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五十回 情乱性从因爱欲 神昏心动遇魔头

第五十回 情乱性从因爱欲 神昏心动遇魔头

  词曰:心地频频扫,尘情细细除,莫教坑堑陷毗卢。本体常清净,方可论元初。性烛须挑剔,曹溪任吸呼,勿令猿马气声粗。昼夜绵绵息,方显是功夫。这一首词,牌名《南柯子》。单道着唐僧脱却通天河寒冰之灾,踏白鼋负登彼岸。四众奔西,正遇严冬之景,但见那林光漠漠烟中淡,山骨棱棱水外清。师徒们正当行处,忽然又遇一座大山,阻住去道,路窄崖高,石多岭峻,人马难行。三藏在马上兜住缰绳,叫声“徒弟。”那孙行者引八戒、沙僧近前侍立道:“师父,有何吩咐?”三藏道:“你看那前面山高,只恐有虎狼作怪,妖兽伤人,今番是必仔细!”行者道:“师父放心莫虑,我等兄弟三人,性和意合,归正求真,使出荡怪降妖之法,怕甚么虎狼妖兽!”三藏闻言,只得放怀前进,到于谷口,促马登崖,抬头观看,好山:嵯峨矗矗,峦削巍巍。嵯峨矗矗冲霄汉,峦削巍巍碍碧空。怪石乱堆如坐虎,苍松斜挂似飞龙。岭上鸟啼娇韵美,崖前梅放异香浓。涧水潺湲流出冷,巅云黯淡过来凶。又见那飘飘雪,凛凛风,咆哮饿虎吼山中。寒鸦拣树无栖处,野鹿寻窝没定踪。可叹行人难进步,皱眉愁脸把头蒙。

  师徒四众,冒雪冲寒,战澌澌,行过那巅峰峻岭,远望见山凹中有楼台高耸,房舍清幽。唐僧马上欣然道:“徒弟啊,这一日又饥又寒,幸得那山凹里有楼台房舍,断乎是庄户人家,庵观寺院,且去化些斋饭,吃了再走。”行者闻言,急睁睛看,只见那壁厢凶云隐隐,恶气纷纷,回首对唐僧道:“师父,那厢不是好处。”三藏道:“见有楼台亭宇,如何不是好处?”行者笑道:

  “师父啊,你那里知道?西方路上多有妖怪邪魔,善能点化庄宅,不拘甚么楼台房舍,馆阁亭宇,俱能指化了哄人。你知道龙生九种,内有一种名‘蜃’,蜃气放出,就如楼阁浅池。若遇大江昏迷,蜃现此势,倘有鸟鹊飞腾,定来歇翅,那怕你上万论千,尽被他一气吞之。此意害人最重,那壁厢气色凶恶,断不可入。”三藏道:“既不可入,我却着实饥了。”行者道:“师父果饥,且请下马,就在这平处坐下,待我别处化些斋来你吃。”三藏依言下马。八戒采定缰绳,沙僧放下行李,即去解开包裹,取出钵盂,递与行者。行者接钵盂在手,吩咐沙僧道:“贤弟,却不可前进,好生保护师父稳坐于此,待我化斋回来,再往西去。”沙僧领诺。行者又向三藏道:“师父,这去处少吉多凶,切莫要动身别往,老孙化斋去也。”唐僧道:“不必多言,但要你快去快来,我在这里等你。”行者转身欲行,却又回来道:“师父,我知你没甚坐性,我与你个安身法儿。”即取金箍棒,幌了一幌,将那平地下周围画了一道圈子,请唐僧坐在中间,着八戒沙僧侍立左右,把马与行李都放在近身,对唐僧合掌道:“老孙画的这圈,强似那铜墙铁壁,凭他甚么虎豹狼虫,妖魔鬼怪,俱莫敢近。但只不许你们走出圈外,只在中间稳坐,保你无虞;但若出了圈儿,定遭毒手。千万千万!至嘱至嘱!”三藏依言,师徒俱端然坐下。

  行者才起云头,寻庄化斋,一直南行,忽见那古树参天,乃一村庄舍。按下云头,仔细观看,但只见:雪欺衰柳,冰结方塘。

  疏疏修竹摇青,郁郁乔松凝翠。几间茅屋半装银,一座小桥斜砌粉。篱边微吐水仙花,檐下长垂冰冻箸。飒飒寒风送异香,雪漫不见梅开处。行者随步观看庄景,只听得呀的一声,柴扉响处,走出一个老者,手拖藜杖,头顶羊裘,身穿破衲,足踏蒲鞋,拄着杖,仰身朝天道:“西北风起,明日晴了。”说不了,后边跑出一个哈巴狗儿来,望着行者,汪汪的乱吠。老者却才转过头来,看见行者捧着钵盂,打个问讯道:“老施主,我和尚是东土大唐钦差上西天拜佛求经者,适路过宝方,我师父腹中饥馁,特造尊府募化一斋。”老者闻言,点头顿杖道:“长老,你且休化斋,你走错路了。”行者道:“不错。”老者道:“往西天大路,在那直北下,此间到那里有千里之遥,还不去找大路而行?”行者笑道:“正是直北下,我师父现在大路上端坐,等我化斋哩。”

  那老者道:“这和尚胡说了。你师父在大路上等你化斋,似这千里之遥,就会走路,也须得六七日,走回去又要六七日,却不饿坏他也?”行者笑道:“不瞒老施主说,我才然离了师父,还不上一盏热茶之时,却就走到此处。如今化了斋,还要趁去作午斋哩。”老者见说,心中害怕道:“这和尚是鬼!是鬼!”急抽身往里就走。行者一把扯住道:“施主那里去?有斋快化些儿。”老者道:“不方便!不方便!别转一家儿罢!”行者道:“你这施主,好不会事!你说我离此有千里之遥,若再转一家,却不又有千里?

  真是饿杀我师父也。”那老者道:“实不瞒你说,我家老小六七口,才淘了三升米下锅,还未曾煮熟。你且到别处去转转再来。”行者道:“古人云,走三家不如坐一家。我贫僧在此等一等罢。”那老者见缠得紧,恼了,举藜杖就打。行者公然不惧,被他照光头上打了七八下,只当与他拂痒。那老者道:“这是个撞头的和尚!”行者笑道:“老官儿,凭你怎么打,只要记得杖数明白,一杖一升米,慢慢量来。”那老者闻言,急丢了藜杖,跑进去把门关了,只嚷:“有鬼!有鬼!”慌得那一家儿战战兢兢,把前后门俱关上。行者见他关了门,心中暗想:“这老贼才说淘米下锅,不知是虚是实。常言道,道化贤良释化愚。且等老孙进去看看。”好大圣,捻着诀,使个隐身遁法,径走入厨中看处,果然那锅里气腾腾的,煮了半锅干饭。就把钵盂往里一桠,满满的桠了一钵盂,即驾云回转不题。

  却说唐僧坐在圈子里,等待多时。不见行者回来,欠身怅望道:“这猴子往那里化斋去了?”八戒在旁笑道:“知他往那里耍子去来!化甚么斋,却教我们在此坐牢!”三藏道:“怎么谓之坐牢?”八戒道:“师父,你原来不知。古人划地为牢,他将棍子划了圈儿,强似铁壁铜墙,假如有虎狼妖兽来时,如何挡得他住?只好白白的送与他吃罢子。”三藏道:“悟能,凭你怎么处治?”八戒道:“此间又不藏风,又不避冷,若依老猪,只该顺着路,往西且行。师兄化了斋,驾了云,必然来快,让他赶来。如有斋,吃了再走。如今坐了这一会,老大脚冷!”三藏闻此言,就是晦气星进宫,遂依呆子,一齐出了圈外。沙僧牵了马,八戒担了担,那长老顺路步行前进,不一时,到了那楼阁之所,原来是坐北向南之家。门外八字粉墙,有一座倒垂莲升斗门楼,都是五色装的,那门儿半开半掩。八戒就把马拴在门枕石鼓上,沙僧歇了担子,三藏畏风,坐于门限之上。八戒道:“师父,这所在想是公侯之宅,相辅之家。前门外无人,想必都在里面烘火。你们坐着,让我进去看看。”唐僧道:“仔细耶!莫要冲撞了人家。”

  呆子道:“我晓得,自从归正禅门,这一向也学了些礼数,不比那村莽之夫也。”

  那呆子把钉钯撒在腰里,整一整青锦直裰,斯斯文文,走入门里,只见是三间大厅,帘栊高控,静悄悄全无人迹,也无桌椅家火。转过屏门,往里又走,乃是一座穿堂,堂后有一座大楼,楼上窗格半开,隐隐见一顶黄绫帐幔。呆子道:“想是有人怕冷,还睡哩。”他也不分内外,拽步走上楼来,用手掀开看时,把呆子唬了一个躘踵。原来那帐里象牙床上,白媸媸的一堆骸骨,骷髅有巴斗大,腿挺骨有四五尺长。呆子定了性,止不住腮边泪落,对骷髅点头叹云:“你不知是那代那朝元帅体,何邦何国大将军。当时豪杰争强胜,今日凄凉露骨筋。不见妻儿来侍奉,那逢士卒把香焚?谩观这等真堪叹,可惜兴王霸业人。”八戒正才感叹,只见那帐幔后有火光一幌。呆子道:“想是有侍奉香火之人在后面哩。”急转步过帐观看,却是穿楼的窗扇透光。

  那壁厢有一张彩漆的桌子,桌子上乱搭着几件锦绣绵衣。呆子提起来看时,却是三件纳锦背心儿。他也不管好歹,拿下楼来,出厅房,径到门外道:“师父,这里全没人烟,是一所亡灵之宅。  老猪走进里面,直至高楼之上,黄绫帐内,有一堆骸骨。串楼旁有三件纳锦的背心,被我拿来了,也是我们一程儿造化,此时天气寒冷,正当用处。师父,且脱了褊衫,把他且穿在底下,受用受用,免得吃冷。”三藏道:“不可不可!律云:公取窃取皆为盗。倘或有人知觉,赶上我们,到了当官,断然是一个窃盗之罪。还不送进去与他搭在原处!我们在此避风坐一坐,等悟空来时走路,出家人不要这等爱小。”八戒道:“四顾无人,虽鸡犬亦不知之,但只我们知道,谁人告我?有何证见?就如拾到的一般,那里论甚么公取窃取也!”三藏道:“你胡做啊!虽是人不知之,天何盖焉!玄帝垂训云,暗室亏心,神目如电。趁早送去还他,莫爱非礼之物。”那呆子莫想肯听,对唐僧笑道:“师父啊,我自为人,也穿了几件背心,不曾见这等纳锦的。你不穿,且待老猪穿一穿,试试新,晤晤脊背。等师兄来,脱了还他走路。”沙僧道:“既如此说,我也穿一件儿。”两个齐脱了上盖直裰,将背心套上。才紧带子,不知怎么立站不稳,扑的一跌。原来这背心儿赛过绑缚手,霎时间,把他两个背剪手贴心捆了。

  慌得个三藏跌足报怨,急忙上前来解,那里便解得开?三个人在那里吆喝之声不绝,却早惊动了魔头也。

  话说那座楼房果是妖精点化的,终日在此拿人。他在洞里正坐,忽闻得怨恨之声,急出门来看,果见捆住几个人了。妖魔即唤小妖,同到那厢,收了楼台房屋之形,把唐僧搀住,牵了白马,挑了行李,将八戒沙僧一齐捉到洞里。老妖魔登台高坐,众小妖把唐僧推近台边,跪伏于地。妖魔问道:“你是那方和尚?

  怎么这般胆大,白日里偷盗我的衣服?”三藏滴泪告曰:“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往西天取经的,因腹中饥馁,着大徒弟去化斋未回,不曾依得他的言语,误撞仙庭避风。不期我这两个徒弟爱小,拿出这衣物,贫僧决不敢坏心,当教送还本处。他不听吾言,要穿此晤晤脊背,不料中了大王机会,把贫僧拿来。万望慈悯,留我残生,求取真经,永注大王恩情,回东土千古传扬也!”  那妖魔笑道:“我这里常听得人言:有人吃了唐僧一块肉,发白还黑,齿落更生,幸今日不请自来,还指望饶你哩!你那大徒弟叫做甚么名字?往何方化斋?”八戒闻言,即开口称扬道:“我师兄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齐天大圣孙悟空也。”那妖魔听说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老大有些悚惧,口内不言,心中暗想道:“久闻那厮神通广大,如今不期而会。”教:“小的们,把唐僧捆了,将那两个解下宝贝,换两条绳子也捆了。且抬在后边,待我拿住他大徒弟,一发刷洗,却好凑笼蒸吃。”众小妖答应一声,把三人一齐捆了,抬在后边,将白马拴在槽头,行李挑在屋里。众妖都磨兵器,准备擒拿行者不题。

  却说孙行者自南庄人家摄了一钵盂斋饭,驾云回返旧路。

  径至山坡平处,按下云头,早已不见唐僧,不知何往,棍划的圈子还在,只是人马都不见了。回看那楼台处所,亦俱无矣,惟见山根怪石。行者心惊道:“不消说了!他们定是遭那毒手也!”

  急依路看着马蹄,向西而赶。行有五六里,正在凄怆之际,只闻得北坡外有人言语。看时,乃一个老翁,毡衣苫体,暖帽蒙头,足下踏一双半新半旧的油靴,手持着一根龙头拐棒,后边跟一个年幼的僮仆,折一枝腊梅花,自坡前念歌而走。行者放下钵盂,觌面道个问讯,叫:“老公公,贫僧问讯了。”那老翁即便回礼道:“长老那里来的?”行者道:“我们东土来的,往西天拜佛求经,一行师徒四众。我因师父饥了,特去化斋,教他三众坐在那山坡平处相候。及回来不见,不知往那条路上去了。动问公公,可曾看见?”老者闻言,呵呵冷笑道:“你那三众,可有一个长嘴大耳的么?”行者道:“有有有!”“又有一个晦气色脸的,牵着一匹白马,领着一个白脸的胖和尚么?”行者道:“是是是!”  老翁道:“你们走错路了,你休寻他,各个顾命去也。”行者道:  “那白脸者是我师父,那怪样者是我师弟。我与他共发虔心,要往西天取经,如何不寻他去!”老翁道:“我才然从此过时,看见他错走了路径,闯入妖魔口里去了。”行者道:“烦公公指教指教,是个甚么妖魔,居于何方,我好上门取索他等,往西天去也。”老翁道:“这座山叫做金皘山,山前有个金皘洞,那洞中有个独角兕大王。那大王神通广大,威武高强。那三众此回断没命了,你若去寻,只怕连你也难保,不如不去之为愈也。我也不敢阻你,也不敢留你,只凭你心中度量,”行者再拜称谢道:“多蒙公公指教,我岂有不寻之理!”把这斋饭倒与他,将这空钵盂自家收拾。那老翁放下拐棒,接了钵盂,递与僮仆,现出本象,双双跪下叩头叫:“大圣,小神不敢隐瞒,我们两个就是此山山神土地,在此候接大圣。这斋饭连钵盂,小神收下,让大圣身轻好施法力。待救唐僧出难,将此斋还奉唐僧,方显得大丝至恭至孝。”行者喝道:“你这毛鬼讨打!既知我到,何不早迎?却又这般藏头露尾,是甚道理?”土地道:“大圣性急,小神不敢造次,恐犯威颜,故此隐象告知。”行者息怒道:“你且记打!好生与我收着钵盂!待我拿那妖精去来!”土地山神遵领。

  这大圣却才束一束虎筋绦,拽起虎皮裙,执着金箍棒,径奔山前,找寻妖洞。转过山崖,只见那乱石磷磷,翠崖边有两扇石门,门外有许多小妖,在那里轮枪舞剑,真个是:烟云凝瑞,苔藓堆青。崚嶒怪石列,崎岖曲道萦。猿啸鸟啼风景丽,鸾飞凤舞若蓬瀛。向阳几树梅初放,弄暖千竿竹自青。陡崖之下,深涧之中,陡崖之下雪堆粉,深涧之中水结冰。两林松柏千年秀,几簇山茶一样红。这大圣观看不尽,拽开步径至门前,厉声高叫道:“那小妖,你快进去与你那洞主说,我本是唐朝圣僧徒弟齐天大圣孙悟空,快教他送我师父出来,免教你等丧了性命!”那伙小妖,急入洞里报道:“大王,前面有一个毛脸勾嘴的和尚,称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来要他师父哩。”那魔王闻得此言,满心欢喜道:“正要他来哩!我自离了本宫,下降尘世,更不曾试试武艺。今日他来,必是个对手。”即命:“小的们!取出兵器。”那洞中大小群魔,一个个精神抖擞,即忙抬出一根丈二长的点钢枪,递与老怪。老怪传令教:“小的们,各要整齐,进前者赏,退后者诛!”众妖得令,随着老怪,腾出门来,叫道:“那个是孙悟空?”行者在旁闪过,见那魔王生得好不凶丑:独角参差,双眸幌亮。顶上粗皮突,耳根黑肉光。舌长时搅鼻,口阔版牙黄。毛皮青似靛,筋挛硬如钢。比犀难照水,象牯不耕荒。全无喘月犁云用,倒有欺天振地强。两只焦筋蓝靛手,雄威直挺点钢枪。细看这等凶模样,不枉名称兕大王!孙大圣上前道:

  “你孙外公在这里也!快早还我师父,两无毁伤!若道半个不字,我教你死无葬身之地!”那魔喝道:“我把你这个大胆泼猴精!你有些甚么手段,敢出这般大言!”行者道:“你这泼物,是也不曾见我老孙的手段!”那妖魔道:“你师父偷盗我的衣服,实是我拿住了,如今待要蒸吃。你是个甚么好汉,就敢上我的门来取讨!”行者道:“我师父乃忠良正直之僧,岂有偷你甚么妖物之理?”妖魔道:“我在山路边点化一座仙庄,你师父潜入里面,心爱情欲,将我三领纳锦绵装背心儿偷穿在身,只有赃证,故此我才拿他。你今果有手段,即与我比势,假若三合敌得我,饶了你师之命;如敌不过我,教你一路归阴!”行者笑道:

  “泼物!不须讲口!但说比势,正合老孙之意。走上来,吃吾之棒!”那怪物那怕甚么赌斗,挺钢枪劈面迎来。这一场好杀!你看那:金箍棒举,长杆枪迎。金箍棒举,亮藿藿似电掣金蛇;长杆枪迎,明幌幌如龙离黑海。那门前小妖擂鼓,排开阵势助威风;这壁厢大圣施功,使出纵横逞本事。他那里一杆枪,精神抖擞;我这里一条棒,武艺高强。正是英雄相遇英雄汉,果然对手才逢对手人。那魔王口喷紫气盘烟雾,这大圣眼放光华结绣云。只为大唐僧有难,两家无义苦争轮。他两个战经三十合,不分胜负。那魔王见孙悟空棍法齐整,一往一来,全无些破绽,喜得他连声喝采道:“好猴儿!好猴儿!真个是那闹天官的本事!”这大圣也爱他枪法不乱,右遮左挡,甚有解数,也叫道:

  “好妖精!好妖精!果然是一个偷丹的魔头!”二人又斗了一二十合。那魔王把枪尖点地,喝令小妖齐来。那些泼怪,一个个拿刀弄杖,执剑轮枪,把个孙大圣围在中间。行者公然不惧,只叫:“来得好!来得好!正合吾意!”使一条金箍棒,前迎后架,东挡西除,那伙群妖,莫想肯退。行者忍不住焦躁,把金箍棒丢将起去,喝声“变!”即变作千百条铁棒,好便似飞蛇走蟒,盈空里乱落下来。那伙妖精见了,一个个魄散魂飞,抱头缩颈,尽往洞中逃命。老魔王唏唏冷笑道:“那猴不要无礼!看手段!”即忙袖中取出一个亮灼灼白森森的圈子来,望空抛起,叫声“着!”唿喇一下,把金箍棒收做一条,套将去了。弄得孙大圣赤手空拳,翻筋斗逃了性命。那妖魔得胜回归洞,行者朦胧失主张,这正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性乱情昏错认家。可恨法身无坐位,当时行动念头差。毕竟不知这番怎么结果,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冬心先生集四卷 魏塘南浦吟一卷 鄭忠湣公北山文集三十卷勅一卷 墨緣彙觀四卷附續錄 己庚編二卷 初等小學格致教科書教授法 楚國文憲公雪樓程先生文集三十卷 爾雅郭註補正三卷 皇朝藩屬輿地叢書二十八種一百四十六卷 玉函山房輯佚書目耕帖續補十六卷附二卷 周官註釋十二卷 醫法心傳一卷 蘇省輿地圖說 三松堂集二十卷 福幼編一卷 經學文鈔十四卷 潛室陳先生木鍾集十一卷 汗簡七卷 唐陸宣公翰苑集注二十四卷 儀禮韻言二卷 加拉太書註釋六章 [光緒]鉅鹿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歷代地理志韻編今釋二十卷皇朝輿地韻編二卷 七十家賦鈔六卷 大清律例三十九卷 庸盦筆記六卷 南雅堂醫書全集 佛說沙彌十戒儀則經 熊襄愍公集十卷末一卷 書契原恉十四卷二集十八卷 寓簡十卷附錄一卷 水經注四十卷 八家四六八種 昨非集四卷 唐王燾先生外臺秘要方四十卷 勸學篇二卷 新造五虎平西珍珠旗二十七卷 [嘉慶]鳳臺縣志十二卷 經籍纂詁一百〇六卷首一卷附補遺一百〇六卷 詞品六卷拾遺一卷 百將圖傳二卷 [乾隆]富順縣志五卷首一卷 新斠注地理志十六卷 適齋居士集四卷 芙蓉館詩鈔四卷 北戶錄三卷 山房雜錄不分卷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 [乾隆]汾陽縣志十四卷首一卷 滄浪小志二卷 裁減淮北票鹽浮費全案 纂集通覽湘山志二卷附壽佛經一卷 詩經補箋二十卷 天崇讀本百篇 四家書劄 學聚堂初稿記六卷 春秋通說十一卷 歷朝詩軌四十卷附古文解等八卷 北洋客籍學堂成績選粹一卷 晞髪集十卷晞髪遺集二卷補一卷 四部丛刊初编0001周易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2周易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3尚書一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4尚書二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5毛詩一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6毛詩二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7毛詩三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8毛詩四 嘉業堂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09周禮一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0周禮二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1周禮三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2周禮四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3周禮五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4周禮六 觀古堂藏明翻宋岳氏相台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5仪禮一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6仪禮二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7仪禮三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8仪禮四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19仪禮五 觀古堂藏明徐氏刊仿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0纂圖互註禮記一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1纂圖互註禮記二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2纂圖互註禮記三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3纂圖互註禮記四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4纂圖互註禮記五 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5春秋經傳集解一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6春秋經傳集解二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7春秋經傳集解三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8春秋經傳集解四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29春秋經傳集解五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0春秋經傳集解六 玉田蔣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1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一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2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二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3春秋公羊經傳解詁三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4春秋穀梁傳一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5春秋穀梁傳二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6孝经 传是楼景宋岳氏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7論語集解一 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8論語集解二 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39孟子一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0孟子二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1孟子三 清內府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2爾雅 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3京氏易傳 天一閣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4尚書大傳一 左海文集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5尚書大傳二 左海文集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6韓詩外傳一 明沈氏野竹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7韓詩外傳二 明沈氏野竹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8大戴禮記一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趣堂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49大戴禮記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趣堂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0春秋繁露一 武英殿聚珍版.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1春秋繁露二 武英殿聚珍版..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2經典釋文一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3經典釋文二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4經典釋文三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5經典釋文四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6經典釋文五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7經典釋文六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8經典釋文七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59經典釋文八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0經典釋文九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1經典釋文十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2經典釋文一一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3經典釋文一二 通志堂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4方言 雙鑑樓藏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5釋名 江南圖書館藏明翻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6說文解字一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7說文解字二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8說文解字三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69說文解字四 日本靜嘉堂藏北宋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0說文解字繫傳一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1說文解字繫傳二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2說文解字繫傳三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3說文解字繫傳四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4說文解字繫傳五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5說文解字繫傳六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6說文解字繫傳七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7說文解字繫傳八 烏程張氏藏述古堂景宋寫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8玉篇一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79玉篇二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0玉篇三 建德周氏藏元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1廣韻一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2廣韻二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3廣韻三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4廣韻四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5廣韻五 海鹽張氏藏宋刊巾箱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6竹書紀年 天一閣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7前漢紀一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8前漢紀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89前漢紀三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0前漢紀四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1前漢紀五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2前漢紀六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3後漢紀一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4後漢紀二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5後漢紀三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6後漢紀四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7後漢紀五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8後漢紀六 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嘉靖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099資治通鑑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0資治通鑑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1資治通鑑三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2資治通鑑四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3資治通鑑五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4資治通鑑六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5資治通鑑七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6資治通鑑八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7資治通鑑九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8資治通鑑一〇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09資治通鑑一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0資治通鑑一二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1資治通鑑一三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2資治通鑑一四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3資治通鑑一五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4資治通鑑一六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5資治通鑑一七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6資治通鑑一八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7資治通鑑一九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8資治通鑑二〇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19資治通鑑二一 宋刊本.djvu 四部丛刊初编0120資治通鑑二二 宋刊本.djvu 羹肉 羽翮飞肉 羽翼已成 翔贵 翔鸿 翘足引领 翘足而待 翳桑饿人 翾风回雪 老牛舔犊 老生常谭 老蚕作茧 耕御路 耦语 耳鬓厮磨 聂政鼓琴 聊以塞责 聋者之歌 联袂 聚石点头 肆行非度 肉中刺 肉可共啖 肉山脯林 肉腰刀 肉袒牵羊 肉飞仙 肝脑涂地 肠谷 肩摩毂击 胆大心小 胆落温御史 背水之阵 背谲 胜任愉快 胜残去杀 胡嫔争樗 胡孙入袋 胡越一家 胡马依北风 胸中柴棘 能者多劳 脂粉加丑面 脊令在原 脚踏实地 脱帽露顶 脱空汉 腐肠之药 膏唇拭舌 膏粱 膝行 自作孽 自在窗 自崖而反 自怨自艾 自有公论 自见者不明 自身照不亮 致师 臼中无釜 臼头深目 舆薪 舆诵 舌剑唇枪 舌尚存 舌本强 舞文弄法 舞马之灾 舟水之喻 船骥 良乐 良知 良能 良贾深藏若虚 良辰美景 良醖可恋 良马见鞭影而行 色取仁而行违 色如死灰 色思温 色挠 色智 色目 艾服 艾艾 节上生枝 节外生枝 节节高 芝兰之化 芝兰生于深林 芝芙 芥拾青紫 芥蒂 芦洲蟹舍 芫荽其如予何 花萼 花贼 芳兰生门,不得不锄 苍吾让兄 苍蝇附骥尾而致千里 苏黄米蔡 苑中种麦 苜蓿长阑干 苞桑 苞苴 苞茅不贡 苦手 苦海 苫块 英雄入彀中 茂陵刘郎秋风客 范履霜 范张 范母 范甑生尘 范蠡泛湖 茅茨不剪,采椽不斫 茅茹 茅黍 茑萝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