徒弟猪八戒。”

  老妖道:“沙和尚比猪八戒如何?”小妖道:“也差不多儿。”“那个孙行者比他如何?”小妖吐舌道:“不敢说!那孙行者神通广大,变化多端!他五百年前曾大闹天宫,上方二十八宿、九曜星官、十二元辰、五卿四相、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神将,也不曾惹得他过,你怎敢要吃唐僧?”老妖道:“你怎么晓得他这等详细?”小妖道:“我当初在狮驼岭狮驼洞与那大王居住,那大王不知好歹,要吃唐僧,被孙行者使一条金箍棒,打进门来,可怜就打得犯了骨牌名,都断么绝六,还亏我有些见识,从后门走了,来到此处,蒙大王收留,故此知他手段。”老妖听言,大惊失色,这正是大将军怕谶语,他闻得自家人这等说,安得不惊?正都在悚惧之际,又一个小妖上前道:“大王莫恼,莫怕。常言道,事从缓来,若是要吃唐僧,等我定个计策拿他。”老妖道:“你有何计?”小妖道:“我有个分瓣梅花计。”老妖道:“怎么叫做分瓣梅花计?”小妖道:“如今把洞中大小群妖,点将起来,千中选百,百中选十,十中只选三个,须是有能干、会变化的,都变做大王的模样,顶大王之盔,贯大王之甲,执大王之杵,三处埋伏。先着一个战猪八戒,再着一个战孙行者,再着一个战沙和尚:舍着三个小妖,调开他弟兄三个,大王却在半空伸下拿云手去捉这唐僧,就如探囊取物,就如鱼水盆内捻苍蝇,有何难哉!”老妖闻此言,满心欢喜道:“此计绝妙!绝妙!这一去,拿不得唐僧便罢;若是拿了唐僧,决不轻你,就封你做个前部先锋。”小妖叩头谢恩,叫点妖怪,即将洞中大小妖精点起,果然选出三个有能的小妖,俱变做老妖,各执铁杵,埋伏等待唐僧不题。

  却说这唐长老无虑无忧,相随八戒上大路,行彀多时,只见那路旁边扑喇的一声响喨,跳出一个小妖,奔向前边,要捉长老。孙行者叫道:“八戒!妖精来了,何不动手?”那呆子不认真假,掣钉钯赶上乱筑,那妖精使铁杵急架相迎。他两个一往一来的,在山坡下正然赌斗,又见那草科里响一声,又跳出个怪来,就奔唐僧。行者道:“师父!不好了!八戒的眼拙,放那妖精来拿你了,等老孙打他去!”急掣棒迎上前喝道:“那里去!

  看棒!”那妖精更不打话,举杵来迎。他两个在草坡下一撞一冲,正相持处,又听得山背后呼的风响,又跳出个妖精来,径奔唐僧。沙僧见了,大惊道:“师父!大哥与二哥的眼都花了,把妖精放将来拿你了!你坐在马上,等老沙拿他去!”这和尚也不分好歹,即掣杖,对面挡住那妖精铁杵,恨苦相持。吆吆喝喝,乱嚷乱斗,渐渐的调远。那老怪在半空中,见唐僧独坐马上,伸下五爪钢钩,把唐僧一把挝住。那师父丢了马,脱了镫,被妖精一阵风径摄去了。可怜!这正是禅性遭魔难正果,江流又遇苦灾星!

  老妖按下风头,把唐僧拿到洞里,叫:“先锋!”那定计的小妖上前跪倒,口中道:“不敢!不敢!”老妖道:“何出此言?大将军一言既出,如白染皂。当时说拿不得唐僧便罢,拿了唐僧,封你为前部先锋。今日你果妙计成功,岂可失信于你?你可把唐僧拿来,着小的们挑水刷锅,搬柴烧火,把他蒸一蒸,我和你都吃他一块肉,以图延寿长生也。先锋道:“大王,且不可吃。”老怪道:“既拿来,怎么不可吃?”先锋道:“大王吃了他不打紧,猪八戒也做得人情,沙和尚也做得人情,但恐孙行者那主子刮毒。他若晓得是我们吃了,他也不来和我们厮打,他只把那金箍棒往山腰里一搠,搠个窟窿,连山都掬倒了,我们安身之处也无之矣!”老怪道:“先锋,凭你有何高见?”先锋道:“依着我,把唐僧送在后园,绑在树上,两三日不要与他饭吃,一则图他里面干净;二则等他三人不来门前寻找,打听得他们回去了,我们却把他拿出来,自自在在的受用,却不是好?”老怪笑道:

  “正是,正是!先锋说得有理!”一声号令,把唐僧拿入后园,一条绳绑在树上,众小妖都去前面去听候。你看那长老苦捱着绳缠索绑,紧缚牢拴,止不住腮边流泪,叫道:“徒弟呀!你们在那山中擒怪,甚路里赶妖?我被泼魔捉来,此处受灾,何日相会?  痛杀我也!”正自两泪交流,只见对面树上有人叫道:“长老,你也进来了!”长老正了性道:“你是何人?”那人道:“我是本山中的樵子,被那山主前日拿来,绑在此间,今已三日,算计要吃我哩。”长老滴泪道:“樵夫啊,你死只是一身,无甚挂碍,我却死得不甚干净。”樵子道:“长老,你是个出家人,上无父母,下无妻子,死便死了,有甚么不干净?”长老道:“我本是东土往西天取经去的,奉唐朝太宗皇帝御旨拜活佛,取真经,要超度那幽冥无主的孤魂。今若丧了性命,可不盼杀那君王,孤负那臣子?

  那枉死城中无限的冤魂,却不大失所望,永世不得超生?一场功果,尽化作风尘,这却怎么得干净也?”樵子闻言,眼中堕泪道:“长老,你死也只如此,我死又更伤情。我自幼失父,与母鳏居,更无家业,止靠着打柴为生。老母今年八十三岁,只我一人奉养。倘若身丧,谁与他埋尸送老?苦哉苦哉!痛杀我也!”长老闻言,放声大哭道:“可怜,可怜!山人尚有思亲意,空教贫僧会念经!事君事亲,皆同一理。你为亲恩,我为君恩。”正是那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且不言三藏身遭困苦,却说孙行者在草坡下战退小妖,急回来路旁边,不见了师父,止存白马行囊。慌得他牵马挑担,向山头找寻。咦!正是那:有难的江流专遇难,降魔的大圣亦遭魔。毕竟不知寻找师父下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炮火響過牡丹紅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死難烈士萬歲雨花台革命烈士故事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十月鮮花向太陽十月人民公社史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崢嶸歲月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隨行紀談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不忘昔日苦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故鄉和親人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建造萬噸船史海上巨龍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毛主席救我們出苦海舟山地區漁民家史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鋼花怒放工業學大慶報告文學集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長征路上架索橋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山鷹在雄健翱翔阿爾巴尼亞通訊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窮女革命記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戰鬥在十萬大山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紅日照征途報告文學選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一二九」回憶錄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激流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鐵水奔騰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春天的報告人民日報報告文學選集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幸福的暖流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夜渡內達河地方國營揚州大華棉織廠廠史故事集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青年達動回憶錄第二集五四達動專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在蘇維埃土地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花束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皖南烽火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智戰蔣賍軍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兩個戰友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暴風雪中二十三天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蘇南煤田戰歌報告文學集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四明山的紅旗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革命回憶錄在紅色搖籃裡成長_吉林人民出版社長春.djvu 草原紅松_甘肅民族出版社蘭州.djvu 在友誼的海洋裡_雲南人民出版社昆明.djvu 英雄的古巴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阿爾巴尼亞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看萊蒙湖這面鏡子!解決老撾問題的擴大的日內瓦會議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先進的非洲友誼的海洋周恩來總理訪問非洲十國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華陽河畔望江縣華陽人民公社史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戰鬥的稿無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偉大的戰略決戰_解放軍文藝社北京.djvu 王若飛在獄中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火紅的青春_浙江人民出版社.djvu 革命鬥爭回憶錄_江西人民出版社南昌.djvu 跨上千里馬的人民_人民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在邊寨的日子_群眾出版社北京.djvu 真實的故事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英雄禮讚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朝鮮人民高舉紅旗前進通訊集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春雷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礦工的仇恨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牢記階級仇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在苦難中搏鬥_達寧人民出版社瀋陽.djvu 一星火花湖北地區革命鬥爭回憶錄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拉薩的春天_青海人民出版社.djvu 擋不住的洪流猴場人民公社史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武漢重型機床廠的誕生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土地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冰消春暖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鋼人鐵馬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長橋萬里豐台橋樑工廠史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英雄的虎門虎門人民公社史_廣朹人民出版社廣州.djvu 群山怒火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工人農民回憶錄.djvu 戰鬥在引洮工地上的人們第二集_敦煌文藝出版社蘭州.djvu 煤海怒濤大同煤礦工人鬥爭故事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風展紅旗報告文學集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列車在前進山西鐵路工人鬥爭回憶錄_山西人民出版社太原.djvu 我們和越南人民的戰鬥友誼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草地行軍七十天_朹風文藝出版社西安.djvu 紅旗頌_景德鎮人民出版社-景德鎮.djvu 老樹紅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偉大的戰友_福建人民出版社.djvu 沸騰的鋼城_安徽人民出版社.djvu 野火燒不盡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一九二五年的風暴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山上達河甘肅引洮工程史第一集_作家出版社北京.djvu 大山紅旗報告文學集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黨的兒子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永遠在戰鬥革命鬥爭回憶錄_青海人民出版社.djvu 火熱的大家庭_春風文藝出版社瀋陽.djvu 戈壁水長流_新疆人民出版社烏魯木齊.djvu 天山路_新疆人民出版社烏魯木齊.djvu 金寨縣革命鬥爭回憶錄革命的烽火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革命熔爐煉新人國營農場知識青年在勞動化革命化的道路上_農業出版社北京.djvu 青春的光彩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朹風萬里躍進中的中國青年徵文選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的歷程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老共青團員回憶錄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青年的榜樣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公社新人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血和淚的回憶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三代人的腳印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青山血淚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奴隸的新生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志願軍英雄頌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青年英雄的故事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青年英雄的故事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乒乓群英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砸碎鐵鎖舉紅旗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在廣闊的天地裡上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在廣闊的天地裡下集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祖國忠貞九兒女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科學種田的年青人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抗震青年英雄譜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在第二條戰線上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我們的朋友遍天下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革命英雄主義的花朵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突破長江天險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戰鬥在上甘嶺_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djvu 生命的火花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父子兵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民族英雄與日月爭輝_江蘇文藝出版社南京.djvu 戰火紛飛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偉大的友誼英雄的新手_金融出版社北京.djvu 戰鬥在南泥灣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河北民兵鬥爭故事第一集_河北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勝利的戰鬥_湖南人民出版社長沙.djvu 戰鬥英雄故事選_人民出版社.djvu 毛主席的戰士最聽黨的話_新疆人民出版社烏魯木齊.djvu 青春的序曲_少年兒童出版社上海.djvu 阿姑阿翁 阿斗太子 阿狗阿猫 阿鼻叫唤 哀丝豪肉 哀告宾服 哀喜交并 哀声叹气 哀思如潮 哀感天地 哀戚之情 哀毁瘠立 哀痛欲绝 哀穷悼屈 哀鸿满路 嗳声叹气 挨三顶四 挨冻受饥 挨家按户 挨家挨户 挨打受骂 挨肩叠足 挨肩迭背 挨门挨户 挨饿受冻 捱三顶五 暧昧不明 暧昧之事 暧昧之情 爱之如宝 爱之欲其生 爱别离苦 爱势贪财 爱富嫌贫 爱憎无常 爱才好士 爱才如渴 爱理不理 爱生恶死 爱老慈幼 爱鹤失众 矮子里拔将军 矮小精悍 矮矮胖胖 碍难从命 騃女痴儿 安不忘虞 安世默识 安之若固 安于磐石 安于覆盂 安份守己 安分守命 安分守已 安分守常 安分守拙 安分守理 安分循理 安分随时 安危与共 安危相易 安国之道,先戒为宝 安国宁家 安国富民 安土息民 安堵如常 安如太山 安如盘石 安安分分 安安稳稳 安安逸逸 安安静静 安定团结 安富恤贫 安居乐俗 安常守分 安常守故 安心定志 安心恬荡 安忍之怀 安然如故 安眉带眼 安祥恭敬 安营下寨 安行疾斗 安贫知命 安身之处 安闲自得 安难乐死 安魂定魄 按兵束甲 按劳分配 按劳取酬 按图索籍 按强助弱 按捺不下 按步就班 按甲不出 按甲不动 按纳不下 按纳不住 按行自抑 按迹循踪 按部就队 暗中作梗 暗室欺心 暗室私心 暗察明访 暗弱无断 暗昧之事 暗气暗恼 暗约私期 案萤干死 鞍不离马背,甲不离将身 鞍不离马,甲不离身 鞍马之劳 鞍马劳倦 鞍马劳困 鞍马劳神 黯淡无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