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八十一回 镇海寺心猿知怪 黑松林三众寻师

第八十一回 镇海寺心猿知怪 黑松林三众寻师

  话表三藏师徒到镇海禅林寺,众僧相见,安排斋供。四众食毕,那女子也得些食力。渐渐天昏,方丈里点起灯来,众僧一则是问唐僧取经来历,二则是贪看那女子,都攒攒簇簇,排列灯下。三藏对那初见的喇嘛僧道:“院主,明日离了宝山,西去的路途如何?”那僧双膝跪下,慌得长老一把扯住道:“院主请起,我问你个路程,你为何行礼?”那僧道:“老师父明日西行,路途平正,不须费心。只是眼下有件事儿不尴魀,一进门就要说,恐怕冒犯洪威,却才斋罢,方敢大胆奉告:老师东来,路遥辛苦,都在小和尚房中安歇甚好;只是这位女菩萨,不方便,不知请他那里睡好。”三藏道:“院主,你不要生疑,说我师徒们有甚邪意。早间打黑松林过,撞见这个女子绑在树上。小徒孙悟空不肯救他,是我发菩提心,将他救了,到此随院主送他那里睡去。”那僧谢道:“既老师宽厚,请他到天王殿里,就在天王爷爷身后,安排个草铺,教他睡罢。”三藏道:“甚好,甚好。”遂此时,众小和尚引那女子往殿后睡去。长老就在方丈中,请众院主自在,遂各散去。三藏吩咐悟空:“辛苦了,早睡早起!”遂一处都睡了,不敢离侧,护着师父。渐入夜深,正是那:玉兔高升万籁宁,天街寂静断人行。银河耿耿星光灿,鼓发谯楼趱换更。  一宵晚话不题。及天明了,行者起来,教八戒沙僧收拾行囊马匹,却请师父走路。此时长老还贪睡未醒,行者近前叫声“师父。”那师父把头抬了一抬,又不曾答应得出。行者问:“师父怎么说?”长老呻吟道:“我怎么这般头悬眼胀,浑身皮骨皆疼?”八戒听说,伸手去摸摸,身上有些发热。呆子笑道:“我晓得了,这是昨晚见没钱的饭,多吃了几碗,倒沁着头睡,伤食了。”行者喝道:“胡说!等我问师父,端的何如。”三藏道:“我半夜之间,起来解手,不曾戴得帽子,想是风吹了。”行者道:“这还说得是,如今可走得路么?”三藏道:“我如今起坐不得,怎么上马?但只误了路啊!”行者道:“师父说那里话!常言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等与你做徒弟,就是儿子一般。又说道,养儿不用阿金溺银,只是见景生情便好。你既身子不快,说甚么误了行程,便宁耐几日何妨!”兄弟们都伏侍着师父,不觉的早尽午来昏又至,良宵才过又侵晨。  光阴迅速,早过了三日。那一日,师父欠身起来叫道:“悟空,这两日病体沉疴,不曾问得你,那个脱命的女菩萨,可曾有人送些饭与他吃?”行者笑道:“你管他怎的,且顾了自家的病着。”三藏道:“正是,正是。你且扶我起来,取出我的纸、笔、墨,寺里借个砚台来使使。”行者道:“要怎的?”长老道:“我要修一封书,并关文封在一处,你替我送上长安驾下,见太宗皇帝一面。”行者道:“这个容易,我老孙别事无能,若说送书:人间第一。你把书收拾停当与我,我一筋斗送到长安,递与唐王,再一筋斗转将回来,你的笔砚还不干哩。但只是你寄书怎的?且把书意念念我听,念了再写不迟。”长老滴泪道:“我写着:臣僧稽首三顿首,万岁山呼拜圣君;文武两班同入目,公卿四百共知闻:当年奉旨离东土,指望灵山见世尊。不料途中遭厄难,何期半路有灾迍。僧病沉疴难进步,佛门深远接天门。有经无命空劳碌,启奏当今别遣人。”行者听得此言,忍不住呵呵大笑道:

  “师父,你忒不济,略有些病儿,就起这个意念。你若是病重,要死要活,只消问我。我老孙自有个本事,问道‘那个阎王敢起心?那个判官敢出票?那个鬼使来勾取?’若恼了我,我拿出那大闹天宫之性子,又一路棍,打入幽冥,捉住十代阎王,一个个抽了他的筋,还不饶他哩!”三藏道:“徒弟呀,我病重了,切莫说这大话。”八戒上前道:“师兄,师父说不好,你只管说好,十分不尴魀。我们趁早商量,先卖了马,典了行囊,买棺木送终散火。”行者道:“呆子又胡说了!你不知道师父是我佛如来第二个徒弟,原叫做金蝉长老,只因他轻慢佛法,该有这场大难。”

  八戒道:“哥啊,师父既是轻慢佛法,贬回东土,在是非海内,口舌场中,托化做人身,发愿往西天拜佛求经,遇妖精就捆,逢魔头就吊,受诸苦恼也彀了,怎么又叫他害病?”行者道:“你那里晓得,老师父不曾听佛讲法,打了一个盹,往下一失,左脚下躧了一粒米下界来,该有这三日病。”八戒惊道:“象老猪吃东西泼泼撒撒的,也不知害多少年代病是!”行者道:“兄弟,佛不与你众生为念。你又不知,人云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师父只今日一日,明日就好了。”三藏道:  “我今日比昨不同,咽喉里十分作渴。你去那里,有凉水寻些来我吃。”行者道:“好了!师父要水吃,便是好了。等我取水去。”

  即时取了钵盂,往寺后面香积厨取水。忽见那些和尚一个个眼儿通红,悲啼哽咽,只是不敢放声大哭。行者道:“你们这些和尚,忒小家子样!我们住几日,临行谢你,柴火钱照日算还。怎么这等脓包!”众僧慌跪下道:“不敢!不敢!”行者道:  “怎么不敢?想是我那长嘴和尚,食肠大,吃伤了你的本儿也?”

  众僧道:“老爷,我这荒山,大大小小,也有百十众和尚,每一人养老爷一日,也养得起百十日。怎么敢欺心,计较甚么食用!”

  行者道:“既不计较,你却为甚么啼哭?”众僧道:“老爷,不知是那山里来的妖邪在这寺里。我们晚夜间着两个小和尚去撞钟打鼓,只听得钟鼓响罢,再不见人回。至次日找寻,只见僧帽僧鞋,丢在后边园里,骸骨尚存,将人吃了。你们住了三日,我寺里不见了六个和尚。故此,我兄弟们不由的不怕,不由的不伤。

  因见你老师父贵慈,不敢传说,忍不住泪珠偷垂也。”行者闻言,又惊又喜道:“不消说了,必定是妖魔在此伤人也,等我与你剿除他。”众僧道:“老爷,妖精不精者不灵,一定会腾云驾雾,一定会出幽入冥。古人道得好,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

  老爷,你莫怪我们说:你若拿得他住哩,便与我荒山除了这条祸根,正是三生有幸了;若还拿他不住啊,却有好些儿不便处。”行者道:“怎叫做好些不便处?”那众僧道:“直不相瞒老爷说。我这荒山,虽有百十众和尚,却都只是自小儿出家的,发长寻刀削,衣单破衲缝。早晨起来洗着脸,叉手躬身,皈依大道;

  夜来收拾烧着香,虔心叩齿,念的弥陀。举头看见佛,莲九品,秇三乘,慈航共法云,愿见叆园释世尊;低头看见心,受五戒,度大千,生生万法中,愿悟顽空与色空。诸檀越来啊,老的、小的、长的、矮的、胖的、瘦的,一个个敲木鱼,击金磬,挨挨拶拶,两卷《法华经》,一策《梁王忏》;诸檀越不来啊,新的、旧的、生的、熟的、村的、俏的,一个个合着掌,瞑着目,悄悄冥冥,入定蒲团上,牢关月下门。一任他莺啼鸟语闲争斗,不上我方便慈悲大法乘。因此上,也不会伏虎,也不会降龙;也不识的怪,也不识的精。你老爷若还惹起那妖魔啊,我百十个和尚只彀他斋一饱,一则堕落我众生轮回,二则灭抹了这禅林古迹,三则如来会上,全没半点儿光辉。这却是好些儿不便处。”行者闻得众和尚说出这一端的话语,他便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高叫一声:“你这众和尚好呆哩!只晓得那妖精,就不晓得我老孙的行止么?”众僧轻轻的答道:“实不晓得。”行者道:“我今日略节说说,你们听着:我也曾花果山伏虎降龙,我也曾上天堂大闹天宫。饥时把老君的丹,略略咬了两三颗;渴时把玉帝的酒,轻轻呼了六七钟。睁着一双不白不黑的金睛眼,天惨淡,月朦胧;

  拿着一条不短不长的金箍棒,来无影,去无踪。说甚么大精小怪,那怕他惫懒膭脓!一赶赶上去,跑的跑,颤的颤,躲的躲,慌的慌;一捉捉将来,锉的锉,烧的烧,磨的磨,舂的舂。正是八仙同过海,独自显神通!众和尚,我拿这妖精与你看看,你才认得我老孙!”众僧听着,暗点头道:“这贼秃开大口,话大话,想是有些来历。”都一个个诺诺连声,只有那喇嘛僧道:“且住!你老师父贵恙,你拿这妖精不至紧。俗语道,公子登筵,不醉便饱;

  壮士临阵,不死即伤。你两下里角斗之时,倘贻累你师父,不当稳便。”行者道:“有理!有理!我且送凉水与师父吃了再来。”

  掇起钵盂,着上凉水,转出香积厨,就到方丈,叫声:“师父,吃凉水哩。”三藏正当烦渴之时,便抬起头来,捧着水,只是一吸,真个渴时一滴如甘露,药到真方病即除。行者见长老精神渐爽,眉目舒开,就问道:“师父,可吃些汤饭么?”三藏道:“这凉水就是灵丹一般,这病儿减了一半,有汤饭也吃得些。”行者连声高高叫道:“我师父好了,要汤饭吃哩。”教那些和尚忙忙的安排。淘米,煮饭,捍面,烙饼,蒸馍馍,做粉汤,抬了四五桌。唐僧只吃得半碗儿米汤,行者沙僧止用了一席,其余的都是八戒一肚餐之。家火收去,点起灯来,众僧各散。”

  三藏道:“我们今住几日了?”行者道:“三整日矣。明朝向晚,便就是四个日头。”三藏道:“三日误了许多路程。”行者道:

  “师父,也算不得路程,明日去罢。”三藏道:“正是,就带几分病儿,也没奈何。”行者道:“既是明日要去,且让我今晚捉了妖精者。”三藏惊道:“又捉甚么妖精?”行者道:“有个妖精在这寺里,等老孙替他捉捉。”唐僧道:“徒弟呀,我的病身未可,你怎么又兴此念!倘那怪有神通,你拿他不住啊,却又不是害我?”

  行者道:“你好灭人威风!老孙到处降妖,你见我弱与谁的?只是不动手,动手就要赢。”三藏扯住道:“徒弟,常言说得好,遇方便时行方便,得饶人处且饶人。操心怎似存心好,争气何如忍气高!”孙大圣见师父苦苦劝他,不许降妖,他说出老实话来道:“师父,实不瞒你说,那妖在此吃了人了。”唐僧大惊道:“吃了甚么人?”行者说道:“我们住了三日,已是吃了这寺里六个小和尚了。”长老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他既吃了寺内之僧,我亦僧也,我放你去,只但用心仔细些。”行者道:“不消说,老孙的手到就消除了。”

  你看他灯光前吩咐八戒沙僧看守师父,他喜孜孜跳出方丈,径来佛殿看时,天上有星,月还未上,那殿里黑暗暗的。他就吹出真火,点起琉璃,东边打鼓,西边撞钟。响罢,摇身一变,变做个小和尚儿,年纪只有十二三岁,披着黄绢褊衫,白布直裰,手敲着木鱼,口里念经。等到一更时分,不见动静。二更时分,残月才升,只听见呼呼的一阵风响。好风:黑雾遮天暗,愁云照地昏。四方如泼墨,一派靛妆浑。先刮时扬尘播土,次后来倒树摧林。扬尘播土星光现,倒树摧林月色昏。只刮得嫦娥紧抱梭罗树,玉兔团团找药盆。九曜星官皆闭户,四海龙王尽掩门。庙里城隍觅小鬼,空中仙子怎腾云?地府阎罗寻马面,判官乱跑赶头巾。刮动昆仑顶上石,卷得江湖波浪混。那风才然过处,猛闻得兰麝香熏,环珮声响,即欠身抬头观看,呀!却是一个美貌佳人,径上佛殿。行者口里呜哩呜喇,只情念经。那女子走近前,一把搂住道:“小长老,念的甚么经?”行者道:“许下的。”女子道:“别人都自在睡觉,你还念经怎么?”行者道:

  “许下的,如何不念?”女子搂住,与他亲个嘴道:“我与你到后面耍耍去。”行者故意的扭过头去道:“你有些不晓事!”女子道:“你会相面?”行者道:“也晓得些儿。”女子道:“你相我怎的样子?”行者道:“我相你有些儿偷生搲熟,被公婆赶出来的。”

  女子道:“相不着!相不着!我不是公婆赶逐,不因搲熟偷生。  奈我前生命薄,投配男子年轻。不会洞房花烛,避夫逃走之情。

  趁如今星光月皎,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我和你到后园中交欢配鸾俦去也。”行者闻言,暗点头道:“那几个愚僧。都被色欲引诱,所以伤了性命,他如今也来哄我。”就随口答应道:“娘子,我出家人年纪尚幼,却不知甚么交欢之事。”女子道:“你跟我去,我教你。”行者暗笑道:“也罢,我跟他去,看他怎生摆布。”

  他两个搂着肩,携着手,出了佛殿,径至后边园里。那怪把行者使个绊子腿,跌倒在地,口里“心肝哥哥”的乱叫,将手就去掐他的臊根。行者道:“我的儿,真个要吃老孙哩!”却被行者接住他手,使个小坐跌法,把那怪一辘轳掀翻在地上。那怪口里还叫道:“心肝哥哥,你倒会跌你的娘哩!”行者暗算道:“不趁此时下手他,还到几时!正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就把手一叉,腰一躬,一跳跳起来,现出原身法象,轮起金箍铁棒,劈头就打。那怪倒也吃了一惊,他心想道:“这个小和尚,这等利害!”打开眼一看,原来是那唐长老的徒弟姓孙的,他也不惧他。你说这精怪是甚么精怪:金作鼻,雪铺毛。地道为门屋,安身处处牢。养成三百年前气,曾向灵山走几遭。一饱香花和蜡烛,如来吩咐下天曹。托塔天王恩爱女,哪吒太子认同胞。也不是个填海鸟,也不是个戴山鳌。也不怕的雷焕剑,也不怕的吕虔刀。往往来来,一任他水流江汉阔;上上下下,那论他山耸泰恒高?你看他月貌花容娇滴滴,谁识得是个鼠老成精逞黠豪!他自恃的神通广大,便随手架起双股剑,玎玎珰珰的响,左遮右格,随东倒西。行者虽强些,却也捞他不倒。阴风四起,残月无光,你看他两人,后园中一场好杀:阴风从地起,残月荡微光。阒静梵王宇,阑珊小鬼廊。后园里一片战争场,孙大士,天上圣,毛姹女,女中王,赌赛神通未肯降。一个儿扭转芳心嗔黑秃,一个儿圆睁慧眼恨新妆。两手剑飞,那认得女菩萨;一根棍打,狠似个活金刚。响处金箍如电掣,霎时铁白耀星芒。玉楼抓翡翠,金殿碎鸳鸯。猿啼巴月小,雁叫楚天长。十八尊罗汉,暗暗喝采;三十二诸天,个个慌张。  那孙大圣精神抖擞,棍儿没半点差池。妖精自料敌他不住,猛可的眉头一蹙,计上心来,抽身便走。行者喝道:“泼货!  那走!快快来降!”那妖精只是不理,直往后退。等行者赶到紧急之时,即将左脚上花鞋脱下来,吹口仙气,念个咒语,叫一声“变!”就变做本身模样,使两口剑舞将来,真身一幌,化阵清风而去。这却不是三藏的灾星?他便径撞到方丈里,把唐三藏摄将去云头上,杳杳冥冥,霎霎眼就到了陷空山,进了无底洞,叫小的们安排素筵席成亲不题。

  却说行者斗得心焦性燥,闪一个空,一棍把那妖精打落下来,乃是一只花鞋。行者晓得中了他计,连忙转身来看师父。那有个师父?只见那呆子和沙僧口里呜哩呜哪说甚么。行者怒气填胸,也不管好歹,捞起棍来一片打,连声叫道:“打死你们!

  打死你们!”那呆子慌得走也没路,沙僧却是个灵山大将,见得事多,就软款温柔,近前跪下道:“兄长,我知道了,想你要打杀我两个,也不去救师父,径自回家去哩。”行者道:“我打杀你两个,我自去救他!”沙僧笑道:“兄长说那里话!无我两个,真是单丝不线,孤掌难鸣。兄啊,这行囊马匹,谁与看顾?宁学管鲍分金,休仿孙庞斗智。自古道,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须教父子兵,望兄长且饶打,待天明和你同心戮力,寻师去也。”行者虽是神通广大,却也明理识时,见沙僧苦苦哀告,便就回心道:

  “八戒,沙僧,你都起来。明日找寻师父,却要用力。”那呆子听见饶了,恨不得天也许下半边,道:“哥啊,这个都在老猪身上。”兄弟们思思想想,那曾得睡,恨不得点头唤出扶桑日,一口吹散满天星。

  三众只坐到天晓,收拾要行,早有寺僧拦门来问:“老爷那里去?”行者笑道:“不好说,昨日对众夸口,说与他们拿妖精,妖精未曾拿得,倒把我个师父不见了。我们寻师父去哩。”众僧害怕道:“老爷,小可的事,倒带累老师,却往那里去寻?”行者道:“有处寻他。”众僧又道:“既去莫忙,且吃些早斋。”连忙的端了两三盆汤饭。八戒尽力吃个干净,道:“好和尚!我们寻着师父,再到你这里来耍子。”行者道:“还到这里吃他饭哩!你去天王殿里看看那女子在否。”众僧道:“老爷,不在了,不在了。

  自是当晚宿了一夜,第二日就不见了。”

  行者喜喜欢欢的辞了众僧,着八戒、沙僧牵马挑担,径回东走。八戒道:“哥哥差了,怎么又往东行?”行者道:“你岂知道!前日在那黑松林绑的那个女子,老孙火眼金睛,把他认透了,你们都认做好人。今日吃和尚的也是他,摄师父的也是他!

  你们救得好女菩萨!今既摄了师父,还从旧路上找寻去也。”二人叹服道:“好好好!真是粗中有细!去来去来!”三人急急到于林内,只见那:云蔼蔼,雾漫漫;石层层,路盘盘。狐踪兔迹交加走,虎豹豺狼往复钻。林内更无妖怪影,不知三藏在何端。行者心焦,掣出棒来。摇身一变,变作大闹天宫的本相,三头六臂,六只手,理着三根棒,在林里辟哩拨喇的乱打。八戒见了道:“沙僧,师兄着了恼,寻不着师父,弄做个气心风了。”原来行者打了一路,打出两个老头儿来,一个是山神,一个是土地,上前跪下道:“大圣,山神土地来见。”八戒道:“好灵根啊!打了一路,打出两个山神土地,若再打一路,连太岁都打出来也。”  行者问道:“山神土地,汝等这般无礼!在此处专一结伙强盗,强盗得了手,买些猪羊祭赛你,又与妖精结掳,打伙儿把我师父摄来!如今藏在何处?快快的从实供来,免打!”二神慌了道:

  “大圣错怪了我耶。妖精不在小神山上,不伏小神管辖,但只夜间风响处,小神略知一二。”行者道:“既知,一一说来!”土地道:“那妖精摄你师父去,在那正南下,离此有千里之遥。那厢有座山,唤做陷空山,山中有个洞,叫做无底洞。是那山里妖精,到此变化摄去也。”行者听言,暗自惊心,喝退了山神土地,收了法身,现出本相,与八戒沙僧道:“师父去得远了。”八戒道:“远便腾云赶去!”好呆子,一纵狂风先起,随后是沙僧驾云,那白马原是龙子出身,驮了行李,也踏了风雾。大圣即起筋斗,一直南来。不多时,早见一座大山,阻住云脚。三人采住马,都按定云头,见那山:顶摩碧汉,峰接青霄。周围杂树万万千,来往飞禽喳喳噪。虎豹成阵走,獐鹿打丛行。向阳处,琪花瑶草馨香;背阴方,腊雪顽冰不化。崎岖峻岭,削壁悬崖。直立高峰,湾环深涧。松郁郁,石磷磷,行人见了悚其心。打柴樵子全无影,采药仙童不见踪。眼前虎豹能兴雾,遍地狐狸乱弄风。八戒道:“哥啊,这山如此险峻,必有妖邪。”行者道:“不消说了,山高原有怪,岭峻岂无精!”叫:“沙僧,我和你且在此,着八戒先下山凹里打听打听,看那条路好走,端的可有洞府,再看是那里开门,俱细细打探,我们好一齐去寻师父救他。”八戒道:

  “老猪晦气!先拿我顶缸!”行者道:“你夜来说都在你身上,如何打仰?”八戒道:“不要嚷,等我去。”呆子放下钯,抖抖衣裳,空着手,跳下高山,找寻路径。这一去,毕竟不知好歹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山谷詩集註二十卷外集詩註十七卷别集詩註二卷 洪北江全集十九種二百〇六卷 類林新詠三十六卷 秋士先生遺集六卷 崇蘭堂駢體文初存二卷 [順治]洪洞縣續志不分卷 永寧通書十二卷 禮記經注校證二卷 欽定大清會典圖二百七十卷首一卷 清乾隆内府輿圖 風箏誤一卷 容甫先生遺詩五卷補遺一卷附錄一卷 詩經八卷 胡少師總集六卷首一卷 甌北詩話十卷續詩話二卷 海源閣藏書目 有竹居集十六卷 毛詩音韻考四卷 札樸十卷 養餘齋初集四卷二集四卷三集六卷 峭帆樓叢書十八種五十二卷 御纂醫宗金鑑刪補名醫方論二卷 履綏堂詩藳八卷 日省錄三卷 [光緒]德陽縣志續編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海日堂集七卷首一卷末一卷 大戴禮記解詁十三卷 武林往哲遺著二編六十六種 鬱華閣遺集四卷 來生福彈詞三十六回 忠雅堂評選四六法海八卷 陶淵明詩集十卷 廬山志十五卷 讀史舉正八卷 欽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二百卷 集千家注杜工部詩集二十卷文集二卷附録一卷 篤舊集十八卷 嘉靖惟揚志三十八卷 蛻樵詩鈔一卷 老子章義二卷 大學中庸正說三卷 蒼雪山房稿 禮記十卷 左繡三十卷首一卷 馮林一稿一卷 玉燕堂四種曲 尺木堂綱鑑易知錄九十二卷 樂章集一卷 碧山樂府四卷 [同治]南溪縣志八卷 慎鸞交二卷 金匱方歌括六卷 欽定戶部則例一百卷 乾嘉詩壇點將錄一卷 地理五訣八卷 新鐫樂府清音歌林拾翠一集 奎壁詩經八卷 春秋左傳注疏六十卷 [光緒]石門縣志十一卷首一卷 [咸豐]安順府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台學統十五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十六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十七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十八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十九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一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二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三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四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五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六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七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八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二十九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一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二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三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四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五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六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七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八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三十九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一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二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三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四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五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六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七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八_王棻撰.djvu 台學統四十九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五十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五十一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五十二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五十三_王棻撰.djvu 台學統五十四_王棻撰.djvu 金華徵獻略一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二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三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四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五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六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七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八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九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十_王崇炳撰.djvu 金華徵獻略十一_王崇炳撰.djvu 東嘉錄一_王朝佐編.djvu 東嘉錄二_王朝佐編.djvu 東嘉錄三_王朝佐編.djvu 東嘉錄四_王朝佐編.djvu 東越文苑一_陳鳴鶴撰.djvu 東越文苑二_陳鳴鶴撰.djvu 東越文苑三_陳鳴鶴撰.djvu 桐城耆舊傳一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二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三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四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五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六_馬其昶撰.djvu 桐城耆舊傳七_馬其昶撰.djvu 莆陽文獻一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二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三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四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五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六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七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八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九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十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十一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十二_鄭岳輯.djvu 莆陽文獻十三_鄭岳輯.djvu 楚寶一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三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四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五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六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七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八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九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一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二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三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四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五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六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七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八_周聖楷撰.djvu 楚寶十九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一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二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三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四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五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六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七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八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二十九_周聖楷撰.djvu 楚寶三十_周聖楷撰.djvu 廣州人物傳一_黃佐撰.djvu 廣州人物傳二_黃佐撰.djvu 廣州人物傳三_黃佐撰.djvu 廣州人物傳四_黃佐撰.djvu 廣州人物傳五_黃佐撰.djvu 廣州人物傳六_黃佐撰.djvu 北海三考一_胡元儀撰.djvu 北海三考二_胡元儀撰.djvu 北海三考三_胡元儀撰.djvu 安祿山事跡_唐姚汝能撰.djvu 忠獻韓魏王家傳一_王巖叟撰.djvu 忠獻韓魏王家傳二_王巖叟撰.djvu 涓埃 涤瑕荡秽 淮南桔,淮北枳 深厉浅揭 深藏若虚 清卿 清风两袖 渊塞 渊薮 渑池会 温柔敦厚 温清定昏 温香渠 游刃有余 游鱼出听 溃冒冲突 源泉万斛 溺途 漂母进食 漏瓮沃焦釜 漏脯充饥 潇湘八景 潘江陆海 潜移默化 澡豆 澡身浴德 濠梁观鱼 濯淖 濯缨濯足 瀛州玉雨 火宅 灵台 炉火 炊桂 炊沙成饭 炊臼之梦 炫昼缟夜 炮烙之刑 炳烛夜游 点晴 点石成金 烁金 烂若披锦 烟云供养 烟云过眼 烟波千里 烟视媚行 煎心 煖寒会 照虚耗 煮泉 煮海 煮粥焚须 煮豆燃箕 熊经鸟伸 熙朝 熟读玩味 燎毛 燔燎 燕妒 燕昭筑台 燕毛 燕燕于飞 燕足系书 燕雀伍 燕雁代飞 燬犀 爪牙 爪角 爱及屋乌 爱鹅 爵仇 牖中窥日 牙后慧 牙机 牙管一双 牛归女婿 牛毛 牛溲马勃 牛酒 牛马风尘 牛骥一皂 物以类聚 物极必反 物盛则衰 物腐虫生 牵丝娶妇 牵头 牵彩 特立独行 牺牲 犁牛子之 犬兔之争 犬吠之盗 犬吠之警 犬牙交错 犬马之心 犬马难,鬼魅易 犯颜 犹子 犹父 狂简 狐丘之诫 狐死兔悲 狐濡尾 狐群狗党 狐裘蒙戎 狗国 狗彘 狗血喷头 狗门 独夫 独学孤陋 独弦哀歌 独步 独清独醒 狭乡乐迁 狱货非宝 狼分 狼卜食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