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七十二回 盘丝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

第七十二回 盘丝洞七情迷本 濯垢泉八戒忘形

  话表三藏别了朱紫国王,整顿鞍马西进。行彀多少山原,历尽无穷水道,不觉的秋去冬残,又值春光明媚。师徒们正在路踏青玩景,忽见一座庵林,三藏滚鞍下马,站立大道之旁。行者问道:“师父,这条路平坦无邪,因何不走?”八戒道:“师兄好不通情!师父在马上坐得困了,也让他下来关关风是。”三藏道:“不是关风,我看那里是个人家,意欲自去化些斋吃。”行者笑道:“你看师父说的是那里话。你要吃斋,我自去化,俗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岂有为弟子者高坐,教师父去化斋之理?”三藏道:“不是这等说。平日间一望无边无际,你们没远没近的去化斋,今日人家逼近,可以叫应,也让我去化一个来。”

  八戒道:“师父没主张。常言道,三人出外,小的儿苦,你况是个父辈,我等俱是弟子。古书云,有事弟子服其劳,等我老猪去。”

  三藏道:“徒弟啊,今日天气晴明,与那风雨之时不同。那时节,汝等必定远去,此个人家,等我去,有斋无斋,可以就回走路。”  沙僧在旁笑道:“师兄,不必多讲,师父的心性如此,不必违拗。

  若恼了他,就化将斋来,他也不吃。”

  八戒依言,即取出钵盂,与他换了衣帽。拽开步,直至那庄前观看,却也好座住场,但见:石桥高耸,古树森齐。石桥高耸,潺潺流水接长溪;古树森齐,聒聒幽禽鸣远岱。桥那边有数椽茅屋,清清雅雅若仙庵;又有那一座蓬窗,白白明明欺道院。窗前忽见四佳人,都在那里刺凤描鸾做针线。长老见那人家没个男儿,只有四个女子,不敢进去,将身立定,闪在乔林之下,只见那女子,一个个:闺心坚似石,兰性喜如春。娇脸红霞衬,朱唇绛脂匀。蛾眉横月小,蝉鬓迭云新。若到花间立,游蜂错认真。少停有半个时辰,一发静悄悄,鸡犬无声。自家思虑道:  “我若没本事化顿斋饭,也惹那徒弟笑我,敢道为师的化不出斋来,为徒的怎能去拜佛。”长老没计奈何,也带了几分不是,趋步上桥,又走了几步,只见那茅屋里面有一座木香亭子,亭子下又有三个女子在那里踢气球哩。你看那三个女子,比那四个又生得不同,但见那:飘扬翠袖,摇拽缃裙。飘扬翠袖,低笼着玉笋纤纤;摇拽缃裙,半露出金莲窄窄。形容体势十分全,动静脚跟千样躧。拿头过论有高低,张泛送来真又楷。转身踢个出墙花,退步翻成大过海。轻接一团泥,单枪急对拐。明珠上佛头,实捏来尖靴。窄砖偏会拿,卧鱼将脚跘。平腰折膝蹲,扭顶翘跟躧。扳凳能喧泛,披肩甚脱洒。绞裆任往来,锁项随摇摆。踢的是黄河水倒流,金鱼滩上买。那个错认是头儿,这个转身就打拐。端然捧上臁,周正尖来潠。提跟潠草鞋,倒插回头采。退步泛肩妆,钩儿只一歹。版篓下来长,便把夺门揣。踢到美心时,佳人齐喝采。一个个汗流粉腻透罗裳,兴懒情疏方叫海。

  言不尽,又有诗为证,诗曰:蹴踘当场三月天,仙风吹下素婵娟。汗沾粉面花含露,尘染蛾眉柳带烟。翠袖低垂笼玉笋,缃裙斜拽露金莲。几回踢罢娇无力,云鬓蓬松宝髻偏。三藏看得时辰久了,只得走上桥头,应声高叫道:“女菩萨,贫僧这里随缘布施些儿斋吃。”那些女子听见,一个个喜喜欢欢抛了针线,撇了气球,都笑笑吟吟的接出门来道:“长老,失迎了,今到荒庄,决不敢拦路斋僧,请里面坐。”三藏闻言,心中暗道:“善哉,善哉!西方正是佛地!女流尚且注意斋僧,男子岂不虔心向佛?”长老向前问讯了,相随众女入茅屋,过木香亭看处,呀!

  原来那里边没甚房廊,只见那:峦头高耸,地脉遥长。峦头高耸接云烟,地脉遥长通海岳。门近石桥,九曲九湾流水顾;园栽桃李,千株千颗斗秾华。藤薜挂悬三五树,芝兰香散万千花。远观洞府欺蓬岛,近睹山林压太华。正是妖仙寻隐处,更无邻舍独成家。有一女子上前,把石头门推开两扇,请唐僧里面坐。那长老只得进去,忽抬头看时,铺设的都是石桌、石凳,冷气阴阴。长老心惊,暗自思忖道:“这去处少吉多凶,断然不善。”众女子喜笑吟吟都道:“长老请坐。”长老没奈何,只得坐了,少时间,打个冷禁。众女子问道:“长老是何宝山?化甚么缘?还是修桥补路,建寺礼塔,还是造佛印经?请缘簿出来看看。”长老道:“我不是化缘的和尚。”女子道:“既不化缘,到此何干?”长老道:“我是东土大唐差去西天大雷音求经者。适过宝方,腹间饥馁,特造檀府,募化一斋,贫僧就行也。”众女子道:“好!好!

  好!常言道,远来的和尚好看经。妹妹们!不可怠慢,快办斋来。”

  此时有三个女子陪着,言来语去,论说些因缘。那四个到厨中撩衣敛袖,炊火刷锅。你道他安排的是些甚么东西?原来是人油炒炼,人肉煎熬,熬得黑糊充作面筋样子,剜的人脑煎作豆腐块片。两盘儿捧到石桌上放下,对长老道:“请了,仓卒间,不曾备得好斋,且将就吃些充腹,后面还有添换来也。”那长老闻了一闻,见那腥膻,不敢开口,欠身合掌道:“女菩萨,贫僧是胎里素。”众女子笑道:“长老,此是素的。”长老道:“阿弥陀佛!若象这等素的啊,我和尚吃了,莫想见得世尊,取得经卷。”众女子道:“长老,你出家人,切莫拣人布施。”长老道:“怎敢,怎敢!我和尚奉大唐旨意,一路西来,微生不损,见苦就救,遇谷粒手拈入口,逢丝缕联缀遮身,怎敢拣主布施!”众女子笑道:“长老虽不拣人布施,却只有些上门怪人。莫嫌粗淡,吃些儿罢。”长老道:“实是不敢吃,恐破了戒,望菩萨养生不若放生,放我和尚出去罢。”那长老挣着要走,那女子拦住门,怎么肯放,俱道:“上门的买卖,倒不好做!放了屁儿,却使手掩,你往那里去?”他一个个都会些武艺,手脚又活,把长老扯住,顺手牵羊,扑的掼倒在地。众人按住,将绳子捆了,悬梁高吊,这吊有个名色,叫做“仙人指路”。原来是一只手向前,牵丝吊起;  一只手拦腰捆住,将绳吊起,两只脚向后一条绳吊起,三条绳把长老吊在梁上,却是脊背朝上,肚皮朝下。那长老忍着疼,噙着泪,心中暗恨道:“我和尚这等命苦!只说是好人家化顿斋吃,岂知道落了火坑!徒弟啊!速来救我,还得见面,但迟两个时辰,我命休矣!”那长老虽然苦恼,却还留心看着那些女子。

  那些女子把他吊得停当,便去脱剥衣服。长老心惊,暗自忖道:

  “这一脱了衣服,是要打我的情了,或者夹生儿吃我的情也有哩。”原来那女子们只解了上身罗衫,露出肚腹,各显神通:一个个腰眼中冒出丝绳,有鸭蛋粗细,骨都都的,迸玉飞银,时下把庄门瞒了不题。

  却说那行者、八戒、沙僧,都在大道之旁。他二人都放马看担,惟行者是个顽皮,他且跳树攀枝,摘叶寻果,忽回头,只见一片光亮,慌得跳下树来,吆喝道:“不好,不好!师父造化低了!”行者用手指道:“你看那庄院如何?”八戒沙僧共目视之,那一片如雪又亮如雪,似银又光似银。八戒道:“罢了罢了!师父遇着妖精了!我们快去救他也!”行者道:“贤弟莫嚷,你都不见怎的,等老孙去来。”沙僧道:“哥哥仔细。”行者道:“我自有处。”好大圣,束一束虎皮裙,掣出金箍棒,拽开脚,两三步跑到前边,看见那丝绳缠了有千百层厚,穿穿道道,却似经纬之势,用手按了一按,有些粘软沾人。行者更不知是甚么东西,他即举棒道:“这一棒,莫说是几千层,就有几万层,也打断了!”正欲打,又停住手道:“若是硬的便可打断,这个软的,只好打匾罢了。假如惊了他,缠住老孙,反为不美。等我且问他一问再打。”你道他问谁?即捻一个诀,念一个咒,拘得个土地老儿在庙里似推磨的一般乱转。土地婆儿道:“老儿,你转怎的?好道是羊儿风发了!”土地道:“你不知!你不知!有一个齐天大圣来了,我不曾接他,他那里拘我哩。”婆儿道:“你去见他便了,却如何在这里打转?”土地道:“若去见他,他那棍子好不重,他管你好歹就打哩!”婆儿道:“他见你这等老了,那里就打你?”

  土地道:“他一生好吃没钱酒,偏打老年人。”两口儿讲一会,没奈何只得走出去,战兢兢的跪在路旁叫道:“大圣,当境土地叩头。”行者道:“你且起来,不要假忙,我且不打你,寄下在那里。

  我问你,此间是甚地方?”土地道:“大圣从那厢来?”行者道:

  “我自东土往西来的。”土地道:“大圣东来,可曾在那山岭上?”

  行者道:“正在那山岭上,我们行李马匹还都歇在那岭上不是!”土地道:“那岭叫做盘丝岭,岭下有洞叫做盘丝洞,洞里有七个妖精。”行者道:“是男怪女怪?”土地道:“是女怪。”行者道:“他有多大神通?”土地道:“小神力薄威短,不知他有多大手段,只知那正南上,离此有三里之遥,有一座濯垢泉,乃天生的热水,原是上方七仙姑的浴池。自妖精到此居住,占了他的濯垢泉,仙姑更不曾与他争竞,平白地就让与他了。我见天仙不惹妖魔怪,必定精灵有大能。”行者道:“占了此泉何干?”土地道:“这怪占了浴池,一日三遭,出来洗澡。如今巳时已过,午时将来哑。”行者听言道:“土地,你且回去,等我自家拿他罢。”

  那土地老儿磕了一个头,战兢兢的回本庙去了。  这大圣独显神通,摇身一变,变作个麻苍蝇儿,钉在路旁草梢上等待。须臾间,只听得呼呼吸吸之声,犹如蚕食叶,却似海生潮。只好有半盏茶时,丝绳皆尽,依然现出庄村,还象当初模样。又听得呀的一声,柴扉响处,里边笑语喧哗,走出七个女子。行者在暗中细看,见他一个个携手相搀,挨肩执袂,有说有笑的,走过桥来,果是标致。但见:比玉香尤胜,如花语更真。柳眉横远岫,檀口破樱唇。钗头翘翡翠,金莲闪绛裙。却似嫦娥临下界,仙子落凡尘。行者笑道:“怪不得我师父要来化斋,原来是这一般好处。这七个美人儿,假若留住我师父,要吃也不彀一顿吃,要用也不彀两日用,要动手轮流一摆布就是死了。

  且等我去听他一听,看他怎的算计。”好大圣,嘤的一声,飞在那前面走的女子云髻上钉住。才过桥来,后边的走向前来呼道:“姐姐,我们洗了澡,来蒸那胖和尚吃去。”行者暗笑道:“这怪物好没算计!煮还省些柴,怎么转要蒸了吃!”那些女子采花斗草向南来,不多时,到了浴池。但见一座门墙,十分壮丽,遍地野花香艳艳,满旁兰蕙密森森。后面一个女子,走上前,唿哨的一声,把两扇门儿推开,那中间果有一塘热水。这水自开辟以来,太阳星原贞有十,后被羿善开弓,射落九乌坠地,止存金乌一星,乃太阳之真火也。天地有九处汤泉,俱是众乌所化。那九阳泉,乃香冷泉、伴山泉、温泉、东合泉、满山泉、孝安泉、广汾泉、汤泉,此泉乃濯垢泉。有诗为证,诗曰:一气无冬夏,三秋永注春。炎波如鼎沸,热浪似汤新。分溜滋禾稼,停流荡俗尘。

  涓涓珠泪泛,滚滚玉团津。润滑原非酿,清平还自温。瑞祥本地秀,造化乃天真。佳人洗处冰肌滑,涤荡尘烦玉体新。那浴池约有五丈余阔,十丈多长,内有四尺深浅,但见水清彻底。底下水一似滚珠泛玉骨都都冒将上来,四面有六七个孔窍通流。

  流去二三里之遥,淌到田里,还是温水。池上又有三间亭子,亭子中近后壁放着一张八只脚的板凳。两山头放着两个描金彩漆的衣架。行者暗中喜嘤嘤的,一翅飞在那衣架头上钉住。

  那些女子见水又清又热,便要洗浴,即一齐脱了衣服,搭在衣架上。一齐下去,被行者看见: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  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肘膊赛凝胭,香肩疑粉捏。肚皮软又绵,脊背光还洁。膝腕半围团,金莲三寸窄。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那女子都跳下水去,一个个跃浪翻波,负水顽耍。行者道:“我若打他啊,只消把这棍子往池中一搅,就叫做滚汤泼老鼠,一窝儿都是死。可怜!可怜!打便打死他,只是低了老孙的名头。常言道,男不与女斗,我这般一个汉子,打杀这几个丫头,着实不济。不要打他,只送他一个绝后计,教他动不得身,出不得水,多少是好。”好大圣,捏着诀,念个咒,摇身一变,变作一个饿老鹰,但见:毛犹霜雪,眼若明星。妖狐见处魂皆丧,狡兔逢时胆尽惊。钢爪锋芒快,雄姿猛气横。会使老拳供口腹,不辞亲手逐飞腾。万里寒空随上下,穿云检物任他行。呼的一翅,飞向前,轮并利爪,把他那衣架上搭的七套衣服,尽情雕去,径转岭头,现出本相来见八戒、沙僧道:“你看。”那呆子迎着对沙僧笑道:“师父原来是典当铺里拿了去的。”沙僧道:

  “怎见得?”八戒道:“你不见师兄把他些衣服都抢将来也?”行者放下道:“此是妖精穿的衣服。”八戒道:“怎么就有这许多?”

  行者道:“七套。”八戒道:“如何这般剥得容易,又剥得干净?”

  行者道:“那曾用剥。原来此处唤做盘丝岭,那庄村唤做盘丝洞。洞中有七个女怪,把我师父拿住,吊在洞里,都向濯垢泉去洗浴。那泉却是天地产成的一塘子热水。他都算计着洗了澡要把师父蒸吃。是我跟到那里,见他脱了衣服下水,我要打他,恐怕污了棍子,又怕低了名头,是以不曾动棍,只变做一个饿老鹰,雕了他的衣服。他都忍辱含羞,不敢出头,蹲在水中哩。

  我等快去解下师父走路罢。”八戒笑道:“师兄,你凡干事,只要留根。既见妖精,如何不打杀他,却就去解师父!他如今纵然藏羞不出,到晚间必定出来。他家里还有旧衣服,穿上一套,来赶我们。纵然不赶,他久住在此,我们取了经,还从那条路回去。常言道,宁少路边钱,莫少路边拳。那时节,他拦住了吵闹,却不是个仇人也?”行者道:“凭你如何主张?”八戒道:“依我,先打杀了妖精,再去解放师父,此乃斩草除根之计。”行者道:

  “我是不打他。你要打,你去打他。”

  八戒抖擞精神,欢天喜地举着钉钯,拽开步,径直跑到那里。忽的推开门看时,只见那七个女子,蹲在水里,口中乱骂那鹰哩,道:“这个匾毛畜生!猫嚼头的亡人!把我们衣服都雕去了,教我们怎的动手!”八戒忍不住笑道:“女菩萨,在这里洗澡哩,也携带我和尚洗洗何如?”那怪见了作怒道:“你这和尚,十分无礼!我们是在家的女流,你是个出家的男子。古书云:七年男女不同席,你好和我们同塘洗澡?”八戒道:“天气炎热,没奈何,将就容我洗洗儿罢。那里调甚么书担儿,同席不同席!”

  呆子不容说,丢了钉钯,脱了皂锦直裰,扑的跳下水来,那怪心中烦恼,一齐上前要打。不知八戒水势极熟,到水里摇身一变,变做一个鲇鱼精。那怪就都摸鱼,赶上拿他不住:东边摸,忽的又渍了西去;西边摸,忽的又渍了东去;滑扢虀的,只在那腿裆里乱钻。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八戒却才跳将上来,现了本相,穿了直裰,执着钉钯喝道:“我是那个?你把我当鲇鱼精哩!”那怪见了,心惊胆战对八戒道:“你先来是个和尚,到水里变作鲇鱼,及拿你不住,却又这般打扮,你端的是从何到此?是必留名。”八戒道:“这伙泼怪当真的不认得我!我是东土大唐取经的唐长老之徒弟,乃天蓬元帅悟能八戒是也。你把我师父吊在洞里,算计要蒸他受用!我的师父又好蒸吃?快早伸过头来,各筑一钯,教你断根!”那些妖闻此言,魂飞魄散,就在水中跪拜道:“望老爷方便方便!我等有眼无珠,误捉了你师父,虽然吊在那里,不曾敢加刑受苦。望慈悲饶了我的性命,情愿贴些盘费,送你师父往西天去也。”八戒摇头道:“莫说这话!俗语说得好,曾着卖糖君子哄,到今不信口甜人。是便筑一钯,各人走路!”呆子一味粗夯,显手段,那有怜香惜玉之心,举着钯,不分好歹,赶上前乱筑。那怪慌了手脚,那里顾甚么羞耻,只是性命要紧,随用手侮着羞处,跳出水来,都跑在亭子里站立,作出法来:脐孔中骨都都冒出丝绳,瞒天搭了个大丝篷,把八戒罩在当中。那呆子忽抬头,不见天日,即抽身往外便走,那里举得脚步!原来放了绊脚索,满地都是丝绳,动动脚,跌个躘踵:左边去,一个面磕地;右边去,一个倒栽葱;急转身,又跌了个嘴揾地;忙爬起,又跌了个竖蜻蜓。也不知跌了多少跟头,把个呆子跌得身麻脚软,头晕眼花,爬也爬不动,只睡在地下呻吟。那怪物却将他困住,也不打他,也不伤他,一个个跳出门来,将丝篷遮住天光,各回本洞。到了石桥上站下,念动真言,霎时间把丝篷收了,赤条条的,跑入洞里,侮着那话,从唐僧面前笑嘻嘻的跑过去。走入石房,取几件旧衣穿了,径至后门口立定叫:“孩儿们何在?”原来那妖精一个有一个儿子,却不是他养的,都是他结拜的干儿子。有名唤做蜜、蚂、蜍、班、蜢、蜡、蜻:蜜是蜜蜂,蚂是蚂蜂,蜍是蜍蜂,班是班毛,蜢是牛蜢,蜡是抹蜡,蜻是蜻蜓。原来那妖精幔天结网,掳住这七般虫蛭,却要吃他。古云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当时这些虫哀告饶命,愿拜为母,遂此春采百花供怪物,夏寻诸卉孝妖精。忽闻一声呼唤,都到面前问:“母亲有何使令?”众怪道:“儿啊,早间我们错惹了唐朝来的和尚,才然被他徒弟拦在池里,出了多少丑,几乎丧了性命!

  汝等努力,快出门前去退他一退。如得胜后,可到你舅舅家来会我。”那些怪既得逃生,往他师兄处,孽嘴生灾不题。你看这些虫蛭,一个个摩拳擦掌,出来迎敌。

  却说八戒跌得昏头昏脑,猛抬头见丝篷丝索俱无,他才一步一探爬将起来,忍着疼找回原路,见了行者,用手扯住道:

  “哥哥,我的头可肿、脸可青么?”行者道:“你怎的来?”八戒道:

  “我被那厮将丝绳罩住,放了绊脚索,不知跌了多少跟头,跌得我腰拖背折,寸步难移。却才丝篷索子俱空,方得了性命回来也。”沙僧见了道:“罢了,罢了!你闯下祸来也!那怪一定往洞里去伤害师父、我等快去救他!”行者闻言急拽步便走,八戒牵着马急急来到庄前,但见那石桥上有七个小妖儿挡住道:“慢来,慢来!吾等在此!”行者看了道:“好笑!干净都是些小人儿!

  长的也只有二尺五六寸,不满三尺;重的也只有八九斤,不满十斤。”喝道:“你是谁?”那怪道:“我乃七仙姑的儿子。你把我母亲欺辱了,还敢无知,打上我门!不要走!仔细!”好怪物!一个个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乱打将来。八戒见了生嗔,本是跌恼了的性子,又见那伙虫蛭小巧,就发狠举钯来筑。

  那些怪见呆子凶猛,一个个现了本象,飞将起去,叫声“变!”须臾间,一个变十个,十个变百个,百个变千个,千个变万个,个个都变成无穷之数。只见:满天飞抹蜡,遍地舞蜻蜓。

  蜜蚂追头额,蜍蜂扎眼睛。班毛前后咬,牛蜢上下叮。扑面漫漫黑,翛翛神鬼惊。八戒慌了道:“哥啊,只说经好取,西方路上,虫儿也欺负人哩!”行者道:“兄弟,不要怕,快上前打!”八戒道:“扑头扑脸,浑身上下,都叮有十数层厚,却怎么打?”行者道:“没事!没事!我自有手段!”沙僧道:“哥啊,有甚手段,快使出来罢!一会子光头上都叮肿了!”好大圣,拔了一把毫毛,嚼得粉碎,喷将出去,即变做些黄、麻、鴏、白、雕、鱼、鹞。八戒道:“师兄,又打甚么市语,黄啊、麻啊哩?”行者道:“你不知,黄是黄鹰,麻是麻鹰,鴏是鴏鹰,白是白鹰,雕是雕鹰,鱼是鱼鹰,鹞是鹞鹰。那妖精的儿子是七样虫,我的毫毛是七样鹰。”  鹰最能、虫,一嘴一个,爪打翅敲,须臾,打得罄尽,满空无迹,地积尺余。

  三兄弟方才闯过桥去,径入洞里,只见老师父吊在那里哼哼的哭哩。八戒近前道:“师父,你是要来这里吊了耍子,不知作成我跌了多少跟头哩!”沙僧道:“且解下师父再说。”行者即将绳索挑断放下唐僧,都问道:“妖精那里去了?”唐僧道:“那七个怪都赤条条的往后边叫儿子去了。”行者道:“兄弟们,跟我来寻去。”三人各持兵器,往后园里寻处,不见踪迹。都到那桃李树上寻遍不见,八戒道:“去了!去了!”沙僧道:“不必寻他,等我扶师父去也。”弟兄们复来前面请唐僧上马道:“师父,下次化斋,还让我们去。”唐僧道:“徒弟呵,以后就是饿死,也再不自专了。”八戒道:“你们扶师父走着,等老猪一顿钯筑倒他这房子,教他来时没处安身。”行者笑道:“筑还费力,不若寻些柴来,与他个断根罢。”好呆子,寻了些朽松破竹,干柳枯藤,点上一把火,烘烘的都烧得干净。师徒却才放心前来。咦!毕竟这去,不知那怪的吉凶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朹鐵問題第二版_祁仍奚著商務印書館.djvu 朹北地理第五版_許逸超著正中書局.djvu 滿蒙問題第二版_華企雲著大朹書局.djvu 老上海下冊_陳榮廣伯熙著泰朹圖書局.djvu 老上海中冊_陳榮廣伯熙著泰朹圖書局.djvu 朹北問題第一輯_張其昀著史地育研究室.djvu 孩子們第三版_趙景深譯開明書店.djvu 紅翼朹飛第二版_彼得拍夫朗訶著時代書局.djvu 集錩小說第三集第三十一篇至第四十篇.djvu 水滸一第十五版_汪原放著亞朹圖書館.djvu 普通賀年尺牘_吳瑞書著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榆關抗日戰史_中國國際宣傳社x1_354.djvu 暴日侵寇朹北專刊.djvu 上饒集中營_長江一青等著山朹新華書店.djvu 淞滬抗日戰紀.djvu 流浪_成仿吾著上海大光書局.djvu 文學小叢刊第三集之魚兒坳_羅淑文化生活民3008初版.djvu 列車_林維仁著南極出版社.djvu 小品文選_申報月刊社編申報月刊社.djvu 薩坡賽路雜記_胡懷琛著廣益書局.djvu 活躍的北戰場_楊令德著塞風社.djvu 徐旭生西遊日記第一冊_徐旭生著大北印書局.djvu 日本帝國主義下之台灣_楊開渠譯神州國光社.djvu 一個新聞記者的忠實報道北平去來_王浩著前線日報.djvu 朹林始末第三版_中國歷史研究社編神州國光社.djvu 西北特區特寫_每日譯報社編輯每日譯報社.djvu 轉換中的北平第二版_唐委平著商報出版社.djvu 今日之華北_薛慧子著中央書報.djvu 彰化市概覽_彰化市政府秘書室編輯彰化市政府.djvu 寧屬洛蘇調查報告_委員會調查室編.djvu 革命紀念日史略_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宣傳部編.djvu 清宮夜譚錄第二版_清德齡著百新書店.djvu 中國農村社會論戰批判_玉木英夫著劉懷溥徐德乾譯上海不二書店.djvu 作文文法指導合編_俞煥斗編商務印書館.djvu 高加索的囚人_托爾斯泰著劉大傑譯上海中華書局.djvu 初戀第二版_高爾基著穆木天譯復興書局.djvu 三步作文_陳適著萬葉書店.djvu 作文研究第三版_胡懷琛著商務印書館.djvu 修辭學要略第七版_胡懷琛編上海大朹書局.djvu 桃花扇第二版_大中書局.djvu 學文基礎_周服編商務印書館.djvu 桃花扇第五版_賀湖散人著上海會文堂書局.djvu 桃花扇第二版_孔尚任著商務印書館.djvu 國語注音符號_蔣鏡芙編中華書局.djvu 國文典第五版_戴克敦著商務印書館.djvu 文章作法_胡雲翼謝秋萍著亞細亞書局.djvu 兒童作文指導第四版_周閬風張匡編商務印書館.djvu 惡魔第二版_高爾基著魯迅譯春光書店.djvu 學生字典第四版_陸爾奎方毅編商務印書館.djvu 史學概論_胡哲敷編中華書局.djvu 高爾基與中國第二版_新中國文藝社編新中國文藝社.djvu 寫作的故事_顧鳳城編者正中書局.djvu 中學生作文訂誤_黃潔如編大公書店.djvu 國語文法綱要六講第十三版_黎錩熙編著中華書局.djvu 國語文法講義_鄒熾昌編輯商務印書館.djvu 文鍵_陳登澥著商務印書館.djvu 新公文程式大全_段世源編著華星書局.djvu 財政學問答_丁留餘著大朹書局.djvu 國語聲調研究第三版_後覺編中華書局.djvu 造紙工業工商印書館.djvu 新四川日刊四周紀念增刊_新四川日刊社編四川日刊社.djvu 燕子箋上冊第四版_大中書局著大中書局.djvu 世界貨幣問題_王希夷譯古斯特布加塞爾著神州國光社.djvu 中國古音學_張世祿著商務印書館.djvu 文章及其作法_高語罕著光華書局.djvu 燕子箋傳奇第七版_羅寶珩編上海會文堂新記書局.djvu 詩韻大辭典_王愷予編教育書店.djvu 國語虛字用法第四版_常熟戴渭清編輯商務印書館.djvu 作文法精義_周樂山著廣益書局.djvu 琵琶記第二版_何銘著新文化書社.djvu 好妻子第三版_奧爾珂德著汪宏聲譯啟明書局.djvu 好妻子第四版_美阿不科特鄭曉滄譯中國科學公司.djvu 鹿童淚_羅林斯女士著李俍民譯新紀元出版社.djvu 少年維特之煩惱劇本_曹雪松編.djvu 將軍死在床上_哈里遜著黃源譯新生命書局.djvu 戰地間諜的故事第二版_雷生金仲華合譯知識出版社.djvu 浮士德故事_潑來斯登奇凡薩著商務印書館.djvu 浦勞小姐_奧斯汀原著董樞譯世界書局.djvu 春情曲_歌德海涅等著林凡譯正風出版社.djvu 俠女碎琴綠_美屠乃賴著上海時報館.djvu 小蓓絲_歐瑪嘉著高才毅譯新紀元出版社.djvu 吸血鬼_金亨利著世界偵探出版社.djvu 頑童自傳_美阿爾德和赤趙余動譯上海少年書局.djvu 近代法蘭西文學大綱_黃仲蘇編中華書局.djvu 生路_威爾斯著商務印書館.djvu 前線_辛克萊著柯夫譯草原出版社.djvu 小男兒第二版_鄭曉滄譯中國科學公司.djvu 四海一家_威爾基著朱鼎臣譯光復出版社.djvu 重慶什譚_美巴齊爾著汪宏聲譯文通書局.djvu 維多利亞時代英宮外史_李唯建譯中華書局.djvu 地球末日記_周煦良譯龍門聯合書局.djvu 七重天第四版_史特朗著白禾譯文摘出版社.djvu 黑奴魂第二版_趙苕狂譯啟明書局.djvu 華倫斯太_德席勒著生活書店.djvu 獄中記_柏克曼著巴金譯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綠鯨街頭_伊麗莎伯顧芝原著陳立譯復興出版社民2411初版.djvu 動亂時代_LiloLinke著於熙儉譯生活書店.djvu 小婦人第二版_鄭曉滄譯浙江印刷公司.djvu 野薔薇_德歌德著羅賢譯正風出版社.djvu 威廉退爾_德許雷著馬君武譯中華書局.djvu 大地的歎息第四版_美威爾特原著黃嘉音譯上海西風社.djvu 德意志文學_余祥森著商務印書館.djvu 嘉麗妹妹_美德萊塞著建國書店.djvu 歌德小曲集_歌德原著羅賢譯四維出版社.djvu 西康沿革考_陳志明著拔提書店.djvu 太平天國與國民革命_胡行之編著生路社.djvu 光緒秘史_德菱著徐學易譯商務印書館.djvu 中國的新西北_美史諾編思三譯平凡書店.djvu 中國革命記上冊_時事新報館編輯時事新報館.djvu 贛皖湘鄂視察記第二版_陳賡雅著申報月刊社.djvu 隴蜀之遊_壯澤宣著中華書局.djvu 北平夜話第二版_味橄著中華書局.djvu 清史大綱_金兆豐著開明書店.djvu 西北的剖面_楊鍾健著.djvu 廣朹統計叢刊第一種之土地與人口_廣朹省政府秘書處統計股商務民2112出版.djvu 曲阜泰山遊記_倪錫英著中華書局.djvu 中國近百年革命達動史_蒲西廠著南華出版社.djvu 如何認識我國危機_劉及辰著天津知識書店.djvu 御苑蘭馨記第二版_德齡著百新書店.djvu 台灣地理_王維屏著新中國出版社.djvu 同趣异途 同人 同书 同穴 同泽 彤弓 彤管 桐半死 桐花雏凤 铜虎符 铜墨 铜雀 铜驼贱 铜驼无言 铜驼巷陌 铜驼已陷 铜柱 铜柱使 童乏应门 童丱追徐 童觿 童子迎细侯 痛饮读离骚 偷光壁坚 偷光客 偷光邻壁 偷韩寿香 头璧俱还 头焦 头上安头 屋下盖屋 头亡身在 投班生笔 投笔封侯 投吊江滨 投定远笔 投壶郭舍人 投繻 投石之师 投鼠他顾 投水中 投桃报琼 投桃李 投辖攀辕 投辖饮 投虚刃 投章甫作文身 突黔 突黔席暖 突无凝烟 席不暇暖 图画凌烟阁 图南路 图南鹏 图南因风 图南远 图南志 涂泥 涂山诸侯 徒有壁 屠伯 屠龙计策 屠狗功名 屠狗人 屠沽儿 土崩 土怪 土牛不进 吐凤才 吐凤人 吐刚 吐茹 兔豪 兔尖 兔罝 免死狗烹 兔营三巢 兔园 兔苑雁池 抟风滞北溟 推赤心于腹 推梨 推食赐衣 推屋及乌 退舍 蜕骨 吞凤才 吞舟 吞舟漏 屯戊己 豚犬辈 托孤 脱薜萝衣 脱屣 脱屣妻拏 驮经白马 唾壶从缺 娲后余石 娲皇 娲皇劫灰土 瓦釜黄钟 弯弓射日 弯射羿弓 剜肉疗饥 丸泥 纨绮年 完肤 玩兵 挽鲁戈 晚盖 万鞭枯胔 万石 万石君 万国会涂山 万年枝 万人杰 万事俱备 只欠东风 万涂同归 万钟禄 亡羊人 亡羊臧谷 亡周褒姒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