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三十二回 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

第三十二回 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

  话说唐僧复得了孙行者,师徒们一心同体,共诣西方。自宝象国救了公主,承君臣送出城西,说不尽沿路饥餐渴饮。夜住晓行。却又值三春景候,那时节:轻风吹柳绿如丝,佳景最堪题。时催鸟语,暖烘花发,遍地芳菲。海棠庭院来双燕,正是赏春时。红尘紫陌,绮罗弦管,斗草传卮。师徒们正行赏间,又见一山挡路。唐僧道:“徒弟们仔细,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挡。”

  行者道:“师父,出家人莫说在家话。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方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之言?但只是扫除心上垢,洗净耳边尘。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你莫生忧虑,但有老孙,就是塌下天来,可保无事。怕甚么虎狼!”长老勒回马道:“我当年奉旨出长安,只忆西来拜佛颜。舍利国中金象彩,浮屠塔里玉毫斑。寻穷天下无名水,历遍人间不到山。

  逐逐烟波重迭迭,几时能彀此身闲?”行者闻说,笑呵呵道:“师要身闲,有何难事?若功成之后,万缘都罢,诸法皆空。那时节,自然而然,却不是身闲也?”长老闻言,只得乐以忘忧。放辔催银駔,兜缰趱玉龙。师徒们上得山来,十分险峻,真个嵯峨好山:巍巍峻岭,削削尖峰。湾环深涧下,孤峻陡崖边。湾环深涧下,只听得唿喇喇戏水蟒翻身;孤峻陡崖边,但见那崒嵂嵂出林虎剪尾。往上看,峦头突兀透青霄;回眼观,壑下深沉邻碧落。上高来,似梯似凳;下低行,如堑如坑。真个是古怪巅峰岭,果然是连尖削壁崖。巅峰岭上,采药人寻思怕走:削壁崖前,打柴夫寸步难行。胡羊野马乱撺梭,狡兔山牛如布阵。山高蔽日遮星斗,时逢妖兽与苍狼。草径迷漫难进马,怎得雷音见佛王?

  长老勒马观山,正在难行之处。只见那绿莎坡上,佇立着一个樵夫。你道他怎生打扮:头戴一顶老蓝毡笠,身穿一领毛皂衲衣。老蓝毡笠,遮烟盖日果稀奇;毛皂衲衣,乐以忘忧真罕见。

  手持钢斧快磨明,刀伐干柴收束紧。担头春色,幽然四序融融;

  身外闲情,常是三星淡淡。到老只于随分过,有何荣辱暂关山?

  那樵子正在坡前伐朽柴,忽逢长老自东来。停柯住斧出林外,趋步将身上石崖,对长老厉声高叫道:“那西进的长老!暂停片时。我有一言奉告:此山有一伙毒魔狠怪,专吃你东来西去的人哩。”长老闻言,魂飞魄散,战兢兢坐不稳雕鞍,急回头,忙呼徒弟道:“你听那樵夫报道此山有毒魔狠怪,谁敢去细问他一问?”行者道:“师父放心,等老孙去问他一个端的。”

  好行者,拽开步,径上山来,对樵子叫声“大哥”,道个问讯。樵夫答礼道:“长老啊,你们有何缘故来此?”行者道:“不瞒大哥说,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那马上是我的师父,他有些胆小。适蒙见教,说有甚么毒魔狠怪,故此我来奉问一声:

  那魔是几年之魔,怪是几年之怪?还是个把势,还是个雏儿?烦大哥老实说说,我好着山神土地递解他起身。”樵子闻言,仰天大笑道:“你原来是个风和尚。”行者道:“我不风啊,这是老实话。”樵子道:“你说是老实,便怎敢说把他递解起身?”行者道:

  “你这等长他那威风,胡言乱语的拦路报信,莫不是与他有亲?

  不亲必邻,不邻必友。”樵子笑道:“你这个风泼和尚,忒没道理。我倒是好意,特来报与你们,教你们走路时,早晚间防备,你倒转赖在我身上。且莫说我不晓得妖魔出处,就晓得啊,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解往何处?”行者道:“若是天魔,解与玉帝;若是土魔,解与土府。西方的归佛,东方的归圣。北方的解与真武,南方的解与火德。是蛟精解与海主,是鬼祟解与阎王,各有地头方向。我老孙到处里人熟,发一张批文,把他连夜解着飞跑。”那樵子止不住呵呵冷笑道:“你这个风泼和尚,想是在方上云游,学了些书符咒水的法术,只可驱邪缚鬼,还不曾撞见这等狠毒的怪哩。”行者道:“怎见他狠毒?”樵子道:“此山径过有六百里远近,名唤平顶山。山中有一洞,名唤莲花洞。洞里有两个魔头,他画影图形,要捉和尚;抄名访姓,要吃唐僧。   你若别处来的还好,但犯了一个唐字儿,莫想去得去得!”行者道:“我们正是唐朝来的。”樵子道:“他正要吃你们哩。”行者道:“造化!造化!但不知他怎的样吃哩?”樵子道:“你要他怎的吃?”行者道:“若是先吃头,还好耍子;若是先吃脚,就难为了。”樵子道:“先吃头怎么说?先吃脚怎么说?”行者道:“你还不曾经着哩。若是先吃头,一口将他咬下,我已死了,凭他怎么煎炒熬煮,我也不知疼痛;若是先吃脚,他啃了孤拐,嚼了腿亭,吃到腰截骨,我还急忙不死,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此所以难为也。”樵子道:“和尚,他那里有这许多工夫?只是把你拿住,捆在笼里,囫囵蒸吃了。”行者笑道:“这个更好!更好!疼倒不忍疼,只是受些闷气罢了。”樵子道:“和尚不要调嘴。那妖怪随身有五件宝贝,神通极大极广。就是擎天的玉柱,架海的金梁,若保得唐朝和尚去,也须要发发昏是。”行者道:“发几个昏么?”樵子道:“要发三四个昏是。”行者道:“不打紧,不打紧。

  我们一年,常发七八百个昏儿,这三四个昏儿易得发,发发儿就过去了。”

  好大圣,全然无惧,一心只是要保唐僧,捽脱樵夫,拽步而转,径至山坡马头前道:“师父,没甚大事。有便有个把妖精儿,只是这里人胆小,放他在心上。有我哩,怕他怎的?走路!走路!”长老见说,只得放怀随行。正行处,早不见了那樵夫。长老道:“那报信的樵子如何就不见了?”八戒道:“我们造化低,撞见日里鬼了。”行者道:“想是他钻进林子里寻柴去了。等我看看来。”好大圣,睁开火眼金睛,漫山越岭的望处,却无踪迹。

  忽抬头往云端里一看,看见是日值功曹,他就纵云赶上,骂了几声毛鬼,道:“你怎么有话不来直说,却那般变化了,演样老孙?”慌得那功曹施礼道:“大圣,报信来迟,勿罪,勿罪。那怪果然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只看你腾那乖巧,运动神机,仔细保你师父;假若怠慢了些儿,西天路莫想去得。”   行者闻言,把功曹叱退,切切在心,按云头,径来山上。只见长老与八戒、沙僧,簇拥前进,他却暗想:“我若把功曹的言语实实告诵师父,师父他不济事,必就哭了;假若不与他实说,梦着头,带着他走,常言道乍入芦圩,不知深浅。倘或被妖魔捞去,却不又要老孙费心?且等我照顾八戒一照顾,先着他出头与那怪打一仗看。若是打得过他,就算他一功;若是没手段,被怪拿去,等老孙再去救他不迟,却好显我本事出名。”正自家计较,以心问心道:“只恐八戒躲懒便不肯出头,师父又有些护短,等老孙羁勒他羁勒。”好大圣,你看他弄个虚头,把眼揉了一揉,揉出些泪来,迎着师父,往前径走。八戒看见,连忙叫:

  “沙和尚,歇下担子,拿出行李来,我两个分了罢!”沙僧道:“二哥,分怎的?”八戒道:“分了罢!你往流沙河还做妖怪,老猪往高老庄上盼盼浑家。把白马卖了,买口棺木,与师父送老,大家散火,还往西天去哩?”长老在马上听见,道:“这个夯货!正走路,怎么又胡说了?”八戒道:“你儿子便胡说!你不看见孙行者那里哭将来了?他是个钻天入地、斧砍火烧、下油锅都不怕的好汉,如今戴了个愁帽,泪汪汪的哭来,必是那山险峻,妖怪凶狠。似我们这样软弱的人儿,怎么去得?”长老道:“你且休胡谈,待我问他一声,看是怎么说话。”问道:“悟空,有甚话当面计较,你怎么自家烦恼?这般样个哭包脸,是虎唬我也!”行者道:“师父啊,刚才那个报信的,是日值功曹。他说妖精凶狠,此处难行,果然的山高路峻,不能前进,改日再去罢。”长老闻言,恐惶悚惧,扯住他虎皮裙子道:“徒弟呀,我们三停路已走了停半,因何说退悔之言?”行者道:“我没个不尽心的,但只恐魔多力弱,行势孤单。纵然是块铁,下炉能打得几根钉?”长老道:   “徒弟啊,你也说得是,果然一个人也难。兵书云,寡不可敌众。

  我这里还有八戒沙僧,都是徒弟,凭你调度使用,或为护将帮手,协力同心,扫清山径,领我过山,却不都还了正果?”那行者这一场扭捏,只逗出长老这几句话来,他揾了泪道:“师父啊,若要过得此山,须是猪八戒依得我两件事儿,才有三分去得;   假若不依我言,替不得我手,半分儿也莫想过去。”八戒道:“师兄不去,就散火罢,不要攀我。”长老道:“徒弟,且问你师兄,看他教你做甚么。”呆子真个对行者说道:“哥哥,你教我做甚事?”行者道:“第一件是看师父,第二件是去巡山。”八戒道:   “看师父是坐,巡山去是走。终不然教我坐一会又走,走一会又坐,两处怎么顾盼得来?”行者道:“不是教你两件齐干,只是领了一件便罢。”八戒又笑道:“这等也好计较。但不知看师父是怎样,巡山是怎样,你先与我讲讲,等我依个相应些儿的去干罢。”行者道:“看师父啊:师父去出恭,你伺候;师父要走路,你扶持;师父要吃斋,你化斋。若他饿了些儿,你该打;黄了些儿脸皮,你该打;瘦了些儿形骸,你该打。”八戒慌了道:“这个难!

  难!难!伺候扶持,通不打紧,就是不离身驮着,也还容易;假若教我去乡下化斋,他这西方路上,不识我是取经的和尚,只道是那山里走出来的一个半壮不壮的健猪,伙上许多人,叉钯扫帚,把老猪围倒,拿家去宰了,腌着过年,这个却不就遭瘟了?”行者道:“巡山去罢。”八戒道:“巡山便怎么样儿?”行者道:“就入此山,打听有多少妖怪,是甚么山,是甚么洞,我们好过去。”八戒道:“这个小可,老猪去巡山罢。”那呆子就撒起衣裙,挺着钉钯,雄纠纠,径入深山;气昂昂,奔上大路。

  行者在旁,忍不住嘻嘻冷笑。长老骂道:“你这个泼猴!兄弟们全无爱怜之意,常怀嫉妒之心。你做出这样獐智,巧言令色,撮弄他去甚么巡山,却又在这里笑他!”行者道:“不是笑他,我这笑中有味。你看猪八戒这一去,决不巡山,也不敢见妖怪,不知往那里去躲闪半会,捏一个谎来,哄我们也。”长老道:

  “你怎么就晓得他?”行者道:“我估出他是这等,不信,等我跟他去看看,听他一听,一则帮副他手段降妖,二来看他可有个诚心拜佛。”长老道:“好好好,你却莫去捉弄他。”行者应诺了,径直赶上山坡,摇身一变,变作个蟭蟟虫儿。其实变得轻巧,但见他:翅薄舞风不用力,腰尖细小如针。穿蒲抹草过花阴,疾似流星还甚。眼睛明映映,声气渺喑喑。昆虫之类惟他小,亭亭款款机深。几番闲日歇幽林,一身浑不见,千眼莫能寻。嘤的一翅飞将去,赶上八戒,钉在他耳朵后面鬃根底下。那呆子只管走路,怎知道身上有人,行有七八里路,把钉钯撇下,吊转头来,望着唐僧,指手画脚的骂道:“你罢软的老和尚,捉掐的弼马温,面弱的沙和尚!他都在那里自在,捉弄我老猪来跄路!大家取经,都要望成正果,偏是教我来巡甚么山!哈哈哈!晓得有妖怪,躲着些儿走。还不彀一半,却教我去寻他,这等晦气哩!我往那里睡觉去,睡一觉回去,含含糊糊的答应他,只说是巡了山,就了其帐也。”那呆子一时间侥幸,搴着钯又走。只见山凹里一弯红草坡,他一头钻得进去,使钉钯扑个地铺,毂辘的睡下,把腰伸了一伸,道声“快活!就是那弼马温,也不得象我这般自在!”原来行者在他耳根后,句句儿听着哩,忍不住,飞将起来,又捉弄他一捉弄。又摇身一变,变作个啄木虫儿,但见:铁嘴尖尖红溜,翠翎艳艳光明。一双钢爪利如钉,腹馁何妨林静。最爱枯槎朽烂,偏嫌老树伶仃。圜睛决尾性丢灵,辟剥之声堪听。

  这虫鹥不大不小的,上秤称,只有二三两重,红铜嘴,黑铁脚,刷剌的一翅飞下来。那八戒丢倒头,正睡着了,被他照嘴唇上扢揸的一下。那呆子慌得爬将起来,口里乱嚷道:“有妖怪!

  有妖怪!把我戳了一枪去了!嘴上好不疼呀!”伸手摸摸,泱出血来了,他道:“蹭蹬啊!我又没甚喜事,怎么嘴上挂了红耶?”

  他看着这血手,口里絮絮叨叨的两边乱看,却不见动静,道:   “无甚妖怪,怎么戳我一枪么?”忽抬头往上看时,原来是个啄木虫,在半空中飞哩。呆子咬牙骂道:“这个亡人!弼马温欺负我罢了,你也来欺负我!我晓得了,他一定不认我是个人,只把我嘴当一段黑朽枯烂的树,内中生了虫,寻虫儿吃的,将我啄了这一下也,等我把嘴揣在怀里睡罢。”那呆子毂辘的依然睡倒,行者又飞来,着耳根后又啄了一下。呆子慌得爬起来道:

  “这个亡人,却打搅得我狠!想必这里是他的窠巢,生蛋布雏,怕我占了,故此这般打搅。罢!罢!罢!不睡他了!”搴着钯,径出红草坡,找路又走。可不喜坏了孙行者,笑倒个美猴王,行者道:“这夯货大睁着两个眼,连自家人也认不得!”好大圣,摇身又一变,还变做个蟭蟟虫,钉在他耳朵后面,不离他身上。那呆子入深山,又行有四五里,只见山凹中有桌面大的四四方方三块青石头。呆子放下钯,对石头唱个大喏。行者暗笑道:“这呆子!石头又不是人,又不会说话,又不会还礼的,唱他喏怎的,可不是个瞎帐?”原来那呆子把石头当着唐僧沙僧行者三人,朝着他演习哩。他道:“我这回去,见了师父,若问有妖怪,就说有妖怪。他问甚么山,我若说是泥捏的,土做的,锡打的,铜铸的,面蒸的,纸糊的,笔画的,他们见说我呆哩,若讲这话,一发说呆了,我只说是石头山。他问甚么洞,也只说是石头洞。

  他问甚么门,却说是钉钉的铁叶门。他问里边有多远,只说入内有三层。十分再搜寻,问门上钉子多少,只说老猪心忙记不真。此间编造停当,哄那弼马温去!”   那呆子捏合了,拖着钯,径回本路,怎知行者在耳朵后,一一听得明白。行者见他回来,即腾两翅预先回去,现原身见了师父。师父道:“悟空,你来了,悟能怎不见回?”行者笑道:“他在那里编谎哩,就待来也。”长老道:“他两个耳朵盖着眼,愚拙之人也,他会编甚么谎?又是你捏合甚么鬼话赖他哩。”行者道:“师父,你只是这等护短,这是有对问的话。”把他那钻在草里睡觉,被啄木虫叮醒,朝石头唱喏,编造甚么石头山、石头洞、铁叶门、有妖精的话,预先说了。说毕,不多时,那呆子走将来,又怕忘了那谎,低着头口里温习。被行者喝了一声道:“呆子!念甚么哩?”八戒掀起耳朵来看看道:“我到了地头了!”那呆子上前跪倒,长老搀起道:“徒弟,辛苦啊。”八戒道:“正是。

  走路的人,爬山的人,第一辛苦了。”长老道:“可有妖怪么?”八戒道:“有妖怪!有妖怪!一堆妖怪哩!”长老道:“怎么打发你来?”八戒说:“他叫我做猪祖宗,猪外公,安排些粉汤素食,教我吃了一顿,说道,摆旗鼓送我们过山哩。”行者道:“想是在草里睡着了,说得是梦话?”呆子闻言,就吓得矮了三寸道:“爷爷呀!我睡他怎么晓得?”行者上前,一把揪住道:“你过来,等我问你。”呆子又慌了,战战兢兢的道:“问便罢了,揪扯怎的?”行者道:“是甚么山?”八戒道:“是石头山。”“甚么洞?”道:“是石头洞。”“甚么门?”道:“是钉钉铁叶门。”“里边有多远?”道:“入内是三层。”行者道:“你不消说了,后半截我记得真。恐师父不信,我替你说了罢。”八戒道:“嘴脸!你又不曾去,你晓得那些儿,要替我说?”行者笑道:“门上钉子有多少,只说老猪心忙记不真。可是么?”那呆子即慌忙跪倒。行者道:“朝着石头唱喏,当做我三人,对他一问一答,可是么?又说,等我编得谎儿停当,哄那弼马温去!可是么?”那呆子连忙只是磕头道:“师兄,我去巡山,你莫成跟我去听的?”行者骂道:“我把你个馕糠的夯货!这般要紧的所在,教你去巡山,你却去睡觉!不是啄木虫叮你醒来,你还在那里睡哩。及叮醒,又编这样大谎,可不误了大事?你快伸过孤拐来,打五棍记心!”八戒慌了道:“那个哭丧棒重,擦一擦儿皮塌,挽一挽儿筋伤,若打五下,就是死了!”   行者道:“你怕打,却怎么扯谎?”八戒道:“哥哥呀,只是这一遭儿,以后再不敢了。”行者道:“一遭便打三棍罢。”八戒道:“爷爷呀,半棍儿也禁不得!”呆子没计奈何,扯住师父道:“你替我说个方便儿。”长老道:“悟空说你编谎,我还不信。今果如此,其实该打。但如今过山少人使唤,悟空,你且饶他,待过了山再打罢。”行者道:“古人云,顺父母言情,呼为大孝。师父说不打,我就且饶你。你再去与他巡山,若再说谎误事,我定一下也不饶你!”那呆子只得爬起来奔上大路又去。你看他疑心生暗鬼,步步只疑是行者变化了跟住他,故见一物,即疑是行者。走有七八里,见一只老虎,从山坡上跑过,他也不怕,举着钉钯道:

  “师兄来听说谎的,这遭不编了。”又走处,那山风来得甚猛,呼的一声,把颗枯木刮倒,滚至面前,他又跌脚捶胸的道:“哥啊!

  这是怎的起!一行说不敢编谎罢了,又变甚么树来打人!”又走向前,只见一个白颈老鸦,当头喳喳的连叫几声,他又道:“哥哥,不羞!不羞!我说不编就不编了,只管又变着老鸦怎的?你来听么?”原来这一番行者却不曾跟他去,他那里却自惊自怪,乱疑乱猜,故无往而不疑是行者随他身也。呆子惊疑且不题。

  却说那山叫做平顶山,那洞叫做莲花洞。洞里两妖:一唤金角大王,一唤银角大王。金角正坐,对银角说:“兄弟,我们多少时不巡山了?”银角道:“有半个月了。”金角道:“兄弟,你今日与我去巡巡。”银角道:“今日巡山怎的?”金角道:“你不知,近闻得东土唐朝差个御弟唐僧往西方拜佛,一行四众,叫做孙行者、猪八戒、沙和尚,连马五口。你看他在那处,与我把他拿来。”银角道:“我们要吃人,那里不捞几个?这和尚到得那里,让他去罢。”金角道:“你不晓得。我当年出天界,尝闻得人言:

  唐僧乃金蝉长老临凡,十世修行的好人,一点元阳未泄,有人吃他肉,延寿长生哩。”银角道:“若是吃了他肉就可以延寿长生,我们打甚么坐,立甚么功,炼甚么龙与虎,配甚么雌与雄?   只该吃他去了。等我去拿他来。”金角道:“兄弟,你有些性急,且莫忙着。你若走出门,不管好歹,但是和尚就拿将来,假如不是唐僧,却也不当人子?我记得他的模样,曾将他师徒画了一个影,图了一个形,你可拿去。但遇着和尚,以此照验照验。”又将某人是某名字,一一说了。银角得了图像,知道姓名,即出洞,点起三十名小怪,便来山上巡逻。

  却说八戒运拙,正行处,可可的撞见群魔,当面挡住道:

  “那来的甚么人?”呆子才抬起头来,掀着耳朵,看见是些妖魔,他就慌了,心中暗道:“我若说是取经的和尚,他就捞了去,只是说走路的。”小妖回报道:“大王,是走路的。”那三十名小怪,中间有认得的,有不认得的,旁边有听着指点说话的,道:“大王,这个和尚,象这图中猪八戒模样。”叫挂起影神图来,八戒看见,大惊道:“怪道这些时没精神哩!原来是他把我的影神传将来也!”小妖用枪挑着,银角用手指道:“这骑白马的是唐僧,这毛脸的是孙行者。”八戒听见道:“城隍,没我便也罢了,猪头三牲,清醮二十四分。”口里唠叨,只管许愿。那怪又道:“这黑长的是沙和尚,这长嘴大耳的是猪八戒。”呆子听见说他,慌得把个嘴揣在怀里藏了。那怪叫:“和尚,伸出嘴来!”八戒道:“胎里病,伸不出来。”那怪令小妖使钩子钩出来。八戒慌得把个嘴伸出道:“小家形罢了,这不是?你要看便就看,钩怎的?”那怪认得是八戒,掣出宝刀,上前就砍。这呆子举钉钯按住道:“我的儿,休无礼!看钯!”那怪笑道:“这和尚是半路出家的。”八戒道:“好儿子!有些灵性!你怎么就晓得老爷是半路出家的?”

  那怪道:“你会使这钯,一定是在人家园圃中筑地,把他这钯偷将来也。”八戒道:“我的儿,你那里认得老爷这钯。我不比那筑地之钯,这是:巨齿铸来如龙爪,渗金妆就似虎形。若逢对敌寒风洒,但遇相持火焰生。能替唐僧消障碍,西天路上捉妖精。轮动烟霞遮日月,使起昏云暗斗星。筑倒泰山老虎怕,掀翻大海老龙惊。饶你这妖有手段,一钯九个血窟窿!”那怪闻言,那里肯让,使七星剑,丢开解数,与八戒一往一来,在山中赌斗,有二十回合,不分胜负。八戒发起狠来,舍死的相迎。那怪见他捽耳朵,喷粘涎,舞钉钯,口里吆吆喝喝的,也尽有些悚惧,即回头招呼小怪,一齐动手。若是一个打一个,其实还好。他见那些小妖齐上,慌了手脚,遮架不住,败了阵,回头就跑。原来是道路不平,未曾细看,忽被蓏萝藤绊了个踉跄。挣起来正走,又被个小妖,睡倒在地,扳着他脚跟,扑的又跌了个狗吃屎,被一群赶上按住,抓鬃毛,揪耳朵,扯着脚,拉着尾,扛扛抬抬,擒进洞去。咦!正是:一身魔发难消灭,万种灾生不易除。毕竟不知猪八戒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金石例補二卷目錄一卷 南漢文字畧四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普魯士地方自治行政說不分卷 劍南詩稁八十五卷 舒藝室隨筆六卷 衲蘇集二卷 鍾家詩鈔合集 敬亭自記年譜一卷 三十家詩鈔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魏吏部公詩集 權制八卷 唐語林八卷校勘記一卷 紅樓夢一百二十回 汪龍莊先生遺書 祖國女界文豪譜 新搜神記十二卷 宋七家詞選七卷 古崖先生詩集八卷 中國西北地圖不分卷 野獲編三十卷首一卷補遺四卷 四聲易知錄四卷 止齋遺書十六卷 醫林纂要探源十卷 湖壖雜記一卷 孫尚書内簡尺牘編注十卷 廣蠶桑說輯補二卷 李氏五種二十七卷 崇文書局彚刻書三十三種二百八十三卷 明會要八十卷 夷堅志五十卷 女科良方三卷 毛詩音義三卷 銘雀硯齋印存 黔軺紀行集一卷 心理學名詞對照表 青陽地景寶卷 變雅斷章衍義 讀史論略 [康熙]城固縣志十卷 癸辛雜識前集一卷後集一卷續集二卷别集二卷 湖海長吟八卷操瑟迂譚二卷 范伯子詩集十九卷 水經註釋四十卷附錄二卷刊誤十二卷 四家纂文敘錄匯編四卷附錄一卷 剪燈餘話三卷 淮海集四十卷後集六卷長短句三卷 [光緒]吉林通志一百二十二卷圖一卷 清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禹貢班義疏三卷 扈從西巡日錄一卷扈從東巡日錄二卷附錄一卷 補註洗冤錄集證四卷附刊一卷 皇明印史四卷 野趣有聲畫二卷 古香齋新刻袖珍御選古文淵鑑六十四卷 十三經註疏附考證 便蒙鈔二卷 程中丞庚子函牘鈔略一卷 湘軍記二十卷 唐詩紀事卷四十三~卷四十五_.djvu 唐詩紀事卷四十六~卷四十九_.djvu 唐詩紀事卷五十~卷五十三_.djvu 唐詩紀事卷五十四~卷五十七_.djvu 唐詩紀事卷五十八~卷六十二_.djvu 唐詩紀事卷六十三~卷六十五_.djvu 唐詩紀事卷六十六~卷六十九_.djvu 唐詩紀事卷七十~卷七十四_.djvu 唐詩紀事卷七十五~卷八十一_.djvu 詩人玉屑卷一_.djvu 詩人玉屑卷二~卷三_.djvu 詩人玉屑卷四~卷六_.djvu 詩人玉屑卷七~卷九_.djvu 詩人玉屑卷十~卷十三_.djvu 詩人玉屑卷十四~卷十五_.djvu 詩人玉屑卷十六~卷十七_.djvu 詩人玉屑卷十八~卷二十_.djvu 後村詩話卷一~卷三_.djvu 後村詩話卷四~卷六_.djvu 後村詩話卷七~卷九_.djvu 後村詩話卷十~卷十一_.djvu 後村詩話卷十二~卷十四_.djvu 娛書堂詩話_.djvu 荊溪林下偶談卷一~卷四_.djvu 草堂詩話捲上~卷下_.djvu 竹莊詩話卷一~卷三_.djvu 竹莊詩話卷四~卷五_.djvu 竹莊詩話卷六~卷八_.djvu 竹莊詩話卷九~卷十一_.djvu 竹莊詩話卷十二~卷十四_.djvu 竹莊詩話卷十五~卷十八_.djvu 竹莊詩話卷十九~卷二十四_.djvu 文章精義_.djvu 浩然齊雅談捲上~卷下_.djvu 歷代詩話卷一~卷四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卷十一_.djvu 歷代詩話卷十二~卷十五_.djvu 歷代詩話卷十六~卷二十_.djvu 歷代詩話卷二十一~卷二十七_.djvu 歷代詩話卷二十八~卷三十三_.djvu 歷代詩話卷三十四~卷三十六_.djvu 歷代詩話卷三十七~卷三十八_.djvu 歷代詩話卷三十九~卷四十一_.djvu 歷代詩話卷四十二~卷四十四_.djvu 歷代詩話卷四十五~卷四十八_.djvu 歷代詩話卷四十九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十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十一~卷五十二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十六~卷五十七_.djvu 歷代詩話卷五十八~卷六十_.djvu 歷代詩話卷六十一~卷六十四_.djvu 歷代詩話卷六十五~卷六十七_.djvu 歷代詩話卷六十八~卷七十一_.djvu 歷代詩話卷七十二~卷七十六_.djvu 歷代詩話卷七十七~卷八十_.djvu 金石要例_.djvu 師友詩傳錄_.djvu 聲調譜卷一~卷三_.djvu 談龍錄_.djvu 珠玉詞_.djvu 樂章集_.djvu 安陸集_.djvu 東坡詞_.djvu 山谷詞_.djvu 淮海詞_.djvu 書舟詞_.djvu 小山詞_.djvu 晃元咎詞卷一~卷六_.djvu 姑溪詞_.djvu 溪堂詞_.djvu 東堂詞_.djvu 片玉詞捲上~卷下_.djvu 初寮詞_.djvu 聖求詞_.djvu 友古詞_.djvu 和清真詞_.djvu 石林詞_.djvu 丹陽詞_.djvu 筠谿樂府_.djvu 坦菴詞_.djvu 酒邊詞捲上~卷下_.djvu 無住詞_.djvu 竹坡詞_.djvu 蘆川詞_.djvu 東浦詞_.djvu 爛窟詞_.djvu 逃禪詞_.djvu 於湖詞卷一~卷三_.djvu 海野詞_.djvu 審齋詞_.djvu 介菴詞_.djvu 歸愚詞_.djvu 龍川詞_.djvu 稼軒詞卷一_.djvu 稼軒詞卷二_.djvu 稼軒詞卷三_.djvu 稼軒詞卷四_.djvu 西樵語業樵隱詞_.djvu 放翁詞_.djvu 知稼翁詞_.djvu 平齋詞_.djvu 白石道人歌曲卷一~卷四_.djvu 惜香樂府卷一~卷五_.djvu 惜香樂府卷六~卷十_.djvu 龍洲詞_.djvu 竹屋癡語_.djvu 山中白雲詞卷一~卷三_.djvu 山中白雲詞卷四~卷八_.djvu 山中白雲詞附錄_.djvu 竹山詞_.djvu 竹齋詩餘_.djvu 梅溪詞_.djvu 石屏詞_.djvu 天籟集捲上~卷下_.djvu 蛻巖詞捲上~卷下_.djvu 珂雪詞捲上~卷下_.djvu 十五家詞卷一~卷三_.djvu 十五家詞卷四~卷六_.djvu 十五家詞卷七~卷八_.djvu 盘于游田 盛德之形容 目挑心招,不择老少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直在其中 直如弦,死道边 直挂云帆济沧海 直道而行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相逢不下马,各自奔前程 相逢尽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见一人 相门有相,将门有将 眉头一纵,计上心来 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着意栽花花不发,等闲插柳柳成阴 睹橐驼谓马肿背 瞻望弗及 矛头淅米剑头炊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知之非艰,行之惟艰 知人则哲,惟帝难之 知人未易,人未易知 知人知面不知心 知其一,不知其二 知其一,未知其二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知其雄,守其雌 知命者不立于岩墙之下 知子莫若父,知臣莫若君 知德者鲜 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知耻近乎勇 知臣莫若君,知子莫若父 破觚为圆,斫雕为朴 破镜飞上天 硕大无朋 碧梧栖老凤凰枝 磨刀霍霍向猪羊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礼仪三百,威仪三千 礼多人不怪 礼失而求诸野 礼经三百,威仪三千 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礼轻人意重,千里送鹅毛 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社稷为重,君为轻 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神以知来,知以藏往 神罔时恫 祭神如神在 祸不单行 祸从口出,病从口入 祸生有胎 祸福无门,唯人所召 禄在其中 福履绥之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福生有基,祸生有胎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 禹疏仪狄,绝旨酒 秀外而慧中 秋风吹渭水 种桃道士归何处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秦皇扫六合,虎视何雄哉 积羽沉舟,群轻折轴 移风易俗,莫善于乐 稍纵即逝 穆穆皇皇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穿井而饮,耕田而食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侯之门,仁义存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窘若囚拘 立贤无方 立遭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 童子何知 竭泽而渔,非不得鱼,明年无鱼 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 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 笔则笔,削则削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等闲白了少年头 管仲之器小哉 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 管城子无食肉相 箪瓢屡空,晏如也 箫韶九成,凤凰来仪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精气为物,游魂为变 糊其口于四方 糜鹿游姑苏 糟糠不厌 糟糠之妻不下堂 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 素患难行乎患难 素月流天 索我于枯鱼之肆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緜緜瓜瓞 纡青拖紫,朱丹其毂 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约我以礼 纵死犹闻侠骨香 细筋入骨如秋鹰,字外出力中藏棱 终温且惠 经之营之,不日成之 绝圣弃智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