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四十九回 三藏有灾沉水宅 观音救难现鱼篮

第四十九回 三藏有灾沉水宅 观音救难现鱼篮

  却说孙大圣与八戒、沙僧辞陈老来至河边,道:“兄弟,你两个议定,那一个先下水。”八戒道:“哥啊,我两个手段不见怎的,还得你先下水。”行者道:“不瞒贤弟说,若是山里妖精,全不用你们费力,水中之事,我去不得。就是下海行江,我须要捻着避水诀,或者变化甚么鱼蟹之形才去得。若是那般捻诀,却轮不得铁棒,使不得神通,打不得妖怪。我久知你两个乃惯水之人,所以要你两个下去。”沙僧道:“哥啊,小弟虽是去得,但不知水底如何。我等大家都去,哥哥变作甚么模样,或是我驮着你,分开水道,寻着妖圣的巢穴,你先进去打听打听。若是师父不曾伤损,还在那里,我们好努力征讨。假若不是这怪弄法,或者渰杀师父,或者被妖吃了,我等不须苦求,早早的别寻道路何如?”行者道:“贤弟说得有理,你们那个驮我?”八戒暗喜道:“这猴子不知捉弄了我多少,今番原来不会水,等老猪驮他,也捉弄他捉弄!”呆子笑嘻嘻的叫道:“哥哥,我驮你。”行者就知有意,却便将计就计道:“是,也好,你比悟净还有些膂力。”八戒就背着他。沙僧剖开水路,弟兄们同入通天河内。向水底下行有百十里远近,那呆子要捉弄行者,行者随即拔下一根毫毛,变做假身,伏在八戒背上,真身变作一个猪虱子,紧紧的贴在他耳朵里。八戒正行,忽然打个躘踵,得故子把行者往前一掼,扑的跌了一跤。原来那个假身本是毫毛变的,却就飘起去,无影无形。沙僧道:“二哥,你是怎么说?不好生走路,就跌在泥里,便也罢了,却把大哥不知跌在那里去了!”八戒道:

  “那猴子不禁跌,一跌就跌化了。兄弟,莫管他死活,我和你且去寻师父去。”沙僧道:“不好,还得他来,他虽水性不知,他比我们乖巧。若无他来,我不与你去。”行者在八戒耳朵里,忍不住高叫道:“悟净!老孙在这里也。”沙僧听得,笑道:“罢了!这呆子是死了!你怎么就敢捉弄他!如今弄得闻声不见面,却怎是好?”八戒慌得跪在泥里磕头道:“哥哥,是我不是了,待救了师父上岸陪礼。你在那里做声?就影杀我也!你请现原身出来,我驮着你,再不敢冲撞你了。”行者道:“是你还驮着我哩。

  我不弄你,你快走!快走!”那呆子絮絮叨叨,只管念诵着陪礼,爬起来与沙僧又进。

  行了又有百十里远近,忽抬头望见一座楼台,上有“水鼋之第”四个大字。沙僧道:“这厢想是妖精住处,我两个不知虚实,怎么上门索战?”行者道:“悟净,那门里外可有水么?”沙僧道:“无水。”行者道:“既无水,你再藏隐在左右,待老孙去打听打听。”好大圣,爬离了八戒耳朵里,却又摇身一变,变作个长脚虾婆,两三跳跳到门里。睁眼看时,只见那怪坐在上面,众水族摆列两边,有个斑衣鳜婆坐于侧手,都商议要吃唐僧。行者留心,两边寻找不见,忽看见一个大肚虾婆走将来,径往西廊下立定。行者跳到面前称呼道:“姆姆,大王与众商议要吃唐僧,唐僧却在那里?”虾婆道:“唐僧被大王降雪结冰,昨日拿在宫后石匣中间,只等明日他徒弟们不来吵闹,就奏乐享用也。”

  行者闻言,演了一会,径直寻到宫后,看果有一个石匣,却象人家槽房里的猪槽,又似人间一口石棺材之样,量量足有六尺长短;却伏在上面,听了一会,只听得三藏在里面嘤嘤的哭哩。行者不言语,侧耳再听,那师父挫得牙响,哏了一声道:“自恨江流命有愆,生时多少水灾缠。出娘胎腹淘波浪,拜佛西天堕渺渊。前遇黑河身有难,今逢冰解命归泉。不知徒弟能来否,可得真经返故园?”行者忍不住叫道:“师父莫恨水灾,经云,土乃五行之母,水乃五行之源。无土不生,无水不长。老孙来了!”

  三藏闻得道:“徒弟啊,救我耶!”行者道:“你且放心,待我们擒住妖精,管教你脱难。”三藏道:“快些儿下手!再停一日,足足闷杀我也!”行者道:“没事没事!我去也!”急回头,跳将出去,到门外现了原身叫:“八戒!”那呆子与沙僧近道:“哥哥,如何?”行者道:“正是此怪骗了师父。师父未曾伤损,被怪物盖在石匣之下。你两个快早挑战,让老孙先出水面。你若擒得他就擒;擒不得,做个佯输,引他出水,等我打他。”沙僧道:“哥哥放心先去,待小弟们鉴貌辨色。”这行者捻着避水法,钻出波中,停立岸边等候不题。  你看那猪八戒行凶,闯至门前,厉声高叫:“泼怪物!送我师父出来!”慌得那门里小妖急报:“大王,门外有人要师父哩!”妖邪道:“这定是那泼和尚来了。”教:“快取披挂兵器来!”

  众小妖连忙取出。妖邪结束了,执兵器在手,即命开门,走将出来。八戒与沙僧对列左右,见妖邪怎生披挂。好怪物!你看他:

  头戴金盔晃且辉,身披金甲掣虹霓。腰围宝带团珠翠,足踏烟黄靴样奇。鼻准高隆如峤耸,天庭广阔若龙仪。眼光闪灼圆还暴,牙齿钢锋尖又齐。短发蓬松飘火焰,长须潇洒挺金锥。口咬一枝青嫩藻,手拿九瓣赤铜锤。一声咿哑门开处,响似三春惊蛰雷。这等形容人世少,敢称灵显大王威。  妖邪出得门来,随后有百十个小妖,一个个轮枪舞剑,摆开两哨,对八戒道:“你是那寺里和尚,为甚到此喧嚷?”八戒喝道:“我把你这打不死的泼物!你前夜与我顶嘴,今日如何推不知来问我?我本是东土大唐圣僧之徒弟,往西天拜佛求经者。  你弄玄虚,假做甚么灵感大王,专在陈家庄要吃童男童女,我本是陈清家一秤金,你不认得我么?”那妖邪道:“你这和尚,甚没道理!你变做一秤金,该一个冒名顶替之罪。我倒不曾吃你,反被你伤了我手背,已此让了你,你怎么又寻上我的门来?”八戒道:“你既让我,却怎么又弄冷风,下大雪,冻结坚冰,害我师父?快早送我师父出来,万事皆休!牙迸半个不字,你只看看手中钯,决不饶你!”妖邪闻言,微微冷笑道:“这和尚卖此长舌,胡夸大口。果然是我作冷下雪冻河,摄你师父。你今嚷上门来,思量取讨,只怕这一番不比那一番了。那时节,我因赴会,不曾带得兵器,误中你伤。你如今且休要走,我与你交敌三合,三合敌得我过,还你师父;敌不过,连你一发吃了。”八戒道:“好乖儿子!正是这等说!仔细看钯!”妖邪道:“你原来是半路上出家的和尚。”八戒道:“我的儿,你真个有些灵感,怎么就晓得我是半路出家的?”妖邪道:“你会使钯,想是雇在那里种园,把他钉钯拐将来也。”八戒道:“儿子,我这钯不是那筑地之钯,你看巨齿铸就如龙爪,逊金妆来似蟒形。若逢对敌寒风洒,但遇相持火焰生。能与圣僧除怪物,西方路上捉妖精。轮动烟云遮日月,使开霞彩照分明。筑倒太山千虎怕,掀翻大海万龙惊。饶你威灵有手段,一筑须教九窟窿!”

  那个妖邪那里肯信,举铜锤劈头就打,八戒使钉钯架住道:“你这泼物,原来也是半路上成精的邪魔!”那怪道:“你怎么认得我是半路上成精的?”八戒道:“你会使铜锤,想是雇在那个银匠家扯炉,被你得了手,偷将出来的。”妖邪道:“这不是打银之锤,你看,九瓣攒成花骨朵,一竿虚孔万年青。原来不比凡间物,出处还从仙苑名。绿房紫菂瑶池老,素质清香碧沼生。

  因我用功抟炼过,坚如钢锐彻通灵。枪刀剑戟浑难赛,钺斧戈矛莫敢经。纵让你钯能利刃,汤着吾锤迸折钉!”  沙和尚见他两个攀话,忍不住近前高叫道:“那怪物休得浪言!古人云,口说无凭,做出便见。不要走!且吃我一杖!”

  妖邪使锤杆架住道:“你也是半路里出家的和尚。”沙僧道:“你怎么认得?”妖邪道:“你这个模样,象一个磨博士出身。”沙僧道:“如何认得我象个磨博士?”妖邪道:“你不是磨博士,怎么会使赶面杖?”沙僧骂道:“你这孽障,是也不曾见!这般兵器人间少,故此难知宝杖名。出自月宫无影处,梭罗仙木琢磨成。外边嵌宝霞光耀,内里钻金瑞气凝。先日也曾陪御宴,今朝秉正保唐僧。西方路上无知识,上界宫中有大名。唤做降妖真宝杖,管教一下碎天灵!”那妖邪不容分说,三家变脸,这一场,在水底下好杀:铜锤宝杖与钉钯,悟能悟净战妖邪。一个是天蓬临世界,一个是上将降天涯。他两个夹攻水怪施威武,这一个独抵神僧势可夸。有分有缘成大道,相生相克秉恒沙。土克水,水干见底;水生木,木旺开花。禅法参修归一体,还丹炮炼伏三家。土是母,发金芽,金生神水产婴娃;水为本,润木华,木有辉煌烈火霞。攒簇五行皆别异,故然变脸各争差。看他那铜锤九瓣光明好,宝杖千丝彩绣佳。钯按阴阳分九曜,不明解数乱如麻。捐躯弃命因僧难,舍死忘生为释迦。致使铜锤忙不坠,左遮宝杖右遮钯。三人在水底下斗经两个时辰,不分胜败。猪八戒料道不得赢他,对沙僧丢了个眼色,二人诈败佯输,各拖兵器,回头就走。那怪物教:“小的们,扎住在此,等我赶上这厮,捉将来与汝等凑吃哑!”你看他如风吹败叶,似雨打残花,将他两个赶出水面。

  那孙大圣在东岸上,眼不转睛,只望着河边水势,忽然见波浪翻腾,喊声号吼,八戒先跳上岸道:“来了!来了!”沙僧也到岸边道:“来了!来了!”那妖邪随后叫:“那里走!”才出头,被行者喝道:“看棍!”那妖邪闪身躲过,使铜锤急架相还。一个在河边涌浪,一个在岸上施威。搭上手未经三合,那妖遮架不住,打个花,又淬于水里,遂此风平浪息。行者回转高崖道:“兄弟们,辛苦啊。”沙僧道:“哥啊,这妖精,他在岸上觉到不济,在水底也尽利害哩!我与二哥左右齐攻,只战得个两平,却怎么处置救师父也?”行者道:“不必疑迟,恐被他伤了师父。”八戒道:  “哥哥,我这一去哄他出来,你莫做声,但只在半空中等候,估着他钻出头来,却使个捣蒜打,照他顶门上着着实实一下!纵然打不死他,好道也护疼发晕,却等老猪赶上一钯,管教他了帐!”行者道:“正是!正是!这叫做‘里迎外合’,方可济事。”他两个复入水中不题。

  却说那妖邪败阵逃生,回归本宅,众妖接到宫中,鳜婆上前问道:“大王赶那两个和尚到那方来?”妖邪道:“那和尚原来还有一个帮手。他两个跳上岸去,那帮手轮一条铁棒打我,我闪过与他相持。也不知他那棍子有多少斤重,我的铜锤莫想架得他住,战未三合,我却败回来也。”鳜婆道:“大王,可记得那帮手是甚相貌?”妖邪道:“是一个毛脸雷公嘴,查耳朵,折鼻梁,火眼金睛和尚。”鳜婆闻说,打了一个寒噤道:“大王啊!亏了你识俊,逃了性命!若再三合,决然不得全生!那和尚我认得他。”妖邪道:“你认得他是谁?”鳜婆道:“我当年在东洋海内,曾闻得老龙王说他的名誉,乃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混元一气上方太乙金仙美猴王齐天大圣,如今归依佛教,保唐僧往西天取经,改名唤做孙悟空行者。他的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大王,你怎么惹他!今后再莫与他战了。”  说不了,只见门里小妖来报:“大王,那两个和尚又来门前索战哩!”妖精道:“贤妹所见甚长,再不出去,看他怎么。”急传令,教:“小的们,把门关紧了,正是任君门外叫,只是不开门。

  让他缠两日,性摊了回去时,我们却不自在受用唐僧也?”那小妖一齐都搬石头,塞泥块,把门闭杀。八戒与沙僧连叫不出,呆子心焦,就使钉钯筑门。那门已此紧闭牢关,莫想能彀;被他七八钯,筑破门扇,里面却都是泥土石块,高迭千层。沙僧见了道:“二哥,这怪物惧怕之甚,闭门不出,我和你且回上河崖,再与大哥计较去来。”八戒依言,径转东岸。

  那行者半云半雾,提着铁棒等哩。看见他两个上来,不见妖怪,即按云头迎至岸边,问道:“兄弟,那话儿怎么不上来?”

  沙僧道:“那怪物紧闭宅门,再不出来见面,被二哥打破门扇看时,那里面都使些泥土石块实实的迭住了。故此不能得战,却来与哥哥计议,再怎么设法去救师父。”行者道:“似这般却也无法可治。你两个只在河岸上巡视着,不可放他往别处走了,待我去来。”八戒道:“哥哥,你往那里去?”行者道:“我上普陀岩拜问菩萨,看这妖怪是那里出身,姓甚名谁。寻着他的祖居,拿了他的家属,捉了他的四邻,却来此擒怪救师。”八戒笑道:  “哥啊,这等干,只是忒费事,担搁了时辰了。”行者道:“管你不费事,不担搁!我去就来!”  好大圣,急纵祥光,躲离河口,径赴南海。那里消半个时辰,早望见落伽山不远,低下云头,径至普陀崖上。只见那二十四路诸天与守山大神、木叉行者、善财童子、捧珠龙女,一齐上前,迎着施礼道:“大圣何来?”行者道:“有事要见菩萨。”众神道:“菩萨今早出洞,不许人随,自入竹林里观玩。知大圣今日必来,吩咐我等在此候接大圣,不可就见。请在翠岩前聊坐片时,待菩萨出来,自有道理。”行者依言,还未坐下,又见那善财童子上前施礼道:“孙大圣,前蒙盛意,幸菩萨不弃收留,早晚不离左右,专侍莲台之下,甚得善慈。行者知是红孩儿,笑道:  “你那时节魔业迷心,今朝得成正果,才知老孙是好人也。”

  行者久等不见,心焦道:“列位与我传报传报,但迟了,恐伤吾师之命。”诸天道:“不敢报,菩萨吩咐,只等他自出来哩。”

  行者性急,那里等得,急纵身往里便走。噫!这个美猴王,性急能鹊薄。诸天留不住,要往里边皐。拽步入深林,睁眼偷觑着。

  远观救苦尊,盘坐衬残箬。懒散怕梳妆,容颜多绰约。散挽一窝丝,未曾戴缨络。不挂素蓝袍,贴身小袄缚。漫腰束锦裙,赤了一双脚。披肩绣带无,精光两臂膊。玉手执钢刀,正把竹皮削。行者见了,忍不住厉声高叫道:“菩萨,弟子孙悟空志心朝礼。”菩萨教:“外面俟候。”行者叩头道:“菩萨,我师父有难,特来拜问通天河妖怪根源。”菩萨道:“你且出去,待我出来。”行者不敢强,只得走出竹林,对众诸天道:“菩萨今日又重置家事哩,怎么不坐莲台,不妆饰,不喜欢,在林里削篾做甚?”诸天道:“我等却不知。今早出洞,未曾妆束,就入林中去了,又教我等在此接候大圣,必然为大圣有事。”行者没奈何,只得等候。  不多时,只见菩萨手提一个紫竹篮儿出林道:“悟空,我与你救唐僧去来。”行者慌忙跪下道:“弟子不敢催促,且请菩萨着衣登座。”菩萨道:“不消着衣,就此去也。”那菩萨撇下诸天,纵祥云腾空而去,孙大圣只得相随。顷刻间,到了通天河界,八戒与沙僧看见道:“师兄性急,不知在南海怎么乱嚷乱叫,把一个未梳妆的菩萨逼将来也。”说不了,到于河岸。二人下拜道:

  “菩萨,我等擅干,有罪!有罪!”菩萨即解下一根束袄的丝绦,将篮儿拴定,提着丝绦,半踏云彩,抛在河中,往上溜头扯着,口念颂子道:“死的去,活的住,死的去,活的住!”念了七遍,提起篮儿,但见那篮里亮灼灼一尾金鱼,还斩眼动鳞。菩萨叫:

  “悟空,快下水救你师父耶。”行者道:“未曾拿住妖邪,如何救得师父?”菩萨道:“这篮儿里不是?”八戒与沙僧拜问道:“这鱼儿怎生有那等手段。菩萨道:“他本是我莲花池里养大的金鱼,每日浮头听经,修成手段。那一柄九瓣铜锤,乃是一枝未开的菡萏,被他运炼成兵。不知是那一日,海潮泛涨,走到此间。我今早扶栏看花,却不见这厮出拜,掐指巡纹,算着他在此成精,害你师父,故此未及梳妆,运神功,织个竹篮儿擒他。”行者道:

  “菩萨,既然如此,且待片时,我等叫陈家庄众信人等,看看菩萨的金面:一则留恩,二来说此收怪之事,好教凡人信心供养。”菩萨道:“也罢,你快去叫来。”那八戒与沙僧,一齐飞跑至庄前,高呼道:“都来看活观音菩萨!都来看活观音菩萨!”一庄老幼男女,都向河边,也不顾泥水,都跪在里面,磕头礼拜。内中有善图画者,传下影神,这才是鱼篮观音现身。当时菩萨就归南海。

  八戒与沙僧,分开水道,径往那水鼋之第找寻师父。原来那里边水怪鱼精,尽皆死烂。却入后宫,揭开石匣,驮着唐僧,出离波津,与众相见。那陈清兄弟叩头称谢道:“老爷不依小人劝留,致令如此受苦。”行者道:“不消说了。你们这里人家,下年再不用祭赛,那大王已此除根,永无伤害。陈老儿,如今才好累你,快寻一只船儿,送我们过河去也。”那陈清道:“有!有!

  有!”就教解板打船,众庄客闻得此言,无不喜舍。那个道我买桅篷,这个道我办篙桨,有的说我出绳索,有的说我雇水手。正都在河边上吵闹,忽听得河中间高叫:“孙大圣不要打船,花费人家财物,我送你师徒们过去。”众人听说,个个心惊,胆小的走了回家,胆大的战兢兢贪看。须臾那水里钻出一个怪来,你道怎生模样:方头神物非凡品,九助灵机号水仙。曳尾能延千纪寿,潜身静隐百川渊。翻波跳浪冲江岸,向日朝风卧海边。养气含灵真有道,多年粉盖癞头鼋。那老鼋又叫:“大圣,不要打船,我送你师徒过去。”行者轮着铁棒道:“我把你这个孽畜!若到边前,这一棒就打死你!”老鼋道:“我感大圣之恩,情愿办好心送你师徒,你怎么反要打我?”行者道:“与你有甚恩惠?”老鼋道:“大圣,你不知这底下水鼋之第,乃是我的住宅,自历代以来,祖上传留到我。我因省悟本根,养成灵气,在此处修行,被我将祖居翻盖了一遍,立做一个水鼋之第。那妖邪乃九年前海啸波翻,他赶潮头,来于此处,仗逞凶顽,与我争斗,被他伤了我许多儿女,夺了我许多眷族。我斗他不过,将巢穴白白的被他占了。今蒙大圣至此搭救唐师父,请了观音菩萨扫净妖氛,收去怪物,将第宅还归于我,我如今团圞老小,再不须挨土帮泥,得居旧舍。此恩重若丘山,深如大海。且不但我等蒙惠,只这一庄上人,免得年年祭赛,全了多少人家儿女,此诚所谓一举而两得之恩也!敢不报答?”行者闻言,心中暗喜,收了铁棒道:“你端的是真实之情么?”老鼋道:“因大圣恩德洪深,怎敢虚谬?”行者道:“既是真情,你朝天赌咒。”那老鼋张着红口,朝天发誓道:“我若真情不送唐僧过此通天河,将身化为血水!”行者笑道:“你上来,你上来。”老鼋却才负近岸边,将身一纵,爬上河崖。众人近前观看,有四丈围圆的一个大白盖。行者道:“师父,我们上他身,渡过去也。”三藏道:“徒弟呀,那层冰厚冻,尚且迍邅,况此鼋背,恐不稳便。”老鼋道:“师父放心,我比那层冰厚冻,稳得紧哩,但歪一歪,不成功果!”行者道:

  “师父啊,凡诸众生,会说人话,决不打诳语。”教:“兄弟们,快牵马来。”

  到了河边,陈家庄老幼男女,一齐来拜送。行者教把马牵在白鼋盖上,请唐僧站在马的颈项左边,沙僧站在右边,八戒站在马后,行者站在马前,又恐那鼋无礼,解下虎筋绦子,穿在老鼋的鼻之内,扯起来象一条缰绳,却使一只脚踏在盖上,一只脚登在头上,一只手执着铁棒,一只手扯着缰绳,叫道:“老鼋,慢慢走啊,歪一歪儿,就照头一下!”老鼋道:“不敢!不敢!”

  他却蹬开四足,踏水面如行平地。众人都在岸上,焚香叩头,都念南无阿弥陀佛,这正是真罗汉临凡,活菩萨出现。众人只拜的望不见形影方回,不题。

  却说那师父驾着白鼋,那消一日,行过了八百里通天河界,干手干脚的登岸。三藏上崖,合手称谢道:“老鼋累你,无物可赠,待我取经回谢你罢。”老鼋道:“不劳师父赐谢。我闻得西天佛祖无灭无生,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在此间,整修行了一千三百余年,虽然延寿身轻,会说人语,只是难脱本壳。万望老师父到西天与我问佛祖一声,看我几时得脱本壳,可得一个人身。”三藏响允道:“我问,我问。”那老鼋才淬水中去了。行者遂伏侍唐僧上马,八戒挑着行囊,沙僧跟随左右,师徒们找大路,一直奔西。这的是:圣僧奉旨拜弥陀,水远山遥灾难多。意志心诚不惧死,白鼋驮渡过天河。毕竟不知此后还有多少路程,还有甚么凶吉,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玉鉤斜哀隋宮人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游戲策問一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姍姍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二《婦人集》.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四《梅喜緣》.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徐郎小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女官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三《吳門畫舫續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四《娟娟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 卷二《懷芳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花底拾遺》.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啟禎宮詞》.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一《艷囮二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四《三婦評(牡丹亭)》雜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魏王花木志》.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二《瑤臺片玉甲種補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 卷一《續板橋雜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 卷二《白門新柳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閑情十二憮》.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三《神山引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敝帚齋馀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二《韵兰序(并引)》.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趙后遺事》.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過墟志感》.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三《新婦譜補》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一《艷囮二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五集 卷四《清溪惆悵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老狐談歷代麗人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蘇小小考》.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游戲策問一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三《志舒生遇異》.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廣東火劫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四《梅品》.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述懷小序》.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釵小志》.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妖婦齊王氏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纏足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二《秋千會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花仙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三《新婦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喬復生王再來二姬合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妓虎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琵琶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九集 卷二《珠江梅柳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過墟志感》.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一《紅樓葉戲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自由女請禁婚嫁陋俗稟稿》.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花經》.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四集 卷二《石头记评花》.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三夢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織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三集 卷四《沈警遇神女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清尊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一《俞三姑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懼內供狀》.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女官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花仙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三《看花述異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西湖小史》.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青樓集》.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周櫟園奇緣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冶游自忏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 卷一《續板橋雜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薄命曲》.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花九錫》.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二《大業拾遺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四《李師師外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俠女希光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三《古艷樂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十八娘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楚辭芳草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洞簫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文海披沙摘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王氏蘭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三《巫娥志》.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苗妓詩》.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三《步非煙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四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忄蠡〕母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真真曲》.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麗情集》.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六集 卷一《竹夫人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玫瑰花女魅》.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二《閩川閨秀詩話》.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玉梅后詞》.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三《竹西花事小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二《靈應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三《新婦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一《圓圓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二《甲癸議》.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二集 卷四《金釧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二《貞烈婢黃翠花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名香譜》.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小星志》.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二《香天談藪》.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五石瓠(節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清尊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十集 卷二、三《海陬冶游附錄》.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集 卷三《物妖志》.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名香譜》.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四集 卷一《牡丹榮辱志》.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三集 卷四《天啟宮詞》.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三《茯苓仙傳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三《女俠翠云娘傳》.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八集 卷二《雙頭牡丹燈記》.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一《太曼生傳》.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一集 卷四《續髻鬢品》.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七集 卷一《七夕夜游記》.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十集 卷一《寄園寄所寄(摘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十集 卷二《海陬冶游錄》.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五集 卷二《青樓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九集 卷三《茯苓仙傳奇》.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八集(合集).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六集 卷二《閩川閨秀詩話》.pdf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一集 卷一《補花底拾遺》.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二集 卷二《絳云樓俊遇》.txt >/香艳丛书/ 《香艷叢書》第十七集 卷三《吳門畫舫錄》.pdf >/香艳丛书/ 拔薤击强 白马生谏 白玉京 百炼刚刀 北窗卧羲皇 北山北南山南 笔墨渊海 辟尘犀 卞壶握拳 冰山难倚 病卧牛衣 病卧清漳 不言温室树 蔡姬荡舟 仓颉造字 藏舟藏山 曹溪一滴水 柴车夺牛 长房缩地术 巢父隐居 车胤囊萤 陈仓宝鸡 陈蕃扫一室 陈后主入井 陈抟坠驴 陈仲食李 乘车鼠穴 乘舟梦日 程昱捧日 鸱吓鹓 樗栎之身 褚渊齿冷 窗间鸡语 垂衣而治 莼羮鲈脍 大鸟哭杨震 带经而锄 丹霞烧佛 当涂典午 道旁多苦李 道韫咏雪 邓攸饮水 狄公斗南人 丁仙化鹤 东方朔偷桃 东华软红尘 东皇司春 东邻窥宋 东平刘生 董奉杏林 董狐史笔 董京白社 董卓燃脐 独守太玄 垩鼻运斤 二疏辞官 樊侯种梓漆 樊姬谏猎 范睢绨袍 方瞳仙翁 芳兰当门 放他出一头 分光邻女 风树之叹 封姨作恶 夫子家禽 浮丘迎子晋 抚筝揽须 负暄思献 妇哭亡簪 高凤流麦 高祖斩蛇 藁砧刀头 鸽栖佛影 歌动梁尘 葛由骑羊 庚桑居畏垒 羹尽轑釜 羹墙慕尧 耿恭祷泉 共工触不周 贡公弹冠 孤鸾悲镜 挂冠辞官 怪哉冤虫 观棋烂柯 官蛙私蛙 归马华山 鬼笑伯龙 鲧化黄熊 果掷潘郎 裹饭食子桑 过阙下车 海上狎鸥 韩凭相思 汉皇思故剑 何晏傅粉 和氏献玉 河梁之别 鹤飞仙去 鹤语尧年 洪乔传书 华阴毛女 画虎反类狗 槐花黄举子忙 槐树婆娑 桓公叹柳 桓荣稽古 荒台麇鹿 蝗不入境 挥金割席 击壤尧年 奇肱飞车 鸡肋承拳 嵇康好锻 嵇康疏懒 吉梦熊罴 江东二乔 将军竞病 蒋诩三径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